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藝術設計 > 其他藝術
我的人生:玩得認真,認真地玩——網格系統之父約瑟夫•穆勒-布洛克曼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做為一名設計師,該如何生存?」 親筆自傳+經典作品精選集+美學理論與技法剖析 從他的人生、思想,到設計的概念與方法論 一本深度理解發揚網格系統、打造當代平面設計基礎的大師 ——約瑟夫.穆勒-布洛克曼(Josef Müller-Brockmann)—— 【收錄日文版長篇解說論文〈做為一種美學的網格系統〉,從藝術史角度綜觀穆勒-布洛克曼與社會的關係,並從網格系統的概要與技術解說出發,拆解剖析穆勒-布洛克曼的美學理論】 ▍臉譜藝術設計書系「Zeitgeist」——葉忠宜|卵形——選書/中文版設計 ▍ 約瑟夫.穆勒-布洛克曼(Josef Müller-Brockmann,1914-1996),是瑞士主義設計學派的領銜者之一,與美國的保羅・蘭德(Paul Rand)、義大利的布魯諾・莫那利(Bruno Munari)等人並稱,是二十世紀戰後最具代表性的平面設計大師之一,曾擔任IBM歐洲總部的設計顧問,以簡潔有力的設計風格聞名。 在平面設計的各個領域,他留下了許多經典的海報作品、識別設計等重要實作;他也出版了包括在平面設計領域被譽為經典、長銷至今不墜的排版設計教本《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Grid System in Graphic Design)等多本著作,並主導創辦《新平面》(Neue Grafik)雜誌,將瑞士設計學派推上國際舞台,大大影響現代設計;此外,他也曾於蘇黎世應用美術學校、烏爾姆設計學院、大阪藝術大學等地執教,並至世界各國進行講學、巡迴課程等教育活動,日本設計大師龜倉雄策、田中一光、永井一正等人都曾是他的學生。 透過上述「實作」、「著作」、「教育」三方面的投入,他從二戰後至今引領了國際平面設計界的走向,對當代設計做出了重要貢獻。 本書第一部〈自傳〉,收錄的是1994年瑞士知名裝幀設計師暨出版人拉爾斯.穆勒(Lars Müller)為他出版的自傳《我的人生,玩得認真,認真地玩》全文內容。在寫作於晚年的這部自傳中,他回顧了他一生的設計之路,在動盪的二十世紀間,他是如何養成,如何進入「設計」這門才剛興起的行業,又曾遇過哪些帶給他啟發、影響的人事物。從中,我們也能看到他做為一名設計師自認該有怎樣的責任,又該追求怎樣的自由。 // 平面設計師必須站在設計接收者的立場來思考,而且必須盡量將印刷品形象做得更加客觀。為此,設計想表達的訊息必須透過文字與相片,盡力貼近事實。這也是為了搞清楚自己的工作對社會將造成多少影響,又該負多少責任。 // 我的教育方法,源自於蘇格拉底的知名「對話法」,這個教育法的本質,在於教學生不斷質疑自己的作品。以老師與學生的問答過程為基礎,讓學生在對話中製作作品。一段根據問答所執行的作業,會衍生出另一段問答,而新的問答又會孕育出下一段作業。……當時我並不對學生的作品打分數,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學生一點一滴在進步。我的做法出自我的信念,就是千萬不能用我的思維去約束他們,每個學生應該順著自己的天賦去成長。 // 我的思考具備客觀性質,如果我支持建築師或產品設計師,就不會是個人的、主觀的拍馬屁。我無論何時都相信自己的論點具備正當性,所以完全不對客戶意見妥協,也不會逢迎拍馬。 接著,在本書第二部〈作品〉中收錄了他於1951年至1994間所設計的四十九幅重要海報作品,風格既明快而大膽、直率,又仍具備靈性與高雅的氣質,從中我們可以看出穆勒-布洛克曼在幾何學型態、文字排印、色彩運用上是怎麼完成他的風格,又如何向外推展。 