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親子關係 > 兒童文學
昔日巫師3:幸運三生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新書搶購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其他

內容簡介

《馴龍高手》作者最新力作,夢工廠即將改編動畫電影! 集齊「消滅巫妖的法術」的材料,異常艱難。 希望與札爾正踏在阻止巫妖王的危險道路上,卻有夥伴將背叛他們—— ☆ 未出版即售出影視版權,將由夢工廠改編動畫電影! ☆ 亞馬遜編輯推薦,全球譯作38國語言,世界各國好評如潮! ☆ 與《哈利波特》、《小魔女瑪蒂達》系列同獲兒童文學大獎藍彼得圖書獎! ☆ 獲選誠品書店夏日選書! ★本書特色 本書作者克瑞希達.科威爾備受國際兒童文學界肯定,獲選為第十一屆水石書店兒童文學大使(此殊榮魔法媽媽J.K.羅琳也曾得過)。除了享譽全球的《馴龍高手》系列,近年更推出魔法、戰士與邪惡巫妖的系列小說《昔日巫師》。 《昔日巫師》的主角札爾與《馴龍高手》的小嗝嗝相反,是個非常有領導魅力的人,帶領願意跟隨他的夥伴們尋找逝去的「魔法」。途中除了各式各樣的冒險,更遇到敵對陣營的戰士族公主「希望」,產生了價值觀的碰撞。 一如《馴龍高手》,本系列充滿童趣的插圖,輕鬆而歡樂的故事內容十分好讀,多樣化的生物讓讀者目不暇給,而隨著故事的發展,更能使孩子在潛移默化之下,學習同理心,領會尊重的真諦。 ★故事簡介 ,不列顛群島存在著魔法,直到戰士向邪惡的巫妖挑起戰爭,以「鐵」製武器壓制魔法,並讓巫妖近乎滅絕,戰士與巫師兩族勢不兩立。 十三年前,巫師之王與戰士女王相戀,儘管戀情沒有結果,巫師的真愛之吻卻神奇地使戰士女王的後代——希望破天荒地擁有「操控鐵」的魔法! 隨著兩族繼承人札爾與希望的相遇,他們釋放了巫妖王、遭受巫妖們襲擊,希望更兩度化為灰燼後重生……但,巫妖王仍未消失。 為了徹底消滅巫妖王,化敵為友的札爾和希望開始尋找施法的材料。這趟冒險危機四伏,巫師、戰士和巫妖都在追殺他們,他們卻即將被背叛——

內文試閱

  第一章:背叛      三千年前,在後來稱為「青銅器時代」的時代尾聲,全不列顛群島都是茂密蓊鬱的野林。      野林裡住著善良的動物、魔法生物與人類,他們都各自過各自的生活。但是,當時的森林裡也住著邪惡的生物,有些更是邪惡到了極點。      此時此刻,森林上空飛著兩隻邪惡生物,他們目前是隱形狀態,但如果人類能用肉眼看見他們,就會發現他們擁有烏鴉般柔韌的黑翅膀、猛禽腳爪般的手爪,以及有點像鳥喙的鼻子。他們是「巫妖」,而且不是好巫妖,是非常、非常「壞」的巫妖。他們緊貼著雲層飛在高空,邊飛邊盯著下方的東西。      這樣東西是一扇門,不過這扇門沒有乖乖待在門該待的地方,沒有直立在不同的房間之間,沒有安安穩穩、規規矩矩地站在地上開開關關,而是像地毯似地平躺著,在樹梢飛行。      巫妖原本悠哉地拍著翅膀,在樹林高空強勁的氣流中翱翔,準備飛回他們在悲愴山脈的巢穴,卻注意到下方那個在空中移動的小點——那扇飛行門。但是,此時令巫妖目不轉睛的東西,並不是飛行門本身。      飛行門上,趴著三個小孩。      隱形的兩隻巫妖,俯視著那三個小孩。      孩子們則從飛行門邊緣往下望,在森林中尋找著什麼。      