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三十六騎(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新書最強檔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感謝祭 2019城邦聯合書展/2本75折,5本73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班超、魚又玄、草原智者大薩滿,鬥智鬥力,各顯神通! 匈奴單于四萬鐵騎瘋狂碾壓,三十六騎浴血死戰———— 班超領三十六騎出使西域,表面諸國敷衍觀望背離,暗裡神祕史家魚又玄運籌連環狙殺!一路危機四伏、生死一瞬! 一朝夕改,漢軍退兵關內,三十六騎同命同心卻必須兵分兩路,勢單力孤,面臨匈奴千軍萬馬的瘋狂碾壓———— 匈奴萬名鐵騎攻打僅兩百將士的金蒲城,耿恭箭無虛發,僅十幾箭將其射退,「箭神」傳說不脛而走。隨後匈奴單于四萬大軍壓境,耿恭面臨糧盡水斷卻仍拒降堅守等待漢軍及班超的援兵…… 班超一行遭遇大漠隼王哨崗,馬賊如影隨行!追尋崑崙西王母神國,卻雪山遇險!龜茲、姑墨三萬聯軍圍困疏勒、日日攻城,匈奴一萬鐵騎大軍降臨、戰鼓喧天!班超孤立無援,真正死氣籠罩…… 一段浴血死戰的歷史傳奇故事,最終精彩結局! 一樣的歷史,不一樣的想像,更非凡的武俠小說! 星子(暢銷作家)、鄭俊德(閱讀人)、螺螄拜恩(人氣作家)、馬伯庸(文字鬼才)、張楊(中國知名導演)、俞敏洪(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總裁)、野夫(《江上的母親》中國自由作家)、胡赳赳(《赳赳說字》主持人) 傾情推薦! 【改編電視劇即將播出】

目錄

貴霜如霜 但出蔥嶺探絕域,侯門如海歸不歸? 白馬西來 夢裡金像騎白馬,東方猶有轉輪人。 鷹揚隼擊 鷹隼奮飛千里短,駝馬趨步荊棘長。 玉出崑山 神女無心猶有恨,昆山藏玉淵自深。 神國在上 三千弱水盡瑤池,九天玄女落天邊。 匈奴南犯 山巔鳳鳴出夢外,冰河鐵馬破境來。 彎弓射鹿 萬騎潮湧孤城閉,神箭射馬又射王。 湧泉相報 千里相顧皆疏勒,劍刺枯井湧飛泉。 花開花落 屍骨群鴉暗日光,花開花落皆傷情。 各歸其位 青白相看兩不厭,巫史讖語大夢回。 象從何來 煮革食弦披戰旗,血戰力竭誰將歸? 同命同心 雪中桃開多寥落,十三將士歸玉門。

內文試閱

  貴霜如霜   但出蔥嶺探絕域,侯門如海歸不歸?      69.都護有令      十日後,龜茲的使臣果然到了,對新疏勒王忠登基的事,既不譴責,也不承認,直接拜見了班超,帶來了龜茲王的書信,邀請大漢的使者去龜茲一敘。      一切都在班超的意料之中,在竇帥兵指龜茲之前,龜茲王表達了一種成熟又曖昧的態度——不卑不亢,但一切還是可以談的。      班超也沒有馬上答應,只說了一個條件,龜茲必須先承認疏勒新王,自己才會考慮出使龜茲。那使臣也不敢貿然做主,說要給龜茲王上報請示才可決斷。      班超隨口問了一句「兜題」的近況,那使臣說,聽說兜題大人還在養傷,極少露面。班超心道:「尿盆啊,你真命苦,恐怕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有花寡婦先去糾纏,只怕還沒等到你發揮出『長處』,我們就又要來了。」      