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吾王馴養指南(04)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吾王馴養指南(04)

  • 作者:帝柳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1-19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 金石堂暢銷榜TOP 1、博客來排行榜TOP 1 ★ 超新星大神級繪師神子的華麗組曲! ★ 遊走尺度邊緣!仲夏夜熱意滿滿撩慾大作! ★ 繼《皇女飼育手札》、《惡魔調教Project》後,最新群雄包圍之作最終回! ☆特別獻禮☆ 「鴛鴦戲水」、「眾心寵愛」拉頁海報 冬日豔陽、鮮肉滿溢、心火燎原, 群雄環伺心跳400%—— 為了破解香妃的精神控制術, 稜蕭決定尋求精通此道之人的幫助,然而那人卻是李煜的仇家趙光義。 眾人因此被迫吐露各自隱藏的私慾,稜蕭更陷入身不由己的貞潔危機……? 另一方面,動機、身世、願望皆成謎的武則天獲得銀星的邀約,稜蕭為了拉攏他加入己方,因而上演一場女高中生vs當紅小鮮肉的武打大戲—— 所有永生王集結,銀星也全力動員。「導師」的真面目終於揭開,迎接稜蕭的卻是最為痛心的真相……孔雀公主的最後一戰結局會是? 「稜蕭,如果我的言語仍無法打動妳——」 「我就用行動,徹底將想表達的情意通通烙印進妳心底。」 而面對眾永生王的盛情告白,稜蕭的最終選擇又是……? 吾王馴養指南,精彩最終回!

內文試閱

序章
     看著當年全家福的照片,拇指隔著玻璃片輕輕地撫摸著,柳善美眼簾低垂、神情黯然。      照片中,她和已逝的前夫一起摟著他們共同女兒,當年才只有七歲的稜蕭,三人歡樂地笑著的合影。      幾年過去,照片裡慈祥和藹的父親已不在,女兒也遠離自己,從那之後不曾在她這母親的面前展露笑容……      「在看什麼?看得這麼入迷?」      男性的聲音從後頭傳來,一傳到柳善美耳中,她馬上將相片收了起來。      「啊,沒什麼,倒是你怎麼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      柳善美立刻端出笑容來回應,雖然看起來有些倉促,與她對話的男人倒也沒針對此事說什麼。      「嗯,剛好工作告一個段落……一件大案子快完成了。」      一手解開西裝領帶,身形高大挺拔,有著一頭紅髮的男人,用略帶疲倦的口吻回應。      「終於快完成了嗎?辛苦你了。」      柳善美從對方手中接過脫下來的西裝外套,將之掛到衣架上,順便還替他整理了一下外套、拍了拍。      這個男人,是她後來展開第二次婚姻的對象,對她女兒稜蕭來說,應當是繼父的存在與身分……但是,柳善美也曉得,稜蕭那個脾氣,以及和前夫之間的感情深厚程度,讓她這個女兒至今為止都不願意承認繼父,甚至總是刻意地避不見面。      總覺得,應該是時候找個時間讓稜蕭和他見個面了……      「那個,親愛的,關於稜蕭……」      「這幾天,我買好了機票,後天妳就先飛回美國的家吧。」      「欸?」      柳善美話還沒說完,就先被對方打斷。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事情,她一時間有些反應不及,愣了愣。      「為何這麼突然要我回美國?而且怎麼只有我先回去?」      過了一會才回過神來,柳善美便把問題連續拋出來。      想不到柳善美才剛把問題吐出,在她眼裡的這名紅髮男人先是沉默以對,最後用強硬的口吻回應:      「妳後天就回去——這是為妳好,善美。」      被這麼一說,柳善美頓時語塞,她知道對方的性子……當他會以強硬的口吻要求自己的時候,通常都是大事才會這麼說。      但是,這麼一來她就更不懂了。      不是工作都已經快完成,為何還會是這種態度跟處理方式?      柳善美看著她的第二任丈夫,落在對方身上的眼神既是不解,還有更多的擔憂。      「我知道了……你一定有什麼不能說的原因吧。我這就去收拾一下行李……」      柳善美垂著頭,嘆口氣後便走往自己的房間。      看著柳善美的背影消失在門扉之後,紅髮男子默默地轉而走向客廳櫃子的抽屜,小心翼翼地拉開抽屜。      一打開,他便看見收藏在裡頭的一張照片,用充滿復古色彩的木質相框包覆得很好。      紅髮男子拿起相片,看著照片裡三人開心的合影……他的嘴角卻是下垂且僵硬。   
