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宗教 > 其他宗教相關
我們都是星族人1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們都是星族人1

  • 作者:王謹菱
  •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 出版日期:2022-03-15
  • 定價:450元
  • 優惠價:79折 356元
  • 書虫VIP價:356元,贈紅利17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38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素桑、艾璣、洛娃、汐卡四個星族姐妹在追尋靈性的道路上相遇,大家互相扶持並在過程中發現自己的星族連繫,她們創建了地球的多瑪學院,也就是宇宙最高學院,用來傳授地球人不同的知識。在第二部,多瑪學院召集所有曾經承諾幫助地球的天使、星族人和星族地球人,讓大家重新結集力量回歸、覺醒。有些曾經重重複複的在此輪迴,為的就是這個放不下的承諾,大家完成這個工作就可以回歸本源。 作者在書中繼續帶大家遊走不同的空間和維度,探討星族人留在地球讓我們解構的密碼,包括婆羅浮屠、西藏、香巴拉、與那國町、傳說的MU大陸、達瓦雅哥城、人類的松果體、死亡的騙局、伊甸園等等。讓我們再一次跟隨主角群走出慣常的思維方式,讓我們面對死亡、我執、臣服,認清自己在地球的位置,並活在每個當下所呈現的完美。 這本書擁有獨特的能量,也有些冥想和方法,可以讓讀者放空跟著能量走,隨著能量的帶領而達到閱讀更深層次的體驗。

目錄

自序 第一章 靈獸所挑選的人 第二章 婆羅浮屠與香巴拉 (Shambhala) 第三章 西藏第一所多瑪學院 第四章 地球星語 第五章 走進松果廟 第六章 死亡的騙局 第七章 蜥蜴人是敵是友 第八章 多瑪的基因研究部 第九章 真正的伊甸園 第十章 地球第一支能量救援隊 第十一章 沉睡的海人 第十二章 與那國町的海底遺址 第十三章 Mu 與二十萬年的期限 第十四章 在地球重建 Mu 第十五章 達瓦雅哥城 Dvārakā的重現 第十六章 食氣─人類的終極挑戰 第十七章 臣服與自由意志的當下 後記

