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
續.在森崎書店的日子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馬可孛羅.「那些看小說的日子」新書延伸書展
  •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2009年第三屆千代田文學獎首獎作續作 ◆小葉日本台、黃國華 感動推薦 人生苦短,只要在自己的故事中挑選那個視你為無可取代的對方就好了。 《在森崎書店的日子》的三年後,被生活漸漸磨去熱情與信念的他們, 再次於這條古書店街聚首,開啟另一段重燃幸福歡笑的日常。 儘管生命充滿苦痛, 但是因為人們有追求幸福的本能, 所以選擇挺起胸膛繼續往前走下去。 一則發生在古書店街充滿愛、生命與希望的故事。 開設在古書店街神保町,主要受理近代文學二手書買賣的「森崎書店」。 這間由悟叔經營的小店,也是兩年前失魂落魄的貴子療癒心情的地方。 之前離家出走的桃子嬸嬸也回來幫忙看店,貴子休假的時候也會過來露個臉。 貴子看到悟叔絲毫沒有善待大病初癒的嬸嬸,便幫他們夫妻倆安排了一趟溫泉之旅,不料悟叔旅行回來後樣子卻有些怪怪的。 當初在店裡認識的和田,目前交往的狀況也很順利。然而有一天,貴子看見和田的舊情人來找他,難道舊事又要再度重演? 自從小朋辭掉咖啡館的打工之後,和高野之間的關係也逐漸轉淡。 高野希望找到一本《金色的夢》的小說,或許可以讓小朋的目光重新回到他身上…… 這是個以書店為舞台,用輕柔溫暖筆觸描寫日常生活與充滿希望的故事。 三對不同世代的男女,對於愛有著不同的詮釋與觀點;書店街上人們的閒話家常,藝文交流,每天都非常充實歡樂。 或許聚散離合常在,但只要心懷追求幸福的希望,日日都是美好的一天! 【各方推薦與媒體書評】 《在森崎書店的日子》出續集了,氛圍不變,人物依舊,療情傷的貴子也開始一段新的戀曲,甜蜜散發中;桃子嬸嬸回來了,但人生境遇誰能料?悟叔要堅強啊!還有,這回又用了哪些文學名著貫穿其中?《人間失格》、《夫婦善哉》、《金色的夢》……同樣讓人期待。「古書專門」這四個字,好有魅力喔!千萬不要以為二手書店只是秤斤論兩的買賣而已,老闆的鑑賞識貨功力、買入與出售的價格拿捏、進出客人形形色色的人生百態,學問大得很,特別是這家以近代文學為主力的森崎書店,單看店主與客人的對話就能長知識。前陣子看了一本同樣與日本近代文學有關、與二手書店結合的小說《古書堂事件手帖》,再回來讀本作,心生響往,感受加溫。《在森崎書店的日子》續集,愛書人沒道理不喜歡,愛書人一定會愛死她,總之,這獨一無二,專屬「森崎書店」的愛與感動,就歡迎大家細細品嘗。   ——小葉日本台 這本續集講的是倦鳥歸巢,神保町的森崎書店不再只是療傷之地,而是容身之處,療倦鳥之遍體鱗傷,容的是愛情與親情的最後歸宿,在森崎書店中我再度讀到愛情的故事,桃子與悟叔之間的際遇,讓人終於弄懂,原來愛情不是談出來而是跌進去的,愛情沒有終點,因為愛情本身就是人間的最後歸宿,一旦跌進愛情裡頭,什麼道裡、任何分析都沒有太大意義,合不合理更不是愛情的討價還價項目!對於悟叔而言,難道人生總要走到某個無法折返的盡頭,才會瞭解對自己而言,真正重要的是什麼嗎?這本續集帶著苦澀的內容,猶如人生的種種不完美,卻能在種種的不完美之下雕塑出罕見的動人溫度,這本書讓我讀到了溫度,讓我在神保町的書店街上更想緊緊地握起家人的手。   ——知名作家、木桐文化創辦人 黃國華

內文試閱

