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異能世代(01):覺醒之路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排行榜TOP10暢銷人氣小說! ★全球熱銷破百萬!《傳奇》系列作者陸希未最新異能冒險小說! ★各界好評推薦 「我受夠被利用、傷害,然後扔到一邊。 這次換我來利用別人,換我來傷害別人——」 大約在十年前,國內開始流傳「血熱疾」這個致命疾病。大部分感染者失去性命,而倖存的孩童身上大多都留下了奇怪的印記……傳聞他們擁有受詛咒的不詳力量。在這個國家,國王下令要消滅所有異能者。 亞德麗娜.阿蒙德魯是血熱疾的生還者。她的黑髮變成了銀色、睫毛變得灰白,原本完好的左眼,只剩下醜陋的疤痕。當亞德麗娜得知父親為了生意,被迫將她賣給別人做情婦時,亞德麗娜選擇逃離家園,卻意外覺醒了異能。而她的能力,引來兩個人的關注……安佐.瓦倫希亞諾是匕首會社——由異能者組成的祕密結社——的核心成員;泰倫.桑托羅則為國王服務,他的工作就是搜捕異能者。三人的人生,意外碰撞在一起。亞德麗娜渴望相信安佐是站在自己這邊,泰倫才是真正的敵人,然而兩人其實都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祕密。隨著亞德麗娜的異能覺醒,他們逐漸發現,在她心中蘊藏復仇的黑暗能量,這股力量強大到不屬於這個世界…… 【各界好評】 「《權力的遊戲》遇上《X戰警》,聯袂在十四世紀的奇幻世界登場……一部前所未有的史詩奇幻鉅作,讀者將會引領企盼第二集,肯定會是一部顛覆傳統的作品,放馬過來吧。 」 ——《書架情報網(Shelf Awareness)》重點書評 「粉絲必看……身歷其境的奇幻鉅作。 」 ——《科克斯書評(Kirkus)》重點書評 「讓人著迷不已——期待《異能世代》系列續集。」 ——《書單(Booklist)》重點書評 【名家推薦】 「《異能世代》真的超棒!從我開始讀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亞德麗娜會是我前所未見的人物——一個令人難忘的角色,她不僅會擄獲你的心,還會挑戰你的道德座標。 」 ——Ami Kaufman(獲獎作品《These Broken Stars》共同作者之一) 「大膽創新、衝擊性十足、令人目不遐以的刺激鉅作,我真的等不及讓所有人看這本書。 」 ——塔赫拉.瑪斐(Tahereh Mafi)(《紐約時報》暢銷書《擊碎我(Shatter Me)》系列作者) 「陸希未的華麗鉅作賦予奇幻小說更大的威力,即便讓人心碎,還是要繼續看下去。愛情、動作、魔法,還有更多的元素!我的心跳加快,恨不得看快一點! 」 ——貝絲.瑞維斯(Beth Revis)(《紐約時報》暢銷書《星河方舟(Across Universe)》系列作者) 「《異能世代》是我一直期待的奇幻小說類型。陸希未創造出獨特、充滿吸引力的角色,以及一個無窮盡、驚悚權謀的世界。帶我們進入一場身歷其境、令人難忘的冒險之旅。」 ——安卓瑞.克萊茉(Andrea Cremer)(《紐約時報》暢銷書《The Inventor’s Secret》和《Nightshade》系列作者)

內文試閱

     這裡已經死了四百人,我祈禱你們那邊情況有好轉。因為隔離令之故,城裡取消了春季月亮慶典,在典型的化裝舞會上,也幾乎看不到肉類和雞蛋。   我們這區大部分生病的小孩,全都出現了罕見的副作用。有個少女的頭髮在一夜之間,由金色變成黑色。還有個六歲男孩,臉上突然出現一道貫穿整張臉的疤痕,但是根本沒有任何人碰過他的臉。其他醫生都很害怕,若是你也看到了類似症狀,請讓我知道。我感覺空氣中有股不尋常的氣氛,但我真的很想好好研究這些副作用。   希日安諾.巴格里歐醫師寄給馬利諾.狄塞格納醫師的信   一三四八年,四月三十一日   肯尼卓,達利亞市東南區   一三六一年,六月十三日   大洋洲   南肯尼卓   達利亞市   有人痛恨我們,認為我們是法外惡徒,該被送上斷頭台。   有人懼怕我們,認為我們是惡魔,該被綁在木樁上燒死。   有人崇拜我們,認為我們是神之子。   然而,這些全都代表我們。   ——出自不知名的異能者