內文試閱

  第十一章 沉睡的海人      發現自己是海人一族,這一族在地球已經居住了超過三十萬年,但這一族最後有一些選擇居住在陸地,有一些則被封印在海底沉睡,他們現在是要甦醒的時候,所以素桑要去喚醒他們。素桑只知道海人掌握了很多在海裡生活的知識,如果地球的冰川融化,現在地球大半的陸地將會被水掩蓋,可能到時每個人類都要學習做海人。      艾璣、素桑和新加入多瑪宇宙的菲月與琉芝都會是這次去與那國町的隊員。素桑首先告訴她們最好先考一張潛水證書,這樣會比較安全。根據資料顯示,要潛到遺跡的所在地,約在海底二十二公尺左右,那裡水流是出名的急和險,對初學者而言是有難度的,所以最重要是裝備好自己,不要心急,一步一步來,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素桑為考取潛水證書,計畫先到以色列南部一個叫伊拉特的城市學習潛水。這裡整個城是沿著紅海而建的,雖然這個紅海並非摩西跨越的那一部分,但這裡水清浪靜,是出名的潛水勝地,而且水底有珊瑚礁,有顏色艷麗的熱帶魚,還有海豚,所以海底水族館是很多以色列人和遊客的熱門旅遊點。素桑試過在海豚灘潛水的時候,用心聲呼喚海豚過來,牠們幾條真的就過來嬉戲。      伊拉特屬熱沙漠氣候,代表夏天又乾又熱,氣溫高達攝氏四十度。最熱曾經到達攝氏四十八點三度,冬天溫暖無雨。素桑現在在伊拉特氣候最宜人的時候,氣溫約攝氏二十到二十二度,水溫約二十一度。她約了另一位多瑪宇宙的成員也藍,他住在以色列南部的小農莊,擁有很大的農場和包裝場,產品多運往歐洲。也藍三十年前拿了開放水域潛水證照,卻有二十六年沒有下過水,所以他如果想跟大家到與那國町,也必須要重新補課。素桑準備考開放水域潛水證照(到十八公尺水深)和高級開放水域潛水證照(到三十公尺水深),兩個接著學總共需要七天時間。與那國町的遺址大概需要到達水深二十二公尺到二十五公尺,所以素桑必須要考到高級潛水證照才有用。      他們用一個星期處理好手頭上的事情,還要做身體檢查、壓力測試等。以色列在很多年前就已經是首批國家有法例規定,年屆四十五就需要有醫生檢查並發證明此人並無什麼呼吸系統的毛病、心臟病、肺病等等,而且所有潛水課程都有包括保險費用。      那日天氣很好,素桑一大早就出門往南部去,也藍住在從死海到紅海的路上,相約在中途碰面,從他的農莊到紅海大概一個小時四十分鐘,由於不是旺季和週末,報名的人不多,除了他倆就只有一個臨時加入的以色列人。這個小伙子名叫湯馬,原來在服兵役的時候是潛水隊的,他們都很奇怪,他為什麼還來考證照。      「第一,我服完兵役已經九年,這九年來都沒有潛過水。第二,以色列軍隊的證照不是國際認可的,我稍晚準備到馬爾他潛水,所以要拿個國際證照。」湯馬面帶微笑的對他們說。      他們上課的地點是一棟小院子的別墅,環境很好(他們稱它為中心),全白色的設計很明亮,進去讓人覺得很舒服,外面有一個小水池,還有桌子椅子,各種坐墊,完全是度假的感覺,原來這裡還有房子可以出租,六人大房間、單人和雙人房,有廚房和煮食用具,當然還有很多潛水衣、氧氣筒、浮力控制裝置背心、潛水帽和鞋等等。所有上課的同學都會在這裡集合,因為要帶齊裝備才可以出發。      第一天跟他們上課的老師是一個從俄羅斯來的中年猶太人,以色列猶太人人種眾多,尤以波蘭、俄羅斯、西班牙、摩洛哥等佔大多數,近年就多了很多法國和美國的移民。這位老師的名字是以歌,一個十分普遍的俄羅斯名字,他說他會負責教導他們頭兩天的課程,一些基本的技巧和練習。以色列的潛水課跟其他國家的不同,他們一開始就到海裡做練習,不會在游泳池,由於海裡有浪有石有暗流,剛開始的時候真有點不慣,他講解了裝備如何穿戴應用、第一天在海裡要做的練習後,就帶他們到海裡。      那套裝備穿在身上,加上鐵塊和氧氣筒,重得簡直喘不過氣來,他們還要穿著這些裝備一直走到沙灘,只有下了水,才會因為海水的浮力減輕重量。素桑和也藍兩個背著千斤重,舉步維艱的走到海裡。海水很舒服很藍,第一天他們學用氧氣筒和浮潛管子呼吸,潛水只用口來呼吸,剛開始不習慣,但慢慢的也就習慣了,同時學習如何把潛鏡裡的水在水底裡清除。      第一天他們只在淺水處潛了一會,但也可以看到水裡漂亮的魚群。素桑天生喜歡水,從小就常常游泳,特別喜歡海洋。小時候每每到海灘就高興得手舞足蹈。過去十幾年住在耶路撒冷這山城,與海隔絕,偶爾會到特拉維夫看海聽聽海浪聲,或在暑假跟孩子到海邊搭個帳篷住上幾天,但終究沒有很方便。游泳池已多年不去,因為氯氣和化學物品太多,每次去都會覺得不適。然而水性是天生的,只要回歸到海洋就很高興。第一天的課程很簡單,回到中心還繼續給他們看影片,這是PADI的潛水證書課程。回到旅館的時候他們都累得趴下了,不到八點兩個都相繼倒下了。      一夜無夢,第二天一早醒來還覺得有點累和不太能思考,不知為什麼好像整個人有點不太清醒的感覺!素桑和也藍準備好了整天需要的蔬果食物,又開始去上課。當以歌給他們做簡介的時候,說有好些在水底裡的練習要做,譬如在水底脫掉浮力控制裝置背心和氧氣筒然後穿回,又要學會用肺控制身體在水裡面的浮沉。