第一章
     「我不會原諒你——絕對不會!」      出乎眾人的意料,稜蕭突然衝上前去,一把掐住趙光義的脖子!      「稜蕭!快住手!」      無論旁人怎麼勸阻,稜蕭就是不鬆手,她緊緊掐住對方,她的眼白瞬間充滿血絲。      一次又一次——      大家都利用她心中的最痛來對付自己!      她真是忍無可忍,難以嚥下這口氣!      她緊緊地掐住趙光義的脖子,握在她手中的生命中樞隨時都可以掐碎一般,稜蕭的眼底盡是憤怒。      「稜蕭,妳冷靜點!妳若在此時殺了他,就得不到解決精神操控術的方法了!」      聞仲從後頭拉住稜蕭,試圖想將她從最危險的位置拉開。      他很清楚,如果沒有阻止稜蕭,一切將會前功盡棄!      「女人!妳可別做什麼傻事!像這種人渣,妳的手不需要因此被玷汙!」      帝辛同樣在旁幫忙拉住稜蕭,他對著已經殺紅眼的稜蕭大聲勸阻。      「可惡,我知道,我當然知道……!」      稜蕭感受到來自肩膀的拉力,雙耳也聽到帝辛震耳的勸阻聲,但她真無法接受總有人利用父親,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這種事。何況,這個趙光義也是個該死的傢伙!      就在稜蕭還堅持著不放手之際,一旁反而異常沉默,到剛才為止尚未有任何動作的李煜,這時卻吐出了讓所有人都驚訝的話:      「如果妳真的辦得到,那就殺了他吧。」      李煜的這句話,瞬間讓現場的氣氛又一一改,包含稜蕭在內全部的人,無不轉頭注視著李煜。      「李煜,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帝辛愣愣地問向李煜,他當下只覺得李煜一定是瘋了,肯定是瘋了才會對稜蕭說出這種話啊!      「帝辛,我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沒有比現在更清醒的時候了。」      李煜回應帝辛的神情,是難得凝重的表情。      與之對視的帝辛,雖然很想反駁,然而李煜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視線,是如此的筆直,以及清澈毫無雜念。      所以他知道,李煜並沒有在對自己說假話。      而且,他也看出李煜是如此的理智與冷靜,絲毫不像是會說出方才要稜蕭殺了趙光義話語的人。      啊,他懂了。      這個李煜,並沒有像他原先設想的那般愚蠢,如果他沒猜錯的話。      「李煜,想不到你也支持我殺死這傢伙嗎?果然,趙光義這人非死不可!」      稜蕭說得義憤填膺,原先看著李煜的她,一個轉頭、再度將目光對向臉色蒼白紫青的趙光義。      「是啊,對我來說,這傢伙絕對是除了死,還真想不到有什麼更適合他的下場。但是——」      本來垂著頭,流海陰影蓋過雙眼的李煜,突然話鋒一轉,就連口氣也跟著轉變,「但是,如果死得太過爽快乾脆,死得太沒價值意義,那也未免太便宜他了!」      李煜抬起頭來,神色一變,凌厲的氣息強烈從他身上發出,一向給人溫文儒雅與溫和的李煜,此刻展現出來的氣勢簡直像變了一個人。      他握緊雙拳,旁人看得出他肩膀有些微微顫動,是憤怒與激動所造成。      「要死之前,可要讓他嘗盡痛苦,可要讓他付出代價,如果沒能讓這種惡人死前有所醒悟或贖罪,那麼這靈魂就算再轉世也只會繼續殘害眾生!」      李煜對著眾人咆哮,但認真來說他是針對著稜蕭所言。      「如果妳現在就殺了他,那我當年親手先殺了他不就好了?還需要將他囚禁起來這麼久嗎?」      一手摀著自己的胸口,李煜眉頭深鎖糾結在一塊。      沒有給稜蕭回話的餘地,李煜像是再也無法壓抑,終將長年累積的怨恨與悲愴全都吐了出來,宛如潰堤的水庫,大量的情緒如洪水般傾洩而出,任誰也攔不住。      「妳能比我恨嗎?妳以為我不想親手殺了滅我國家與蹂躪我妻子的惡人?想,當然想,我比誰都想!」      揪著自己胸口上的衣襟,李煜的眼角似乎還隱約看得見紅潤,「可是稜蕭,我都能忍下來了,為何妳會做不到?」      「我……!」      