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
她最後的呼吸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王牌新書3本75折,閱讀首選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書封設計理念】 垂落的絞繩,是死亡的符號, 乍看無跡可尋的完全犯罪,仍有線索隱身在煙霧之間, 以幾不可聞的耳語,訴說舞孃華美妝容下的悲哀身世…… 【紙材與加工】 紙材選用萊尼彩畫美術紙, 在縱橫交錯的紋理中,一場鬥智鬥勇的警匪限時戰即將展開。 ★空降博客來、誠品排行榜暢銷小說《妹妹的墳墓》 法律驚悚小說之王 羅伯.杜格尼 挑戰驚悚推理極限! ★全球銷量超越4,000,000冊! ★美國亞馬遜推理驚悚文學No.1,讀者5顆星高度讚譽! ★《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美國亞馬遜三冠王!一條繩索,串起五位脫衣舞孃的死亡之謎, 警探崔西抽絲剝繭,卻似乎逐漸步入險境; 暗夜中,總感覺有誰正凝視著她, 那眼神纏上她白皙的頸項,索取她最後的呼吸…… / 我被跟蹤了。 濃霧瀰漫的深夜,不自然的窸窣聲響傳來,正當我懷疑自己神經過敏時,一個粗糙的東西拂過頭頂,我嚇得立刻舉槍,但什麼人影都沒有,打開手電筒,只見一個絞刑繩圈垂落而下。 近來,北西雅圖的脫衣舞孃接二連三慘遭殺害,且手法詭異,受害者的四肢以精巧的繩結被反綁在後,並連動脖頸,只要兩腿伸直,就會扯緊繩子,最後必然因肌肉抽搐而勒斃自己。 這繩圈是凶手的挑釁、模仿犯的惡作劇,抑或是受害者家屬的怒意?查明真相的渴望越發迫切,可逐漸深入案情,遭人緊緊跟隨的感受就越強烈…… ——你,到底是誰? / 變態與正常人格,是否能被完美劃分? 你身邊的平凡人,內心可能深埋難以抑制的衝動……【書評、各領域專家一致盛讚】 Misa│暢銷作家 NeKo 嗚喵│youtuber 說書人 Ruby 盧春如│《上帝的黑名單》作者 冬陽│推理評論人 何敬堯│小說家 呂仁茶社│推理小說家 呂秋遠│律師 李俊毅│高雄長庚醫院身心醫學科主治醫師 杜鵑窩人│推理評論人 臥斧│文字工作者 張東君│推理評論家、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祕書長 笭菁│暢銷作家 提子墨│作家、英國與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PA會員 黃羅│推理作家 銀色快手│荒野夢二書店主人 螺螄拜恩│人氣作家 (按姓名筆劃排序) 【國內外各界評論及讀者震撼推薦】 「閱讀羅伯.杜格尼的《她最後的呼吸》,我喜愛其寫實的筆法——貼近警方調查連環殺手的偵辦現場、身處強大壓力與威脅的角色生活,給予閱讀者身歷其境的緊張懸疑;喜愛其快中帶緩的節奏——接連爆發的殘酷凶殺、遊走在不同人物的機關盤算,豐富了謀殺故事的觸及面與可看度。扎實精采的佳作!」 ——冬陽,推理評論人 「慘死的舞孃、狡詐的犯人、誓言破案的女警官、無所不在的跟蹤者……角色安排栩栩如生,每一段落都充滿驚悚氛圍。在暗影潛伏的捉迷藏中,出乎意料的結局讓人大呼過癮。」 ――何敬堯,《妖怪臺灣地圖》作者 「翻開《她最後的呼吸》之前,請先確認接下來的時間,你都能維持目不轉睛與神經緊繃的狀態!因為,本作是羅伯.杜格尼繼《妹妹的墳墓》後的精采續作,也就是「崔西.克羅斯懷特」探案系列的第二彈!作者再次帶著我們重回西雅圖警局的重案組,以靶場內的練習拉開了序幕,巧妙地勾起讀者們對崔西與莎拉在前作開場時,那一幕幕充滿西部風情的射擊競賽的記憶,然後在規律的警務日常中,逐漸滲入「牛仔案」黑暗、恐怖與扭曲的連續殺人事件,絕對是一部能令讀者狂翻書頁的驚悚懸疑佳作。