素桑的身體天生比較浮水,教練除了鐵塊外還不斷的給她添加石頭,好讓她能沉在水底。      當大家一起下水,開始在淺水處潛的時候,突然間也藍好像很辛苦說:「我不能呼吸,我快要窒息了。」素桑當時距離也藍比較遠,可是見到她把手放在喉嚨上一直說:「不能呼吸,不能呼吸。」以歌看到馬上游到她身邊看發生什麼事,他叫她放鬆一點,慢慢呼吸,也檢查他的氧氣筒和呼吸的口罩,一切都沒有問題,誰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藍是有開放水域潛水證照的,她只是來補課。每一次也藍把頭放在水裡就作出很驚怕的樣子,臉色也越發蒼白,最後她提出要回岸上休息,依著潛水規則,教練以歌要先把學員送到安全的地方,才能會合素桑和湯馬。      素桑看著也藍突然想起,她覺得也藍是來考試,考的就是如何面對死亡,素桑大概一年多前跟也藍曾經討論過這個問題,當時也藍跟她說:「我明白死亡是什麼,我看通了。」素桑聽後不置可否,要知道是否真正明白只有通過考試才知道。想來宇宙永遠會以最讓人措手不及的方法出手!      當他們潛完第一節的時候,看到也藍坐在海邊,素桑問他:「怎麼了?你覺得怎樣?」      「我不知道,只是覺得很害怕,每一次在水裡呼吸就想,呼吸不到……快要窒息,越呼吸越急,然後心口開始痛,感覺自己的鼻子好像被人按住,越想呼吸越呼吸不到。」也藍坐在海邊回答說。      「你昨天不是好好的嗎?今天突然間為何會這樣?你下水的時候有否跟大海連接?或許你嘗試在海邊靜心看看發生這樣的事情對你的啟示是什麼?」素桑在海邊平靜的與也藍說。      「昨天沒事今天突然是這樣的。」也藍無奈的說。      素桑看到也藍有點困惑,茫然不知所措,但心想也藍必須自己面對才可以。      休息了半小時後他們再次下水,以歌問也藍要不要再試試,也藍想一想後點頭,於是大家又穿好裝備下水。這次以歌一直站在也藍身旁,他們各自練習以歌要求的動作,例如盡量學會用呼吸控制身體浮沉、如隊友出現問題要如何救助等等。      也藍再次下水,可是不到幾分鐘她又說不行,沒辦法呼吸,現在的感覺更害怕了,她決定要回到岸上,以歌也就由她上岸。素桑根本不記得他們之後在海裡做了什麼,發覺自從開始潛水後,好像什麼也記不起來。是不是因為不停吸氧氣導致一片混沌呢?      這天的潛水完畢後,大家梳洗,躺在沙發上雖然身體不是很累,但也藍在精神上已經有些失神,面孔蒼白有點驚恐後遺症的樣子。      「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次來並不是學習潛水,而是來面對死亡課題的考試?你還記得前一段日子你跟我說過看透了死亡,你還記得嗎?那個時候我就知道有一天這個考試會來的。」素桑對也藍說。      「誰要考我?」也藍說。      「宇宙,生命,你自己!你說看透了什麼是生死!看透了就要能應付,你本來就有證照,但竟然會出現呼吸困難,你自己好好琢磨,什麼是死亡?是誰死了?」素桑繼續說。      也藍聽後不發一言靜靜地在沉思。      第三天,今天以歌不在,換了一個叫巴布的年輕小伙子,看上去最多二十七、八歲,他好像很友善,但素桑不知道面對這個教練也是她的考驗之一。今天早上先在中心上課,湯馬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來,剩下素桑和也藍。也藍把自己的情形告訴巴布,不知道自己能否繼續。巴布叫他放心,他自己特別讀了一個課程幫助害怕水和在水裡有什麼特別驚恐的人的。      巴布跟素桑講解了今天要做的練習,也藍下水的時候,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巴布叫他鎮靜一點,然後叫他用背平躺在水裡浮著。素桑聽到巴布叫也藍呼吸放鬆的浮著,他一直在也藍身旁很輕聲的安撫了她良久,但也藍好像還沒有克服,每一次叫她把頭放在水裡用口中的氧氣呼吸,她便沒辦法呼吸,終於他要回岸上休息,素桑看到當時的也藍已經有點虛脫的樣子。      巴布對素桑就有點不一樣,他常常說素桑沒有聽他的,但素桑自問是真的有聽,只是到他打手勢叫她做的時候,素桑不知道是記錯還是沒有明白他的意思,這是第一天跟巴布練習,情況還好,跟著的兩天簡直有點是惡夢。第四天也藍說要休息一天,靜靜的想一想該如何面對死亡,所以他沒有上課,湯馬回來繼續。這天巴布覺得素桑沒有好好的跟隨他的指令,例如加氣、放氣、擴張肺部、停在四公尺深海底不能超過或下降,當然,在水中他也會罵的,只是沒人聽到,後來離水後就罵個不停。      素桑最初也回他說:「是有聽的,可是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後來也就不回話了。素桑越沉默,巴布罵得越兇,最後素桑獨自游回岸上,這一下可觸動了巴布的神經!他真的破口大罵,素桑仍然默不作聲,整個人在毫無意識下開始念咒文:一開始念的是Om Namashivaya,然後轉到六字大明咒。