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玻璃王座(02)祕夜魔冠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處在正義與邪惡的交鋒之處, 刺客不得不選擇一條前進的道路; 只是不論她望向何方, 成千上萬的人都將因她而死…… 瑟蕾娜.薩達錫恩服侍著自古以來最陰險狠毒的殘酷國王,一旦踏入這場以謀略和背叛組成的暴風,她也只能如履薄冰地加入凶險棋局。 叛軍情報指出,精靈王國的王位繼承人——艾琳.加勒席尼斯——正在籌組大軍推翻亞達蘭的暴政,而身為御前鬥士的瑟蕾娜,是唯一能幫助或阻止艾琳的人。這究竟是和平盛世再現的前奏?還是亞達蘭國王精心布置、誘騙敵人的陷阱? 上古精靈的王冠裡隱藏著失傳的魔法祕密……血液裡流淌的天命,曾經讓瑟蕾娜失去一切,如今卻使她成為世人仰望的歷史指標…… 【名家推薦】 「作者在筆下這個詭譎多變的迷離世界裡,創造一個神祕冷酷而性格強烈鮮明的主角,緊緊抓住讀者目光。即便在一片血腥陰謀、複雜算計的灰暗之中,她仍舊吸引讀者紛紛隨之踏上未知的征途,一起找尋最終的歸屬。」 ——《波西傑克森》譯者 沈曉鈺 「還沒拾起這個系列的讀者,只能說不讀的話,真的是錯過一個好系列。讀完第一本,有點猶豫的讀者們:這本書完完全全超越第一本書,不論是文筆、節奏、鋪陳,或劇情轉折的曲折離奇,沒有一項不是突飛猛進!」 ——biblionatic!痞客邦版主 Tiffany 「現任亞達蘭國王御前鬥士莉莉——前第一女刺客瑟蕾娜.薩達錫恩,究竟是誰?玻璃城堡中還有多少的暗門與祕密通道?祕密通道中又隱藏著多少危險又驚奇的真相?這些真相會改變哪些人的命運?看過《玻璃王座》第一集的你,豈能錯過得到答案的機會,進入《祕夜魔冠》一探究竟吧!」 ——UDN部落格人氣部落客 可蜜莉荋 「國王的陰謀,酷騎士的忠誠,帥王子的守護,好姊妹的犧牲,危機四伏、謎團越滾越大,好不容易建造出來的信任感頓時崩裂,她,亞達蘭大陸最強的女刺客將如何面對、選擇自己的命運。」 ——《黑之館》暢銷作家 咪兔 「無懈可擊的世界觀、宛如身歷其境的細膩,打開這本書之前需要的冒險之心,必是一往無前。」 ——幻武鬼才作家 宴平樂 「跨出玻璃城堡,故事情節波瀾壯闊的延著空間與時間兩個維度開展出去,艾瑞利亞大陸上不同陣營的面貌一一浮現,遭遺忘的往事重被講述,使得許多祕密水落石出,但同時帶進更多新的謎團。噢!還有魔法,讓人驚喜的魔法元素翩然躍於紙上,牽出想像以外的世界,讓我放下書頁後,思緒依然流連在小說情節中久久無法脫離……」 ——批踢踢奇幻文學版版主 Hjordis 「有著更勝於前一集的精彩劇情,瑟蕾娜的果敢機智,緊張刺激的戰鬥場面,一不小心就讓人看得忘了時間。那龐大的世界觀、各種細膩的設定,以及作者那洗練的文筆,讓人看得宛如身歷其境一般。真是本不可多得,值得細細品味的好書。」 ——萌系輕小說作家黑暗之光 「更加緊湊的劇情、更多精彩的打鬥場景、更深刻的人物情感刻劃……閱讀完《玻璃王座》第二集,我只想大喊:『續集呢?』」 ——微幸福戀愛教主艾小薇 「對喜歡幻想的我,玻璃王座徹底滿足了我,讓我進入了奇幻世界。書裡有權力鬥爭及浪漫愛情穿插,而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作者將對『自由』和『人性』的反思,安排在囚犯為了生存而參加皇室舉辦的的生死決鬥的篇幅裡,給讀者留下一些思考的空間。看完後,我想要推薦給喜歡《飢餓遊戲》的粉絲們,這本書一定是你值得收藏的作品之一。」 ——藝人黃沐妍(小豬) 「少女刺客、叛逆王子、來勢洶洶的石像鬼、充滿魔法的神祕之門以及由玻璃製成的城堡,這本書讀起來就像這些字詞一樣刺激。這部由樂趣、殘酷及奇思幻想組成的豐富宇宙,女主角瑟蕾娜在當中如星閃耀。」 ——《科克斯書評》

