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吾王馴養指南(02)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吾王馴養指南(02)

  • 作者:帝柳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3-14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首刷限量附贈:人氣手遊「美男宮殿」期間限定特別合作服裝領取序號 ★特別獻禮:「誘惑白色情人節」拉頁海報、偽.《史記》本紀彩頁人設PART II ★金石堂暢銷榜TOP 1、博客來排行榜TOP 3 ★超新星繪師神子的華麗組曲! ★繼《皇女飼育手札》、《惡魔調教Project》後,最新的群雄包圍之作! 遊走尺度邊緣!帝柳X神子,再度獻上熱意滿滿撩慾大作! 皇室蜜戀醉心物語,古今中外王者執手邀婚,芳心大淪陷❤ 陽剛黑肉、色氣美男、不羈浪子(宅宅),逆後宮大、平、台!群雄環伺心跳200%——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魔法學校X戀愛衝等」是今年度御林學院的學園祭主題。 稜蕭和永生王們被戲劇社的社員邀約演出,演出公主與眾王子周旋的愛情故事。 除此之外,學校也來了一名新任教官——亞歷山大。 究竟這位馬其頓的永生王是否願意與稜蕭同盟? 隨著學園祭展開,戲劇社社員卻發現聞仲失蹤? 歷史上暴虐無道、荒淫無度的紂王,貴公子外表下居然是個宅宅? 學園祭盛大展開,戀愛喜劇戲裡戲外輪番上演! 除了銀星隱藏在暗處的危機、香妃進入校園成為董事長祕書,還有派遣手下暗中觀察稜蕭的武則天…… 敵我難辨、越演越烈的吾王馴養指南,波瀾萬丈的第二集登場!

內文試閱

  拿破崙皺起眉頭、搔了搔後腦勺,似乎正努力回想方才在盒子上所見到的文字。      「保險跟潤滑……?」      關鍵字被拿破崙吐出後,就連李煜也開始在意起來。      「難道是那種東西嗎……稜蕭,原來妳還特意準備好了嗎?」      「不、不是的!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相、相信我!」      被李煜這麼一說,稜蕭的臉頰立刻漲紅如煮熟番茄般,她急急忙忙地揮動雙手想解釋。      「啥?到底是什麼東西?你們有誰能告訴我那是什麼玩意啊?」      一臉茫然,目光左顧右盼,拿破崙尋求有人能解開他的疑惑,早知道就多惡補些現代生活知識了,光看得懂中文顯然還不足夠。      「簡而言之,就是一種防護措施跟降低疼痛程度的東西。拿破崙,你了解這樣就夠了。」      聞仲走到床邊,在與拿破崙擦身而過的瞬間向他說了這句話。      「我怎麼有聽沒有懂?喂,男人婆,妳的東西自己解釋一下吧!」      拿破崙顯然堅持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反觀稜蕭臉色一陣紅又一陣青,最後她似乎是受不了,直接大步大步地跳到床上、躺了下來。      「總之要進行就快點!」      不想再去理會那個拿破崙了……真是的!      稜蕭放棄解釋,只想快點進行覺醒、擺脫這尷尬的場面。      「那麼,我們這就開始吧。」      聞仲一邊回應稜蕭,一邊朝李煜使了個眼色,李煜將電燈開關一按。原本白色的燈光暗下,轉換成朦朧的鵝黃色燈光,曖昧地照著這座三男一女獨處的房間。      