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危險魔物2:危險詭計(《美麗魔物》作者最新力作)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本書適用活動
「電影」發燒話題75折起!

內容簡介

《美麗魔物》宇宙最新力作,在全世界讀者的殷殷期盼下誕生,延續女妖、巫師、搖滾歌手的暗黑奇幻愛情故事! 萊德莉離奇失蹤,同車兼司機的林克失去意識。僅留一枚烏鴉紋印,肇事者的身分昭然若揭—— 《危險魔物》完結篇,重磅推出! ☆亞馬遜近五星好評,榮獲春季選書! ★常駐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 ☆MTV票選最具潛力成為《暮光之城》接班人的作品! 有時候相愛是命中注定。 有時候相愛卻是詛咒。 而有時候,相愛如刀山火海般危險。 自從在紐約市外發生嚴重車禍,萊德莉.杜凱離奇失蹤。當時萊德莉的失意搖滾歌手男友「林克」衛斯理.林肯正在開車,等他恢復意識時,萊德莉已然消失無蹤。唯一線索是肇事貨車車蓋上的烏鴉紋印,其含義再明確不過:西拉.雷東山再起。 林克決心要找回萊德莉,他利用當年立下的誓約咒,與舊友約翰.布利及小莉.杜朗重聚,並聯合紐約樂團伙伴與別有目的的雷諾斯.蓋茲,一同穿行巫界地下隧道,來到了紐奧良。在這裡,他們揭露雷氏實驗機構惡名下隱藏的真相,更發現了西拉暗中進行的實驗。然而,當林克一伙人趕到萊德莉身邊時,她已非昔日眾人喜愛的那位女妖—— 她成為一種嶄新的存在。這一次,或許連愛也無法解救他們…… 同為紐約時報暢銷作家的卡蜜.嘉西亞與瑪格麗特.史托爾繼《美麗魔物》之後,再度聯手施下華麗的黑暗奇幻魔咒:《危險魔物》系列。集結懸疑、神話與愛情,佐以幽默和危險,吸引力更甚前作,第一頁就將讀者迅速拉回這個世界! ◇各界佳評◇ ♦《浪漫時報》 這部的主角是萊德莉,作者以華美文句描寫她對成人世界裡恐懼與愛情的初體驗。不安的角色、可信的紐約市背景——包括骯髒的布魯克林與奢華的曼哈頓上東城——再加上到位的二十一世紀對白,作品令人眼前一亮。 ♦柯克斯書評 整體而言,角色的魅力……書迷一定會喜歡。 ♦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骸骨之城》作者卡珊卓.克萊爾 令人難以忘懷,精采美妙的黑色奇幻小說。 ♦ 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提斯:現代奇幻故事》作者荷莉.布萊克 一部精采的南方哥德式小說。 ♦ 學校圖書館期刊 壞女孩萊德莉.杜凱發現,在大城市中的生活,因為心愛的男友林克不僅是搖滾歌手,周圍的朋友還是黑暗巫師,更讓人心驚膽跳。強烈推薦給史蒂芬妮.梅爾的《暮光之城》書迷,或是HBO的《噬血真愛》影迷。 ♦《今日美國》 一個充滿魔法、苦難、不幸、愛與神秘的世界。 ♦《少年時尚》 精妙的劇情與文筆。 ♦ 青少年倡導之聲VOYA雙月刊.星級評鑑 作者將巫師的世界巧妙地融入美國南方的蓋林鎮,奇幻、魔法與平凡無奇的小鎮形成鮮明對比……必使書迷欲罷不能。 ♦ 網站《好萊塢新星》 魔力無窮,令人屏息。 ♦《紐約雜誌》 一部講述自立與自強的南方哥德式小說。

內文試閱

  之前      林克      愛就是十足的瘋狂,不是嗎?      尤其當你還在讀高中就遇到了你想共度一生的另一半,很瘋狂吧?這個女孩會硬生生擠進你的自傳裡,佔掉比你爸媽、你的車還有你最好的哥們更多章節,你說不瘋狂嗎?而且這女孩根本是惡魔撒旦的好麻吉——至少,石牆中學家長會是這麼說的。      萊德莉.杜凱在每個男生的媽眼裡,就是一場噩夢——而且是跟她們兒子風格迥然不同的噩夢。我這樣說吧:還跑得動就趕快跑,別用走的,因為你一旦暴露在女妖的魅力下,就再也別想忘了她。      如果哪天有人發明萊德莉.