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
再會,我所虧欠的一切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限量梭哈 暢銷7折特價快搶!
  • 讀書花園5星級讀書會,全面5折

內容簡介

如果你活得很激烈,你的生命是否會耗盡得更快? ●英、美、瑞、義、挪、芬、丹、德、韓等25國接力上榜 ●《瑞典日報》、《瑞典快報》、《哥德堡郵報》、瑞典國家廣播 堅強推薦 ●將人生蒸餾後,萃取一本關於希望、快樂、絕望和失落的書。   你也許不太可能瞭解, 一個人會為了生命而感謝你——如果你不也是快死的話。 娜希只剩下六個月可以活了,至少醫生是這麼說的。五十歲的娜希對失去並不陌生,但當她站在死亡的懸崖邊,同時又得知女兒懷孕時,她感到既憤怒又充滿希望……該以什麼樣的方式度過僅存的歲月?要如何接受自己即將消逝的事實?與自己及這個世界和解,可能嗎?   娜希以一種未過濾且非全然傷感的語調,將一個臨死女人最後數個月的故事娓娓道來。她重新認識、釐清並整理母親與女兒之間強大又痛苦的羈絆,並以直接且不容忽視的筆調拋出對生命的叩問:我們能給下一代什麼?我們虧欠那些愛我們、我們愛的人什麼? 【國際好評】 「我幾乎立刻愛上這本傑出的小說!精緻的寫作、真誠及有力的角色以直接、非感傷的方式,處理生命裡最艱難的各種層次。」 ——丹麥出版社Politiken版權經理Charlotte Weiss 「一本我讀過最有力量的書!作者使用精準的語言描述人類最深層的情感和想法,非常傑出。這是一本超越時間的書,也是一本我想要一直去談論的書。」 ——荷蘭版編輯 「藝術視覺完整性令人驚豔。娜希的聲音是如此直接及真誠,彷彿就像坐在隔壁房間說故事一樣。這是一本美麗、大器且令人難忘的小說。」 ——英國版編輯 「這是一本關於忽視與無能為力、關於愛你的小孩,但是又憎恨身為母親的書,裡面也關於那些微小、固執、閃爍的希望。」 ——《瑞典日報》 「《再會,我所虧欠的一切》是關於人如浮萍漂泊與失落的故事,文字如同《生活是頭安靜的獸》伊麗莎白.斯特勞特般精準細膩;也是本母親與女兒之間的羈絆與拉扯的書,就像小說版的《母親這種病》。邦德以《再會,我所虧欠的一切》提問:父母的死將留下什麼給子女?為人父母在踏上最後一哩路時,依舊盡量不讓孩子擔心受怕,讓子女看著他們凋零的生命,了解甚至預演自己的臨終之時,並從死亡體悟如何繼續活著——那是他們說愛也是說抱歉的方式。在每一段以愛為名的親子關係中,我們是不是始終對最愛有所虧欠?」 ——版權經紀人紀宜均

