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慶餘年 第三部(七)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慶餘年 第三部(七)

  • 作者:貓膩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12-08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影視相關暢銷書/三本75折
  • 《慶餘年》系列3本75折

內容簡介

君臣父子,向來難以善終。 范閒與慶帝,終究再也回不去了...... —— 細數貓膩最經典作品《慶餘年》 —— .作品總點擊率逼近兩億!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的「貓膩」封神之作——《慶餘年》! .一生必須看一次的穿越經典!自此之後小說中再無「詩仙」!超級大長篇全新校訂,完整重出! .改編電視劇,五年三季的精良策畫,五名國家一級演員加盟!甫開播即衝上好評冠軍,豆瓣評分一直保持8.0的2019古裝劇最大黑馬,被評為「把小說昇華的改編劇」! .盛大文學高層稱讚《慶餘年》是一部不可多得作品! —— 出道4000天,連載6作品,貓膩強悍得獎成績 —— .《將夜》:第一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金獎!第二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家桂冠! .《朱雀記》:新浪年度最受歡迎作品!2007年新浪原創文學獎玄幻類金獎!第四屆原創文學大賽奇幻武俠獎金獎! .《間客》:中國網路文學20年20部作品榜首!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銀獎!起點首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品!第二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最受手機讀者歡迎科幻小說獎銀獎! .《大道朝天》: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年度百強作品獎!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百強大神! 慶餘年》 .2015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前十! .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作品總點擊率將近2億! .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9名! .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 —— 讀者評價 —— .追連載時我看得眼睛痛、脖子痠,每天熬夜,廢寢忘食,但……我還是無法停下! .拜託!貓膩大大我求求你!請單獨幫小葉子寫一本書吧!書名就叫《葉輕眉傳奇》!我保證買! .我爆喜歡《十二國記》!當我發現《慶餘年》作者也喜歡《十二國記》,甚至用了監察院碑文致敬陽子初敕內容時,都要感動到哭了! .《慶餘年》是真的爽!啪啪啪的各種打臉完全不停!最喜歡這樣開夠金手指卻對皇權不屑一顧的作品了! .很少有主角會強調自己很無恥哈哈哈哈,范閒也確實是各種利用自己穿越的金手指,但我喜歡他活得這樣快活! .有人評價「這是部看了之後就會陷入的小說」——誠不欺我! .我一個漢子,看小說從來沒有哭過的人,卻因為XX死掉的時候哭了! .全書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陳萍萍,他的品格與忠誠都讓我嚮往成為陳萍萍這樣的人,可以說,我正在努力成為陳萍萍! .《慶餘年》的開頭是范慎病死重生成嬰兒范閒,書名之意可以概括成「慶祝重活多餘出來的年歲」。我們都知道該好好活著,可是,誰敢說自己是好好活著的?范閒做到了! .小說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說一個動人的故事,光論這點,就完全可以說這是一部好小說。 .作者前面居然鋪了這麼多條伏筆,我光是整理就整理不過來了,但他居然都記得! .這是我覺得把太監寫得最好的一部小說!監察院長陳萍萍,身為閹宦,心如鐵漢!他是真男人,真正的黑暗王者! —— 超狂神劇角色與演員人名對照 —— 范閒:張若昀 范建:高曙光 慶帝:陳道明 陳萍萍:吳剛 五竹:佟夢實 林婉兒:李沁 范若若:宋軼 范思轍:郭麒麟 司理理:李純 海棠朵朵:辛芷蕾 戰豆豆:劉美彤 長公主:李小冉 費介:劉樺 言冰雲:肖戰 王啟年:田雨 .本集進度 陳萍萍用他的死讓范閒心死,厭倦至極的他,終於摘下假面具,不再在皇帝面前演戲。所謂的父子君臣,只剩不死不休,他跟陛下再也回不去了。 慶帝失望至極,雷厲風行地斬斷范閒的臂膀,不僅拔了他所有官職爵位,將其禁閉在家,其門生下屬及勢力也全沒放過。 眼下范閒無官無職,故舊畏懼受他牽連走避不及,就連言冰雲也以「一切為了慶國」為由,拋棄他站到皇帝身邊,他成了真正的富貴閒人。 他已提前多年掌握內庫工藝流程,在東夷城與西涼路都布下後手,可皇帝比他更快、更狠!范閒只能苦笑著眼看所有努力付諸流水。 而北齊卻在此時大軍壓境,南慶朝廷震驚於他對天下的影響力巨大,絕地中居然還能請動敵國出兵相助! 戰事將起,他必須進宮見皇帝最後一面,可無論這是去送死或告別,他得先保證親友的安全——他要殺了慶帝的新忠犬、用全身心與他作對的賀宗緯——當著所有人的面! ——書名脫胎自《紅樓夢》金陵十二釵曲十—— 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 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 勸人生,濟困扶窮。 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這是《紅樓夢》對王熙鳳與賈璉之女巧姐的判詞。當年王熙鳳曾接濟過劉姥姥,在賈府破敗之後,巧姐因為母親積下的這份德,嫁給了劉姥姥的外孫,度過了平安的一生,顯示蒼天在上,善惡終有報。 .主角范閒轉世重生之後,也如同判詞那樣依靠著娘親葉輕眉留下的人脈與機緣,葉輕眉重義疏財,范閒同樣濟困扶窮,正因他繼承了母親之志,彰顯正義、幫助世人,所以他才能受到上天眷顧。