  休假的日子,我會走在以前常走的巷道裡。那是一個充滿平穩、祥和空氣的十月陽春午後,可以感覺到隨意搭在頸邊的棉質圍巾下的肌膚已微微沁出汗水。      就算是平常日的白天,這條路上擦身而過的行人們也都踏著跟我一樣悠閒的腳步。偶爾會停下來,然後無聲地消失在路邊的書店裡,就像被吸進去似地。      東京的神保町,一條到處都是書店、有些奇特的街道。那些櫛比鱗次的二手書店,賣的是藝術、戲劇腳本、歷史、哲學,甚至是善本書、古地圖等稀有的東西,每家店都展現出自己的個性。據說全部加在一起,那些二手書店已超過一百七十家。實際上一整條街都是書店林立的光景,也是很值得一看的畫面。      儘管隔著一條大馬路的對面就是大樓群立的商業區,唯有這一帶充滿了耐人尋味的建築物,很巧妙地不受到周遭環境的干涉,彷彿存在於不同的時空一樣,獨自散發出幽靜的氣氛。所以只要隨意散步其中,時間總是一下子就過去了。      我要去的地方就在這裡的某個角落。穿過二手書店林立的街道,轉進前面的小巷內就能看到。      那是一間叫「森崎書店」,專門買賣日本近代文學書的二手書店。      「喂,貴子,我在這裡!」      一拐進街角,就聽到那個略帶興奮的聲音在呼喚我的名字。      抬頭一看,一個戴著黑框眼鏡、身材不是很高的中年男子正對著我用力揮舞著手。      「電話中不是叫你不用等我嗎?人家又不是小孩子。」      趕緊飛奔上前,壓低聲音抗議。這個人每次都這樣,把我當小孩子看。問題是我都已經是二十八歲的女人了,在這大馬路上被人直呼名字,實在感覺很丟臉!      「誰叫妳一直都沒出現,我擔心妳會不會是迷路了。」      「那也犯不著站在店門口等啊,更何況我來這裡都幾十次了,怎麼可能會迷路!」      「話是那麼說沒錯啦,不過貴子妳這個人就是有點小迷糊。」      聽到這句話我立刻強力反擊。      「那是你才對吧!也不拿個鏡子仔細照照看,肯定會看到一個已經痴呆茫然的歐吉桑在鏡子裡面望著自己。」      他是森崎悟,我媽的弟弟,也是這間森崎書店的第三代老闆。在大正時期由曾祖父開設的第一代店面早已經拆掉了,目前的店面好像是四十年前重新蓋的。      說起悟叔這個人,就外貌而言,渾身散發出一股詭異的氣氛。總是穿著皺巴巴的衣服,趿著夾腳拖鞋,一頭捲髮好像從來都沒整理過似地蓬亂。再加上說話瘋言亂語,跟小孩子一樣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總之是個令人難以捉摸的人物。      也正好身處於神保町這個有些特殊的街道上,對他怪異的行為與性格起了不可思議的良性作用,反而讓他人緣頗佳,幾乎很難找到不認識他的人。      由於悟叔經營的森崎書店是間古老的木造二樓建築,充滿「二手書店」的味道,感覺很破舊。店面很小,一次頂多只能容納五個客人。除了書架裡面,包含書架上方、牆邊,甚至收費櫃臺後面的空間都堆滿了書,店裡飄散著一股二手書特有的霉臭味。基本上書架裡擺的是訂價從日幣一百到五百的低價位舊書,但也有經手知名作家初版書等稀有的品項。      從祖父的時代起,買二手書的顧客開始減少,據說有段經營困難的時期。但至今仍能繼續營業,完全是拜一群喜愛這間店、仍願意上門光顧的客人所賜。      我第一次造訪這裡是在三年前。      當時悟叔讓我借住在書店二樓的空房間裡,還說「隨便妳高興住多久」。      在這裡生活的那些日子,至今我仍歷歷在目記得很清楚。如今回想起來,當時的我因為某個無聊的原因過著自暴自棄的生活。剛開始時也曾遷怒於悟叔,對他亂發脾氣,自以為是悲劇女主角,整天躲在房間裡以淚洗面。悟叔則是始終很有耐性地對待我,給我許多溫柔的安慰話語。最重要的是,他自己現身說法教導我讀書,是一種充滿刺激、令人心情雀躍的經驗,也讓我體悟到人活在世上必須真實面對自己的心情。      帶我認識神保町這條街道的也是悟叔。剛來到這條街時,只覺得這裡怎麼到處都是書店。      