內文試閱

  1      我隨時準備要死。這麼說也許老套,不久於世的人總把這話掛在嘴上。但我和別人不同,這方面和其他所有方面都是,或說我喜歡這麼想。而且我相信,真的相信。馬速德死的時候我就說過,我們的時間都是借來的,本來就不該活著。革命的時候我們就該死了,死在革命的餘波,死在戰爭裡。但我多得了三十年,多出我生命的一半。是極多的時間啊,應該感激涕零。和我女兒的歲數一樣。是的,可以這樣看待三十年。我得以孕育她,但她需要我的時間並不這麼長。你以為因為你是父母,孩子就需要你?不是的。人們總會找到方法過活。誰說比起我製造的麻煩,我更值得活著?我不相信。我不是那種犧牲奉獻不計回報的人。我應該是,畢竟我是母親。承擔責任是我的工作,為別人承擔。但我從未如此,不管為誰。      2      「妳最多只能再活六個月。」那個可惡的巫婆對我說。她說話的樣子,彷彿宣布某件無關緊要,可惜運氣不好的事。語氣和以前托兒所的老師告訴我有人打了亞蘭一樣。有點難過,有點內疚。而且那個巫婆說的時候甚至沒有看著我,只是盯著她的電腦螢幕,彷彿那就是事實,彷彿受到傷害的是螢幕。然後眼淚開始滑落她的臉頰,她低頭看著大腿。這下她才是不幸的人。她需要安慰。      閉嘴!我想大叫。妳有什麼資格說我快死了。妳有什麼資格哭。好像我的生命跟妳有什麼關係。但我沒有大叫,這次沒有,連自己都嚇到。      「我要和妳的主管談。」我反而這麼說。      她似乎很吃驚,可能覺得這不是正常反應,覺得我也該跟著哭。      「我知道這很難……很難接受。但是妳和誰談都不會改變。」她說:「電腦斷層、檢驗結果,都無法否認妳得了癌症。而且已經……是末期。」      她沉默下來,盯著我,等著確認我的表情表示理解。但是沒有,所以她繼續。      「是第四期。是癌症。意思就是妳的時間不多。」      「閉嘴!」現在我說了。「我是護理師。我在醫療這一行做了二十五年。我知道妳不准那樣對我說。妳不知道我還能夠活多久。妳不是神!」      她往後倒在椅子上,垂頭喪氣。她一定正值三十多歲,頭上兩條幼稚的辮子高高垂下。她的桌上有張嬰兒的照片。我搖搖頭。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知道什麼、不知道什麼。我們坐著,沉默團團包圍,直到她舉起袖子擦掉眼淚,然後離去。我呆坐半晌,接著伸手拿我的包包,掏出電話。我應該打電話給某人。我應該打電話給我的女兒:哈囉,我命運坎坷的小鴨鴨。現在妳的媽媽也快要死囉。      可惡。結果我打簡訊給札拉,但又刪掉。你會怎麼說?哈囉,朋友,歷經千辛萬苦,現在終於結束。我做不到。      我聽到兩個聲音接近,是那個醫生和她的主管。她們在門外停下,悉窣交談。顯然她們不常在這間家醫診所面對死亡。她們正在討論該由誰進來和我談。我瞭解。她們想要繼續今天的工作,進行下一個病患,避免落後。她們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聽某個大限不遠的女人發飆。      我思考我的選項,是否應該收拾東西然後走人。饒了她們,饒了自己。我抓起外套,紅色的。我拿起包包,也是紅色。我低頭看著靴子。紅色。所有我在乎的俗事。曾經在乎的。我的雙手開始顫抖,然後是肩膀。我手中的包包掉到地上,我試著壓抑體內泉湧的抽泣。就在那一刻,她們開門進來,看著我。我看得出來她們多想轉身就走。我不想嚇壞她們。我努力微笑,但我已經不能自己。這個可惡的國家沒有人懂,即使他們懂得那麼多。他們不懂痛苦、失落、掙扎。我哭了起來,哭著,哭著,她也哭了,第一個醫生。可憐的人兒。她以為她有什麼好哭的。      3      較老的醫生還是道歉了,說她們不知道我會活多久。可能是幾週,可能是幾年。      「但妳會死於這個癌症。」她說:「妳最好接受,告訴妳身邊的親人,尤其是妳的小孩……」      妳去告訴我的小孩。但我無法說出口,因為她繼續。      「開口當然很難。對妳的小孩坦白可能很難。但他們應該知道。他們也要做好心理準備。」      我質疑地看著她。她不知道我在想什麼,但我想她知道除了這種眼神,我別無選擇。      「馬速德剛死……她的父親。不過才最近的事。」我說。      她點頭。      「他死得突然。妳不覺得那樣更好?對亞蘭,我的女兒?好過必須活在死亡的陰影下,等死。如果某天我兩腳一蹬就死了,不是更好?」      「我不知道。」她說,彷彿我真的期待答案。「但妳會需要妳的女兒。這件事不容易。」      她遞給我一本手冊。如何準備死亡,還是什麼之類的。我搖搖頭。      「我不會死!我要奮鬥。我要立刻開始治療!」      她遲疑。      「會的。我們會把妳轉給腫瘤專科醫生。但妳得等一會兒才排得進去。復活節假期很快要開始了,距妳接受治療還有一段時間,娜希。」      我向前。      「但是妳說我快死了。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我就會死。這是急症!」      她搖搖頭。      「癌症不是急症。幾個禮拜沒有差別,娜希。」      「什麼意思?不是急症是什麼?」      「呃,癌症一般而言是慢性病。」      我挑起眉毛。      「慢性?如果我就快死了,怎麼會是慢性?」      「我很抱歉。」      她靠在門柱邊,甚至沒有走進房裡。她就站在那裡,房間的另一頭,彷彿會傳染。癌症。死亡。      「我很抱歉。」      我起身。      「不要抱歉。我還沒死。」      我拿出口紅塗在嘴唇上,向她表示我很堅強,然後直接走過她的身邊離開。她們在我背後叫我,但我繼續走。快步,快步,以免自己轉身投入她的懷中索討安慰。索討真摯的承諾與撫慰。      回到家我才看見睫毛膏沿著臉頰流下,口紅超出嘴唇邊緣。我的模樣嚇人,彷彿我是女巫、稻草人、死人,某個不知什麼叫做活著的人。

作者資料

龔娜姿.哈宣沙達.邦德(Golnaz Hashemzadeh Bonde)

1983年出生於伊朗,後隨著父母逃至瑞典。畢業於斯德哥爾摩經濟學院,獲高盛基金會選為五十位全球領導者之一,並創辦非營利組織Inkludera Invest,致力於打擊社會邊緣化現象。另著有《她不是我》(She Is Not Me)。現與丈夫及女兒居住於瑞典斯德哥爾摩。

基本資料

作者:龔娜姿.哈宣沙達.邦德(Golnaz Hashemzadeh Bonde) 譯者:胡訢諄 繪者:湯舒皮 Soupy Tang 出版社:創意市集 書系:好•讀 出版日期:2018-05-29 ISBN:9789579199070 城邦書號:2APA1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