被李煜直接點名的對象,稜蕭一時間也被對方這番激烈的言論所動搖了。她掐住趙光義的手,此時也終於稍稍減力了些,儘管稜蕭本人似乎沒意識到。      「稜蕭,除了李煜的話,能否也請妳聽聽外頭的聲響?妳知道的,妳清楚的,在那扇門後,拿破崙、亞歷山大和路易十四,他們到底是抱持何種心態在拼命戰鬥中?」      眼看稜蕭有所動搖,一旁的聞仲趕緊補上幾句,他知道必須趁這時趕緊瓦解稜蕭的執著,否則一旦稜蕭回心轉念、當真掐死了趙光義可就不好辦了。      反觀稜蕭,被聞仲這麼一說,本來就有點動搖的情況下,她也不自覺地跟著聞仲所說的指示走。      方才被怒火所沖散了理智,以及除了趙光義以外什麼都聽不進去,然而現在,稜蕭可以隱約聽到隔著那扇厚重門扉,外頭傳來的激烈交戰聲響。      在她的腦海裡,更是浮現了西方三人組的身影。      拿破崙那雖然個頭矮小,卻比誰都還要認真投入的身影。      亞歷山大那高大強壯的傢伙,卻比誰都還要遠謀深慮的身影。      路易十四那踩著高跟鞋,趾高氣昂卻比誰都還要在乎生命之美的身影。      此時此刻,這些歷史上留名的君王們,正為了幫助她而戰鬥——      她稜蕭怎能辜負了這些人?      「唔……!」      咬緊牙根,稜蕭掙扎了一會後,她垂著頭,像機械人般僵硬地移開她抓住趙光義脖子的手。      「很好……稜蕭……就是這樣……」      聞仲也鬆開原先緊抓稜蕭肩膀的手,轉而安撫。      「真是嚇死朕了,還以為妳這女人真要做出無可挽回的蠢事。」      帝辛同樣跟著鬆開按住稜蕭肩膀的手,鬆了一口氣。      他是不懂稜蕭為何如此生氣,他接觸稜蕭的時間還不算長,這個女人之前經歷過什麼他並不清楚。      他只聽到稜蕭說自己的父親被利用……但那又如何?      對他而言,這不過是敵人一種手段。      真正該生氣的人,明明就是他才對吧?      對於自己的屬下聞仲,他其實早就有懷疑了——懷疑這個總是面癱的傢伙,早就有對稜蕭起了非份之心。      但是他為何能在最後忍下來?      那正是因為他及時轉了個念頭。      他告訴自己,就算聞仲真想和他搶奪稜蕭又如何?      這不就代表這個孔雀公主,不單單只是坐擁龐大的資源,而是除此之外,她還擁有自己獨特的魅力,才能讓不需要那份資源且看人準確的聞仲都為之心動!      眼看稜蕭終於解除殺氣騰騰的狀態,眾人大都暗暗地鬆了一口氣,唯有差點成為受害者的趙光義,竟一反常態地對著稜蕭冷言嘲諷:      「哼……還真是沒用……想不到妳也不過如此而已,連殺個人的勇氣都沒有,還想做什麼大事?」      「趙光義,你還真是很閒哪?如果你覺得自己的舌頭很多餘,我可以幫你拔掉!」      帝辛聽到趙光義這麼一說,馬上不客氣地回斥。      「我的人跟靈魂都被禁錮在這裡了,就算拔掉我的舌頭也沒什麼好怕。只是……呵,你要是這麼做的話,那麼來到這裡想聽到解答的你們,可就白費功夫了啊。」      趙光義嘴角挑起一抹冷笑,那種大言不慚的模樣真讓眾人看得怒火中燒,可是他們更氣的是,正是因為被趙光義說中了心思。      稜蕭斂起原本的暴躁與憤怒,盡可能地壓抑情緒地回應:      「用是否殺人來評斷一個人有無勇氣……有這種想法的你還真是可悲哪……」      被稜蕭這麼一回,似乎是出乎趙光義的意料之外,他的臉色一變,立刻垮了下來。      「像你這種人……像你這種人怎會懂得生命有多麼珍貴跟美好?滿滿的殺戮與殘酷手段讓你過得更好了嗎?不,看看你現在自身的情況吧!」      「還真是會說話啊……這一世的孔雀公主還真是會說漂亮話。」      趙光義冷冷地笑了幾聲,頭垂了下來,「妳……想要能夠解決精神操控術的方法對嗎?」      當趙光義這麼說時,門外的戰鬥聲也越趨激烈,儘管門內的稜蕭等人無法看見外頭戰況,但他們都曉得只要時間一拖下去,對他們而言只會更不利。      因此聽到趙光義突然話鋒一轉,主動提及解決辦法時,帝辛更急著想撬開對方的嘴巴、得到辦法。      「喂,趙光義,你若還有點良知,還有點人性,就快點把方法吐出來!」      帝辛快步來到趙光義的面前,指著門扉的方向,「你要是早說一點,你的部下就能少死一個!如果你還有良心,還懂得珍惜自己部下的話,就快點說出來好終止這一切!」      想要動之以情,雖然帝辛的口吻不是那麼溫柔,那麼好聽,所講得話在旁人聽來卻很有道理。      