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長安的荔枝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長安的荔枝

  • 作者:馬伯庸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23-05-17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9折 342元
  • 書虫VIP價:323元,贈紅利16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06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銷售破百萬冊!數萬網友評為神作,最受期待影視大IP! 繼《長安十二時辰》後,馬伯庸再一次挖掘大唐盛世不為人知的祕辛! ★豆瓣2022年度中文小說NO.3,近10萬人8.5高分推薦 ★當當小說暢銷榜NO.1,16萬讀者100%熱烈好評 ★精美雙面印刷書衣版 「這是一次久違的計畫外爆發,寫得格外酣暢,從動筆到寫完,恰好是十一天,和李善德的荔枝運送時間相同。」――馬伯庸 一顆小小的荔枝,道盡大唐九品小官的職場血淚…… 天寶十四年,楊貴妃生辰當日,一人單騎十萬火急地衝入長安城,無人知道馬上乘載著什麼,更無人知道這關乎一個人的性命…… 「一騎紅塵妃子笑」的背後涉及多少權勢爭鬥?是多少人的辛酸血淚? 賞味期限只有四天的新鮮荔枝,如何在沒有高速公路和冷藏運送的年代跨越五千里路? 文字鬼才馬伯庸從底層小人物的視角刻劃偉大王朝步入末日的景象, 看唐朝「社畜」李善德在泥沼般的官場職場掙扎向上,展現小人物視死如歸的氣魄―― 「就算失敗,我也想知道,自己倒在距離終點多遠的地方。」 各種利益的博弈、管理層內部的矛盾、職場的情商、不得已的違規,甚至還有不斷修改需求的「甲方」。閱讀每一行字,都像是在閱讀自己。――歷史學教授 于賡哲 進入官場幾十年卻依然是個九品小官的李善德,終於迎來職涯的高峰――人生第一個肥缺。不僅是替聖人辦事的體面工作,不用看三省六部的臉色,更有無盡的油水可撈。原以為從此飛黃騰達,置產買房,豈料這個肥缺竟是個保證掉腦袋的坑。眼看鍘刀已懸在頭上,這會兒才來求神仙傳授縮地術為時已晚,李善德只好硬著頭皮先下嶺南看荔枝,然而他萬萬沒想到,自己要面對的不僅僅是荔枝如何保鮮、快馬如何加鞭,竟然還有節度使親兵半途截殺?!至於為了一顆荔枝,跟他這個九品小官過不去嗎? 【讀者好評】  全書緊鑼密鼓節奏緊湊,閱讀過程暢快淋漓,以一個小人物的視角窺視了大廈將傾的唐朝盛世。  這是一本常讀常新的書,我如今讀第二遍依舊津津有味。  雖是第三人稱角度敘事,卻讓我不由得代入主人翁的視角,隨他一起經歷命運浮沉。  有價值的歷史小說都是符合史實,能夠深刻反映當時社會面貌的歷史小說。好久沒有看到能讓我沉醉其中忘記時間的書了。

內文試閱

