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as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傳奇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傳奇

  • 作者:陸希未(Marie Lu)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4-06-19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內容簡介

◆2012 YALSA Teen's Top Ten Book ◆2012最佳YA輕小說(反烏托邦類)TOP5 ◆《傳奇》是浪漫的驚悚小說,故事背景設定在後天啟的世界,世上一切都變了樣。一讀就欲罷不能,讀完更是難忘的一部作品。 ◆卡蜜.嘉西亞(Kami Garcia),《紐約時報》暢銷小說《美麗魔物》(Beautiful Creatures)與《美麗闇影》(Beautiful Darkness)合著作者。 ◆《傳奇》是引人入勝的驚悚小說,故事背景設定在未來反烏托邦的洛杉磯。這個故事不是針對當今罪惡而提出的未來教條式戒鑑,而是電影般的冒險小說,故事主角可愛討喜而且引人注目。 --《科克斯書評雜誌》(Kirkus Reviews)重點書評。 ◆改編電影由《體溫》導演籌劃中! 【內容簡介】 「共和國」過去稱為美國西岸地區,現在則是不斷與鄰國「殖民地」交戰的國家。 十五歲的瓊出身共和國富人區的精英家庭,她是軍事天才,順從命令,性格熱情,忠於國家,即將在共和國上流階層佔有一席之地。 十五歲的戴依出身於共和國大湖區貧民窟,他是共和國頭號通緝要犯,不過他的目的或許不像表面那麼邪惡。 瓊和戴依來自截然不同的世界,兩人原本完全沒道理有所交集,直到瓊的哥哥梅帝亞斯被謀殺的那一天,戴依成為頭號嫌疑犯。現在,戴依陷於貓捉老鼠的終極遊戲裡,他為了家人的生存奔走,而瓊想替梅帝亞斯的死復仇。 不過,在一次令人震驚的轉折事件裡,他們揭發了讓他們相遇的真相,以及共和國為了隱藏秘密而無所不用其極的邪惡手段。 全書充滿一連串動作、懸疑、浪漫情節,陸希未的處女作令人愉悅,必定能讓讀者同時覺得感動萬分和興奮刺激。 【名家推薦】 “…a well-written, emotionally satisfying read...” – VOYA October 「讀來酣暢淋漓的優秀作品…」「年輕讀者之聲」(VOYA)書評網站 “…cinematic adventure featuring endearing, compelling heroes.” – Kirkus, 5/15 「宛若電影的冒險,令人讚賞的主角魅力十足。」《科克斯書評》 “…the delicious details keep pages turning…” – Booklist 10/1 「精彩情節讓人忍不住一頁接著一頁翻閱。」美國圖書館協會Booklist書評 “…many dystopian books are filling the shelves, but this book stands out.” – LMC Jan/Feb 「書架上放著許多反烏托邦小說,不過只有這本脫穎而出。」《圖書館傳媒》 “Lu’s debut is a stunner.” – PW 10/10 「陸希未的處女作是絕妙佳作。」《出版人週刊》

內文試閱


第一部 走在光裡的男孩


  我媽媽以為我死了。
  顯然,我並沒死,但是她繼續這麼想會比較安全。
  每個月我至少有兩次見到洛杉磯市中心各處的超大螢幕播放懸賞我的公告,這些公告看起來真是格格不入,因為螢幕上面大多數的照片都是快樂的人事物:站在燦爛藍空下笑容滿面的孩子、金門大橋遺跡擺好姿勢準備拍照的遊客、共和國螢光色系的商業廣告。螢幕上面也會播放反殖民地的宣傳,宣傳文字寫著:「殖民地覬覦我們的國土」,「殖民地覬覦他們缺乏的東西,別讓他們征服你的家園!支持這項行動!」
  此外,我的懸賞公告閃爍著七彩繽紛的榮耀,照亮了超大螢幕:
  