久違了,崔西警探!」 ——提子墨,作家、英國與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PA會員 「杜格尼用生花妙筆證明了一件事:即便是舊瓶新裝,味道也可以香醇可口,只不過要當心後勁十足,免得你一口氣喘不上來!」 ——黃羅,推理讀書人 「你最好在一個漫漫長夜閱讀《她最後的呼吸》,因為一翻開就停不下來,待你終於能喘息,已經到了最後一頁。羅伯.杜格尼為警察的辦案作業灌注了前所未有的新生命。現在就請把本書寫進你的『必讀書單』中!」 ——《懸疑雜誌》 「極其扣人心弦……當克羅斯懷特自己成為了被鎖定的目標,驚悚程度完全上升了一個檔次。」 ——《西雅圖時報》 「作者重新詮釋老段子,將狡猾的策略與明快的節奏注入其中,最後的結局無比瘋狂。」 ——《書單雜誌》 「《她最後的呼吸》是一場令人目眩神迷的驚悚實驗,精準掌握每個細節,也進一步讓杜格尼聲名大噪。」 ——《普羅維登斯日報》 「克羅斯懷特是位有血有肉、精心設計的人物,讓人不禁屏息等待她的下一次冒險。」 ——《圖書館雜誌》 「這位作家極富天賦,絕非那種『一本作家』。通常續集的氣勢都會有些削減,但這本完全沒有這種問題!這是一部精心寫成的作品,人物性格鮮明、故事情節複雜,令讀者有如坐雲霄飛車般高潮迭起!結尾和開頭都非常精彩,沒有一刻冷場。」 ——Amazon讀者T 「隨著故事進展,你以為一切水落石出,結果最後竟然又來個大迴轉!書中對於警察的行動、政治及個人內心掙扎都非常準確而到位。富娛樂性的情節滿足了讀者的胃口,卻同時又想知道更多,太精彩了!」 ——Amazon讀者B

內文試閱

  1      崔西.克羅斯懷特看著那輛休旅車駛入停車場,注意到後座綁著一張兒童座椅,車窗吊掛著「車內有兒童」的牌子。下車的女子穿著黑色防彈背心、藍色牛仔褲,頭戴西雅圖水手隊的棒球帽。      「克羅斯懷特警官?」      崔西與女子握手打招呼,注意到她的手又小又軟。      「叫我崔西就可以了。妳一定是普萊爾警官。」      「請叫我凱緹。謝謝妳願意利用下班時間協助我練槍。」      「不用客氣,教學相長,對我的槍法也有幫助。有帶護目鏡和耳罩嗎?」      「我沒有自己的護具。」      崔西也不認為普萊爾這類人會有自己專屬的護具。「那我們去借一套吧。」      她領著普萊爾走進西雅圖警用靶場厚實的水泥建築。靶場大多設在偏僻的地方,這座警用靶場也不例外,位於巿區南方、車程二十分鐘的工業區內,一條小馬路的盡頭。      櫃檯後的男職員直呼崔西的名字打招呼,崔西為兩人介紹:「凱緹,這是拉扎爾.奧爾洛維奇。她需要護目鏡和耳罩,請給我倆一個靶位、兩盒子彈和一捲膠帶。 」      「為資格考試做準備嗎?好像再兩個星期,是吧?」拉扎爾對著普萊爾微微一笑,「妳找對老師了。」他從架子上拉出盒裝子彈和護目鏡,再從櫃檯後方拿出耳罩,「我們一直想把崔西挖角過來,全天候訓練菜鳥。妳怎麼說啊,崔西?」      「我的答案還是一樣,拉扎爾,等到人類不再互相殘殺,我就過來加入你們的行列。」      「好、好,等太陽從西邊出來吧。」拉扎爾四下張望,「我去後面拿膠帶。」      拉扎爾離開後,普萊爾問崔西:「為什麼要膠帶?」      「貼住妳槍靶上的洞。」      「我沒看過別人這麼做過。」      「那是因為妳以前練習的強度沒有今天這麼高。」      拉扎爾回來了,交給崔西一捲藍色膠帶。她道過謝,帶著普萊爾回頭往外走去。      「跟我來。」她滑進她的一九七三年F-150福特貨卡車。前陣子從雪松叢林鎮回來後,她就把速霸陸賣了。