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重啟人完結篇:反叛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黑暗心室》新書延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福斯二○○○(Fox2000)已搶下二部曲雙書電影版權! ◆電影由《阿凡達》、《遺落戰境》製作人等監製! ◆2013年美國書商協會(ABA)Kid’s Indie Next List最佳選書 ◆2014年美國青少年圖書館服務協會(YALSA)青少年必讀最佳選書 ◆2014年最受矚目拉丁美洲新人作家Top 10 我死了178分鐘,我還沒準備好要再死一次 大家都知道我死了多久。 他們以為這就代表了我。 他們以為可以控制我。 他們錯了。 五年來,芮恩一七八號是HARC機構裡最強大的重啟人。死亡帶走了她身為人類時擁有的情感,賦予她非凡的力量、速度和復原能力,讓她成為完美的戰士。五年來,她都服從德州共和國和HARC的命令,執行各種任務,毫不質疑。但在卡倫二十二號出現之後,芮恩的整個世界都改變了。為了拯救這個不聽命令的菜鳥,芮恩最終成為叛徒,甚至將一座HARC機構的重啟人全部釋放,一起逃向傳說中的「重啟人特區」。 現在,正當他們打算在重啟人特區展開平靜的新生活時,才發現這裡並不如他們想像中那樣與世無爭。特區首領米凱一六三號心中有個恐怖的計劃:消滅壓迫重啟人的人類,建立只有重啟人的世界。他耗費數年的時間建立軍隊,現在在芮恩一行人到來之後,他已經準備好要對人類城市發動攻擊了。 無法苟同的卡倫決定要反抗米凱、保護人類,但芮恩卻因為多年來承受了人類的壓迫,而無法完全否定米凱的動機。決定人類和重啟人命運的戰爭一觸即發,意見分歧的卡倫和芮恩會就此分道揚鑣嗎?