一 消息傳到上林署時,李善德正在外頭看房子。 這間小宅只有一進大小,不算軒敞,但收拾得頗為整潔。魚鱗覆瓦,柏木檁條,院牆與地面用的是郿鄔產的大青磚,磚縫清晰平直,錯落有致,如長安坊市的布局,有種賞心悅目的嚴整之美。 院裡還有一株高大的桂花樹,儘管此時還是二月光景,可一看那伸展有致的枝椏,便知秋來的茂盛氣象。 看著這座雅致小院,李善德的嘴角不期然地翹起。他已能想像到了八月休沐之日,在院子裡攤開一條毯子,毯角用新豐酒的罈子壓住,夫人和女兒端出剛蒸好的重陽米錦糕,澆上一勺濃濃的蔗漿,一家人且吃且賞桂,何等愜意! 「能不能再便宜點?」他側頭對陪同的牙人說。 牙人賠笑道:「李監事,這可是天寶四載的宅子,十年房齡,三百貫已是良心至極。房主若不是急著回鄉,五百貫都未必捨得賣。」 「可這裡實在太偏僻了。我每天走去皇城上直,得花小半個時辰。」 「平康坊倒是離皇城近,要不咱們去那兒看看?」牙人皮笑肉不笑。 李善德登時洩了氣,那是京城一等一的地段,他做夢都不敢夢到。他又在院子裡轉了幾圈,慢慢調整心態。 這座宅子位於長安城南邊,朱雀門街西四街南的歸義坊內,確實很偏僻,可也有一項好處—永安渠恰好在隔壁坊內,向北流去。夫人日常洗菜漿衣,不必大老遠去挑水,七歲的女兒熱愛沐浴,也能多洗幾次澡。 買房的錢就那麼多,必須有所取捨。李善德權衡一陣,一咬牙,算了,還是先顧夫人孩子吧,自己辛苦點便是,誰叫他住在長安城呢。 「就定下這座宅子好了。」他緩緩吐出一口氣。 牙人先恭喜一聲,然後道:「房東急著歸鄉,不便收糧穀,最好是輕貨金銀之類的。」 李善德聽懂他的暗示,苦笑道:「你把招福寺的典座叫進來吧,一併落契便是。」 一樁買賣落定,牙人喜孜孜地出去。過不多時,一個灰袍和尚進入院子,笑嘻嘻地先合掌誦聲佛號,然後從袖子裡取出兩份香積錢契,口稱功德。 李善德伸手接過,只覺得兩張麻紙重逾千斤,兩撇鬍鬚抖了一抖。 他只是一個從九品下的小官,想要拿下這座宅子,除罄盡自家多年積蓄之外,少不得要借貸。京中除兩市的櫃坊之外,要數幾座大伽藍的放貸最為便捷,謂之「香積錢」。當然,佛法不可沾染銅臭,所以香積錢的本金喚作「功德」,利息喚作「福報」。 李善德拿著這兩張借契,從頭到尾細細讀了一遍,當真是功德深厚,福報連綿。他對典座道:「大師,契上明言這功德一共兩百貫,月生福報四分,兩年還訖,本利結算該是三百九十二貫,怎麼寫成四百三十八貫?」 這一連串數字報出來,典座為之一怔。 李善德悠悠道:「咱們大唐〈雜律〉裡有規定,凡有借貸,只取本金為計,不得回利為本。大師精通佛法,這計算方式怕是有差池吧?」 典座支吾起來,訕訕說許是小沙彌抄錯了本子。 見典座臉色尷尬,李善德得意地捋了一下鬍子。他可是開元十五年明算科出身,這點數字上的小花招,根本瞞不住他。不過他很快又失落地嘆了口氣,朝廷向來以文取士,算學及第全無升遷之望,一輩子待在九品,他只能在這種事上自豪一下。 典座掏出紙筆,就地改好,李善德查驗無誤後,在香積錢契上落下指印與簽押。接下來的手續便不必他操心,牙人自會跟招福寺取香積錢,與房主交割地契。這宅子從此以後,就姓李了。 「恭喜監事鶯遷仁里,安宅京室。」牙人與典座一起躬身道賀。 一股淡淡的喜悅,像古井裡莫名泛起的小水泡,在李善德心中咕嘟咕嘟地浮起。十八年了,他終於在長安城擁有一席之地,一家人可以高枕無憂了。庭中桂花樹彷彿提前開放一般,濃香馥郁之味撲鼻而來,浸潤全身。 一陣報時的鼓聲從遠處傳來,李善德猛然驚醒。他今日是告了半天假來的,還得趕回衙署應卯。於是他告別牙人與典座,出了歸義坊,匆匆朝皇城方向走去。 坊口恰好有個賃驢鋪子。李善德想到他今天做了如此重大的決定,合該慶祝一下,便咬咬牙,從錦袋裡摸出十枚銅錢,想租一頭健驢,可又想到接下來背負的巨債,最後收回三枚,只租了頭老驢。 老驢一路上走得不急不緩,李善德的心情隨之悠悠蕩蕩。一下為購置新宅而欣喜,一下又為還貸的事情頭疼。他反覆計算過很多次,可每次一有閒暇,又忍不住再算一遍。