原本可以再買輛新車,但還是覺得這輛舊式貨卡車比較適合她。老車熱車慢,尤其是在寒冷的早晨,車身上也有一些刮傷和凹洞。除此之外,這輛二十多年的老車,外觀及性能上都相當不錯。更何況,這輛貨卡車讓她想起小時候,父親載她和妹妺莎拉去參加射擊比賽的那輛卡車。      在坑坑洞洞的石子路上開了將近兩百公尺後,她把車停在警用靶場的入口附近。一下車,充耳全是熟悉的砰砰槍聲和大狗的狂吠。她一直納悶怎麼會有人把警犬的狗舍設置在靶場旁邊,實在為那些狗兒感到難過,還有那些必須待在狗舍裡聆聽狂吠的職員一定也不好受。      靶場被二點四公尺高的網籬包圍,頂端還有一圈刺鋼絲。崔西在大門前一邊對著手哈氣,一邊等著普萊爾。氣象報告預測今晚是個典型的三月夜晚,寒冷,外加一些毛毛雨。這種天氣最適合練習了。      「我們怎麼開始?」普萊爾問。      「妳射擊,我在旁邊觀察妳的槍法。」崔西說。      靶場內有十五個夾板隔成的射擊臺,或稱「射擊點」;而大約二十五公尺外的山坡地上架著懸臂式鐵皮屋頂,坡地上散落著空彈。崔西挑中最左邊的射擊臺,雖然緊鄰狗舍,卻遠離了在右側射擊的兩個男人。她在吠叫聲和槍聲夾雜的喧囂中,大喊:「我們從近距離疾速射擊開始,妳站到靶前三公尺處,三秒四槍。兩槍瞄準軀體,兩槍頭部。」      「了解。」普萊爾說。      她們把一張漫畫版、有著毛茸茸手臂、面目猙獰的「壞人」夾到厚紙板上,再豎立在懸臂屋頂之下,然後回頭走到三公尺的標記處。      崔西指示:「槍口與視線呈四十五度角,預備。」      普萊爾拔出槍套內的克拉克手槍,槍口指著地面,兩腳跨開與肩同寬,左腳稍前,呈弓箭步站穩。崔西用腳頂著普萊爾左腳的內側,要她再跨開兩三公分,加大底盤的幅距。      「開槍。」崔西說。      普萊爾揚起槍口開了三槍。如崔西所料,她每開一槍,上半身就一震,造成槍管些微位移而失去準頭。這情況在菜鳥身上很常見,尤其是女性。      「預備。」崔西說。      普萊爾滑開左耳的耳罩。「妳不是—」      「槍口與視線呈四十五度角,預備。」她重複一次。      普萊爾將耳罩戴回原位,呈預備姿勢。      「開槍。」      普萊爾再次開槍。      「預備,」崔西說,「開槍。」普萊爾開始第三輪的練習。      崔西指示普萊爾一輪又一輪地射擊,直到子彈耗盡為止。普萊爾放下手臂時,已因腎上腺素的激發而有些喘氣了。      「妳的手臂和肩膀都痠了吧?」崔西問。      「有點。」      「不過妳進步了。」      「是啊。」普萊爾一邊說,一邊透過泛黃的護目鏡望著標靶。      「我沒辦法教會妳射擊,只能幫助妳更上層樓。」崔西說,「妳必須自己克服後座力。妳扣下扳機時,會因為預期中的槍響和後座力而身體抽緊,最後失去準頭。唯一的克服方法就是練習,很多很多的練習。妳平常多久過來練習一次?」      「我有時間就會過來,」普萊爾說,「但實在很難抽出時間,我家有兩個年紀還小的女兒。」      「妳先生是做什麼的?」      「他在一家建築公司上班。」      「他希望妳保住這份工作嗎?」      「當然,我們需要錢。」      「那他就要抽出時間照顧女兒,好讓妳出來練槍。」崔西讓普萊爾看看她的右拇指,「知道這老繭是怎麼來的嗎?」      「開槍。」      「是裝填子彈弄出來的。我一星期過來兩次,無論刮風下雨。妳沒通過資格考,就不能工作,就必須去上補救訓練課程,而這會是妳工作生涯中的汙點。妳是女人,凱緹,單單這點,就能讓那些男警視妳為不適任。」      普萊爾必須認清現實,她的丈夫也是。      「現在,下定決心練槍了嗎?」      普萊爾抽出牛仔褲後口袋的手機。「我打電話回家說一聲。」      崔西趁她走到一旁講電話時,幫她裝填子彈。