龜茲使臣還留在疏勒,等候龜茲王的回旨。班超他們卻得到了一個意料之外的消息——漢軍在焉耆建立了幾乎中斷了百年的大漢西域都護府,並號令西域諸國,限期前去歸附,發漢印綬。      與此同時,一個漢家密使,悄悄地找到了班超他們,送上了剛上任的西域大都護的手令。那手令是寫給班超和耿恭的,大意是,西域都護府建立,班超、耿恭諸人,改受都護府節制。見令起,諸人回歸焉耆,另有重任云云。封泥的印信是「西域都護陳睦」。      使團諸人都聚在一起,班超展開手令給大家看了,隨手啪的一聲扔在一邊,沒想到簡繩崩斷,竹簡散落了一地。班超自覺失態,蹲在地上一支支地撿,撿到一半,終於按捺不住,又把散簡一把摔在地上:「操!這個陳睦是誰呀?」      耿恭有些尷尬:「那個……他是……我姐夫。」      班超氣極反笑:「這西征的漢軍,快是你們家開的了?」      「老班,你……什麼意思?」耿恭也有點來氣。      眾人從沒見過平日昏沉的班超會如此動怒,都愣住了。      「我不知道竇帥和你哥是怎麼想的?」班超在大家面前不再掩飾,怒容滿面,「這個時候立什麼都護府?南路的幾個要國咱們都蹚過一遍了,北路難啃的也只剩下龜茲和姑墨了吧?如今龜茲已經跟咱們遞話,說可以談了……就不能等拿下龜茲再立都護府嗎?」      「哥,你至於嗎?」班昭來拉班超的袖子。      班超說完平靜了一些,但還是一臉的苦澀:「立就立了,這個陳睦還昭告各國,前去歸附……還有限期!這傲慢的嘴臉,匈奴都不會有吧?那些猶豫的邦國本就在看著呢,只怕龜茲這個西域之王,不會輕易地歸順了,為了面子也得挺著。」      「有這麼嚴重?」班昭驚道。      班超望向耿恭:「對我們也是這個嘴臉,你也看到了,你姐夫叫我們見令即刻去焉耆受他節制呢。」      「那個……」耿恭撓了撓頭,「我小……其實跟他不熟。」      「我倒不在意對我們如何。」班超拍了一下尷尬的耿恭的肩膀,「你姐夫肯定不知我們還有皇上密使的身分。我只是惋惜現在的局勢,本來龜茲王都來請我們去了,現在無論如何不能把自己送去當人質吧。」      「那柳哥和花姐姐還在那邊呢。」班昭道。      班超無奈地擺了下手,頹廢地就地坐下:「便宜尿盆了,他本就怕我們去得太早。」      眾人皆無語,見班頭如此蕭索,不知該如何安慰,卻見這個傢夥一下子跳了起來,大喊:「不對!」他在桌案上,翻出一張西域地圖來,展開給大家看。      「龜茲在此,竇帥的大軍在焉耆這兒,相距也有好幾百里。據說龜茲與姑墨能聚合三萬以上的軍隊,真要鐵了心據守,雖說漢軍精銳些,但竇帥的兩萬大軍,說不定也要消耗個一年半載,才能拿下。」班超指著地圖抬眼看著耿恭,「我總覺得以竇帥和你哥的見識,絕不至於如此草率,此舉或是別有深意。」      「你怎麼想?」耿恭道。      「做出這種羞辱人的姿態,是在逼龜茲表態,要麼降,要麼速戰速決。」      「我要是龜茲王,看著漢軍的威勢,只會死守,才不會出來決戰呢。」      班超兩隻手合攏在嘴邊,沉思了一會兒:「他們不可能想不到這一點。只能說,他們急著解決龜茲,才出此下策,賭龜茲會降,或者出來決戰。你說,他們為什麼會這麼著急呢?」