亞德麗娜.阿蒙德魯
  我明天早上就要死了。   這是裁判官到牢房告訴我的。我已經在這裡待了好幾個禮拜——我之所以知道,單純是數自己吃了幾餐,計算出來的。   一天、兩天。   四天、一個禮拜。   兩個禮拜。   三個。   之後,我就沒再數下去了。反正不管過了多久,都是無止盡的空虛,外頭的光線,以各種不同角度,照進我的牢房,我窩在冰冷、潮濕的石頭地上,不停發抖,伴隨著我的理智碎片,和腦子裡喃喃低語的混亂思緒。   然而明天,我的死期就要到了。為了讓所有人都能看見,他們要在中央市集廣場把我燒死。裁判官跟我說,外面已經有群眾開始集結了。   我坐得挺直,就像我一直以來被教導的那樣。我的肩膀沒有碰到牆壁。許久之後,我才發現自己正在前後搖擺,也許是想保持清醒,也或許只是想保持溫暖。我哼著一首古老的搖籃曲,那是小時候,我母親經常唱給我聽的歌。我儘量模仿她優雅甜美的嗓音,但是出來的聲音卻是沙啞粗嗄,一點都不像記憶中的感覺。於是我不再試了。   地牢十分潮濕。門上方不斷有水流下,將石牆鑿出一道水痕,填滿了青黑色的污垢。我的頭髮早已糾結成塊,指甲裡滿是血漬和髒污。我好想把它們刷乾淨。在生命的最後一天,我卻只想著自己身上到底有多髒,這樣會很奇怪嗎?如果我妹妹也在這裡,她會喃喃說些安慰的話,然後把我的雙手浸在溫水裡。   我忍不住一直想著,她現在怎麼樣了。她都沒來看我。   我將臉埋進雙手,我怎麼會落到這種下場?     不過我當然知道為什麼,因為我殺了人。   ★★★   事情發生在幾週之前,在我父親的大宅裡,那是一個暴風雨的夜晚,窗外的雷電和雨聲,讓我根本無法入睡。不過即便是暴風雨,仍然無法掩蓋從樓下傳來的談話聲。我父親和他的客人正在談論跟我有關的事,這是一定的,我父親總是在深夜討論我的事。   我們住在達利亞東區,我總是家族之間的話題人物。亞德麗娜.阿蒙德魯?他們總是這麼說。就是十年前那場血熱疾的倖存者之一,可憐的孩子,將來她父親很難把她嫁出去了。   他們說這些話的意思,並不是說我不夠漂亮,不過說實話,我不是那種優雅型的。我的褓姆曾跟我說,我母親生前,只要是見過她的男人,都很好奇等著看她兩個女兒長大成人的模樣。我妹妹薇諾麗塔,才不過十四歲,就已經看得出來是個完美的化身。薇諾麗塔跟我不一樣,她繼承了我母親開朗的性格和無邪的魅力。她會歡笑親吻我的臉頰,不停轉圈圈,腦子裡充滿美好的夢想。在我們還很小的時候,一起坐在花園裡,她會將長春花別在我的頭髮上。我會唱歌給她聽,她會發明一些遊戲。   我們曾經很愛對方。   我父親會送珠寶給薇諾麗塔,他會把幫她戴上項鍊,看著她開心拍著手。他還會買給她精緻的洋裝,全是遠從世界盡頭運來的舶來品。他會說故事給她聽,還會親吻她道晚安。他總是會提醒她,說她有多漂亮,將來一定可以嫁入豪門,提昇我們家族的地位,而且只要她想要,一定能吸引到很多國王和王子。薇諾麗塔早就擁有許多積極的追求者,排隊等著套牢她,但我父親總是跟他們每個人說,請耐心等候,在她滿十七歲之前,他是絕不對把她嫁出去的。大家都認為他真是個慈愛的父親。   事實上,薇諾麗塔並沒有躲過我父親所有的殘酷行徑。   他會故意買給她太緊的洋裝,讓她穿得很痛苦。他喜歡看她穿著硬梆梆的珠寶鞋子,導致她的腳都被磨到流血,但他還是鼓勵她繼續穿著。   然而,他還是愛她的,以他自己獨特的方式。你知道那是不一樣的,因為她是他的投資。   