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星際大戰:師徒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奇幻冒險展,75折起
  • 「改編影視相關」話題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讓我們回到《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前,一同揭開一段絕地師徒的精彩冒險! 很久以前,在遙遠的銀河系…… ★ 《星際大戰》為一九七七年全球最賣座電影。 ★ 《星際大戰》排行全美票房收入榜第二名,僅次於《亂世佳人》。 ★ 《星際大戰》獲選美國電影協會二十世紀百大電影榜第十五名。 ★ 華文地區首次獲得授權,完整翻譯出版《星際大戰》相關電影本傳小說。 ★ J.J.亞伯拉罕執導《星際大戰七部曲》於2015年12月上映,目前已成為影史最高票房第三名。 ★《俠盜一號》上映三週,打敗了《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登上美國年度票房亞軍。 ★《俠盜一號》於2016年12月上映,全球票房逼近十億美金。 ★《星際大戰八部曲》以逼近13億的總票房超越《美女與野獸》,成為2017年北美票房與全球票房最高的電影。 ★星際大戰電影故事年代列表: 一九九九年《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 二○○二年《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 二○○五年《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 二○一六年《星際大戰:俠盜一號》 一九七七年《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 一九八○年《星際大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 一九八三年《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 二○一五年《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 二○一七年《星際大戰八部曲:最後的絕地武士》 二○一九年《星際大戰九部曲:天行者的崛起》 「重要,」魁剛輕聲道:「我們選擇哪一邊當然重要。就算光明永遠不可能多過黑暗,就算銀河系中的幸福永遠不可能多過痛苦。我們的一舉一動、一字一句,接觸的每個生命——都很重要。我面向光明,不是為了有朝一日能『贏得』某種宇宙遊戲。我面向光明,因為它是光明。」 絕地武士魁剛金和歐比王.肯諾比前往一個必須面對未知且危機四伏的遙遠星球時,一項突如其來的邀請導致兩人之間的關係受到威脅。 絕地武士必須是個無懼勇者、正義的守護者,也是熟知原力之道的學者,但最重要的職責或許就是把畢生所學傳授給後人。尤達大師教出杜酷,杜酷教出魁剛金,而魁剛如今也有自己的絕地學徒。魁剛雖曾以絕地之身面對過無數挑戰和險境,但最大的恐懼就是辜負徒弟。 歐比王.肯諾比雖然深深敬重師父,卻也難以理解對方。魁剛為什麼就是喜歡無視絕地該遵守的教條?魁剛為什麼就是深受上古絕地預言所吸引,而不注重更實際的顧慮?魁剛為什麼不讓歐比王知道自己受邀成為絕地議會的成員——與歐比王的師徒關係也將因此終結?顯而易見的答案令歐比王驚恐:是他自己辜負了師父。 絕地武士雷爾.亞威羅斯,杜酷的另一位昔日弟子,請求魁剛金和肯諾比前往皮加爾星協助王室處理政治糾紛,而這次任務很可能就是師徒倆最後一次的合作。原本應該單純的任務卻很快變得撲朔迷離,不僅處處都是謊言,也因為魁剛看到了充滿暴力災難的幻象夢境。隨著魁剛對預言的信心越來越強烈,歐比王對師父的信心也受到考驗,而某個威脅也在這時浮出水面。師徒兩人若再不全心合作,就會永久分裂……

