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星際大戰:塔金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改編影視相關」話題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首刷限量限定贈品:「塔金的凝視」珍藏明信片。 「詹姆士.魯西諾再次證明了《星際大戰》中的壞蛋跟好人一樣有意思。」 ——《紐約每日新聞》 ☆ 《星際大戰》為一九七七年全球最賣座電影。 ☆ 《星際大戰》排行全美票房收入榜第二名,僅次於《亂世佳人》。 ☆ 《星際大戰》獲選美國電影協會二十世紀百大電影榜第十五名。 ☆ 華文地區首次獲得授權,完整翻譯出版《星際大戰》相關電影本傳小說。 ☆ 星際大戰電影故事年代列表: 一九九九年《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 二○○二年《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 二○○五年《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 二○一六年《星際大戰:俠盜一號》 一九七七年《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 一九八○年《星際大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 一九八三年《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 二○一五年《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 二○一七年《星際大戰八部曲:最後的絕地武士》 二○一八年《星際大戰:韓索羅》 ☆ J.J.亞伯拉罕執導星際大戰七部曲於2015年12月上映,目前已成為影史最高票房第三名。 很久以前,在遙遠的銀河系…… 在冷血政客暨日後稱帝的西斯大帝提拔下,威爾霍夫.塔金總督在帝國軍中步步高升,無情地行使權力的同時也實踐自己的天命——為帝國取得無可撼動的統治地位。在塔金的監督下,一件擁有毀天滅地之力的武器正逐漸成為恐怖現實。然而,反叛勢力依然是嚴重威脅。 一支行蹤捉摸不定的自由鬥士多次發動游擊戰,迫使帝國做出果斷又血腥的反擊。皇帝把這項任務委託給兩位最頂尖的代理人:令人望之生畏的新任西斯執法者達斯.維達,以及塔金——他的詭詐戰術與冷血效率將為帝國的權力與帝國之敵的滅亡鋪路。 【經典小說】 首部曲 《星際大戰:威脅潛伏》 二部曲 《星際大戰:複製人全面進攻》 三部曲 《星際大戰:西斯大帝的復仇》 外 傳 《星際大戰:俠盜一號前傳小說》 外 傳 《星際大戰:塔金》 外 傳 《星際大戰:俠盜一號》 四部曲 《星際大戰:曙光乍現》 五部曲 《星際大戰:帝國大反擊》 六部曲 《星際大戰:絕地大反攻》 外 傳 《星際大戰:最後一擊-韓與藍多的冒險故事》 七部曲 《星際大戰:原力覺醒》

