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夫君們,笑一個4:忽如一夜春風來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夫君們,笑一個4:忽如一夜春風來

  • 作者:逍遙紅塵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7-21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作者從未曝光的全新創作,實體書獨家首發! ◆榮登博客來輕小說暢銷週榜!金石堂羅曼史週榜第一名! ◆女尊天后逍遙紅塵X人氣插畫家柳宮燐,聯手打造三界美男環伺、曲折離奇的娶夫傳奇! 一部超乎想像又笑中帶淚的古言NP文! 「青龍、主神黃龍,再加上白鳳,看來我白虎不回歸都不行了,為了妳。」 以為不會動心所以沒有戒備,不料這些人就這麼侵入了她的心,從此放不下了! 「本尊以中央主神黃龍的身分,允許妳成為本尊的仙侶。」 「可惜……本王的男人太多了,只怕要拂了尊主大人的好意了。」 「算了,本尊允許妳的驕縱。」 段非煙聽說嵐顏成了杜城的城主夫人,趕去搞破壞,結果反而得知自己的身世,並和嵐顏坦承情意,兩人意外喚醒白虎靈丹,讓蒼麟的能力更進一步。 此時嵐顏終於感應到鳳逍的魂魄,不顧一切趕回妖界,妖王回歸驚動妖界,嵐顏卻發現鳳逍的魂魄被一名黑袍人掌控。一番惡戰下嵐顏終於奪回魂魄,卻已被黑袍人動了手腳,即將魂消魄散,嵐顏面臨要散去一身功力為鳳逍塑形,還是要保留實力肩負起妖王責任的兩難境地…… 嵐顏痛苦之下發現當年鳳逍為何能從人身變成九尾狐的真相,更倚仗蒼麟之力,重新打開人界與妖界的封印,兩人發現白羽的氣息,連忙趕到後再次遇到黑袍人,他正要殺害白羽以阻止神獸重生。 為了保護白羽,嵐顏和蒼麟皆身負重傷,嵐顏甚至被毀容並被擄走。她在地牢中竟與失蹤的蘇逸重逢,從蘇逸口中得知一個牽扯上古恩怨的巨大陰謀正悄悄逼近,千絲萬縷地把嵐顏等人牽扯其中,但嵐顏無法預料的是牽扯進來的竟然還有眾人對她的情意…… 她把臉埋在他的胸前,任淚水無聲地流下, 落在他的胸口,燒燙了彼此。 因為是他,她不需要故作強勢, 因為是他,她可以盡情放肆, 只因為……是他。 當年他一句嫁娶的承諾,讓她等待了百年。 如今她卻一身剪不斷的情債,要如何跟他重新畫出此生最美的風景? 【延伸閱讀】 晴空閱讀星勢力,強勢來襲! 華文小說專賣店開張囉, 最強作繪者陣容歡迎光臨! 帶你品嘗愛情中的萌點與笑點! ◎晴空萬里部落格:http://sky.ryefield.com.tw 【讀者一致好評】 「逍遙紅塵的作品一向走歡樂路線,但實際上的主軸卻是非常深刻,甚至令人難過。這次的《夫君們,笑一個》在開頭就先帶出一小段女主角的身世,並且慢慢刻畫女主角的成長經歷,中間當然會出現許多驚奇有趣的歷程,不過更重要的是有許多美男會出現啊~光是在第一集就發生了這麼多的劇情,而且出場的人物都非常有特色,但是俗話說好酒沉甕底,越後面的佳麗越誘人,只好之後每集鎖定才不會錯失看美男的先機(已敲碗第二集)。」 ——讀者 Ni 「在此之前,我完全沒看過逍遙紅塵的書,作者的文筆很好,很符合古言該有的氛圍,讓讀者隨著文字變化彷彿能感受到四季的改變,不過既然書名叫《夫君們,笑一個》,理所當然不會只有一個男主囉,除了冷若冰霜像仙人般的封千寒、病弱美男鳳逍,之後還有氣質出塵的白羽、自戀妖嬌的管輕言,最後還來個美少年和尚絕塵,女主角到底會獨鍾於誰?還是組成一個美男後宮呢?不過由於女主角太男孩子氣的緣故,所以我也很難想像有誰會愛上她?這部作品很期待後續,因為太想看還有哪位翩翩美男會出現,而且第一集還有很多祕密尚未揭曉,感覺是個極虐又處處充滿歡樂的一部作品啊!」 ——讀者雪翼 「我會被故事吸引而繼續讀下去的原因在於故事中有很多映襯手法的地方,像是主角一直被視為是廢材,實則不然,主角的身分似乎另有隱情,而這樣的隱情在揭發後,想必又會引發另一個故事的高潮,令人期待!目前最喜歡的地方是鳳逍和封嵐顏的互動,在沒有看到他倆重聚之前,我會一直想知道故事的後續鳳逍還會不會出現,如果之後再出現的話,他倆又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這都是吸引我繼續讀下去的原因。」 ——讀者韓羽 「在閱讀前,我一直認為本書與逍遙紅塵的前作應該都大同小異,沒想到這個想法居然是大錯特錯!本書與作者之前的作品截然不同,狼大筆下的女主們一出場個個武功超群、艷絕天下、天資非凡,然而本書的主角卻是相差甚遠,登場時不但廢柴且更是資質愚鈍,這使我覺得新鮮且好奇接下來的發展,究竟女主角會如何脫胎換骨,重生成不一樣的自己呢?狼大的劇情套路一向都是讓人捉摸不定,這也是狼大的一大魅力,本書裡我最喜歡嵐顏與管輕言的相處了,那種歡樂搞笑的情緒一下子就傳染給我,他們的對話至今仍能使我捧腹大笑;封千寒的冷傲、鳳逍的慵懶、白羽的清高、管輕言的瀟灑及絕塵的脫俗,無一不是吸引廣大女性粉絲極品美男啊!」 ——讀者Lin 「說起來當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已經是狼大的忠實讀者了,從對NP、女尊的陌生,到現在的喜愛,完全都是從讀狼大的作品開始的。這次的作品同樣是一開頭就讓人捉摸不透啊!每次我都會被開頭給狠狠懾住,而後又被接下來的劇情給深深吸引,真的是讀得欲罷不能,恨不得能馬上知道接下來的情節啊!最後很想說一下,為什麼狼大寫的每個男角都那麼棒?連乞丐都那麼讚也太不科學了吧?(讚美),期待接下來會出現的可口美男們!(笑)」 ——讀者葛菲 「逍遙紅塵大大的筆風真的令我驚艷,使得沒接觸過古言小說的我著實被迷住。剛開頭劇情就十分緊湊,怪不得小編不肯透漏一絲絲劇情——因為書中的任何設定都是個梗!光是標題『夫君們』就足以挑起我的興趣,這根本是最早埋下且最晚才能揭穿的迷人伏筆!作者的功力真的太令我驚艷了啊!」 ——讀者昀潔

目錄

第一章  父子相爭 第二章  認爹 第三章  段非煙的占有欲 第四章  白虎覺醒 第五章  鳳逍魂魄 第六章  重回妖族 第七章  挾持 第八章  爭奪鳳逍魂魄 第九章  嵐顏的決心 第十章  不可改變的決定 第十一章 鳳逍回歸 第十二章 拋卻往昔,從頭開始 第十三章 夜舞 第十四章 妖王嵐顏 第十五章 調情 第十六章 男人間的暗戰(一) 第十七章 男人間的暗戰(二) 第十八章 蒼麟的家 第十九章 龍身 第二十章 尊主大人的溫柔 第二十一章 龍神大人鬧脾氣 第二十二章 白羽蹤跡 第二十三章 本尊的人,誰敢碰 第二十四章 毀容 第二十五章 白羽覺醒 第二十六章 地牢逢蘇逸 第二十七章 弱質少年 第二十八章 逃跑 第二十九章 過街老鼠的兩人 第三十章 賣身葬妻 第三十一章 為他許下的諾言 第三十二章 做我的妻好嗎? 第三十三章 救蘇逸,闖宮殿 番外 今生緣,前世定(二)

內文試閱

嵐顏的決心
  嵐顏恍惚地做了一個夢,夢中她就是一隻小狐狸,瘦小而乾巴,沒有修煉也不是妖王,卻每日都無憂無慮地在草叢裡打滾。   一片綠草,一朵紅花,都可以讓牠開心很久。在陽光下曬著,渴了就去河邊喝水,餓了就在山林裡撲兔子。   雖然大部分的時間牠都在餓肚子,但是牠很快樂。自得其樂的快樂,哪怕扯下一朵花,臭美地蹭上自己的腦袋,到河水邊照照自己的影子,都美滋滋的。   嵐顏慢慢地睜開眼睛,那真實的夢境讓她有些不想動,回味著。   那麼真實的感覺,就像是親身經歷過一般,夢境中青草拂過皮毛的真實觸感還殘留在身上。   那是她嗎?   