巫妖看得飢腸轆轆,餓到黑色口水都從脣角滴出來了,他們已經好幾個星期——不對,也許是好幾年——沒看到像這三個小孩一樣美味的獵物了(由此可見,青銅器時代的人和其他時代的人不怎麼喜歡巫妖,可是有原因的)。      巫妖只想俯衝下去,用利爪緊緊抓住那三隻美味可口、毫無防備的小點心,卻因為某種原因遲疑了。      「麼什做頭外在們他?」斷頸嘀咕,鳥喙般的鼻子左搖右晃。「們他護保在人有沒麼怎?阱陷是會不會這?」(巫妖和我們人類用的是同樣的語言,只不過他們說的話前後顛倒。她的意思是:「他們在外頭做什麼?怎麼沒有人在保護他們?這會不會是陷阱?」)      撕鬧也停下動作,可是人類孩童血液的氣味一陣陣飄上來(對巫妖來說,那就和在烤箱裡烘烤的蛋糕一樣香),害他像狗一樣不停流口水。他恨不得直接衝下去,在斷頸面前把三隻鮮美的小點心抓走,帶回他的巢窩自己享用。      但撕鬧也很謹慎。在巫妖重返野林之前,空中到處是會飛的生物,有鳥類、小妖精與雞蛇,還有龍、小綠仙及形形色色令人驚嘆的魔法生物。然而現在是凌晨,離夜晚的巫妖狩獵時間還不遠,森林中一片死寂,戰士都把嬰兒安安穩穩地鎖在城堡裡,巫師也將小嬰兒安安全全地放在樹屋保壘。那問題來了——這三個人類嬰兒怎麼會怡然自得地趴在魔法飛行門上,在離人類聚落好幾英里的地方飛行?也許斷頸說得對,這真的是陷阱也說不定。      三個孩子正在交談,其中一個假作勇敢,用顫抖的聲音唱道:「勇敢無畏!這是戰士的進行曲!勇敢無畏!我們邊唱邊進取!」      撕鬧巨大的耳朵邊緣捲起,不停轉動和調整姿勢,試圖聽清歌聲,他額頭中間的眼睛也睡眼惺忪地睜了開來。兩隻隱形的巫妖越飛越低,豎起耳朵偷聽小孩的對話。      第一個孩子是名叫札爾的巫師男孩(札爾的英文拼法是「Xar」,唸法卻是「Zar」——別問我為什麼,英文就是這麼奇怪)。兩隻巫妖有所不知,札爾是巫師之王恩卡佐之子,他還有個極為危險的祕密:他偷了一隻巫妖的部分魔法,現在在控制魔法這方面遇到一些障礙。儘管巫妖魔法藏在他右手手套下的傷口之中,兩隻巫妖還是聞到了,同類的氣味令他們百思不解。      第二個孩子是戰士女王希剋銳絲之女,一位名叫希望的戰士公主,她也有個極為危險的祕密:她的眼罩下藏著一隻魔眼。重點是,戰士根本就不該擁有魔法。      第三個孩子,是戰士男孩刺錐。他是希望的助理保鑣,但他覺得這份工作十分艱難,因為他不怎麼喜歡打架,也不幸常在身處險境時睡著。而且,希望似乎完全不理解「規則」的概念,刺錐根本就不可能控制這個不受控的小公主。此時毫無說服力地唱著歌的人,就是刺錐。      三個孩子是在兩週前逃離希望與札爾的家長,而現在,他們看起來哀傷了些、衣衫襤褸了些。這趟旅程的最初,和其他許多次旅程一樣,三人開開心心地出發,在當時的他們看來,離家出走是新奇刺激的冒險。但是現在,他們又累又餓又怕,因為他們知道自己被戰士、巫師與巫妖追殺,也知道絕不能被追上。假如被「戰士」抓到,希剋銳絲會把希望關進戰士鐵堡,再也不讓巫妖接近她。假如被「巫師」抓到,恩卡佐會把札爾關進戈閔克拉監獄,治療他的巫妖印記。假如被「巫妖」抓到……這個想法實在太恐怖,我們的小英雄們都非常努力不去思考這件事。      因此,過去兩天他們都在尋找卡利伯——札爾會說話的渡鴉——姊妹的家,滿心希望能在那裡暫避風頭。      「我姊妹一定就住在這附近。」這句話卡利伯不知道重複了多少遍。「她是前陣子搬過來的,那時候我還是人類……」      卡利伯其實是個活過好幾輩子的巫師,他上輩子的確是人類,而且還不是尋常人類,是偉大的大巫師潘塔利昂,這次降世卻不幸以鳥類的姿態回到野林(卡利伯不僅是鳥,還是隻亂糟糟的鳥,因為他必須阻止札爾惹麻煩,這項不可能的任務害他十分焦慮)。      