內文試閱

一/卡倫
芮恩沉默著。 她動也不動站在我身邊,眼睛直直盯著前方,她有時候會露出這樣的表情,看起來似乎很快樂,或是正打算要殺掉某個人。總之,我很喜歡那種表情。 我們附近其他的重啟人開始跳上跳下,歡呼大喊,不過芮恩只是凝望著。我循著她的目光看過去。 木牌一定是被搥打深入了橘黃色的土地裡,因為這裡的風非常強勁,卻吹不動它。這塊牌子至少放了好幾年,上面的內容都有點褪掉了。不過我還是可以看清楚每一個字: 重啟人特區 所有人類回頭 然而所謂的「重啟人特區」,看起來只不過是一塊平坦乾燥的土地,還有猛烈的強風。老實說,我覺得有點沮喪。我所認識的德州很茂密、很多山、很蒼翠。這片德州則是又平又橘。誰知道有這種橘黃色的土地? 「再往那個方向幾里應該就是了!」 我一聽到愛迪的聲音就轉過去。她撥開臉上的深色長髮,研究著叛軍之前給我們的地圖。她回頭看後方那兩艘墜毀的運輸船,然後轉身指向空蕩蕩的前方。在遠處,平坦的地形連接著一座小山丘,說不定那裡有我們還看不見的東西。希望如此,要不然這片重啟人特區看起來還滿可悲的。 芮恩伸出手,於是我和她十指交握。我跟她對上眼,露出笑容,她也嘗試笑著回應。每次她心不在焉時就會露出那種表情。一撮金髮從她的馬尾掉出,她直接往後撥,就跟平常一樣,彷彿不在乎頭髮落在哪個地方,或是看起來有多亂。 我們開始走,我們身邊的重啟人偶爾會偷瞄芮恩。他們全都放慢速度,稍微落後我們,讓她帶頭,不過我想她沒注意到。我確信芮恩對一七八這個號碼很自豪——這是在KDH病毒使她復活之前,她死掉的分鐘數——但是她似乎沒察覺到他人因而對她的差別待遇。或者她可能只是很習慣,已經不再覺得煩擾了。 如果換成是我,被大家那樣盯著看,一定會嚇壞的。 我們沉默地走了快半個鐘頭,後面的重啟人則是喋喋不休交談著,然而現在似乎不是說話的時機。我的胃裡糾結成一團,腦袋不斷想著萬一沒有那塊特區,我們該怎麼辦才好。我們剛才棄置的運輸船還剩多少燃料?芮恩駕駛的那艘已經墜毀成那樣,還能夠使用嗎?我們才從HARC逃出來幾個小時。要是他們已經在路上,前來找我們了呢? 接近山丘的時候,我握緊芮恩的手。這座小山不會太陡,我們很快就爬到了山頂。 我停下來,屏住了呼吸。 假如那就是重啟人特區,那麼他們的描述錯了。他們應該尖聲說:「哎呀,那不算是什麼特區啦。比較像是在一塊醜陋的橘黃色土地中間有一座大型複合式建築。」 他們在建築周圍建立了一道圍籬,就像HARC在德州市區邊界建立的圍牆。只不過這裡的牆是木頭,而且至少有十五尺高,擋住了我們的視線,看不見內部。兩端有比圍籬還高的瞭望塔,各有一個人站在頂部。瞭望塔是簡單的木造結構,似乎就只是用來監視而已。塔上的四道橫樑之間,有呈十字形交叉排列的長木板,而塔的其中一邊還有一道梯子。最上層則是一塊普通的厚木板跟屋頂,不過四面都是開放的。 在這片區域的後方有一座湖,以及大片大片的樹林,再往後又是更多平坦、橘黃的土地。我很難想像到底有多大。那裡就是重啟人的城市嗎?一定快要跟羅莎一樣大了。 芮恩倒抽了一口氣,握著我的那隻手立刻抽開。「他們有槍。」她指著前方說。「你看他們,全部都有槍。」她看著其他的重啟人。「摘下頭盔的人現在全部戴上,把手舉起來!」 我瞇起眼睛看著她指的方向,也倒抽了一口氣。在那片區域前方,有一支軍隊正在大門集結。數量大概有七十五或一百個人,而且從這樣的距離根本看不出他們是重啟人還是人類。 我拉好頭盔的繫帶,然後舉起手。「他們有可能是人類吧?」雖然我們有一百個近乎無敵的重啟人,不過如果那些都是武裝的人類,我們的麻煩就大了。重啟人只有頭部中槍才會死,但是我們之中有一些人沒頭盔可戴,而且幾乎都沒有武器。我吞了吞口水,再次看著他們。 「可能是。」她舉著雙手,瞇起眼睛。「距離太遠了,看不出來。」 我們才剛逃離HARC——人類發展與重整公司,他們會奴役重啟人,要我們幹骯髒的差事——如果就這樣被一群住在不毛之地的人類殺掉,我一定會很不爽的。要是他們殺了我,我就要(再一次)復活,去找那些告訴我們這個地方的人類算帳。 「如果他們是人類,那我們現在就選個州吧。」我試著保持冷靜地說。 芮恩的臉因為困惑而扭曲。「選個州?」 「是啊,妳知道的。以前這個國家裡的其他地方。我選擇加州。我想要看看大海。」 她眨了眨眼睛看著我,像是在說:「卡倫,我們現在的情況這麼緊張,你是認真的嗎?」不過她一邊的嘴角還是上揚了。「我選北卡羅萊納州。我們可以去除魔丘看看病毒起源的地方。」 「好極了,芮恩。我選擇大海,結果妳選了死亡之州。」 「北卡羅萊納州沒有沙灘嗎?不是在海邊嗎?」 我笑了。「好吧。那就去死亡之州囉。」 她對我露齒一笑,亮藍色的眼睛對我打量了一番。我知道她在看什麼。HARC對我們施打藥物,想讓我們變成更強、更聽話的重啟人,結果卻讓我們成為瘋狂嗜血的怪物,而我從中痊癒了。