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了。」耿恭面色一變,「我哥和竇帥其實在謀劃退兵呢。大軍這要是退了,大好的局勢就要亂了。」      「是啊,如果龜茲不出擊,竇帥的大軍就此退了,那些騎牆觀望的邦國,只會倒向龜茲,因為這樣看起來,好像龜茲贏了一般。」      「退什麼兵啊,多半朝廷上的那幫庸臣又在叫喚了。」      「說起來,大軍出征已經半年了,每天燒得都是錢哪。我大漢退出西域七十年,不就是因為朝裡的人覺得消耗太大嗎?」班超無奈道,「我還說呢,幹嗎要如此地好大喜功,早早地建那都護府,原來是想退兵後,保留些成果。」      「那……我們怎麼辦?真要聽令去焉耆的都護府嗎?」      「我得好好想想。」      「大兄來了?」疏勒王忠圓潤的娃娃臉笑得格外燦爛。      班超帶著耿恭、齊歡、班昭和仙奴,在郊外的一個兵城的城頭與少年疏勒王相會。疏勒王忠的背後,站著一身甲胄的都尉黎弇。黎弇向齊歡微微點頭,示意了一下,眼神裡全是敬意。      大家在城頭上就座,是來看練兵的。      在班超的提議下,疏勒王忠命令都尉黎弇將龜茲人解散的一半的疏勒軍隊再次徵召起來,在郊外練兵,防止再有破國之禍。      兵城裡,聚集了約五千人馬,在疏勒王忠的檢閱下,進行大演習。      耿恭看著疏勒的演兵,暗自搖頭,在班超的耳邊道:「只看他們的隊形,就知道他們的兵制太差,訓練鬆散。還有,表演拿大頂、疊寶塔……打仗又不是玩馬戲。」      班超微笑低語:「這可能跟疏勒的民風有關吧,這地方富庶,人情放達天真,沒什麼約束,不善作戰也是意料之中。」      那邊黎弇正坐在齊歡的身邊,見齊歡一直皺著眉頭,輕聲請教:「我在我師父的教誨下,只學了些皮毛,在齊師看來,這練兵還行嗎?」      齊歡問:「你可學了些軍陣的陣法?」      「只學了一些基本的。」      「可學了些守城軍械的製造和演練?」      「這個……我師父都不會。所以才想向齊師請教。」      「我教你些陣法吧。我有幾個徒弟,可以帶些城中的匠人,打造點大些的軍械,到時才好針對這些來訓練。」      黎弇驚喜道:「多謝齊師!」恨不得又要跪地抵足了。      「具體練兵的騎射之法,」齊歡指了指耿恭,「你可請教一下耿副使。」      黎弇連連稱是。      疏勒王忠看著練兵漸漸地有些不耐煩起來,左右打量起來,最後眼光老在仙奴和班昭身上轉,不想就看出些眉目來。那藍眼的女子面色清冷,神態看似閑淡,眼波流轉間卻透出絲絲憂悒,對城下的練兵全無興趣,只看著遠處的群鳥在林中起起落落,不經意間,會轉眼一瞥,看那大兄班超,隨即就走神了。大兄班超的右側,隔著那個副使,坐著的漢家女孩,笑得好看,有個梨窩淺現。她也是大兄的女人吧?她時不時和大兄隔著那副使低語,那副使只能身體後仰,由著兩位時不時地傾頭聊天。哦,好像這漢家女子和副使也很親密,聊天時,肩都倚在副使的臂上了……      演習還在繼續,疏勒王忠耐不住了,起身示意要走。黎弇向城下一揮手,五千余名士兵全都躬身行禮。疏勒王忠笑著朝下招手,轉頭對班超笑道:「大兄,一起走吧?」      疏勒王忠似乎對班超很依賴,路上一直並騎,問了幾個有關軍務的小問題,總算把心裡想問的話說出來了。「那兩位,」馬鞭向後一指,「可是大兄的女人?」      「怎麼?」      