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萬聖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黑武御神火府邸: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六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1學習月5折起
  • 2121 VIP感恩月/VIP私藏包5折起,一本升級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取代阿近的新聆聽者富次郎,颯爽登場! 深深讓人著迷的江戶怪談,進入全新篇章—— 宮部美幸生涯最龐大的創作計畫 「三島屋奇異百物語」第二部全新出發 ★不分年齡、性別、老幼,日本最受歡迎的國民作家宮部美幸 十二年來創作不懈的怪談系列,在日累銷突破兩百萬冊! ★AMAZON四星半推薦,換了新的聆聽者,嶄新怪談傾巢而出! ★宮部美幸:標題作〈黑武御神火府邸〉存有我這一系列書寫至今,最邪惡的事物登場,若各位能喜歡就太好了。 可以從日常瑣事中品味到幸福,度過平穩的每日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呀。 對我而言,怪談正是讓這些和平的日常浮上檯面的寶貴類型。 ——宮部美幸 【故事簡介】 江戶的三島屋會舉辦叫「奇異百物語」的活動。百物語,指人們齊聚一處點亮一百根蠟燭,聊起怪談,說完一個便熄去一根,最後靈異事件就此發生。三島屋比較特別,只邀請一位或一組說故事者到「黑白之間」。聆聽者一人,故事絕不外傳,「聽過就忘,說完就忘」是這裡的規矩。 數年來擔任聆聽者的少女阿近,春天嫁作人婦,接替者是一位膽小善良、愛吃美食的小少爺富次郎。雖然還是靠不住的新人,但憑著柔軟的心,聆聽四個奇妙又哀傷的怪談,也摸索著如何成為「好的故事聆聽者」。 老友重逢,一樁壞了家族倫理的偷情事,罪魁禍首竟是「愛哭痣」?櫻村最美的賞花處居然僅有男人可以前往,女性將受到詛咒;痛失妻女的送信飛腳在深山遇見怪事,古怪無臉男對他窮追不捨;一群男女遭逢神隱,受困詭異宅邸,食物一夜腐敗發臭、深夜傳來沉重腳步聲,還出現長有翅膀的妖物…… 家族詛咒、無常災厄、怪談背後的現世人禍,這世間的悲哀和恐怖,都如一炷供在神前的線香,在故事說出口的瞬間拔除淨化。「心」的聆聽者,在此為我們揭開全新的奇異百物語—— 全書收錄四則短篇|〈愛哭痣〉、〈婆婆的墳墓〉、〈兩人同行〉、〈黑武御神火府邸〉 【關於新的聆聽者,宮部美幸如何說?】 第二位聆聽者富次郎,用現代社會比喻,是位大學四年級的年輕人。他無須繼承家業,也曾因傷而療養,現在只是無所事事食老本的他,正處於人生停滯階段。他雖很清楚自己必須認真思考,今後該如何生存下去的問題,然而當下仍熱中於身為奇異百物語的聆聽者。為了讓這樣的富次郎摸索出有自身風格的「聽過就忘」,必須讓他遇見怎樣的說故事者呢?我在這一年間思考這點,寫下故事。目前擔任已出版系列作中的聆聽者阿近,乃是一位出嫁前的姑娘,所以有些相當難以下筆的故事。但身為作者,感謝富次郎背負起的故事,正是第一篇的〈愛哭痣〉。 【關於舊的聆聽者阿近,宮部美幸如何說?】 原本打算一直由阿近擔任聆聽者,不過當我想像有著悲愴過往、背負心傷的阿近到了一把年紀仍持續擔任聆聽者的模樣,便覺得很不捨。心中懷著「想讓這女孩幸福」的念頭,因此幸運地讓她出嫁了。 【讀者推薦】 恐怖、悲傷、難過。不可思議又帶著溫柔的故事,最喜歡宮部的創作了。 ——日本讀者 日文原版超過五百六十頁的故事,但我三天就讀完了!這次有令人背脊發寒的故事, 也有溫暖的登場人物,儘管有時嚇到寒毛直豎,但仍是有溫柔的底蘊。 ——日本讀者 【宮部美幸「百物語」系列,挑戰生涯最龐大99個怪談寫作計畫】 「百物語」是一種日本民間習俗,傳聞聚集百人,每說一則鬼故事就吹熄一根蠟燭,直到第一百根蠟燭熄滅,妖魔將會現身,因此人們會在第99個怪談前止步。喜愛恐怖故事的宮部美幸,一直嚮往寫出一話完結就吹熄一根蠟燭的百物語,於是創造此系列,期望能在退休前完成。以三島屋店主姪女阿近為主角的第一部在2018年出版的第五集《怪奇草紙: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伍》結束。 三島屋奇異百物語系列——那些透過述說、聆聽,獲得治癒的故事。 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之始 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 哭泣童子 : 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參 三鬼: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四 怪奇草紙: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伍(第一部完結) 黑武御神火府邸: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六(全新篇章)

內文試閱

  位於江戶神田三島町的提袋店三島屋,持續舉辦奇異百物語。      說到百物語,一般都是人們齊聚一處,徹夜聊怪談,以這種形式展開的娛樂,也可說是從中學會處世的智慧及教養的社交場所。它的舉行步驟也大致有規定。      在說故事前會先點亮一百根蠟燭,每說完一個故事,就熄去一根燭火。隨著故事進行,現場會愈來愈暗,據說等到最後說完一百個故事,四周便會被黑暗包圍,真正的靈異事件將就此發生。      話說三島屋的百物語,一次只會邀請一位或是一組說故事者,到店內的廂房「黑白之間」來,而迎面而坐擔任聆聽者的,也只有一人。賓客在此說的故事絕不外傳。      「聽過就忘,說完就忘」      這也是奇異百物語最要的規矩。      這三年來,許多說故事者造訪黑白之間,說出各種怪異和不可思議的故事。有自身遭遇,有犯罪的告白,也有懷念的過往記憶,五花八門,而說故事者的嗓音也是形形色色。每次都會為黑白之間度過的時刻染上多樣的色彩。      原本是三島屋老闆伊兵衛一時興起而舉辦奇異百物語,不過,從第一話開始擔任聆聽者的姪女阿近,今年春天嫁作人婦,可喜可賀,所以改由伊兵衛的次子富次郎來接替聆聽者的角色。      這位家中的次男當初在外當夥計時,被捲入一場打架的風波中,就此身受重傷返回老家。雖然現在已經傷癒,但還是讓父母操心,既然如此,暫時在家閒散度日,也算是對父母聊表孝心。於是他悠哉的在家靠父母生活,並自願當聆聽著。      個性灑脫、善良,愛吃美食,由於不是家中的繼承人,總自稱是「小少爺」的富次郎。當初阿近擔任聆聽者時,因某個機緣進入三島屋工作,擔任百物語守護者的阿勝。從富次郎小時候便在三島屋工作的資深女侍阿島。      這三人迎接說故事者的到來,全新的奇異百物語就此揭幕。      〈第一話 愛哭痣〉      奇異百物語一開始,都是委託燈庵這位人力仲介商的老先生介紹說故事者前來。      阿近和三島屋的夥計們私下都稱他是「蛤蟆仙人」,這位老先生還不至於到惹人怨恨的地步,但頗招人嫌,雖然也沒那麼令人嫌棄,但總覺得他這個人很難侍候。這位老先生不光只是篩選說故事者,把人送來,他偶爾也會親自造訪三島屋。      