嚴防詐騙
423世界閱讀日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死刑犯與三個女人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人手一本75折起!
  • 世界閱讀日書展39折起!
  • 讀書花園選書~任選2本,訂單現折30元!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2023年愛倫坡獎最佳長篇小說 奪走三條人命仍逍遙法外的殺手,沉寂多年後為何再度作案、終於落網? 死刑前十二小時的逃獄計畫,是他的瘋狂幻想、或是最後的完美犯罪? 答案只有他生命中的這三個女人知曉—— *《消失的另一半》布莉.貝內特、《在所有母親之間》艾希莉.歐娟同聲盛讚 *美國指標性書評《出版人週刊》、《書單》、《圖書館期刊》星號推薦 *《紐約時報》、《今日美國報》、CrimeReads網站年度選書 *售出電視劇版權,由《女傭浮生錄》製片公司籌拍中 影/書評-出前一廷、推理評論家-余小芳、資深推理迷-杜鵑窩人、作家-蕭瑋萱、國際版權經紀人-譚光磊——好評推薦 ┤故事簡介├ 「善與惡只是我們對自己闡述的故事, 只是為了證明我們還活著而創造的內容。 沒有一個人會是全然良善的,也沒有一個人是邪惡至極。 每個人都應該得到存活的機會,你不覺得嗎……?」 倒數十二小時,一場死刑即將執行,死刑犯是安索・帕克,曾經謀殺三名少女卻逃過追捕,與大學時代的情人珍妮結婚後,度過多年守法而低調的平凡生活,然而愛妻最終同樣成了他的刀下亡魂,他年少時代的罪行也因為警方鍥而不捨的調查水落石出,一併將他送進了死囚牢房。 安索的律師仍在爭取上訴,但他將希望寄託在別處。他和生活單調苦悶的監獄女管理員透過互傳紙條建立曖昧感情,與她共謀逃獄;他相信對方將設計機會讓他在行刑前移監途中奪車逃逸,並把他珍視的哲學理論手稿安全帶出監獄保存——從哲學系輟學的他從犯案期間到入獄之後,都不停撰寫著一套揉合了存在主義、平行宇宙與道德灰色地帶的論述,以之解釋世上的一切,包括他自己的殺戮犯行。 即使行刑時間愈來愈近,他只要躲進自己腦中的理論世界,就似乎仍有無限次可能機會回到作案前的一刻;透過第二人稱「你」的視角,讀者彷彿凝視他的內心深處,聽著他不斷探問: 「你」為何起意殺人? 「你」下手前是否可能有別的選擇? 「你」值得被原諒嗎? 「你」還能有第二次機會嗎? 但接續回答這些問題的不是安索本人,而是先後與他命運交會的「三個女人」——在他幼兒時期不告而別的母親、珍妮死後留下的震驚悲痛的雙胞胎妹妹、和經過多年追蹤最後如願將他逮捕的女警,她們不是命喪安索手中的死者,生命卻仍因為他而永遠改變…… ┤佳評讚譽├ 《紐約時報》年度最佳推理小說選書講評: 庫嘉夫卡將一個殺人犯周圍的女性帶到幕前發聲,由此翻轉了連環謀殺驚悚故事的腳本——這套腳本公式正亟需我們持續予以反思。 CrimeReads網站年度選書講評: 連環殺手安索.帕克的執刑時間正在倒數,他生命中的女人們也跟著他一起計時,並且尋思著:如果他擁有一段不同的人生,會成為什麼樣的人?更重要的是,如果他手下的被害人沒有失去生命,又會活出什麼樣貌? 梅根.亞伯特(《火宅之舞》作者): 文筆優美、富含魔力,是一部緊湊到令人幾乎承受不住的驚悚小說。 艾希莉.歐娟: 一次深刻而震撼的閱讀體驗,挑戰我們去思考生命中最黑暗的時刻所表現出的人性的意義。細膩生動的一個個角色故事宛如俄羅斯娃娃,逐一展現人們如何去愛、如何倖存。 布莉.貝內特: 這幅情感熾烈的畫像中是一群個性複雜立體的女性,被捲進連環殺手的生涯軌跡。《死刑犯與三個女人》富於同情而發人深省,審視了一種將男性殺手賦予浪漫色彩的文化,同時探索那些常遭忽略的女性被暴力犯罪所改變的人生。 《今日美國報》: 劇力萬鈞、意義重大、富於人性,充滿了對於悲劇的獨特檢視探討,最後卻讓讀者獲得意料之外的感受:希望。 《書單》: 庫嘉夫卡打造出的連環殺手毫無悔意,但是故事中的事件喚起讀者素樸的同理心、投入他生命的最終時刻,也讓人持續思索人性之惡以及惡行造成的毀滅。 《出版人週刊》: 庫嘉夫卡帶來了這部大師級的驚悚小說,精湛地利用了第二人稱現在式的寫法以升高戲劇性,在結尾則將帕克的殺戮造成的後果明示得令人心痛。

