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一品仵作(六)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一品仵作(六)

  • 作者:鳳今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1-06-10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本書適用活動
新書推薦75折起!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從前有個人,死後化魂,再世為人,卻還記得前世之事,那人就是我。」 暮青道,前世今生,在她口中不過幾句話。 ★瀟湘書院超過2000萬點閱率、4萬名讀者收藏! ★榮獲2020揚子江網路文學作品大賽二等獎及最具影視改編潛力獎! ★瀟湘書院金牌作者《傾城一諾》「鳳今」最新巨作,顛覆傳統刻板印象,打造東方版古代女福爾摩斯探案錄!微表情專家+法醫博士重生到古代探案查證,全場高能毫無冷場!賤籍毒舌高冷女仵作,靠專業征服天下! ★搶先出版繁體版,收錄完整劇情、作家獨家台灣序言! ★故事高潮迭起、結構嚴謹、文句優美,作者的用心,你看得見! ※故事介紹 // 她是愛恨分明至情至性的女子。 他若傾半生心力謀國,或許需要傾一生心力謀她。// 暮青查案查到了恆王府上! 步惜歡正是出自恆王府,這是要把髒水潑到他頭上, 用步家人通敵賣國的藉口動搖政局,趁機廢帝! 他絕不能被扯進來,此案需結,甚至需要找一隻替罪羊── 那一刻,她懂了何為政治,何為犧牲,何為保全。 步惜歡一直覺得暮青待他之心不如自己真誠濃烈, 今日等到她情願放棄一生準則、就算得陷人於罪也要保他,他卻不願意她受委屈了。 而這世上還有一個元修,同樣不允許暮青維護正義的堅持被玷汙。 在她不知情時,有殺母之仇跟奪位之礙橫亙期間、 世上最不可能攜手的兩人,竟一起為她擋風遮雨。 她終於明白,若要天下真正安定,公理昭彰,她該走的就是權謀之路。 既然所愛的是人間帝王,那她自己也當成王,堂而皇之登上頂峰與他並肩。 她可因心悅傾盡一切,但若對方背叛,她亦無人能攔! 願為他披一身戎裝,換他去那身龍袍, 三宮六院,只她一人,如此一生,白首不離。 瀟湘書院金牌作者「鳳今」最新力作! ※讀者好評不斷 .「描寫細膩,從驗屍的科學性,到微表情的觀察表述,再到犯罪心理學的探究,加之暮青為所愛之人而改變的心理歷程,多個角度的描述,使暮青這個人物的性格更加鮮活,非常好看!」 .「作者文筆好,文字功底深,情節精采引人入勝,真是一部不可多見的好作品啊!」 .「寫得太好了,故事內容相當有趣,感覺比其他的穿越作品還好看,真的真的很棒。」 ※經典佳句 .「人生在世,總有理想,販夫走卒,帝王將相。就像每個帝王都希望能成為明君一樣,我只願我能不負一生所學,求一世天下無冤。。」 .「我不贊成殺人,那有違我所受的教育,但你所受的教育與我不同,所以我認為你狠毒不代表你有錯。你無需在意我的想法,我不喜歡將我的想法強加於人。我不贊成殺人,我自己去做便可,不求別人也做得到。你即便做不到,我也不認為你有錯,只要這井裡埋著的不是無辜百姓,你便不會是暴君。」 .「承諾就像戀愛,有的人總擔心戀人出軌,恨不得日日看得牢牢的,殊不知,他若是那多情之人,看也看不住,他若是不是那多情之人,又何需去看?」 .「天下無戰事與天下無冤,只怕是自古最難之事。」 .「戀愛使人智商為負!她不能想像她智商為負的樣子,也不允許這種慘劇發生在自己身上。」 ※讚譽推薦 專欄作者:說書人柳豫

