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社會科學 > 政治
地理的復仇:一觸即發的區域衝突、劃疆為界的地緣戰爭,剖析地理與全球布局終極關鍵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地理的復仇:一觸即發的區域衝突、劃疆為界的地緣戰爭,剖析地理與全球布局終極關鍵

  • 作者:羅柏.卡普蘭(Robert D. Kaplan)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21-04-29
  • 定價:480元
  • 優惠價:79折 379元
  • 書虫VIP價:37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6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麥田《看得見的人類大遷徙》延伸書展 3本75折
  • 2021人文社科展,5折起

內容簡介

當人類輕視天塹地障,便是地理復仇之時 ○●○●○●○●○●○●○●○●○●○●○●○●○●○●○●○●○●○● 頂尖國際政治專家卡普蘭 出入東西、穿梭古今,剖析地緣政治宏觀力作 ★專文導讀 張登及/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臺大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副院長、中華民國國際關係學會副會長 ★專業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列): 任天豪/政大人文中心兼任副研究員 杜念中/獨立研究者 袁 易/政治大學國際關係中心研究員 黃介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 閻紀宇/《風傳媒》執行副總編輯 「地理,那個溫和的命運、那雙隱藏的手,將如何影響我們的未來?」 國際觀察家卡普蘭為我們展開一張版塊分據、勢力縱橫的國際關係輿圖。他不懈地遊走於世界四方,落實行萬里路的實地踏查精神,結合其淵博精深的地緣理論基礎,提出對全球政治、社會、勢力角逐的精闢分析。本書旨在重申「地理因素」於國際局勢中的核心位置——天然環境極為重要,卻常遭忽視。作者由近現代各大地理學家與地緣政治思想家的發現、理論及視野為起點,一路追探地理思維的轉捩衍變,更以生動筆法及第一手經歷,帶領讀者前進世界各處角力地帶的熱區,逐一檢視各大文明國家的氣候、地緣、鄰界、實體生活風景。他直接面對紛爭,妙析全球區域危機及轉機,以過往為師,盱衡當下乃至未來處境,更行遍歐洲、俄國、中國、印度、土耳其、中東阿拉伯世界、巴爾幹半島、美洲大陸等地,預見下一輪國際勢力衝突迴圈或共生和解的可能景象。他亦強調了台灣的關鍵戰略地位,以及做為「不沉航母」的樞紐力量。 本書最終揭櫫一項永遠無法撼動的事實:要掌握全球的未來,必得從地理、自然條件、國界劃定等實際面來衡量審視,再次向地球村主義者證明,地理界線乃是不可逾越的環境決定因子,塑造人類政治、軍事、經濟、貿易、文化的命定處境。 「我們愈是關注時事,個人及其選擇就更重要; 我們愈是觀察數百年的歷史演進,就愈發發現地理的重要。」 ——重磅現身,重返偉大學者的理論與時代—— (依書中登場順序排列,未全列): ▲摩根索(Han J.Morgenthau)/美國國際關係學者 ▲赫勒敦(Ibn Khaldun)/阿拉伯穆斯林學者、被譽為中世紀最偉大的思想家之一 ▲史派克曼(Nicholas J.Spykman)/美國地緣戰略學家、「圍堵政策」教父 ▲以撒‧柏林(Isaiah Berlin)/著名英國思想家 ▲麥克尼爾(William H. McNeill)/美國歷史學家 ▲麥金德(Halford J. Mackinder)/英國地緣政治家 ▲哈濟生(Marshall G. S. Hodgson)/伊斯蘭史學家、社會思想學者 ▲史特勞斯—胡培(Robert Strausz-Hupé)/前美國外交官、地緣政治理論家 ▲史塔克(Freya Stark)/探險家、遊記作家 ▲湯恩比(Arnold J. Toynbee)/英國歷史學家 ▲馬漢(Alfred T. Mahan)/美國海軍戰略思想家 ——擴前人所未發,言人所未言—— ▎美國該如何面對三大地緣政治難題: 歐亞大陸在中東心臟地帶陷入混亂、中國超級大國勢力崛起、墨西哥陷入嚴厲困境 ▎所有當下即使看來恆久、強大的政權,其實也是一瞬即逝 「歐庫梅內」(Oikouménē)的歷史、「中歐」概念如何被發明與感知? ▎人們的地理意識為何喪失?地緣政治如何重要? 地理與思想潮流、歷史改變密不可分。闡釋地理學的知識,才能更接近了解真實世界的運作 ★各界佳評 ▲卡普蘭總是能言人所不能言,著作等身,早已奠定其當代最偉大地緣政治作家地位,本書只是再次確認這項事實。 —《國家書卷評論》 ▲作者提出了一個全球式的新視角,如百科全書般豐富。 —《紐約客》 ▲作者筆下的地理和歷史觀,可以讓我們更輕易地了解,什麼叫做「好的」地緣政治論述。 — 任天豪/政大人文中心兼任副研究員 ▲卡普蘭像是位苦行僧,帶著當代和古代的地圖,以及早已退流行的歷史書籍,在世界各地勘查。全書引經據典,但他不賣弄,觀念與現實交錯穿插對比,每每發人之未發,令人驚豔,引人入勝。 — 杜念中/獨立研究者 ▲新的「大航海」史觀,是不是棄絕了歐亞大陸,卻未贏來夢境中自由的海洋?恢復「地理意識」是台灣當務之急,本書必讀。 — 張登及/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目錄