不是吧!在她的記憶裡,不管是嵐顏的,還是秋珞伽的,都沒有過這樣單純的日子,單純到美好,那夢境中輕鬆的快樂,是她從來沒有感受到的。   或許,是她的某一世吧?又或許,是她幻想中最期待的生活?哪怕沒有人相伴,哪怕只是自己孤獨地流浪著,卻還是快樂的。   一隻傻狐狸呵。   而她現在想要做一隻傻狐狸,都不能。   她是妖王,她的身上肩負著帶領妖族的責任,這責任也不允許她肆意妄為,不允許她那麼呆傻地曬太陽臭美。   身體猶如被碾子碾過一樣,全身痠疼無比,肩頭與腰間的傷還在一陣陣抽疼著,饒是她內息強大,不斷修復著她的身體,卻也抵擋不了那麼重的傷。   多想,再多躺一會兒,就像那隻小狐狸在草叢裡曬太陽一樣……   嵐顏的嘴角抽出一抹苦笑,撐著身體坐了起來。   這個動作扯動了她的傷勢,臉上不自覺地扭曲了一下。   長老們還沒有出現,不知道是為了歡迎她回歸在準備著,還是不敢打擾她的療傷,現在屋外是一片安寧。   她的視線流轉著,入眼的是古樸的床榻,輕柔的紗幔垂落地面,窗外的陽光打在紗幔上,朦朦朧朧的光影讓人覺得舒服極了。   嵐顏伸出手,慢慢撫上那紗幔,入手輕柔,從指縫中滑過。   肌膚與紗幔的輕觸,才是最真實的,提醒著她這一切才是真正存在的生活。   紗幔在手指邊滑開,露出了床外的景色。   老舊的梳妝檯,一面銅鏡,還有一個精緻的妝匣。   一旁的牆上,掛著一幅畫,那畫已經泛黃,不知多少的年月了。   嵐顏的腳尖慢慢落了地,赤裸著足踝,行向那妝檯邊,銅鏡泛黃,映出一張如花的容顏,與那畫中人有著八分相似。   是的,八分。   眉目幾無二致,差別是氣質。   畫中人更加瀟灑隨興,而鏡中人卻多了幾分妖嬈、幾分慵懶。   明明是同一個人,卻會有這麼大的差別,大約就是秋珞伽和嵐顏的差別吧?秋珞伽大氣,她懶散,秋珞伽也霸氣,她卻無賴。不同的生活,造就了不同的性格。   但內心深處,還是相同的。   拉開妝匣,露出了裡面漂亮的珠花,珠光依舊,簪色也明亮,彷彿這妝匣的主人,昨日才將它們放進匣子裡。   可事實,已過百年。   她將珠花握在手中,輕輕把玩著,目光卻望著眼前那幅畫。   準確地說,是望著那畫上的落款——湖畔初見,封淩寰留贈玩賞。   她記得,那次與封淩寰的初見之後,第二日他便送上了這幅畫。從此之後,這幅畫就一直放在了她妖族的梳妝檯邊。   她坐在妝檯旁的椅子上,將窗戶推開。   綠色的草地上,滿眼的狐尾花在飛舞,輕柔曼妙,盤旋在空中,隨著風悠然遠去,又飄搖歸來。   這是她記憶中的妖族,記憶中屬於她的房間,她是真的歸來了。   一朵狐尾花從窗外飛入,貼上了她的臉頰,她的手撫上臉頰邊,無聲地笑了。   記得有一次,封淩寰正在窗邊為她畫眉,也有這麼一朵狐尾花貼上她的臉頰,而封淩寰索性為她在眉眼旁描繪了一朵狐尾花。   用他的話說,唯有這至豔的花朵之色,才配得上她那帶著侵略性的容顏,色絕天下的美,也只能他來描繪。   那是她打扮得最為豔麗的一次,配著身上的妖霞衣,猶如新嫁娘般的美。   他說,他回去交下城主之位就來娶她,要她帶著那新娘的妝容等他回來。   她沒能等到他回來,卻為他戰死在了封城。   一句嫁娶的承諾,等待了百年。   她還記得,那一日她殺入封城,找到的卻是他氣息全無的身體,她找不到他的魂魄,所以一怒之下瘋狂地要將封城翻過來。   她沒有想過屠城,她只是要找到封淩寰的魂魄,只有找到魂魄,才能重新讓他活回來。但是封城沒有人相信她,他們只覺得她是來侵略封城的妖王。   一波又一波的人群,她開始無力,變得無法抵擋,最終倒落在無數的刀劍之下,妖霞衣帶著她的妖丹離去,但是秋珞伽的身軀卻永遠葬身在封城之下。   那一日的離去,她從未想過會相距這麼久才回來,不過幸運的是,她還是回來了。   只是,有些對不起蒼麟和蘇逸了。   