內文試閱

  很久以前,在遙遠的銀河系……            和平盛世。銀河共和國已掌權數千年,為諸多星球與蒼生帶來繁榮昌盛。銀河系之中只掠過幾道衝突之影,而這些糾紛都是由守護和平與正義的使者絕地武士負責處理。      其中一起衝突發生在特斯星上,這個腐敗之源給鄰近許多星系造成威脅。絕地議會派出魁剛金及其年輕學徒前去調查,但是特斯星上的犯罪集團選擇拒絕合作……      第一章      無喜怒,心自在。   無愚痴,得真知。   無激情,心神寧。   無混沌,見和諧。      「不管絕地信條的作者是誰,」魁剛金心想,「顯然沒跟赫特族打過交道。」      他跑過這座赫特基地的石砌通道,爆能槍聲在他身後迴響,高溫閃電般的槍火紅光照亮黑暗走廊。追兵們很快就會拐過轉角、把槍口對準他,於是他決定衝進最近的一道門。      「歐比王!」他喊道:「左轉!」      「是,師父。」緊跟在魁剛身後的歐比王喘道。      這小子已經喘不過氣?魁剛暗忖的同時,師徒倆沿樓梯飛奔而下。這條梯道通往這座基地之中一個較為現代的區域。目前為止,他們倆的逃命過程只是一趟進行不到三分鐘的奔跑——當然也包括攀爬一堵高達二十公尺的牆。但只要處於適當的冥想狀態,這些體能活動應該不算困難。      聽見身後徒弟的腳步聲在這條長梯上迴響時,魁剛提醒自己:歐比王還沒掌握到如何在戰鬥中處於冥想狀態。我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已經能——      魁剛停止這種思路,把自己受過的訓練跟歐比王的相比並無幫助。每個人走向原力的道路都不一樣。他現在該做的,是把精神集中在逃離此地的這條路上。      光芒從一道敞開的門扉透來,貫穿兩人周圍的黑影。魁剛抽出光劍點燃,照亮這條梯道,歐比王也在一秒後照做。兩人及時跑出這條樓梯,來到一個極為寬敞但人潮擁擠的大廳。      確切來說,這是赫特族的香料水煙房。      甜膩濃煙瀰漫空中。樂師們在幾座平臺上演奏樂器,這些平臺懸浮在飄飄欲仙的煙民上空,高度不一。名叫旺波的赫特族首領坐在鍍金高臺上,把煙大口灌進體內的三顆肺臟。在場每個人都吸茫了,沒立刻注意到兩名絕地武士現身。      但是光劍向來引人注目。      「Apa hoohah gardo!」旺波沙啞喊道,迷迷糊糊地用尾巴指向不速之客。一名加莫族衛兵吱嘎尖叫,搖搖晃晃地前往梯口攔截。但魁剛更在意的是六名人類在幾秒後踏著沉重步伐出現在樓梯底端,門口也另外出現兩名加莫族打手。      「快跳!」魁剛下令,縱身一躍,落在一座由號角樂師佔據的平臺上。幾個奇多族樂師嚇得踉蹌後退,其中一名女性從平臺邊緣掉進旺波周圍堆滿枕頭的骯髒壕溝裡,砸在一名川多夏族人身上,對方痛得嘶吼抗議,但身旁精神恍惚的人群似乎都沒注意到這場騷動。      魁剛查看身後,只見歐比王跳到的平臺上有一名正在彈奏格羅迪和聲琴的肖達烏布族樂師。很不幸的,這個種族的脾氣比較差——他穩穩地用兩條肢體繼續操作和聲琴,同時迅速揮出第三條肢體,再朝歐比王吐口水。      毒液,魁剛心中一驚,幸好歐比王輕易閃避。他這個徒弟的反應能力十分敏銳。歐比王在戰鬥時也許不夠沉穩,但絕對不缺本能反應。      