目錄

第一章 計逐使節 第二章 舌戰學儒 第三章 火燒軍營 第四章 立威特訓 第五章 計揍驍騎 第六章 紅衣女屍 第七章 第二凶手 第八章 成親之禧 第九章 山莊血案 第十章 宿敵爭鋒 第十一章 連環命案

內文試閱

  閣樓裡,步惜歡擱筆,取來奏本擺好。      奏摺寫好了,需暮青謄抄一份。      但人一去不回,也不知做何事去了,步惜歡只好取來手劄翻看。這些日子,他來都督府常取手劄看,越看對她的身世越好奇,可百日未過,他只好等著。      看著看著,步惜歡就入了神,聽見腳步聲時,他笑道:「回來了?還以為妳——」      話未說完,聲音就戛然而止。      樓梯口的光很暗,少女從燭光明影裡走來,淡赭高襦鳳繡帶,牡丹羅裙一色裁,小樓無花,那裙下卻宛若生著萬千宮牡。她脂粉未施,青絲簡束,清卓猶在,一襲紅裝卻豔絕千秋。      步惜歡失了神,暮青端著花托走來,面頰微紅,顯出些許女兒嬌態。「我不太懂這些……」      她指的是梳妝打扮。      見步惜歡仍舊失著神,暮青微窘,把花托往桌上一擱,扭頭就走。「還是換回來吧。」      步惜歡急忙將人拽住,他平時一副懶到骨子裡的樣子,力氣卻頗大,暮青一跌便跌入了雲團裡。      步惜歡笑問:「青青,這可是真的?」      「假的!我本想拿給你穿的。」暮青口不對心。      「娘子美極,哪需為夫來扮女子?」步惜歡由衷地嘆了聲,隨即起身,將暮青抱到了梳妝檯前。      說是梳妝檯,其實只是張雕桌,上頭放了面銅鏡。      步惜歡道:「坐好。」      暮青回頭,見他端著那盛著胭脂水粉、金箔花鈿的托盤來到梳妝檯上,對著銅鏡端量起她來。      他為她鬆了髮,輕梳兩鬢,細挑千絲,攏雲鬢,簪金釵,綴步搖,點妝花。他以水化黛為她畫眉,以指蘸膏為她點脣,一片金箔花鈿吹在眉心,他執筆挑起朱砂在那金箔上畫下花蕊後擱筆對鏡,只見鏡中少女神若月沉寒江,豔若紅霞映塘,暈暈嬌靨,驚為天人。      原以為她清冷如霜,只有素淡顏色才襯她,未曾想豔麗之色加身猶如新婦,別有一番韻味。      「來人!取兩張紅紙,把朕今夜回宮的衣袍拿來。」步惜歡忽然道。      暮青問:「紅紙?」      步惜歡啄了口暮青的臉頰,她果然不再問了,瞪了他一眼就看奏摺去了。      奏摺的大意是,春娘案鬧得人心惶惶,唯有公開案情,方能一撫民心,二撫軍心。      為了安撫軍心,朝中必定放榜還水師一個清白。      暮青謄好奏本後,月影剛好回來,步惜歡將她又帶回梳妝檯前,取來筆墨紅紙,寫道:「婚書……」      暮青頓時怔住。      步惜歡笑道:「我那舅兄不好相與,誰知日後大業得成,他會不會反悔,還是寫一份存住為妙。」      暮青怔怔地望著那兩張紅紙,看著步惜歡用蒼勁的筆力寫下兩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她的生辰八字他竟然知道,也不知是何時查的,又記在心中多久了。      名字、生辰八字,一份聘婚書,一份答婚書,媒人和主婚人的名姓空著,父母的名姓裡他只寫了母親白氏,她的父母卻都寫了,她親眼看著他寫下爹的名字。      父:暮懷山……      燭火照著桌上的胭脂水粉,暮青忽然便想起江南家中那箱被她鎖起來的胭脂,十歲那年起,一年買一樣,爹為她攢著嫁妝,盼她嫁人時用。