她原本的想法中,只是為了來妖族救回鳳逍,然後趕回杜城,再次尋找蘇逸的下落。   如今妖霞衣已毀,再想要回到人間只怕沒那麼簡單了。   蒼麟的靈珠還在自己身體內,也不知蒼麟會怎麼樣?   還有那個黑袍人,明顯對蒼麟、對封千寒、對段非煙極度熟悉,那人的目的就是為了不讓他們轉世成功,不讓蒼麟恢復昔日黃龍的身軀。   嵐顏心頭一驚,現在她回不去,而他們依然不知情,她想要通知他們,也做不到。   再是急切,終究無能為力,為今之計她只能先讓鳳逍恢復,再想辦法打破妖界與人間的結界,或者找到薄弱口,趕回去。   封淩寰的身體已消失,她只能依靠魂魄,憑藉妖界的靈氣,為他重塑身體。   這要耗費她巨大的功力,絕不允許有半點錯失,但是她相信自己能做到的。   嵐顏的手攤開,一個小小的光點出現在她的手心中,這是她拚盡一切,從那黑袍人手中奪來的鳳逍的魂魄。   忽然,她的臉變得蒼白,再從蒼白變得慘白。   因為她發現,手中的這抹魂魄,精氣好弱好弱。   在妖族飄遊著的魂魄,吸收著妖族的靈氣,轉化為自身的精氣,當精氣成長足夠的時候,才會再度塑成妖形。   也就是說,縱然有魂魄,精氣虛弱也是無法塑形的,甚至如果精氣越來越弱,魂魄也會消亡。   是那個黑袍人,只怕在拿出鳳逍魂魄威脅她的時候,他就已經將其中的精氣抽離,他就是故意要讓鳳逍魂飛魄散。   她手心中的魂魄,精氣幾乎弱得已經察覺不到,只要她再多睡一會兒,或者她晚一點發現,鳳逍的魂魄就自動消散了。   這個黑袍人好狠毒!將一切都算計到底,就算她贏了,拿到了魂魄,也無法為鳳逍塑形,那人就是要她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愛人死亡,在她面前魂飛魄散。   授意封南易讓劍蠻殺了鳳逍,甚至還侮辱鳳逍的屍體,扒皮散魂,真正要傷的人,是她!   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能讓那人做出這樣的事?那人究竟有多麼恨她,恨到想出這樣的辦法來折磨她?   這些都無暇去想了,嵐顏衝出屋外,朝著記憶中妖族的禁地而去。   那是族長修習的地方,沒有外人打擾,才能全心地投入,最重要的是靈氣最為熾盛,在那個環境之下,才有可能成功。   她知道,自己的身體本就撐不住塑型,但是鳳逍等不了了,她必須現在去做。   如果她不成功,那就隨著鳳逍,一起魂飛魄散吧。   假如這也是那個人為她挖下的坑,那她心甘情願跳進這個坑中。   族長修煉的禁地之外,還有長老守護著,這是妖族的規矩,無論任何時候,都必須有長老守護族長禁地,防止外人侵入,也防止外人打探。   她沒有想到的是,在她不在妖族的日子裡,長老們依然還履行著以前的規矩,當她站到禁地前時,立即引起了長老的驚詫。   「族長,您起來了?」秋無長老睜大了眼睛,滿是詫異。   「嗯。」嵐顏無暇多話,「讓開,我要進去。」   「族長。」秋綬長老攔到嵐顏面前,「禁地中的修煉,都是為了功力精進,您此刻的狀態並不適合強行修煉,您需要養傷,待身體恢復。」   「讓開。」嵐顏拉下了臉,「我心中有數。」   她越是堅持,兩個人越是不肯讓開,「族長,長老不能違背族長的命令,但是您才剛剛回來,我們等待了百年才等到您,不能再容許妖族族長有任何受到傷害的可能。大長老說了,您有任何決策,都必須經過他的同意。」   兩人情真意切,更能看到眼中對嵐顏的在意,他們在惶恐中等待了百年,對於嵐顏的出現分外珍惜,又怎麼能讓她肆意妄為?   嵐顏能感覺到鳳逍魂魄中的精氣越來越淡,淡到連她都快要探查不到了。   「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但是你們若要攔我,我就動手了。」嵐顏的臉上是滿滿的無奈。   「您等我們回稟了大長老再進去好嗎?」