至於我,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我不像妹妹,有著閃亮的黑髮,襯托著她深色的眸子和豐潤的橄欖色肌膚,我是個瑕疵品。我所謂的瑕疵是指這件事:我四歲的時候,當時正是血熱疾的傳染高峰,肯尼卓家家戶戶都陷入恐慌,每個人都躲在自己家裡。不過根本沒用。我母親、妹妹和我,全都染病了。通常只要誰一染病,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得出來——我們的皮膚會出現奇怪的斑點,我們的髮色和睫毛會迅速變色,兩眼會流下夾雜血色的粉紅色淚水。我仍然記得當年家裡瀰漫著疾病的味道,還有我唇上燒灼的白蘭地。我的左眼因為腫脹過度,醫生不得不把它摘除。他當時使用一把燒紅的刀子,和一對灼熱的火鉗,完成了這個工作。   所以,沒錯。你可以說我是個瑕疵品。   我的印記證明了,我是個梅菲托。   我妹妹毫髮無傷地痊癒了,我卻留下了左眼的疤痕。我妹妹的黑髮依舊閃亮,我的髮色和睫毛卻逐漸變成了詭異、不可思議的銀色,在陽光下看來近乎雪白,宛如冬天的月亮,而到了黑暗的地方,則變成了深灰色,彷彿金屬紡成的閃亮絲綢。   不過至少我比母親好多了。就跟每一個染病的成人一樣,我母親死了。記得當時我夜夜在她空蕩蕩的房間裡哭泣,希望被血熱疾帶走的是我父親。   我父親和神秘賓客還在樓下談話。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下床躡手躡腳朝房門走去,將房門打開一小縫。昏暗的燭光照亮外頭走廊。我看到父親在樓下,對面坐著一位高大、肩膀寬闊的男人,兩邊鬢角灰白,頭髮紮在頸後,梳成一條傳統的短馬尾,他的天鵝絨外套在燈光的照耀下,閃著黑色和橘色的光芒。我父親外套的材質也是天鵝絨,但已經磨損到變了很薄。在血熱疾重創我們國家之前,他的服裝就像這位賓客一樣豪華。但是現在呢?當你有個梅菲托女兒,玷污了家族名聲之後,實在很難維繫商界關係。   兩個男人正在喝著紅酒。我心想父親今晚一定是在談生意,否則不會打開我們最後一桶好酒。   我把房門再打開一點,偷偷摸摸踏進走廊,然後坐在階梯上,膝蓋頂到下巴。這是我最喜歡的位置,有時候我會假裝自己是女王,站在皇宮的露台上,睥睨我的臣民們。現在,我就像以往那樣,蹲坐在這裡,仔細聽著樓下傳來的對話。一如往常,我再三確認我的頭髮有蓋住自己的疤痕。我的手不自在地放在階梯上。父親折斷了我第四根指頭,從此之後就再也無法伸直了。直到現在,我還是無法好好握住欄杆。   「我不是要故意要羞辱你,阿蒙德魯先生,」男人對我父親說道。「你曾經是個好名聲的商人,但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不希望被看到跟梅菲托家族做生意——你知道的,很不吉利。你實在沒什麼籌碼。」   父親臉上保持著笑容,那是一種做生意不得不擠出來的笑。「城裡還是有人願意貸款給我。只要一恢復航運,我就能還你錢了。今年,坦模倫的絲綢和香料十分搶手——」   男人看起來並不感興趣。「國王蠢得跟狗沒兩樣,」他回應道。「更何況狗實在不適合治理國家。我看要恢復航運,還要再等個好幾年,再加上新的稅法,你的債務只會更多。到時你要拿什麼還我錢呢?」   父親往後一靠,啜了口紅酒,嘆氣道。「一定有什麼東西,我可以提供給你的。」   男人端詳著自己的紅酒,若有所思,他嚴苛的臉部線條,讓我不寒而慄。「跟我談談亞德麗娜吧,你收到了多少求婚請求了?」   父親的臉突然刷紅,彷彿紅酒的作用,讓他的臉還不夠紅似的。「亞德麗娜的求婚者,還沒那麼快會行動。」   男人微笑。「這麼說來,沒有人跟你的小討厭求婚囉。」   父親雙唇緊抿。「沒有我希望的那麼多,」他承認道。   「其他人是怎麼說的?」   「其他追求者?」父親一手抹著臉,承認我的瑕疵讓他很丟臉。「他們說的話都一樣,還不是都回到她的……印記。要我怎麼說呢?先生。沒人想要梅菲托懷著自己的孩子。」   