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當焦慮來臨時:走出喪慟的情緒,踏上療癒之路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環狀島效應》新書延伸展/三本75折
  • 《青春走得太快,領悟來得太慢》新書延伸展/三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你擔心事情會出差錯,你害怕自己或家人健康出問題,你相信死神隨時會降臨 焦慮壓得你喘不過氣來,你越是掙扎它抓得越牢! 認識喪慟焦慮的第一本書,探索失去與死別造成的多重心理生理反應,正視內心恐懼的求救訊號,重拾勇氣面對與掌控生活。 心理諮商、悲傷治療、支持團體、醫療照護 指定參考 焦慮是一種心理病,是隱藏在悲傷、憤怒、恐懼等情緒後面的兇手,出現時會讓人感到胸悶、心跳加速、心悸、暈眩。而喪慟是觸發焦慮的主因,源自失去生命中重要的人事物,不安與不確定感強烈湧現。 本書帶你認識、面對與克服喪慟焦慮,你會在作者與案主們的故事中看到自己的遭遇,不論是來不及陪伴母親嚥下最後一口氣而深受罪惡感折磨的女兒;認為父親的死是母親隱瞞病情所致而時時將自己視為受害者的兒子;妻子死於癌症並留下兩名稚子,怪罪世界不公又滿心憤怒的丈夫;把病重的老伴留在療養院孤單死去而覺得自己一輩子不能好過的太太…… 書中提供書寫、說故事、冥想、重新訓練大腦、計畫身後事等具體方法,引領你走過喪慟的煎熬,打開生命的各種可能性。 悲傷教會我們同情和憐憫。焦慮教會我們平靜和活在當下。失去教會我們如何生活和愛。生命的脆弱教會我們勇氣的可貴。 【各界好評】 ☆克萊兒以不一樣的方式深化我們對喪慟的理解。她以自身喪親的經歷與作為悲傷諮商師多年的經驗,說明喪慟與焦慮的連結,她的同情與專業已經幫助了無數失親者。這本開創性的作品將嘉惠更多讀者。 ——雪兒.史翠德Cheryl Strayed,暢銷書《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作者 ☆克萊兒為我們照亮了生命中最困難又黑暗的時期。她讓我們更加瞭解悲傷的過程,像老朋友一樣為我們指路。 ——米勒B.J. Miller,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紓緩醫學專科醫生 ☆本書探討悲傷經驗中常常被忽略的一個面向︰焦慮。透過克萊兒的親身經歷及諮商專業,寫來充滿同情與洞見,帶人們理解以及最終能夠掌控因失去所帶來的不安與恐懼情緒。 ——蘇珊娜.昂格萊德Shoshana Ungerleider,內科醫生與善終組織創辦人 ☆不只是關於尋得內心平靜的老生常談,克萊兒提供的東西更有力且更有療癒力。人死不能復生,但我們可以紀念與回憶他們的存在。這不只是克服喪慟焦慮的方法,也會讓我們此時此地的生活變得更有意義。 ——《心靈與健康》雜誌Spirituality & Health ☆一份有用的資源……連結焦慮與喪慟,深刻見解值得肯定。書中關於悲傷復原力的概念若能幫助任何讀者克服創傷與擔憂害怕的想法,便是功德一件。 ——《柯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焦慮是什麼? 焦慮會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和程度出現……最複雜的層面在於它會以實際的生理症狀表現出來。這些症狀從心悸到噁心都有,讓人誤以為是身體不適,但其實是更深層的心理問題,必須對治心理問題才能夠減緩生理的症狀。 •對焦慮的基本認識 •焦慮是什麼模樣? •以平常心看待焦慮與恐慌發作 •桑傑.古普塔醫師談焦慮的生理反應 •揭開隱藏在焦慮底下的情緒 •瓊安的故事 •展開療癒之路 第二章  喪慟是什麼? 悲傷是我們每個人最痛苦的經驗。它無法輕易量化或定義。悲傷是我們失去所愛的人之後所感受到的一連串情緒。我們很難過、很生氣、很沮喪、不相信;焦慮則是其中最顯著的一種情緒。 •傳統的悲傷五階段 •焦慮:消失的階段 •其他的悲傷模式 •悲傷看起來是什麼模樣? •「死亡」對我們的影響 •悲傷會持續多久? •檢測你的悲傷歷程 第三章  認識你自己的喪慟故事 我要請你挖掘自己的喪慟故事,將它攤開來檢視,學習如何以具有療癒效果的方式分享,學習如何檢視且真正明白你的故事。這並不是一個容易的過程,卻是減輕焦慮的關鍵。 •什麼是「說故事」? •該如何說出自己的故事? •讓故事有所改變 •問問自己這些問題 •別人的喪慟故事 •尋找出口 第四章  彌補心中的愧疚與懊悔 我們與逝者之間往往還有許多話沒來得及說,更別提做過或沒做過而讓彼此感到後悔的事……我們對於自己的滿腔怒火感到罪惡,對於自己沒能做些什麼改變這樣的結果感到愧疚。承認這些感覺,坦然面對與處理它們,將有助於緩和它們。 •面對突如其來的失去 •當所愛的人死於病痛 •釋放罪惡感 •露絲的故事 •釋放自我 第五章 悲傷復原力 悲傷復原力是指在悲傷歷程中採取主動積極的態度。你可以哭泣與哀悼,但你也要檢視你的處理方式,並且確實開始重塑你的人生。重要的是不要因為這樣的失去就讓你的世界一蹶不振。 •什麼是悲傷復原力? •悲傷的反應與回應 •創造復原力 第六章 盤點你的生活 盤點你的生活是悲傷歷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減輕焦慮的一個重要方式……失去可以是一記警鐘,提醒我們人生的優先事項,有時候也會讓我們知道自己並未走在正確的人生道路上。 •伊森的故事 •改變不代表遺忘或分離 •找出需要改變的地方 •為何喪慟會讓人陷入不健康的關係? •我們為何拒絕改變? 第七章 書寫的力量 寫下你的悲傷會讓你更瞭解以前的自己,以及你將成為什麼樣的人。這對療癒過程至關緊要。接受新的生活,瞭解過去你是什麼樣的人,你才能找到平靜且繼續向前。 •書寫為何如此有效? •把想說的話寫下 •心情日記 •寫信給逝者 •記憶與回憶的書寫 第八章 重新訓練你的大腦 學習如何控制焦慮的想法,是釋放焦慮的過程中最有效的工具……瞭解思維運作的方式,學習如何退後一步,不受想法的控制,對於焦慮的程度將有顯著的改善。 •認知行為治療 •災難性思維 •對於焦慮的恐懼 •權威醫師的方法 •拜倫.凱蒂的自我提問法 •思想覺知 第九章 活在當下 正念是指以慈悲、不帶批判的態度覺知當下。它是一種關注自己和生活的溫柔方式,並邀請你與自己的經驗建立更深的連結,包括你的焦慮、恐懼和悲傷。 •詹姆斯的故事 •一種關注自己的方式 •如何冥想 •冥想引導 •何時何地開始冥想 •正念生活 第十章 尋找信仰 死亡並不代表關係的結束。深呼吸,讓這句話迴盪在你心裡。你和逝者之間的關係並沒有結束……接受我們與逝者的連結並沒有結束的想法,可以為生者帶來極大的安慰和療癒。 •將你想要說的都說出來 •強納森的故事 •懷疑論與樂觀主義 •儀式和紀念行動的力量 •紀念日和節日 •與逝者的連結感 第十一章 規劃死亡 我強迫自己想像我的死亡,這麼做幫助我看到我需要改變的地方,以及我需要做的準備。而這麼做也確實減輕了我的焦慮。 •一路好走 •臨終規劃 第十二章 死亡不是愛的終點

內文試閱