  共和國通緝要犯
  犯人編號:462178-3233
  姓名:戴依(Day)
  懸賞理由:襲擊、縱火、竊盜、破壞軍方財物、妨礙戰爭

  若提供之資訊讓警方順利逮捕戴依歸案,獎賞諾特幣二十萬元。
  
  懸賞公告總是使用不同的照片,一次是濃密鋼絲頭捲髮的眼鏡男孩,另一次是禿頭的黑眼珠男孩。照片裡有時是黑人,有時是白人,有時是橄欖色、褐色、黃色、紅色肌膚,或是任何他們想得出來的膚色。
  換句話說,共和國根本不知道我的長相,似乎對我瞭解不多,只知道我很年輕。當他們在指紋資料庫比對我的指紋,卻找不到相符的資料,這就是他們痛恨我的原因,這也是為何我並非共和國最危險的罪犯,但是他們最想將我緝捕歸案,因為我讓他們看起來很遜。
  夕陽剛西沉,但是外頭已是一片漆黑,街上的水坑清楚倒映著超大螢幕的畫面。我坐在三層樓高的毀壞窗臺上,隱身在鏽蝕的鋼樑後方,避人耳目。這裡過去是公寓大廈,不過年久失修,早已荒廢;我待的這個房間,燈和玻璃碎片散落一地,牆壁的油漆逐漸剝落,房間一角的地上擱著一幅總統普利莫(Primo)的舊照片,照片正面朝上,我很好奇過去的住戶身份,畢竟誰也不敢將總統照片棄置於地,這種行為太瘋狂了。
  一如往常,我將頭髮塞進舊報童帽裡,然後專注凝視著對街一棟小平房,把玩掛在頸間的墜飾。
  泰絲(Tess)斜靠著房裡的另一扇窗戶,仔細打量著我。今晚我焦躁不安,一如既往,她總能察覺我的情緒。
  大湖區裡瘟疫肆虐,疫情慘重。透過街上超大螢幕的光芒,我和泰絲看見士兵從街尾開始挨家挨戶檢查,他們的黑色斗篷閃閃發亮,因為天氣炎熱,所以斗篷繫得不牢,每位士兵都戴著防毒面罩。有時,他們走出某戶人家時,在該戶人家前門畫上斗大的紅色X記號,畫上標記後,任何人都不能進出該棟房子,至少有人注意時不行。
  「還是沒看見他們?」泰絲低聲地說。陰影遮住她的表情。
  為了分散注意力,我正用老舊的PVC塑膠管組裝湊合著用的彈弓。「他們還沒吃晚餐,而且已經好幾個小時都沒坐下休息了。」我換了個姿勢,伸展疼痛的膝蓋。
  「或許他們不在家?」
  我惱怒看了泰絲一眼,她試著安撫我,但是我沒那個心情。「看看那些蠟燭,燭光還亮著,如果大家都不在家,媽媽絕對不會浪費蠟燭。」
  泰絲挪近了一些。「我們必須離開這個城市好幾週,對吧?」她試著維持冷靜的嗓音,但是她的聲音仍透出恐懼,「瘟疫很快就會消失,到時你可以再回來,我們的錢買兩張火車票還綽綽有餘。」
  我搖搖頭,「一週一晚,記得嗎?一週讓我探望他們一晚就好。」
  「是啊,你這週每晚都來這裡呢。」
  「我只是想確認他們平安無事。」
  「萬一你感染了呢?」
  「我願意賭賭運氣,妳不必跟我一起來,妳可以在艾爾塔區等我。」
  泰絲聳聳肩,「總得有人看著你。」泰絲比我小兩歲,雖然有時她說起話來就像我的監護人。
  士兵逐漸靠近我家人的房子,我和泰絲靜靜看著一切。每當他們停在一戶人家的門口,一位士兵會猛敲大門,旁邊的另一位士兵則拔出槍來,如果十秒內無人應門,敲門的那位士兵會立刻踹門而入,一旦士兵進屋,我就看不見他們的行動了,但是我對檢查程序一清二楚:一位士兵替每個家庭成員抽血,然後再將血液樣本插入手提式讀取機器,檢查是否感染瘟疫,整個過程約莫十分鐘。
  我數著士兵所在的房子與我家之間的房屋數目,我得再等上一小時,才會知道我家人的命運。
  街道的另一頭迴盪著尖叫聲,我瞥向聲音來處,迅速摸向插在腰帶皮鞘裡的刀子,泰絲倒吸了一口氣。
  那是瘟疫患者,她一定病了好幾個月,因為她的皮膚都潰爛流血了。我暗自心想,前幾次的檢查裡,士兵怎麼會漏了她?她腳步蹣跚,茫然失措,接著衝向前方,卻跌了一跤,膝蓋著地。我調轉視線,看著士兵,他們看見那女病患了,剛剛拔出槍的那位士兵靠近她,其他十一位士兵留在原地冷眼旁觀,一位瘟疫患者還構不成威脅。那位持槍的士兵舉起槍瞄準那女人,子彈連發的火花吞噬了那位受到感染的女人。
  她倒了下來,接著靜止不動。該士兵返回他的夥伴身邊。
  我希望我們能弄到那些士兵的其中一把槍,那樣一把好看的武器市價不高,只需諾特幣四百八十元,比暖爐還便宜。就跟所有的槍一樣,這種槍同樣裝有磁鐵和電流導引的瞄準儀,能夠準確射中三個街區外的目標。爸爸說過,這是偷學殖民地的技術,當然共和國絕對不會承認這一點。若我和泰絲想買這種槍,我們的錢買上五把也沒問題……過去數年來,我們學會將偷來的額外錢財存下來,並且藏起來以備緊急之用。但是,購買槍械的真正問題不是價錢,而是這樣容易追查出使用者。每一把槍都有感應器,它會回報使用者的手型、拇指指紋、所在地點。如果這還不會洩漏我的行蹤,大概也沒有其它東西會洩漏了。所以,我只好使用自製武器、PVC塑膠管彈弓、其他小用具。
  「他們發現了另一個患者。」泰絲說,為了看得更清楚,她瞇起眼。
  我向下望,看見士兵從另一棟房子魚貫而出,其中一位士兵手裡搖著一罐噴漆,然後在門上噴了一個斗大的紅色X記號。我認得那棟房子,以前住在裡頭的家庭有個跟我年紀相仿的小女孩,小時候,我和我的兄弟一起跟那女孩玩著一二三木頭人,並且用鐵火鉗和揉成一團的紙球來打街頭曲棍球。
  泰絲朝我腳邊的布包努了努下巴,試圖分散我的注意力,「你帶了什麼送他們?」
  我露出微笑,然後往下伸手解開布包,「這星期我們存下的一些東西。一旦通過檢查,他們就可以用這些東西好好慶祝一下。」我伸手掏探布包裡的一小堆好東西,然後拿起一副老舊的護目鏡再度檢查,確認玻璃並無裂痕,「這是提早送給約翰的生日禮物。」約翰是我哥,他這星期就要滿十九歲了,在附近的發電廠當摩擦焊接爐的輪班工人,每天工作十四小時,焊接的煙霧讓他回家老是揉眼睛。這副護目鏡是我從軍隊補給品碰巧偷到的好東西。

