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春節加碼登入賺$1200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白色世紀3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白色世紀3

  • 作者:余卓軒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1-12-16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30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在冰封大地與灰暗天空下,魔物肆意橫行, 倖存的人類要如何在絕境中求生, 並找出延續文明的希望? ★喬治.馬丁 首屆「地球人獎」 唯一獲選者 《英雄聯盟》首位官方簽約雙語作家 余卓軒 史詩幻想三部曲! 【故事簡介】 相傳在舊世界的二十一世紀,有顆隕石毫無預警闖入地球大氣層,墜落於太平洋中央。 衝擊力使地殼板塊與海洋水位起了巨大變化。數年之間,厚重的雲層凝聚於天空,永恆降雪,逐漸將地球密封。全世界平均溫度降至零下,文明相繼滅亡,生命逐一消逝。 從此,世界進入「冰雪世紀」,地球全然轉為一顆白色星球。晝夜依舊,但白天的一切變得朦朧,夜裡的天空則永遠漆黑。 「陽光」成為傳說五個世紀後,人們終於意識到太平洋中央的隕石「白島」乃具生命,迄今消滅文明的魔物都由其增生,所覆蓋的地理範圍正急劇擴張。同時,人類亦找到令陽光回歸的方法。 決定世界命運的最終時刻,即將到來——