從她給我解藥到現在只過了幾個小時,她在看藥效有沒有作用,是不是得再次阻止我殺戮或者想吃人。 她在奧斯丁的時候就來不及這麼做。 我的目光立刻落在地面上。 其中一個男人離開團體,大步走過來,黑色頭髮在清晨的陽光下發出光澤。他的一隻手拿著槍,褲子的腰際還塞著另一把。 「重啟人。」芮恩小聲地說。 我的眼神從她身上移向那個人。這種距離她怎麼看得出來?我連他的眼睛都還看不到。 「是他走路的方式。」她看到我疑惑的表情後說。 我轉頭看那個男人。他走得很快,可是很穩,就像知道自己要去哪裡,但並不驚慌。我看不出來這跟「重啟人」有任何關係,但我又不是擁有五年經驗、可以獨自解決九個人的凶狠重啟人。所以我懂什麼呢? 那個男人愈來愈接近,我們身旁的重啟人也放慢速度,很多人望向了芮恩。我放下雙手,輕推她的背,而她看著我把頭斜向那個男人。 「什麼?」她迅速看了其他重啟人一眼,再回頭用有點惱怒的表情看著我。「我被選出來跟他談嗎,還是怎麼樣?」 我忍住不笑出來,不過失敗了。有時候芮恩就是無法察覺別人怎麼看待她、跟她互動、尊敬她。早在好幾里外,在我們見到任何人之前,大家就決定要讓她跟他談了。 「去吧。」我說,然後又輕推了她的背。 她嘆了口氣,像是在說:「你們這些人到底要我怎麼樣?」而我也忍住沒笑。 芮恩往前走,那個男人也停下來,稍微放低手中的槍。雖然他的年紀接近三十歲,可是眼神很冷靜也很穩定。他身上完全沒有瘋狂的感覺,跟我有一次在羅莎出任務時見到的成年重啟人不一樣,這表示他一定是在兒童或青少年時期就復活了。 成年人要是復活成為重啟人,會無法承受身體的轉變,不過要是在年紀較小的時期復活,就可以正常長大,不會發瘋。在這之前,我沒辦法證實這項理論,因為我從來沒碰過二十歲以上的重啟人。他們在達到那個年紀之前,都會「神祕」地從HARC機構消失。我懷疑HARC要不是殺了他們,要不就是用他們做實驗。芮恩跟我都是十七歲,所以如果我們不逃跑,就只剩不到三年的時間了。 「哈囉。」陌生人說。他的手臂交叉抱在胸前,頭歪向一邊,掃視了一下大家,然後將目光停留在芮恩身上。 「嗨。」芮恩回頭看了我一下,才轉過去面對那個男人。「呃……我是芮恩。一七八號。」 他的反應跟其他人一樣。眼睛張大。身體站得更直。就算在這裡,芮恩的號碼還是能讓她格外受到尊敬。我每次見到這種反應就不舒服。感覺好像她少了那組號碼就會變得不重要了。 芮恩舉起手腕,男人上前查看印在那裡的條碼。我用手指遮住自己的號碼二十二,內心希望可以刷掉我們兩個手上的數字。號碼比較高的重啟人,似乎速度比較快、比較強壯,也比較不會有情緒,不過我覺得那只是HARC哄騙我們的手段,而重啟人也都相信了。在死掉又復活為重啟人之前,我們全都是人類。我看不出死亡的分鐘數為何這麼重要。 「米凱。」男人說,「一六三號。」 一六三號聽起來似乎很高。芮恩是羅莎機構裡最高的號碼,但我不認為有其他的重啟人號碼能那麼接近她。有個叫雨果的傢伙最接近,而他好像是一五○號? 米凱舉起自己的手臂。他的印記褪得比芮恩還淡,從這樣的距離我看不清楚號碼。不過芮恩斜著頭,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每當她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就會露出那種表情。很有效。 「我看見妳帶了幾個朋友過來。」米凱說,臉上逐漸綻出微笑。 「我們……」她轉過身,在人群中找到愛迪,然後指著她說,「我跟愛迪闖進奧斯丁機構,釋放了所有的重啟人。」 愛迪解開了她的頭盔,深色頭髮在風中飄動。她從前方比較高的重啟人背後探頭出來,好像不想承認自己做了這件英勇的事。其實也不能怪她。這一切並不是她一開始就想要的。芮恩為了想得到幫助,跟我一起逃離,所以跟愛迪的父親勒伯——HARC在羅莎機構的其中一名守衛——達成協議,要把她救出來。愛迪只是剛好被牽扯進來。 米凱的笑容消失了。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嘴巴張開了一點。他的目光又掃向重啟人。 「那些——」他指著說,「就是整個奧斯丁機構的重啟人?」 「對。」 「妳把他們全都放出來了?」 「對。」 他又凝望了一會兒,然後才往芮恩走了一步。他用雙手捧著她的臉,而我看見她的身體猛然震動了一下。我忍住衝動沒告訴他,只有笨蛋才會沒得到芮恩的允許就碰她。要是她覺得不喜歡,他馬上就會知道了。 他用手蓋住了她大部分的臉頰,低頭看著她。「妳,現在是我最喜歡的人了。」 很好,去排隊吧,老兄。 芮恩笑了出來,從他身邊退開。她回頭往我的方向瞄了一眼,像是在說:「真的嗎?你讓我跟這個傢伙交涉?」我露出牙齒笑著,走上前對她伸出手。她跟我十指交握。 米凱往後退,跟大家說:「好,那就走吧。歡迎。」 