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東京喰種(03):往日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HUNTERxHUNTER獵人》作者富樫義博讚賞推薦! ◆日本大師級恐怖小說家平山夢明(《DINER:噬食者》、《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讀之喝采! ◆全系列漫畫日本賣破1000萬冊! ◆中文版創下上市一週最快再版紀錄,發售一年來月月再版 ◆小說版是不容錯過的機密日常補完計畫 「喰種」魅力橫掃全台 這是發生在「20區鋼架掉落意外」之前的事—— 東京街頭,屢次發現混在人群當中,狩獵人類的「喰種」。 兩個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種族,豎起耳朵傾聽彼此的呼息。 [異族]、[孤讀]、[禍首]、[閒話]、[似色]+α,每個故事都有各自的糾葛和正義。 由連載開始前的篇章所交織出的小說版第3彈!

內文試閱

#001[異族]
  一   祈求能夠永遠在一起的未來之路,即是分離之路。   在這個世界,就連想要活下去的都是一種罪。   「喰種」儘管擁有遠遠超出人類的力量,依然只能過著避人耳目的生活。   無論是哪個「喰種」,多多少少都因為人類有過不好的回憶,霧嶋董香也是其中之一。   小時候,一個很照顧董香一家子的人偷偷向搜查官告密,害他們被驅逐「喰種」的喰種對策局〔CCG〕追殺,這件事情她直到現在都還記憶鮮明。因此,她選擇背離人群,和弟弟絢都相依為命。   「……弱成這個樣子還敢上門叫陣,這傢伙是笨蛋嗎?對吧,老姊?」   水泥地上,一個男人像是一具從大廈最頂樓跳下來自殺的屍體一樣趴在地上,全身不斷抽搐。絢都用冰冷的眼光蔑視著他。   「……可、可惡、明明還只是小鬼頭、這裡是”雙圓”的地盤,老子可是幹部……唔!怎麼可能、會被你們兩個小鬼幹掉……!」   還有力氣說話嗎?絢都看著眼前低聲嘶吼的男人,挑起單邊的眉毛。   「別管他了,絢都。」   董香懶懶地出聲制止。   「反正放著不管也會死,動拳腳反倒餓肚子。我們去喰場吧。」   「……」   接著,董香立刻邁出步伐,彷彿在催促似的。絢都雖然不太情願,但還是乖乖停手,跟上董香的腳步。   就在此時,倒臥在地的男人使盡最後的力氣站了起來。   「你們兩個……」   男子再度凝聚起赫子。   「臭小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個男人大概以為,可以趁他們放鬆警戒的時候報一箭之仇吧。   「……笨—蛋。」   但是,赫子同時從姊弟兩人的背後激射而出。一股源源不絕,沒有任何猶豫的Rc細胞。兩人鮮紅的眼睛捕捉到那個男人。   「噫……」   男人發出最後的呻吟後,化為蜂巢,生命也隨之飛散。   「喰種」的世界奉行弱肉強食的守則。只要力量夠強大,就可以不必遭受他人蹂躪而活下去,是相當簡單易懂的運作法則。跟那些被繁瑣無趣的規矩束縛,必須過著群體生活的人類不一樣。   儘管認為只要夠強就沒問題,心裡還是有些疙瘩。   董香讓染成一片鮮紅的瞳色恢復原狀,用她的雙眼仰望著附近的公寓。房間透出微微的光亮,裡頭傳來歡樂的笑語聲。這些人類不過是「喰種」的餌食,卻悠悠哉哉地生活著,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這種神經大條的地方讓她生厭,但同時又令她回想起往日光景。   那是董香、絢都,還有父親新,三人模仿人類言行舉止生活的時光。當時,他們也像公寓那道光亮中的人類一樣一家團聚,擁有相同的安穩——   董香甩了甩頭,彷彿想藉此消去腦中的回憶。「喰種」和「人類」不一樣,不可能有任何重疊之處。董香這麼告訴自己,然後別開目光,不再去看那道光亮。   二   「『喰種支配了東京!?』啊……」   這是公寓的某個房間,隨意被扔在地上的週刊封面上的文字躍入眼簾。大概是絢都偷來的雜誌吧。董香將雜誌擺放到桌上,嘆了一口氣。   時間已經過了正午。絢都還在睡覺嗎?遲遲沒有從房間裡出來。