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妖花(名家插畫珍藏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妖花(名家插畫珍藏版)

  • 作者:蝴蝶(Seba)
  • 出版社:春光
  • 出版日期:2020-05-05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暢銷必買VIP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暢銷奇幻天后蝴蝶 部落格點閱率累積突破4億人次, PTT版討論不斷,人氣持續不墜 作品《上邪》、《冥府狩獵者》等漫畫化,再創高峰! 作者最撼動人心作品之一,更被改編成舞台劇 知名插畫家平凡.陳淑芬封面繪製 「做人」為什麼這麼難? 她雖然是妖花,但她像人一樣呼吸、走路、吃飯、工作, 一切的一切都活得像人,只除了她身上與生俱來的香味—— 那是一種讓男人心魂蕩漾、令女人不自覺妒恨, 還會讓妖異前仆後繼找上她,一享口福的味道! 早有遠見的母親封印她的妖力,讓她過了一段平凡的生活, 但隨著年紀增長,封印愈弱,香味開始飄散, 她努力掩飾自己,從不與人深入交往,活得像個影子, 直到有一天,一個清秀陽光的男孩無意中從鬼怪的口下救了她, 她封閉的心逐漸被開啟,但,也開啟了她的死亡之路…… 【網友感動推薦】 .我喜歡蝶姐的文字,乾淨簡單卻有力,如同妖花美味的血肉,會讓人想一嚐再嚐。——Feeanne .我佩服著書中每個女人的角色,勇於面對與生俱來的特質。——Hsinyi .世俗對於女性的不合理目光,此書有股倔強的反抗……。——nightside .在蝶姐的故事中,妖怪有時比人類安全多了……。——seab .最喜歡妖花V.S褒姒的比喻,真正錯的是女人還是男人呢?——ssaturday .看似平凡的結構卻有令人驚豔的辭藻,在關鍵時候總能引人深思而感同身受。——Nereis

內文試閱

  ~楔子~      其實,她一生下來就有記憶。      妖怪的孩子眼睛睜開就可以看到,一出生就可以聽到,半天就能覓食,一天一夜之後就可以行走。      但是她們比較不一樣,她們是妖花。      這種和人類非常接近、相似的植物系弱小妖怪,同樣有著漫長的嬰兒期;但是她也和其他妖花同族不一樣,她出生旋即睜開眼睛,從那剎那就有了記憶。      即使長大,她也沒有忘記母親的容顏。剛剛出生的她,注視著母親,那張平凡的臉孔卻有著潸然的淚水。      芳香。奇特的芳香飄逸,是一種讓人心神俱迷的香氣,仔細去聞反而沒有蹤影,只有在不經意間,才感受得到那種若有似無的誘惑。這誘惑讓平凡的母親在男人眼底成了絕代尤物。      這就是妖花。      「妳大概是我這生最後一個孩子了。」母親微笑著,凄絕卻甜美的微笑。「真是好漫長的一生啊……妳的最後一個姊姊……死了,只留下我……」      母親啜泣,每一滴淚珠都是那樣晶瑩美麗,甜蜜,卻帶著致命的哀傷。      「身為妖花,到底是怎樣的一種命呢?終生都得乞求短命的主人愛惜憐疼,沒人保護就得面對致命的每一天……柔弱無用的妖力,我們只是別人的食物、合藥的材料罷了。我不該生下妳,原諒媽媽帶妳來這個荒瘠可怕的世界……」      她很想說:*媽媽不要哭,我很感激妳給我生命。*但是她只是個小嬰兒,只能抬起黑白分明的眼睛盯著母親看。      這美麗的眼睛啊,讓她母親實在下不了狠心。      「不要當妖花,就當個人類吧!」母親咬破了自己的手腕,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鮮血潺潺的、溫暖的流到她的頭上,順著耳朵,蜿蜒至背。