最後在第三部分,收錄的是由多摩美術大學平面設計系準教授、設計史學家、平面設計師佐賀一郎所撰之穆勒-布洛克曼解析論文〈做為一種美學的網格系統〉,就穆勒-布洛克曼其人及其作品進行詳細解說,也從設計史整體俯瞰他做為一名設計者與現代社會所建立起的關係,並以其經典著作《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出發,解說其內容概要及技術,深度解剖穆勒-布洛克曼的美學系統。 「當時我對自己的將來完全沒有想法,只知道自己的職業生涯會受到自己的精力、自我批判、自律、學習意志所影響。所以我下定決心,要找到往後人生方向的指標。我的決定就是,三十歲之前要尋找自己在造型方面的天賦,所以從實際的素描到超現實的繪畫,盡量去廣泛接觸各種表現手法。三十歲到三十五歲之間,要盡全力找出自己該走的路。而在四十歲之前,要盡全力去開拓、挖掘自己所選的路。我研究了眾多的設計師、建築師、畫家、雕刻家、攝影師、作曲家等案例後,深信人在四十歲之後,創作能力就不會再成長了。 這時候,我決定了往後人生的一貫基礎方針: 1. 保持孤獨。終究,一切都攸關於自己的精力、思考力與自我批判。 2. 充實學養。要對自己所生活的世界、社會與建築,會不斷創造出各種新穎的藝術、戲劇、音樂、科學、研究抱持興趣。原則上,對自己未知的一切抱持興趣。 3. 要用心以批判的態度審視周遭環境,嘗試將自己不喜歡的一切,替換為更好的發展。 4. 關注二十世紀。留意這個世紀在藝術、社會、科學等領域所創造出的東西,並且對可資模範的先人們創造的有價值事物有所認識,加以尊重。 5. 接受職業與人際關係上的失望,探索其中原因。保持客觀的自我批判態度,自我批判在好事與壞事上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6. 自己作品所獲得的讚美與成果,都要經過客觀審視,冷靜驗證是否正當。將自己的成果與可資模範之人的成就比較來做衡量。 7. 正面接受他人所有的批判,這樣才能發現以前不懂的錯誤。無憑無據的批判也有好處,因為能夠理解他人的思考模式。 這些決心是我的人生指南,我至今依然堅守不移。」

目錄

日文版序/佐賀一郎 原版序/拉爾斯.穆勒(Lars Müller) I 自傳 我的人生,玩得認真,認真地玩 II 作品 海報1951-1994 III 解析 做為一種美學的網格系統 設計史與穆勒-布洛克曼 穆勒-布洛克曼與吉川靜子 網格系統的技術與表現、美學 IV 資料 年表 參考文獻、資料 後記

內文試閱

  Ⅰ自傳:我的人生,玩得認真,認真地玩(節錄)      ¬1932年時,蘇黎世應用美術學校的專業平面設計課程有恩斯特.柯勒(Ernst Keller)擔任講師,專業攝影課則有埃弗瑞德.威利曼(Alfred Willimann)。我心想或許能旁聽這兩位大人物的課程來學點東西,但卻不夠條件進教室旁聽。      我沒有修完應用美術學校的基礎課程,也沒通過嚴格的入學考試,甚至拿不出學徒的結業證書。在這樣完全沒希望的狀況下,我還是想盡辦法要入學。      於是我直接找校長申請,我跟校長討論許久,他說他不能破壞校規,打算以此勸退我。那時我知道了,我最需要的是堅強的意志力,強到校長沒辦法質疑我,強到任何理論都壓不倒我。於是我想到一個妙招,就是請兩位教授來判斷我是否可以入學。      恩斯特.柯勒的反應跟校長差不多,他讓我看了座無虛席的課堂,表示連一個空位都挪不出來,根本無法多塞一個人。我立刻回答他,沒位子根本不影響我在他底下學習的決心,我已經找到了自己的位子—— 就在掛衣架底下。我直接走到掛衣架邊,擺起自己的桌椅。這一刻,我堅定不移的意志力獲勝了。      我跟埃弗瑞德.威利曼討論的時間就很短,這位親切又偉大的人馬上就接受了我。