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花筏之刃(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加納朋子《空白宇宙》延伸書展/三本75折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改編影視相關」話題書展/三本75折
特別活動
◆首刷贈品:雙面人設卡*1張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花筏之刃》獨特之處 (1)改編為同名二次元連續劇。 (2)收錄原繪師「黑色豆腐」繪製全新插圖,並收錄戲劇圖片。 (3)知名聲優演出:立花慎之介、緑川光、市川太一、野上翔、八代拓、渡辺紘等。 (4)結合「故事」、「影像」、「療癒」、「美」四大元素。 (5)一段穿越世界的奇幻,帶著淒美詛咒色彩的愛情故事。 ★改編小說的第一指名作者.冬彌,暢銷排行雙冠王.羽宸寰、華文戀愛小說榜首.咪兔,誠摯推薦。(依姓名筆劃排列) ★跨海結盟的豪華陣容,2020年最受讀者的矚目戲劇原著小說! 【內容簡介】 「事情完成後,妳還願意留在花筏嗎?」 紗良擺脫乍到時的驚慌,逐漸適應花筏國度。 她和燎雅的距離隨著相處逐漸拉近並產生情愫, 卻也經常因相互誤解而發生爭執, 兩人關係若即若離,遲遲無法面對內心真正的感受。 當封印逐步崩解,紗良開始明白自身的冷泉血脈的存在意義, 然而,燎雅不願接受她的真正原因, 是存在於兩人之間的宿命詛咒, 與血脈息息相關的「花筏之刃」。 這份相愛宛若毒藥,從沉溺的那一刻起,不知不覺成癮—— 【人物介紹】 原著:蒼唯映像實業社/坂本きよら 繪者:黑色豆腐 風神燎雅(CV:立花慎之介) 風神家現任家主。留有一頭墨緞般的長髮,深邃眼眸映耀著暗紅色光芒。天資聰穎,自小展現顯著的才能及氣度,獲得各族的肯定及愛戴。外表冷漠,難以接近,但其實是個外冷內熱、重情重義。原本早已對情感絕望的他,卻於搜尋自己的失落之物那夜,意外遇見改變他命運的女子。 風神煌雅(CV:緑川光) 風神家長子,一頭銀白色髮絲,以及一藍一琥珀色的異色瞳。自幼受到嚴格的教導,因為目睹母親荒唐的行徑而扭曲心緒,從此踏上極端的道路。在實現極端理想的過程中從未有過一絲猶豫。 村雨晴臣(CV:市川太一) 風神家的家臣。留有一頭靛色長髮總是側束在肩前,略為蒼白的臉龐幾乎沒有表情變化,沈穩帶著陰鬱的氣質,猶如涼夜中撒下的細碎雨水。辦事效率俐落、可靠,被燎雅視為最信任的夥伴。 辰巳隼(CV:野上翔) 風神家家臣。大燎雅一歲,兩人雖為主臣,其實關係如損友般親近。 一頭亞麻色的中長髮的隼,臉上總是掛著一抹輕挑的笑,因為俊美的外型及幽默性格,總是不經意勾走女孩子的心、害她們掉淚。 榊怜斗(CV:八代拓) 風神家家臣。留著一頭紅棕色短髮的他擁有一雙濃眉大眼,性格開朗率直,如陽光般溫暖,喜怒形於色,好勝心強,不輕易對人動心。 月城暁(CV:渡辺紘) 風神家家臣,和其他家臣門如兄弟般要好,其中與怜斗最為親近。白金色的中長髮襯托著他雪白的皮膚,一雙晶瑩的瞳眸總是閃耀著琥珀色鋭光。舉止優雅、心思敏捷、如月亮般神秘的他,與人保持著難以跨越的距離,看上去對任何事物都感到雲淡風輕。 紗良 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留著一頭自然柔順的褐色長髮,十分害怕寂寞,非常憧憬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和家人。在一個不尋常的暴雨之夜,邂逅了改變自己一生的人,潛藏在記憶深處的傷痛,逐漸甦醒……