推薦語 任天豪、杜念中 導讀 地理:命運的鎖鏈,自由的航標 張登及 序言 邊界 第一部份:先驅視野 1. 從波士尼亞到巴格達 2. 地理的復仇 3. 希羅多德和他的後繼者 4. 歐亞大陸地圖 5. 納粹的扭曲 6. 邊緣地帶理論 7. 海權的誘惑 8. 「空間危機」 第二部分:二十一世紀初的地圖 9. 歐洲分立的地理 10. 俄羅斯與獨立心臟地帶 11. 強權中國的地理 12. 印度的地理困境 13. 伊朗樞紐 14. 過往的鄂圖曼帝國 第三部分:美國的命運 15. 布勞岱爾、墨西哥與大戰略 後記 邊界取代國界 致謝

內文試閱

  序言 邊界      了解現在,並就未來提問,最好的地方就是在當地盡可能慢慢旅行。      第一排的圓頂山陵出現在地平線上,從伊拉克北部的沙漠緩緩向天空攀升,最後成了一萬英尺高的峻嶺,覆滿著橡樹。我的庫德族司機回頭望望那片廣袤的餡餅皮般的平原,鄙夷地罵了一聲:「阿拉伯斯坦。」然後,他向前望著群山,喃喃而言:「庫德斯坦。」臉色也隨即開朗起來。這是一九八六年,薩達姆.海珊(Saddam Hussein)令人窒息的統治如日中天之時,可是我們一深入到監獄似的河谷和險惡的坑穴時,無所不在的海珊告示牌肖像突然消失了。伊拉克士兵也不見蹤影。取代他們的是戴著頭巾、穿著鬆垮長褲和腹帶、披著子彈帶的庫德族軍事部隊(peshmergas)。根據政治地圖,我們根本沒有離開伊拉克。但是群山已宣告海珊的統治到此止步——要以最極端的措施才能克服此一限制。      到了一九八○年代末期,海珊痛恨這些山巒數十年、數百年來賦予庫德人的自由,他發動對伊拉克庫德斯坦全面攻擊——這就是惡名昭彰的「安法戰役」(Al-Anfal campaign)——殺害約十萬名平民。群山明顯擋不了海珊的大軍,但它們卻是這齣悲劇大戲的背景。由於庫德斯坦有高山屏蔽,它現在才能在相當程度上脫離伊拉克國家管控。      高山乃是一股保守勢力,經常保護在它內部的本土文化,對抗困擾平地的強勁現代化意識形態,即使它們提供馬克思主義游擊隊和毒梟集團當避難所。耶魯大學人類學家詹姆斯.史考特(James C. Scott)寫道:「山地人經常被認為是落跑者、逃犯、孤獨的社群,在過去兩千年逃躲國家在流域地區推動的項目之壓迫。」尼古萊.西奧塞古(Nicolae Ceausescu)的史達林主義政府其實就在平地凌虐老百姓。我在一九八○年代幾度訪問喀爾巴阡山地區(Carpathians),很少看到集體化的跡象。號稱中歐後門的這些山區,舉目所及大多是木屋和天然石屋,少見水泥和廢鐵等羅馬尼亞共產主義愛用的物材。      環繞羅馬尼亞的喀爾巴阡山脈,其實同庫德斯坦的大山一樣都是邊界。從西邊、暨無趣又宏偉的空曠匈牙利草原生物聚落——其特色是煤黑色的土壤和檸檬綠的草原——進入喀爾巴阡山脈,我開始離開前奧匈帝國的歐洲世界,逐漸進入經濟上較貧困的前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領地。西奧塞古的東方專制主義,遠比匈牙利隨興拼湊的大雜燴共產主義更加高壓,就是因為得助於喀爾巴阡山脈的屏障。      不過,喀爾巴阡山脈並不是無法穿透。數百年來,貿易商穿梭往來、生意鼎盛,他們帶來的商品和高度文化,使得極度類似中歐的風味能夠在布加勒斯特(Bucharest)和魯士(Ruse)等城市生根。但是大山的確構成無法否認的漸變,它一路往東迤邐而去,最後止於阿拉伯沙漠和卡拉庫姆沙漠(Kara Kum)。      一九九九年,我從裏海西岸的亞塞拜然(Azerbaijan)首都巴庫(Baku)坐上夜間航船,前往東岸的土庫曼柯拉斯諾佛狄斯克(Krasnovodsk),西元三世紀薩珊王朝波斯人(Sassanid Persians)稱之為突厥斯坦(Turkestan)的起點。一覺醒來,迎面而來的是貧瘠、陰暗的海岸線:泛白的小屋依傍著崖岸,呈現著死亡的顏色。所有的旅客奉令在華氏一百多度的高溫下,於一座破舊大門前排成一行,只有一名警察負責檢查護照。