  第六章 盤點你的生活      倘若沒有了恐懼,你會怎麼做?       ——雪柔.桑德柏格Sheryl Sandberg      前一章我們談到如何利用悲傷復原力重拾我們的生活,本章則要更進一步談論接下來的行動。我們將檢視當我們失去了生命中重要的人以後,倘若我們忽略了重新檢視與改變生活的需求,那麼焦慮將會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出現。      喪慟的感受總是提醒著我們,人生在世有如白駒過隙,我們必須好好把握時間。然而伴隨喪慟而來的,也會是一種突然的自由。你突然瞭解什麼才是重要的,你想要把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好;不過有時候有些事情真的很難做到,於是焦慮便會乘隙而入。      在「擁抱各種生命可能」與「承擔責任和規畫未來」之間取得平衡,是這趟旅程中的重要部分。如果你發現自己陷入以下這樣的狀況也別太訝異︰突然想要做出重大的生活改變,因為你現在才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或者有時候更困難的是,你知道自己必須做出改變,卻又發覺自己動彈不得。我將舉不同的個案和專業人士為例,介紹他們如何處理這樣的問題。      米勒醫生儘管三重截肢卻依舊騎著車到處遊歷,他看起來是個沒有焦慮的人。當我問及他是否也會感到焦慮時,他說︰「我原本想回答沒有,但是我有。當我捫心自問是否確實善用時間時,焦慮感就會油然而生。我是否盡所能地熱愛我的生命?我是否做了自己相信是對的事情?就某方面來說,恐懼死亡是因為害怕沒有活出我自己想要的人生。如果這些擔憂都是一樣的,那麼沒錯,我確實對於死亡感到焦慮。」      檢視這種種對於生活的頓悟,是往前走並重建自我認同,以及克服過程中所有焦慮的關鍵。有許多方法可以幫助我們以積極且有意義的方式處理這個問題。在此我想以伊森的故事作為開場,因為他的這趟自我實現之旅,正是我想替所有案主以及讀者完成的目標。      伊森的故事**      伊森在恐慌發作之後前來找我做諮商。恐慌發作時他正在工作,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不過他猜想大概跟一位摯友最近剛去世有關。朋友的死觸發他過去的喪慟經驗——他在青少年時期遭逢父喪,而如今他已經三十幾歲了,總算以從未經歷過的方式接受了失去父親的強烈衝擊。      透過諮商,伊森驀地發現父親的早逝對於他的自尊以及情感關係有莫大影響。而朋友離世則是催化劑,幫助他看清楚是時候該做出改變了。      失去摯友對他這個年紀的人來說像是警鐘一般提醒他人生苦短,從而導致一連串讓人精神耗弱的恐慌發作。伊森知道他並未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加上心中埋著失去父親的喪慟,以及對於事業和感情生活的不滿,恐慌就這麼來襲,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在諮商治療的幾個月期間,伊森跟我一起努力要解開悲傷的盤根錯節。為了瞭解喪親對他造成的影響,我們必須層層揭開這些情緒。摯友的死只是警訊,失去父親的喪慟是我們需要去處理的問題。      由於父親過世時他只是個孩子,無法理解與處理喪慟帶來的連串複雜情緒,再加上他必須承擔起家中堅強男性的角色,因此也沒有時間與空間可以好好消化自己的悲傷。這樣的壓抑與壓力以不同方式直接影響到他的感情生活。此外,伊森的內心潛藏著很深的憤怒,有時會在無預警的情況下爆發出來。      