男人一邊聽,一邊發出同情的聲音。   「你有聽說艾斯坦西亞最新的消息嗎?有兩個貴族從歌劇院走回家時,被燒成了焦屍。」父親突然改變策略,希望現在這個陌生人會可憐他。「牆上有焦黑的痕跡,他們的屍體全被徹底燒成灰了。大家都很害怕梅菲托,先生。就算你不喜歡跟我做生意,還是請你幫幫我,我走投無路了。」   我知道父親在說什麼。他指的是一些非常特別的梅菲托——有極少數感染血熱疾的小孩,他們的疤痕比我的更黑暗,還擁有非常可怕、根本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能力。所有人都在暗地裡談論這些梅菲托。大部分人都很怕他們,說他們是惡魔。不過我心底其實很敬畏他們。大家都說他們能憑空變出火焰,還可以召喚風、控制野獸,甚至突然消失,還能在轉眼間殺人於無形。   黑市裡有販售雕著他們名字的木刻版畫,雕工十分精細,那是一種禁忌的收藏品,據說它們可以當作護身符——或者說,至少它們不會傷害你。無論大家的想法是什麼,每個人都曉得他們的名字。死神、馬吉安諾、風行者和鍊金術師。   異能者。   男人搖了搖頭。「我聽說儘管追求者不願接受亞德麗娜,但還是被她的美麗所吸引,渴望得到她。」他頓了一下。「說實話,就算她的印記是……不吉的,但漂亮的女孩就是漂亮的女孩。」他的眸子閃著怪異的光芒,讓我的胃開始翻攪,我將下巴再用力埋進膝蓋裡,彷彿這樣就能保護自己。   我父親的表情很迷惑,他坐直身體,將紅酒杯舉向那男人。「你是要我把亞德麗娜許配給你?」   男人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棕色布包,往桌上一丟,布包重重落下。作為商人的女兒,我對錢幣並不陌生——從聲音和硬幣的大小看來,那個布包裡應該裝滿了金幣。我忍住沒有倒抽一口氣。   就在父親瞠目結舌看著袋子裡的內容物時,男人往後一靠,若有所思地輕啜他的紅酒。「我知道你的房產稅還沒付給王室,我還知道你新添了一些債務,這些我都會幫你處理,交換條件就是你女兒,亞德麗娜。」   我父親眉頭皺起。「可是你已經有妻子了。」   「是啊,沒錯。」男人頓了一下,接著補充道,「我並沒有說要娶她,我只是要求你把她交給我。」   我的臉瞬間刷白。「你……你是想要她當你的情婦?」父親問道。   男人聳了聳肩。「沒有一個心智正常的貴族,會娶這種有印記的女孩當妻子的——她不可能跟我一起出席公開場合。我還要顧及我的名聲,阿蒙德魯先生。但我認為我們可以取得共識,反正她會有個家,而你也會得到你想要的金幣。」他舉起一隻手。「只有一個條件。我現在就要帶走她,而不是一年後。我可沒有耐心等她到十七歲。」   我的耳朵充滿了奇怪的嗡嗡聲。不論男生女生,一定要到十七歲才能婚配。這個男人竟要求我父親做出違法的事。   公然藐視眾神。   父親一邊眉毛挑起,但沒有反駁。「情婦,」他終於說道。「先生,你應該知道,這樣做會對我的名聲,帶來多大的傷害吧,我還不如把她賣到窯子裡。」   「那你現在的名聲又如何呢?她又對你事業上的聲譽,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呢?」他身體往前傾。   「相信你不是暗指我家是窯子吧。不過,至少你的亞德麗娜會專屬一個貴族之家。」   看著父親啜飲紅酒,我的手也開始發抖。「情婦,」他重複道。   「你必須儘快作出決定,阿蒙德魯先生。這件事我不會提第二次。」   「讓我想一下,」我父親焦慮地安撫他。   我不知道這個沉默延續了多久,不過當他終於開口時,我馬上跳了起來。「亞德麗娜一定很適合你。你眼光很好,她是個可愛的女孩,儘管她有印記……也很有個性。」   男人轉了轉杯中的紅酒。「我會馴服她的,那就這麼說定了嗎?」   我閉上眼睛,世界淹沒在黑暗之中——我想像那男人的臉貼在我臉上,他的手放在我的腰上,還有他那噁心的笑容。