「我姊妹手上有移除巫妖的法術所需的材料之一——德魯伊的眼淚——我們或許能說服她把材料送給我們。」卡利伯說。「她還能讓我們借宿一晚,請我們吃一頓豐盛的大餐,暫時保護我們……」      大家都沒什麼精神,比起獲得法術材料,他們更想在床上好好睡一晚,還有飽餐一頓。想到這裡,刺錐不禁熱淚盈眶。      「卡利伯,你姊妹家長什麼樣子?」刺錐問。      卡利伯支支吾吾地說:「喔,那個,就跟其他人類的家差不多啊。我已經好幾年沒去找她了,等等看到就知道了。」      「你姊妹家很大嗎?」希望猶豫地說。「我們人這麼多,她真的有空間讓我們借住嗎?」      卡利伯一派輕鬆地揮揮翅膀。「這個啊,當然有啦!我姊妹家空間很寬敞,當然能讓我們所有人借住……」      「那我們有點,呃……奇怪,也沒關係囉?」希望傷感地說。「卡利伯,大家都討厭看到巫師和戰士合作,你姊妹真的不會介意我們嗎?而且,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我們有點……有點像是被『詛咒』了。」      希望是長得有點奇怪沒錯,她是個瘦瘦小小的女孩,充滿魔力的頭髮不停震動,她每次移動,頭髮就會因為靜電而飄起來。她蒼白的小臉蛋,看上去像是被海潮刷洗了一番,把所有稜角都沖刷掉了,臉上的表情則和善卻又堅定。      她堅定的心正在接受考驗。      她的盔甲坑坑巴巴的,她已經三天沒吃飯了,而且他們上週被蛇龍群(一種青銅器時代很常見的龍族)突襲,她臉上、手上與腿上深深的爪痕還沒癒合。      希望全心全意想相信卡利伯真的有姊妹,這位姊妹也真的願意幫助一群違反了野林律法的亡命之徒……但她內心深處有點空蕩蕩,只覺得這份願望不可能成真。      「卡利伯,我們面對現實吧。」希望努力實際一些,努力不讓自己太難過。「我們不管去哪裡都跟別人格格不入,沒有人會要我們的。」      「我姊妹不像其他人,她不會歧視別人。」卡利伯說。「這世界上也是有好人的,他們只是比較難找而已。」      「你確定你姊妹沒有死掉又轉生成渡鴉嗎?我們一直找不到她的家,說不定是因為她現在住在『鳥巢』裡了?」刺錐懷疑地問。      「不會的,不會的。」卡利伯說。接著,他有點沒自信地說:「應該不會吧……」      刺錐不想傷到卡利伯,但他們已經找卡利伯姊妹的家找了很久很久,卻一直沒找到蛛絲馬跡。「卡利伯,你確定沒記錯嗎?」刺錐說。「你不是不久前才剛想到你有這個姊妹嗎?」      「活過好幾輩子,真的很不容易。」卡利伯慌亂地說。「你得花一點時間,才能回想起前幾輩子發生的事,不過現在我想起來了,我知道我有個姊妹,她就在這片森林的某處……」      「我覺得還是別找她了,我們直接衝進迷失湖的德魯伊大本營,把他們的淚水搶走。」沒耐心的札爾說。      「你不懂!」卡利伯說。「德魯伊天性執著又不近人情,還是全野林最強大的巫師,他們真的很不喜歡別人搶他們的眼淚!要是被他們逮到,我們就死定了……還是請我姊妹直接把淚水『送』給我們,比較簡單。」      這時,希望瞥見了什麼東西,但那不是卡利伯姊妹家溫暖的火光,而是更可怕、更陰邪的東西。      「下面的森林裡,有人在跟蹤我們。」希望悄聲說。她稍微將眼罩往上推,因為她的魔眼視力比較好。果不其然,下方糾結的蓊鬱森林裡,遙遠的某處有許許多多支火把的小閃光正在林間移動,朝他們的方向前來。      