杜凱的疫苗,我一定會搶第一個排隊接種。      可是一旦你接觸到她,事情就麻煩了。萊就像探索頻道整天講個沒完的殺人病毒一樣,她能改變一切——包括你在內的一切。      我想表達的是,對我來說已經太遲了,我現在就像是開著一輛沒有剎車的汽車,在一條沒有紅綠燈的單行道上前進。最狂的是,我還不想回頭——換成是你也不會想回頭的,這種事情不用巫師心情戒指你也該知道。      因為這世界上有三種女孩。      好女孩。      壞女孩。      還有萊德莉.杜凱。      萊德莉自己獨樹一幟,也當之無愧。她可能前一秒讓你在她窗戶外面偷窺,下一秒就直接在你面前把門摔上;她愛幹嘛就幹嘛,愛說啥就說啥,結果像我這樣墜入愛河的男生還是傻傻地為她寫情歌。      她確實把我唬得一愣一愣的,騙我跟她一起來紐約、騙我加入黑暗巫師組成的樂團,甚至還假裝這一切都是為了實現我的夢想,而不是還清她欠雷諾斯.蓋茲的賭債。玩巫師撲克牌遊戲的時候,應該沒幾個女孩會拿她男朋友的未來下賭注吧?我就說,十足的瘋狂。      那你猜猜看,還有什麼比這更瘋狂的?我告訴你,這個女孩不在你身邊破壞你的人生時,你卻會覺得人生失去了意義。      不過現在說這個還太早。      一切得從那場大火說起……         第一章:諾斯      火焰之環      諾斯恢復意識時,發現自己倒在運動休旅車後座的地板上。記憶中最後一幕,是休旅車駛離被大火焚盡的媚妖俱樂部……然後他被西拉的流氓痛揍了一頓,就不省人事了。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就是了。      他在俱樂部的火海中吸入太多濃煙,後來又經兩個黑暗巫師拳打腳踢,可能已經瀕臨極限了。即使不是凡人,他也是有極限的。      汽車停止前進,片刻後司機打開車門,刺眼陽光令諾斯眼前一片空白。      西拉.雷下了車,嘴裡叼著雪茄居高臨下瞅著他。「小鬼,雖然我想說我這段時間玩得很盡興,不過老實說,你主要的作用就是浪費我的時間而已。」他朝諾斯彈了彈雪茄,差幾公分就要彈到他的臉。「你也白白浪費了你巫師的資質……不過你既然是婊子的兒子,我也不能抱太高的期望,是吧。」      「好好笑啊,我從來沒聽過這個笑話呢。」      西拉猛地一拳打在他臉上,諾斯的臉頰多了點點血跡。      諾斯捏緊雙拳,但他並沒有行動,因為已經沒有意義了。萊德莉已經安全逃離此處,他現在就是挨揍也要拿出男子氣概。在他選擇違背承諾,選擇放火燒了媚妖俱樂部,而不是將萊德莉與那個四分之一混種夢魔交給西拉.雷之時,他就明白事態會演變成這樣。      但是西拉,我向天發誓,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到時候你就可以去冥界,和亞伯一起爛在那裡了。      西拉立於暗巷陰影中。「今天就是你這輩子最後一天了,下輩子再見,小鬼。」他摔上車門,而後司機駛離路邊。      西拉一離開,真正的狂風暴雨便揭開序幕。頭部重擊幾下之後諾斯連自己的名字都快記不得了,而且更慘的是,他對自己目前所在位置全然不知,也不曉得他將會被帶去什麼地方。      諾斯猜是去河邊。說不定他們會把他像小貓一樣裝袋子裡扔了。      這麼輕鬆就解脫了?我運氣有那麼好嗎?      此時休旅車遇到紅燈,停在路口。      諾斯能遠遠望見俱樂部上方濃煙,正在他愣愣盯著那朵煙雲時,身旁的車窗突然碎裂。      一隻餐盤大小的手打穿了玻璃。      山普森將西拉其中一名手下從窗口拖出去,隨即在司機回過神之前開啟門鎖。司機沒有踩油門快跑,反而愚蠢地下車,想赤手空拳打敗兩米高的暗黑之子——一位怒不可遏的暗黑之子。      下錯棋了,兄弟。      後座還有一個混混守著諾斯,他也跳出車加入戰局,結果被山普森丟出去撞招牌,臉上的傷幾乎與山普森手上的傷一樣嚴重。