「將妳的妖力封起來,也把妳的氣味封起來……願妳幸福,願妳如平凡的人類一般幸福……」      母親輕輕的哼歌,將她抱在懷裡,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讓她嚐到母親的奶水。      她是個聽話的孩子。母親過世後,她讓一對沒有子女的夫妻收養,她一直是個乖乖的、不哭鬧的好小孩。她感激慈愛的養父母,卻也沒有忘記過母親的苦心。      她,是個平凡的人類,不當妖花。         ~第一章~      沈梵意從電梯走出來的時候,又聞到那股淡淡的味道。      要怎麼說好呢?那種淡然的氣味其實很難分辨,勉強要形容,只能說是種「水」的味道。淡淡的、清澈的,水的醇厚氣息。      明明知道是那麼若有似無,但還是聞得出來,感覺得到。她瞥了一眼坐在櫃台忙碌的總機小姐,知道氣味是從那個方向飄出來的。      從這個新的總機小姐第一天來,她就察覺到了。      怎麼看,這位高中才剛畢業的總機小姐都是個平凡的女孩。她紮著俐落的馬尾,平常遮掩在長髮下的鮮紅胎記,變得很明顯、很惹眼。      那是很奇特的胎記。從額際蜿蜒到右耳,順著脖子延伸到領子裡面,平常垂著頭髮看不出來,一紮起馬尾就很觸目驚心。      總機小姐像是察覺到她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脖子,「早,沈小姐。」      「早。」梵意漫不經心的在簽到簿裡簽名,「今天綁馬尾呀?」      「嗯。王小姐說……這樣比較清爽。」她依舊是靦腆的笑容,低頭繼續忙著手邊的審稿工作。      梵意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是王夢鈴吧?編輯部裡幾乎都是女人,女人別的不愛,就愛搞小圈圈,王夢鈴又是當中最愛搞這套、最尖酸刻薄的一個。真不知道哪來這種惡毒的心思,特別以別人的困窘和不幸為樂。      真這麼愛排斥新人,那就不要什麼工作都叫新人做,連新來的總機小姐都不放過--審稿是編輯的工作,不是總機小姐的。      想著,梵意卻神祕地笑了笑。最好王夢鈴早點醒悟……醒悟得晚一點,大概飯碗也砸了。只是,這還不關她的事情,她不想插手。      梵意瀟灑的走入辦公室,一半以上的女孩子熱情的跟她打招呼,另一半用著愛慕的眼光看她。      在陰盛陽衰的出版社,極具中性美的沈主編,成了這群思婚期女生的理想。      梵意很明白這一點,或許可以說,她善用這一點。所以讓她管轄的女孩子都服服貼貼,很少出大差錯。      除了老闆以外,誰也沒有意見。      「嘖,梵意,妳偶爾也穿條裙子。」衣著入時、妝點精緻的老闆時惠皺了皺眉,「天天打扮得像個帥哥,難怪妳手下的編輯沒一個想結婚。」      「結婚耽誤工作,還是不結的好。」她頂了回去,笑笑的接過老闆遞過來的咖啡。      這家言情出版社已經成立五、六年了,居然能在飽和的市場殺出一條血路,梵意和時惠的合作無間,功不可沒。      「別拐得別人也跟妳一樣不婚。」時惠笑笑,「夢鈴不是說她要結婚了嗎?什麼時候?最近她的工作情形不錯呢,推了幾個新人,實在有賣相,難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人整個機靈起來了。」      梵意哼笑一聲,「她哪天不嚷著結婚?她若真的結婚才是出版社的福音呢!別說了,這次的對象五天就吹,至於工作嘛……嘿嘿嘿,老闆,妳要多用自己眼睛看看才好。」      「唔?」      梵意將咖啡一飲而盡,「咱們當初說好了,人事妳管,書呢,我管。