人類衛兵們來到梯道上的時候,魁剛喊道:「處理那扇門!」說完,他踩踏位於地板的控制器,所在平臺隨即朝那群衛兵疾飛而去。混亂之際,他呼喚內心深處的一片寧靜——宇宙的靈魂,永遠聆聽而且必定做出回應。      魁剛舉劍上下左右揮舞,無須刻意思考或試圖瞄準,卻能成功擋下每一道來襲槍火。衛兵們開火得更為密集,但只是白費力氣,他已經感知到每一發出膛之前的能量光束。奇多族樂師們沒他那麼自信,已紛紛跳下平臺逃走。很好——如此一來他只需專注在自身和徒弟的安全上。歐比王當然能照顧自己。      魁剛這麼想的同時,卻見歐比王跳向門扉控制器、舉劍一刺,控制器便從內部被高溫融化。      該死!魁剛開口喊道:「我的意思是處理門那邊的衛兵!」      「你怎麼不說清楚!」歐比王吼回來。      這倒是事實。這小子總是需要明確指示!他就這麼一板一眼?但門扉控制器遭到破壞也沒什麼用,因為還有兩名加莫族衛兵擋在師徒倆和最可行的逃跑路線之間。更糟的是,控制器涵蓋的似乎不只是大門,也包括此刻為之失控的浮空平臺。魁剛所在的平臺向左急遽傾斜,他踉蹌一步,但勉強穩住平衡。一道灼熱槍火從他身旁掠過,在牆上打出冒煙坑洞。這一槍雖然打偏,但依然驚險——      現在不是考慮假設題的時候,魁剛提醒自己,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只有當下。      歐比王看上去沒試著冷靜下來,而是焦躁地從所在平臺跳下,平臺隨即載著肖達烏布族樂師連同格羅迪和聲琴撞上牆壁,撞擊瞬間發出悅耳琴聲。歐比王順手斬斷一名加莫族打手的斧頭和另一人的胳臂,前面那人嚇得尖叫逃跑。      這聲尖叫終於驅散了香料給赫特族旺波造成的恍惚狀態。「Hopa!Kickeeyuna Jedi killee!」梯道上的幾個加莫族衛兵立即大步下樓,顯然打算趁魁剛從失控平臺掉下時抓住他。      「師父?」歐比王呼喊:「你還好嗎?」      「你想辦法弄艘船來就對了!」      歐比王點頭聽令,衝出水煙房,跑進特斯星上這座迷宮般的赫特宮殿深處。      平臺再次朝旺波搖晃飛去時,魁剛急忙抓住邊緣。底下幾人看到堂堂絕地緊抓一座樂隊平臺不放,忍不住咯聲譏笑。要笑就笑個夠,他們這樣轉移注意力對我只有好處,他心想時啟動腰帶上一枚追蹤器。      他所在的平臺颼然飛向另一座大致穩定的平臺,上頭的一名奇多族樂師把手裡的克魯號角舉在頭上,整個人蜷縮成一團。魁剛跳到這座新平臺上,這裡的高度比原本的低了一公尺,而且大致位於這個房間的正中央。他穩住身子,縱身一躍,來到——      ——旺波身後的高臺上,並立即劍指這名赫特族的肥厚咽喉,劍尖離皮肉只有半吋。      「Ap-xmai nudchan!」旺波試圖逃跑,但這個動作對赫特族來說可不容易。魁剛把劍尖挪得更近,旺波靜止不動,想必隔著厚皮也能感受到能量劍刃散發的高溫。人類和加莫族衛兵們也紛紛停止動作。癮君子已大多坐起,終於對這場騷動產生興趣,不過地板上至少還有一名精神恍惚的女性慵懶地朝著天花板咧嘴傻笑。最後兩座平臺撞牆墜落,魁剛沒看見有誰傷亡。      旺波保持沉默,等待這名持劍挾持者做出指示。負責處理所有事務的總管此刻不在身邊,旺波完全不懂得如何處理任何危機場面。      「既然我終於引起你的注意,」魁剛開口:「我想討論一下我能如何離開這座宮殿。」      「Chuba,jah-jee bargon。」旺波口氣悶悶不樂,這句話大致的意思是,行,我也不想再看到你。      「你我看法一致。那麼,我要搭乘你這座飛行高臺去這座基地的機庫。」幸好這種飛行平臺大多能在各樓層間升降,以便赫特族維持靜態生活。