諾斯爬出休旅車,跌跌撞撞地站起身,不過戰鬥已經結束了。司機與一個混混不省人事,山普森一隻穿著十五號Red Wings鞋的腳狠狠一踩,解決了被招牌撞得血流不止的另一名混混。      暗黑之子抓住諾斯手臂,將他推上運動休旅車的副駕駛座。「不客氣。現在快給我上車。」      「山普,你的手。」諾斯話都快說不出了,只能指著友人傷痕累累的皮膚與沿著手臂淌下的鮮血。      山普森倉促脫下無袖上衣,再拉好他穿在裡面的性手槍樂團上衣。「包住我的手指,但別包太緊,等我們離開這地方我再來處理。」      ***      「我欠你一個人情。」諾斯一面用鑷子挑出山普森手上的玻璃渣一面說,不過他塞了很多紗布在鼻孔裡止血,山普森可能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甩掉西拉的手下後,諾斯去最近一間杜安里德藥局買了急救包,他們此刻停在賓州車站附近一片髒兮兮的長期停車場。諾斯現在感覺身體狀態到達今日的巔峰——一隻眼睛幾乎能看見東西,然後牙齒都還健在,沒被西拉的爪牙打掉。      小確幸,小確幸。      「一個?」諾斯挑出一塊較大的碎玻璃,使山普森整張臉一揪。「你現在應該欠我三四個人情了吧,老闆。」高大的暗黑之子說。      「你不用叫我老闆了,反正現在俱樂部沒了,我要是再開一間新的,基本上就是邀請西拉來殺我。」      「你應該說,『再』邀請一次。」山普森並沒有露出笑容。      諾斯不理他,隨手將一塊碎玻璃丟到儀錶板上。「所以你如果冒生命危險來救我,是為了保住工作,那我也沒辦法了。」      山普森一咬牙。「這世界上除了紐約之外還有很多城市。如果你認為我是為了一份爛工作才救你一命,還偷了西拉.雷的車,那你也太不了解我了。」      諾斯瞬間感覺自己是白痴。「抱歉,山普。」      「算了。那些人沒在我趕到之前宰了你,你就該偷笑了。」      諾斯知道山普森說的對,但他一點都不認為自己很幸運¬¬¬。活著和幸運是兩回事,一個人失去了他此生唯一在乎過的女孩,還能說他幸運嗎?      諾斯拿起一瓶雙氧水,倒在山普森粗糙的手上。「我覺得都挑乾淨了。」      「把它包起來就好。」山普森說。「暗黑之子恢復力很強。」      諾斯將一整卷紗布纏在友人手上,直到山普森看起來有那麼點像職業拳擊手。      山普森指向諾斯的臉。「你臉頰上的傷口最好消毒一下,縫個幾針。漂亮小白臉多了疤痕就不漂亮了。」      「是嗎?」諾斯翻開遮陽板的鏡子,表情一僵。他看上去悽慘無比,被西拉揍了一拳之後臉上多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誰曉得呢?我覺得考慮到現在各種因素,我還蠻好看的啊。」      「以漢堡肉的標準來說也許很好看——而且是半生不熟的漢堡肉。快把它縫好。」山普森旋開外用酒精的瓶蓋。「雙氧水用完了,你得拿出男子漢大丈夫的勇氣撐過去囉。」      諾斯從急救包裡找出針,在針上淋滿酒精。他已經做好疼痛的心理準備了。      但在山普森點燃打火機的同時,火光映入諾斯眼簾,他感受到的是全然不同的感覺。酒精刺痛了諾斯的肌膚,而後眼前的世界緩緩消失……      ***      火光觸發了諾斯的預知能力,幻影如潮水般襲來。      熊熊大火……      萊德莉的尖叫聲……      恐懼。      這回,他聽見撞擊聲。      金屬擠壓的聲音。      剎車尖銳的鳴聲。      最後傳入耳裡的聲響,彷彿一隻腳重重踹在他腹部。那是一首歌——《天堂之梯》。      諾斯先前便用預知幻象看出了一些頭緒,但之前的幻象中細節不夠清晰,那一直都是模糊不清的未來。但現在,未來已成現實。      這是他竭盡全力想避免的結果,如果他能早些將線索拼湊起來就好了。      