這些都是素桑很多年前持過一段時間的咒文,但也很多年沒有念過。這天就像一個自我保護機制,「自己」無意識間在保護自己,當素桑發現咒文從口中而出這一剎那,感覺整個氣場都在改變,她感覺身邊形成了一個保護罩,而且海水的能量也逐漸受咒文的影響而改變。素桑自己慢慢走回岸上,心裡在想這次要她面對的是什麼?當然「自我」是一個課題,但素桑應該並沒有捍衛「自我」,她採取的是沉默面對,只是內在的「自己」在默念咒文。她坐在海灘上靜靜的等待他們回來。      他們回來時巴布給潛水學校負責人費查打了通電話:「我不會通過素桑到高級開放水域班,甚至只會給她水肺潛水證書,其他都不給。」素桑聽後第一個反應是,若這樣就考不到潛水證照,也去不了與那國町,然後就完成不了工作……一想到這裡她的腦袋就開始在轉,她告訴巴布:「我也要跟費查講電話。」於是巴布把電話給了她。      「費查,現在巴布說我所做的都不達標,我想請你來跟我做一個測驗,看看我能否把所有的練習做一次,再者你們是開潛水學校的,總會有很多學生,巴布其實已經罵了我兩天,我覺得不停的罵人只會有反效果。如果他不讓我通過,我只能要求更換導師。」素桑直截了當的說。後來不知道費查跟巴布說了什麼,他稍有緩和的跟素桑說了一大堆,他解釋了什麼?素桑一點也記不起。只是跟著多潛一節的時候,這一節他們是潛到十八公尺水深,素桑很快就適應了水中耳朵的壓力,她發覺自己在潛水的時候一直在持咒,就像是為海裡的生物和海洋而念的。離水的時候突然間巴布跟素桑說:「你明天可以上高級開放水域班。」      「好,謝謝!」素桑摸不著頭腦,也不想再問下去。      回到中心素桑問湯馬和也藍:「你們覺得怎樣?覺得我改變了嗎?」他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巴布會這樣,只是後來湯馬說了一句:「可能因為他是新畢業的教練,有點緊張。如果他們所簽的學員在頭五次潛水有什麼意外,這個教練要接受調查,才會讓他如此緊張。」      素桑聽後不置可否。回到酒店她問也藍情況?      「現在還沒能完全放下,但我明天會下水再次面對的。」也藍說。      「你呼吸的時候是用什麼來呼吸的?」素桑問。      「口和鼻。」也藍說。      「為什麼是口和鼻?應該只用口。」素桑說的時候,也藍突然間想起這幾天鼻子因為帶了面罩,鼻孔被堵住所以沒法呼吸。他現在才恍然大悟為何一直覺得不夠空氣,那是因為他口鼻齊吸,所以只能呼吸到一半的空氣。      「為什麼這幾天都沒有發覺這個問題?」也藍說。      「其實問題不是這一個,可能因為你另外一個問題面對了,所以這個問題的答案就出現了。」素桑說。      「你怎麼能夠不用鼻子呢?」也藍問。      「你就當沒有了鼻子只用口來呼吸就可以了。」素桑如實相告。      「那你呢?如何應付?」也藍反問她。      「我每一天都是見步行步,一天一天的過,每一刻都不知道下一刻會如何,特別這個課程每一天猶如雲霄飛車那樣。」素桑回答說。      那天夜裡素桑在冥想的時候,覺得在比較深的海底是有些能量工作要做的,所以她必須要努力做到最後一天,去到三十公尺水深的課程。這幾天常常被罵的原因,可能是每一次潛水的時候整個人就像在一個冥想的狀態,思維也像被水洗得乾乾淨淨,每一個呼吸是那麼寧靜,只有當下。她在海洋是那麼自然、那麼高興。還有,她感覺到自己跟海有一個很深的聯繫,一直憑著這個感覺,追查發現自己是海人一族,這一族在地球已經居住了超過三十萬年,但這一族最後有一些選擇居住在陸地,有一些則被封印在海底沉睡,他們現在是要甦醒的時候,所以素桑要去喚醒他們。素桑只知道海人掌握了很多在海裡生活的知識,如果地球的冰川融化,現在地球大半的陸地將會被水掩蓋,可能到時每個人類都要學習做海人。素桑想如果自己是海人就簡單多了,她只要把自己曾經是海人的特質拿回來,就一定可以把這個潛水證書考到。她打坐的時候就把過往做海人的感覺和現在結合,那個晚上她朦朦朧朧覺得自己睡得很少,好像有人不斷在她身體做整合。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覺得一點也不累,還有一點,從她開始潛水,她一直覺得自己的思維有點混沌,好像不太能思想,那天醒來就好起來了,再沒有那種混沌的感覺。      這一天早上也藍裝備好了自己再次下水,這次潛水的意義對她來說非常重大,因為她開始真正面對了自己所追尋和所害怕的東西。巴布叫也藍一直拉著她,也承諾會一直站在她身旁的。這次也藍鼓起最大的勇氣再次下水。素桑一直離遠望著她,看來也藍這一次可以在水裡呼吸了,過了好幾分鐘,沒見到他把頭伸出來說呼吸不到,看來他過關了。素桑很替也藍高興。可是也藍沒有跟足整個上午,因為他們今天是要潛到十八公尺的,巴布覺得也藍還沒能完全控制好自己,所以另一部分她就先上岸。      昨天最後練習的時候他們做      了 CESA(緊急控制提升),昨天素桑還是做得好好的,但再練習的時後又有點出錯,所以巴布又大發雷霆。