董香煩惱了一會兒,決定到絢都的房前喊喊看。   「絢都,我要去芳村老爺子那裡,你呢?」   裡頭沒有任何回應。他睡著了嗎?還是沒聽見呢?   「絢都……」   「煩死了,我才不去。」   正當董香打算再次確認的時候,一個煩躁的聲音回應了她。絢都粗暴地打開房門,一副剛睡醒的樣子。他用手扒了扒頭髮,無視眼前的董香,逕自往客廳走去。   「……你這是什麼態度。」   儘管董香用責怪的語氣,絢都還是不改本色,「啊?」了一聲便瞪著董香。不過他很快就移開視線,一屁股往沙發上坐下。董香拿起剛才整理好的雜誌,翻開內頁。   「妳要去就自己去。」   以前不管董香去哪裡,絢都總是會跟在她身邊,但他現在老是隨心所欲行動。對董香頂嘴的次數也增加了。每次遇上這種狀況,都讓董香深覺自己實在不明白絢都在想什麼。   當她到達表面上是咖啡店,私底下是掌管20區「喰種」的「安定區」時,也許是已經過了午餐時間,店裡冷冷清清。雖然有幾個人在喝咖啡,但全都是「喰種」。   「……歡迎光臨。」   在裡頭擦拭著杯子的店長芳村察覺到董香的到來,抬起頭來看她。他應該已經知道董香和絢都殺掉上門找麻煩的「喰種」了吧。芳村八成會像往常一樣對她說教。董香做好心理準備之後,往吧台坐下,開口要求:「給我一杯咖啡」。   芳村什麼也沒說,只是煮好一杯咖啡放到董香面前。原本以為芳村會警告自己,但他卻一言不發,這反倒讓董香覺得不舒服。如果芳村是有意為之,那就太惡劣了。董香假裝平靜,輕啜著咖啡。   「……四方已經把屍體處理好了,但要是繼續發生這種事,可能會被〔CCG〕盯上。」   芳村果然還是芳村,一口氣就直搗黃龍。「真囉唆。」董香手裡拿著咖啡,將頭別到另一邊去。   「他們有一種技術,可以從赫子的痕跡來鎖定「喰種」。要是做出引人耳目的行動,一定會被查到。這並不只是妳一個人的問題,絢都也一樣——……」   說到這裡,店門口的掛鈴響了起來。似乎有客人進來了,而且還是人類。   這裡禁止在人前談論會被發現是「喰種」的話題。芳村若無其事地回到手邊的工作,董香也閉上嘴。   接下來,人類客人一個又一個上門。絢都不想靠近「安定區」的原因,肯定就出在這個環境吧。「喰種」開的店卻接待「人類」客人。雖然只是短暫的時間,但「喰種」和「人類」確實在這裡共存。絢都似乎對這件事非常不爽。   「……絢都儘管還年輕,卻擁有強大的力量。我擔心那股力量會讓他走上錯誤的方向。」   芳村用人類聽不見的聲音低低說著。   「什麼叫作錯誤的方向?」   「一旦擁有力量,就會失去很多東西。」   芳村老是重複著曖昧的說詞。董香愈聽愈不耐煩,粗魯地將杯子往盤子上一擺。   「董香。」   董香就這麼頭也不回走出店門。臨去之際隱約聽見芳村的嘆息聲。   晴空萬里,街上行人來來往往,處處洋溢著愉快的氣氛。但是董香的心情卻很沉悶。   「……回去好了。」   董香這麼喃喃告訴自己,但邁步前進之後,還是數度停下腳步。她望向自己映照在沿路店家玻璃窗上的臉,總覺得表情看起來相當凝重。她不想帶著這張臉回家。   董香確認四下無人之後,踩著圍牆和低矮的屋簷,一路奔上附近公寓的頂樓。這個地方視野良好,比地面上還強烈許多的狂風,吹拂著董香的黑髮。   在心情恢復之前就先待在這裡吧。董香往頂樓的邊緣一坐,抱著膝蓋閉起眼睛。   「……?」   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哭聲飄進董香的耳朵裡。雖然她剛開始決定無視,可是聲音實在持續太久,她不禁豎起耳朵。聲音似乎來自這棟公寓的下方。董香探頭往下看,想找到哭聲的主人。   「小孩……」   有個五歲左右的少年坐在地上嗚嗚哭泣著。董香更加仔細聽,他嘴裡好像在唸著「媽媽」,也許是跟母親走散了。   「搞什麼,小孩的母親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董香搜尋少年周遭一帶,還是沒發現看似母親的人。兩旁經過的人儘管對少年的情形感到疑惑,依舊一聲不吭地從他面前走過。少年蜷起小小的身子,低聲哭叫著「媽媽、媽媽」。   不知道為什麼,在董香眼裡,少年的樣子和從前的絢都重疊在一起。   「……嘖!」   董香惱火地啐了一口,以盡量不引人注目的方式跳下公寓。跟人類這種生物扯上關係明明沒有什麼好處。