儘管身為治療師的我不難看出要解決伊森的焦慮,首先必須設法幫助他面對失去父親的喪慟,然而伊森每個星期來到診間時總是只談到日常生活的挫折,而且顯然只想談這個。他對於律師這份工作滿腹牢騷;這是他追求的工作,但他從未生出熱情。他對於交往很長一段時間的女友也不滿意,覺得兩人並不適合。當女方提到結婚時,他只希望自己能夠有勇氣提出分手,可是實際上他又害怕一個人孤單過日子。      伊森的恐慌症狀不見好轉。他經常在工作中恐慌發作,有時則是在早上醒來之際。他告訴我一開始並沒有任何異狀,他照常準備例行事務,接著他會突然一陣暈眩,感覺腎上腺素飆升,開始呼吸急促、頭暈目眩。每回發生這種情況,他都以為自己快要死了,眼前開始閃過人生跑馬燈。他看遍醫生,也做了各項檢查,結果都沒有任何問題。他來找我進行諮商時,對於恐慌不知何時會再度發作感到很焦慮。      我請伊森跟我一起努力幾件事。首先,他必須知道他的焦慮是正常的反應。他內心裝滿了懊悔、恐懼和憤怒的情緒,而恐慌發作是它們唯一的出口。是他的想法創造了那些情緒,從而讓他的身體產生一連串「戰或逃」的反應。      一開始我跟伊森之間的對話大半都是關於他目前的生活,以及他想要做出的改變,接著我們把重點放在談論隱藏在他內心的喪父之慟,以及失去父親對他的生活造成的影響。這對於伊森來說並不容易,因為將近二十年來,他一直假裝一切都沒事。要他承認這個喪慟,對他來說很痛苦。      我把前面談到的「行李箱比喻」說明給他聽,並向他解釋要在我面前打開他的行李箱,和我一塊兒看看塞在裡頭好一段時間的東西,對他來說是很困難的一件事,但是我們可以一起檢視,重新安排、丟棄或是加進其他能夠幫助他克服喪慟的工具。我們找出在他恐慌發作時可以做的事。我教導伊森冥想,帶著他一起臉錫,也讓他每天撥出一些時間進行冥想。(第九章將對冥想有更詳細的說明。)      就在伊森採取冥想的方式面對情緒的困擾並學會觀照內在的焦慮,同時也準備開誠布公與女友談論他內心的想法之際,我們的諮商會談則是開始著重在處理他的喪父之慟。      在一次諮商期間,我引導他回想他父親過世那天發生了什麼事——他親眼目睹父親突然心臟病發而亡,而這段回憶他已經埋在心裡很久很久了。儘管挖掘這段傷心往事令他感到痛苦,卻十分值得。他開始可以將他內在的恐懼、悲傷與創傷表達出來,讓它們重見天日,也讓他自己能夠喘息。不論我們是否意識到自己的內心深埋著這樣一段回憶,如果我們可以在一個讓我們感到安心自在的地方回想或是面對這樣的回憶,將有助於減輕內在的壓力。      我們也一起檢視了失去父親的喪慟給他的成長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歷經創傷性的分離,他發展出一種逃避型依附(avoidant attachment)的性格,導致他無法和女友產生親密的感情。早年遭遇喪親之慟,往往會影響一個人之後的重要情感關係。相較於維繫一段穩固的感情,內在的焦慮或逃避依附將讓他無法建立健康的關係。      經過幾個月的諮商,伊森的焦慮明顯減輕不少。他學會面對情緒的新方法,釋放而非壓抑內心的憤怒,並且開始處理自己的悲傷,整個人顯得軟化不少。一旦他覺得自己站得更穩了之後,接下來的任務是: 重新找回生命的主控權。      伊森最大的恐懼是他會像父親一樣早逝,沒有活過自己想要的人生。因此,除了開始做出改變之外,我們還花了很多時間談論他對死亡的看法,以及死亡是什麼模樣。      伊森從未真正去思考這些問題。他不清楚自己對於死亡或死後世界的看法。我們之間有很多靈性的探討,伊森學著去探索不同的宗教以及靈性觀點,這麼做為他帶來安慰與平靜。(第十章將有進一步討論。)      