所以到頭來,他並沒有改變萊德莉葬身火海的命運,雖然他將萊德莉從一場大火——媚妖俱樂部的大火——救了出來,但她終會被車禍現場的火焰吞噬。明明想盡了各種辦法,要改變他在夢裡瞥見的未來,最後卻還是失敗了。      我太輕易放棄了,不該讓她和那個混種笨蛋走的。我應該要求她選擇我才對。      諾斯為了保護萊德莉犧牲了一切——他的俱樂部、他的人身安全,甚至犧牲的他的心。現在,他的犧牲全數付之一炬,他壓根就沒保護到萊德莉。      那時候,我直接將她推向另一個男人的懷抱。      我以為他能保護她,我以為他對她而言是更好的選擇——更安全的選擇。      你倒是告訴我,誰才是笨蛋啊?      「諾斯,怎麼了嗎?」山普森問道。      「一切都錯了。」諾斯下顎幾乎動彈不得,但他勉強擠出字句。「她遇上麻煩了,山普。我們現在就得動身。」      ***      找到車禍地點相對容易,諾斯在預知幻象中清楚看見了被大火融化的路牌。「山普,快點,我們時間不多了。」      如果已經太遲了怎麼辦?諾斯心想。      他恍恍惚惚地盯著車窗外,試圖以窗外風景掩蓋烈炎的畫面與萊德莉的尖叫聲。他按著臉上的縫線想感受疼痛,努力用痛苦讓自己分神,不去思考萊德莉遭受的痛苦。      她還沒死。如果她死了我一定會知道,一定會感覺到。      ……會吧?      諾斯按得更用力了。      山普森雖不發一語,但車速默默超過了一百四十公里。不到一個鐘頭,車子便行駛了一百五十公里。      諾斯望見黑煙時,他急得差點從身體裡跳出來。髒污的空氣被風吹入休旅車碎裂的車窗,他們駛近三角錐與照明燈圍住的事故現場,以及閃爍不停的警示燈——高速公路路肩停了兩輛警車、一輛消防車,還有一輛救護車。一位警察站在道路上指揮車流,每位經過的駕駛都伸長脖子想看清車禍殘骸,導致交通阻塞。      諾斯掃視現場,找尋萊德莉的蹤影,或是法醫的藍白廂型車。      沒有法醫。「還沒有」法醫。      山普森搖搖頭。「看起來很慘。」      近看之下顯得更慘了。林克那台本來就破破爛爛的老爺車,如今像錫罐似地被徹底撞爛了,消防隊忙著用水柱噴灑已經融化一半的車身。      山普森將休旅車停到路肩的剎那,諾斯跳了出去,筆直奔向救護車。他屏著一口氣瞄向汽車殘骸——沒有屍體或屍袋,視線所及之處只有焦黑撞爛的金屬、被火焰舔舐的墊襯物,以及破碎的玻璃。      她在哪裡?      兩名急救人員站在救護車後方。      「她還好嗎?」諾斯氣喘吁吁地發問。      其中一人困惑地抬頭看他。「什麼?」      「車上的女孩,她還好嗎?」諾斯重複道。      兩名急救人員交換了個古怪的眼神。「我們到場的時候車上沒有人。這是場肇事逃逸事件,警察已經找過附近區域了,卻找不到駕駛人的下落。你認識車主嗎?」      「對,他是我們認識的一個人。」山普森跑過來加入他時,諾斯說。      其中一位急救人員看到暗黑之子,忍不住倒退一步。所有人看見山普森都是這個反應,畢竟兩米的身高使他看上去像美式足球後衛選手。      「警方在調查車主的下落。」急救人員說。「他們應該會想跟你們談談。」他仔細打量諾斯。「你的臉怎麼了?」      諾斯身體一僵。「打架。」      急救人員狐疑地看著他。      「打了好幾場架。」諾斯補充道。「幹嘛,你是我媽啊?」      那名急救人員望向最近一輛警車。「在這裡等一下。」      那個人一轉身,山普森便將諾斯推往休旅車的方向。「我們得開溜了。我不喜歡普通凡人,更討厭凡人警察。」      諾斯默默同意。看過車禍的慘狀後,他有些慶幸萊德莉不在現場。      她還沒死,如果死了會有屍體。      然而他內心卻有另一部分惴惴不安。      別傻了,老爺車看起來都像燒焦的蝴蝶餅了,那麼嚴重的車禍不可能有人好端端地離開。      只要扯上萊德莉.杜凱,雷諾斯.蓋茲的心情就從來沒有簡單過,現在自然也沒理由變得不複雜。他回到運動休旅車上,摔上車門。