  我放下護目鏡,然後胡亂翻著其他東西,布包裡大多是我從飛船的自助餐廳偷來的碎肉馬鈴薯罐頭,還有一雙鞋底完好的舊鞋。我渴望能跟家人同處一室,親手把東西送給他們,但是約翰是家裡唯一知道我還活著的人,而他答應我,不會將這個秘密告訴媽媽或艾登。
  再過兩個月,艾登就要滿十歲了,這表示再過兩個月,他就要參加淘汰考試。十歲時,我考砸了淘汰考試,而這就是我擔心艾登的原因:雖然他無疑是我們三兄弟裡最聰明的一個,但是他的想法與我相近。寫完淘汰考試的試題時,我對自己的答案很有把握,所以甚至沒特地看試卷的批改,但是接下來監考人員帶我和一群孩子走到試場的角落,他們在我的試卷上蓋上某種章,然後把我塞進開往市中心的火車。除了項鍊墜飾之外,他們不允許我攜帶任何東西,我甚至不能向家人道別。
  參加淘汰考試後,可能的下場有數種。
  你考了滿分一千五百分,誰也沒拿過滿分……嗯,幾年前有個孩子考了滿分,軍方還大肆宣揚了一番。誰知道考到滿分的人會有什麼遭遇?或許獲得一大筆錢和權力吧?
  如果你的分數落在一千四百五十分至一千四百九十九分,恭喜你,因為你即刻獲得六年的中學就讀資格,畢業後可直接就讀共和國的頂尖大學,包括德雷克大學、史丹福大學、布瑞南大學;大學畢業後,國會將以優渥的薪水聘僱你,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人生,至少共和國政府的說法是這樣。
  如果你的考試成績不錯,分數落在一千兩百五十分至一千四百四十九分,你可以繼續就讀中學,然後分發到大學唸書,這種結果還算不錯。
  如果你的分數落在一千分至一千兩百四十九分,那麼你勉強通過考試,不過共和國禁止你就讀中學。你將淪為窮人階級,就像我家一樣;你可能在操作水輪機的時候溺死,或是在發電廠被蒸熟。
  你沒通過考試。
  沒通過考試的學生幾乎都是貧民區的孩子。如果你不幸沒通過考試,共和國政府將派官員到你家,這些官員將要求你的父母簽下契約,未來你的監護權將全權交給政府。這些官員說,你已經被送到共和國的勞動營,你的家人再也見不到你。你的父母必須點頭同意,有些父母甚至會慶祝一番,因為共和國將發放慰問金諾特幣一千元。拿到慰問金,並且少養一個孩子?多麼體貼的政府啊。
  但是,這一切只是謊言。基因不良的次等孩子對國家無益。如果你夠幸運,國會將你直接處死,你不必到實驗室接受基因缺陷的檢查。
  還有五戶人家才輪到我家人接受檢查。泰絲看見我眼中的憂慮,然後將手放在我額頭上,「頭痛得很厲害嗎?」
  「不,我沒事。」我凝視著我家敞開的窗戶,然後先瞥見一張熟悉的臉龐。艾登經過窗戶旁邊,探出窗外看著接近的士兵,並且拿了一個手工製造的金屬玩意兒瞄準他們,接著突然縮頭回室內,一溜煙消失不見。在閃爍不定的燭光下,艾登的捲髮閃著白金色光澤。我很瞭解他,他大概自己做了個小玩意兒,用來測量自己和別人的距離等。
  「他看起來更瘦了。」我喃喃道。
  「他還活著,而且能四處走動。」泰絲回應我的話,「我會說,他戰勝了病魔。」
  數分鐘後,我們看到約翰和我媽媽在窗邊走動,他們專注說著話。約翰與我長得極像,不過因為他長時間在工廠工作,所以他的身材變得較結實,而他的髮型就跟這個區域大多數居民一樣:髮長過肩,目前綁成簡單的馬尾;紅色泥土弄髒了他的背心。我看得出來,媽媽為了某件事而責備他,或許是為了約翰讓艾登探出窗外的事,當她久咳的症狀再度發作,她拍開約翰的手。我舒了一口氣,幸好,他們三個至少都還能行走,即使其中一人受感染,那也只是初期,還有痊癒的機會。