管人事的要多用眼睛看看,不然等別人來挖角,結果挖的是總機小姐不是編輯,那不是尷尬了嗎?」      擺了擺手,梵意回去工作。      不出梵意所料,過了幾天,她們開始招募新的總機小姐,至於原本的那一個,則被調進來當編輯了。      是,她是很奸詐。但是一個厭惡人際關係的人,要她自己下達這種命令……謝了,她怕麻煩。像現在這樣多好?一切都如她所願,編輯們罵的是至高無上的老闆,受惠的是審稿像是裝了賺錢天線的總機小姐,和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      但是時惠卻把她塞給自己……梵意就有些頭疼了。      「李甯。這個字唸『寧』吧?」她看著時惠轉過來的履歷表。      「是唸『寧』沒錯。」她的聲音甜甜的,柔柔的,卻不卑不亢。這樣的態度很讓人喜歡。      「以後妳在我的部門,就負責第一線審稿。」梵意點了菸,「審完以後寫好審稿單,送到我這兒來,知道嗎?」      「是,我明白了。」她點了點頭。態度這麼篤定,像是一點問題也沒有。      但是梵意知道,問題可大了。      「她才高中畢業欸!而且不是北一女或中山,只是泰山高中欸!」王夢鈴氣呼呼的跑來抱怨,「總機小姐當什麼編輯?她懂什麼?就算要讓她進大辦公室,也該從助編開始。編輯?!我們怎麼可以跟她同個層次……」      這機會不是妳給她的嗎?若不是妳把自己該審的稿都丟給她,她想升上來還沒那麼容易呢!想是這麼想,梵意還是很空泛的安慰,「哎呀,老闆自然有老闆的考量,天意難測,哪知道她想什麼?大家都是同事,和氣點嘛……」      王夢鈴還是很不甘心的抱怨了很久,才甘願地離開。      梵意呼出一口煙,很高興她又渡過了一關。      沒人發現她多麼討厭人類。      ***      說起來,時惠這個老闆,算是很照顧員工了。      她們出版社在台北市的邊陲地帶,交通很不方便。時惠特別在出版社的同一棟大樓裡租了一層,隔了幾個小房間給編輯們居住。原本梵意也住在那邊,但是實在厭惡「有人就有江湖」的小圈圈意識,她乾脆搬到附近的套房住著,眼不見為淨。      她知道李甯也住了進去。      對於這個小女孩子,她實在也沒什麼好挑剔的了。雖然才高中畢業,倒是把份內的事情做得井井有條;很樸素、安分,有種恬和寧靜的氣質,那種落落大方和其他女孩子的聒噪吵鬧實在很不相同。      但是,這個社會就是這樣,除非同流,不然只要有點特殊,就會被排斥。她實在不明白以王夢鈴為首的那個小圈圈幹嘛這麼排斥她,尤其是王夢鈴,激烈到令人想扁。      雖然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但是她默默觀察很久,實在觀察不出來,到後來根本沒有緣故,只是李甯靠近點都可以惹得王夢鈴大發脾氣。      「沒有為什麼,我就是討厭她!」王夢鈴很理直氣壯。奇怪的是,其他女孩都附和的點頭。      或許是這種莫名其妙的排斥,引發了她遺忘已久的隱痛,所以才特別注意李甯吧!      這天,她心血來潮,藉故要拿份稿子,去看看李甯住得習不習慣。      客廳裡很熱鬧,所有的女孩子都圍在一起看電視、吃零食、談八卦,但就是沒有李甯。      她游移目光,看見李甯孤單的在飯廳看書。      「客廳比較亮。」梵意有點訝異。      李甯帶著歉意笑了笑,「不要緊。」      「太吵了?」梵意拿出菸想點,想到這裡禁菸,又把菸收起來,「那在房間看不好?」      「……我的房間沒有燈,也沒有插座。」她的歉意更深了。      梵意呆了呆。她在這裡住過,當然知道,那個唯一沒有燈也沒有插座的房間,是拿來堆雜物的儲藏室。那個儲藏室小到只能放一張床,連衣櫃都放不下,甚至連窗戶都沒有!      