內文試閱

  EPISODE 1《離焱》      藍光從魔物弓起的軀體流洩出來,冷煙漫延日痕山的坡面。冰晶般的荊棘圍繞著她一圈圈盤轉,像有生命的籬笆把她自己給圍困起來。但凡爾薩知道這只是假像,任何一刻,魔物都可能發動攻擊。      他往後退了幾步,踩碎冰屑的聲響在腳下響起。他這才發現身旁雪地已全是蠕動的冰棘。      陀文莎的腦袋高掛在魔物那看似頭頂的地方,她的雙眼綻放藍光,和魔物軀體中的光暈以一個頻率閃動。在她腦袋的正下方,也就是魔物的腹部,有個比人還高的狹長裂口,裡頭數不盡的冰齒朝外翻開,又層層向內捲曲,那模樣竟有點兒像是變異的女性陰部。裡頭的銳齒保持著某種怪誕的律動,彷彿越漸強烈的痙攣。      凡爾薩以目光鎖住陀文莎的腦袋,眼角卻試圖捕捉雨寒的動向。      雨寒手無吋鐵,但她勇敢地繞過魔物的身後,緩緩朝一名舞刀使文明的女孩接近。那女孩似乎叫做霞奈,是死去的熾信的妹妹。她因雙腿缺陷無法挪身,在滿是冰棘的雪坡中,緊緊抱著一根斷裂的魂木樁。      「所有的『狩』,都是你分裂出來的細胞吧!?」凡爾薩知道自己必須引開陀文莎的注意力,放聲說:「你襲擊我們,想侵佔我們世界的一切。就是你。白島。」      「重靈本該滅亡,由我全面肅清。」陀文莎發出碎冰似的聲音。已分裂的雙腿高掛在她面孔的兩側,猶如魔物的觸角。蒼白的腿肌上隱約可見墨色血管。      「為什麼?你為什麼這麼做!?」凡爾薩向一旁挪動,把對方的視線牽引開來。忽然他看見陀文莎的面孔再次閃現糾結的線痕。      「散解的分靈,世界的根基。當匯靈為獨一的追求,像是無盡倒竄的龍卷,疾馳循環,演烈無從收束。肅清之始。」      凡爾薩壓根聽不懂她的話。這是白島嗎?還是陀文莎?      她的眼珠子向上翻,像要猛然失去意識,眉間卻壓出深刻的皺結,彷彿幾種衝突的情緒突然炸裂。她的嘴角正以駭人的速度顫動。      「枝葉是……鎖光的關鍵……樹幹才該是彩光的歸宿……它的根部才能……逆轉其存在……」      她在說什麼?她在說魂木嗎?五世紀以來,白島扼殺了世界上幾乎所有植物,從地球生態最根基的地方開始拆解文明。凡爾薩吶喊:「要怎麼做,你才肯放過我們!?」      「無從妥協。重靈逝之,輕靈散解。」在魔物頂上,陀文莎的面孔低垂下來。「她知道。她能感受到。雖過於掙扎,卻能理解,願成器皿。」      凡爾薩愣住了。彷若隔世的記憶突然從腦中閃現:第一次狩軍全面進攻瓦伊特蒙之前,就在所有不詳的預照成形時,縛靈師遭到桑柯夫長老的囚禁。當時雨寒找到凡爾薩一同前往搭救,縛靈師見到他們所說的第一句話是:牠們來了。      「所以妳希望瓦伊特蒙滅亡,是嗎?現在來到下一個文明,妳也想毀滅這裡。」凡爾薩憤怒咆哮:「陀文莎,瓦伊特蒙曾是妳的家!人們拼死保護妳,現在它已經滅亡了!因為妳!」      冰色荊棘猛然甩動,兩道波動從凡爾薩左右襲捲而過。魔物的胸口發出嘶吼,突來的風壓令凡爾薩舉臂掩面。      「你救不了我!」那一嘶吼回到了陀文莎原來的聲音,她的面孔不斷變化,彷彿腦中所有情緒像龍卷般地翻動。「別以為我從未看見……你們相視的目光……」魔物開始前進,利爪撥動著覆雪的地面。      冰棘忽地捲住凡爾薩的小腿,疼痛感刺穿肌理,然而他無動於衷。他只微微朝雨寒點頭,然後怒目瞠視陀文莎的面孔。「我曾對妳有罪惡感……看來我錯了。妳是敵人。」      一條冰鞭甩來。凡爾薩在沒有任何武器的情況下抬手格擋,手臂被「唰——」地一聲捆住,細密的錐刺刮開血紅皮肉。雨寒在此時有了動作。她躍過盤動的冰棘,準備扶起霞奈。      然而不知為何,霞奈竟甩開雨寒的手,不肯放開木樁。      一道冰棘捲住雨寒的腰,將她高高抬起。「雨寒!」凡爾薩吼。她懸於魔物背後的空中,痛苦地哀嚎,血液在腹部慢慢淌開。      「放開她!」凡爾薩想往前走,手腳的冰棘卻扯得更緊,劇痛如刀割。此時冰棘已在雨寒身上繞圈,錐刺扎實地埋入她纖細的腹部。      陀文莎的眸子已轉為永凍冰的乳白。魔物碩大的軀體向後仰,中央裂口獠牙滿佈,朝向天空。雨寒被遞了過來,在它上方不停扭動。「由她喚醒的治癒之靈的纏結體,早應處決。」      凡爾薩不顧手臂上拉出滿滿的血痕,向前掙扎。但他只能眼睜睜看雨寒的身子下沉,下方幾尺之處魔物大口飢渴閃爍。他們都沒有雪靈在身,無從對抗白島的化身。      「住手!」霞奈吶喊。她滿臉是淚,艱難地想起身。      突然凡爾薩的視線被虹光包覆。彩影連帶暖風刷過身旁,他聽見晶體斷裂的霹啪聲響,手腳的荊棘瞬間粉碎。      又一束虹光劃過眼前,燒過拎著雨寒的冰棘,她一個不穩往魔物的口中落去。      凡爾薩毫不猶豫地躍上冰雪凝成的狩臂,飛過獠牙綻放的大口,千鈞一髮之際接住了雨寒。他倆從魔物的側身滾落,被地面盤動的錐刺刮了滿身。      彩光接連襲擊魔物,令牠發出震天怒號。好幾條荊棘爆裂,但更多從牠的背部生成,開始朝四方甩動。凡爾薩看見數名暗白衣袍的身影包圍了魔物。他們舞動虹光包覆的黑色長刀,毫不間歇地對抗甩來的冰棘。      「這裡馬上會成戰場,我們得離開。」凡爾薩試著拆開雨寒腰間的斷棘,它已轉為暗藍,光澤漸失,用力一扯便粉碎。然而雨寒的腹部沁血,痛不欲生。她咬著牙沒吭半句,緊緊摟住凡爾薩。      周圍的舞刀使手持長度不成比例的黑劍,沉著地脈開步伐,寬鬆的袖口露出皮膚上閃動的銀紋。一道道劍刃拉開虹光,劃開雪霧瀰漫的空氣,拆解荊棘防陣。      魔物巨大的手掌遽然前揮,六道利爪掃擊包圍網。有舞刀使以刀刃格擋後被撞飛。其中一名舞刀使則沒那麼幸運,割裂的衣袍分層滑落,胸膛是鮮紅的傷痕。他跪了下來卻未曾退卻,顫抖的雙手把長刀刺入雪地,想堅持鎮守的位置,但又兩道冰棘交叉甩過他的脖子,瞬間斷其首級。      