內文試閱

  第二十五話 破片      這個人,他是燎雅大人的……哥哥?      紗良吃驚地想著。      燎雅怒視著眼前的男人,下一刻,像是意識到了什麼般,睜大了眼睛,「煌雅,你……」      「呵。」煌雅從容地放下刀刃,「是啊,如你所見。」      「你竟然跟影族交換契約……」燎雅難以置信地望著眼前擁有異色瞳眸、皮膚蒼白的煌雅。      「不用大驚小怪的,當初就是受不了你們這些死板的傢伙才會脫離風神家,」煌雅望向燎雅,輕佻一笑:「身為現任家主的你,感覺如何?」      「少囉唆!先把她放了!」燎雅憤怒地以銳利的刀鋒指向煌雅。      「放了冷泉?你認為有可能嗎?」煌雅面露挑釁,「這個女人,我要了。」      被禁錮在牆上的紗良微微顫抖著,無助地望著燎雅。      「從以前就不覺得跟你溝通會有什麼用。」      下一刻,周圍的空氣因燎雅的能量引發震顫,一聲短促的破風聲響起,煌雅揚起刀倏地抵擋住燎雅的攻擊,空氣中擊響出尖銳的金屬碰撞聲。      紗良害怕地緊閉雙眼,試著迴避兩人戰鬥時引發的衝擊。      兩人在狹窄的房間內激烈打鬥著,牆面及拉門被劃出了一道道殘破的裂痕。下一刻,燎雅俐落地閃過煌雅的攻擊,立刻趁隙來到紗良的身邊。      「紗良!」燎雅騰出了手,深深刺在牆中的髮簪立刻應聲脫落,掉落在地面上。      「燎雅大人……」被燎雅擁入懷中的紗良強忍著淚水。      下一秒,燎雅一回過身,身後的外褂隨即被煌雅揮過的刀刃砍破。      斷成碎片的衣角在眼前拂過,下一瞬間閃現的,是煌雅犀利的刀光。      就在刀刃即將劃過燎雅頸子的前一刻,一陣強烈的衝擊力從側面壓了過來,冰鋒應聲在眼前破散,形成了數塊碎冰飛揚在半空中。搶到了時間得以往後閃躲的燎雅,被刀刃掃過的額髮末端倏地在空氣中飛散開來。      「對不起,燎雅大人,來遲了。」村雨俐落地抽出了腰間的配刀,雙眼閃爍著冷靜銳利的光芒。      「紗良!」隼、曉以及澪也跟著衝了進來。      「很可惜,即使有家臣的幫忙,你們也不會是我的對手。」煌雅輕蔑地笑了笑,「陪你們玩玩吧。」      煌雅語畢,琥珀色的左眼突然燃亮了光芒,以飛快的速度持刀掃向燎雅及村雨。      「唔!」燎雅抵擋住煌雅強而有力的攻擊,刀刃彈開的同時,村雨的攻勢也隨即被煌雅俐落地擋了下來。      「燎雅!」隼揚手為所有人開啟了護盾,跟著拔刀警戒著,「靈鬼,要來了。」      「燎雅大人,靈鬼就交給我們吧。」澪一聽,立刻亮出藏在腿側的匕首。      「澪,撐住。」曉將刀鋒朝向門口,等待著攻擊的時機。      「是。」澪架起了匕首。      燎雅一邊感應著周遭,心想著:可惡……煌雅融合了影神二族的血統,無論是能量還是速度,都比以前高出好幾倍。      這個空間的氣場異常沉重,他總覺得身體對攻擊的反應和能量的策動都不太對勁。而且還出現靈鬼攪局。      「村雨,這個空間有異。」      「在下也感覺到了。」      就在燎雅思考著如何應戰的同時,一群靈鬼已經張牙舞爪地越過走廊,朝廂房衝了過來。      隼和曉迅速砍碎接連來襲的靈鬼,被斬碎的靈鬼屍骨化為黑灰,一個接一個消散在空氣中。      澪努力守在門口,不敢放過任何一隻靈鬼通過,手臂及腿部在戰鬥時不慎被靈鬼鋒利的爪牙劃傷,空氣中飛濺出澪鮮紅的血絲。      「澪!沒事吧!?」隼喘息著。      