「好漂亮!」      班超有點得意,鞭子指點:「那位是舍妹,那位是仙奴姑娘。」      「哦,那仙奴姑娘可是大兄的女人?」      班超笑起來:「不是,她是我們使團的舌人(翻譯)。」      「那她們都要聽你的是嗎?」      「這個自然。」      「那太好了!」疏勒王忠的眼睛亮起來,「能把她倆送給我嗎?」      「送……」班超整個人僵住了,面色一寒,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少年國王。      疏勒王忠全然不覺,一臉興奮道:「我好喜歡她們,我可以給她們很多很好的……寶貝……」兩隻手做著手勢,找能打動班超的詞彙。      班超覺得那張娃娃臉絕不似作偽,心道:怎麼扶了個這麼荒唐的孩子?他面上不好發作,直接帶馬轉向另一邊,留了句:「疏勒王該回宮歇息了。」他回頭對後面的人喊了句:「我們走!」策馬先奔了出去。      疏勒王忠一愣,就見班超已帶著一哨人馬岔路而去。他當下縱馬追趕:「大兄!怎麼樣啊?」卻見班超給馬臀加了一鞭,提速狂奔,眼見是追不上了,只好收韁停了下來。後面的大隊隨從和羅蓋,嘴裡喊著大王,慌亂地追上來,圍在了疏勒王忠的身邊。      疏勒王忠視他們為無物,兀自看著遠去的塵煙悵然若失。      「大兄這是生氣了嗎?」      70.流散      班超進入宮殿時,有點吃驚。這宮殿的內飾有些奇怪,地面、四壁,都是由整塊的雲石拼接而成,除此再無裝飾,簡潔平整,但雲石似玉,顯然極其名貴。宮殿無窗,只是天頂有密密麻麻錯落的琉璃嵌孔,透下斑駁的天光。      那引路的侍從,撫胸躬身:「請上使寬衣。」      「什麼寬衣?」班超一愣,「貴王在何處?」      「大王在裡面等你。」      班超這才明白,這宮殿竟是個浴室。他心道:這個疏勒王,選密談的地方也太過私密了,難不成真要裸裎相對?      班超與疏勒王忠不歡而散後,疏勒王忠一直派侍從來請班超,班超都推辭了。後來還是這位侍從,捧了一把精緻的宮刀來,在班超面前跪倒:「我家大王說,您不去的話,就用這刀,把我殺了,他就不再煩您了。您要是不去,也不殺,我回去,大王就用這刀殺我,再另派人來請您。」      班超被氣笑了,也只好跟著來了,不想竟要寬衣相見。      班超雖覺得古怪,卻不扭捏,脫盡披掛,圍了浴袍,走向內殿去。      班超赤足踩在雲石上,卻不覺得冰涼,反而是溫熱的。進內殿的長廊,一邊全是水池,有石雕的獸頭,嘴裡噴出水流來。他一直望到長廊盡頭,竟不見一人。班超走了大半,才見盡頭低垂的白色重紗,無風而動,一大片溫熱的白霧滿泄而出,簾內的笑語頓失遮掩,竟都是女人的聲音。      班超疑惑起來,清了清嗓子,隔著簾子,朗聲道:「大漢使臣班超,求見疏勒王。」      裡面的嬉笑未斷,卻有女聲喊:「進來吧。」      班超挑簾而進,忽覺眼前水霧彌漫,昏蒙一片。待到白茫茫的熱風消散一點,班超不禁愣了,蒸汽中隱隱浮現出數十名美女,赤條條地倚在一起嬉笑。這些美女膚色各異,有的甚至如崑崙奴般黝黑,但都豐腴圓潤,曲線一目了然。      班超一皺眉,就想退出去,才一轉身,就見疏勒王忠擋著出路,浴袍只裹在腰間,一身栗色的肌肉,濕漉漉地閃著光,褐色的眼睛裡全是委屈,甚至有點怨氣。      「大兄是生我氣了?」      