凡爾薩抱起雨寒往外跑,荊棘之陣似乎發現了,朝他們套射過來。凡爾薩迴身閃躲,一次次機敏地避開。      「放下我……你自己逃……」雨寒顫抖地想推開他。      「閉上妳的嘴,長老。」凡爾薩將她摟得更緊,拼命向前跑,此時左右兩旁同時有冰棘拋來。      狹長的黑長刀在空中捲動,套住兩邊的冰棘後以激烈的角度扭轉,使其斷開——是子藤,他護住凡爾薩的身後,面對正在轉身的龐大魔物。      他臉龐上稚氣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殺氣。「你們快走。」子藤的眼中反射虹光,從眼角延伸至頸口的銀紋正在釋放波動般的光芒。他調整持刀的姿態,在荊棘四甩、雪霧激蕩之間竟有種奇特的從容感,彷彿他改變了風暴的焦點,讓自己成了暴風眼。      「霞奈。」猶如一道突發的白色閃電,子藤奔向抱著木樁的女孩的方向。他所經之處掀起一陣冰晶殘屑。      凡爾薩明白了子藤的去向,便轉頭繼續朝反方向奔馳。終於他闖出了魔物的範圍,朝下坡滑落數尺。他回頭看見大約八九名舞刀在雪塵紛飛的斜坡上與魔物作戰。凡爾薩立刻將雨寒安頓在雪地,發現她從胸部到大腿一片鮮紅。他的身子也沾滿了她的血。黑髮女孩疼痛地喘著氣,眼角含淚。      「癒師——癒師!」凡爾薩東張西望,卻發現他們所在之地四下無人。微風吹拂在斜坡上,捲起淡淡的白塵。作戰的聲響彷彿在非常遙遠的彼方。      他絕望地朝下坡處遠瞰。在日痕山接壤外領地的陸橋一帶,所有奔靈者渺小的身影都被擋在那兒,被舞刀禁止前來。      一切都遲了。      舞刀使文明之中沒有癒師,而雨寒無法治癒自己。      凡爾薩不知所措,全慌了。世界彷彿變得無聲,聽覺蒙蔽,感知歸零。      「沒關係……」雨寒的聲音把他拉回了現實。伴隨她凝視而來的目光,呼嘯的風聲、人群的叫喊再度出現在聽覺邊緣,但感覺很遠,很遠。凡爾薩不敢眨眼,緊盯著她。年輕的長老眼中滿是淚水,她抬起手,拉住凡爾薩的袖子,虛弱地說:「我做了壞事……我沒有想殺死她……我沒有想要拋下他們……」      「別說話。」凡爾薩不知所措,只能握住雨寒的手。「你等著。我現在就去下面找安雅兒——」      「來不及了……」雨寒握緊他的手。女孩面部的血色已無,雙唇像是白化植物般的槁灰。「他們太遠了……我知道。」      「妳傷勢太重了!我得想辦法找癒師!」      然而雨寒並未放手。「你陪著我就好了……這是長老的……命令……」她慢慢閉起眼,淚珠沿著臉蛋滑落,眼角因為劇痛而抽動。      凡爾薩卻發現自己的手抖得比她還嚴重。「妳別開玩笑!我們就只有妳一個長老,妳出了事,瓦伊特蒙該怎麼辦!?」      「不應該……是我當長老的……如果是亞煌領導我們,不會像現在這樣……」雨寒啜泣著,喉間吃力地搏動。「他們都死了,所有的居民……我拋棄了他們……都死了……」      凡爾薩驚慌地看著女孩身旁的白雪緩緩化為紅色漿液。      「艾伊思塔……她跟那些居民在一起……」眼淚不斷從雨寒眼底流淌。「我拋下她……拋下所有人……都死了……」她止不住哭泣。      凡爾薩捧著女孩的頭,跪在血泊裡。他的胸口一陣絞痛,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眼底也湧現了淚水。      遠方炸現激烈的彩光。舞刀使已形成虹光陣,讓光波在長刀之間傳送。凡爾薩抬頭,看見遠方一波波虹光攻勢正在潰滅魔物的身軀。陀文莎原本的肢體部位也被砍為碎片,化為一絲絲的肉片。      子藤避開巨爪,闖入魔物胸前,其他的舞刀使朝他拋來熾熱的虹光。子藤旋動身子承接伙伴的虹光波,將它們一道接著一道崁入魔物的軀幹。眾舞刀使不斷射去能量,子藤則冒險成為攻擊中樞。魔物無從反擊,冰齒化為四散的碎屑,硬雪身軀逐漸潰裂。      最終魔物遽然炸開,僅剩的幾條冰棘在遠方抖動片刻,便在崩解之中沉寂。      「雨寒……」凡爾薩挪回視線,看著女孩彷彿沉睡的臉龐。      她再也沒了動靜。      他捧著她的臉,張開口,想喊什麼卻發不了聲,一股哽咽死死地卡在胸口。他以額頭緊貼雨寒冰冷的額頭,緊閉雙眼,淚水落在女孩臉上。「哈啊……」凡爾薩禁不住啜泣。      當所有感觀都被剝奪,聽覺的邊緣似乎有腳步聲從雪地逼近。      「——隆川,請放我下來!」有人聲傳來。      凡爾薩抬頭,看見一名高壯的舞刀使背著方才在木樁邊的霞奈。      女孩落地,蹣跚走來,跪在雨寒的身旁。      「她還有呼吸。」霞奈觸摸雨寒的脈搏,臉頰貼近她的口鼻處。      高壯的舞刀使也蹲了下來,檢視雨寒滿目瘡痍的腹部,搖搖頭說:「這是致命傷,已失血過多。就算帶她下去醫療處,也於事無補了。」      「但她是為了救我……」霞奈哀傷地觸摸雨寒的額頭。凡爾薩看到霞奈的臉上同有乾凅的淚痕。更多舞刀使來到他們周圍,包括子藤。他們震驚地盯著瓦伊特蒙的長老。      霞奈彷彿在猶豫什麼,隱隱瞥視身旁的眾舞刀使。      然後她抿住了唇,彷彿下了決心般輕吸口氣,捲起袖口,露出了懸掛在左腕的黑晶手鐲。      眾舞刀使瞧見後都露出詫異的神情。有幾位發出尖聲的驚嘆,彷彿見到比方才的魔物更加邪惡的東西。      「霞奈,妳怎麼還留存這東西?」某位武刀使以非難的口吻說道。      「這是詛咒之物,妳應該最清楚。」另一位武刀使也開口。「這東西早應該全數消毀,妳竟有所私藏——」      但他們被子藤給擋下。      「做吧,霞奈。救起她。」子藤靜靜地說。他的面容也滿是哀傷。      凡爾薩懷著困惑和震驚,目光飄晃在兩個女孩之間。      霞奈抿緊唇,取下手鐲。她將它挪向一旁的白雪地,開始說出某種禱文。