幾陣歡呼聲傳出來,接著我們附近的人就開始興奮交談。 「我們已經弄掉他們的追蹤器了。」芮恩對米凱說,「還在奧斯丁附近的時候就處理好了。」 「噢,那無所謂啦。」他得意地笑著說。 真的嗎?我疑惑地皺著眉,看見芮恩臉上也出現相同的表情,不過米凱已經轉過身去跟幾個熱切的重啟人說話了。他開始帶路往重啟人特區走去,我正要跟上時,卻感覺芮恩站著不動拉住我的手,看著重啟人全部跟著米凱走。 她很緊張,可是我過了一陣子才明白那副表情代表什麼意思。她短促地呼吸,目光射向我們面前的景象。 「還好吧?」我問。我也很緊張。只要芮恩緊張,我就會跟著緊張。 「是啊。」她輕聲說,聽起來不像還好。我知道她不像我因為到了重啟人特區而那麼興奮。一開始我還不明白,後來才突然想到,也許她不只說服了自己心甘情願成為HARC的奴隸。也許她真的是心甘情願。 我很想相信她會調適好,也可以在這裡過得很快樂,不過這很難講。除了揍人之外,我根本不確定有什麼事情能讓芮恩開心。當然,要是能夠跟她一樣那麼厲害,說不定我也會覺得很高興。 她微微點了點頭,彷彿說服了自己,然後開始往特區的方向走。我們接近的時候,在大門外列隊的重啟人動也沒動,全都用槍指著我們。 米凱從他帶領的群眾中走出,對他的軍隊舉起一隻手。「放下武器!別動!」 他一喊完命令,所有的重啟人都收回了槍。他們明亮的眼睛盯著我們,而我沿著隊伍看過去,倒抽了一口氣。他們的人數實在太多了。他們大多數年紀都跟我差不多,但是我發現幾個看起來差不多有三十或四十歲。 這裡的重啟人都穿著淺色寬鬆的棉質衣物,跟HARC要我們穿的黑色制服完全不一樣,不過他們都戴著頭盔。他們很強壯,看起來吃得也很好,而且雖然他們的陣式像是準備面對攻擊,卻沒有任何人露出害怕的樣子。如果要說有什麼情緒,那應該是……興奮? 米凱把一個黑色的盒子拿到嘴邊,看起來像是HARC用的通訊設備。他對著那個東西說話,往上看著我們右邊的瞭望塔。他聽了一會兒,點點頭,再說了一些話,然後就把東西收進口袋。 他往後退了一步,舉起兩根手指朝我們的方向示意。「芮恩。」 她在我身旁站著沒動,肩膀很緊繃。米凱動了動頭要她過去,於是她輕輕嘆了一口氣,鬆開我的手。她走向他的時候,大家都往旁邊讓開,而我替她覺得很不自在。他們全都在看。 她在米凱身邊停步,接著他就眉開眼笑。他抓起她的手,讓她嚇了一跳。他臉上露出愛慕到了極點的表情,要不是她看他的樣子像在看個怪人,我一定會吃醋的。 好吧,或許我是有點吃醋。一開始她也是把我當成怪人,不過現在我很確定他喜歡我。 呃,不只是很確定,是非常確定。就快要像百分之百那樣確定了。她為了我離開「家」(監獄),然後為了救我,又冒著生命危險瓦解了一整座HARC的機構。我認為這對芮恩而言就像是「我完全對你著迷」的表示。我接受。 芮恩用力收回她的手,可是米凱似乎不以為意,笑著面對他那群重啟人。 「各位,這是芮恩一七八號。」 幾個人倒抽了一口氣,而我也在內心嘆氣。我對於號碼在這裡並不重要的期望,在這一瞬間更加破滅了。有些重啟人用那麼敬畏又興奮的樣子盯著她看,讓我很想打他們幾巴掌,叫他們正常一點。 「她把整個奧斯丁機構都帶來了。」米凱繼續說。 更多人露出驚訝的神情。至少他們見到我們很興奮。 「我不是光靠自己。」芮恩看著我們,但似乎沒找到愛迪。「是愛迪三十九號跟我一起的。」 米凱點著頭,就像是一般人沒在聽對方說話的樣子。他對著他那群重啟人露出笑容。他們正在竊竊私語,臉上看起來還是很樂觀。 米凱舉起一隻手,這時芮恩也困惑地看了我一眼。大家都安靜下來。 「好了,」他說,「我有好消息。」 謝天謝地。我需要聽聽好消息。希望其中包括「我馬上就為你們所有人弄好食物和床。」 米凱比著瞭望塔。「我剛聽到,又有HARC的運輸船過來了。他們正在往這裡的路上。」 等一下。什麼? 「大概在一百里外。」米凱繼續說,「已經確認至少有七艘。」 這到底哪裡算是好消息? 「所以,」米凱笑著舉起拳頭,「準備好了嗎?」 他那群重啟人異口同聲大喊著。 「攻擊!」

作者資料

愛咪.亭特拉(Amy Tintera)

出生於德州奧斯汀,在德州農工大學拿到新聞學位後,前往波士頓的愛默生學院攻讀電影碩士學位。畢業後,亭特拉移居洛杉磯,加入了電影工業,但立刻發現她一點都不喜歡這份工作。辭職後,她投身自己最初的愛——寫作。現在,亭特拉是專職作家,《重啟人》二部曲是她的處女作,獲得了廣大讀者、作家的喜愛與一致好評,並於出版後第二年即售出電影版權,即將改編成電影。

基本資料

作者:愛咪.亭特拉(Amy Tintera) 譯者:彭臨桂 出版社:臉譜 書系:Q小說 出版日期:2015-09-03 ISBN:9789862354650 城邦書號:FY101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