「卡利伯,那會不會是你的姊妹?」札爾滿懷希望地低聲問,肚子發出震耳欲聾的咕嚕聲。那些很顯然是狩獵隊不懷好意的火把,只有札爾會把狩獵隊當成卡利伯姊妹迎接他們的隊伍——札爾就是這麼樂觀,時時刻刻都希望能遇到最好的情況。      他右側太陽穴有很深的抓傷,是前幾天差點被蛇龍抓瞎時留下的傷痕,他一條腿還被幻形怪咬傷,纏著一片舊上衣的布料,儘管傷口感染了,他也不以為意。札爾是個隨遇而安的男孩,他的雙眼神采奕奕,彷彿身上有感染的幻形怪咬傷與蛇龍抓傷都不重要,他就是要盡情享受人生。      札爾是個很有魅力的男孩,所以有很多追隨者,此時就有六隻追隨他的小妖精與三隻毛妖精,隨飛行門飛在空中。這些小生物長得像昆蟲,皮膚薄到你能看見他們的心臟,他們的心臟現在都驚恐地狂跳,心跳激烈到藍色火花不時從他們耳朵飛出來。      「小心……」他們嘶聲說。「小心小心小心……」      「那絕對不是我姊妹。」卡利伯用一隻翅膀擋住清晨陽光,瞇起眼睛往下望,想看得更清楚。「他們在敲戰鼓,而我姊妹不可能對我們敲戰鼓……除非她這二十年來性情大變了。」      「小妖精們,別擔心,」札爾安慰道。他雖然經常帶同伴惹麻煩,還是非常認真看待自己身為領袖的責任。「我會保護你們……」      「逆當然會了,主人!」最嬌小、最興奮的毛妖精之一——吱吱啾——尖聲說。「逆是全世界有史以來最聰明的領袖,逆不可能害窩們遇到危險!」      「可是我不懂……」希望困惑地說。「沒有人知道我們往哪個方向去了啊——小妖精都讓身體暗下來了,我們又飛在離樹冠層很近的高度,下面的人不可能看到我們。他們怎麼可能跟蹤我們?」      「他們可能是聞到粉碎者和雪貓的氣味了。」刺錐提出。      札爾還有一些同伴在森林地表行動,分別是巨人粉碎者、三隻美麗的雪貓、幾匹狼、一隻熊,還有一隻名叫孤狼的狼人。      「怎麼可能!」札爾小聲回應。「我是逃跑專家,我的同伴也都很擅長逃跑!根本不可能有人追蹤我們……」      札爾是有一點點自大,但他確實很擅長逃跑。他是全巫師王國最叛逆的男孩,總是到處惡作劇惹麻煩,例如:      他叫小妖精對他哥哥——劫客——的法杖施法,劫客每次想使用法杖,就會被它們打屁股……他還在大廳的魔鏡上畫斑點,害每個人看到鏡子都以為自己得了傳染病、皮膚長疹子了……他甚至把活動魔藥倒進他最討厭的老師——嚷特——的褲子,每次嚷特想穿褲子,它就會跳到搆不到的地方。      也因為他老是惡作劇,札爾從出生到現在這短短幾年,一直在逃離憤怒的父親、師長與其他巫師,成了逃跑專家。      「也許有人背叛了我們。」風暴提芬——札爾手下一隻較大的小妖精——嘶聲說,眼睛狐疑地瞇了起來。「搞不好是那個狼人。孩子們,聽好了,絕對不能信任你在監獄裡認識的狼人,這是我的金玉良言。」      「妳不准因為人家是狼人,就把他當壞人!」札爾氣呼呼地說。      希望贊同札爾的看法。      「沒有人背叛我們。」希望溫和地說。「風暴提芬,我們現在都在同一陣營,大家都是通緝犯了,妳忘了嗎?      「問題是,森林裡那些追趕我們的人,到底是誰?」希望擔憂地問。      卡利伯列出他們的各路敵人:「可能是德魯伊部族……也可能是札爾的父親……或是希望的母親……還有那個痛恨你們的巫妖嗅獵人……對了,還有戰士皇帝,他應該想不擇手段消滅能操控鐵的魔法……」      吱吱啾咧嘴露出滿口小牙齒,尖聲說:「主人,『窩』來幫逆對付他們!窩會從他們的鋼鐵屁股咬下大塊大塊的肉!