只是,他們也擔心這個聽眾並非一般人,而是手段殘忍且心狠手辣的趙光義,一個作風狠毒的君王,現在他們只能祈禱趙光義真能良心發現。      外頭作戰的聲音如此響亮,雙方之間的撕殺聲,即便隔著厚重的門板也無法阻擋傳進來。戰鬥雜音之外,還有落敗一方被人宰割的慘烈哀嚎,當然那是來自趙光義部下們的聲音,那一聲聲都確實地傳入他的耳裡。      「呼……」      趙光義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      「被你們說成這樣……我這主子還真是沒血性啊……」      嘴角揚著一抹笑,趙光義的這道笑讓人看不出帶著是何種情緒,在此人確定將方法說出前,稜蕭一夥人仍是戰戰兢兢地等著。      「好吧……既然你們如此渴望……反正那群廢物也應當闖不進來將我救走……」      趙光義緩緩地抬起頭來,再度睜開雙眼,那對眼神卻意外地陰沉。      「知道自己屬下是廢物也挺有自知之明,外面那些與之對抗的傢伙們可非等閒之輩,都跟你我一樣皆是永生王哪。」      帝辛雙手抱胸,冷哼一聲。      「哈……其實,解決的方法很簡單。」      趙光義沒有理會帝辛所說的話,而是自顧自地說下去,當然這也是稜蕭等人所樂見的發展。      「那就是……拿另一個懂得精神操控術之人的心臟,磨成粉狀,然後讓想要抵抗操控之人服下。」      此話一出,現場頓時陷入一股愕然的沉默之中,稜蕭更是睜大了雙眼,她簡直難以相信這句話是他們渴求的辦法!      「你是認真的嗎?趙光義。」      李煜壓低嗓音,面色陰沉地詢問被架在牆上的趙光義。      「啊,是呀,我當然是認真的……如果真能這樣多好,我也總算能一死了之……」      趙光義嘴角微微上揚扯了扯,似乎是露出一抹苦澀的笑,但更多是嘲諷自己的感覺。      「我看,你只是想圖個一死了之的痛快才這麼說吧?以為自己的死就能解脫與贖罪嗎?」      李煜不以為然地冷哼一聲,每一字從他嘴裡吐出都是尖銳又冷冰的字眼。      「贖罪?解脫?哈,別把話又說得這麼漂亮。我只是說出唯一能解決的辦法,因為我是不可能幫你去抵抗精神操控術的,那還不如先殺了我,將我的心臟取出來服用。」      趙光義同樣不屑的態度回應李煜,這兩個死對頭的對話總是針鋒相對,看得旁人總替他們捏把冷汗。      「如果這就像你說的,是唯一的辦法……」      一旁的帝辛沉下臉來,在旁看到他這副反應的聞仲和稜蕭都有種不祥預感。      「那麼——你就去死吧!把你的心臟奉獻出來!」      毫無預警,帝辛直接衝向趙光義,拿出武器就要往趙光義的胸膛瞄準攻擊!      「大王!」      聞仲趕緊衝上前去,先是用他的蛟龍金鞭纏住對方一腳、強行地拉制住本要衝上前、一槍貫穿趙光義胸口的帝辛!      還好剛才就查覺自家主子異樣,聞仲事先就有所準備,想不到還真的發生這樣局面,好在擋下來了。      在旁看到這一幕的稜蕭雖然吃了一驚,多虧聞仲的即時出手,才沒見到可怕的見紅畫面。      「你為什麼要阻止我……混帳三眼惡魔!就讓我將這人渣的心臟取下啊!他這麼想死我們也剛好各取所需不是很好嗎!」      帝辛吃力地想要掙脫聞仲的束縛,憤而轉頭對著自家屬下咆哮,帝辛的雙眼更是充滿血絲。      他是認真的想要這麼做啊!      什麼同情,什麼憐憫,什麼要這種人渣贖罪……全都是垃圾話!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趕快取得方法,這才是最有效率的方式!      反正留下這人也沒任何用處啊!      「大王,此人狡猾得很,您怎知這人說得話是否可信?我們真照他所說的做,卻沒有任何效果也是可能的啊。」      聞仲馬上向帝辛解釋,只是苦口婆心不知是否真能讓對方聽進去。      「但這傢伙……!」      帝辛咬牙切齒,充滿血絲的雙眼仍死死地盯著趙光義。      「夠了!」      強硬打斷目前聞仲與帝辛對話之人,正是稜蕭。      「不管趙光義那傢伙說得話是真是假,我知道還有另一個辦法。」      當稜蕭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      「剛剛趙光義不是說了嗎?他不可能協助我們對抗精神操控術。但是……如果我們讓他變可能呢?」      