要到什麼程度,他才會「偶爾」前來,三島屋的人們總估不準。對蛤蟆仙人來說,怎樣的情況才算得上重要,值得他親自坐轎前來呢?      例如兩年前,三島屋遭遇搶匪的那一次,還有去年初冬,神田川北側的神田松永町夜裡發生火災,因為當時正吹來季節性的乾燥北風,三島屋的人們個個嚇得心驚膽跳的那一次。這兩次,燈庵老先生店裡都只有那位上了年紀的掌櫃前來露臉,簡短的說一句「在下特地前來探望問安」。      還有,例如一個月前,阿近與多町二丁目的租書店葫蘆古堂的小老闆勘一成婚的那一次。這是件值得慶賀的大事,但那家人力仲介商卻只派一名長得白白淨淨的年輕夥計前來,擺上一桶酒,說一句「恭喜恭喜」,便就此離去。      倒也不是想說他小氣,或是嫌他禮數不夠周到。只不過,面對這種少有的災難和喜事,他卻顯得很冷淡,但明明沒什麼要事,卻又心血來潮的登門拜訪,讓伊兵衛和阿近花不少時間接待,這再再都讓人覺得這位人力仲介商實在教人猜不透。      因為這個緣故,當富次郎成為奇異百物語的接替者時,他也早已做好心理準備。      ——那位蛤蟆仙人一定會來跟我說些什麼。      每次燈庵與阿近見面,總會話中帶刺的出言挖苦道「要是再這樣磨蹭下去,小心一眨眼,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婆」、「不夠機靈」、「就算長得漂亮,要是個性剛強,可就大大扣分了」。既然這樣,他會對富次郎說些什麼,可想而知。      「吃白食的」「靠父母吃穿」「紈褲子弟」      算了,到時候就一笑置之吧。富次郎暗自做好心理準備,果不其然,在某個春光明媚的日子,燈庵前來。他身穿一襲結城紬,外頭披著御所絹的一紋外褂,與光禿的腦袋看不出分界線的額頭上,刻畫著一道又一道彷彿會積水的深邃皺紋。      「想和您商量下次的說故事者。」      燈庵老先生以混濁的聲音如此說道,一如往常,他被帶往伊兵衛的起居室。富次郎心想,如果是和奇異百物語有關的事,自己應該很快就會被叫去吧,於是他也開始準備,結果看到童工新太正準備端茶點前去。      「咦,是你去嗎?」      不是阿島嗎?經富次郎這樣詢問,新太雙眉垂落,覺得很丟臉。      「因為我抽籤輸了。」      大家都很不想去呢。      「喂,富次郎,你來一下。」      在伊兵衛的叫喚下,富次郎到起居室露面,只見那位愛挖苦人的人力仲介商正與伊兵衛迎面而坐,像一尊擺設般,沉沉的坐在座位上。經這麼一提才想到,沒人知道這位老先生的歲數,但他雖然年事已高,看起來卻沒半點駝背樣。這指的並非是他身材高大或是骨架粗壯這類的體格層面,應該說是他全身散發的氣息相當巨大,或是厚實。      ——也就是說,他這個人臉皮很厚。      他如此暗忖。      「你接替阿近後,是第一次以聆聽者的身分與他見面對吧。」      似乎只有伊兵衛不怕這位人力仲介商,他語氣開朗的說道。      「燈庵先生,重新為你介紹,這是我家的次子富次郎。」      兩人展開制式化的問候。      「那麼,富次郎,你就好好和他討論今後的事吧。」      被留在房內的富次郎,就此單獨對上蛤蟆仙人。      「三島屋還是一樣生意紅火,可喜可賀啊。」      燈庵用他那宛如喉嚨裡卡著菸油般的沙啞嗓音,率先展開攻勢。      「是的,託您的福,生意興盛,感激不盡。」      富次郎正面承受,回以微笑。      「因為不論是越川還是丸角,大概都沒讓小蟲子穿銚子縮(※千葉縣銚子市產的高級縐縮。)吧。」      越川和丸角都是江戶市內名氣響亮的提袋名店。伊兵衛當初開創三島屋時,便是懷抱「總有一天要和這兩家店搶客人」的氣概,一直全力投入生意中。如今三島屋已成為第三大名店,是連越川、丸角也敬畏三分的生意敵手。      