那時,她不知自己何時能嫁人,爹過世後,她覺得此生興許難有這一日。      可是今夜,她穿著戲裡的嫁衣,有人為她綰髮梳妝,親筆寫婚書。      爹若在世,想必開懷。      步惜歡擱筆時,見暮青坐在鏡前,兩行清淚,打溼了嬌妝。      自從初見,她從江南走進西北,從西北走進朝堂,女扮男裝,官及三品。世間再無女子如她這般,他卻只看見她以清冷為甲,以冷硬為刀,從不對人坦露內心的柔軟。今夜,她對他流露,他卻只覺得刺痛。      「青青,爹娘若在世,必為妳我歡喜。」他道。      暮青低頭,朱脣如櫻,笑顏甚美,她看著婚書的落款——大興元隆十九年三月十六。      她將日子記在心裡,便要收起答婚書,步惜歡按住她的手,把兩張婚書都收入了懷中。「還沒蓋官印呢。」      「盛京府?」暮青問。      「盛京府的官印豈能蓋妳我的婚書?」他笑道:「妳我的婚書要蓋國璽。」      暮青無語,這人來真的?      步惜歡換上龍袍,將暮青牽到榻上坐下,問道:「婚書有了,娘子可願與為夫喝一杯合巹酒?」      屋裡有酒,是除夕那夜剩下的宮釀,擱在衣櫃底下。步惜歡斟了一小盅,沒有紅綢,沒有蓋頭,他卻問:「妳我是否先拜個堂?」      暮青坐著不起。「沒有高堂,如何拜?」      步惜歡尋來兩把闊椅擺到窗臺對面,將婚書擺了上去,回頭笑看暮青。      暮青算是知道他多想拜堂了,只好起身。      兩人面朝窗子,相攜而跪,拜過天地,再拜婚書,夫妻對拜。這一拜,漫長如半生,抬首時,男子眸底如含星火,爛漫醉人。      他道:「娘子。」      暮青只笑不應。      步惜歡不肯作罷。「妳結拜時可是叫了兄長的,如今可該叫聲夫君?」      暮青聞言有些恍惚,一日之間,她有了親人,有了愛人,人生有時真是如夢如幻。      「還沒喝酒。」她道。      「好,娘子且安坐。」步惜歡笑著搬來圓凳,將酒盅放到凳上,坐到一旁牽起兩人的衣角結成雙結。他身著大紅龍袍,她的裙角繡的是鳳穿牡丹,龍鳳相纏,再也分不出哪是龍哪是鳳。      隨後,兩人交臂,佳釀入腹,五臟皆暖。      暮青望著空空的酒盅,失神之時,步惜歡解開衣角,將盅擱到床下,他的那只盅口朝下,她的那只盅口朝上,而後笑吟吟地道:「古禮有云,合巹禮畢,當以盞一覆一仰,安於床下,寓之男俯女仰,陰陽和合。」      「……」      「合巹禮畢,娘子可否該喚夫君了?」      暮青耍賴。「你還是雌伏好些。」      步惜歡不中計。「娘子有此好,為夫必當滿足,今夜洞房花燭,為夫理當先振夫綱。」      暮青挑眉,見步惜歡為她將簪釵步搖取下,又俯身為她脫鞋,不由問道:「這就是振夫綱?」      步惜歡握著繡鞋笑答:「大丈夫不拘小節。」      隨後,他放下床帳,帳中燭光沉黃,兩人對坐,他笑道:「春宵一刻,該歇了。」      說是歇息,兩人同被而臥後卻都沒動,步惜歡取了一縷髮絲,又勾來暮青的一縷青絲,仔細地繫在一起後,滿足地長嘆一聲。      結髮共枕……      今夜她一時興起,以為他也是一時興起,沒想到他會為她綰髮梳妝,親寫婚書,更沒想到他會與她拜天地,行合巹禮,連結髮共枕都沒落下。事出突然,沒準備的沒有辦法,而能行之禮,他一樣也沒有疏忽。      暮青望著步惜歡滿足的神情,知道他是認真的。      「為夫尚有一事未能滿足,還望娘子成全。」步惜歡看向暮青。      