稜蕭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知道自己的心跳很快,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甚至,心裡還有另一個聲音在告訴自己指責自己「稜蕭妳腦袋壞掉了嗎?到底在說什麼啊」。      可是她也清楚,一旦把這些話說出口後,事情就不能回頭,也不能停下,因為這是唯一可以改變結果的機會!      「妳知道自己說這句話要負多大責任嗎?妳明知這傢伙可是個心狠手辣的人渣哪!」      帝辛回過頭對著稜蕭大吼,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我當然知道這句話需要負責!」      稜蕭同樣大聲回應帝辛的話,她握緊雙拳接續說:      「所以這件事就由我負責吧!我的主張便是將這傢伙帶走,搭配限制他行動的法術跟監視,並且由我來負責讓他點頭同意幫忙!」      用力地拍著胸脯,稜蕭對著所有人這般宣告。      此時此刻,她的心跳快得彷彿要衝出胸膛,她不曉得自己哪來的勇氣說出這些話,以及這樣的決定,還將重責大任全攬到自己身上。      但她也很清楚——自己向來是說到做到的人。      雖然還不太曉得該用什麼方法來使趙光義同意……但一定沒問題的,她是這麼有信心地認定。      現場陷入一片沉默,稜蕭大概猜得出來,一定有人覺得她瘋了不成吧?      就在這時,一道笑聲打破了現況。      「哈……哈哈哈……真是有趣的女人……這比我當年遇到的那些總是對我畏畏縮縮的女人有趣多了……」      趙光義發出零零落落的笑聲,「如果是妳的話……還真有可能讓我點頭答應呢……不過,這也不是多麼容易簡單的事。我還是勸妳乾脆殺了我,取出我的心臟服下比較省事。」      「他說得沒錯,妳哪有什麼本錢可以驅使這傢伙同意?還是別讓妳的婦人之仁壞了大事!」      堅持站在要當場殺了趙光義的帝辛,再次嚴厲地對著稜蕭說道。      「我會讓那傢伙同意的!一定!這不是婦人之仁,而是倘若他真的說謊,就算殺了他也沒用,而且搞不好還因此真正喪失解決辦法!」      稜蕭同樣立場堅定,這回還提高音量正色地駁斥帝辛。      她不是想和帝辛吵架。      只是她認為這應當是更好的辦法!      「我想,稜蕭說得沒有錯,這會是比直接殺人取心臟更保險起見些。」      聞仲走到自家主子的身旁,按住帝辛的肩膀,「大王,如果您想當個明君,想要除去暴君的稱號,請在這裡表現誠意給孔雀公主看吧。」      「唔……!」      被聞仲這般勸告,帝辛又是掙扎了好一會後,這才不甘願地放棄上前殺了趙光義的念頭。      「感謝大王的配合,果然屬下沒有看錯服侍的君主。」      聞仲一邊說,也鬆開了原本纏住帝辛腳踝的蛟龍金鞭。      「對此,我也同樣認為……但是,對付此人千萬不能大意。監控的任務就交給我了。」      李煜當然是不願意放開趙光義。      然而眼下這情況,確實照稜蕭所言才是稍佳的安案……李煜不得不佩服稜蕭,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做出如此明智且需要勇氣的決定,果然是不容小覷的孔雀公主。      在眾人達成一致的共識後,眾人迅速地著手後續工作,準備將趙光義轉送到其他地方。      眼看事情似乎即將告個段落……但對稜蕭而言,考驗才正要開始。

作者資料

帝柳

芳齡永遠十八,未婚,論文深淵中,希望能順利從研究所畢業的宅女一枚(因為很多人問我是男是女,只好親上火線證明XD) 得意技能是搭訕所有飼養毛孩子的主人們,方圓十里內的柴犬底細我都知道一清二楚(警察!就是這個人!) 歡迎來這邊找我: 噗浪:www.plurk.com/hedy690 粉絲團:www.facebook.com/hedy690

基本資料

作者:帝柳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8-01-19 ISBN:9789571079097 城邦書號:SPB7I000108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7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