內文試閱

  早上六點零七分,你的補給品整理好了。      你昨晚把顏料混合在一起,這個做法是在C囚室時弗洛基教你的。你用一本厚書的書脊壓碎彩色鉛筆,接著把色彩粉末和從福利社買的凡士林混合為一。你把三根冰棒棍泡在水裡,那是你用好幾個泡麵調味包才換來的。接著你把木棍磨到開花,像筆刷一樣呈扇形散開來。      現在你在牢房門邊的地上擺好工具,小心翼翼地確保畫布板的邊緣恰好就在走廊灑落的光束直接照耀之處。你對地上的早餐餐盤視而不見,打從清晨三點送來後,它就原封不動地擺在那裡,肉汁上覆蓋一層薄膜,罐頭水果已被一大群木匠蟻圍繞。時值四月,但感覺起來卻像七月。暖氣時常在夏天運作,那塊奶油已經融化成一小池油液了。      你獲准使用一種電子裝置,於是你選擇了收音機。你尋找旋鈕,收音機發出刺耳的靜電噪音。周圍牢房的獄友時常會吆喝他們想聽的歌,節奏藍調或經典搖滾樂,不過他們都知道今天會發生什麼事。當你轉到最愛的古典樂電台時,他們並沒有抗議。交響樂的樂音令人猝不及防又撼人心弦,填滿了每一處混凝土角落。F大調交響曲。你適應了樂音的存在,心定了下來。      起眼睛看著你的畫布。      一座湖泊,你告訴她。一個你以前很喜歡的地方。      她那時不是莎娜,還不是,當時她還是畢玲絲獄警,頭髮往後緊緊梳成低髮髻,制服的褲子在臀部突起處糾結成團。她是在六個星期之後才成為莎娜的,那時她把平坦的手掌按在你的窗上,而你從她的眼裡看見了那些過著不同人生的女孩們會有的眼神,震驚。她讓你想起珍妮,還有她所缺乏的,如此脆弱與不羈。長官,告訴我妳的名字。你的要求使她滿臉通紅。莎娜。你重複念一次她的名字,像念禱詞般心懷敬畏。你想像她的脈搏因緊張而加快,蒼白纖瘦的頸脖上青筋在顫動,而此刻你成了某個更重要的人物,全新的自我早已在你的臉上延展開來。莎娜笑了,露出牙齒之間的縫隙,渴望著愛。      莎娜離開後,傑克森從隔壁牢房大聲稱許,調侃起鬨。你扯下床單脫線處,在尾端綁住一小包士力架巧克力棒,然後丟到傑克森的門下方讓他閉嘴。      你試著為莎娜畫些不同的事物。你找到一張玫瑰的照片,於是把它塞進其中一本你向圖書館借閱的哲學教科書。你把顏色混合得無懈可擊,可是花瓣的位置不對。這株玫瑰花簡直是一團火紅色物體,角度全都錯了,於是你趁莎娜看見之前把整張畫紙扔了。下次她打開你的牢房,和你一起走過灰色長廊去沖澡時,你覺得莎娜彷彿知情——她把手伸向你的金屬手銬,以她的大拇指輕壓你的手腕內側,試探著。你身子顫抖,而站在另一側呼吸急促的獄警對此絲毫沒有察覺。你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受了,一般都是粗暴的手臂拉你進牢房、塑膠叉子冰冷的尖端,還有黑暗中你自己的手帶來的無聊愉悅。莎娜的觸碰所帶來的興奮感令人神迷。      自那時起,你們就時常交換心情。      塞在午餐餐盤底下的紙條,還有從牢房和休閒區往來之間偷來的時光。就在上週,莎娜悄悄放了一件寶物在你的牢房狹槽裡:一個黑色小髮夾,她用它夾在光滑的髮髻上。      現在你把冰棒棍沾上一抹藍色顏料,同時等待她的腳步聲。你的畫布就擺在門邊,畫布和門緣對齊。今早莎娜就會給答覆了。是或不是。經過你們昨天的談話後,兩種答案皆有可能。你擅長忽略疑慮、專注期待,那感覺就像有個具體的生物躺在你的大腿上。另一首交響樂開始奏起,一開始靜悄悄的,接著節奏漸漸緊湊、激昂——你持續沉浸在奔騰的大提琴樂音中,想著它是如何加快速度、累積堆疊,而且最後總能達到令人讚嘆的漸強音。            