但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讓小蟲子穿銚子縮?」      說完後,富次郎低頭看自己前胸。他確實穿著銚子縮的藏青色橫紋窄袖和服。      雖說富次郎的身分沒有壓力要扛,但他可不是每天都只顧著玩樂。他會在店裡招呼客人,來往於工房與店面之間搬運商品,也不時會幫忙做生意。因為是老闆的兒子,自然不能穿得太隨便。銚子縮要價不斐,雖然外形質樸,但一眼就看得出格調,所以穿起來正合適。伊兵衛也常穿。      「……您說的小蟲子,是指我嗎?」      富次郎指著自己的鼻頭問。      燈庵老先生板著臉,點了點頭。      「不然還會有誰?」      「我是小蟲子。」      富次郎如此低語後,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      「意思是說,我是隻吃錢的蟲子?」      燈庵老先生哼了一聲。「我原本的意思是米蟲,不過要這樣說也行。」      富次郎朝蛤蟆仙人的臉仔細端詳。原來是來這麼一招啊?      「不光白米,蕎麥和紅豆我也吃。啊,粟餅我也愛吃。本石町的糕餅店『石川』,那口感絕佳的粟餅,是店裡的招牌。那就像在嚼白雲般的軟綿綿口感,甜中帶鹹的味道,堪稱一絕。下次我拿來當茶點招待您。」      富次郎喜愛美食,對甜食更是完全無法抗拒。他會四處逛四處吃,也很認真看報紙和美食風評記事。      「附帶一提,去年我對江戶市內的甜食所做的排行榜……」      「啊,夠了。」      燈庵老先生不耐煩的揮了揮手。他的手掌骨瘦嶙峋,與他的體格和散發的氣息截然不同,反映出蛤蟆仙人的歲數。      看來,暫時是由我取得一勝。      「聽說您今天是為了奇異百物語的事前來。」      富次郎試著接連出招。燈庵老先生依舊是一臉不悅的神情,骨碌碌轉動他那看起來很僵硬的眼珠,打量著富次郎。      「聽說您老兄要接替聆聽者的角色,此話當真?」      稱呼委託他介紹說故事者的顧客為「老兄」,實在很傲慢。      「是真的。」      富次郎親切的回應。      「與燈庵先生您相比,我只是個涉世未深的年輕小夥子,但基本的禮貌我還是知曉的。我會用心扮演好聆聽者的角色,並藉此累積人生的修行。」      燈庵老先生以一對小眼斜向瞪視著富次郎。      「人生的修行是吧……」      「這樣不行嗎?阿近似乎就是透過百物語而學到了不少。」      「您老兄該學習的,應該是如何從商吧?」      「這是當然,我都向父母學習如何從商。那麼,您今天來所為何事呢?」      蛤蟆仙人的前額和鼻梁,都微微滲出不悅的油來。如果榨出他臉上的油,不知能否作出治百病的妙藥,富次郎暗自在心裡開起了玩笑。      「我很擔心。」      燈庵老先生開口道。他混濁的聲音變得更加低沉,並帶有一絲威嚇。      「阿近小姐原本是尚未出嫁的姑娘,所以聽過我篩選出的說故事者講的故事後,讓她懂得人世間的智慧,學會待客之道,這確實對她有助益。但您老兄是位無所事事的公子哥兒。」      「正因為是無所事事的公子哥兒,為了日後有招贅的良緣上門,您不覺得,先懂得人世間的智慧,學會待客之道,也會和阿近一樣有助益嗎?」      蛤蟆仙人的嘴角變得扭曲。      「您老兄樂在其中。」      「樂在其中不對嗎?」      「聽別人說故事這件事,你太小看了。」      「那麼,我會提醒自己小心,別小看它。」      事實上,就算蛤蟆仙人沒提出忠告,富次郎自己也早已有過慘痛的教訓,感觸良深。      尤其是聽了悲慘的故事後,聽到的事會像沉澱物般沉積在心中,有時覺得自己彷彿也因受到影響而改變。