「……妳們讓新人睡儲藏室?」梵意的聲音大了起來,「會不會太欺負人了?」      客廳安靜了下來,妳看看我、我看看妳,沒人敢答腔。      「東西多了,原來的儲藏室放不下嘛!」王夢鈴鼓起勇氣搶白,「是她說沒關係的……」      向來笑嘻嘻的梵意變色了。她眼神凌厲地看著王夢鈴,看到她害怕得低下頭。      「去收拾妳的東西。」梵意再也不管什麼禁不禁菸,點著菸的手有些顫抖,「現在,馬上去!」      李甯看了梵意一眼,默默的站起來,回房收拾行李。這段時間梵意不斷抽菸,卻沒有人敢指正她。      等李甯收拾好了,她將菸彈入女孩們送上來的茶裡頭,「走。」      她知道自己不該發怒,事實上,她也很久很久沒發怒了;但是她生氣,她非常非常生氣,生氣到……幾乎想要打碎所有碰到的東西。      「難道妳沒有神經嗎?」她遷怒到李甯頭上,「妳不會跟我或時惠說?還是乾脆搬出來?就非得待在那兒被人欺負不可嗎?!」      「我沒有押金。」李甯語氣還是很平和,雖然聲音有些顫抖,「但是,我也沒有家可以回。」      梵意猛轉身,定定的看著她。李甯平凡樸素的臉上有種堅強和哀戚--飽受折磨的堅強。      「……押金我有。」梵意疲倦的抹抹臉,「我先借妳。我住的地方,隔壁的套房空了很久,屋主將鑰匙交給了管理員,我跟他說看看。在那之前,妳先住在我那兒好了。」      「會不會太麻煩妳?」李甯低下頭問。      「麻煩?不,一點都不會,我並不是在幫妳……」梵意喃喃著,「我是幫我自己。」      帶她回自己住處,梵意一直沒有說話。她的套房並不大,卻有張舒服的雙人床。她一直是個孤僻的人,來過她屋子的人一隻手都數不滿,連時惠都沒來過幾次。      為什麼這樣將李甯撿回來?她自己也不明白。      不,說不定她明白。      等李甯洗好澡,各自蓋著被子睡好,梵意睜著眼睛,一點睡意都沒有。      「在我少女時代……」梵意開口了,「我也被欺負過。」      李甯看著她,睜大眼睛。      「看不出來?」梵意苦澀的笑笑,「大家都想留住青春,我是巴不得趕緊老。」她的眼神晦暗,「誰想回那段不堪回首的少女時代?」      沒有為什麼,也不是因為什麼緣故,同學排擠她、孤立她、欺負她,說她「很臭」。      長大後,她一直都在抽菸,就是為了掩蓋那種氣味--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氣味。      「她們只是嫉妒妳而已。」不知道是說給自己聽,還是說給李甯聽,「因為妳身上有股很吸引人的氣味。任何不相同都會被排斥,只是沒想到成人也是這樣幼稚……」她呼出一口氣,漸漸睡著了。      李甯的眼睛在黑暗中閃了閃,有些像貓眼。她默默的看著天花板上蜿蜒的水影,月光從沒有拉上窗簾的落地窗照進來。      「我知道的。」她輕輕的說,「我都知道。」      ***      李甯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人。      這世上或許有許多不公不平,許多悲傷與不幸,但她很幸運的,都能夠遇到好人伸出援手。      比方說,她出生不久就失去母親,成為孤兒,馬上就有善良的養父母,不嫌棄她身上可怖的胎記,將她撫養長大。雖然因為某種不能說出口的原因,她必須離開養父母的家,但是這份養育之情,就該感恩不盡了。      雖然說這樣的胎記讓她在成長過程承受了不少異樣的眼光,但總會遇到善良的人鼓勵幫助,她對這一切,都很感激。      連迫不得已離家出走,她都能找到工作,甚至好心的總編還替她找了房子,代她墊押金,甚至成為她的朋友……      這一切的一切,都證明她是個幸運的人,真的沒有什麼值得抱怨的了。      