「我們必須盡快推測出她的下落。」      「我們先離開這裡,我再來想這件事。」山普森快速倒車、駛離路肩,隨後迴轉,等到警車閃爍的燈光離開視線範圍後才催緊油門。      「放輕鬆點,又不是警匪飆車戲。」諾斯緊抓車門。      暗黑之子瞄了後照鏡一眼。「目前還不是。」      「我們沒做錯事啊。」諾斯說,不過他自己也不甚確信這點。      「是嗎?我們看起來可沒那麼無辜。」山普森盯著眼前的道路。「我的手在滴血,我們的車窗碎了,然後你又一副籠鬥打輸了的模樣。」      「你覺得她有可能自己離開車禍現場嗎?」諾斯問道。他痛恨自己近乎絕望的語調,不願說出心中哀求的話語。      她還活著。她不能不活著。      「我不曉得。」山普森似乎不相信她有辦法自行離開。「他們車尾完全被撞爛了。」他瞥向諾斯。「不過,沒有不可能發生的事吧。」      山普森駛回高速公路時,諾斯注意到路旁某樣事物。某個小小的、毛毛的、不屬於此處的東西。      一隻動物。      一隻貓。      露西貝兒。她彷彿等待他們到來似地端坐路肩。      「快停車。那是林克的貓。」      「她是怎麼一路走過來的?」山普森在露西身前幾公尺處停車。      貓咪動也不動地等他們兩人下車,而後小跑步進入樹林。      諾斯拔腿跟上。「她好像要我們跟她走。」      山普森搖了搖頭。「比較像在逃離我們吧。」      「逃往哪裡?」諾斯提問。萊德莉曾經對他說過,有一次她表妹蕾娜不見了,就是露西引領萊德莉與她朋友找到蕾娜的。諾斯不知道這個故事究竟有幾分真、幾分假,但他知道那隻貓與眾不同。      露西蹦蹦跳跳地跑在前頭,時不時止步確認諾斯與山普森有跟上。諾斯沒興趣追著髒兮兮的貓在樹叢間奔走,但他還是緊追不捨。      如果那隻笨貓當時也在他們車上……那她可能想帶我們去找萊。      等他們跟隨貓咪穿過密集的樹叢,看見林克頹然靠坐在前方一棵樹下時,諾斯的信念開始動搖。那顆可笑的金色刺蝟頭,與黑色安息日樂團T恤——不可能認錯,就是他。林克上方的枝枒多數被折斷了,彷彿他撞斷了每一根樹枝後才終於摔到地上。      就我對他的認識,肯定是頭下腳上落地。      「林克,你在這裡做什麼?」山普森和諾斯穿過矮叢,出聲發問。      林克幾乎沒有動靜。他的皮膚沾了黑灰,一條手臂盡是燒傷,同一側的上衣肩袖也被燒得破爛不堪。      諾斯靠近他,一把揪起林克破爛的T恤。「喂,醒醒。」      林克臉上的表情已經無法用「惶惑」形容了,他睜眼又閉眼,看見諾斯時直搖頭。「啊,好棒棒,我下地獄了。還真給老媽說中了。」      「你沒有下地獄,你在紐澤西州。」諾斯蹲在他面前。「萊德莉在哪?」      聽到她的名字,林克猛然抬頭。「等一下,你也不曉得她在哪裡嗎?」      諾斯全身一僵。這就是最關鍵的問題,沒想到林克和他同樣一無所知。      「我們還想問你呢。」山普森說。      林克揉了揉眼睛,舉起手臂時痛得皺起臉。「事情發生得太快了,我只記得廣播電台開始播《天堂之梯》……然後一台黑色貨車突然闖紅燈,撞上老爺車。」察覺自己話語的含意後,他的臉蒙上了一層陰影。「啊,可惡。我的老爺車。」      「全毀了。」諾斯帶著一絲快意說。      山普森同意地點頭。「你還是不要知道細節比較好。」      林克雙手按住太陽穴。「貨車司機連閃一邊的意思也沒有,簡直像是衝著我們來的。」他用力揉眼睛,彷彿患了此生最嚴重的頭疾。「那之後我只記得金屬被撞爛的聲音,還有萊德莉的尖叫聲。當時到處都是煙,我根本看不到她,我一直叫她的名字卻沒人回應,然後老爺車就起火了。」      山普森仔細檢查林克雙眼。「你還記得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嗎?這裡離車禍地點有好一段距離,我猜你不是走路過來的。」      