作者資料

余卓軒

奇幻/科幻作家,中英文漫畫/遊戲/影視編劇。 知名遊戲《英雄聯盟》官方正式簽約雙語作家,發表《弓箭與苦無》及《光影之間》兩篇作品。 二○一八年獲得喬治‧馬丁(《權力的遊戲》原著作者)創辦的首屆「地球人獎」,由馬丁贊助赴美參加文學營。原創文學作品包括《真理的倒相》(曾獲角川輕小說大賞之銀賞),《軌跡》(奇幻基金會青龍獎佳作),以及長篇小說三部曲《白色世紀》等奇幻作品。 擔任原創「科幻共同世界」系列小說《光淵》的故事監製,創作磅礴的世界觀,與三位科幻作家以及概念畫師團隊共創數部作品。負責撰寫該IP小說《黑曜天空》及《塵埃邊境》。 擔任原創科幻/奇幻漫畫《極裂世界》(Split Earth Saga)的編劇和世界觀創建,與兩位畫家共創獨特的未來冒險故事。英文版在全球最大眾籌平台Kickstarter 募資成功制作。非文學創作包括《平台革命》,繁體版銷售近2萬冊,簡體版銷售20萬冊。 同時擔任諸多幻想類型動漫、遊戲、影視項目的編劇,內容顧問,及世界觀架構師。 Facebook : 余卓軒

基本資料

作者:余卓軒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21-12-16 ISBN:9786263161870 城邦書號:SPB7D000178 規格:膠裝 / 單色 / 38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