接受諮商兩個月之後,伊森的恐慌症狀不再發作,不論在情緒、精神以及身體方面,他都感到輕鬆許多,也讓他更有動力去掌控自己的人生,做出過去害怕的重大改變。他與女友開誠布公談過,他發現他並不想要與女友分手,而是想要有更深的情感連結;這對之前的他來說根本不可能辦到。      伊森在事業上同樣做出重大改變。他辭去了令他灰心喪志的事務所工作,自己開設了一間小公司,專門替移民打官司並提供低價的法律諮詢服務。他甚至重拾彈吉他的嗜好,並計畫一趟期待已久的異國之旅,甚至選讀了藝術課程,讓自己的創造力能夠發揮出來。      諮商治療結束後,伊森的生活有了完全不同的面貌。他有了新的事業軌道,存錢買了戒指向女友求婚。他的情緒穩定許多,恐慌與焦慮也幾乎快要不見蹤影。      改變不代表遺忘或分離**      當所愛的人逝去之後,盤點你自己的生活是悲傷歷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減輕焦慮的一個重要方式。正如我們從伊森的故事中看到的,失去可以是一記警鐘,提醒我們人生的優先事項,有時候也會讓我們知道自己並未走在正確的人生道路上。      然而,我們經常害怕往前走意味著遺忘或放下過去,我要再說一次,事實並非如此。你可以開展人生,過著有意義的生活,同時又繼續緬懷逝去的摯愛。這兩件事情可以並存:你可以想念逝者,希望對方仍然陪伴在你身邊;你也可以重建沒有對方的新生活。      每個人的重建時間表都不一樣,我希望你可以找出最適合你自己的步調。有時候我們會強迫自己返回常軌,試著藉此擺脫悲傷;有時候我們則是沉溺在悲傷中良久,最後才找到前進的道路。你可以自我檢視一番,甚至與朋友家人一起檢視你目前的狀態。      泰碧.盧克的悲傷時間表      我還記得薩洛逝世一週年時,我有種被騙的感覺。我總以為只要我可以熬過第一年,盡可能活在當下,那麼我就會覺得好過一些。但是當我來到第一年的盡頭時,想到接下來還要傷心難過好幾年,我就覺得無力。我並沒有感到好過些,而是覺得更加失落。我不但得面對自己的悲傷,還要安慰失去父親的女兒。照顧喪親的孩子又是不同的狀況,實在讓人很揪心。      第二年我稍微清醒一點,認清現實的世界。我每天晚上祈禱,早上盤腿冥想,需要時就再做一次。我還記得這一年我感到幻滅,我想這大概是我的憤怒形式。同時我也感到焦慮。我去看了很多醫生,我確定我一定會有什麼問題。我的悲傷變成身體的症狀,我老覺得不舒服。女兒害怕失去我而不安,更加深我的焦慮。這樣的惡性循環持續數個月,我大概花了一年時間才走出來。      或許到了第三年的尾聲,我才開始看見新生活的跡象。那時候我對自己的悲傷有了足夠的認識,比較能夠知道讓我感到失落的種種事件和原因。我發展出一套自我照顧的支持系統和「工具」。說到自我照顧,我指的是知道何時該退出、何時該休息、何時該讓自己放鬆。當我知道自己正在悲傷的黑色冰面上打滑時,我學會把手從方向盤上移開。我必須放手和投降,讓這個時刻過去,返回安全之地。那一年,我開始尋找療癒悲傷的方法,讓失去可以變成一件美好而有意義的事。      第四年,我開始對生活感到好奇,我開始思考自己想要什麼。我想找回在喪慟中失去的自我,以及身為照顧者多年而失去的那個自我。我再度燃起對工作與個人發展的渴望。我願意去赴約,也積極爭取工作機會。生活很嚇人,卻也充滿各種可能性。我的可能性。我已經悲傷夠了,現在再度充滿能量。我的焦慮也減輕了些。      如今是薩洛去世的第五個年頭,我對失去他有了不同的感受。悲傷還是每天都來,只不過方式不同。沒有比較不痛,依然會讓我難過不已。但現在我對於悲傷的來與去更加熟悉。我花了五年時間建立與死亡和喪慟的關係。      我想說的是,這是一段過程。對我來說,這個過程以不同的速度前進(它仍然在移動)。