你一邊畫畫一邊看清單,受刑人財產清單。無論莎娜給出什麼答案,你都得打包行李。      你的床底下有三個紅色網袋,他們會把你最重要的東西送到高牆監獄1,在那裡,在你的一切被帶走之前,你還有幾個小時可以持有自身的物品。你意興闌珊地把過去這七年來在波倫斯基監獄裡囤積的物品裝進袋子裡:洋蔥圈餅乾、辣醬和好幾條牙膏。現在這些全都沒意義了,你會把它們留給C囚室的弗洛基,他是唯一下西洋棋擊敗過你的囚友。      你會把你的「人生真理」留在這裡,總共五本筆記本。「人生真理」的下場要視莎娜的答案而定。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那封信,那張照片。      你發誓不再讀那封信,反正你幾乎全都背起來了。不過莎娜遲到了,所以等你確保雙手乾燥且乾淨時,你蹣跚地站起來,手伸到架子頂端把信封拿下來。      小藍.哈利森的信簡短扼要,以筆記本內頁紙寫成的信。她把你的住址抄成斜體字:安索.帕克,波倫斯基監獄,十二號樓,A囚室,死囚牢房。你長嘆一口氣,輕輕地把信封擱在枕頭上,接著移開一疊書尋找那張照片,它就黏貼與藏匿在架子與牆面之間。      這是牢房裡你最喜歡的地方,一部分是因為這裡從來不會被搜索到,一部分則是因為那個塗鴉。打從你獲知自己的行刑日之後,你就一直待在A囚室的這間牢房,而就在你來之前,另一位囚友悉心地在混凝土牆上刻下這些字樣:我們全都是狂熱分子。你每次看到這些字都會笑——這是多麼古怪愚蠢,和其他的監獄塗鴉很不同(其他的大多是經文和生殖器)。有鑑於在這個環境中,這句話確實蘊含著你幾乎可稱為是滑稽的真理。      你把照片周圍的膠帶撕下來,小心翼翼不將它撕破。你坐在床上,把照片和那封信捧在手裡,放在腿上。對,我們全都是狂熱分子,你這麼想。            你在幾週前收到小藍.哈利森的信,在那封信之前,這張照片是你唯一保有的物品。在判決宣告之前——當時你的律師仍然相信你是被迫認罪——那時她幫了你一個忙。她打了幾通電話,最後拿到了從特珀湖鎮的警長辦公室寄來的照片。      在照片裡,藍屋看起來狹小又破舊。相機的拍攝角度沒拍到左側的百葉窗,不過你記得那裡繡球花繁茂生長的模樣。看這張照片很容易只注意到一間鮮藍色且油漆斑駁的房子。餐廳的招牌不明顯,門廊上有面旗子飄揚,上面寫著營業中。礫石車道被整理過,騰出空間來當供顧客使用的停車場。窗簾從外面看起來是純白色的,不過你知道從餐廳內部看,窗簾是紅色小格子的圖案。你記得裡頭的味道,薯條、清潔劑和蘋果派,你也記得廚房的門總會哐啷作響。蒸氣、破玻璃。這張照片拍攝的那天,天空飄著雨,光是看照片,你彷彿都能聞到硫磺的強烈氣味。      這張照片裡,你最喜歡的部分是樓上的窗戶。窗簾微微打開,如果你仔細看,就能看到一隻手臂的影子,從肩膀到手肘的部位。那是一位青少女毫無遮蔽的手臂。你喜歡想像這張照片拍攝的這一刻,她在做什麼,她必定是站在臥房的門口附近,正在和某人交談,或照鏡子。      她在這封信裡的署名是小藍,她的本名是碧翠絲,但對於你或對任何當時認識她的人而言,碧翠絲從來都不是她的名字,她永遠都是髮辮垂在一側肩上的小藍,穿特珀湖中學田徑隊運動衫,而且時常焦慮地把袖口拉向手腕的小藍。當你回想小藍.哈利森,還有你待在藍屋的日子時,你總會想起她每次經過窗戶前緊張地看著自己倒影的模樣。      