本來在另一頭練槍的男人朝她走來。      「小姐們是來這裡釋放被壓抑下來的侵略天性嗎?」      強尼.諾拉斯克,重案組大隊長,崔西的頂頭上司,同時也是一個混蛋。      「只是來練練槍,大隊長。」      「資格考試快到了。」諾拉斯克說。天氣寒冷,但他仍然穿著短袖,徹底展示出右臂二頭肌上的鐵絲網刺青。「要不要來點樂子?」      崔西警校畢業時射擊技能測試的標靶,就掛在學校入口的榮譽櫃內,取代了原本掛在裡面的諾拉斯克的標靶。他保持了二十年、無人可超越的成績,卻被崔西破了。諾拉斯克受傷的自尊到現在都還沒復元。      「我很好,不用了。」崔西一邊回答,一邊裝填子彈。      「不見得吧。」諾拉斯克將普萊爾上下打量了一番,才離開。      普萊爾掛斷電話,朝崔西走回來。「那個人是誰?」      「他是妳必須通過資格考試的原因。」      ***      黑夜降臨, 瀰漫一層薄薄的海霧,街燈的黃色光芒變得朦朦朧朧,眼前一片霧茫茫。崔西鼓勵普萊爾利用黯淡的光線,訓練不用眼睛來瞄準,單憑靈敏的感覺。      「一旦妳能在光線不佳、甚至惡劣氣候下射擊,妳就會更有信心,不會怯場。」      「妳最高的分數是多少?」普萊爾問。      「一百五十分。」      「好高的分數,妳在哪兒學的?」      「我很小就開始參加射擊競賽了,是家族的傳統。那時候競賽的重點在於速度和精準度。槍法和任何技術一樣,想要精進,就要用心,不斷地重複練習,培養正確的習慣。」      普萊爾活動活動手指,再朝拳頭呵氣。      「妳的手痠了。」      「有一點。」      「去買些氣球,填滿砂子,趁巡邏、看電視的時候捏一捏。」      「喂,崔西!」      崔西轉過去,但濃霧模糊了拉扎爾的輪廓,只見他站在他紫紅色普利茅斯車的外面,車門已經打開。昏暗的光線打在他背上,只見他兩手高舉過頭。車頭燈照著濃濃的霧氣,排氣管噴著白煙。「辦公室已經鎖上了,妳們待會離開時,幫我把大門鎖上。」      「沒問題,拉扎爾。」      拉扎爾又揮了揮手,才鑽回車內,引擎像大船般轟隆隆駛離。      崔西和普萊爾繼續練槍,直到子彈告罄為止。普萊爾心滿意足地笑,她仍然需要練習,但已進步不少。      「我跟妳一起撿銅殼。」普萊爾說。不過練習用子彈的彈殼是鋁製的。      「我一個人來就可以了。」崔西有些歉疚。氣候不佳,她卻讓普萊爾待到這麼晚。「妳快回家吧,太晚了,視線又不好。」      「那妳呢?」普萊爾問。      「家裡只有一隻貓在等我,但妳家人在等妳,快回去吧。」      收起普萊爾的槍靶後,崔西送她到大門口。普萊爾將護目鏡和耳罩交給崔西,請她幫忙還給拉扎爾。「真不知道該如何謝謝妳?」      「只要妳通過測試,就算是謝禮了,然後再把我教給妳的槍法傳授給別人。」      一等普萊爾的引擎聲消失,崔西從控管塔下拿出一個四公升水桶,再朝靶臺走回去撿彈殼。彈殼在桶子裡像零錢一樣叮噹響。在普萊爾射擊結束後就安靜下來的狗舍,此時又傳來大狗的狂吠。崔西停下來,狗兒應該不是因為桶裡子彈的叮噹聲而吠叫。她好像隱約聽到了引擎聲,於是往馬路瞥去,但濃霧中並沒有車燈光束。這時頭頂突然嚓一聲,柱燈瞬間熄滅,四周陷入一片漆黑。      她拿高手機看時間,21:00,拉扎爾設了定時關燈時間。      接著,她聽到網籬震動一聲,敞開的大門邊好像有人站在那裡,但霧太濃,無法確定是不是她眼花看錯了。她放下桶子,屈手按在手槍槍托上,在吠叫聲中大喊:「我是西雅圖警局警官,我有槍。如果有人在那裡,請喊一聲。」      沒有回應。      她按著槍托,另一隻手拿起桶子,轉身朝控管塔走回去。