「也沒有。」      「那你怎麼就不理我了?」      「為什麼要在這裡見面?」班超顧左右而言他。      「我要讓你看見真正的我。」      班超難免產生了些奇異的聯想,這小子……想幹什麼?他心裡有種厭惡。卻被疏勒王忠抓了手。      「我們坐下來說。」疏勒王忠拉著班超走到了石臺上,正是幾十名裸女堆坐的地方。疏勒王忠拉班超坐下,直接倚在女人堆裡。那些女子非常自覺,有四名成熟女郎跪成半圓,胸前飽滿,綿軟乳瓜連綴成一片,成為國王的男子「靠枕」。班超不願顯得局促,他本來就是個膽大妄為、灑脫至極的人,也不推諉,也坐下靠在了「肉」椅上。立刻有女獻上美酒和葡萄,有人揉腳,有人揉肩。      坐在軟肉之中,並沒有讓少年國王心情好轉:「我覺得大兄並沒有把我當兄弟!」疏勒王忠激奮地用手拍打著手邊某女的肉臀。      「沒有的事。」班超懶洋洋道。      「我管你要女人,你不給沒關係,為什麼要生氣?」      「你不明白?」      「你看,」疏勒王忠指著身邊幾十位裸女,「她們都是我的妻子。」      驚得班超一下子從肉堆裡站起來。      「我可以讓她們都服侍你。」疏勒王忠繼續道,「如果大兄喜歡哪位,只要指出來,我都可以送與大兄。」少年眼中的委屈還沒有消散,「這才是兄弟,才是好朋友!」      班超徹底被疏勒王忠的天真打敗了,看著少年倔強的眼神,有些哭笑不得,倒也有些釋然。他歎了口氣,又笑了起來,真想像撫風廉那樣,也撫一下這國王的腦袋。      「我不生氣了。」班超甩了甩手,走出「肉」陣,回頭道,「在我們漢地,是不能這樣……對女人的。」      清晨。      疏勒城外。      這是一場很大的送別。      除了花柳,三十四騎全立在郊外的曠野上。      曠野的風全無遮擋地來來去去,將馬鬃和眾人的披風拉直。遠處的牛羊在倒伏的長草裡拱動覓食。這風像穿過了漫長年月,從過去來,毫不留戀,又向未來去。      朝陽的光顯得黯淡,耿恭頂風駐馬,身後立著兩排人馬,正是玄英、秦厲等羽林七衛與虎賁八駿。班超與其他人面對面立著,斗篷被吹裹在身上,呼啦啦地翻騰。      「那我帶著他們去啦?」耿恭對著面前的班超笑。      「你們這些軍家子,不就是老想去前線攢人頭嗎?這一路也憋壞了吧?」班超笑道,「快滾吧。」      「其實真不想走。」耿恭正色道,「三十六騎,這一路同命同心,就不該分開。」      「同命同心,就不怕分開。分開也會合上。」班超道,「總要給你姐夫一個面子,給人讓他節制呀。」      「有話帶給我姐夫嗎?」      「沒話。他要是因為我沒到而生氣,你就向他透露點我密使的身分。到焉耆後,最好去大營見一下竇帥和你哥,勸他們最好別退,便是退軍也多留些人馬給都護府。」      「你確定他們就是要退軍?」      「我想不出其他的理由。我猜你姐夫急著讓我們過去,也是怕人手不夠。」      「真是那樣,就我們十幾個人回去,又有何用?」      「哈,你這樣的神箭手,戰場上比我強。在我眼裡,你們十六騎,能頂一千騎用!」      耿恭苦笑:「那你太小看匈奴人了。」      「也不知那兩仗把匈奴人打疼了沒有?」班超看著天邊,「北路諸國,直接與匈奴相鄰,匈奴勢力浸淫很深,局勢比南路複雜多了。現在靠兵威鎮著還好,大軍一退,只怕心思就活絡起來。