當你看著這張照片,你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那不會是愛,因為你已經受過測試了——你不會在對的時間點大笑,也不會在情況出錯時瑟縮。有些關於情感識別、同情心與痛苦的數據測試。你不了解那些在書裡會看到的愛情,而你喜歡電影大部分是為了要研究它們,掌握臉部表情扭曲成其他表情的技巧。總之,無論他們說你能做到什麼——那不會是愛,如果是,那在神經學上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看著這張藍屋的照片就能帶你去到那裡,回到啼哭聲止息的地方。寧靜是美好的,一種令人得以喘息的解脫。            終於,長廊傳來回聲,那是莎娜令人熟悉的腳步聲,她習慣曳足而行。      你趕緊回到地板上,重拾起畫筆擺出生硬的動作:在草地上點綴一些艷紅盛開的小花。你試著把注意力放在筆刷的筆尖上,還有壓碎的彩色鉛筆那像蠟的氣味。      受刑人,報上你的姓名和編號。      莎娜的聲音總是聽起來虛弱無力,今天每過十五分鐘就會有一位獄警前來查看你還有沒有呼吸。你不敢把視線從畫作往上移,雖然你知道她仍會一如以往地把心情寫在臉上,她的渴望清楚可見且毫不掩飾,現在會混雜著興奮,或者也許是悲傷,要視她的答案而定。      莎娜喜歡你的一些事情,但這些事情全都與你這個人沒什麼關聯。令她著迷的是你的處境——你的權利被關在籠中,而她握有真正的鑰匙。莎娜是那種不會違反規定的人。每次囚犯沖澡前和放風時間之前,囚犯會得脫光衣服讓男性獄警搜身檢查,這時她總會轉過身去。你在這個六乘九英尺的牢房裡一天待二十二個小時,在這裡你基本上看不到另一個人的身影,而莎娜很清楚這一點。她是那種會讀書封上有魁梧男子的浪漫愛情小說的人,你可以聞到她身上洗衣精的味道,還有她從家裡準備來當午餐的蛋沙拉三明治。莎娜喜歡你,因為你無法再靠得更近,因為在你們之間有一道金屬門,保證了激情與安全。就這點來說,她和珍妮一點也不像。珍妮總是在刺探,總是想看見你的內心。跟我說說你的感受,珍妮會這麼說。給我你的全部。然而莎娜喜歡距離,那令人陶醉的未知總是存在於兩人之間。現在她蹲在間隙的邊緣,你費了好大一番力氣才克制自己不抬頭看她,確認你所知道的:莎娜是你的。      安索.帕克,你平靜地再說一遍。九九九六三一。      莎娜彎下身子來綁鞋帶,制服發出嘰嘎聲響。你牢房角落的攝影機照不到走廊,而且你的畫作擺放的位置恰到好處。一個白色的東西,小到幾乎像不存在:一張紙片閃過,莎娜的紙條穿過牢房的門縫,天衣無縫地藏在畫布邊緣底下。            莎娜相信你是無辜的。      你不可能做這件事,她有一次曾小聲對你說,值漫長的晚班時在你的牢房前面停下腳步,陰影劃過她的臉頰。你不可能。            她當然知道別人在十二號樓是怎麼叫你的。      女孩殺手。      報紙的文章提供了大量的細節:這是在你第一次上訴之後報導的,你的綽號像野火一樣在十二大樓蔓延開來。報導的作者把她們全都混為一談,彷彿她們之間有預謀的關聯。無辜女孩。那篇文章使用這個詞,你很討厭這樣。連環殺手是另一回事,是貼在那些和你不一樣的男人身上的標籤。      你不可能做這件事。莎娜對此很確定,雖然你一次都沒有為自己辯解過。你偏好讓她繞著這話題打轉,讓憤慨引領她的情緒,因為這比提那些問題還容易多了。你後悔嗎?感到抱歉嗎?你從來都無法確定這是什麼意思。你當然後悔,更正確地說,你但願自己不在這裡。