我的復原力在於我願意在看似絕望之中面對未知。當人們看到我好起來了,他們看到的其實是一個努力對生活保持好奇與開放的人。當然,看見那些失去配偶、孩子或手足的女性(和男性)如何從喪慟中走出來,開創自己的生活,激勵我找到自己的路。我總是問他們是怎麼辦到的、用了什麼方式。他們的勇氣是我的復原力的養分與靈感。      找出需要改變的地方**      當你閱讀下列的問題時,請不要覺得不知所措。也許你對這些問題或是少部分的問題帶有強烈的情緒反應。不論如何,面對需要改變的生活總是不容易。但是請記住,承認需要改變的地方,是療癒的第一步。一旦你找到可以更好的部分,就可以開始慢慢針對這些地方做出改變,而非一次到位。       問問自己這些問題︰      一、在你的生活中有哪些事情是你想要改變的?工作?家庭?財務狀況?你可以採取哪些改變步驟?現在做這些改變適合嗎?請詢問朋友、家人或治療師的意見,評估你的答案。      二、你是否有任何需要戒掉的壞習慣?飲食過量?抽菸?酗酒?許多人藉由諸如酗酒、嗑藥、性愛、飲食、上網、重新裝潢、改建房子等短期的行為改變,來暫時分散悲傷的痛苦。試著減少或消除這些行為,有助於舒緩焦慮與罪惡感。有許多支持團體與專業治療師能夠幫助你戒除這些行為。      三、你是否陷入一段需要結束或改變的關係中?看看你身邊的人,問問你自己他們是否對你的生活有益或有意義。如果沒有,想辦法改變這些關係。      四、你是否需要修補和某個人的關係?那是否讓你感到壓力沉重?請參閱第四章,敞開心扉修復破裂的關係。      五、你是否設定了一個目標(寫書、跑馬拉松、學習新語言)卻遲遲沒有去做?或許現在正是時候朝著這些目標努力。      六、問你自己:倘若沒有了恐懼,你會怎麼做?      七、你對這個世界有貢獻嗎?怎麼做會讓你有貢獻世界的感覺(擔任義工、捐款、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想想怎麼把這些行動融入你的生活。想辦法讓自己覺得活得有意義,是減輕對自我定位感到焦慮的最佳方法。      八、所愛的人離世之後,你可以做些什麼積極正面的事情?列一張清單,努力加以實踐。      為何喪慟會讓人陷入不健康的關係?**      我經常在案主身上發現這個問題。當人們失去所愛的人以後,往往會投入或維繫一段不好的關係,而這樣的關係也可能是不安和焦慮的最大來源。      有些人遭遇喪慟後很快便開始一段不健康的關係,或者這可能變成一種經年累月的行為模式。因此不論你的悲傷來自眼前的遭遇,或是源自陳年的舊傷,檢視它如何影響你現在的關係,是擺脫焦慮並建立良好生活方式的重要關鍵。      摯愛的死會在我們的心裡留下一個巨大的缺口。原有的支持,不論是情感上、身體上或經濟上,此刻不復存在。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們很自然會想要立刻尋找一個人來填補這個空缺,或者(有時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對無法填補這個需求的其他親友感到生氣和挫折。      我見過有些人在喪偶之後便立刻投入另一段感情,但是在倉促之下做出的選擇,加上沒有好好處理悲傷的情緒,結果只是讓生活更加波動不安。      失去父母或手足的人也同樣會想要複製原本的關係,或是在愛情關係中尋找這樣的角色,但往往會發現匆忙尋找的對象跟想像中不一樣。      首先,我們要知道,這是人類的正常行為。我們都是社會性動物。我們享受被愛、被照顧,也想要愛人與照顧別人。