匈奴人逐草而居,進退自如,萬一和已經投降的諸國又勾搭起來,都護府就是座孤城。你得跟你姐夫說,要鉗制好焉耆和車師。」      「行!大不了我親自去守北邊的門戶,呼衍王敢回來,我射了他。」      「好呀,真打起來,我們全去給你耿將軍牽馬。」      「索性現在我們全都去呀!」      班超搖頭:「你也見了,疏勒有兵甲過萬,雖然兵制散漫,但由我們好好訓練,加上莎車的馬,精絕的武器打造,能用起來,戰力遠比都護府要強,這個據點反而是漢家最穩的依託。只要匈奴人沒有大的異動,尿盆真的在裡邊玩開了,不用一年的時間,也不需漢家大軍,我們說不定就能將龜茲這個西域之王扳倒。」      「好!那你就留下先練兵。」      「本來練兵你在最好,但現在只能交給老齊啦,反正那個都尉黎弇,恨不得舔他的腳。」      「那你呢?」      「我得將皇上交的差事去辦一下。」      「哦?」      「我打算帶小昭和仙奴去一趟貴霜。過兩天就走。」      「皇上的差事我就不問了。要去多久?」      「不會很久。在這裡,貴霜可比焉耆近多了,可能我都回來了,你還沒到焉耆的都護府呢。」      「好,我在那邊等你們過來。」      「記得過龜茲的時候,別這麼招搖,去悄悄聯繫一下花柳,敲打他們一下,別忘了要幹什麼。」      「倒是有些想這個傢夥了。」耿恭大笑,「好啦!走啦!」說罷向班超一探拳,凝在那裡。這是他和班超遊俠時代的禮節。班超舉拳相迎,兩拳相抵。      「三十六騎!」耿恭低喝。      「同命同心。」班超沉聲應答。      耿恭拉馬來到班昭面前,欲言又止,便也舉起拳來等著,班昭的粉拳抵了上去。      「三十六騎!」      「同命同心。」班昭羞聲道。      耿恭撥馬而退,向班超兄妹身後的眾人一揮手,帶著軍人們奔馳而去。      班昭忽然縱出幾步,兩手攏在嘴前喊:「恭哥——你記著,你的命——是我的!」班昭已經盡力大聲,可聲音在風中還是顯得微弱。班昭看見遠處的耿恭把馬打了個圈,向她招了招手,那麼遠,她都好像看見了恭哥笑著的眉眼。轉身,恭哥去追隊伍了。      十六騎是順風而去的,塵煙都被吹到了馬的前面,到了空中竟然拐了彎。那是一場風壓在另一場風上面,彷彿時間被翻動起來。過去,未來,好似同時到達。      那一刻,班昭有點想哭的衝動。那一隊人成了天邊的一線墨點,頭上的氣嵐微光,在風裡飄飄嫋嫋的,好像怎麼也抓不住。

延伸內容

【讀者好評】
   書評人喬納森:「假若你讀了《三十六騎》,而沒去對照《後漢書·班超傳》,那麼,我想,你對《三十六騎》作者想像力放恣瑰麗之程度不會有準確的估價。《三十六騎》的情節,就其大體而言,可說與史書全無抵牾的。」    讀者吳從周:「《三十六騎》用令人驚歎的想像力,填補了歷史留下的空缺。從《後漢書》和《資治通鑒》中寥寥數百字的記錄出發,作者給我們造了一場英雄史詩式的汪洋恣肆之大夢。」    讀者阿子:「作者構造了一個相當宏大的世界……故事各種攻城戰的描寫讓人印象深刻,震撼人心又非常詳細,非常技術化,讀來不由得想起《魔戒》電影裡的冷兵器時代攻城場景。」    讀者為生歌唱:「將《三十六騎》歸類為傳奇小說一點不為過,作者從永平十六年寫起,漢明帝出兵匈奴,欲再通西域。班超受命征西,他出征前網羅能人異士三十六人隨軍同行。