暮青問:「洞房?」      步惜歡戲謔地道:「娘子想要洞房,也得先喚聲夫君不是?」      這聲夫君對暮青而言可比叫她說句洞房難多了,她搜腸刮肚地想藉口,步惜歡笑了聲,把她擁入了懷裡。      閣樓廊下,月影道:「時辰到了,主子該回了。」      月殺沒出聲,意思很明顯——想找死你就去。      許久後,閣樓裡,步惜歡下了榻,暖肌俊骨,玉背生輝,燭光下附著層薄汗,紅袍一展便將其遮了。      暮青掀開半邊帳子,肩頭落著紅梅。「你總忍著,對身子不好。」      步惜歡打趣道:「娘子比為夫還急。」      暮青面色微寒,她是為他的身子著想。      見她惱了,步惜歡這才斂起笑容,坐到榻旁輕撫她的髮,這髮絲剛剛與他的結在一起,他有多捨不得解開,就有多珍惜她。「青青,我不想苛待妳,也不能。妳是我的髮妻,當國書相聘,國禮相迎,天下為媒,四海為證。」      「那要等到何時?」他有此心,說不感動,那是自欺,可她更怕他傷身。      「再等一年,水師觀兵大典那日便是動手之時。」步惜歡頭一回透露此事。      這些日子,朝中正為兩件事忙著,一是為他選后,二是為狄部選王妃。一國之母如若暴斃,元家必細數他荒淫無道之行徑,藉機廢帝。      元修回邊關是因為知道元家起事沒他不行,故而設法拖延,並盯著關外。      呼延昊圖謀草原之心未死,圖謀青青之心未死,一年後觀兵大典之時,呼延昊會親自來大興迎娶王妃,想阻止青青送嫁,只能那時動手。      那時,元修會領兵而回,各方雲集盛京,必有一場大亂。      「哦。」暮青把帳子一放便轉過身去。「那你想聽我改口,還要等一年。」      「心可真狠。」步惜歡幽幽地嘆了聲,瞥見桌上還剩了張紅紙,心中不由一動。      暮青在帳中聽著聲響,聽見腳步聲遠了又回,以為這廝要說些情話再走,沒想到他坐在榻邊不知搗鼓什麼,少頃,他掀開帳子看她了一眼,隨後便悄悄地走了。      暮青聽見腳步聲遠去了放才回過身來,目光往枕上一落,忽然覺得鼻頭發酸。      枕旁放著一物,是一張大紅的剪紙——囍。      *      城門街道兩旁擠滿了百姓,盛況一如西北軍還朝受封那日,時隔一旬,將士們啟程赴邊,士氣昂揚。鎮軍侯元修率麾下將領和五百精兵面朝長街,在他身旁的還有穿著驍騎營將軍戰袍的季延。      季延今日上任,要前往驍騎大營。      眾人聚在城門口,似在等人。      一刻後,長街盡處有人馳來。      來的有百人,軍容如鐵,竟不輸西北軍。率人而來的是名少年,盛京百姓經這兩日可算識得了他的容顏。      暮青在城門前勒馬,與元修遙遙相望,男子一身烈袍銀甲,威如昨日,卻少了些爽朗,多了些深沉。      阿青……      元修定定地望著暮青,這一聲卻埋在了心裡。      「要走了?」      「嗯。」      兩人見了面只是一句簡單的言語。      長久的沉默後,他問:「他們幾個,妳打算留著?」      「留不留得下來,看練兵的情況。」暮青知道元修問的是那些西北軍老將。      又是長久的沉默。      不知從何時起,兩人之間似乎只能說這些了。      「那些是何物?」暮青打破沉默,看向了隨軍押運的鐵皮馬車。      「撫恤銀。」元修道,西北軍被貪的撫恤銀他要帶走,沿途親自發下去。      暮青皺起眉頭。「隨行的將士只有五百來人,押運撫恤銀兩,是否險了些?」      