內文試閱

  很久以前,在遙遠的銀河系……      達斯.西帝自封為銀河皇帝後,已經過了五年。血腥殘酷的複製人之戰已成歷史,僥倖逃過六十六號密令的絕地武士們也大多慘遭皇帝的學徒達斯.維達獵殺。在科洛桑,銀河參議會淪為奴僕,對皇帝頒布的每一項法令只能鼓掌叫好,而核心星域的居民則得以再次享有繁榮昌盛。      但在銀河系的外環星域,昔日加入分離派的各星球種族發現日子還是跟內戰前一樣難過。被剝奪了武器和資源,加上被帝國拋棄,他們只能自生自滅。      一旦怨恨醞釀成叛亂,帝國立即祭出嚴懲。皇帝雖然對自己和維達的黑暗力量深具信心,但也明白唯獨擁有強大軍隊——交給和他本身一樣殘酷無情的指揮官監督——才能讓帝國延續千秋萬代……      第一章 男人的度量      帝國剛建立的那幾年流傳著一句話:寧可漂流太空,也好過駐紮在貝德隆。一些評論員認為這句話源自卡密諾製造的那批複製兵的僅存者,另一些則認為源自畢業於帝國軍校的第一批新兵。這句格言不僅表示一般人由衷厭惡前往遠離核心星域的星球值勤,也暗指被分派到哪個星系就能顯示一個人的價值高低。一個人的駐紮地點離科洛桑越近,就表示對帝國大業越是重要——就算科洛桑當地的士兵大多寧可遠離皇宮,也不想待在皇帝的駭人視線之中。也因此,明眼人實在搞不懂威爾霍夫.塔金為何被派往外環星域一顆偏遠又貧瘠的衛星。離當地最近的一批行星中,只有幾顆值得一提,包括沙漠世界塔圖因,以及同樣不適合居住的吉諾西斯。吉諾西斯的耀眼地表就是複製人之戰開打之處;大戰打響後,只有一小群帝國的精英科學家和工程師得以通行當地。      塔金身為前任海軍上將,貴為現任參謀長,究竟犯下什麼過錯,落得無異於發放邊疆的下場?皇帝在戰爭末期親自將他晉升為星區長,他究竟做出什麼抗命或失職之舉而慘遭放逐?在塔金於軍隊各部門的同僚之中,謠言四起:塔金沒能在西部疆域完成一項重要任務;他不是跟皇帝就是跟皇帝的頭號打手達斯.維達發生爭執;他不自量力,如今為過剩的野心付出代價。但熟悉塔金,或稍微明白他的出身及多年功勳的那些人,一眼就看出這項派任的原因:塔金要為帝國進行一項祕密任務。      塔金死於火海的幾年後,生前所寫的回憶錄得以出版,書中寫道:      幾經思索後,我意識到我在前哨基地的那幾年,就跟我在艾里亞杜星的腐屍高原的修行一樣讓我獲益良多,其重要性也絲毫不遜於我曾參與或指揮的任何一場戰役。因為我當時負責監督某項軍備的研發,而它有朝一日將塑造並捍衛帝國的未來。它不僅是堅不可摧的要塞,也象徵皇上的神聖統治。這座深空機動型戰鬥基地是我們這個古老種族所取得的重大成就,與揭開超空間航行的祕密而讓銀河系得以讓人盡情探索一樣重要。我唯一遺憾的,是當年沒採取更強硬的手段好讓計畫及時完工、讓阻擾皇上之高貴構想的那些人氣餒。只要能讓人們對戰鬥基地及帝國軍威感到恐懼,就能帶來必要的嚇阻作用。      塔金在私人著作中未曾將自身權力與皇帝或達斯.維達的權威相提並論,但就連「監督新制服的設計」這麼簡單的差事,也彷彿讓他穿上一套獨特衣物,與皇帝的兜帽長袍或維達的招牌黑面罩一樣獨特。      「分析了科洛桑的軍服風格後,在下建議採用更合身的剪裁,」一臺公關機器人說道:「外袍仍是雙排扣設計搭配頸圈,但如今已不再使用肩徽。此外,長褲已不再是直筒,而是在髖部和大腿處加寬,褲管收緊,以便更容易穿上低跟長靴。」      「值得讚許的修改。」塔金開口。      「如此一來,長官,容在下建議採用喇叭褲設計——當然是標準配備的灰綠布料——搭配翻邊黑色高筒靴。外袍本身應該在腰部繫起,下襬垂至大腿半處。」      塔金瞥向銀色機身的人型服裝設計師。「我雖然明白你對裁縫程式的熱誠,但我沒興趣在科洛桑或任何地方引發時尚革命。我只想要『合身』的制服,尤其是靴子。繁星在上,我這兩條腿在驅逐艦上行走的公里數比在進行地面任務時還多,就算這座設施不算大。」      RA-7型機器人把閃閃發亮的腦袋歪向一邊,表達反對。「『合身』的制服跟『適合穿戴者』的制服有所不同——如果您明白我的意思,長官。容在下另外指出一點:您既然貴為星區總督,就有自由更……大膽。就算不添加色彩,也該從衣料的手感、外袍的長度以及長褲的剪裁著手。」      塔金默默考慮機器人的評論。多年來在船上和地表值勤,他擁有的幾件軍禮服和駐軍制服早已破損不堪,前哨基地也沒人敢批評他想採取的改變。      「好吧,」他終於開口:「讓我看看你的構想。」      塔金一身橄欖綠的緊身衣,從頸部包到腳踝,遮掩爆能槍火、摔傷和掠食者的利爪在身上留下的傷痕。他站在一座低矮的圓形平臺上,面對一架衣物製造機。機器射出幾道紅光雷射,精確測量他的體形,誤差不到一釐米。他伸展四肢,看起來就像基座上的雕像,也像被十幾名狙擊手瞄準的槍靶。衣物製造機旁邊是一張投影桌,桌面投射出他真實比例的立體影像。影像身上的制服在機器人的無聲指示下改變,影像本身也能隨意轉動或做出其他姿勢。      塔金這間不算寬敞的寢室放了小床、衣櫃、健身器材、軟墊旋轉椅、光滑的辦公桌,還有兩臺基本型機器人。他的個性黑白分明,喜歡俐落線條和精準結構,討厭雜亂。