一路上,勇鬥鄯善、智取精絕、扶正疏勒王統,可謂風雲變幻,險象叢生。這段故事被作者描畫的像科幻大片一樣,讀起來超過癮,如果翻拍成電視劇,一定會吸睛無數。」    讀者南方的橋:「《三十六騎》這本書每章每頁的文字,就像是一幕幕生動的影像,讓你如身臨其境一樣,跟著班超他們一起西行,感受那既驚險又神奇的奇幻世界。」    讀者金台望道:「《三十六騎》的寫作特色:一是想像豐富,成功營造了一個奇特的玄幻巫術世界。二是作者撚熟中國古典文學世界,山海經、西王母、奇門遁甲、諸子百家、易學、望氣等元素,都恰當地被運用其中,構建了一個驚豔無比的中國式的創世世界。三是關於戰鬥場景描述,頗多精彩之處。…...這部小說,視野廣闊,構思精密。有宮廷密鬥,有江湖恩怨,有大漠鏖戰,有異域風情,有兒女情長,有兄弟同仇,有家族恩怨,有巫師鬥法,有夢尋王母。各種奇幻冒險,令人目不暇給。我尤其欣賞作者化用古典傳說以及老子新解的情節,顯示了作者深厚的古典功底學養,以及奇幻瑰麗的想像力。」    讀者斷斷:「三十六騎上下兩冊以班超班昭兄妹二人為主線,包羅江湖、朝堂、軍事、商業、傳說,豐富駁雜又條理井然有序。給我一匹馬吧,我想跟著班超班昭兄妹兩人,一起看看天山南北,大漠雪山。」    讀者靈兮:「兩天時間一口氣讀完了,驚歎作者揉合歷史玄幻武俠傳說於一體,竟毫無違和;有歷史傳奇的諸子百家,寶劍俠客,岐黃異術;有武林遊俠的俠肝義膽,能人異士,機關寶器,有絕美的塞外黃沙,漫天飛雪,絕密聖境,都似幻似真;戰場戰術鋪陳,殺伐決斷,權謀詭計,行人入聖;三十六騎的真心實意,無不動人,還隱匿了一條故事隱線,大寫得好看。」    讀者施九十七:「前半段是驚心動魄的東漢復仇者聯盟,後半段變成熱血沸騰的華麗史詩,作者一個美術專業的人能對《後漢書》進行如此解構,佩服佩服,五體投地。」    讀者狸藻:「英雄史詩,非常精彩,不虛一讀。敘事宏大,附於史實,卻出離想像,極盡玄幻吊詭,瑰麗雄奇。在後半部曠日持久的戰事之中,只寥寥數筆、清淺帶過的兒女情長,因那些囿於絕境的念想,倒顯得極致地動人。」    讀者塵世書童:「很久沒看到如此精彩的歷史小說了,當時看到第一章就被驚豔到了,後來追著看完了全本。馬伯庸的《長安十二時辰》,是孤膽英雄救長安;念遠懷人的《三十六騎》,是特種戰隊征西域,漢唐風采,同樣精彩,各有千秋,拍成影視劇一定很好看~」

作者資料

念遠懷人(黃學祥)

原名黃學祥。專業美術,做過設計,後來進入媒體業,以編輯文字為生。讀書雜,愛好雜,本想以媒體糊口,滋養自己紛雜的癖好,結果成了創刊達人,陸續參與了不少知名媒體的創辦。從編輯到主編再到自由職業者的生涯裡,文字寫作一直沒有中斷,寫過不少評論、專欄和採訪專題……非虛構多年,如今嘗試真正的虛構了,寫一本真正的傳奇小說。但還是遵循自己的知識結構,放進了不少愛好(歷史、神話、哲學)的「私貨」。 《三十六騎》:2017年簡書平臺年度虛構小說類產品TOP1

基本資料

作者:念遠懷人(黃學祥)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19-07-30 ISBN:9789869762885 城邦書號:1HO100 規格:平裝 / 單色 / 49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