後來的一年間,我每星期只上半天課——因為我沒有錢上更多課——成為了兩位大師底下的學生。      柯勒與威利曼兩個人可以說是互為對比,柯勒在平面設計的藝術性表現領域裡是位大人物,設計上會盡可能避免使用任何的活字字體或攝影圖像,最擅長的手法是將單純化、模式化的平面插圖大大地安排在版面上。柯勒的教課相當嚴格,也非常公平,在指謫學生作品缺點的時候,會說得簡單卻又充滿內涵,再讓學生自行修改作品。我在他底下學會了如何掌握造形(form)的技術,不斷重複素描      同一個主題,讓我們觀察事物的眼光更加敏銳精準。柯勒將對主題(motif)的描繪程度盡可能減到最少,藉此將效果發揮到最大。他將對抽象化、單純化等形式的感受力、自由揮灑的文字造形,以及文字比例細微之處的感受力完整傳授給了我們。      柯勒對自身作品採取的批判性態度,讓我們這些學生都相當佩服。我在他底下學習的時候,他正在修改一幅替「馬與人」展覽所設計的海報。這張海報已經從街上消失多年,他還是想把海報改得更加有張力,竟然只為此就畫了快半年的素描。他也曾經為了修改蘇黎世市的市徽,就花了差不多一樣長的時間。如今我依然認為,他的作品的造形能量實在美妙。      相對於柯勒深受傳統應用美術的影響,威利曼則比較接近包浩斯(Bauhaus)的美學教育。我從威利曼那裡學到攝影與文字排印,他重視排版與攝影表現的功能性,受到一群鑽研即物攝影表現的先驅們的影響,不斷追求更嶄新表現的可能性。      他和學生的相處很有人情味,待人誠懇,讓我佩服不已。如果有學生作業進行得不順利,威利曼不僅會幫學生打草圖,還會把自己的素描給學生看。      當時我對自己的作品沒有信心,又追不上威利曼的造形能力,所以通常都是他對我的作品提出改善方案。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要做一款張貼在拉珀斯維爾的公演海報,他幫了我好大的忙。他不僅跟我一起構思作品,連海報上用來表現夜晚的亞麻油布(linoleum)雕刻作業,也是他接去做的。用亞麻油布來做凸版印刷,是當時最便宜的印刷方式,但非常耗工。當他在雕刻亞麻油布的時候,我就忙      著寫海報字。他做這些工作都不收錢,只要開始關切學生,就會把學生的問題當成自己的問題。當時,威利曼正因為蘇黎世應用美術館「光」展覽的海報而聞名。      兩位老師給了我很大的影響,對剛畢業的我來說,他們兩人所表現出的思想位於光譜的兩端,實在無法明確選擇其一,畢竟兩人的個性都太過鮮明,而我又太不成熟。但另一方面,我確實透過他們的課程,獲得了更大的信心與判斷力。      當時,我對自己的將來完全沒有想法,只知道自己的職業生涯會受到自己的精力、自我批判、自律、學習意志所影響。所以我下定決心,要找到往後人生方向的指標。我的決定就是,三十歲之前要尋找自己在造形方面的天賦,所以從實際的素描到超現實的繪畫,盡量去廣泛接觸各種表現手法。到了三十歲至三十五歲之間,要盡全力找出自己該走的路。而在四十歲之前,要盡全力去開拓、挖掘自己所選的路。我研究了眾多的設計師、建築師、畫家、雕刻家、攝影師、作曲家等案例後,深信人在四十歲之後,創作能力就不會再成長了。      這時,我決定了在往後人生路上一以貫之的基礎方針:      ⑴ 保持孤獨。終究,一切都攸關於自己的精力、思考力與自我批判。      ⑵ 充實學養。要對自己所生活的世界、社會與建築,以及不斷誕生的各種新穎藝術、戲劇、音樂、科學、研究抱持興趣。原則上,對自己未知的一切抱持興趣。      ⑶ 要用心以批判的態度審視周遭環境,嘗試將自己不喜歡的一切,替換為更好的發展。      ⑷ 關注二十世紀。留意這個世紀在藝術、社會、科學等領域所創造出的東西,並且對可資模範的先人們創造的有價值事物有所認識,加以尊重。      ⑸ 接受職業與人際關係上的失望,探索其中原因。