「沒事,幸好有隼大人的防護陣,否則就不只是這種輕傷了……」澪吃力地喘息著,咬牙忍耐著傷口傳來的刺痛,但靈鬼仍然源源不絕地朝他們襲擊過來。      燎雅和村雨在房內跟煌雅展開激烈的戰鬥,隨著一次又一次的迎擊,兩人已經略顯疲態,煌雅卻仍然神態自若地揮舞著刀刃說:「你們進步了不少啊,還能和我對峙到現在,值得嘉許。      「不過,遊戲就到此為止了。」煌雅從容地勾起了嘴角。      「煌雅大人。」此時,被砍得面目全非的房間角落浮現了一抹身影,「玩得還開心嗎?」清里揚起優雅的微笑,從容地走向煌雅。      「啊啊,還不錯,不過……」煌雅望向燎雅懷中的紗良,「是時候該結束了。」      紗良意識到煌雅銳利的視線,畏懼地往燎雅懷中瑟縮。      「嘖!」燎雅揚手,地上的髮簪立刻騰空往煌雅的方向俯衝,同時間,燎雅將紗良往身後一推,和村雨同時向煌雅發動攻勢。      煌雅俐落地抵擋住兩人的攻勢,就在三個人僵持不下之際,方才衝出的髮簪突然停留在半空中,開始快速盤旋。      隨著快速的轉動,髮簪逐漸覆上層層厚冰,化為好幾把銳利的冰刃。      燎雅揚起了眉。不好!      「這些,還給你們。」清里揚起笑,琥珀色的雙眸發出銳光,數把冰鋒倏地同時朝燎雅的方向衝去。      燎雅奮力砍碎了眼前的冰鋒,刺耳的碎裂聲在耳邊響起,其餘的冰鋒被村雨以刀刃攔截,化為碎片濺散在地面上。      「唔!」下一瞬間,紗良痛苦地倒抽了一口氣,「好痛……」      「紗良!」      只見其中一把冰鋒狠狠地刺入紗良左胸口與肩膀的交界處,鮮紅的血液開始不斷滲出。      「可惡!」燎雅立刻脫下外褂,按住紗良負傷的身軀。      曉及村雨見狀,旋即躍至燎雅跟前,暫時抵擋煌雅及清里的猛烈攻勢。      「煌雅大人,住手。」曉皺起眉,吃力地擋著煌雅的刀刃。      「我正在興頭上呢,怎麼可能聽你的話呢。」煌雅笑道,絲毫沒有停手的打算。      「燎雅大人,紗良小姐的出血量……」村雨往後退,來到燎雅的身旁。      「趕緊讓她脫離這裡。」燎雅揮開刀刃,一旁殘破不堪的拉門應聲燃起熊熊火焰。      猛烈燃燒的烈火,終於為他們與煌雅之間開出了一條道路,隼耗盡能量展開最後一道護盾,保護他們三人通過熊熊熱焰後,一行人終於在房間門口聚集。      一脫離異常空間的壓制,一行人終於恢復了能量,瞬間將門外數以百計的靈鬼震退開來。      「哼。」終於從火焰中脫離的清里不悅地哼了一聲。      「盡是耍些小聰明。」煌雅從容地揚起手,方才打碎在地上的花瓶碎片立刻騰空飛起,下一瞬間……      「唔!」澪發出了一聲痛苦的低吟,頓時失去力氣,往前跪倒下來。      「澪!」隼焦急地拉住了澪,卻只能眼看著澪身上一個一個怵目驚心的口子開始不斷濺出鮮血。      「只是像片垃圾被神族偶然撿回家,從此就把自己看作神族、為他們效命,雨夜澪……」清里語帶嘲諷:「為風神家賣命已經夠難看了,竟然為了探聽我們的消息出此下策,恐怕妳心裡也有數吧?自己說不定早已暴露了身分。」      下一刻,無數枚銳利的瓷瓶碎片在煌雅的操控下,毫不留情地刺穿了澪的四肢及身體。      「呵。」煌雅欣賞著赤紅的鮮血冷眼說道:「真是謝謝妳了,我無聊得發慌……」臉上揚起一抹冷血的笑,「正在想念血腥的氣味呢。」      「可惡!」隼將渾身鮮血的澪一把抱起,在靈鬼再次接近之前,一行人十萬火急地脫離了現場。      「呵。」煌雅帶著冷笑隨手一擺,一旁猛烈的火勢應聲熄滅。      「煌雅大人。」