渴望緊密與親密的情感關係並沒有錯,當我們在悲傷的過程中感到難過與脆弱時,想要從另外一個人身上尋求安慰是可以理解的事。另一方面,有時候我們雖然渴望親密,卻又害怕失去更多,因此無法與他人親近。      當我們忽視悲傷,不去處理孤單、憤怒和被遺棄的感覺,而是立刻跳入另一段關係,就會陷入這種困境。我們會沉溺在不健康的關係裡,不論是與朋友、同事、上司、孩子的關係,以及最常見的是愛情。我們會看到喪慟的陰影持續籠罩,形成一種依附關係。      我們可能也會發現自己對親密愛人很生氣,因為對方無法理解我們所經歷的失去。我有一位男性案主的哥哥過世了,事發後第一年他一直很氣他的太太,因為他覺得她無法認同或是體會他的悲傷。      就喪慟而言,長期來說經常可以在各式關係中看到依附與「關係成癮」的問題。遭遇喪親之後,一個人可能會發展出一種焦慮依附型人格,他很難與朋友和愛人發展密切的關係,因為他時常擔心會失去這樣的關係——那個人會不會像之前的愛人一樣離開我?如果我敞開心扉去愛或是與他人建立關係,是否將會再次失去和受到傷害?      這些恐懼是很正常且可以理解的,不論喪慟或遠或近。它們會讓我們動彈不得,也可能會把我們推進不健康的依存關係。檢視喪慟對我們的各種關係所造成的影響,可以減少我們的焦慮,讓我們擁有更健康的情感生活。找諮商治療師談談你與他人的關係,擺脫身處在不健康關係中的焦慮。      蘇珊.漢妮芬.麥可奈博(Susan Hannifin-MacNab)的丈夫死於一場車禍,她解釋說:「現在我只想把時間花在我想要和他相處的人身上;我不再覺得自己有必要去迎合或妥協。我已經整理出時間、空間和心靈來培養深厚、持久的友誼與關係。我不會在某些場合中感到焦慮,因為我不會接受這些邀約。我也不會對自己不和誰來往感到內疚。」      上述的例子是悲傷帶來的正面影響,還有它如何幫助我們看清楚什麼才是重要的,以及如何做出對我們自己來說有益的改變。

延伸內容

【推薦文】迴旋愛裡!為脆弱心情補上一抹新妝
◎文/張艾如(心靈之美心理治療所院長)   從事臨床心理實務工作進入第二十四年,同時投身於解離╱多重人格領域近二十年,在陪伴療癒的路上,總是心疼地看見人們失落的悲傷,以及未能走出創傷下的驚恐、焦慮、慮病或解離,不論是受苦於成長歷程中的長期傷害、突發壓力事件、九二一地震的天災、臨終關懷╱喪親(含毛小孩)等創傷來源。特別是透過解離個案「以自身生命之痛教會我們生命的進階內涵」,得以體悟到唯有結合東方「磁場能量」概念和西方「量子力學╱多元宇宙」角度,方能窺見生命的全貌、洞悉人的情緒本質、看懂心理功課和心靈任務——原來,一切都在愛裡!   這樣的領悟,也促使了「葡萄理論」解離心理病理機制╱身心靈能量平衡健康模式的內涵更臻豐富與完整:人是靈性的動物,由多元靈體╱意識╱自我(ego) 組成一個我(self);每個靈體是思維╱記憶本體,以不可見光的能量形式存在,共振於肉身的神經電位系統,遂成東方文化指稱的「人整體是身心靈組成的磁場」,不論負責的是理性思維或是感性情緒的電波磁場,都迴旋於整個穹蒼、乃至於大宇宙之間。   創傷,是靈魂以沉重情緒負荷的方式如實記錄下的記憶,蘊含著超乎一般情緒的強烈恐懼、憤怒、孤獨、無助、失落、悲傷反應,其實與一般人面臨生死攸關時的心情亦是相仿,而「焦慮」特別扮演著警報系統的角色,提醒著累世生命中不可以重蹈覆轍的生存議題,以及寬恕、自信等愛的心理功課。由於悲傷或創傷事件的來源涉及多元宇宙,所以除了本書中運用傳統認知行為學派理論的「列表與書寫」方式,還可以佐以正念減壓與內觀療法的靜坐冥想,覺察並找到補償、放下或原諒自己之復原力。