稜蕭躺在床上,轉動頭部看著燈光變化,她有些不解,納悶地問:      「為什麼要關燈啊?」      「這問題問得好,妳若是覺得開燈不害羞的話,也是可以。」      拿破崙來到床邊,一臉賊笑地看著她。      「想不到男人婆這麼直接呢。」      「啥?你到底在胡說八道什麼啊?小心我揍你哦,小博美。」      稜蕭眉頭皺了皺,沒好氣地瞪了拿破崙一眼。      「哈哈,瞧妳現在還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真想看看妳待會的變化呢……絕對很反差!」      拿破崙一點也不把稜蕭的威脅放在心上,自顧自地笑著說道。      「拿破崙,別鬧了,否則在這種氛圍下是很難進行本能刺激的。」      聞仲冷冷地瞥了拿破崙一眼,被點名之人這才摸摸鼻子、安靜下來。      「知道啦,真囉嗦,講得我好像沒經驗很不了解一樣。我好歹是結過婚又有情婦的男人,倒是聞仲,這方面你真的行嗎?」      毫不保留地直戳男性的尊嚴面,拿破崙冷冷地反問聞仲。      一般男人在受到這種質疑時,通常是氣得怒火攻心,非得用震耳欲聾的嗓音回吼解釋一番才甘願,聞仲只是輕描淡寫般地回:      「關於這點,我想你很快就會知道答案。」      「哼,真不曉得你這份自信哪來的……」      「兩位,先展開儀式吧。」      李煜一邊著手在床邊繪製魔法陣圖,一邊向那兩人喊話。      調停似乎奏效,聞仲與拿破崙暫時和解,各自忙著進行覺醒儀式該準備的事項。聞仲將好不容易到手的三顆綠孔雀異度水晶拿出,輕輕地放置在五芒星陣之中;李煜則拿著白粉筆繼續在床的周邊繪製星陣,謹慎地畫下每一筆。至於拿破崙則站在剛完成魔法陣前,雙手合十,閉上雙眼、神情嚴肅地默念著咒語。      稜蕭躺在床上,有些不知道該做什麼,她只能像尊人偶般靜待聞仲等人的指示……心臟隨著儀式展開後加速跳動。      $「在此以超越死亡的永生之力,命令你,      覺醒的性靈到我跟前,回歸與成為孔雀公主的一部分,      我將賜於你吞噬精氣的權利。      一起來臨的還有掌管時空次元的女神,      我在夜晚,在午夜,在清晨呼喚你,      讓不同時空的靈魂記憶回歸,      回歸我們的公主。      我站立,徹夜無眠,無論在白天還是黑夜,      請將靈魂的碎片縫回,為公主帶來復甦,      只願求取孔雀的再臨。      現身吧!      偉大的永生之力!聆聽我的訴求!      帶來重生的力量!讓孔雀覺醒吧!」$      聞仲以嚴肅低沉的嗓音,吟頌這段召喚的咒語,他站在五芒星陣中的其中一角,雙手微微高舉,像是在對誰陳情般的模樣。李煜與拿破崙站在另外一處,他們各自十指交差、閉上雙眼,眉頭微蹙的神情可見相當傾神專注在這儀式之上。      稜蕭看著這三人的行為,躺在床上的她有些不敢動彈,擔心若是自己做出什麼不當的動作,會破壞了這場覺醒的儀式。      在聞仲反覆誦念了同樣的咒語三次後,擺在魔法陣中的三顆綠孔雀異度水晶開始發亮,比起平常微微的光輝更加閃爍亮眼。      綠色光芒大作,一瞬間遮蔽覆蓋了所有人的視線,刺眼的程度讓稜蕭一時間無法睜開雙眼。直到光芒消散後,稜蕭終於得以睜開雙眸,但她所見到的周遭景色已截然不同。      「這、這是哪裡?」      稜蕭訝然地驚呼詢問,她依然躺在床上,這張床也仍然存在,聞仲、拿破崙與李煜同樣也在……大大不同的是,他們本是在稜蕭的房間之內,一眨眼竟變成一個像是來到銀河中漂流的景色。      「這裡是四度空間,我們來到穿越次元與空間的時空之中。」      聞仲回答的聲音平穩,似乎想讓有些緊張的稜蕭鎮靜下來。      