魁剛轉頭朝在場所有人宣佈:「我的飛船會在那兒等我。你們要是朝我開火,旺波應該能當個稱職的盾牌。」      「Stuka Jedi poonoo juliminmee?」旺波咕噥。絕地什麼時候也開始玩起挾持人質這一套?      這不是絕地平時的作風,也不是魁剛喜歡運用的手段,更不是他和歐比王回到科洛桑做出彙報時會讓絕地議會感到欣慰的消息,但這是他依據敵手身分而制訂的策略。赫特族的龐大財富完全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他覺得在這種情況下用什麼手段來求生都不過分。      「看來就是從現在開始。」魁剛輕快道,接著踩踏控制器,腳下平臺應聲挪移,從水煙房來到機庫降落,旺波的細小雙臂為之顫抖。魁剛抬頭一瞥,看到上方有幾個人瞪大眼睛盯著這一幕。      他把注意力移回機庫,發現歐比王被五名人類衛兵包圍;從戰鬥姿態來判斷,這幾人顯然訓練有素。儘管徒兒依然持劍備戰,但無法在趕往飛船的同時保護自己。歐比王只回視魁剛幾秒,隨即又移開視線。      旺波的人類總管名叫瑟瑞博,正站在一旁,雙手交扣於身前,面帶輕鬆微笑。      「金大師,」他的語調溫文有禮。「能同時見到兩個絕地,您說我們有多幸運?」      歐比王繃緊身子,顯然準備應戰。魁剛只是微笑以對。「是很幸運,」他對瑟瑞博說話時依然劍指旺波的咽喉。「尤其因為我的追蹤器已經廣播了……噢,好一陣子了。絕地議會當然無法直接插手此事,但能觀看這裡正在發生連同即將發生的一切,簡直就像身歷其境。」      瑟瑞博的笑容稍微動搖。加莫族衛兵們緊張地挪動帶爪腳掌。稍早前,魁剛在特斯星的紀錄中發現貨運清單的副本時,遭到旺波的手下襲擊。這整起衝突就是瑟瑞博的安排;他們意識到偽造紀錄無法騙過任何人而決定進行這項計畫,原本的意圖八成是宣稱「兩名絕地神秘失蹤」來掩蓋刺殺這兩人的事實,但現在就連赫特族也沒膽在追蹤器的直播下公然殺害絕地武士。      瑟瑞博很快恢復冷靜。「看來您挾持了我的雇主作為人質,而我也抓住了您的學生。咱們似乎陷入了一場僵局啊,不是嗎?」      魁剛判斷:與其殺出一條血路,現在看來只能被迫做交易——跟赫特族做交易。      魁剛真想呻吟抱怨。      一小時後,魁剛坐在總管的辦公室裡,平靜地啜飲茶水。      「這些誤會可實在不幸。」瑟瑞博開口,慢慢在這間辦公室的弧形石牆之間來回踱步,就像個邊走路邊冥想的朝聖者。此人散發一種沉穩自信,倒比較像個絕地,而非黑幫頭目的左右手。「我們以前也發生過安全問題。這些衛兵……這麼說吧,他們的警惕心態有時候會演變成疑神疑鬼。」      「的確。」魁剛挑眉。「不過你們特斯星上有什麼理由讓人疑神疑鬼?這裡完全由赫特族說了算。」      「說出來恐怕會讓您驚訝,」瑟瑞博回話:「這裡的權力平衡經常轉移,我們沒辦法把擁有權力視為理所當然。」      赫特族一般的總管幾乎都是可憐的奴才,平時負責跟地方官員和其他掌權者打交道、拍馬屁,完全無法獨立行使任何權力。就魁剛所知,總管的平均任期只有短短幾個月——這也是總管的平均壽命。總管遲早(通常是「早」)會因為收受賄賂、遭到背叛或為了某種大局——不然就是因為赫特族頭目亂發脾氣——而被處決。      但是瑟瑞博不一樣。赫特族旺波純粹是透過裙帶關係而坐上高位,這傢伙的腦子很小,毒癮很大,根本不適合領導犯罪集團。魁剛猜想,旺波純粹是走了狗屎運才雇到這麼一個跟赫特族菁英一樣陰險狡詐、是非不分的手下。瑟瑞博打扮得像個詩人或藝術家(雖然一般的詩人和藝術家可沒他這麼有錢),說話比科洛桑貴族還圓滑,但這個星區每個人都知道瑟瑞博才是特斯星上真正的掌權者。      