保持客觀的自我批判態度,自我批判在好事與壞事上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⑹ 自己作品所獲得的讚美與成果,都要經過客觀審視,冷靜驗證是否正當。將自己的成果與可資模範之人的成就比較來做衡量。      ⑺ 正面接受他人所有的批判,這樣才能發現以前不懂的錯誤。無憑無據的批判也有好處,因為能夠理解他人的思考模式。      這些決心是我的人生指南,我至今依然堅守不移。我總是將威利曼與柯勒這兩位如此相異的老師放在心中,一邊盡力去尋找眼前問題的解決方案。最後,是威利曼的思維漸漸占了上風。當時我完全沒有穩定的工作,幸好我和母親同住,才勉強能夠過活。      為了確保能夠騰出時間來持續進修,我告別了所有過去熱愛的體育活動。按照所訂立的「磨練自我」方針,開始於晚上修習蘇黎世的瑞士工業大學課程和市民大學課程,而且盡可能地增加能夠修習的領域,一到周末就去戶外或繪畫教室,畫些素描或圖畫。大學課程可以增加我的學養,研究大自然則能幫助我提昇對形狀與顏色的感受性。      ──      III解說 做為一種美學的網格系統/佐賀一郎(節錄)      ▌網格系統的技術與表現、美學      《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 是約瑟夫.穆勒-布洛克曼在六十七歲那年(1981年)出版的,本書(日文版)則是於2018年出版,相隔有三十七年,但《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依然不斷再版,成為一本眾人參考的經典名作。      這本書主要聚焦在平面設計與文字排印的源起——在瑞士建立起來的「網格系統」;不僅從思想面探討網格系統,解說網格系統的功能,還解說怎麼設定格線、怎麼編排文章與圖片等實際問題,更附加了豐富的圖片與範例。      從思想面與實際面兩方面進行解說,應該是直接反映了穆勒-布洛克曼所追求的設計二元性。因此我想強調,書名中所提到的「網格系統」,指的是一種技術,也是一種表現手法,而兩者的融合將網格系統提升到了一種美學的境界。      網格系統在¬1940到¬1950年代之間確立,在¬1960年代迎向巔峰,往後成為了視覺設計的基本手法。而在它問世超過半世紀的現在,隨著資訊通訊技術的進步與普及,似乎讓網格系統即將迎來第二個高峰。      由於資訊媒體的進步,我們被前所未見的巨量資訊所包圍,要因應需求找出資訊,取捨選擇,有時甚至要自己編輯、傳播資訊。在這樣的狀況下,網格系統在網頁、應用程式與軟體的介面等嶄新領域都被認可是有效的,並且受到廣泛運用。      網格系統是什麼?這個問題可以從各個角度去回答,而實際效用來看,大致上應該是有以下兩點:「依據客觀性與邏輯性,以有效率且美觀的方式進行系統化的整理、呈現資訊」,以及「透過系統化整理後的資訊,可以幫助資訊的理解」。當能夠處理大量資訊的媒體變得普及,網格系統的效用便會再次受到重視及重用,穆勒-布洛克曼的《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的經典地位因而會變得      更加得到認可。      但是另一方面,網格系統的運用愈廣泛,就讓人的眼光愈限縮在網格系統的功能面,或者是因為使用了網格系統所需的技術面,導致忽略了網格系統原本具備的美學面。      穆勒-布洛克曼當然不是單純把網格系統當成一種方法而已,他認為網格系統有更高的價值。不只是他,網格系統是瑞士派的重要象徵元素。在這個時代,對我們更加重要的,應該是網格系統背後的理念。畢竟只有理念,才能保證設計的價值與意義。      在這裡,我想探討穆勒-布洛克曼長年進行平面設計,究竟探索到怎樣的「做為一種美學的網格系統」。透過這樣的探討,應該可以描繪出穆勒-布洛克曼做為一介設計師,他的行為與態度如何能成為一種美學。      /網格系統的根源      從造形的觀點來看,網格系統的特色就是簡單明快。在頁面或畫面上畫出幾條參考線,做出水平、垂直的分割,以分割出來的網格(grid)為標準來編排文章、插圖、照片,這就算是使用網格了。      正因為網格系統很單純,所以可運用的範圍很廣。從海報等單張印刷品,到書籍等多頁印刷品,或者企業識別設計、指標系統,甚至道路標示都可以使用。此外,正如開頭所說,網頁、應用程式與軟體的介面等,幾乎所有視覺設計領域都能使用網格系統。      實際上,《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一書的副書名就是「寫給平面設計師、排印設計師、三維設計師的視覺傳達手冊」,不僅涵蓋平面設計領域,也涵蓋了三度空間的網格系統用法。      透過由水平線、垂直線構成的造形特徵,網格系統擁有如此大的相容性。然而,「以水平線.垂直線為基礎來配置視覺要素」這個創意是從何而來,卻很少人知道。要探討這個疑問,必須回溯網格系統的根源,而這根源出奇地古老且深奧。      /與現代藝術的關係——網格系統的造形原理與理想主義      從歷史來看,網格系統的造形主幹在於以水平線與垂直線分割畫面,其實根源就在誕生於¬1900年後半到1930年代之間的現代藝術,尤其是抽象藝術。這裡我想介紹荷蘭風格派的代表畫家——皮特.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1872–1944)的繪畫。      1910年代初期,蒙德里安試圖將樹木畫得抽象化、單純化,經過多方嘗試修改,開始用極度簡化的幾何學型態來表現樹木;到了1910年代中期,甚至開始跳脫了樹木這個具體的主題。到¬1921年,他只運用了水平垂直線、黑白紅藍黃來組成純粹的抽象型態,再也不使用具體主題了。也就是說,他跳脫既有繪畫的歷史傳統,也不仰賴現實空間,在繪畫空間中開拓出全新的造形世界。      建造全新的造形世界,這個藝術企圖是荷蘭風格派所有成員的共同理念。像赫里特.里特費爾德(Gerrit Rietveld,1888–1964)在¬1917年設計的「紅與藍的椅子」,這張椅子只用了木板與方木棒,組合成直線與黑、紅、藍、黃等顏色,是在三度空間中展開荷蘭風格派理論的第一個範例。荷蘭風格派以這種手法試圖跳脫過往,建構新的價值觀與新的世界。里特費爾德在¬1924年設計的史瑞德      宅也可以發現這樣的意志,將荷蘭風格派的理念與造形世界擴充到建築空間中。      他們在繪畫、家具、建築(或者雕刻),從二度空間到三度空間,都試圖實現新的造形世界。他們的目標並不只是要開拓新的造形世界,而是要創造他們心目中的烏托邦。這樣的派系會帶有理想主義、人本主義的色彩,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實際上起源於二十世紀的現代藝術,尤其抽象主義藝術,都同樣有這種烏托邦的性格。      荷蘭風格派團體標榜著「新造形主義」,試圖將此原理擴展到繪畫、家具、建築之中。與蒙德里安一同領導荷蘭風格派的理論家兼作家,提歐.凡.杜斯伯格(Theo van Doesburg,1883–1931)編輯並發行了《荷蘭風格派》雜誌(De Stijl,1917–1931),想要進一步深化他們所提倡的新造形主義理論,並在他逝世前一年的1930年發表了「具體藝術宣言」做為彙整。他在這份宣言之中,認為自然型態表現在二維畫面上只是幻象,由線條、顏色、平面所構成的純粹形式才更加「具體」,而包含這種具體性的繪畫才可稱是「將思考具體化為視覺的手段」。這個想法由馬克斯.比爾、理查.保羅.洛斯、韋莉娜.雷班斯堡、卡米爾.葛雷薩等人繼承,獨自發展為蘇黎世具體派。      