內文試閱

  第一章 看,上去很美      「話都已經說到這個分上了,陛下還是讓你去漱芳宮……」一輛很尋常的馬車上,林婉兒看著身旁有些疲憊的范閒,輕聲說道:「選秀的事情,出現得突然,我看陛下也只是警告一下你,他對老三倒是沒有什麼意見,你不要太過擔心。」      他們夫妻二人獨處時,范閒總是稱皇帝為「皇帝老子」,林婉兒則是稱那個自幼抱著自己長大的男人為「皇帝舅舅」,不算大逆不道,卻有些家常的趣味。當林婉兒直接稱其陛下,范閒就清楚,妻子了解自己的情緒非常差勁。      「也是要警告朝中百官,不要以為以後的慶國就一定是老三的。」他笑了笑,說道:「陛下年紀雖然大了,但是雄心猶在,就不知道雄風是不是猶存。」      「你和老三說了些什麼呢?」林婉兒輕輕拉開馬車的車簾,看著外面初秋的京都街景。      范府的馬車行走在出城的道路上,剛剛出了西門,向著遠方那些被籠罩在暮色中的田莊行去。晨間入了宮,一直到午後才回府,范閒卻也沒有耽擱什麼,直接和林婉兒上了馬車,去郊外的田莊。      就在昨天夜裡,宮裡的旨意出來,對於范府的監視工作完全結束。人們本以為皇帝與范閒之間的冷戰就此了結,但沒有想到,當范閒入宮見駕之後,宮裡並沒有傳出他起復的消息,連一點兒相關的旨意也沒有。且不說朝堂上的官員和各方勢力在猜忖著什麼,但范府的馬車就這樣出了門,依然是驚了不少人的心。      令很多人意外的是,范府的這輛馬車,很順利地通過了京都城防司檢查;更準確地說,根本沒有檢查。難道說皇帝就不擔心范閒一氣之下離開京都?雖然說天子家裡沒有小孩子生氣就離家出走的橋段,可是法場上的那一幕,以及這些天來的紛爭,讓人們對於范閒的應對,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很多人都在擔心范閒會不會就此離開京都,但很明顯皇帝不擔心,不然他也不會撤走范府外所有的監視力量,也不會給范閒這種自由。      「妹妹在宮裡,陛下的旨意也發出去了,那些靠著我生活的下屬、親人們……都在京都裡,我怎麼走?」范閒偏著頭,看著京都外紅色暮光映照下的秋景,輕聲說道:「把小花和良子接回來,咱們在府裡好好過日子吧。」      林婉兒的心裡微微一顫,不知道范閒這句話究竟是發自內心,還是存著什麼意思。如果留在范府,當個閒人是皇帝的意旨,那林婉兒很清楚范閒為什麼會被迫接受這道旨意──因為范府今日開府,就收到了一個極為不好的消息。      那天林婉兒第一時間內做出決斷,讓藤子京先將范淑寧和范良送到城外范氏田莊,就是擔心後面會有什麼事情,準備悄悄地將孩子送回澹州;然而今天田莊才遞回來消息,原來送孩子的車隊到了田莊,便沒有辦法再離開了。      不是有軍隊在那裡候著,而是有一名太監已經候著了,在這種情況下,藤子京當然不敢再妄動,若真的暗中將小少爺、小姐送回澹州,誰知道路上會不會出什麼事?朝廷會不會真的撕破臉,將這兩個小孩子搶進宮裡?      就跟范若若一樣。      范閒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說道:「終究還是低估了陛下心思的縝密程度。如今算來,妳決定把孩子們送回澹州的那天,御書房裡剛剛出事,陳萍萍被送到監察院……那時候陛下身受重傷,居然也沒有忘記咱們的孩子。」      他的脣角泛起一絲冷笑,說道:「真是皇恩浩蕩啊,我們這些做臣子的真該謝謝他。」      「是我安排得不周到,當時就不該去田莊等,應該想法子直接送去澹州就好了。」林婉兒的眉間閃過一絲黯淡,她也沒有想到那位皇帝舅舅居然如此冷厲,連兩個小孩子都不肯放過。      「妳那時候頂多能聯繫上一處,我的人都灑在京都外面,要往澹州送也沒法子。」