「等等,我怎麼聽不太懂是怎麼回事?」      稜蕭納悶地眉頭一皺,從床上坐起身,轉頭看向圍在自己附近的眾人。      「男人婆,簡單來說,覺醒的過程就是將妳前幾世的記憶與能力一起灌輸集中在妳身上,身處在這個時空中才能做到這樣的效果。在這裡,不同時間的記憶與能力都能夠自由地流通與匯集。」      拿破崙一手扠腰,向一頭霧水的稜蕭解釋。      「這麼說來我們是在宇宙中?瞬間移動到宇宙之中嗎?待會要如何回去啊!」      聽了拿破崙的說明後,稜蕭反倒更驚訝了。      「放心,我們怎麼來,就怎麼回去。這點請妳無須擔心,孔雀公主。」      李煜溫柔地向稜蕭綻放一抹微笑,他走近床邊,身上淡淡的酒氣香味也隨之飄散傳了過來。      「現在,妳只需好好地放鬆自己,放任自己的感知到最大程度……接下來,就是我們要刺激妳的時間了。」      李煜輕輕地坐了下來,不知為何,總是散發一股成熟男人韻味的他,沉著的話語總能讓她安定心神。      既然李煜都這麼再三保證了,她也只得試著去相信對方,畢竟堅持一路走到這步的人,是自己。      「總而言之,接下來就像是在宇宙銀河裡調情一樣,很新鮮吧?」      「你不說話的話沒人會把你當啞巴。」      稜蕭立刻朝拿破崙瞪了一眼,相較於含蓄的東方人聞仲和李煜,拿破崙這個西方人,這個大概太過奔放的法國人,講話還真是口無遮攔啊!      但正如拿破崙所言,她即將迎接的是一場本能的激發過程。      稜蕭嚥下一口水,不管是否身處在宇宙還或是異次元時空,她都將迎來這個時刻……早知道,就認真考慮將海莉送她的禮物帶來了,要是有個萬一該如何是好?      她可不想在哪天早報上看到這種標題……$「十八歲少女未婚懷孕,與三位父親嫌疑人大談多重四角戀!」。$      不不不,絕對不可以!      人稱深藍王子的自己豈能鑄下這種錯誤!      「喂,男人婆,看妳心神不寧的模樣,該不會已經在腦海裡想些不得了的事了吧?」      拿破崙一股勁地跳上床後,坐在稜蕭身旁,一臉壞笑地問道。      「才、才沒這回事!」      像被戳到痛處般,稜蕭立即出聲反擊,同時也因為拿破崙的靠近,她的心跳不自覺地加快不少。她到底在緊張什麼呢?冷靜冷靜,事情都還沒開始,可不能這麼快就先敗陣下去了!      「稜蕭妳放輕鬆點,閉上眼睛,將自己放心地交給我們……」      和拿破崙的態度大不相同,跟著坐上床的李煜,壓低嗓音溫柔地對稜蕭道。      稜蕭深吸一口氣,雖然心臟仍強烈地跳動著,雙耳都能聽到心跳沉沉的鼓動聲,她還是試著照李煜的建議,緩緩地闔上眼皮。      放輕鬆……      事情絕對沒有像自己預期的那樣可怕……      有聞仲在,有李煜在,她相信這兩人的理智與能力,應當不會讓她感到疼痛或難堪。      「緩緩地呼吸,什麼都不用擔心害怕……只需,想著我。」      李煜的聲音來到稜蕭後頭,她感覺到李煜坐到自己的背後,一隻手覆蓋住她的雙眼。厚實又暖和,還有些許酒氣。      或許是常飲酒的緣故,李煜的掌心非常溫暖,從他掌中散發出來的熱度像蒸氣般舒緩著自己雙眸,加上那好聽又充滿磁性的嗓音,稜蕭不知不覺間便放軟身子,不再那麼緊繃。      「很好,就是這樣,學妹妳做得很棒。」。      聞仲的聲音加入行列,對於閉上雙眸、什麼也看不到的稜蕭來說,主要靠著聽覺辨認對象。她感覺到聞仲坐到自己的右手旁,突然輕輕地牽起她的手。      「作為獎勵,就給學妹一個吻吧。」      話音甫落,稜蕭被牽起的右手背面,聞仲輕輕地落下一吻。      