稍後我們進入一間空空蕩蕩、熱得令人發昏的破棚屋,另一名警察發現我的Pepto-Bismol胃藥,就栽贓我走私毒品。他拿走我的閃光燈,把一點五伏特的電池倒在泥土地上。他的表情和外頭的景色一樣枯燥、肅殺。破棚屋再過去的城鎮不見樹蔭、也毫無物質文明的跡象。我突然間懷念起巴庫,它那十二世紀的波斯城牆和夢幻宮殿是由第一代石油大亨興建,有飾帶和筧嘴等裝飾,儘管有喀爾巴阡山脈、黑海和高加索高地的風味,西方的風格並未完全褪去。愈往東走,歐洲在我眼前逐漸蒸發,裏海的天然疆界顯示出最後一階段,迎來了卡拉庫姆沙漠。      當然,地理沒有顯現出土庫曼的前景黯淡。而是透露出尋找歷史模式的智慧:一個遭到安息人(Parthians)、蒙古人、波斯人、沙皇俄羅斯人、蘇聯人以及一大堆突厥人部落不斷侵襲的蒼茫大地。文明在此幾乎不見蹤跡,因為沒有哪個文明有機會在這裡深耕,這也有助於說明我對本地的第一印象。      大地向上隆起,前一刻看來像是一整塊大砂石,一下子就裂解為灰色、卡其色的河床和岩縫迷宮。陽光從不同角度照射下來,在山頂上留下一道紅色或赭色影線。一陣涼爽的空氣穿進巴士——這是我在巴基斯坦「西北邊境省」白夏瓦(Peshawar)的熱浪後第一道清新的山之味道。開伯爾隘口(Khyber Pass)本身並不壯觀。最高峰還不到七千英尺,而且它也不陡峭。縱使如此,一九八七年某一天,我以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穿過一個峭壁四立、峽谷蜿蜒的封閉火山低地,從印度次大陸青綠蔥鬱的熱帶平地,進到中亞清冷、光禿禿的荒野;從黑色土壤、鮮明衣飾和油膩、辛辣食物的世界,進到沙土飛揚、粗糙羊毛和羊肉的國度。      但是就像喀爾巴阡山脈,它的隘口已經被貿易商穿透,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境的地理給我們不同的啟示:根據哈佛教授蘇嘉塔.波士(Sugata Bose)的說法,英國人原先稱為「西北邊疆」的地區「在歷史上根本不是邊疆」,而是「印度—波斯」和「印度—伊斯蘭」連結體的「核心」,是阿富汗人和巴基斯坦人為何形成有機整體、而地理上又分為兩個國家的原因。      還有一些邊界則是人工造成:      我曾經在一九七三年和一九八一年兩度跨過柏林圍牆,進入東柏林。十二英尺高的水泥屏幕,穿越西德這邊貧窮的土耳其人和南斯拉夫人移民的街坊,以及東德那邊空曠無人、仍留著第二次世界大戰傷痕的地區。你幾乎在西邊任何地方都可以上前撫摸圍牆,遊客也在牆上胡亂塗鴉;東邊則布滿地雷區和守衛塔台。      當時城市裡出現這樣一塊監獄地帶,雖然相當超現實,但是除了道德上質疑之外,一般人似乎也見怪不怪,因為那個時代最大的假設就是冷戰永無休日。尤其是像我這樣的人,成長於冷戰時期、卻對第二次世界大戰毫無記憶,柏林圍牆再怎樣殘忍和專制,看起來就像一座山脈那樣亙久屹立。一直要到一九八九年初那幾個月,我替某家雜誌到波昂(Bonn)採訪,全然湊巧,參考了一些有關德國的書籍和地圖,真相才開始浮現。這些書籍和地圖述說著下列故事:      按照歷史學者戈洛.曼恩(Golo Mann)的說法,居於北海、波羅的海和阿爾卑斯山之中心的德國人,一直是股被關在「大監獄」裡的活潑力量,渴望突圍而出。但是,北邊與南邊已被海洋與高山阻隔,向外拓展只能向東或向西,因為兩者都沒有地理障礙。曼恩點評一八六○年代至一九六○年代動盪時期,寫道:「德國百年來的特色就是它欠缺形式、不可靠。」這段時期的大事就是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的擴張和兩次世界大戰。但是不論德國歷史上的領土規模和地圖上的形狀如何,同樣的故事一直都可以套用。      查理曼大帝(Charlemagne)於西元八○○年創立的第一帝國(First Reich)的確是面積遼闊,其版圖一度涵蓋奧地利及一部分瑞士、法國、比利時、尼德蘭、波蘭、義大利和南斯拉夫。歐洲似乎注定要由現今與德國相彷彿的國家統治。