編輯推薦

【編輯推薦】在死刑前刻,同時看見連環殺手與受害者的心靈:《死刑犯與三個女人》
  《死刑犯與三個女人》的「死刑犯」是曾連續殘殺三名少女、卻時隔二十餘年才落網的凶手安索,「三個女人」指的卻不是命喪他手中的死者,而是同樣受他的罪行所衝擊的母親、警探、被害人家屬,倖存下來的她們思考著安索何以成為謀殺犯,也懷想受害女子們橫遭中斷的人生與原本可能有的未來。   一部犯罪小說要同時做到這兩件事,其實比想像中困難:若為了深入探究凶手內心而將他特殊化、執著於為其行為找到解釋,則容易被他的觀點所主宰,使被害人僅僅被簡化成勾起他特定情感或欲望的符號;若專注於被害人已經無可改變的命運,則不免削弱故事的意外性與懸疑性,但本書以精采的多線敘事同時顧及「善」與「惡」、受害者與凶手的面向,兼具可讀性與啟發性。

更多編輯推薦收錄在城邦讀饗報,立即訂閱!GO

影音

作者資料

丹妮亞.庫嘉夫卡 Danya Kukafka

生於一九九三年,就讀紐約大學期間寫下第一部小說《雪中的妳》(Girl In Snow,暫譯)即在美國出版界引起轟動,最後以七位數美金預付版稅的天價成交。 大學畢業後,她在企鵝藍登書屋集團旗下出版社擔任編輯助理,曾與蘿倫.葛洛芙(《瑪麗迷宮》)、布莉.貝內特(《消失的另一半》)、西格麗德.努涅斯(《摯友》)等知名作家合作,但目前已離開編輯檯、成為新銳作家經紀人。她是各種罪案紀實報導節目和犯罪影集的忠實粉絲,擅長用犯罪類型外衣包覆文學性的內涵,達成大眾和純文學的巧妙平衡。 她的第二部長篇《死刑犯與三個女人》比起前作更有著飛躍式的進步,在美國上市後得到壓倒性好評,獲《紐約時報》書評盛讚「細膩幽微、企圖宏大、讓人無法釋卷」,隔年擊敗《房間裡的陌生人》等強敵贏得愛倫坡獎最佳長篇小說。她在得獎人致詞中表示:「我認為偉大犯罪小說的真正重心不是犯罪、暴力、甚或『凶手是誰』,而是同理,是拓展作者與讀者的心胸,是提出疑問,而非僅止於提供答案。」 相關著作:《死刑犯與三個女人(作者親筆簽名扉頁版)》

基本資料

作者:丹妮亞.庫嘉夫卡(Danya Kukafka) 譯者:江莉芬 出版社:臉譜 書系:臉譜小說選 出版日期:2024-01-04 ISBN:9786263154193 城邦書號:FR6601 規格:膠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