稜蕭的心跳彷彿漏了一拍,那一瞬間的魂魄彷彿都被聞仲這個吻攝走。      第一次——      第一次和聞仲學長如此親密地互動。      稜蕭在腦海中情不自禁地不斷重播聞仲方才的吻,僅僅只是輕如羽毛般印在手背上的一吻,卻大大撩起稜蕭的心湖、餘波盪漾。      可惜自己的雙眼被矇住,她實在很想親眼一睹,那個平常嚴謹的聞仲學長,在親吻自己手背當下是什麼樣的神情……      「我說,別只想著聞仲而已哦,男人婆。」      拿破崙的聲音打斷稜蕭思緒,一如他的為人,霸氣強硬地闖入稜蕭的聽覺與腦海之中。稜蕭還不曉得,拿破崙接下來將如何替自己帶來前所未有的官能刺激。      如層層疊高的浪,稜蕭即將迎來感官本能的高潮。      #第四條#      「拿破崙?你打算做什麼……!」      稜蕭話還沒來得及說完,便感覺自己的雙脣前有一種異物感。拿破崙將他的食指輕輕放在稜蕭脣珠之前,發出「噓」的一聲。      「別說,什麼都別說……現在只需要把妳所有的感官放到最大,感受我……感受我們。」      語氣立刻變得不同,多了一股稜蕭鮮少聽過的魅惑與性感,正當稜蕭訝異著拿破崙也有如此誘人的一面,在她後頭的李煜又傳來話語:      「稜蕭……視線被奪走的感覺如何?」      李煜朝稜蕭的耳後根吹了一口熱氣,帶著酒香的熱氣吹拂過耳根,也吹送進稜蕭的鼻樑之中、嗅到那令人微醺的香氣。      稜蕭也在這一剎那身體不由自主地顫動,好似有電流竄過般,無法控制。      「看不見後,人的五官就少了一樣感受,為了補足缺失,妳的其他感官能力就會更加敏感。」      李煜以低沉又細微的音量在稜蕭耳旁訴說,同時他將手指輕輕地游移到稜蕭手臂上,用指甲輕刮起稜蕭的肌膚,來回滑動。      「唔……」      明明只有手臂被李煜這樣搔著,稜蕭卻覺得渾身都搔癢難耐起來,好像有無數隻螞蟻上身似的。      另一方面,聞仲也沒有放開稜蕭的另一隻手,他將稜蕭的手舉至自己臉前,讓稜蕭的掌心在毫無預警下觸碰到自己臉龐。      「誠如李煜所言,除了視覺以外的感官都會強化……觸感亦是如此。此刻,妳所觸碰到的我,是給予妳怎樣的溫度、肌膚觸感、形狀輪廓……現在是否全都透過妳的手,刻畫在妳的心中呢?」      聞仲的話語如同魔咒。      一字一句都像是具有魔法般,一點一滴地感染滲透進入稜蕭的心中,她同時感受到自己的手被移動著。聞仲握住她的手,從他的臉龐,慢慢地往下滑動,接著來到了聞仲的頸項、鎖骨……來到了胸膛。      怦咚。      怦咚。      手掌之下是聞仲的胸口,胸口之下是聞仲的肋骨,肋骨之下是聞仲的心臟……這就是,聞仲學長的心跳,一如他的人,沉穩且規律地跳動著。      同時,聞仲學長的體溫也比她想像中還要高,還要熾熱……為什麼呢?      聞仲抓著稜蕭的手掌,毫不吝嗇地讓她摸夠自己的胸膛,有如要使稜蕭記下他的身體曲線般,緩慢且帶點挑逗的感覺在他胸前移動。      聞仲的胸前肌肉結實又有彈性,胸型線條清楚完美,稜蕭透過掌心的接觸一點一點地勾勒起聞仲的身體,呼吸不禁開始急促起來……這還是她頭一次如此仔細地撫摸男人的胸口。      「東方人就是這麼緩慢,步調如此悠哉是要怎麼燃起熱情?稜蕭,我會讓妳的身體很快熱起來。」      拿破崙似乎對李煜和聞仲的表現不以為然,他撂下此話後,拉起稜蕭的另一手,舒開稜蕭的手指後拉到自己嘴前。      稜蕭還不曉得拿破崙要對自己做什麼,心裡有些忐忑,對於拿破崙那種求快又霸氣的態度,她總是有些警戒。只是拿破崙沒有給她多餘的猜測空間,下一秒便張開口,一把含住稜蕭的食指。      「你、你這是在幹什麼!哪有人這樣突然含住對方手指的……!」      