窩會讓他們一整個星期都在流鼻水,還會把他們的三明治打結!窩會讓他們的襪子破洞,害他們的大拇指一直從破洞跑出來,『很煩很煩』!窩會在他們的褲褲裡放癢癢粉,在他們肚臍裡放小棉絮球,他們『永遠』都猜不到小棉絮球是哪裡來的!」      吱吱啾的體型沒比榛睡鼠大多少,在肚臍眼放小棉絮球也沒什麼威嚇力,他的威脅對德魯伊或全副武裝的鐵戰士而言,應該都不足掛心。儘管如此,札爾還是一本正經地感謝他,對他說:「吱吱啾,你當然可以對付他們,等我下命令,你就去。」      卡利伯沒提到的敵人,是巫妖。說來諷刺,此時此刻,上方就有兩隻大巫妖在跟蹤他們。大家都沒注意到巫妖接近的徵兆:札爾腰帶上掛著兩根巫妖羽毛,巫妖接近時,羽毛會散發不自然的鮮豔綠光。它們現在就在散發綠光,天啊,真的好綠,比綠寶石還綠、比星光還亮,可是札爾、希望與刺錐都專心盯著下方的森林,沒注意到巫妖羽毛的變化。      唯一注意到羽毛發亮的,是寶寶。寶寶是最小最小的毛妖精,他看到羽毛發光,焦急得快發狂了。      問題是,寶寶還住在他的蛋裡,而且他只會說一個字:「咕!」      而且,即使小嬰兒有很重要的話要說,也不會有人聽他們說話。      所以,儘管寶寶急躁地在蛋裡滾來滾去,一直撞到別人,用小嬰兒的聲音大喊:「咕!咕!咕!」其他小妖精都沒有聽他的話,札爾也只是把他拍開,對他說:「寶寶,不行,現在不可以玩。」      兩隻巫妖飛在飛行門上方大約十英尺的位置,邊把爪子磨利,邊相視一笑——巫妖的幽默感實在很糟糕,所以他們露出的笑容也很可怕。真是太好笑了!那三個小孩忙著注意地上的危險,完全忽視了天上更嚴重的威脅。      原來他們離家出走了啊!難怪他們會在凌晨外出,離部族與家人那麼遠……原來這根本就不是陷阱……      巫妖準備俯衝。      但這時,兩隻巫妖全身一僵,只見某樣東西從希望的背心後面探出頭,一面嗅嗅聞聞一面轉頭,然後跳到希望頭頂,和其他人一起往下望。      那樣東西是一根湯匙,而且是活的湯匙。      魔法湯匙出來後,一把鑰匙、一支叉子與好幾枚魔法大頭針都跑了出來。      在巫妖看來,這都不奇怪,他們以前也見過不少魔法物品。      重點是,這些魔法物品一點也不正常,他們真的很奇怪……      這些魔法物品……      ……是鐵做的。      兩隻巫妖的眼睛燃起紅光,在那驚恐的瞬間,他們的紅眼睛現出原形。      「是——她……」巫妖們嘶聲說。      「是——她…………」巫妖發出像狗的低吼。「有魔眼又有操控鐵的魔法的女孩……」      說巧不巧,正從飛行門邊緣往下望的希望,和巫妖同時悄聲說:「是她……」      「是她……是她……是她……!」      「是我母親!」希望高呼。「是她在跟蹤我們!好喔,大家不要驚慌……保持鎮定……鑰匙!可以請你跳進鑰匙孔嗎?」      希望想全速駕駛飛行門時,必須請鑰匙插進鑰匙孔,她才能迅速操控門的前進方向。      「當然囉。」鑰匙用尖尖細細的聲音,得意地說。「湯匙,你看吧?叉子只能把食物送到嘴巴,他只能弱弱地用在馬鈴薯上……可是『我』不一樣,我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      鑰匙和叉子都愛上了魔法湯匙,所以鑰匙一有機會就非要大肆炫耀不可。      叉子氣呼呼地對鑰匙抖動叉尖,鑰匙則挺起小小的鐵胸膛,得意洋洋地跳進鑰匙孔。      「我們很安靜、很安靜地溜走……」希望說。