內文試閱

第一章
  百葉窗隨著暴風吹襲而搖擺,這是她入侵室內的唯一跡象。沒人注意到她在夜幕掩護下翻過莊園別墅的花園圍牆,也因為雷鳴和不遠處的海岸傳來的強風,沒人聽見她沿一條排水管慢慢向上爬,擺盪到一面窗臺然後溜進二樓走廊。   聽見一串沉重腳步聲逼近,這名御前鬥士就近藏身於一面壁龕中。在黑面具與黑兜帽的遮蔽下,她讓自己遁入陰暗處、化為一抹黑影。一名年輕女僕拖著步伐走向開啟的窗戶,嘴裡念念有詞的把它關上,然後移向走廊另一端的樓梯井,下樓消失,完全沒注意到地板上的濕腳印。   一道電光閃過,照亮走廊。刺客深呼吸,在腦海中複習這棟坐落於貝爾海文郊區的莊園別墅的平面圖——花了三天監視所整理出來的成果。每一面牆有五道門,尼洛爵士的臥室是左邊第三間。   她傾聽是否有其他僕人在附近,但這棟被暴風包圍的別墅室內沒有其他動靜。   她沿走廊而行,整個人如鬼魅般寂靜輕靈。打開尼洛爵士的臥室門時,門板微微吱嘎。趁另一團雷霆翻騰而至時,她把門輕輕在身後關上。   又一道電光閃過,照亮睡在四柱床上的兩個人影。尼洛爵士的年齡不超過三十五,而他美麗的黑髮妻子正安睡於他的懷抱中。他們倆到底哪裡得罪了國王,換來這等下場?   她悄悄來到床邊。她沒資格提出質疑,她的職責就是服從命令,這攸關她日後的自由。走向尼洛爵士的每一步中,她都再次在腦海中審查這項計畫。   利劍出鞘時只發出微弱的摩擦聲。她顫抖的吸口氣,為接下來的一幕做好準備。   御前鬥士的劍高舉於尼洛爵士頭上,這時他突然睜眼。    第二章   瑟蕾娜‧薩達錫恩抬頭挺胸,穿過裂際城的玻璃城堡之中的走廊。她手中的沉重布袋隨著每個步伐而搖晃,不時撞上膝蓋。雖然她的臉龐大半被黑披風的兜帽遮蔽,但是衛兵們沒攔住她前往亞達蘭國王議會廳的去路。他們清楚知道她的身分——以及她為國王幹些什麼差事。身為御前鬥士,她的階級高過他們;事實上,城堡中現在沒幾人高過她,對她不懷恐懼之人更是少之又少。   她走向敞開的玻璃大門,披風於身後擺動。進入議會廳前,她朝大門兩旁的衛兵們點個頭,他們立刻挺直身子。踩在大理石地板上,她的黑靴近乎無聲。   亞達蘭國王坐在議會廳中央的玻璃王座上,陰沉視線鎖定她指間懸垂的布袋。和之前三次會面時的程序相同,瑟蕾娜在王座前單膝跪下,低下頭。   鐸里昂‧赫威亞德站在父王的王座旁——她的臉龐能感覺到那雙藍寶石眼眸的凝視。佇立於王座高臺的底端、永遠攔在她和皇室之間的人,則是侍衛隊長鎧奧‧韋斯弗。她從兜帽的陰影下窺視他,觀察他的臉龐線條。從他的表情來判斷,她似乎被他當成陌生人,但這是意料之內,也是他們倆這幾個月越玩越熟練的遊戲一部分。雖然鎧奧算得上是她的朋友、她願意信賴的人,但他仍然是侍衛隊長,最重要的職責依然是保護在場的皇室性命。   國王終於開口:「平身。」   瑟蕾娜昂首,站起身,摘下兜帽。   國王朝她揮個手,他手上的黑曜石戒指在午後陽光下閃爍。「完成了?」   