悟叔還難掩驕傲地對著困惑的我介紹說:「這條街一直受到許多文豪的愛戴,可說是世界第一的書店街!」      老實說當時我根本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也不明白他的驕傲是其來何自。      然而隨著時間經過,我開始理解悟叔想要說什麼。      沒錯,這樣的街道全世界找不到第二條。他要說的是,這是一條充滿刺激與魅力的街道。      「我說你們兩個在幹什麼?」      正當我和悟叔站在店門口跟往常一樣鬥嘴時,店內傳來喝斥的聲音。一個剪著一頭俏麗短髮的女人正坐在櫃臺後面,滿臉不高興地看著我們。      她是桃子嬸嬸。      「瞧你們聊得那麼熱絡,還不趕快進來。」      一副等得不耐煩的神情,對著我們猛招手。看來是一個人坐在店內等,讓她覺得很不是滋味吧。      桃子嬸嬸是悟叔的太太,個性一如剖開竹子般直爽。儘管外貌和年齡都跟悟叔差不多,卻給人年輕許多的感覺。悟叔在她面前完全抬不起頭來,乖乖地就像她養的小狗一樣,悟叔也只有跟她在一起時才會表現出那種樣子。      其實桃子嬸嬸曾因為某個原因離開悟叔,獨自生活了五年,一個月前才平安歸來。之後便跟著悟叔一起打理這間二手書店。      「對了,貴子最近怎麼樣呢?」桃子嬸嬸微笑地問我。      總是挺直著腰桿是她最棒的一點,讓只是普通的毛衣和長裙穿在她身上,就顯得很有氣質。我不會想要有她豪爽的性格,但多少有些嚮往她優美的身影。      「嗯,算是平穩沒事吧。工作也很順利,嬸嬸呢?」      「我當然也很平安健康呀。」      桃子嬸嬸模仿大力水手擠出手臂的肌肉給我看。      「是哦,那就好。」      我聽了也很放心。桃子嬸嬸幾年前生了一場大病,目前仍在追蹤癒後狀況。悟叔也很擔心桃子嬸嬸的身體,不過因為太過關心,反而被嫌煩人。      「店裡有大福麻糬,要吃嗎?」      「那就吃一個吧。」      「妳嬸嬸在店裡,我總覺得綁手綁腳,還是自己一個人比較自在。」確定桃子嬸嬸走進店後的房間,悟叔才小聲抱怨。      「可是真要變成一個人又會覺得寂寞吧?」      聽到我的調侃,悟叔像個孩子似地賭氣反駁,「胡說八道!問題是那傢伙坐在櫃臺後面,那我要坐哪裡?最近我只能像隻看門狗一樣,在門口走過來又走過去。」      「該不會悟叔今天也是站在店門口吧?」      「謝謝妳注意到了。」一臉正經地陳述完自己的困境後又說:「那不重要啦,對了,貴子……」悟叔在我的耳邊像是有悄悄話要說。      「幹麼?」      「前幾天在拍賣會剛好進到好貨,還沒拿到店裡擺。可以給妳特別待遇,讓妳先瞧瞧。」      別聽他嘴裡那麼說,其實是非常想讓我看看。不過我也早受到他的感染,聽他這麼說,心情跟著興奮起來。心裡不禁覺得,這應該就是血緣關係吧!過去每到假日,我就會像這樣頻繁出現在店裡,不也是衝著這個來的嗎!      「我要看!」我不禁提高音量說話。      「你們這是幹什麼!虧我還特地泡了茶。」      桃子嬸嬸手拿著茶壺,一臉無奈地看著我和悟叔。      「這裡是書店,不看書還能幹什麼?妳說對吧,貴子。」悟叔說話的語氣斬釘截鐵。      我笑著表示同意悟叔的說法。桃子嬸嬸一臉不滿意的神情看著我們,破口大罵說:「我最討厭你們叔姪倆了!」      這就是我鍾愛的書店,森崎書店。      從那時候開始,這家店就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其中充滿了許多小故事。想來今後我仍將持續造訪這個地方吧!      森崎書店自詡為近代文學書的專賣店。      雖然也有賣現代小說,但只限於擺放在門口的每本一百元的花車裡。