「大家小聲點……儘量不要發出聲音……」      但就在希望調整鑰匙,讓飛行門安靜又快速掠過樹冠層時,她發現吱吱啾的模樣很奇怪。      他剛才興奮過了頭,不停在空中翻筋斗,惡狠狠地威脅要在別人的襪子上戳洞還要保護札爾,還不小心咬到自己的尾巴;當他看見希望的母親時,似乎完全發狂了。蜜蜂般的小身體爆出小火花,有斑點的眼睛亮起鮮綠色光芒,他尖聲高呼:      「啾吱吱來救人囉!衝啊啊啊!」      小毛妖精瘋狂俯衝下去,打算以一己毛妖精之力,攻擊希剋銳絲女王的大軍。      「他……在……做……什麼?」札爾驚呼。      就在門上三個小孩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不可思議的第一場災難展開時,第二場明亮、猛烈、熊熊燃燒的災難,在他們眼前爆發了。      「母親!」希望驚叫。「她要把森林燒了!」

延伸內容

【媒體讚譽】
「能征服世界的故事。」——《衛報》 「幽默好笑的故事,有傻傻的笑話、有鬧劇,還有機智的對話……而貫串全書的主題,是對差異與不同的包容。作者的文字洋溢同理心,也鼓勵讀者同情他人。悄悄將孩子引導至正確的方向後,讓他們得到自己的結論,比強硬說教好得多——我認為科威爾身為作者,和讀者形成了一種信賴、一種默契,這份雙方都能感受到且尊重的默契,正是科威爾大受歡迎的原因之一。」——書包網 「科威爾最新的作品,是一個多采多姿的奇幻世界,有巫妖、小妖精、食肉植物,還有會說話的渡鴉。書中好鬥的少年男女主角都有各自的優缺點,他們勇敢、自私,在渴望得到父母肯定的同時,也不願意犧牲自己的獨立性,角色個性真實到有點可怕的地步。故事旁白知曉一切,敘事口吻恰到好處,沒有老生常談、倚老賣老的嫌疑。讀者必然會愛上這個想像力豐富的世界、幽默的對白與旁白……這是個歡樂的魔法冒險故事。」——柯克斯書評 「集娛樂、刺激與恐怖於一身,令人迫不及待想看續集。」——《小週刊》雜誌 「科威爾的新書好笑、充滿深意,同時意外地睿智又活潑,又是一部力作。」——《星期日泰晤士報》 「科威爾的世界描寫得極為詳盡,令人沉醉……這會是一部流芳百世的作品。」——《觀察家報》 「作者手繪的插圖是本書一大特色,不僅傳達故事氛圍,還將讀者送入魔法世界,讓人陶醉在故事中。」——親子教育網 「克瑞希達.科威爾終於回應《馴龍高手》書迷的期望,出版了巫師、戰士、魔法與兩個超棒的小英雄粉墨登場的新故事。」——《獨家報導週刊》 「本書極為優秀。它為我們介紹全新的奇幻世界,世界設定奠基於我們熟悉的歷史與神話傳說,只不過這次不是北歐神話,而是古不列顛那片有著強大魔法與黑暗、神祕森林的土地。故事帶我們展開充滿懸疑與驚喜、高潮迭起的旅程,科威爾的寫作特色展露無遺,即使在平靜自省的時刻,故事也從不拖沓,敘事文字則幽默、堅毅又非常有深度。搭配作者自己繪製的插圖,風格粗糙的圖案與潦草的註釋和文字搭配得天衣無縫,組合成設計精美的精裝書。」——《衛報》 「克瑞希達.科威爾保留了先前讓作品大受歡迎的特質,卻也和緩(又巧妙)地引導年輕讀者進入更深刻、更豐富、更奇幻的領域。她也遵照同樣的模式,對兒童文學領域作出貢獻,成為現代兒童小說的英雄人物。」——後波特魔法小說網 「……從頭到尾維持了驚奇與混亂的氛圍。科威爾技巧高超地結合了冒險與玩鬧,寫出令年輕奇幻小說迷心滿意足的故事。」——《出版人週刊》 「我非常享受這本書,因為在某些懸疑橋段,即使推測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十之八九還是會被接下來的展開嚇到。