後來出現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他推動宗教革命(Reformation),使西方基督教分裂,因而引爆「三十年戰爭」(譯按:一六一八年至一六四八年),其主要戰場即今日的德國。中歐因此一片焦土。我愈是研讀——十八世紀的普魯士和哈布斯堡奧地利的雙元主義、十九世紀初日耳曼各邦之間的關稅同盟,以及俾斯麥於十九世紀末以普魯士為基礎的統一——我就愈發覺得柏林圍牆只是此一領土持續改變過程之某一階段。      柏林圍牆拆除後旋即崩潰的政權——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都是我因為工作和旅行而十分熟悉的國家。乍看之下,他們似乎都牢不可破、令人望而生畏。他們突然崩解給了我很大的一堂教訓,不僅發覺所有的專制獨裁政府其實十分不穩定,也發覺當下即使看起來十分恆久、強大,其實也是一瞬即逝。唯一持久的是人在地圖上的位置。因此,在動亂時期,地圖的重要性上升。我們腳底下的政治地基快速移動著,地圖雖不是決定性的因素,卻是辨識未來可能將會如何的歷史邏輯起點。      南、北韓之間的非軍事區最大的特徵就是武力。二○○六年,我目睹南韓士兵凝神以跆拳道之姿、握緊拳頭,雙目瞪視北韓對手。每一邊都挑選最高大、勇猛的武士擔任對決任務。但是在鐵絲網和地雷陣之中所展現的仇恨,有朝一日或許都將還諸歷史。當你看看二十世紀其他分裂國家——德國、越南、葉門——的狀況時,顯然不論分裂多久,統一的力量終究會以事先未規畫、有時很暴戾的方式快速勝出。非軍事區就和柏林圍牆一樣,是沒有地理邏輯的人為邊界,它就在兩支敵對大軍湊巧駐足休息的地方,把一個同種族的國家一分為二。德國已經再度統一,我們或許預期,或至少應準備好,會出現統一的大韓國。再一次,文化和地理的力量可能會勝利。不符合天然疆界區的人為邊界特別脆弱。      我也曾經從約旦到以色列、從墨西哥到美國,穿越陸地邊界,後來更是多次進出各國邊界。我現在希望踏上另一個旅程——非常不同的旅程——走過歷史和政治學的不同篇章,它們經歷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的考驗存活下來,藉由它們強調地理,使我們讀懂地圖,進而有助於我們一窺未來政治的輪廓,不論它是多麼含糊不清。穿越過這麼多邊境,使我特別好奇我曾經出入的這些地方之命運。      三十年來的採訪經驗使我相信,我們全都需要恢復已在噴射機及資訊時代喪失的、對時間和空間的敏感度,當製造輿論的精英在數小時之內穿梭海洋與大陸時,他們可以伶牙俐齒大談《紐約時報》著名專欄作家湯瑪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所謂的「世界是平的」。我卻要介紹讀者認識一群肯定不流行的思想家,他們極力反對「地理不再重要」的觀念。我會在這趟旅程的前半部深度陳述他們的思想,以便將他們的睿智運用在後半部,解釋清楚在歐亞大陸——從歐洲到中國,包括大中東和印度次大陸——已經發生、和可能發生的事件。找出我們在看待實體現況時已經失落的東西,去發覺我們怎麼失去它們,然後放慢我們旅行、觀察的步伐,藉由已逝學者先賢的豐富睿智去恢復它們——這是這趟旅程的目標。      地理,源自一個希臘字,基本上表示「對大地的描述」,它經常與宿命論(fatalism)有關,因此受到非難:據說,從地理角度思考,會限制人類的選擇。      但是,我只想藉著接觸地形圖和人口研究等工具,對傳統的外交政策分析再添加一層複雜性,從而找出看待世界更深刻、更有力的方式。你不必是個地理決定論者,就能理解地理極為重要。我們愈是關注時事,個人及其選擇就更重要;我們愈是觀察數百年的歷史演進,就愈感到地理的重要。      中東就是很好的事例。      我執筆的這一刻,從摩洛哥到阿富汗這片區域,正陷入中央權威的危機中。專制政體的舊秩序已經不可行,甚至前往穩定民主化的道路也顛簸難行。這場大動亂的第一階段,其特色就是地理敗給了新通訊科技的力量。