懷著感激的心,她環顧看起來比實際大的套房。並不是房間大,而是她的東西少得可憐,除了房東附屬的書桌、書櫃、單人床,其他什麼都沒有。      但是她的陽台卻加裝了個懸吊式櫥櫃,還有個插頭,勉勉強強可以當個小廚房使用。梵意送了個二手的小冰箱給她,她又買了個電鍋和電火鍋,正式在家裡開伙了。      她最喜歡下班回家的時候,可以自己煮自己的晚餐,有食物的香味,就算是淒清的小套房,也有家的感覺。      在出版社被欺負、被排擠,心情再怎麼低落,只要想到那股香味,就可以打起精神來。      日子一天天過去,隨著王夢鈴出嫁辭職--終於讓她嫁出去了,她也在出版社待滿一年,不再那麼新人。      小圈圈的民意很詭異,今天朝東,明天朝西,欺負李甯久了也會膩。      再說,欺負一個老是不以為意的人,實在也沒什麼很大的意思。      她就這樣安靜平凡的安定下來。      「總編,我要回家了。」她探頭進梵意的小辦公室,「還有什麼事情要幫忙嗎?」      「不用了。」梵意總是抽著菸,「妳先回家吧!」      她和梵意並沒有成為別的女孩那種「密友」。大部分的時候,梵意過她的日子,李甯過自己的,什麼喝茶、看電影、逛街統統都沒有。      但是她覺得這樣的關係很舒服。      就像這棟大樓給她的感覺。大家都努力過著自己的人生,可能互不認識,但每個人都是善良的,她喜歡這種「氣」。      進入管理室,她會聞到一股濃郁的檀香,她知道,那個學佛學得很虔誠的管理員來當班了。他的虔誠和守護的心,除了將壞人擋在管理室外,也讓「壞東西」進不了大門。      當然,偶爾也會有奇異的「異類」趁那個管理員不在的時候進入,那麼,電梯或樓梯間就會充滿野獸般的氣味。但是不用擔心,就像相生相剋是天地的至理,就算是「壞東西」進得來,相對的,一些友善的、溫柔的「好朋友」也會高興的降臨。      就像是她住的三樓,電梯出來的那一戶人家,家裡像是很受「好朋友」喜愛,有種甜甜蜜蜜的香氣,讓人很歡喜心安。      住了一陣子,她才知道那是位年紀很小的「地基主」,害羞的小地基主有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年紀大約七八歲。她很喜歡隱身守在門外,無聲的跟電梯出入的人們打招呼,那好像是她唯一的樂趣。      發現李甯看得到她,她害羞的躲了好幾天,確定李甯是個友善的朋友之後,她才怯生生的接受了李甯供奉的甜食。      她很愛吃金莎,更喜歡李甯用金莎的包裝紙做成的金色玫瑰花。她幾乎每天都巴望著李甯下班,害羞的收了她的金莎和玫瑰花,這才滿足的結束一天的守候。      就因為她善良的守候,這層居住了無數外地人的套房小社區,才一直平安順遂。      但是這一天,那甜蜜的香氣褪得只剩一些些,更強大、更濃郁的氣味籠罩整個三樓走廊。李甯幾乎不想踏出電梯,因為那種氣味實在太可怕了。      *恰里。*她在心裡輕喚,*妳還好嗎?*      小地基主掩著臉出現了,抬起頭,就見她可愛的小臉被抓得見骨,水汪汪的眼睛裡盛載著滿溢的恐懼。      只有含著金莎,拿著玫瑰花的時候,她才出現一絲微弱的笑容。      李寗不忍心的摸著她的頭,恰里輕輕嘆息一聲,臉上的傷痕慢慢的痊癒。      「我好害怕。」第一次聽到這害羞的小女孩說話,「小心點,姊姊……」她消失在門裡,大概要養很久的傷。      李甯咽了咽口水。她是遠比地基主還弱小的妖怪,她的能力在於強大的魅惑……但這最後的能力讓母親用盡生命封印了。      她不認為,她一點點都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和住進來的「妖異」相抗衡。      