此時,從「葡萄理論」延伸而來的「二階段處遇」身心靈全人關懷模式,更可以事半功倍地提供悲傷療癒、不再焦慮的直接做法:第一階段「平衡磁場能量」,跟著累世、時空、童年留下的創傷印記,以光的冥想與愛的能量平衡悲傷情緒,在天地人合一的能量場中擁抱脆弱、修復傷痛、減低焦慮;第二階段「圓滿心理功課」,於「一念之間」改變磁場頻率以開通靈魂記憶、學習未盡事宜的因應方式、改寫時空、走出不一樣的生命經驗,提昇生命靈性的層次。   書中,作者特別用心於以Dr. Kübler-Ross的「悲傷五階段理論」︰否認與驚訝、生氣與憤怒、討價還價、憂鬱沮喪、接受共存為基調,提醒了失落和悲傷歷程中可能被忽略了的焦慮情緒本質,但與其說以「焦慮」取代「討價還價」階段,不如闡述突發壓力事件發生之初,焦慮的開關瞬間便已經打開了,在否認與驚訝的心情中,當事人已有可能伴隨出現自律神經失調、內分泌失衡、四肢無力、甚至全身癱軟的焦慮身體反應。當生氣與憤怒接續出現卻於事無補,生命平衡與自我療癒力遂行開啟,於是在既焦慮又憤怒的情緒中,開始嘗試各種翻轉現況的可能性,所以有討價還價的想法或具體行動,這是靈體意識在生存本能下的積極作為,有著靈魂盡責的重要意義——其實,所有情緒都是靈魂分工下盡責執行的任務!   另外,關於面對死亡的議題,在看懂生命的真實相,理解「靈魂不死」的本質後,別忘了可以透過心靈磁場共振的相通方式,給予光的冥想與愛的祝福能量,協助靈魂走出焦慮與悲傷的創傷情緒,了脫生死、走出喪親之慟,留下守護彼此的正能量,讓靈魂執行完成長的功課。關於生命尊嚴的議題,二○一九年一月亞洲第一部「病人自主權利法」於台灣實施,得以讓當事人預立醫療決定書,以決定接受、撤除或拒絕對自己無益的醫療措施,確保生命有尊嚴的自然善終,也將可以讓所有靈魂安定,不再焦慮,是非常珍貴與樂見的歷史時刻。   最後,對於走出悲傷、失落和焦慮,謹將《零極限》中廣為流傳的「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四句話送給正在閱讀此書的讀者,當你的心中因此迴旋在一股愛的暖流中,撫慰了內心角落的脆弱心情,必能感受到「面對它、接納它、處理它、放下它」那種不被焦慮籠罩的自在感,我們將可以看見你臉上堆滿微笑的新妝,與你共享幸福與愛的力量!

作者資料

克萊兒.畢德威爾.史密斯(Claire Bidwell Smith )

美國著名的資深心理治療師,專長領域是悲傷療癒。克萊兒也是一名作家,文章散見於Time Out New York、Yoga Journal、BlackBook、The Huffington Post、 Guardian 、Psychology Today等處。 洛杉磯Antioch University臨床心理學碩士,曾經任職於出版界和非營利組織,經常指導寫作工作坊,並就寫作與悲傷治療給出建議。克萊兒的辦公室設於洛杉磯,協助世界各地的個案。 著作包括:《痛了,才知道愛原來一直都在》The Rules of Inheritance, 2012;《在這之後:當生命結束,我們將何去何從》After This: When Life Is Over, Where Do We Go, 2015。 她深愛著自己的工作,並積極推動關於死亡的討論,幫助我們的文化以更健康的方式理解喪慟。

基本資料

作者:克萊兒.畢德威爾.史密斯(Claire Bidwell Smith ) 譯者:盧相如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AWAKE 出版日期:2019-03-05 ISBN:9789864776085 城邦書號:BX1077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