衛星電視和網路社群網站,已在整個阿拉伯世界創造出一個抗議者社群:因此在埃及、葉門和巴林等互不相干地方的民主人士,會被發生在突尼西亞的事件所啟發。所有這些國家的政治情勢,存在著某種共通性。但是革命起動之後,情勢就顯示,各國發展出它自身的論述,而且論述深受它自身深刻的歷史和地理所影響。因此,愈是了解中東任何特定國家的歷史和地理,對於發生在當地的事件就愈不會驚訝。      動亂始於突尼西亞,可能只有一部分是意外。一張經典的古代地圖顯示,有許多屯墾區集中在今天突尼西亞所在地,毗鄰著相當空曠的、今天的阿爾及利亞和利比亞。突尼西亞向地中海凸出、靠近西西里,不僅在迦太基人(Carthaginians)和羅馬人時期是北非的人口中心,在汪達爾人(Vandals)、拜占庭人(Byzantines)、中古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時期一直都是。至於西鄰阿爾及利亞、東接利比亞,都只是含糊的地理描述,突尼西亞是歷史悠久的文明中心。(至於利比亞,它西部的的黎波里塔尼亞〔Tripolitania〕地區,自古以來一直傾向突尼西亞,它東部的席蘭尼加〔Cyrenaica〕地區——即今天的班加西〔Benghazi〕——一向傾向埃及。)      兩千年來,愈靠近迦太基(大約相當於今天的突尼斯)的地方,開發程度愈高。由於突尼西亞的城鎮化始於兩千年前,以游牧主義為基礎的部落認同——中古歷史學者伊本.赫勒敦(Ibn Khaldun)說它擾亂了政治穩定——相對而言較薄弱。羅馬大將西庇阿(Scipio)西元前二○二年在突尼斯城外擊敗漢尼拔(Hannibal)之後,挖了一條界溝(fossa regia),界定文明地區的範圍。這條界溝迄今仍與中東危機有關。它仍然很明顯,從突尼西亞西北海岸的塔巴卡(Tabarka)向南走,然後直接向東轉往另一個地中海港口斯法克思(Sfax)。超過這條線之外的城鎮,很少有羅馬人留駐,而今日仍然較窮、較欠開發,向來失業率也高。二○一○年十二月,一個販賣水果、蔬菜的小販於西迪布濟德城(Sidi Bouzid)自焚抗議,這座小鎮就在西庇阿線外圍。      這不是宿命論。我只是對當前的事件提供地理和歷史的脈絡:阿拉伯民主革命始於歷史上阿拉伯世界最先進的社會——實質位置最靠近埃及——可是又明白地發生在那個國家自古以來即被漠視、低度開發的地區。      認識這一點,有助於我們更深入了解在其他地方發生的事件:不論是埃及,另一個和突尼西亞一樣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或是葉門,阿拉伯半島的民主核心,它力圖統一、卻一直受到山脈地形之困,中央政府威權弱化,凸顯部落組織的重要性,分裂團體猖獗;或是敘利亞,它在地圖上那截頭去尾的地形,潛匿著境內種族、宗派不同而分裂的種種族群。地理證明了突尼西亞和埃及天生比較團結;利比亞、葉門和敘利亞則不然。隨之,據而突尼西亞和埃及需要比較溫和的專制形式把社會凝固在一起,而利比亞和敘利亞則需要比較極端的體制。同時,地理一向使得葉門很難管治。葉門是二十世紀歐洲學者厄尼斯特.蓋爾納(Ernest Gellner)和羅伯.蒙塔聶(Robert Montagne)所謂的「斷裂」社會(segmentary society),是從中東高山與沙漠地形扯斷出來的結果。搖擺於中央化和無政府之間,這樣的社會用蒙塔聶的話來說,其政府「搾乾了一個區域的生命」,即使「由於它本身脆弱」,它也不能建立持久的體制。在此地,部落強盛、中央政府比較軟弱。要在這樣的地方建構自由秩序,不能忘卻這些現實。      政治動盪積累,世界變得更難管理,問題不斷叢生,美國及其盟國要如何應付,地理至少可以提供思考線索。鑽研舊地圖,請出早年的地理學者和地緣政治思想家,我希望能藉此探究二十一世紀的世界,猶如我在二十世紀末期進出各國邊界那樣加以了解。即使我們能把人造衛星送達外太陽系——甚至財經市場和網路空間可以無垠無際——興都庫什(Hindu Kush)山脈還是極難跨越的障礙。