范閒輕輕地攬過她有些瘦削的肩膀,安慰道:「這些天妳已經夠累了,操的心也夠多了,這和妳沒什麼關係……咱們那位陛下啊,連神廟都敢利用,更何況是兩個小孩子。」      「你和老三在宮裡究竟說了些什麼呢?」林婉兒嘆了一口氣,心想闔宅均困在京都,皇帝舅舅並沒有露出怎樣猙獰的面容,只是這種淡淡的威脅,便足以令范閒和自己不敢輕動。於是她轉了話鋒,繼續問著先前的問題,因為選秀的事情她也知道了,聰慧如她,自然猜出了皇帝的意思,所以想從范閒這處聽到一些漱芳宮裡的反應。      「能說些什麼?」范閒有些無謂地淡淡笑道:「洪竹那個小太監一直跟在身邊,他有陛下送我出宮的旨意,我和老三難道能把他踢開?」      這句話裡就有埋伏了,不過范閒為了洪竹的安全,一直把這個祕密保守得極緊,便是三皇子也並不清楚他與洪竹之間真正的關係。先前在漱芳宮裡,三皇子對洪竹著實有些不客氣。      「不過也不用太擔心,老三畢竟這些年表現得如此之好,陛下哪裡捨得因為我的關係,又讓朝堂上亂起來。」范閒的眉頭挑了挑,說道:「在洪竹面前,我把老三好生地訓了一通……反正……今後大概我很難有機會入宮了,趕緊訓一訓,最好能讓老三真的對我生氣就好。」      馬車在官道上輕輕地顛著,遠處西方空中的那抹斜陽拖著長長的紅色尾巴,在近處的山丘上抹了一筆,又抹向了更遠處隱隱可見的蒼山頭顱。      「這又瞞得過誰去?」林婉兒靠在他的懷裡,覺得心情異常沉重,說道:「作戲給洪竹看,難道陛下便信了?」      「不管陛下信不信,日後我不會與老三見面,國公巷那邊也要斷了來往……妳以後最好也少入宮。」范閒輕輕地摸著她的臉蛋,沉默片刻後說道:「咱們自己的事,最好別去拖累旁人。」      林婉兒坐直了身子,靜靜地看著他,說道:「你想讓陛下相信些什麼?相信老三對你沒有真正的情義?可你不要忘了大哥還在東夷城裡,一天不將你們幾兄弟全部收攏入宮裡,陛下一天不會安心,這選秀的事情不是很清楚嗎?」      「不錯,就是割裂。」范閒望著妻子認真說道:「是真正的割裂。就算我有什麼事情,也不要牽扯到老三。陳萍萍當年是這麼做的,我也想這麼做……只不過我這人比較沒有遠見,所以準備得晚了許多。」      林婉兒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按你這麼說,陛下還是屬意老三繼位,那為什麼又要選秀?」      「以防萬一,這種事情很好想明白。」范閒微笑說道:「不過十月懷胎,生孩子哪有這麼容易的,那些秀女不過十四、五歲的年齡,要當小媽也得多熬些年頭。」      說到此處,范閒陷入了沉思中,想到了皇帝的雄風問題。如果仔細算皇帝的年齡,以他大宗師境界的身體,男女之事應該沒有太大困難,只是年紀畢竟大了,只怕精液總會稀疏一些。      關於霸道功訣的後遺症,范閒比任何人都清楚,加上在東夷城最後與四顧劍進行的那一番探討,范閒確認皇帝體內應該已無正常的經脈,變得像是一種全無凝滯的通道或容器,如此才能在肉身之內容納那麼多的霸道真氣;才能在大東山上,一指度半湖入苦荷體內,生生撐死了一位大宗師。      霸道再多,依舊是霸道,只不過有個王道的名字,哪裡又能有真正的質變?范閒想到這點,眉尖微微挑了起來。他證明了皇帝的體質是外冷內燥,因體息而擾性情,大約要多吃幾帖冷香丸才好。      沒有冷香丸吃,那多吃吃芹菜也不錯。大蒜之類?……范閒微微低頭,暗自想著太醫院的判斷,祈求著上天能夠保證大宗師的身體和凡人的身體並沒有兩樣。      芹菜、大蒜、豆製品,尤其是第一樣,有很強的殺精作用,而這個知識,毫無疑問只有范閒知曉。太醫院不清楚,洪竹不明白,就連皇帝都不知道。