一扇大型觀景窗面向燈火通明的起降臺、龐大的護盾發動機,以及緊鄰U形荒涼山丘的前哨基地。起降臺上是兩架任憑疾風吹襲的穿梭機,連同塔金的私人飛船「屍釘號」。      前哨基地所在的這顆衛星雖然享有接近標準值的重力,卻是個淒涼之地。在有毒大氣層籠罩下,這顆偏僻衛星深受風暴所擾,跟塔金的寢室一樣缺乏色彩。就在此刻,一場看似不祥的風暴正掃過山脊,給觀景窗撒上沙石。基地人員把這類風暴戲稱為「硬雨」,就算只是為了緩和這種氣候帶來的陰鬱感。黑暗的天空大多被這顆衛星所屬的氣態巨行星占據。在這顆衛星沉浸於遙遠的黃色太陽送來的漫漫長日時,地表炫光對人類的眼睛來說太過強烈,基地的觀景窗必須關閉或啟動偏光模式。      「您意下如何,長官?」機器人問道。      塔金打量影像中的全彩倒影,但大部分的注意力不是在改造過的制服上,而是穿著制服的人。他已滿五十歲,樣貌堪稱憔悴,原本的褐髮增添了幾抹灰白。賜予他一雙藍眼和快速新陳代謝的基因也給了他凹陷臉頰,讓臉龐看似戴了面具。大戰結束後,髮際線的美人尖變得更為明顯,細鼻梁因此更顯狹長,薄脣寬嘴的兩邊也出現深刻的法令紋。許多人認為他總是神情嚴厲,但他覺得算是憂鬱,或許該說是銳利。至於他的嗓音,人們說他的傲慢語氣和口音是因為在外環星域長大,這個說法令他莞爾。      他把刮淨鬍鬚的臉龐轉向兩邊,再抬起下巴。接著,他把雙臂交叉於胸前,再把雙手交扣於背,最後改成兩手叉腰,雙拳壓在髖部上。他挺直腰桿,比一般人稍微高一點。他換上嚴肅表情,用右手支撐下巴。他沒幾個需要敬禮的對象,但有一個他必須彎腰鞠躬的對象,因此他做出這個動作,保持背脊筆直,沒把腰彎到顯得奉承的程度。      「拿掉靴口的翻領,鞋跟再低點。」他吩咐機器人。      「當然,長官。鞋底和鞋尖採用標準耐鋼?」      塔金點頭。      他走下平臺,離開雷射線條組成的牢籠,繞著立體影像走動,從各個角度觀察。戰爭期間,外袍用腰帶繫起,從一邊掃過胸前,延伸到另一邊的腰部;現在的線條變得垂直,符合塔金對「對稱性」的喜愛。雙肩的底下是薄型口袋,能放置存有穿戴者身分編碼的小型筒狀物。外袍的左胸前是兩排小型的彩色方塊——軍徽銘板。      帝國的制服和軍隊都不需要勳章和勳帶,皇帝很討厭一點點小事也能獲得表揚。其他君王或許會穿上最精美的合成絲綢,但皇帝喜歡黑色賽德布料製成的長袍,並經常用兜帽遮臉——像個神祕又嚴厲的苦行僧。      「這樣更符合您的喜好?」機器人詢問,同時透過內建的鞋匠程式指示投影機對靴子做出改變。      「這樣比較好,」塔金說:「不過腰帶例外。給皮帶釦和軍帽都裝上軍官用的識別圓盤。」他正想說明原因時,突然想起一個兒時回憶,不禁微微一笑。      他當時應該才十一歲,穿著一件擁有許多口袋的背心,他以為那天是前往腐屍高原的短途旅遊,因此認為這身打扮非常適合。看到這件背心時,喬瓦叔公不禁露齒而笑,發出慈祥又陰森的笑聲。      「染了血會更帥氣。」喬瓦當時說。      「您覺得這套設計哪裡很滑稽嗎,長官?」機器人的語氣聽來苦惱。      塔金搖頭。「毫無滑稽之處。」      他看出試衣的愚昧。他知道這麼做只是為了轉移注意力,免得又為戰鬥基地的工程進度落後心煩。來自研究設施的貨運已被延期,吉諾西斯小行星的開採工作困難重重,負責監工的工程師和科學家無法在營造期限前完工,而運送重要部件的船隊也早該抵達……      在隨之而來的沉默中,風暴在窗面紋上瘋狂刺青。      這座前哨基地無疑是帝國最重要的哨站之一。儘管如此,塔金還是不禁好奇,叔公如果知道自己的昔日高徒恐將淪落為普通文官,不知會做何感想,畢竟叔公曾說過:唯一值得追求的,只有個人榮譽。      他把視線放回立體投影時,聽見門外走廊傳來腳步聲。      經過塔金允許後,一頭金髮、眼神清澈的副官快步走進,俐落行禮。      「壁壘基地傳來急件,長官。」塔金放鬆眉頭,換上警覺神情。壁壘基地位於前往核心星域路上的派伊行星,是個軍事轉運站,貨船從當地飛往吉諾西斯——深空戰鬥基地的工地所在。      「我不允許他們出現更多延宕。」他開口。      「是,長官,」副官說:「但急件與物資運送無關。壁壘說他們遭到攻擊。」

作者資料

詹姆士.魯西諾(James Luceno)

紐約時報暢銷作者,所著的《星際大戰》小說包括《塔金》、《達斯‧普拉格》、《千年鷹》、《黑暗領主:達斯‧維達的崛起》、《騙術的斗篷》、《邪惡的迷津》,以及《新絕地武士團》系列小說,包括《混沌代理人第一部:英雄的試煉》、《混沌代理人第二部:絕地的日食》,《統一原力》,以及電子書《達斯‧魔:破壞者》。 *以上皆為暫譯書名。

基本資料

作者:詹姆士.魯西諾(James Luceno)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8-07-20 ISBN:9789571082264 城邦書號:SPB7D00008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