作者資料

羅柏‧卡普蘭 Robert D. Kaplan

美國資深記者、地緣政治專家。曾被《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票選全球百大思想家,私人全球情報分析機構「策略預測公司」(Stratfor)首席分析師。曾任教於美國海軍學院(United States Naval Academy)、服務於美國國防部「國防政策委員會」(Defense Policy Board),二○○八年起為華盛頓「新美國安全研究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資深研究員。 過去三十年間,擔任《大西洋》(The Atlantic)月刊記者,撰述可見於《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等重要報章雜誌,觀點經常引發相關政治、媒體與學術界討論。 他曾實地採訪中東、兩伊戰爭、巴爾幹半島、前蘇聯與阿富汗戰爭等戰略要地與新聞前線,著作豐繁,在臺出版作品包括《地中海的冬天》(Mediterranean Winter)、《重回馬可孛羅的世界》(The Return of Marco Polo's World)、西進的帝國(Earning the Rockies)、《歐洲暗影》(In Europe's Shadow)等。 麥田出版相關著作:《南中國海:下一世紀的亞洲是誰的?》(Asia's Cauldron : The South China Sea and the End of a Stable Pacific)

基本資料

作者:羅柏.卡普蘭(Robert D. Kaplan) 譯者:林添貴 出版社:麥田 書系:麥田國際 出版日期:2021-04-29 ISBN:9789863449126 城邦書號:RP4006X 規格:膠裝 / 單色 / 4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