稜蕭被拿破崙這突如其來的舉止嚇著了,她的食指正在拿破崙溫熱濕滑口腔之中,那種感覺對她而言前所未有。      拿破崙沒有鬆口回應稜蕭,反倒是看到這一幕的李煜道:      「真沒想到你會直接使出這招啊……真是熱情奔放的法國人,難怪你們常常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呢。」      向來愛反駁的拿破崙,聽了李煜的話後這回居然沒有任何回應,他的嘴巴就是不肯鬆開,絕不讓稜蕭有抽手的機會。      稜蕭眉頭微蹙,感覺好奇怪啊……手指在拿破崙的嘴巴裡滑動,被拿破崙用靈活的舌頭翻攪著,酥麻又濕滑的感覺,使她的身子真得開始漸漸熱了起來。      她腦海裡現在只想著拿破崙,只想著他口腔的柔軟與溫暖,一點也沒有讓人覺得噁心的感覺。      在這三人輪番行動下,稜蕭的腦袋也一片熱烘烘,好似陷入一種酩酊狀態。耳後有來自李煜吹出的熱氣;右手掌還貼在聞仲身上炙熱的愛撫;左手指則被拿破崙的舌尖翻動吸吮。      腦袋越來越熱,就連呼吸的空氣也變得燒灼,稜蕭的理智快無法運作了,身體好像就要沉淪下去……有什麼東西從體內即將掙脫而出。      「如何……是不是像我說的一樣,很快就熱了起來?」      鬆開嘴,拿破崙暫且將稜蕭的手指吐出,頗自豪地問向對方。      「什、什麼……?」      睜著朦朧的雙眼,稜蕭的眼眶之中已經有了氤氳水光,回應的聲音也有氣無力。      「哈……我就說嘛。不過還沒這麼容易放過妳喔。妳的本能才剛被開啟而已,距離覺醒所需要的程度還有段距離呢。」      拿破崙嘴角挑起一笑,看到稜蕭此刻的模樣後,他更是露出滿意的神情。      「還真是囂張呢,你說是不是,聞仲?」      「可不是嗎?不過,若是能更快激起稜蕭的本能、加速覺醒的時間,我倒是可以對他的張狂睜一眼閉一眼。」      「呵,還真是追求成效與實際主義的聞太師啊。我的話,這口氣真嚥不下去……只能回去多喝幾瓶酒澆澆愁了。」      李煜的嘴角挑起一抹苦笑,搖了搖頭。      「哼,你們就繼續惆悵下去吧,反正我等會兒要做的事,不許你們阻攔我。」      拿破崙話音一落,一邊抓緊稜蕭本想抽回的手,一邊拿起不知何時準備好的水杯,裡頭還有幾塊未融的冰塊,緊緊地捱在一起。拿破崙舉起杯子、喝下一口,將冰塊停留在自己的口腔之中。      「難道你是打算……」      李煜似乎一眼就看出拿破崙的意圖,未被眼罩所遮蔽的那一眼微微睜大、盯著拿破崙。      和先前一樣沒有給李煜任何回應,拿破崙再次將稜蕭的手拉近自己,有些使勁的力道讓人覺得霸道,但這招終究有效,稜蕭的手指又進到拿破崙口中。      「好冰!」      食指一進入對方嘴裡的剎那,稜蕭立刻感受到一陣寒凍。這份冰冷使得稜蕭反射性地想縮回手,但拿破崙卻吸住了她的手指,甚至是用牙關稍稍使力咬住她,這才沒讓稜蕭逃脫。      稜蕭只覺很困惑,拿破崙這麼做的理由究竟是什麼?      只是隨著手指被冰水包圍的時間拉長,再加上拿破崙那十分具有彈性、持續翻攪的舌頭,不知不覺的,稜蕭從一開始覺得寒冷,變成有那麼一些微妙的刺激感。      正當稜蕭快適應那冰水的溫度時,拿破崙這回又突然吐出她的手指,直接喝下那口冰水,接著轉而再拿起另一杯水來。      這一杯水冒著蒸騰熱氣,顯然是裝著熱騰騰開水的杯子,拿破崙這回一樣一口喝下,微微鼓起雙頰讓熱水滯留在嘴裡。稜蕭還搞不清楚拿破崙這番動作時,對方又是一把將她還濕潤的手指含進口中。      「唔……!」      接連輪番冰與熱的刺激,還有那極具挑逗性的舌頭攪動,促使稜蕭心中那股異樣的騷動更為顯著,更加膨脹。      