李善德每月的俸祿折下來只有十貫出頭,就算全家人不吃不喝,仍填不滿缺口,還得想辦法搞點外財才行。 但無論如何,有了宅子,就有了根基。 他是華陰郡人,早年因為算學出眾,被州裡貢選到國子監專攻《算經十書》,以明算科及第,隨後被銓選到司農寺,在上林署裡做監事。雖說是個冷衙門的庶職,倒也平穩,許多年就這麼平平淡淡地過了。 這一次購置宅第,可以說是李善德多年來最大的一次舉動。他今年已經四十二歲,覺得自己有權憧憬一下生活。 李善德抵達皇城之後,直奔上林署。那裡位於皇城東南角的背陰之處,地勢低窪,一下雨便會積水,所以常年散發著一股霉味,窗紙與屏風上總帶著一塊塊斑漬。 已近午時,一群同僚在廊下吧唧吧唧地會食。他們見到李善德,紛紛放下筷子,熱情地拱手施禮。李善德有點驚訝,這些傢伙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多禮?他正迷惑不解,卻見上林署令招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旁邊。 劉署令是個大胖子,平日只對上峰客氣,對下屬從來不假顏色。他今天如此和藹,讓李善德有點受寵若驚。李善德忐忑不安地跪坐下來,低頭看到諸色菜肴,更覺得古怪。 燉羊尾、酸棗糕、蒸藕玉井飯,居然還有一盤切好的魚膾,旁邊放著橘皮和熟栗子肉搗成的蘸料—這午餐未免太豐盛了吧? 劉署令笑咪咪道:「監事且吃,有樁好事,邊吃邊說與你聽。」李善德有心先問,可耐不住腹中飢餓,這樣的菜色,平日也極難得吃到。他先夾起一片魚膾,蘸了蘸料,放入口中,忍不住瞇起眼睛。 滑嫩爽口,好吃! 劉署令又端來一杯葡萄酒。李善德心裡高興,長袖一擺,一飲而盡。 他酒量其實一般,一杯下肚,已有點醺醺然。這時劉署令從葦席下取出一軸文牒:「也不是什麼大事,內廷要採辦些荔枝煎,此事非讓老李你來擔當不可。」 上林署的日常工作,本就是為朝廷供應各種果品蔬菜。李善德把嘴裡的一塊肥膩羊尾吞下,用麵餅擦了擦嘴邊油漬,忙不迭把文牒接過去看。 原來這公文是內廷發來的一份空白敕牒,說欲置荔枝使一員,採辦嶺南特貢荔枝煎十斤,著人擔當差遣,不過填名之處還是空白。李善德一看到「敕令」二字,眉頭一挑,這意味著是聖人直接下的指示,既喜又疑:「這是讓下官擔當此事?」 「適才你不在,大家商議了一番,都覺得老李你老成持重,最適合做這個使職。」劉署令回答。 酒意霎時轟地湧上李善德的腦袋,他面色通紅,手也不禁哆嗦。 這幾年來,聖人最喜歡的就是跳過外朝衙署,派發各種臨時差遣。宮中冬日嫌冷,便設一個木炭使;想要廣選美色入宮,便設一個花鳥使。甚至在一年前,聖人忽然想吃平原郡的糖蟹,便隨手指設一個糖蟹轉運使,令京城為之熱議。 這些使職都是臨時差遣,不入正式官序,可因為是直接為聖人辦事,下面無不凜然遵從。其中油水之豐厚,不言而喻。像衛國公楊國忠,身兼四十多個使職,可以說是荷國之重。所以一旦有差遣派發下來,往往官吏們皆搶破了頭。 李善德做夢也沒想到,上林署的同僚們如此講義氣,居然公推他來做這個荔枝使。帶著醉意的腦子飛速運轉著:比價、採買、轉運、入庫,每個環節都有一筆額外進帳,如果膽子大一點,一口氣把香積貸還清了也並非不可能。 「真的叫在下來做這個荔枝使?」李善德仍有些不敢相信。 劉署令大笑:「聖人空著名字,正是讓諸司推薦。老李你若不信,我現在便判給你。」說完吩咐掌固取來筆墨,在這份敕牒下方簽下一行漂亮的行楷,「奉敕僉薦李善德監事擔當本事」,然後推到李善德面前。 