僅僅走在走道,她就覺得噁心、想吐,強烈的想要逃走,但是離開這裡,她又能去哪裡呢?      她鼓勵自己,加油,再三公尺……一公尺……兩步……就可以到家了。      越接近家門,那個可怖的味道越重,像是腐屍糾纏著強烈花香的氣味,她頭痛,她頭好痛……      抖著手,她不敢看對門。強烈的噁心味道就是從那邊「漏」出來的。      當她終於打開房門,轉身的那瞬間,她看到一個少年,正試圖打開那個門……      等她清醒過來,她已經扳住那少年的肩膀了。      那少年有張清秀到不可思議的臉龐,卻充滿了戒心和不信任。「幹嘛?這是妳家?」      她勉強在這股濃烈惡臭中保持清醒,「……不是。應該也不是你家吧?」      「當然不是。」他狐疑的轉頭看著,「真是臭死人了,我被薰到頭痛了。」他開始敲門,「喂,你們在裡面放什麼?該不會有人死在裡面吧?!」      為什麼人類可以聞到這種味道?這是不可能的……李甯忍住劇烈頭痛,道:「別敲門,快離開這裡……」她只是個封住妖力的弱小妖花,實在抵受不了這種侵襲了。      下一秒,她臉朝下,筆直的倒向地板……      「喂!妳怎麼了?!」少年看起來纖細,腕力卻很驚人的將她抱住,「妳不要緊吧?怎麼突然昏倒?妳家住哪兒?」      李甯已經沒辦法說話了,只能指了指開著的房門,然後……昏了過去。      少年吃驚了,一把將她橫抱起來。這個姊姊還真輕啊,而且她身上有種令人舒服的、清澈的味道。      聳了聳肩,他將李甯抱進房裡,關上了大門,也把那股令人憎惡的味道關在外面。      這個時候,那溢出惡臭的房門打開了,一雙泛著青光的眼睛,悄悄的望了出來。

作者資料

蝴蝶(Seba)

從1990年代持續在網路創作的多產作家,已出版超過百本作品,自2008年後長年在暢銷書排行榜之列。 無論是蝴蝶/seba/玫瑰,或是染香群,都是這個多才多藝到嚇死人的雙子女的化身之一。除了曾以兩性專欄縱橫於於BBS論壇及時尚雜誌《柯夢波丹》外,作品更橫跨奇幻小說、武俠小說、網路小說以及羅曼史等類型。 部落格點閱率累積已突破4億人次,人氣超高持續不墜。 曾榮獲: 2007年金石堂網路書店暢銷金作家,僅次於J.K羅琳 2009年度博客來網路書店華文暢銷作家TOP2,遠勝藤井樹、橘子等知名作家 她的作品有: 我是男生,我是女生(商周) 禁咒師、有隻帥哥在我家、舒祈的靈異檔案夾、晚娘病毒、搶救惡女大作戰(雅書堂) 變身蝴蝶(文字工房) 降臨、妖花 (春光) 〈幻影都城〉系列:初相遇、再相逢、歸隱、千年微塵、初萌、追尋、歿日 〈浪漫經典〉系列:櫻花樹下的約定、親愛的女王陛下、我愛路西法、食在戀愛味、灰姑娘向後跑、我們戀愛吧、小情人、天生戀人、竹馬愛青梅、曙光女神、亞馬遜女王(春光)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realseba/ 夜蝴蝶館:https://reurl.cc/z8eX5y 相關著作:《妖花(名家插畫珍藏版)》《初相遇》《初萌》《千年微塵》《歿日》《追尋》《再相逢》《歸隱》《雲鬢亂(封面改版)》《沁園春(封面改版)》《羽仙歌(封面改版)》《翻翠袖(封面改版)》《竹馬愛青梅(封面改版)》《天生戀人(封面改版)》《灰姑娘向後跑》《食在戀愛味(封面改版)》《有熊出沒(封面改版)》《我愛路西法(封面改版)》《親愛的女王陛下》《櫻花樹下的約定》《歿日》《亞馬遜女王》

基本資料

作者:蝴蝶(Seba) 出版社:春光 書系:奇幻愛情 出版日期:2020-05-05 ISBN:4717702101077 城邦書號:OF0010X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