腦袋快要什麼都想不清了……一種難耐的感覺與渴望,像一群螞蟻工兵在啃咬她的理智,一點一點,一吋一吋……全部,好像都將被啃食殆盡。      「稜蕭……快釋放妳的本能……」      喝下口中的水,拿破崙張開嘴巴、伸出緋舌,被熱水增溫過的舌尖朝稜蕭指縫處輕舔。      「啊……!」      從未想過,指縫間被人舔舐的感覺會如此敏感、使人心癢燥熱,稜蕭忍不住發出一聲連自己都未曾聽過的呻吟。      同時也在這聲過後,周圍的五芒星陣一角開始發光,聞仲一看馬上朝李煜使了個眼色、低聲道:      「是時候了,我們得盡快讓剩下四個角發光。」      李煜點了點頭,他和聞仲,以及正在用舌尖侵略稜蕭的拿破崙都知道,只要五芒星陣中其中一角發光,便表示已經成功激發了稜蕭的本能。      然而這遠遠還不夠,若想要覺醒,必須使整個五芒星陣都發光才行。現在,對聞仲等人來說,目前只是個開端,還需趁勝追擊加倍努力。      「失禮了。」      背後傳來李煜的道歉聲,稜蕭還未反應過來,就被李煜放開身體。緊接著聞仲便從自己的正面撲來,順勢壓倒了稜蕭。      稜蕭整個人被聞仲壓倒在床上,一時間驚訝地睜大雙眼直盯著聞仲,一旁的拿破崙似乎相當不悅地吼:      「嘿!聞仲!你們倆是串通好來這一招的嗎?稜蕭是我的!要這麼做的人也該是我拿破崙!」      「方才讓你得逞太多,是該換我們回應表現的時候了……你可別忘了,在孔雀公主的面前,我們永遠都是競爭關係。」      聞仲回答得不慌不忙,一手則開始撩撥起稜蕭散在額前的青絲。      「稜蕭,為了讓妳更能融入,此刻起我們便會控制妳的行動……也就是說,妳別白費力氣掙扎了。」      李煜同樣沒有理會拿破崙的抗議,他低下頭來,對著本來試圖掙脫的稜蕭低聲告誡。      稜蕭沒想到事情竟會演變到這種情況,這跟當初說好得不太一樣吧?      控制她的行動?      這完全沒提過啊!      一股不安的情緒在稜蕭心中迅速渲染開來,像潑出去的墨,轉眼間將她的心湖染上一片黑。聞仲接下來要對她做什麼?李煜又要如何?拿破崙又會怎麼做?      種種疑問都在稜蕭的腦中交織,在她焦慮的同時,聞仲也開始有所動作了。他一手按住稜蕭的肩膀,讓她無法動彈,另一手從撩撥頭髮的行為,轉而將手指輕撫稜蕭的眉、眼、鼻樑……順著滑落到她微啓的雙脣。      他低下頭來,以近乎要親下的距離,對著稜蕭低聲道:      「別怕……」      從聞仲口中吐出的熱氣,襲上稜蕭有些顫動的雙脣,明明沒有真的吻上,稜蕭卻覺得有種很像與聞仲接吻的錯覺。      就像之前一樣,每每只要聞仲安撫自己,稜蕭便會覺得一切好似都不用害怕,心會定下許多……這次,亦是如此。      她不禁懷疑,倘若是聞仲學長,自己會不會真讓對方做到最後?      這個問題,讓稜蕭動搖了。      聞仲將頭往下探,稜蕭眼看他將緋脣湊近自己的鎖骨,輕輕地落下一吻後,使力地吸吮了一下。      「唔……」      那種略微刺痛又刺激的感覺,立刻讓稜蕭眉頭一皺,更反射性地發出悶吭。當聞仲的脣離開後,鎖骨肌膚便留下一塊略帶青紫色的淤痕,像塊印記烙在這裡。      彷彿是趁著稜蕭鬆下心防與露出空檔之際,拿破崙也在此時出手,他毫無預警地扳開稜蕭的右腿,在短褲未覆蓋住的大腿內側,用著帶點力道的咬力咬下一口!      「痛……!」      稜蕭忍不住這般叫道,在如此敏感又柔嫩的大腿內側上被咬一口,除了疼痛,還有一種被強勢佔有的感覺。      拿破崙顯然不把稜蕭的喊痛當回事,他繼續在稜蕭嫩白的大腿內側用雙脣掃蕩、吸吮親吻與嚙咬,連連出招讓稜蕭身體的欲望更漲得更高,就連腰身也隨著這份刺激拱起來。      