當時阿近出言鼓勵他。      ——沒問題的,聽過就忘,你一定可以辦到。      富次郎從小就有繪畫天分。而在離開三島屋那段時間,在工作的地方剛好有機會和真正的畫師學藝,他就此學會畫筆的用法、基礎的繪畫技巧,以及如何掌握素材。      所以儘管現在一樣只算是外行人舞筆弄墨,但他很會畫水墨畫。自從開始聽奇異百物語後,每聽完一則故事,他就會以此當素材畫出一幅畫。      這畫當然不會外流。始終都只是為了讓自己調適心情而畫,畫好後收進桐木箱內,交由阿勝保管。附帶一提,那個桐木箱名叫「怪奇草紙」。      「其實我也一直想找個機會去拜訪燈庵先生您呢。」      富次郎面對那宛如煙燻蛤蟆般的臉孔,很直接了當的說道。      「我們的奇異百物語打響名號後,聽說想來說故事的人在您店門口大排長龍。真的很感謝,給您添麻煩了。」      富次郎微微行了一禮。      「剛才您提到,為了阿近特別篩選說故事者,但不知您向來都是依據什麼原則來篩選呢?」      是看當事人的相貌儀態,還是家世呢?      「說故事者在我們百物語的場子裡,可以隱瞞自己真實的身分和姓名。因為這樣更容易說出自己的故事。不過他們都會明白的向您說出自己的身分對吧?這果然就是您最重要的依據吧。還是說,您有其他辨識的祕訣?」      燈庵老先生低吼似的嘆了一聲,露骨的擺出不悅之色。      「這種事,除非你當人力仲介商,否則無可奉告。」      哦~。      「人力仲介的祕招是吧。」      「這種事你可以講得這麼若無其事,顯見你樂在其中。」      「抱歉。」      蛤蟆仙人仍舊板著臉孔,就只有富次郎獨自笑得開朗。      坦白說,阿近出嫁前舉辦的這幾次百物語,富次郎也都一起聆聽。一開始是躲在隔壁房間,但後來因為某個契機,他自己踏進黑白之間,就此索性直接坐在阿近身旁。正因為這樣,故事餘韻長存,令他嘗到心中不安的滋味。      儘管如此,奇異百物語還是很有意思。富次郎自認比阿近見多識廣,但世上還是有許多他不知道的事。      接替聆聽者的角色,他一點都不猶豫。坦白說,阿近成婚當天發生了一件可怕的怪事,只有那時他心中出現過短暫的動搖。但有擔任守護者的阿勝陪在他身旁,而且這一路走來,阿近都克服了難關,身為堂哥的他感到怯縮實在掛不住臉,想到這裡,就此吹跑他心中的動搖。      「我希望您明天就幫忙安排新的說故事者。有勞您了。」      富次郎雙手擺在膝上行禮,但燈庵老先生卻呼出一道長長的鼻息,就像要把什麼東西撕碎丟棄般的說道:      「要當心說謊的人。」      「啥?」      「篩選說故事者時所用的祕訣。您老兄剛才不是問了嗎?」      哦,原來是在回答提問啊。      「您的意思是,志願要說故事的人如果說謊,就絕不能選。」      「不,是我們這邊如果看出對方有可能說謊的話……」      燈庵老先生不耐煩的搖了搖頭。      「不是指那種無傷大雅的小謊。而是要剔除那些會吹牛皮的人。」      自從三島屋的奇異百物語打響名號後,尤其得小心提防。      「不管是說謊,還是吹牛皮,喜歡看熱鬧,想方設法要和有名氣的事物扯上關係的人,比比皆是。」      富次郎坦率的表現出他的驚訝。「燈庵先生,您有辦法加以分辨嗎?」      「加以分辨正是我們人力仲介商的工作。」      真厲害。這不是冷嘲也不是挖苦,他的眼力確實夠敏銳。      「之前來到黑白之間的說故事者,都沒吹過牛皮。這全都拜燈庵先生您的篩選之賜。」      蛤蟆仙人瞪大眼睛。      「為什麼你敢這樣保證?」      「哈哈,那是因為,看阿近的樣子就猜得出來。」      他自己也一起在一旁聆聽這件事,還是先瞞著別讓這位意見多的老先生知道比較好。