李善德當即連飯也不吃了,擦淨雙手,恭敬接過,工工整整在下方簽上自己的名字和一個大大的「奉」字。他熟悉公牘,順手連日期也寫下:天寶十四載二月三日。 劉署令滿意地點點頭,叫書吏過來,抄成三軸,用上林署印一一鈐好,分送司農寺、吏部及御史臺歸入簿檔。剩下的一軸敕牒本文,則交給李善德。 從這一刻起,李善德便是聖人指派的荔枝使,可謂一步登天。 周圍同僚全無妒色,紛紛恭賀起來。這些祝賀比酒水更容易醉人,讓李善德頭暈目眩,興奮不已。他不由得走下席位,敬了一圈酒。若非正值辦公時間,他甚至想在廊下跳上一段胡旋舞。 雙喜臨門帶來的醉意,一直持續到下午未正時分才稍稍消退。李善德喝了一口醒酒用的蔗漿,跪坐在自己的書臺前,琢磨著這事下一步該如何辦理。 他在上林署做了這麼多年監事,對瓜果蔬菜最熟悉不過。其時荔枝在嶺南、桂州和蜀地的瀘州皆有所產,朱紅鱗皮,實如凝脂,味道著實不錯,只是極容易腐壞。歷年進貢來長安的,要麼用鹽醃漬,要麼晾晒成乾,還有一種比較昂貴的辦法,是用未稀釋的原蜜浸漬,再用蜂蠟外封,謂之「荔枝煎」,唯有達官貴人吃得起。以內廷之奢靡,也只要十斤便足夠了。 其實對這樁差事,李善德稍微有些疑惑。 按理說皇帝想吃荔枝煎,直接去尚食局調就行了,那裡有一個口味貢庫,專藏各地風味食材;就算沒有,也可以派宮市使去東市採買,東市實在無貨,一紙詔書發給嶺南朝集使,讓當地作為貢物送來便是。這麼個肥差,怎麼也輪不著上林署這麼一個冷衙門來推薦人選。 李善德的酒勁消退不少,意識到這件事頗為蹊蹺。這麼大的便宜,別人憑什麼白白給你?說不定是因為時間苛刻,難以辦理。 想到這裡,他急忙展開敕牒,查看程限。 朝廷的每一份文書中都會規定一個程限,如果辦事逾期,要受責罰。但出乎意料的是,這份敕牒上的程限是天寶十四載六月一日,距今還有將近四個月,不算寬鬆,也不是很緊。無論是去嶺南還是蜀地,都來得及。 李善德鬆了口氣,決定先不考慮那麼多,把荔枝煎買到手再說。 上林署管理城外的苑林園莊,所以他認識很多江淮果商,可以拜託他們打聽一下。就算京城沒有庫存,在洛陽、揚州等地一定有。實在不行,拜託嶺南那邊一坐果,便立刻蜜醃封送。荔枝的果期早熟是四月,成熟從五月開始,勉強趕得及六月一日。 李善德拿起算籌和毛筆,計算從嶺南送荔枝煎到長安的成本,怎樣運送最為快捷且便宜。但他很快又自嘲地搖搖頭,窮酸病又犯了是不是?這是替聖人辦事,不是為自己買房,朝廷富有四海,何必計較這些小數。 他勾勾畫畫了許久,忽然聽到皇城城門上鼓聲「咚咚」響起。依長安規矩,暮鼓六百下之後,行人都必須留在坊內,否則就犯了夜禁。他家在長壽坊,距離有點遠,得早點動身。 李善德收拾好東西,一樣樣掛在腰帶上,猶豫了一下,把敕牒也揣上。 差遣使職沒有品級,自然沒有告身,這份敕牒,便是他的憑證,最好隨身攜帶。 在鼓聲之中,他離開皇城,沿著大路朝自己家趕去。路上車馬行人行色匆匆,都想早一點趕到落腳的地方。李善德看著那些風塵僕僕的旅人,內心湧起一點驕傲。他們只有旅店、寺廟可以慌張投宿,而自己馬上就有宅可歸了。 他驕矜地揚起下巴,邁開步子,卻不防被一道深深的車轍絆倒,整個人「啪嚓」一下摔在地上。李善德狼狽地爬起來,發現連黑襆頭都摔在地上,同時掉出來的還有那份文牒。他嚇得顧不得撿襆頭,先撲過去把敕牒撿起,拍了拍上面的塵土,發現一張小紙片從紙捲裡飄了出來。 李善德撿起來一看,這張紙片只有半片指甲大,和敕牒用紙一樣是黃藤質地,上頭寫了個「煎」字。 這是書辦常見之物,名叫「貼黃」。