正如本書所收錄的「自傳」與「解說」所說,具體藝術對住在蘇黎世的瑞士派設計師們,影響尤其深遠。除了吉川靜子是蘇黎世具體派的第二代畫家,具體藝術對穆勒-布洛克曼這些平面設計師的影響也非常大。參與合作發行《新平面》的理查.保羅.洛斯和卡羅.維瓦列里,之後也專心投入具體藝術家活動;組成瑞士派的功臣之一,以巴塞爾為活動據點的卡爾.蓋斯特納,也在當過平面設計師後致力於具體藝術。      無論如何,做為瑞士派設計特色的網格系統,不能說沒受到具體藝術的影響。具體藝術與它之前出現的其他現代藝術主義形式相輔相成,可以說為瑞士派提供了共同的烏托邦性格,以及建立在幾何學抽象上的「構成式」造形語言。      與荷蘭風格派幾乎同時期出現的現代藝術一樣,多少具備幾何學式、理想主義式的性格。尤其在1917年蘇維埃聯邦成立之後開始正式活動的俄羅斯構成主義(1932年因政府決定解散藝術團體而停止活動),在國家保護下推廣這點,可說是現代藝術懷抱的理想主義之極致。      首位提出「構成」概念的抽象畫創始者,是在包浩斯當過教師的瓦希里.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1866–1944);畫出《黑方塊》,提倡絕對主義的喀什米爾.馬列維奇(Kazimir Malevich,1879–1935);俄羅斯構成主義的核心人物,思想家、雕刻家兼理論家維拉德米.塔特林(Vladimir Tatlin,1885–1953);受以上人物影響,進行構成式設計的畫家兼平面設計師艾爾.李希茲基(El Lissitzky,1890–1941)和亞歷山大.洛欽科(Aleksandr Rodchenko,1891–1956)等等,這些人都追求以幾何學型態做出純抽象表現,想要跳脫現實,打造新世界。他們大多將這樣創造出來的新造形原理和新造形世界,套用在實際的現實世界上,試著建構一個前所未見的理想社會。      網格系統的基礎,就是建立在這些現代藝術的造形和理念特徵之上。現代藝術的歷史發展,以及它對瑞士派的影響,讓我們看見網格系統的造形特徵(以水平線與垂直線為基礎的設計),反映出想創造新世界的實驗個性、理想主義個性。從這種觀點來探討《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我們才能夠去觀察穆勒-布洛克曼想創造的新世界究竟是甚麼模樣。

延伸內容

【日文版序】
◎文/佐賀一郎      /多摩美術大學平面設計系準教授、設計史學家、平面設計師。於日本女子美術大學研究所森啓研究室取得美術博士學位。/      本書是約瑟夫. 穆勒-布洛克曼自傳《我的人生:玩得認真,認真地玩》(Mein Leben: Spielerischer Ernst und ernsthaftes Spiel)的日文版,德文原版由拉爾斯. 穆勒出版社(Lars Müller)於1994年9月出版,紀念在瑞士蘇黎世州的湖畔城市、同時也是穆勒-布洛克曼的故鄉拉珀斯維爾(Rapperswil)舉辦的展覽「約瑟夫.穆勒-布洛克曼:視覺傳達與結構式設計海報藝術的先鋒」。      在日文版中,我們在第一部〈自傳〉中盡量保存了自傳原有的內容,接著新增了第二部〈作品〉,介紹穆勒-布洛克曼設計的四十九張海報,以及〈解說〉與〈資料〉兩部。之所以採取如此架構,是因為今天的局勢與出版當時已經大不相同,需要補充資料,才能適合新一代的讀者。      瑞士派的平面設計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引領潮流,而約瑟夫.穆勒-布洛克曼正是瑞士派的象徵之一。要探討他的歷史定位與功績,必須一併考量戰前、戰時、戰後各階段的文化、經濟、社會所發生的劇烈變化。另外,同時也是他的著作名稱的「網格系統」(grid system),如今跨出了印刷媒體的範疇,被廣泛運用在各領域,因此我們認為對網格系統出現當時的緣由與背景進行考察,並且探討吉川靜子(穆勒之妻)、日本與穆勒-布洛克曼之間的關係,也有其意義。      然而,穆勒-布洛克曼的自傳內容絕不過時,不僅如此,詞彙還變得更寬廣、深邃、清透,直擊我們的心靈。本書就是希望讀者能理解這點,因而補充了這些解說,若讀者能明白這點便是我的榮幸。      *中文版編按:繁體中文版翻譯製作自日本BNN新社於2018年出版的日文版《遊びある真剣、真剣な遊び、私の人生 解題:美学としてのグリッドシステム》。   