瑟蕾娜把戴上手套的手伸進布袋,從中取出首級,丟到國王面前的地板上。化為一團腐肉的頭顱在大理石彈跳幾下,發出不堪入耳的沉悶撞擊聲,滾到高臺邊緣才停止,混濁的眼珠朝向天花板的華麗玻璃吊燈。   鐸里昂挺直身子,將視線從頭顱撇開。鎧奧的反應只是瞪著她。   「他的抵抗還算頑強。」瑟蕾娜說。   國王俯身向前,仔細查看面目全非的臉龐和鋸齒狀斷頸。「我幾乎認不出他。」   瑟蕾娜朝國王露出歪嘴微笑,雖然喉頭緊繃。「斷頭並不適合長途旅行。」她又把手伸進布袋,掏出一隻斷手。「他的印章戒指在這。」她試著別把太多注意力放在這團腐肉上,其惡臭隨著時間經過而愈加濃烈。她把斷手遞向鎧奧,他接過、交給國王,棕眸依然冷漠。國王厭惡的撅起嘴脣,但還是從僵硬的手指拔下戒指,把斷手丟回她腳邊,打量戒指。   在父王身旁的鐸里昂挪動身子。她之前參加競賽時,他似乎不介意她的過往。不然他以為她成為御前鬥士後要幹些什麼差事?雖然她也知道,斷肢斷頭這類東西確實會讓大多數人作嘔——就算已經在亞達蘭的血腥統治下生活了十年。鐸里昂未曾見過戰場,未曾目睹以鎖鏈串在一起的隊伍緩緩走向屠宰場……或許她應該為他尚未嘔吐而感到欽佩。   「他的妻子呢?」國王追問,不斷轉動指間的戒指。   「跟他丈夫的屍骸以鎖鏈相綑,長眠海底。」瑟蕾娜回以賊笑,從布袋取出一隻細長而蒼白的手,指間有一只刻有結婚日期的婚戒。她把斷手遞向國王,但他搖搖頭。她把斷手放回厚重的帆布袋,不敢看鐸里昂或鎧奧的表情。   「那就好。」國王喃喃自語。她維持不動,他的視線徘徊於她身上、布袋和頭顱。漫長片刻後,他再次開口:「一股反動勢力正在這座裂際城醞釀,那幫傢伙會盡一切手段推翻我的王位——也試圖介入我的計畫。妳的下一項任務,是在他們對我的帝國造成嚴重威脅前,將他們找出而且悉數剷除。」   瑟蕾娜抓緊布袋,因用力過度而指頭疼痛。鎧奧和鐸里昂凝視國王,彷彿這也是他們倆初次聽聞。   她被送去安多維爾之前曾聽說過那些反抗分子——她在鹽礦見過被捕的成員。但在主城醞釀的反動勢力……讓她將他們一一消滅……還有所謂的計畫——什麼樣的計畫?那些反抗分子對國王的計謀有多少了解?她把這些疑問不斷往心底壓,直到他不可能在她臉上看到這些問號。   國王的指尖在王座扶手敲擊,另一手還在把玩尼洛的戒指。「我有幾個懷疑的對象——但我一次只會給妳一個目標,畢竟這座城堡裡到處都是奸細。」   聽到這話,鎧奧僵直身子,但國王朝他揮手。鎧奧因此走向她,遞出一張紙條,表情依然冷漠。   鎧奧把信紙交給她的同時,她逼自己別凝視他的臉龐,雖然他以手套覆蓋的指頭在放開紙條之前擦過她的指尖。她維持面無表情,查看紙張,上面只有一個姓名:亞奇‧芬恩。   她動用所有意志力和自制力隱藏震驚的表情。她認識亞奇——她十三歲時就認識他,他曾在刺客要塞學習一些課程。他比她年長幾歲,當時已經是相當受歡迎的男妓,學習防身術是為了應付他那些醋意失控的客戶……以及那些客戶的丈夫。   他從未介意她當時對他的迷戀;事實上,他還任憑她挑逗,雖然下場通常是她被逗得傻笑不斷。當然,她已經好幾年沒見到他——她被送去安多維爾之前就已經沒再聯絡——但她從沒想過他居然有能耐做出這種事。她印象中的他英俊親切又開朗,完全不像是會對國王的地位帶來威脅、因而惹來殺身之禍的人。   這實在太過荒謬,提供國王這項情報的人根本沒腦子。   「只殺他?還是連同他那些客戶?」瑟蕾娜衝口說出。   國王對她緩緩一笑。