這是一本好玩又優秀的書,我喜歡故事環環相扣的情節,你一旦被吸進去,就再也無法放下書本,而且結尾令人高懸著一顆心,等不及看下一集!太精采了。五顆星。」——《小學時報》 「……時而嚴肅、時而辛酸、時而富有哲理、時而恐怖,而貫串全文的,是科威爾平易近人的幽默感。」——《泰晤士報文學增刊》 「刺激又潛力無窮的開端……緊接著是奇妙的魔法冒險,故事充滿神話生物、扣人心弦的情節,以及正邪之間史詩般的掙扎。」——《蘇格蘭人報》 「滿是喧鬧的氣氛與幽默感,彷彿被人頑皮、淘氣地繪在紙上……書中角色——沒有魔法的小巫師『札爾』,與擁有魔法湯匙的戰士公主『希望』——都令人移不開視線。」——《蘇格蘭先驅報》 「贈予新舊書迷的故事饗宴。」——《S雜誌》 「《昔日巫師》滿是科威爾奇特的手繪插圖,故事和《馴龍高手》系列同樣想像力豐富、好笑又暖心,是部步調明快又刺激的作品。這必然會是又一部大受好評的系列。」——《庚思博羅回聲報》 「滿是喧鬧的氣氛與幽默感,彷彿被人頑皮、淘氣地繪在紙上,書中角色也都令人移不開視線。」——《格拉斯哥先驅報》 「科威爾的新書好笑、充滿深意,同時意外地睿智又活潑,又是一部力作。」——《愛爾蘭星期日泰晤士報》 「令人沉迷的冒險。集娛樂、刺激與恐怖於一身,令人迫不及待想看續集。」——《小週刊》雜誌「娛樂性超高又爆笑的冒險故事,是適合窩著閱讀或和大人共讀的視覺饗宴。」——《斯旺西南威爾斯晚報》 「如果你的孩子愛看《馴龍高手》,他們肯定會大愛最新的《昔日巫師》系列。」——《家庭旅遊》雜誌 「札爾、希望、魔法生物、告示與地圖等插圖,都是《馴龍高手》書迷熟悉的風格,但是《昔日巫師》的風格較為黑暗,近似《怪物來敲門》。只要你喜歡『世上曾存在魔法』的故事,就會喜歡這本書。」——《學校圖書館員》雜誌 「充滿奇特的插畫,是步調明快的一本書。」——《康沃爾時報》 「滿是科威爾奇特的手繪插圖,故事和《馴龍高手》系列同樣想像力豐富、好笑又暖心。」——《域斯咸領袖報》 「以古不列顛為背景的奇幻新世界。本書敘事扣人心弦,幽默的插圖與圖畫為文字增添韻味與色彩。對喜歡快節奏冒險故事的青少年讀者而言,是必讀讀物。」——英語協會 「巫師、戰士、小妖精與雪貓的精采奇幻冒險。」——《書商雜誌》 「火速行進的故事。」——英語教學網 「我把這本書推薦給喜歡長篇冒險故事的人,九到十二歲讀者應該會喜歡這本書。這應該是我讀過最優秀的故事之一,滿分十分,我給十分。」——《科克回聲晚報》

作者資料

克瑞希達‧科威爾

畢業於牛津大學,並於中央聖馬丁藝術設計學院修習繪畫。英國著名童書作家、插畫家,作品的插畫及文字皆是她自己所繪製。其作品曾榮獲英國歷史最為悠久的「小聰明童書獎」。《昔日巫師》系列書中地貌是以克瑞希達祖母的故鄉――索塞克斯郡――為原型,她現在和丈夫、三個孩子與一隻名叫「鴿子」的小狗住在英國倫敦。 代表作:《馴龍高手》系列、《昔日巫師》系列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克瑞希達.科威爾(Cressida Cowell) 譯者:朱崇旻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20-10-13 ISBN:9789571091662 城邦書號:SPB7D000143 規格:膠裝 / 單色 / 44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