書吏在撰寫文牒時難免錯寫、漏寫,便剪出一小塊同色同質的紙片,貼在錯謬處,比雌黃更為便利。 不過按理說貼黃之後,還需押縫鈐印,以示不是私改,怎麼這張貼黃上沒有印章痕跡?李善德想到這裡,不免好奇地看了一眼敕牒,被「煎」字遮掩的到底是什麼字。 這一眼看去,他如被雷劈,那居然是個「鮮」字! 「荔枝鮮」和「荔枝煎」只有一字之差,性質可不啻天壤。 他整個人僵在原地,只有下巴上的鬍鬚猛烈地抖動起來。有路過的巡吏發現這位青袍官員有異,過來詢問,可他的聲音聽在李善德耳中,卻如同在井底聽井欄外講話那般隔膜。 鼓聲依舊有節奏地響著,李善德抓起敕牒,僵硬地把脖子轉向巡吏,嚇得巡吏往後退了一步,握緊腰間直刀。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眼神:惶惑、渙散、驚恐……就算是吳道子也未必摹畫得出來。 巡吏正琢磨著該如何處置,突然看到這位官員動了。 他緩緩轉過身軀,放開步子,隨即加速,瘋狂地朝北面皇城跑去,花白頭髮在風中凌亂不堪。巡吏大為感慨,一個四十多歲的人能跑出這樣的速度,委實難得。 李善德一口氣跑回皇城,此時鼓聲已敲了四百多下,距離夜禁不遠。他奔到上林署的廊下,迎面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正是劉署令與同僚說笑著準備離開。 劉署令高高興興走著,見一個披頭散髮的黑影猛衝出來,嚇得「嗷」了一聲,差點跳進旁邊的水塘。黑影速度不減,一頭撞進他懷裡,兩人齊齊倒在廊下,地板發出龜裂的哀鳴。 劉署令拚命掙扎,卻發現那個黑影死死抱住自己的大腿,叫道:「署令救我!署令救我!」聲音聽著耳熟,他再一辨認,不由得憤怒大吼:「李善德,你這是幹什麼!」旁邊的同僚和僕役七手八腳地把兩人攙扶起來。 「請署令救我!」李善德匍匐在地,樣子可憐至極。 「老李你失心瘋了吧?」 李善德啞著嗓子道:「您判給我的文牒,貼黃掉了,懇請重鈐。」 劉署令怫然不悅:「多大點事,至於慌成這樣嗎?」 李善德忙不迭地取出文書,湊近指給署令看:「您看,這裡原本錯寫成『鮮』字,貼黃改成『煎』字。但紙片不知為何脫落了,得重貼上去。這是敕牒,如果沒有您的官印押縫,就變成篡改聖意啦。」 劉署令臉色一下子冷下來:「貼黃?本官可不記得判給你的敕牒上有什麼貼黃—不是你自己貼上去的吧?」 「下官哪有這種膽子啊,明明……」 「你剛才也說了,貼黃需要鈐印押縫,以示公心。請問這脫落的貼黃上,印痕何在?」 李善德一下子噎住。是啊,那「煎」字貼黃上,怎麼沒有押縫印章呢? 當時他喝得酒酣耳熱,只看到文牒上那「荔枝使」的字樣,心思便飛了,沒有檢查文書細節。話又說回來,自家上司給的文書,誰會像防賊一樣查驗啊? 他一時情急,聲音大了起來:「署令明鑑。您中午不也說,是內廷要吃荔枝煎嗎?」 劉署令冷笑道:「荔枝煎?我看你是老糊塗了吧?那東西在口味貢庫裡車載斗量!用得著咱們提供嗎?你們說說,中午可聽見我提荔枝煎了?」 眾人都搖搖頭。劉署令道:「我中午說得清楚,敕牒裡也寫得清楚,授給你這個『荔枝使』的頭銜,本就是要為宮裡採辦鮮荔枝的,不要看錯!」 李善德的鬍鬚抖了抖,簡直不敢相信聽到的話:「鮮荔枝?您也知道荔枝的特性,一日色變,兩日香變,三日味變,無論從哪裡運來,都趕不及送到長安啊!」 「所以李大使你得多用用心,聖上等著呢。」劉署令冷冷說了一句,隨後又充滿惡意地補充道,「你可看仔細了,詔書上說得清楚,聖人要的是嶺南荔枝。」 李善德眼前一黑,嶺南?那裡距離長安有五千里路,就是神仙也沒辦法!