作者資料

王謹菱

香港人,畢業於美國紐約市立大學企業傳播系,曾在紐約華語電視台和蘋果中文電視台擔任記者,後修讀美國催眠治療師資格,九〇年代曾在香港設立「原康堂」,是香港早期將靈性、心理、環保、素食概念集於一身推廣的先驅。後移居以色列,茹素四十年,並推行斷食和吸取光能量,更成立多瑪宇宙非營利團體,使用光能幫助地球療癒覺醒。 因父親是相學命理家,所以作者在年紀很小時已經開始探討生命、宿命的問題。直到十幾歲,覺得生命是一個無盡的循環,只有悲苦,沒有明天,想盡辦法尋求解脫,心中一直有種需要找到老師的渴望。作者隨後走遍了歐洲、美洲、南美洲、南非:從北歐到俄羅斯,坐西伯利亞火車到中國,走絲路,三次進出西藏,兩度穿越岡底斯山,在瑪旁雍錯湖游泳,再經尼泊爾到印度,終於在印度的城市勒克瑙遇到她的人生老師 HWL Poonja. ── 一個讓她重生的人。 作者一生有過很多深刻的靈性經驗,但無論有什麼體驗、做過什麼、曾經得到或失去的,一切也會過去, 只有沉默,無始無終。 相關著作:《我們都是星族人2》《我們都是星族人0》

基本資料

作者:王謹菱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眾生系列 出版日期:2022-03-15 ISBN:9786269573868 城邦書號:JP0193 規格:PUR膠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