當然,這位總管可沒笨到會承認這項事實。      他們已經拿歐比王換走了旺波。瑟瑞博這麼做還能保全面子的唯一辦法,就是假裝自己的手下襲擊兩名絕地並非事先謀劃。在師徒倆離開這顆星球之前,配合演出才是上策。      但瑟瑞博要是自以為跟魁剛較勁時占了上風,可就大錯特錯。      「我再一次為這場嚴重誤會道歉。」瑟瑞博語調滑順,繼續來回踱步,深橘色的長袍在離地半吋處飄動,露出一雙赤腳。「請放心,那些衛兵會受到應有的懲罰——但不會丟掉性命,以符合絕地的作風。」      「很高興聽你這麼說。」魁剛又啜飲一口茶。「沒必要讓這場不幸的誤會繼續影響我們接下來的行程。」      瑟瑞博微笑躬身,黑色鬈髮垂於臉旁。「您簡直就是寬宏大量的化身。」      「經常有人這麼誇我。」魁剛冷冷道:「不過呢,我還是對特里埃勒斯貿易航路那批農貨的下落深感興趣,尤其考慮到鄰近星系的貨運紀錄似乎……非常不準確。」      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攻勢,瑟瑞博連眼睛也沒眨一下。「我們對這件事也很好奇。那麼多船隻突然下落不明——我相信共和國必定憂心忡忡。」      「憂心忡忡這種說法倒是言重了,不過這些失蹤案件確實會引發困擾,共和國也終究會為了保護貨運而採取一切必要措施。」      瑟瑞博再次低下頭,回話時口氣已不再帶有諂媚。「共和國如此妥善保護國民,可真令人寬慰。」      魁剛當然知道赫特族已經奪得那些貨物、把食材賣給了外環星域一些正在爭取獨立的星球。瑟瑞博也知道魁剛知道這個真相。但只要魁剛能說服赫特族罷手——哪怕只是暫時——就沒必要撕破臉,因為翻臉只會引發流血事件,共和國終將大獲全勝,赫特族則會經歷長達數月的內亂,最後出現一批作風無異於前輩的新一代頭目,換湯不換藥。      「有時候,」魁剛喃喃自語:「總覺得銀河系裡啥也沒變。」      瑟瑞博站直身子,顯然不確定該如何判斷這場談話的最新走向。他交疊雙手,皺起黑眉。「絕地,您真的這麼認為?」      魁剛曾相信巨大改變可能發生,曾相信上古的絕地神祕主義教徒已經預見到這些改變。那時候的他太年輕,太天真樂觀。      歲月讓他變得更懂事。      「沒有任何事物會停滯不前,」魁剛說:「但是智慧生物的本質會永遠一樣。」      瑟瑞博搖頭表示不以為然。「改變會在我們最意料不到的時候到來——遲早會來。」他比魁剛先前用光劍抵住旺波咽喉時更為警覺,一雙黑眸在魁剛的眼睛裡尋找一種難以猜測的東西。「誰知道我們在有生之年會目睹什麼樣的變化?」

作者資料

克蘿蒂亞.格雷(Claudia Gray)

著有《星際大戰:血脈》、《星際大戰:奧德朗公主莉亞》、《星際大戰:星海迷途》(以上書名皆為暫譯),其他著作包括《Defy the Stars》,以及《Evernight》、《Spellcaster》、《Firebrand》系列。她當過律師、記者、音樂節目主持人,還曾是個效率極糟的服務生,畢生嗜好包括老屋、經典電影、復古風和歷史,目前住在紐奧良市。 官方網站:claudiagray.com 臉書:Facebook.com/authorclaudiagray 推特:@claudiagray

基本資料

作者:克蘿蒂亞.格雷(Claudia Gray)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20-03-16 ISBN:9789571088099 城邦書號:SPB7D000128 規格:平裝 / 單色 / 43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