延伸內容

序言 承蒙馬伯庸先生委託,讓我為《長安的荔枝》作序。馬親王的著作,經常帶來現象級的影響,這種影響並不局限於文學界,還涉及影視、旅遊、地方文化建設等方方面面,馬親王的巧思和他對現實的關懷,以及滲透骨髓的幽默感、對史料和細節的孜孜以求,皆是他成功的原因。 除此之外,馬伯庸把他對歷史的熟稔與現實關懷結合在一起,因而文筆能直擊人心。寫的是古人,卻經常讓讀者看到自己。這部《長安的荔枝》就是如此。 一連串跌宕起伏的故事次第展開,嚴絲合縫,令人無法釋卷,這是我們熟悉的馬親王風格。 但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本書也是古裝版的職場小說,是一個職場「社畜」力爭上游的故事。故事開頭,一個苦哈哈的房奴李善德出現在讀者面前,他要在大城市買房,要貸款,由此改變了他的人生──他要為稻粱謀,而且是每天有數的稻粱。看到這裡,相信一些人的臉上已經出現苦笑。也正因為要積極為稻粱謀,所以李善德輕易就被中階主管捏住要害,主管用陰招將他送上去嶺南的路,去完成那個顯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為皇帝遞送新鮮荔枝。他甚至要為最壞的結果打算—命喪黃泉之前與妻子離婚,讓妻子、孩子規避債務。直到杜甫告訴他一個老兵的勵志故事,才讓他下定決心向前走。 小說裡那些通天陰謀與暗殺,是一般人一輩子不會遇到的事情,但整個小說的核心是那麼真實,直接洞察人性,小說圍繞著複雜的唐代職官結構和行政運作機制展開,許多名詞估計多數讀者聞所未聞,但讀起來深入人心,不用明白每個詞的含義也有股莫名的熟悉感,因為,這個「大盤」背後蘊含的機理是共通的。各種利益的博弈、管理層內部的矛盾、職場的情商、不得已的違規,甚至還有不斷修改需求的「甲方」。閱讀每一行字,都像是在閱讀自己。看到「流程是弱者才要遵循的規矩」、「連做噩夢都在工作」,誰不苦笑? 但是與此同時,還有一種精神讓人衝破這一切阻滯,那就是豁出性命守護珍視之物所引發的衝勁,讓我們不至於最終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李善德就是憑藉這種精神,對得起職責,更對得起家人。文學需要宏大敘事,但也需要這些小人物的細節,讓讀者體味貫穿古今的共通性,更容易與古代的「自己」共鳴。 一如既往,馬親王對各種歷史背景及細節的深入了解和呈現,讓我這個專業歷史學者甚為敬佩。他說這本小說受到我的小文影響,實在愧不敢當。那篇小文寫於多年前,現在看來,史料和邏輯有些瑕疵,但基本上觀點未變,即貴妃荔枝來自嶺南,不計成本地運輸才能夠達到平常無法達到的效果。受馬親王的影響,我準備把那篇小文修改成正式的論文,以饗讀者。 是為序。 于賡哲(歷史學教授) 二○二二年八月二十八日

作者資料

馬伯庸

作家。人稱「文字鬼才」。作品涵蓋歷史、科幻、影視評論等諸多領域。代表作有長篇小說《古董局中局》、《風起隴西》、《三國機密》、《長安十二時辰》,中篇小說《末日焚書》、《街亭殺人事件》、散文《洛神賦》、《破案:孔雀東南飛》等。 相關著作:《七侯筆錄之筆靈(下)》《七侯筆錄之筆靈(下)(首刷限量PVC書衣版)(拆封不退)》《七侯筆錄之筆靈(上)(首刷限量PVC書衣版)(拆封不退)》《古董局中局4(終):大結局》《古董局中局3:掠寶清單》《古董局中局2:清明上河圖之謎》《古董局中局(新版)》《古董局中局》《三國機密(上):龍難日(全新封面)》《三國機密(下):潛龍在淵(全新封面)》《風起隴西(第一部):漢中十一天(全新封面)》《風起隴西(第二部)(終):秦嶺的忠誠(全新封面)》《風起隴西(第二部)(終):秦嶺的忠誠》《風起隴西(第一部):漢中十一天》《三國機密(下):潛龍在淵》《三國機密(上):龍難日》《筆靈4:蒼穹浩茫茫》《筆靈3:沉憂亂縱橫》

基本資料

作者:馬伯庸 出版社:高寶 書系:戲非戲 出版日期:2023-05-17 ISBN:9789865067168 城邦書號:A52A124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