范閒暗中做的這些手腳,會不會在將來結成果,那就要看老天爺幫不幫忙了。      只要皇帝再無子息,那麼三皇子的位置便會穩若東山,這就是范閒的盼望。      讓皇帝再無子息,這聽上去或許是一個很毒辣的陰謀,然而范閒並不這樣認為。因為皇帝有三個兒子,已經足夠了,再生多些,也不過是為慶國的將來折騰出太多的奪嫡麻煩。      至少沒有讓老李家斷子絕孫,范閒想到這點,便想到了陳萍萍,忍不住笑了起來。      「尚有獻芹心,無因見明主。」      林婉兒微微一怔,發現范閒難得地居然再次作詩,但細細一品,卻發現這句詩裡講的只是臣子的哀怨。她怔怔地看著范閒,心想難道他真的願意忘記皇宮前的凌遲,數十年前太平別院的血案?      關於皇帝、葉輕眉、陳萍萍,以及范建那群老一輩的事情,范閒已經對林婉兒全盤講明了,林婉兒這才知道,原來皇宮的陰影裡、歷史的背後,居然埋藏著那麼多絕情絕性的選擇與復仇,所以她根本不敢奢望范閒會真的老老實實留在府裡當閒人。      然而卻聽見了這兩句詩。      她正想著,馬車已經到了范族田莊。闔族老少提前得了消息,規規矩矩地等在田莊外,等著他們的到來。雖然范閒已經不再有任何官職在身,可是他依然是范族的主心骨,除了那些仇恨之外,他還必須背負起父親交託給自己的這些人。      暮光打在田莊的大門口,思思抱著范良,穿著一件大花農家衣裳的范淑寧抓著她的腿彎,好奇地打量著從馬車上走下來的父母。已經是三歲大的孩子了,記人沒有什麼問題。      范閒從思思的手裡接過范良抱著,在她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然後笑了笑,讓候著自己的族人們趕緊散了。他拉著范淑寧的小手,往堂屋裡走,問道:「小花最近乖不乖?」      到了堂屋,乖巧的范淑寧鬆開父親的手,撲到林婉兒的懷裡,思思忙著去安排今晚休息的事情。范閒一轉眼,卻看見了堂屋裡的一位太監。      他向那名太監點了點頭,太監面色很難堪,而且還有一抹恐懼的白,趕緊上前向范閒磕了個頭,便離開田莊。      太監的背影消失在門口,藤子京才拄著拐杖走出來,對著那個背影吐了一口唾沫。      「注意衛生。」范閒笑著說道。      慶曆四年,藤子京為了保護他而受了重傷,一條大腿被刺客打斷,雖然後來經過調養好了許多,但在家裡時還是會拄根拐杖。      藤子京看著他慚愧說道:「屬下無能,沒辦法將小少爺、小姐送走……」他接著說道:「本打算把那個小太監殺了,但又怕替少爺您惹出麻煩。」      「別看只是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小太監,可他代表了陛下,哪裡是你能隨便殺的?」范閒不在意地說道,又摸了摸范淑寧身上穿著的那件大花衣裳,笑著問道:「還真夠亮的。」      藤子京媳婦端著熱茶出來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應道:「是三嫂子家小閨女的,本不該給小姐穿著,只是……」      藤子京撓了撓頭,說道:「這些天沒法子知道府裡的消息,族裡的長輩們和我們家商量一下,想著要瞞過那個小太監並不難,就怕路上會不會有朝廷的埋伏,所以打算把小姐和小少爺喬裝打扮成鄉下孩子,如果有事,看能不能偷偷送走。」      范閒微微一怔,心頭一動,便知道族裡的人們準備做些什麼,又想到了當年太平別院裡的血案,范若若的親生母親,似乎也像眼前的藤子京媳婦一樣做出決定。      他將臉一沉,說道:「以後切莫去想這種糊塗事,哪裡瞞得過人去?別白白害了人家孩子。」      