  我不停想像,如果士兵在我家大門噴上X記號,究竟會發生何事?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士兵離開後,我的家人將在客廳呆站良久,然後媽媽將戴上一貫堅強的面具,徹夜未眠,靜靜擦去眼淚。到了白天,他們將收到一點點的食物和飲水,只能等著痊癒,或是死亡。
  我的思緒飄至我和泰絲藏起來的錢,總共有諾特幣兩千五百元,足以生活幾個月……但是不夠替我家人購買瘟疫藥。
  時間慢吞吞前進。我將彈弓收起來,然後跟泰絲玩了幾次剪刀石頭布(我不知道原因,不過她相當擅長這個遊戲)我又瞄了我家的窗戶數次,但是沒瞧見半個人影,他們一定是聚在門邊,只要一聽見士兵敲門,就立刻開門。
  他們接受檢查的時間終於到了。坐在窗臺上的我盡可能傾身向前看,泰絲得緊緊抓住我的手臂,確保我不會摔下去。士兵用力敲著門,媽媽立刻開門讓士兵進屋,然後關上門。我竭盡所能,想聽見我家傳來的交談聲、腳步聲、或是任何聲響。檢查越早結束,我就能越早將禮物偷偷拿給約翰。
  靜默持續延長。泰絲悄聲說:「沒消息就是好消息,對吧?」
  「真好笑啊。」
  我默默算著秒數,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四分鐘過去了,最後,十分鐘過去了。
  十五分鐘過去了,二十分鐘過去了。
  我看著泰絲,她只是聳聳肩,「或許讀取機器壞了。」她猜測道。
  三十分鐘過去了。我不敢稍有懈怠,怕自己一眨眼,就會錯過瞬間發生的事情。我的手指有節奏地敲著刀柄。
  四十分鐘過去了,五十分鐘過去了,一小時過去了。
  「事情不對勁。」我輕聲說。
  泰絲噘著嘴。「你又不知道情況。」
  「不,我知道,有什麼事可能需要這麼長的時間?」
  泰絲張嘴欲言,不過她還沒能開口,面無表情的士兵就呈一列縱隊離開我家。終於,最後一位士兵關上後方的門,然後拿出塞在腰間的東西。突然間,我覺得頭暈,非常清楚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
  那位士兵抬高手,先噴了一條長長的紅色斜線,然後又噴了一條,形成X記號。
  我無聲詛咒,準備轉身離開。但是,這時士兵做了出人意表的一件事,我先前從未看過的一件事。
  他在我家的大門上噴了第三條線,一條垂直的線,將X記號一分為二。

作者資料

陸希未(Marie Lu)

暢銷小說《傳奇》系列的作者。 畢業於南加州大學,一腳踏進遊戲產業,進入迪士尼互動遊戲工作室擔任Flash設計師。目前是全職作家,閒暇之餘除了閱讀、作畫和玩《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之外,還包括塞在車陣裡。她跟一個丈夫、一隻吉娃娃米克思和兩隻柯基犬,住在加州洛杉磯(看到上面的關鍵字了吧:塞車)。 歡迎造訪希未的網站: http://www.marielu.org

基本資料

作者:陸希未(Marie Lu)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4-06-19 ISBN:9789571055831 城邦書號:SPB2503628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