店內基本上只放從明治到昭和初期的小說(所以店內總是瀰漫著潮溼的霉味,那也是沒辦法的)。      由於買賣的盡是這種特殊的書本,因此客人們也是頗具特色的怪胎。      如今已經見怪不怪了,剛開始的時候我還真是嚇得不知所措哩。      說是難以應付,好像也不太對。應該說那樣的客人多半沒什麼壞處,只是行為舉止有些怪異罷了。他們通常都不愛說話,專心一意地找完書後便會走人。絕大多數是上了年紀的男性,而且肯定是單獨行動。很難想像他們平常的生活狀況,與其說他們非人類,不如說是不會害人的妖怪更容易取信他人,因為他們身上充滿了那種氛圍。      每一次來玩,我都會很在意那些客人是否依然持續逛書店。明明彼此不熟,卻還是暗自祝福,希望他們平安健康。既然大家都喜愛這家店,便會產生類似盟友的感覺,而且他們多半已上了年紀,難免也會關心是否生病了。      我還在店裡幫忙時,一旦看到熟悉的怪胎客人上門,便會暗自慶幸想著,啊,看起來很健康嘛。      其中有個紙袋老爺爺是我住在二樓時,每天幫忙看店期間最關心的客人。      紙袋老爺爺顧名思義,總是雙手提著破舊的紙袋到店裡來。有時是百貨公司的紙袋,有時則是三省堂等大型書店的。大概已先逛過其他地方了吧,常常紙袋裡已經裝滿許多二手書,沉重的紙袋似乎不是瘦弱的雙手可以負荷。而且他每次都固定穿著白襯衫和灰色毛衣出現。      光是如此還不足以為奇,問題出在那件灰色毛衣上。那已經不是破舊與否的程度,而是還能穿上身簡直就是一種奇蹟。老爺爺本人不會給人骯髒的感覺,反而是他整體的整潔感更突顯那件毛衣彷彿從遺跡中發掘出來的。      第一次看到他,帶給我極大的衝擊。偷偷瞄著老爺爺在店裡挑書的身影時,好幾次都想大叫,「老爺爺,你應該是去買衣服,而不是買書吧」。然而老爺爺哪裡會注意到我的心情,買了十本左右的書,塞進紙袋裡,便沉默無語地走出店門。      從此以後,每次只要老爺爺一來,我的視線就會自動停留在他身上。有時候他會一個禮拜來好幾次,或是長達一個月都不上門。老爺爺的服裝每次都一樣,雙手總是提著裝滿書的紙袋,有時候光是在森崎書店就買了上萬元的書,而他身上的毛衣也越來越破舊了。我實在很好奇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偏偏沒有勇氣主動上前攀談,每一次都只能默默地望著他的背影。      「瞧他每次都買這麼多書,該不會是在別的地方開二手書店吧?」有一次我如此問悟叔。      「不,那些他是要買來自己看的。」悟叔很有自信的回答。      「是哦,悟叔怎麼知道我猜得不對呢?」      「拜託,這點小問題我隨便一瞄就看得出來。」      真的是那樣子嗎?我幾乎一點也分辨不出來。當有新客人來店裡時,悟叔似乎只要看一眼就能分辨對方是來買書的,還是散步之餘順便進來逛逛而已。那大概就是所謂的專業直覺吧。      「好吧,」我充滿好奇地提問:「那個老爺爺是做什麼的?我想悟叔應該也能猜得出來吧。該不會錢都花在買書上面,所以沒錢買衣服?」      「別亂講!」悟叔一副斥責小孩子的口氣說:「不可以那麼沒禮貌地探客人隱私。書店的工作就只是賣書給需要的人而已,客人從事什麼工作、過著怎樣的生活,犯不著我們去關心。要是那位老先生知道店員們很在意自己的身家背景,妳想他的心情會好嗎?」      悟叔的這番話可說是生意人的至理名言,我聽了也只能反省。別看他平常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真不愧是長年經營二手書店的老闆,很清楚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這個時候的悟叔倒是挺帥氣的。      總之就是這樣,所以老爺爺的背景至今依然是個謎。      