見藤子京只是隨口應了聲,並沒有當回事,范閒在心裡嘆口氣,罵道:「族裡的老人可以說是糊塗了,你們怎麼也這麼糊塗?」      不過好在今日范閒趕了過來,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此時再去說這些也沒有什麼必要。只是想著先前在田莊路口迎接自己的族人,冷漠如范閒,也不禁有些動容,心頭生出感動來,卻陷入了更深層的煩惱之中。      一人行於天下,自可快意恩仇,便將熱血灑了,頭顱拋了,也不過換個「無悔」二字。      陳萍萍還要將園裡的那些姑娘送到東夷城,可是范閒身邊這麼多人,他能送幾個走?人生一世,要做到無悔,哪裡是這般容易的事情。      范閒一家並沒有在族內田莊裡多待,只過了一夜。第二日,一家五口便離了田莊,要回京都。      正如皇帝在御書房裡說的那樣,正如永陶長公主某一日對謀士說的那樣,范閒的命門太過要命,只要握住這一點,他就算插了翅膀,又能往哪裡逃?就算能逃,他可願逃?      不逃,只有面對,可是雪山何其高、何其寒。      抱著一對兒女,范閒笑咪咪地坐在馬車內,眼光卻時不時地透過車窗,看向清晨裡反射著東方白色天光的蒼山。蒼山在京都西側,離此官道甚遠,但高雄偉奇,直插雲天,只是初秋天氣,山頭早已覆上白雪,替這世界平添一抹涼意。      「還記得那兩年在蒼山度冬嗎?」范閒忽然問道。      此言一出,林婉兒和思思臉上都流露出幸福和回憶的神情。第一年的時候,思思還被范閒刻意留在京都老宅,但第二年她還是跟著去了。對於范府的這些年輕人來說,蒼山之雪可以清心,可以洗臉,那是一個與京都完全隔絕的美麗小世界。在那裡,范閒可以充分地展露與這個世界不一樣的情緒或情感。      不論是打麻將還是閒聊,冬雪裡的暖炕,總是令人回憶。馬車裡漸漸安靜了起來,林婉兒想到了偶爾上山的葉靈兒和柔嘉郡主。這些天京都范府被圍,想必葉靈兒在外面也是急死了;柔嘉郡主除了急范府,只怕還要急靖王在宮裡的事情。      「靖王那邊究竟怎麼樣了?」林婉兒擔憂問道。      「陛下氣消了,自然會讓他回府,連我都沒治罪,更何況他。」范閒搖了搖頭,卻想到了弟弟范思轍。也不知道京都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他在北方知道消息後,會不會出什麼問題?      坐在范閒身邊的范淑寧忽然看著蒼山上的雪頭,抿著小嘴,奶聲奶氣說道:「好高呀。」      是好高,要上去好難。范閒微瞇著眼睛,望著蒼山雪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在那座雪山裡,有他在南慶最美好的記憶,也有五竹叔帶著自己爬山臥雪的時光,他知道要爬到那座雪山的頂峰是多麼困難。      他的目力驚人,忽然看見幾隻蒼鷹正盤旋著,向著蒼山雪嶺的最高峰努力飛去,下意識對范淑寧指道:「看,如果真的能上去,其實很美。」

作者資料

貓膩

▎貓膩 曾就讀於四川大學,從事網路文學創作,現為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代表作:《慶餘年》、《朱雀記》、《間客》、《將夜》、《擇天記》、《大道朝天》等。

基本資料

作者:貓膩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0-12-08 ISBN:9789571092027 城邦書號:SPB7F000254 規格:膠裝 / 單色 / 31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