我連個妻子都算不上,只不過是個情婦。想到這裡,我嚇得從樓梯上站起來,在一片渾噩之中,我看著父親跟那個男人握手,並舉杯慶祝。「就這麼說定,」他跟那男人說道,看起來真是如釋重負。「明天,她就是你的了……不過請保密。我可不想因為太早把她許配出去,惹得裁判官上門來罰我錢。」   「她是個梅菲托,」男人回道。「誰會在乎啊。」他將手套拉緊,優雅地從座位上起身。我父親朝他低頭致意。「明天一早,我會用馬車送她過去。」   趁著父親送他到門口,我趕緊溜回自己房間,站在黑暗中,不停地發抖。為什麼父親的話,還能如此刺傷我的心?我早該習慣了啊。想想他曾經跟我說過什麼?我可憐的亞德麗娜,他說道,大拇指輕撫過我的臉頰。看看妳,真是可惜啊,誰會要個梅菲托呢?   沒關係,我努力告訴自己。至少這樣妳就能遠離妳父親了,其實也沒那麼糟啊。但就算我這麼想,胸口還是有如千斤重。因為我知道事實,根本沒人會要梅菲托。因為他們是不祥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讓人懼怕。等那個男人玩膩了,一定會把我丟到一邊。   我環顧自己的房間,最後將視線停留在窗戶上,心頭震了一下。雨水在玻璃上沖刷出憤怒的線條,但我依然能透過窗子,看到達利亞深藍色的城鎮景觀,成排的圓頂石磚塔和鵝卵石巷道,還有大理石神殿和碼頭,城市的邊緣,緩緩順坡沒入海面,在清澈的夜裡,點著金黃色燈籠的貢多拉,在水面上滑行,肯尼卓南方邊界的瀑布,發出了轟隆隆的水聲。今晚的海洋,不斷拍打著城市的地平線,劇烈翻騰的海水,激起了白色泡沫,淹沒了運河。   我看著雨水波灑在窗戶上,許久不曾移開目光。   今晚,就是今晚。   我衝到床邊,彎下身來拉出一個布袋,那是我用床單作成的。裡面裝了上好的銀器、刀叉、燭台和版畫,任何可以用來換食宿的物品。這是我另一個惹人憐愛的特質,我會偷東西。這幾個月來,我已經偷遍了這個家,並把贓物藏在我的床底下預作準備,等到哪一天,我再也受不了跟我父親住在一起時,就可以派上用場。雖然不是很多,但我算過,如果可以找到好買家,也許能換到好幾枚金幣,至少夠我生活好幾個月。   緊接著,我再衝到衣櫥前,抓出了一把絲綢,然後開始翻箱倒櫃,搜刮所有珠寶,包括我的銀鐲子,還有我母親留下的珍珠項鍊,因為我妹妹不想要,所以變成我的,最後是一對藍寶石耳環。我拿了兩條長絲巾充當坦模倫頭巾,我在逃跑時,必須遮住自己這一頭銀髮。我全神貫注處理這一切,小心翼翼將珠寶和衣服放進布袋,藏在我的床後面,最後,再套上我的軟皮革馬靴。   然後靜靜等待。   一個小時過後,我父親終於回房休息,整間屋子陷入一片寂靜,我馬上抓起布袋,衝到窗前,一手壓在窗上,輕輕將左邊窗子推開。風雨稍微停歇,不過雨勢還是有辦法蓋住我的腳步聲。我回頭看房門最後一眼,彷彿期待父親走進來。妳要去哪裡?亞德麗娜?然後他會這樣說。沒有地方容得下像妳這種女孩。

作者資料

陸希未(Marie Lu)

暢銷小說《傳奇》系列的作者。 畢業於南加州大學,一腳踏進遊戲產業,進入迪士尼互動遊戲工作室擔任Flash設計師。目前是全職作家,閒暇之餘除了閱讀、作畫和玩《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之外,還包括塞在車陣裡。她跟一個丈夫、一隻吉娃娃米克思和兩隻柯基犬,住在加州洛杉磯(看到上面的關鍵字了吧:塞車)。 歡迎造訪希未的網站: http://www.marielu.org

基本資料

作者:陸希未(Marie Lu) 譯者:JC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6-08-23 ISBN:9789571065793 城邦書號:SPB7H00003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