「嗯啊……!」      眉頭緊蹙、雙眼瞇起,稜蕭不自主地發出聲音,就連自己都不曾聽過的嬌柔音色。在她拱起腰身的當下,五芒星陣的第二個角也亮了起來,好似與她彼此相互應。      「雖然不是很想這麼說……但拿破崙,做得好。」      李煜看在五芒星陣有所進展,便轉過頭去對著拿破崙道。      「那還用說……我可是箇中好手耶。」      大膽作風,霸道且直接,拿破崙就是用這種風格快速取得稜蕭的快感。      「不過,我們也不會輸你多少呢,是吧?聞仲。」      「正是,接下來……」      聞仲回應李煜的話後,繼續將頭往下探,直接用嘴巴咬開稜蕭領口前的衣服鈕扣。被三名男人所制服、體內深處開始傳送一波又一波熱浪的稜蕭,似乎已無暇去在意自己的釦子被扯開。      扯開衣物,稜蕭露出光滑的雙肩,李煜牽起她的左手,從肩夾骨開始慢慢往手指親吻、愛撫。聞仲則更加直接地侵略到她的胸口,將鼻尖埋入稜蕭半裸的雙峰凹壑中,刻意地加強吸氣與吐氣、發出重重的鼻哼聲。      聞仲的雙手也沒有停歇,一手加強力道在稜蕭上身的搓揉與撫觸,不時切換成用指尖輕刮慢撚,忽慢忽快,忽重忽輕。在李煜與聞仲雙重夾擊下,稜蕭的呼吸聲也跟著加大、急促,緊閉雙眼、雙頰潮紅。      頻頻喘息與吐氣,不時壓抑的悶吭和不經意流出的呼聲穿梭於空氣之中,很快的,五芒星陣亮起第三道與第四道光芒,眼看只剩下最後一道。      眼看時機將成熟,拿破崙直接擠開聞仲。      「讓我來!」      李煜本想阻止,卻被一旁的聞仲伸手擋了下來,用眼神暗示李煜在此時最好別輕舉妄動。聞仲心想,只要拿破崙在此刻一舉拿下最後的目標,究竟是誰替稜蕭帶來最大官能快感已不那麼重要。      儘管這方面多少牽扯到男人的尊嚴,聞仲仍是個目標導向的理智男性,他便放手讓拿破崙去挑戰與突破最後的關卡。      只見拿破崙一手壓住稜蕭,一手毫不猶豫地滑進稜蕭的短褲褲管中,若有似無地撫向她的大腿根部,卻未真正觸到女性最瑰麗又祕密的禁地。      拿破崙凝望著被壓在自己身下的稜蕭,低喃道:      「……我要讓妳的身體深處只記得我……我的體溫,我的熾熱,我帶給妳的快感與……瘋狂。」      重重的——      一個重重又深情的吻扣住了稜蕭緋紅雙脣。      拿破崙閉上雙眼,持續地深吻,越發瘋狂與汲取津液的吻,舌根與舌根之間的交錯,急促的程度快速地往上堆疊。兩人幾乎都不用換氣,稜蕭此時完全忘我,只有照著本能,自身渴望的本能與拿破崙相纏、掠奪彼此的親吻。      在拿破崙與稜蕭緊緊相疊、不斷狂亂地吻著彼此的情況下,五芒星陣——全部發光了。

作者資料

帝柳

芳齡永遠十八,未婚,論文深淵中,希望能順利從研究所畢業的宅女一枚(因為很多人問我是男是女,只好親上火線證明XD) 得意技能是搭訕所有飼養毛孩子的主人們,方圓十里內的柴犬底細我都知道一清二楚(警察!就是這個人!) 歡迎來這邊找我: 噗浪:www.plurk.com/hedy690 粉絲團:www.facebook.com/hedy690

基本資料

作者:帝柳 繪者:神子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7-03-14 ISBN:9789571072692 城邦書號:SPB7I000031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6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