「妳認識亞奇?我一點也不意外。」這是嘲諷——也是挑戰。   她只是凝視前方,逼自己維持冷靜、持續呼吸。「那是以前的事了。他身邊戒備森嚴,我需要時間想辦法突破他的防禦。」她的用字遣詞極為謹慎。之所以需要時間,是為了查清楚亞奇為何會牽連其中——而且國王說的到底是不是事實。如果亞奇真的是個叛徒、反抗分子……好吧,她到時候再決定該怎麼辦。   「我給妳一個月,」國王說:「如果他到時候還沒入土為安,或許我該重新考慮妳的職位,小姑娘。」   她點個頭,態度順服又優雅。「謝陛下。」   「等妳料理了亞奇,我會讓妳知道暗殺名單的下一個目標。」   多年來,她想辦法避開這些王國的政治問題——尤其是那些反抗勢力,現在卻身陷其中,太棒了。   「這事不容耽擱,」國王警告:「也務必小心謹慎。尼洛這趟差事的酬勞已放在妳房裡。」   瑟蕾娜又點個頭,把紙條塞進口袋。   國王正在瞪她,瑟蕾娜也回以凝視,逼自己的嘴角上揚、雙眼因獵殺的刺激而放光。國王終於把視線移向天花板。「把頭顱拿走,退下吧。」他把尼洛的印戒收進口袋,瑟蕾娜吞下微微作嘔的感受。印戒成了國王的戰利品。   她揪住頭顱的黑髮,把它連同斷手一併塞回布袋。她只瞥臉色蒼白的鐸里昂一眼,旋即轉身離去。   鐸里昂‧赫威亞德默默站在原地的同時,僕人們忙著重新佈置議會廳,把橡木大桌和華麗座椅放回會場中央,三分鐘後將舉行會議。他幾乎沒聽到鎧奧先行離去、說要去聽取瑟蕾娜詳細解釋任務經過。父王悶哼一聲,允許鎧奧退下。   瑟蕾娜殺了一對夫妻,是父王下的令,鐸里昂幾乎無法看著父王或她的眼睛。冬至節前夕的伊爾維反抗分子屠殺事件後,他原以為自己成功說服父王重新評估那些殘酷政策,但目前看來根本沒有任何成果。至於瑟蕾娜……   僕人們整理好桌椅後,鐸里昂就在平常的位置坐下——父王的右手邊。議員們紛紛入場,連同帕林頓公爵,他直接走向國王,兩人開始低聲交談,聲音輕得讓鐸里昂聽不見。   鐸里昂懶得對任何人說話,只是凝視面前的玻璃水瓶。剛剛的瑟蕾娜看起來不像她本人。   事實上,在她正式成為御前鬥士的這兩個月來,她就是這種態度舉止。她身上不再是可愛的裙裝或是華服,而是一身散發威脅感的短身外袍和長褲,頭髮綁成一條長辮,伸進形影不離的黑披風皺褶中。她是個美麗的鬼影——她看著他的時候,彷彿根本不認識他。   鐸里昂瞥向敞開的門口,她不久前從那裡消失。   如果她能像這樣殺人不眨眼,那讓他自做多情又有何難?讓他成為盟友——讓他因為對她產生愛意而在他父王面前為她辯解、確保她成為御前鬥士……   鐸里昂無法讓自己繼續這樣想下去。他會去探望她——大概明天,只是去看看自己是不是判斷錯誤。   但他實在感到好奇:自己對瑟蕾娜是否有過任何意義?   瑟蕾娜迅速而安靜的大步穿過走廊和樓梯井,沿著不再陌生的路線前往城堡下水道。這條小川也流過她那條秘密地道,雖然這裡的臭味更為恐怖,因為僕人們幾乎每小時都會把垃圾往水裡倒。   她的腳步聲在這條冗長地道迴響,還有第二雙腳步聲——鎧奧,但她不發一語,直至岸邊才停步。她瞥向兩岸的幾道拱門,沒第三人在場。   「所以,」她頭也不回的開口:「你打算打招呼?還是繼續當個跟屁蟲?」她轉身面對他,布袋依然在手中搖晃。   「妳還在扮演御前鬥士?還是回歸瑟蕾娜的身分?」在火炬照映下,他的棕眸閃閃發光。   鎧奧當然會注意到差別——沒有任何細節逃得過他的銳眼。她不確定自己是否因此高興,尤其因為他的話語帶有一絲攻擊性。   