她將桶子放到牆邊,拿起普萊爾交給她的護目鏡和耳罩,朝出口走去並順路將它們塞進辦公室門上的還物口,同時兩眼不斷掃視馬路的動靜。      就在她要踏出大門時,一個粗糙的東西輕拂過她的頭頂。她嚇得往後一跳,一手往空中揮,另一隻手拔槍,但一個人影也沒有,於是她抽出手機,按下手電筒圖示。刺眼的光束照著黑夜中的濃霧,更令人看不清楚。她往大門跨出幾步,調整手機的角度往上照明。      只見半空中一個絞刑繩圈,從大門上方的刺鐵絲網懸吊下來。      崔西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不妙。此時此刻,偌大的靶場中只有她一個人,而且我明敵暗。她趕緊關掉手電筒。      普萊爾離開的時候柱燈還亮著,並沒看到這個絞刑繩圈。之後,崔西也沒聽到聲響和動靜。所以她剛才沒有聽錯,真的有車子開進來,也沒有眼花,的確有人站在大門口。這個人實在囂張,膽敢在警用靶場留下絞刑繩圈。他是知道她還在,或是以為這裡人都走光了?大霧中視線相當差,別人很難看到她。但她隨即推翻了自己的推測,事情不可能如此之巧,偏偏就在她過來練槍的夜晚,留下的又偏偏是絞刑繩圈。這表示她被跟蹤了,而且對方是有預謀的,只是不清楚是否針對她而來。近來,婦女團體不滿北西雅圖脫衣舞孃於汽車旅館被絞索勒斃之案的結果,重案組成為了媒體追逐的焦點。妮可.漢森命案本來是崔西負責的,但她中途告假回雪松叢林鎮,出庭涉嫌謀殺她妹妹的凶手的庭訊,該凶手當庭釋放。就在她請假期間,諾拉斯克將漢森案送進冷案中心,招致漢森雙親與女權團體群起圍剿。      她按了按手機的數字鍵,接通後再報上她的姓名、警證字號和所在位置,要求警力和鑑識組的支援。      她掛斷電話,繼續評估此時此刻的處境。她不喜歡現在這樣暴露在開闊的空地上。她的貨卡車就停在門口的左邊,如果能順利上車,就能開車回到靶場入口,等待援兵到來。      她舉著槍,緩緩往貨卡車走去。閃過絞索,踏出大門,將背貼在網籬上,靴子底下的小石子嚓嚓作響。她來到卡車邊,最後走到駕駛座的門邊。拿出車鑰匙,垂下視線將鑰匙插入,一轉,車門鎖啪地彈起。她又等了一會兒,才拉開車門。就在要坐進駕駛座之前,她注意到車子後方有個東西突出來,後來才看出是車斗罩的上掀式窗戶被打開了。      她往後保險桿潛行而去,停頓一下。一轉身,舉槍掃視車斗—沒人。她再一轉身,槍口掃視背後一圈,但只看到籠罩在濃霧裡的電線杆輪廓。      她拉下車斗罩的窗子,轉動把手,聽著窗閂嚓一聲卡住。      等她再回到駕駛車廂時,警犬們又狂吠起來。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羅伯.杜格尼(Robert Dugoni)

紐約時報》及美國亞馬遜暢銷作家,曾入圍「哈波‧李法律小說獎」決賽候選。 出生於愛達荷州,成長於加州,他在十個手足中排行中間,因此常開玩笑說自己沒有什麼機會說話,才會轉而寫作。 作品《大衛.斯洛恩》系列皆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風格被譽為堪比《無罪的罪人》史考特.杜羅和《將軍的女兒》尼爾森.狄麥爾,《普羅維登斯期刊》推崇他是「道地的法律驚悚小說之王」、「《黑色豪門企業》作者約翰.葛里遜的接班人」。 作者官網:www.robertdugoni.com

基本資料

作者:羅伯.杜格尼(Robert Dugoni) 譯者:清揚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9-07-30 ISBN:9789869762892 城邦書號:1HB118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