清里收起了刀,「是否要趁機斷了燎雅的左右手?」      「不了。」煌雅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別讓這場遊戲變得索然無味。」隨後他轉身,外褂揚起,自滿目瘡痍的廂房離去。      ★      深黑的天幕降下了冰冷如霜的雨,雨水打在澪的身上,和血水混合在一起,染紅了澪的衣衫。      澪痛苦地皺著眉,感覺到自己的能量正一點一滴地流逝。      她好冷……      「澪!振作一點,快要到了!」隼焦急地抱著澪,不斷呼喚道。      「對不起……原本以為的大好機會,反而變成了陷阱……」澪吃力地說著:「我真是……」      「妳別說話了,撐住。」      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在天空中飛躍,趕回府邸。      一整夜,風神宅邸上下忙著照顧負傷的兩人,因為嚴重的出血,兩人抵達宅邸的時候,早已意識模糊。      燎雅難以成眠,坐在紗良的床榻邊凝視著手中金色的髮簪,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      紗良發著高燒,閉著雙眼昏睡著,白皙的頸子上留下了多處淡紅色的吻痕。      他還是……保護不了她。      燎雅捏緊了手中的髮簪,髮簪因為燎雅的力氣而彎曲,他將髮簪放了下來,挨近紗良身邊,一手動作溫柔地輕輕撫摸著紗良的髮絲。      已經換上一身乾淨衣衫的紗良臉色蒼白,濃密的睫毛震顫著,似乎正做著惡夢。      「唔……不……不要碰我!」紗良緊閉著雙眼,吐露著帶著恐懼的囈語。      「紗良。」燎雅以雙手捧住了紗良的臉龐,「紗良……」      「嗚!」紗良終於自夢魘驚醒,緩緩睜開雙眼,恍惚地望著眼前的燎雅。      燎雅為紗良拭去額頭上細微的冷汗,「妳終於醒了……      「當時應該硬把妳拉走……」燎雅皺起了眉,俯身將紗良擁在懷中,「強行把妳抓回來,卸下妳那身裝扮,直接占有妳……」都好過她被他傷成這副模樣。      「燎雅大人……」      燎雅吸呼著紗良身上淡淡的香氣,彷彿在確認她的存在般,緊緊摟住她的身軀,之後才緩緩鬆開。      「燎雅大人……」紗良欲言又止,「剛才……那個人……」      「是啊。」燎雅嘆了口氣,「說來真是令人慚愧。」一抹帶著憤恨的惆悵自眼眸流露,「他是我同父異母的親哥哥,原本的風神家主——風神煌雅。」      紗良眨著眼睛,突然語塞。原本的……家主?      「可以的話——」燎雅漠然說道:「我希望一秒都別再提起那個人,包括清里一月。」      「燎雅大人……」紗良望著燎雅複雜的神情,舉起手來,輕輕碰觸了燎雅的臉頰。      只要看到這個人露出難過的表情,她就無法坐視不管。      看到他難過的模樣,這比自己身上受的傷,更加讓她感到痛苦。      此時,屋外傳來大雨聲,氣溫頓時隨著暴雨驟降,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自遠處傳來,在燎雅的房間門口停了下來。      「風神大人!」恭子以慌亂的聲音喊道。      「恭子?」      「風神大人……」恭子推開了拉門,跪坐在門口,臉色鐵青。      「怎麼了?」燎雅望著慌亂的恭子。      「澪她、剛才……」恭子以顫抖的聲音緩緩啟口:「平靜地……走了。」