看她沒回應,他問道:「貝爾海文如何?」   「老樣子。」她很清楚他的意思——他想知道她的任務經過。   「他有反擊?」他的下巴朝她手中的布袋一撇。   她聳個肩,轉身面對黑水。「不是什麼我應付不了的事。」她把布袋扔進下水道。兩人默默看著布袋搖晃幾下、隨即緩緩下沉。   鎧奧清清喉嚨。她知道他痛恨這一幕,她去執行第一項任務時——地點是梅亞城沿岸的某處莊園——看他不停來回踱步的模樣,她真以為他會開口叫她別去。等她拖著某人的頭顱回城,而且卡爾林爵士遇刺的謠言紛飛,他在一星期後才願意看著她的眼睛。不然他期望她怎麼做?她根本沒得選。   「妳何時開始下一項任務?」他問。   「明天,或是後天。我需要先休息。」看他開始皺眉,她立刻補充道:「更何況,我只需要一、兩天的時間查明亞奇有何安全措施,然後安排計畫。如果一切順利,我甚至不需要國王給的一個月期限。」而且亞奇也能提供一些答案,說明他為何會在國王的暗殺名單上,還有國王到底密謀什麼計畫,她就能知道該拿他怎麼辦。   鎧奧走到她身旁,依然凝視污水,布袋想必已被水流擒住,正漂向艾弗利河和遠方大海。「我想聽取妳的任務報告。」   她揚起一眉。「你不打算先帶我去吃晚餐?」聽她如此回應,他瞇起眼睛,她嘟起嘴脣。   「我沒在開玩笑。我想知道尼洛任務的詳細經過。」   她以咧嘴笑容把他支開,兩手的手套往長褲擦抹幾下,然後轉身準備走上樓梯。   鎧奧揪住她的胳臂。「如果尼洛反抗,那很可能有旁人聽見——」   「他沒發出任何聲音。」瑟蕾娜發火,甩開他,氣沖沖上樓。經過兩星期的長途旅行,她只想睡覺,就連走回房間的路途也感覺像在跋涉。「你不需要聽取我的報告,鎧奧。」   在一處陰暗的樓梯轉折處,他又伸手攔住她,這次是用力按住她的肩膀。「妳每次離去,」他開口,遠處的火炬照亮他粗獷的臉龐輪廓,「我根本不知道妳有什麼遭遇,我不知道妳是否負傷,或正在哪個水溝裡腐爛。昨天我聽到某個傳言:殺害尼洛的凶手已經被捕。」他的臉龐湊向她的臉,嗓音沙啞。「直到妳今天回來,我以為他們抓到妳。我原本正打算去那裡找妳。」

作者資料

莎菈.J.瑪斯(Sarah J. Maas)

莎菈是紐約時報及今日美國報暢銷榜第一名的作者。於紐約土生土長的她,現居加州的沙漠城市。《玻璃王座》是她第一套正式出版的長篇小說系列,但在此之前,她早就擁有許多線上粉絲。十六歲那年,莎菈完成《玻璃王座》的初稿,於自費出版網頁刊出後,短時間內即激發上萬名書迷支持,她從此聲名大噪。如今她不但擁有全球百萬書迷,更與《哈利波特》系列作者J.K.羅琳、《納尼亞傳奇》系列作者C.S.路易斯並列為全球最受歡迎的奇幻小說作家之一。 相關著作:《刺客之刃(玻璃王座外傳)》、《玻璃王座(04)熾影女王》、《玻璃王座(03)火心傳人》、《玻璃王座(02)祕夜魔冠》、《玻璃王座(01)》

基本資料

作者:莎菈.J.瑪斯(Sarah J. Maas)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5-08-17 ISBN:9789571061009 城邦書號:SPB7D00000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2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