每個怪胎客人來買書的理由,都充滿了各自獨特的性格,真是趣味盎然!沒想到光是買二手書這件事,背後竟有這麼多的因素,讓我驚嘆不已。      例如有人專門收購珍本書,不分古今東西和範疇,只要是珍本書就蒐集。有個在業界相當知名的收藏家來店裡時,似乎對店裡的藏書不太滿意,曾丟下一句話:不管是什麼名作,只要不是珍本書就等於是濫作。害我當場像是狐狸附身一樣不知所措。      另外還有被稱為「挖寶客」的人,將便宜購得的高價書轉賣給其他二手書店以賺取其中差價,換言之,就是靠買賣二手書賺錢的人。對這種人而言,書的內容不重要,搞不好他們連翻一下內容都嫌麻煩。此外也有選擇目標不是小說,而是為文章畫插圖的無名畫家,甚至有人僅靠著些微的資訊一心尋找某一幅插圖。也有基於書架上只擺放初版書的理由—除非想買的書是初版,否則絕不掏腰包的客人。      其中最極致的一位,是我還借住在店內時期、只出現過一次的老人家。      那位老人家是在黃昏時突然出現在店內,直接就往店最裡面放高價舊書的書架走去。每抽出一本書就只翻看最後面的版權頁,看完又放回去,不斷重複同樣的動作。有時手會停下來,緊盯著該頁的某一點看,忽而點頭稱是,忽而臉上浮現一抹微笑。老實說,感覺真的很嚇人。      不久老人家查閱完該書架上所有的舊書後,便立刻轉身走出店門。我立刻扯著悟叔的袖子,問他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哦,他是在看檢驗章啦。」悟叔一副沒什大不了的樣子,頭也不抬地緊盯著帳簿回答我。      「他是檢驗章收藏家。很少來我們店裡,在附近也算是名人之一。我記得應該是野崎先生吧。」      「檢驗章收藏家?」      頭一次聽到這名詞,我不禁側著頭沉思。      「沒錯。檢驗章就是蓋在版權頁的戳章。」      悟叔抽出一本裝幀頗具歷史的舊書,翻到最後一頁讓我看。那本書是太宰治的《人間失格》。仔細一看,版權頁的左邊蓋著一個「太宰」字樣的紅色戳章。悟叔在一旁說明,以前的書裝幀時需要較多的手工工序,作者為了確定數量和認可發行,所以會蓋上檢驗章。通常跟這本書一樣會蓋上名字,其中也有對圖案很講究,充滿設計性的戳章。      總之,剛才那位老人家尋找的目標就是這些檢驗章。要不是悟叔告訴我,我根本連有那種章的存在都不知道。可是收集那種章要幹什麼呢?他們該不會把檢驗章給剪下來,類似郵票一樣放進收集本裡,每天晚上都要拿出來撫摸、欣賞一番吧?      「嗯,大概就是那麼一回事。」悟叔的表情顯得習以為常。「不過也有人不喜歡剪下來,會乾脆連書一起收集。」      「那未免太走火入魔了吧。」      一如世界上有人喜歡觀測天象,宇宙的遼闊就能讓他們興奮莫名;同樣地,也有人的興趣是收集檢驗章這麼小的東西,而且過程還充滿了困難。我實在是無言以對。      「糟糕!恐怕對貴子來說,這種事太過刺激了。」      當時悟叔這麼說完後,一邊斜眼瞄著滿臉困惑的我,一邊大笑起來。

作者資料

八木澤里志(YAGISAWA Satoshi)

一九七七年生於千葉縣,日本大學藝術學系畢業。二○○九年以《在森崎書店的日子》榮獲「第三屆千代田文學獎」首獎。該作品並被拍成電影,於二○一○年十月上映。本書收錄的〈桃子嬸嬸的歸來〉是作者得獎後的最新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八木澤里志(YAGISAWA Satoshi) 譯者:張秋明 出版社:馬可孛羅 書系:Echo 出版日期:2017-06-01 ISBN:9789869481946 城邦書號:MO0019X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