【原版序】
◎文/拉爾斯.穆勒(Lars Müller)      /以瑞士蘇黎世為據點、活躍於國際舞台上的出版商兼平面設計師。1955年生於挪威奧斯陸,1963年遷居至瑞士,1963年成立拉爾斯.穆勒出版社開始出版活動,至今出版過六百本以上的設計、建築、攝影、藝術相關書籍。他精力十足的活動,展現了新型態的獨立出版社與平面設計師的樣貌。他在瑞士各地的大學、美國哈佛大學等世界各國教育機構裡皆曾任教,並自1991年起擔任瑞士設計大獎(Design Preis Schweiz)創辦成員兼審查委員,2013至2015年擔任國際平面設計聯盟(Alliance Graphique Internationale,AGI)會長,致力於振興設計風氣。/      這本自傳回顧了約瑟夫.穆勒-布洛克曼悠久且充實的人生,並描述他是如何在1950至1960年代間,成為了眾所周知的重要設計師。要說他的故事有何特色,就是他從住在故鄉拉珀斯維爾的年輕時代起,一直到晚年都重視一貫的倫理與社會價值。讀者如果看見他身為設計師、教師以及藝術的引介者,創造出許多感動人心的成就,必定能密切理解約瑟夫.穆勒-布洛克曼的人格——也就是不願妥協但童心未泯、認真的人生觀。      從約瑟夫.穆勒-布洛克曼在講述時所展現出的冷靜與沉著,以及客觀而具批判性的態度中,能感覺到某種美德。或許這是否真的算是美德還有待商榷,但他對於自己提出的原則,以及對支持他的人們所表現出的純粹與誠實,對我們無非是種鼓勵。

作者資料

約瑟夫.穆勒-布洛克曼 Josef Müller-Brockmann

於1950年代至1960年代間興起的瑞士風格主義設計中,穆勒-布洛克曼這位平面設計師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起初以插畫為主軸發展的他,於1950年前後大大轉變作風,發展出以無襯線字體和幾何造型為基礎的構成式設計。他的設計風格既冷靜又理智,同時也具備獨特的明亮與簡潔,成為一種典範,展現了平面設計與從具象變為幾何學抽象的現代藝術之間有何關聯,也提出「設計師應該在社會上採取中立立場」的原則。 在以設計師身分活動的同時,他也投入教育活動,曾擔任蘇黎世應用美術學校平面設計專班班主任(1957-1960年)、烏爾姆造型大學講師(1962-1963年),並於1960年代到1970年代之間於日本舉辦特別課程與展覽會等。1970年代後,他將從事設計多年所累積的經驗與方法撰寫成書,其中尤其以1981年的著作《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Grid System in Graphic Design)最為經典,此作將視覺設計中的網格系統技術與理念進行統整,如今依然是全球設計師的參考典範。

基本資料

作者:約瑟夫.穆勒-布洛克曼(Josef Müller-Brockmann) 譯者:李漢庭 出版社:臉譜 書系:Zeitgeist 時代精神 出版日期:2022-05-12 ISBN:9786263150539 城邦書號:FZ2008C 規格:方背硬皮精裝 / 全彩 / 264頁 / 15.2cm×21.8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