語畢,恭子緩緩俯下身,低著頭,淚水止也止不住地落在地板上。      紗良一聽,身體彷彿被寒風掠奪了一般,頭腦陷入一片空白。      燎雅也頓時陷入了沉默。      「澪有話,交代我務必要傳達給風神大人……」      燎雅沉靜地閉上了眼,好似在壓抑著心中紊亂的情緒,過了半晌,才緩緩啟口:「……說吧。」      風神大人:      這些年來,自己能夠得到您不分彼此的信賴,一直是澪最珍視的榮耀。      但是今日,卻因為我的大意及失察,導致風神家陷入險境。      對不起。      對您的感謝,澪放在心底,來不及說出口……      此生再也無以回報,請您……原諒。      恭子離去前,把一個掌心大的物品交給了燎雅。      房間中落下了長長的沉默,空氣中只殘留著屋外的雨聲,令人感到分外寂寞。      ★      「誰?」隼警戒地將手擺在刀柄上。      燎雅停下了腳步,兩人在傍晚的千●町巷內,靜耳聆聽著身旁的動靜。      只見斜陽射入巷內的一道影子,正不自然地晃動著。      「出來。」隼俐落地拔出了刀,揮手在影子周圍設下了屏障,「你跑不掉的。」      燎雅微微皺眉,只是冷靜地凝視著那道影子,「影族人?能量如此微弱……」      「出來吧,我們不會傷害你。」      只見影子散發出一陣琥珀光芒,逐漸化為一具嬌小的人形。      「小女孩?」隼揚起了眉,「看起來不像刺客啊……」      小女孩蹲在地上不發一語,臉頰上沾著好幾處黑泥,下一刻,靜謐的空氣中,傳來了一陣饑腸轆轆的咕嚕聲。      ★      「什麼都沒有改變……」燎雅望著澪的遺物,腦海中浮現初次見到澪時的情景,緩緩說道。      紗良抹去頰上的淚水,吃力地坐了起來,接著溫柔地擁抱了燎雅。      燎雅皺了起眉,閉上眼睛,舉起手臂回抱住紗良。      一接觸到紗良的體溫,來自心中苦悶交雜的情緒引起一陣陣的刺痛,一時半刻,難以透過擁抱來覆蓋這份低落,燎雅努力在紗良身上找尋著溫暖……      他還能,像這樣子抱著她。但是……      「紗良……」燎雅略微嘶啞的嗓音傳至耳畔。      「六年前,我曾經像這樣,擁抱著一個人類女子……      「她的名字叫做——松雪紫織。」      聽見燎雅親口說出了她的名字,紗良的心頭不由得揪緊,下意識輕輕捉住了燎雅背部的衣服。      「不、不該說是擁抱著她……      「應該說是,送走了她……」      燎雅抱著紗良的手,漸漸收緊,彷彿害怕紗良會就此消失般,完全遺忘了她身上的傷,用力地摟緊她的身軀……

作者資料

坂本きよら

愛淒美悲傷的風格,擁有完美主義者的性格,卻總是對不完美的故事、人物著迷。 在創作中大膽發揮想像力,著墨、解放情慾,期望能描寫出具有魅惑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戀虐異想。

蒼唯映像實業社

以製作「乙女遊戲劇」來增加小說、影片間的更多創意可能。透過花筏之刃,和各種領域產生連結,異業合作、共同推廣、影片設計委託。

基本資料

作者:坂本きよら蒼唯映像實業社 繪者:黑色豆腐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0-03-19 ISBN:9789571088051 城邦書號:SPB7F00022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