她心裡一邊想著,從少年的背後出聲叫喚。   「……你是怎麼了?」   少年渾身一震,驚訝地抬起頭。眼淚似乎也暫時止住了。   「你母親呢?」   董香直接開口問他母親的所在之處。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   少年聽了董香的話,再度火力全開放聲大哭。   「喂……!」   這下子周圍的視線全都集中在董香身上。再這麼下去,自己可能會引起旁人的懷疑。   「笨、笨蛋!跟我過來!」   董香說完,拉著少年的手離開現場。   走著走著,少年似乎也冷靜下來了。董香將他帶到附近的公園,兩人各自挑了一個沒人的鞦韆坐上去。少年一看到鞦韆立刻什麼都忘了,開開心心地盪了起來。   「真是的,到底在搞什麼……」   乾脆把他丟在這裡,直接回去好了。這個想法閃過董香的腦海。   「大姐姐,謝謝妳。」   此時,少年突然開口向董香致謝。   「啥、啥啊……?」   少年一邊盪著鞦韆,一邊對吃驚的董香說道:「爸爸說過受到人家的幫助就要道謝。」   「我又沒有幫你什麼……」   雖然董香一副結結巴巴的樣子,但少年似乎覺得只要有道謝就滿足了,忘我地盪著他的鞦韆。   「你爸爸呢?」   剛才提到母親害他嚎啕大哭,這次董香決定試著跟他聊聊父親的事。「在工作!」少年精神飽滿地回答。原來如此,董香心想。但男孩說完,突然像顆洩了氣的皮球,無精打采地停下鞦韆。   「我要是不回托兒所,爸爸會很傷腦筋。」   「托兒所……?」   難不成這孩子是自己偷偷跑出來的。   「那就快點回去啊。」   「……」   少年維持沉默,撿起落在腳邊的小石子,往公園外扔去。好像在鬧什麼脾氣。   最快的解決方式應該是把他帶去派出所吧。但如果董香是個人類,依她的年齡,現在應該待在學校才對。要是把少年帶去派出所,說不定不只是少年,連董香都會被質問「怎麼沒去上學」之類的。她感到頭痛不已,早知道一開始就應該撒手不管。   「翔太!翔太!」   此時突然傳來喊叫聲。有位穿西裝的男性往他們這裡跑過來。   「爸爸!」   被稱為翔太的少年一口氣從鞦韆上跳下來,往對方那裡奔去。看來那位男性就是他的父親。父親握拳,對著跑向自己的兒子頭上就是一個爆栗。   「害我擔心死了!」   「嗚嗚—對不起!」   事情算是解決了吧。那自己也不必傷腦筋了。董香打算就這麼默默離開,不過那位父親反應更快,立刻發現董香。   「請問是妳在這裡陪著我兒子嗎?」   「沒、沒有啊……」   父親對支支吾吾的董香微笑說道:「這孩子自己從托兒所裡頭溜出來,我到處找個不停,謝謝妳。」他看起來和董香的爸爸是同個年代的人,讓她覺得有些懷念。   「……他好像在找母親的樣子。」   因此董香才親切地把這件事告訴他,但少年一聽,立刻神情大變。   「我才沒有!不要在那裡亂說話!笨蛋!」   少年剛才明明還在接受董香的照顧,現在卻嚷嚷著「那個大姐姐在說謊!」董香整個人呆若木雞。偏偏那位父親還回應「真的嗎?」彷彿同意似地輕撫兒子的背。這下子她成了壞人。   董香正想怒喝「別開玩笑了!」,父親只說聲「不好意思,謝謝妳」,口頭道謝完便抱起少年離開公園。   「……那是怎樣!」   一個人被留在原地的董香忿忿不平地低語。難得大發慈悲出手幫忙,對方卻是那種態度。那個少年一定是被父親和母親寵壞了。   早知道這樣就不該跟他們扯上關係。董香煩躁地踢著沙子,離開公園。

作者資料

十和田シン

新手作家。 「東京喰種」從連載開始我就非常喜歡,能夠參與將此作品改編為小說的工作,我感到無上光榮,謝謝各位。

石田スイ

2010年以東京喰種獲頒YOUNG JUMP漫畫新人獎-月例第113回「MANGA GRAND PRIX」的準優秀賞。

基本資料

作者:十和田シン石田スイ 譯者:賴思宇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5-12-17 ISBN:9789571062747 城邦書號:SPB7E00001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1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