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獻給國王的世界:十六世紀製圖師眼中的地理大發現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獻給國王的世界》新書延伸展/新書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獻上一張世界上最奢華的地圖! 隨書附贈100*60公分巨幅海報 現存最華麗的十六世紀地圖獻給國王也給你 原本深受法國國王法蘭西斯一世的海軍上將在亨利二世繼位後失寵,知道自己的政治生涯即將不保的他,決定要獻上一份厲害的禮物給國王。於是,他商請諾曼製圖師皮耶.迪塞利耶(Pierre Desceliers)繪製精采地圖。這張地圖由四張羊皮紙拼成,原尺寸圖幅達135 × 215公分,以精緻的筆法手繪而成。圖上不僅有城市、君王、異族、動物、船隻與海怪的圖案,還有專為這張地圖而寫的二十六段說明。這張地圖引人入勝之處,在於其精美的插圖。尤其對於假設性的巨大南方大陸所做的描繪——有些人認為,圖上的南方大陸透露出歐洲人對澳大利亞的「早期發現」,早於傳統上以威廉.楊頌(Willem Janszoon)在一六〇六年發現澳洲的看法。 是航海圖也是世界地圖 當時未經裝飾的航海圖是在船上使用的,在此之外,製圖師也為顧客提供程度不一的插圖,可以「選購」,選購項目包括:城市、山川、樹木、君王、動物,甚至是海怪。而這張充滿各種元素的地圖,可看出製作成本價值不斐。 不只是地圖,還有詳細圖說 製圖師參考馬可波羅、哥倫布等作品,親自書寫圖說,所有的圖說都寫在裝飾框中。有別於其他製圖師的作品,除了讓這幅地圖更適合研究之外,更能襯托國王博學身分的世界圖像。而這些圖說當然也是需「選購」的額外成本。 滿足法王亨利二世的地圖喜好 亨利二世年輕時便沉迷於托勒密的《地理學指南》,對於各地經緯度、子午線等相關內容更是著迷,其王室收藏的手稿非常多。為了討好他此興趣的海軍將領,便準備這份美麗的地圖給法王。 本書不僅首度以全彩、全幅方式複製此十六世紀最重要地圖,更是首次以此圖為題所做的系統性研究,探討其繪製圖像的出處、地圖如何製作,同時還提供圖上長篇說明文字的完整謄寫與譯文。本書的研究不僅能呈現這張一五五〇年地圖的細節、該圖與其他十六世紀地圖的關係,更能對製圖書皮耶.迪塞利耶的手法、偏好,甚至是他的藏書有所了解。 ★獨特詮釋視角,第一張描繪澳洲大陸的地圖。 ★第一張以「亞美利加」對比指出南、北美洲的地圖。 ★詳細圖說,滿足地圖愛好者對細節的要求。 皮耶.迪塞利耶在西元一五五○年製作之地圖因其簡單、具有異國情調及豪華插圖,並充滿趣味及新鮮資訊等等原因,受到大眾的喜愛及著迷。故這幅地圖開啟了人們對於世界嶄新的調查與探索。無獨有偶地,作者這本關於地圖的新書將會把許多讀者帶入一個至今仍未有人了解及發掘其無盡財富的全新境界。 ——《Imago Mundi》期刊 在迪塞利耶所建構的世界裡充滿了對於人類活動如祈禱、狩獵、和平或充滿火藥味互動的描繪。作者將地圖分為四十二個區塊,分別展現於讀者眼前,讀者因而可以看到地圖再現於美麗的色彩中,搭配上具有洞見的評論來解釋讀者對地圖的好奇。 ——《聖塔菲新墨西哥人報》

目錄

引言 製作背景 第厄普與諾曼製圖學傳統 對地圖、地理學興致盎然的亨利二世其人 皮耶.迪塞利耶其人其作 摩根圖書館地圖集 一五四六年地圖 一五五三年地圖 一五五〇年地圖 諾曼地圖上的南方大陸 諾曼地圖的影響 局部複製圖評說 附錄:一五五〇年地圖的長圖說 註解