此事要是洩露,可想而知,蛤蟆的詛咒一定很可怕。      「——以後我可就不管了。」      燈庵老先生就像把東西撕碎後擲回去一般,講出這樣的話來。      「阿近小姐是位黃花閨女,所以我才特別留心。不過,您老兄已是個成年男子,不管是被騙,還是跌跤,都不會有大礙。」      意思是謊言和吹牛,要由富次郎自己去分辨。      「真無情。」      富次郎刻意搔抓著後頸。      「既然這樣,您至少指導我一下吧。教我分辨謊言和吹牛皮的祕訣。」      「根本沒有祕訣這種東西。」      燈庵老先生油光滿面,不像是餐霞吸露的仙人,而是像蛤蟆精化成人形。      「就算有,也不可能口頭教你。您老兄實在太瞧不起人了。最好嘗點苦頭。」      哎呀呀,他頭冒青筋了。      「就像您說的,我只是個米蟲,所以就算被奇異百物語的故事所騙,也不會對三島屋帶來影響。我不會擺出嚴肅的表情,我想好好享受當一名聆聽者。」      原本是想平息其怒氣,但這麼說似乎適得其反。燈庵老先生就此氣呼呼的離去。      ——這下不妙啊。      富次郎也已自我反省,所以他向阿勝道出此事。這位擔任守護者的女侍聽了,卻回以銀鈴般的笑聲。      「竟然惹惱了燈庵先生,真不愧是小少爺。」      「可是,他有可能會賭氣,今後刻意都只送愛說謊的說故事者前來啊。」      「那也很有意思。」      阿勝如此說道,露出溫柔的眼神。      「大部分人只要不是有迫切的原因,說出的謊言都唬不了人。要說出過人的謊言,就需要有過人的器量。」      阿勝說的這番話也夠犀利。      「所以嘍,如果小少爺遇到要勾您的腳害您跌倒的大騙子,您就當自己發現了一名重要人物,好好珍惜這個機會吧。」      不過,要是覺得對方在謊言的背後,暗藏著什麼不得已的苦衷——      「就試著問出原因,如何?這麼做對奇異百物語的聆聽者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說得也是,富次郎重重頷首。

作者資料

宮部美幸

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1960年出生於東京,1987年以《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得獎作〈鄰人的犯罪〉出道,1989年以《魔術的耳語》獲得日本推理懸疑小說大獎, 1999年《理由》獲直木獎確立暢銷推理作家地位,2001年更是以《模仿犯》囊括包含司馬遼太郎獎等六項大獎,締造創作生涯第一高峰。2007年以《無名毒》獲得吉川英治文學獎。 寫作橫跨推理、時代、奇幻等三大類型,自由穿梭古今,現實與想像交錯卻無違和感,以溫暖的關懷為底蘊、富含對社會的批判與反省、善於說故事的特點,成就雅俗共賞,不分男女老少皆能悅讀的作品,而有「國民作家」的美稱。 出道多年創作不輟,持續發表叫好叫座的各類型小說。近著有《逝去的王國之城》、《怪談草紙: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五》、《這個世界的春天》等等。 相關著作:《人質卡農》《不需要回答(經典回歸版)》《鳩笛草》《鎌鼬》《再見的儀式》《魔術的耳語(經典回歸版)》

基本資料

作者: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宮部美幸作品集 出版日期:2021-04-29 ISBN:9789865580223 城邦書號:1UA072 規格:膠裝 / 單色 / 4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