「魯大會率大軍來接,這會兒已到越州了。」元修看著暮青擔憂的樣子,心裡好受了些,但還是忍不住問:「怎麼,這些事他沒跟妳說?」      暮青反問:「你不也沒說?」      元修冷笑,他倒是想說,她那日隨巫瑾走了,他哪有機會?她與誰走得近,平日裡做些何事,不也是從不與他說?      比方說此時,她就在他面前,卻不知為何覺得隔著千山萬水。她在他心裡越埋越深,他卻已走不近她。      阿青,我們何時如此疏遠了……      元修想問,卻不知為何,問出口的依舊是別的話。「選后之事呢?妳知情嗎?」      暮青一愣,選后?      元修見她不知情,頓時怒火中燒。他想將她罵一頓,讓她看清君恩寡薄,可在城門口,這些話卻不合適說。      「行了,別怔著了。」元修沒好氣地道,他見不得她傷懷,也做不出背後捅刀子的事,有一說一。「這回去西北,盯著關外只是其一,拖延選后也是其一。」      他只希望她知情,但那人為她所做之事,他也不屑隱瞞。胡使一離京,那人便猜出朝中該為他選后了,他們密謀了此事,他離京赴邊關,一可拖延選后,二可將撫恤銀沿途發下,了結這樁心事。      說到底,此番離京是君臣互惠,這場互惠,他為了江山和她,他為了西北軍和她。      他們心裡都有她,都不願放手,君臣互惠遲早要演變成君臣較量。      元修打馬望向城門,眸光如寶劍鋒刃,此去西北,他自有安排。      暮青並無傷懷之感,以她對步惜歡的瞭解,他昨日在馬車裡逗她穿紅袍,興許就有與她成親之意,只是沒想到她會答應,故而昨夜才有那般驚喜的神情。      如今,他們的婚書蓋著國璽大印,日子在前,她便是他的髮妻。立后詔書上,他不想寫別家女子的閨名,婚書也不想先許他人,其實他才是那個在乎的人,比她還要在乎名分。      「走吧,我要回水師,正好與你們同路,一起出城。」暮青說罷,率兵先一步馳出了城門。      可元修沒跟出來,暮青到了城外勒馬回望,見百輛大馬車緩緩地出了城,趙良義和王衛海護衛在前,元修獨自留在城門裡,戰馬旁立著一人。      那人小廝打扮,雙手高舉過頭頂,手中呈著封信,一瞧那纖細的手腕就知是個女扮男裝的丫鬟。      元修沒接信,只與丫鬟說了句話,便馳出城來。      冷風蕭蕭,長街兩旁滿是相送的百姓,丫鬟站在街中,神色惶恐,顯得孤零零的。      暮青猜丫鬟是寧昭郡主的人,元修回朝受封,元家本要逼他娶妻,卻因他自戕而耽擱了,如今婚事未訂,他又要走。寧昭郡主不便自己出面,派個丫鬟來送封信也在情理之中。      「別看了。」元修到了暮青面前,沉聲道:「走吧!」      說罷,馬鞭一揚,男子策馬先行,只留下一道高俊的背影,銀甲雪寒,長袖獵獵,晨風一拂,染了京天。  

作者資料

鳳今

鳳今 瀟湘書院金牌作者,溫柔多情的雙魚座O型。 因喜愛玄學而動筆寫下《傾城一諾》。 文字細膩卻不矯揉造作,劇情引人入勝,下筆前會構思並塑造完整的結構。面對不理解與枯燥的寫作生涯,就是努力堅持下去。

基本資料

作者:鳳今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1-06-10 ISBN:9786263010062 城邦書號:SPB7F000267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