林克瞇起眼眸,似乎努力想在腦中拼湊事發經過。「我不是用走的,我直接瞬移過來了。」      「你竟然沒帶萊德莉一起瞬移?」諾斯厲聲喝問,絲毫不打算隱藏語氣中的狂怒。      她到底為什麼會選擇跟這個小丑走?      林克搖搖頭。「不是這樣的,我那時候想抓她一起走,可是她不在副駕駛座上。火勢越來越大,我的上衣燒了起來——我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我也沒有要瞬移的意思,可是一回神我就到這個地方來了。」      山普森瞄了諾斯一眼。「我猜是某種自衛機制,夢魔的『戰鬥或逃跑』反應。」      「膽小鬼的反應。」諾斯嘀咕道。「你唯一的任務就是帶她逃離這座城市,結果才過多久——兩個小時?——就變成這樣。你的全力就只有這樣嗎?」      「我當時又沒得選。」林克努力保持專注,但眼前的事物朦朧不清。他向後一倒,雙手按壓太陽穴。      諾斯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扯。誓約戒指就在那裡——它本該如大型火災般閃個不停的。      然而此刻,戒指卻黯淡無光。      三人驚恐地盯著戒指,就連林克也一副想將它扔進樹叢的模樣。      「說不定它壞了。」      諾斯口氣強硬地說:「說不定你天生就是白痴。」      林克翻身側躺。「我第一句話說對了,聽你這個有錢小白臉說話就跟下地獄沒兩樣。」他痛得全身一縮,語調流露的哀愁更甚於痛苦。      「不覺得我們現在很有效率嗎。」山普森說。現在大家都惱了。      雖然敗事的罪魁禍首是那個混種,但諾斯明白事情沒有如此簡單。      林克別無選擇,但我當時有得選。我選擇不去爭奪,我選擇放棄——我為了給她更多追求快樂的空間,而放棄了一切。      至少,我想給她活命的機會。      諾斯嘆息一聲,彎腰俯視林克。「再努力想想,你還記得什麼?當時附近有其他車輛嗎?有人目擊車禍嗎?」      林克搖了搖頭。「沒有,我看到的唯一一台車就是肇事的貨車。它不是我們蓋林鎮的人開的那種破舊小貨車,是那種輪胎很大的花俏貨車,是黑色的福特『迅猛龍』。」      黑色迅猛龍。      山普森盯著諾斯。「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吧?」      諾斯點點頭,不讓自己出聲。      「什麼意思?」林克奮力起身問道。      山普森抓住他手臂,將他一把拉起來,動作快到林克瞬間雙腳離地。「你對那台貨車還有印象嗎?引擎蓋是不是有巨鳥的圖案?」      「對啊。」林克回答。「像《芝麻街》節目的大鳥一樣大。你怎麼知道?」      山普森放開手,林克雙膝無力地踉蹌幾步後,在摔倒前被諾斯扶穩。      「是烏鴉。」諾斯竭力不去思索萊德莉此刻的境遇,以及可能發生在她身上的種種。「那台是西拉.雷的貨車。」

作者資料

卡蜜‧嘉西亞與瑪格麗特‧史托爾

卡蜜‧嘉西亞與瑪格麗特‧史托爾是共同撰寫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首位的《美麗魔物》系列的好友,第一集《美麗魔物》已躍上大銀幕。除了合作的作品之外,兩人也獨立撰寫了各自的作品,並歡迎各位光臨她們的網站kamigarcia.com與margaret-stohl.com。

基本資料

作者:卡蜜.嘉西亞&瑪格麗特.史托爾(Kami Garcia & Margaret Stohl) 譯者:朱崇旻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22-03-15 ISBN:9786263165502 城邦書號:SPB7D000187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