內文試閱

  地圖分區評說      區域圖4:北亞,含白俄羅斯(南方在上)      此區域圖的風向人頭之一,有著黑皮膚和金頭髮,這種搭配很不尋常。黑皮膚的風向人頭也出現在其他地圖上,但一般都擺在南方,我不清楚迪塞利耶畫這個北方黑膚風向頭的根據為何。迪塞利耶仍然用描繪未知海岸的方式畫亞洲北部,採用他獨門的畫法;他早期將亞洲北海岸畫為未知之地時,風格更為浮誇,讀者可以比較圖25摩根地圖集上的亞洲北濱。他在此區域畫了幾種不同的簡陋草房:有兩種出現在「格陵蘭」(見區域圖3),也有加拿大出現的那幾種(見區域圖1)。這些茅草屋右方講述Rucheni(盧塞尼亞人,亦拼作Rutheni)的文字,是引自馬可.波羅(見附錄圖說5):盧塞尼亞人是基督徒,向大汗納貢,作毛皮、獵鷹、「白象」、熊、駝鹿與牡鹿的買賣,過著六個月白晝、六個月黑夜的生活。圖說左邊的圖案是三個人走向一位君王,顯然是Russie blanche—「白俄羅斯」(今白俄羅斯東部)之王,只可惜迪塞利耶並未指名道姓。這三個靠近君王的人都有相當紅潤的面孔,其中一人在君王面前屈膝。他們的左邊有個狗頭人——傳統上的「獸人族」之一,之所以畫在這裡,意思是在距離歐洲甚遠的世界這一端,各種奇特的野獸與怪物都有可能出現。這類獸人多半出現在世界的邊緣,此處的圖案讓人想起哈特曼.謝德爾(Hartman Schedel)一四九三年的《編年史》(Liber chronicarum)所畫的獸人,就是畫在世界地圖旁的欄位中(圖48)。賽巴斯蒂安.卡伯特一五四四年世界地圖(圖34)的亞洲北部,以及迪塞利耶自己的一五四六年世界地圖也都有狗頭人。左方的文字講述著亞馬遜人——自西元前五世紀的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以降,所有人都把這個女戰士族群擺在亞洲北部。圖說的內容是,亞馬遜人一年只見丈夫一次,目的是為了懷孕;若生了男孩,她們會先自己養六個月,接著把孩子交給父親;如果生了女孩,就留在身邊,訓練她打仗(見附錄圖說6)。亞馬遜人畫在區域圖11,她們騎在馬上,奔赴戰場。      區域圖14:東亞與日本(南方在上)      亨利二世的姓名縮寫符號出現在這張地圖的東緣,與區域圖8上的縮寫符號相對。標示特定緯度最長日照時間的刻度,從區域圖7沿著地圖東緣一路延續至此,製圖師還把這個緯度地帶標上了Region Temperee,「溫帶地區」,以別於北方的寒帶地區與南邊的極乾熱區。關於Zipangri(日本)的圖說內容出自馬可.波羅,強調這座島上有大量的寶石,但島上的君主們不允許將之出口(見附錄圖      說13)。迪塞利耶用他獨門的扇貝狀海岸線,表示對日本海岸的未知,這種作法相當正確:馬可.波羅雖然描述過日本,但他沒有造訪過,而迪塞利耶恐怕也不曉得曾經有葡萄牙船隻在一五四二年與一五四九年抵達日本。儘管如此,這位製圖師卻在自己的不同地圖上,把日本擺放在不同的緯度,其間的差異教人大吃一驚。摩根地圖集的地圖12上,北回歸線穿過日本島的南部;一五四六年地圖上的日本則位於北回歸線稍北處(圖26);一五五○年地圖上的日本比北回歸線偏北許多;而一五五三年地圖上的日本又挪回南邊,北迴歸線則貫穿島嶼的南部(圖32)〔應為「圖27」〕,跟摩根地圖集一樣。由於迪塞利耶採用的資料是托勒密《地理學指南》一五二二年版、一五二五年版、一五三五年版或一五四一年版的北印度地圖,圖上的日本比迪塞利耶所有地圖所畫的都偏南,這位製圖師安排的位      置差距之大也因此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之所以對日本的位置如此馬虎,恐怕反映了時人對日本興趣缺缺——至少葡萄牙以外的地方如此:無論是前面提到的各版托勒密《地理學指南》附錄、尚.阿封索一五四四年的《寰宇學》,抑或是十六世紀最重要也最熱門的地理學文獻——賽巴斯蒂安.明斯特的《寰宇學》(一五四四年初版),都沒有談到日本。至於此區域圖上的亞洲大陸海岸線,迪塞利耶把北段畫成未知海岸,但止於行在——馬可.波羅曾經寫過這座中國知名大城,迪塞利耶在區域圖7的一段圖說中也有提到(見附錄圖說12)。迪塞利耶不打算費力畫出那一萬兩千座馬可.波羅所說的石橋,但他在城中的湖面畫了兩座島。城裡有三座塔樓遭到破壞,似乎暗示該城的輝煌已經不再。約一五四二年至四四年製的哈雷地圖也有行在的大圖,圖上有橋,但湖和湖中兩座島的位置卻在城南,不在城中(圖54)。就我所知,過去的行在城圖案裡與此圖最為相似的一張,出現在馬丁.瓦爾特澤穆勒的一五七年世界地圖上(圖55,並見圖說12評註)。至於描述中國港口城市Zaiton(刺桐,今泉州)則是錯引了盧多維科.德.巴爾特瑪對Zailon——即錫蘭(今斯里蘭卡)的敘述(見附錄圖說14)。

作者資料

切特.凡.杜澤(Chet Van Duzer)

當今重要的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地圖史學家。他發表許多關於製圖史的學術專著和論文,著有《為國王的世界:1550年的皮埃爾.德塞里耶地圖》(2015)、《末日之圖:一部十五世紀手稿中的專題地圖與世界的終結》(2016年,合著),以及《耶魯的亨里克斯.馬泰勒斯世界地圖(c. 1491):多光譜成像、淵源、影響》(2018)。他同時也是美國羅徹斯特大學為世界各地的文化機構提供多光譜成像服務的拉扎洛斯項目(Lazarus Project)的董事會成員。 相關著作:《歷史學家的海怪地圖:中世紀地理座標上最神祕的符號、航海傳說及寰宇冒險》

基本資料

作者:切特.凡.杜澤(Chet Van Duzer) 譯者:馮奕達 出版社:麥田 書系:歷史選書 出版日期:2019-02-25 ISBN:9789863446156 城邦書號:RH3072 規格:方背硬皮精裝 / 全彩 / 200頁 / 34.2cm×26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