兩人固執地擋在禁地之前,「您的身體,現在不適合修習。」   她知道,她當然知道自己身體的情況,可是她不能說是為了給鳳逍塑形,因為這比修習,還要凶險萬分。   她深吸一口氣,一瞬間目光變得威嚴而堅定,「我以族長的身分,命令兩位長老,讓開。」   兩人對看一眼,無奈地讓開了身體。   妖族中若是族長下令,所有人不得不從,若是違抗命令,將受到最為嚴厲的處罰,斷靈根、去精魄,從此消失在妖界。   嵐顏不願意以這樣的話去對待忠心的長老,但是她不能再等了。   她的腳步越過兩人,推開了禁地的石門,轉眼消失在門背後。   說是禁地,卻不是外人想像中的莊重森嚴之所,這裡反而是妖族最美的地方,只是尋常人不知道而已。   大片的花海,漫天飛舞的狐尾花,前方還有一棵桃花樹,正開滿了粉色的花瓣,輕輕的,一瓣桃花從枝頭落下,慢悠悠地、慢悠悠地,飛散。   空氣中流淌著絲絲霧氣,濃烈地繞在身體周圍,讓人的視線也氤氳了起來。   這裡,是妖族靈氣匯聚之所,這一絲絲的霧氣,就是靈氣的匯聚成的,已成了實質的狀態。可見這百年來,這裡的靈氣已經飽滿無比。   嵐顏的心頭閃過一絲喜悅,這濃郁的靈氣會帶給她一些助益,畢竟她要做的事太過凶險,只要有一點點的幫助,她都會無比開心。   她攤開掌心,對著手心裡那個漸漸衰弱的光點堅定開口:「鳳逍,我絕不允許自己第三次失去你,不管他人說我魯莽還是說我衝動,我都不在乎。」   鳳逍,是她活著的執念。   這執念,比她生命更重要。   她閉上眼睛,那顆魂魄脫離她的手心,飛到空中,懸停。   她身邊的靈氣開始飛快旋轉,凝成一縷絲線般的霧氣,進入她微微開啟的唇中。   強大的靈氣在她的身體裡流淌,帶動了她身體內的妖丹,釋放出強大的能量。   霧氣越來越薄、越來越淡,盡皆被她吸收殆盡,她知道當這禁地中所有的靈氣被她吸收完的那一刻,她與鳳逍的魂魄就真正牽在了一起。   一生俱生,一毀俱毀。   最後一縷霧氣進入了她的體內,就在嵐顏功力即將發動的一刻,她身後的石門無聲地打開。   嵐顏眉頭一皺,停下了動作,回頭看去。   一個老邁的身影緩緩踏了進來,鬚髮皆白,臉上卻看不到一絲皺紋,精神矍鑠。但是此刻這鶴髮童顏的老者臉上,卻掛滿了不贊同。   「鐘長老。」嵐顏看到他,也不得不恭敬地低下頭,對他行了個後輩的禮儀。   來者,正是妖族的大長老,秋鐘。   即便是當年的秋珞伽,也要對他叫一聲前輩,何況身為嵐顏的她。   秋鐘透徹的目光看著空中的魂魄,臉上劃過一絲了然,「妳要為封淩寰塑形?」   「是。」嵐顏毫不隱瞞,點頭。   「妳可知道後果?」秋鐘的聲音沉穩,猶如悶鐘,似乎不帶一絲責難,卻彷彿有著無形的壓力,讓人無法喘息。   嵐顏平靜地面對他,「知道。」   「說說看。」   嵐顏毫不遲疑地開口:「若成功,則精力功力受損,需要靜養最少三個月。」   「若失敗呢?」秋鐘的視線劃過她的臉,精光沉穩。   「若失敗,則魂飛魄散。世間再沒有我這個人。」她還是那麼平靜,平靜得彷彿在說著別人的事。   秋鐘的手緩緩抬起,撫摸上她的髮頂,「妳如今叫什麼?」   「嵐顏。」嵐顏遲疑了下,「秋嵐顏。」   秋鐘點了點頭,「妖族的長老們,才剛剛知道妳回來的消息,甚至還不知道如何稱呼妳的姓名,妳就要讓他們百年的希望,再一次成為失望嗎?」   嵐顏沒有回答。   秋鐘再度開口:「妳可知道外界對妖族的欺凌?」   嵐顏沉默著,點頭。   沒有人比她更瞭解外界對妖族的目光、對妖族的覬覦,對妖族的掠奪之心,因為她在人間長大,更看透了人間的欲望。   秋鐘的手挪開,指著遙遙前方那片猶如仙境的美景,「我想要知道,妳是否愛著妖族?愛這片安寧祥和的地方?愛這裡的子民?」   「愛。」嵐顏同樣認真地回答,「當我覺醒後,無時無刻不在懷念這裡,無時不刻不想著要回到這裡。也正因為在人間,我才知道自己有多麼懷念這裡,我敢說我比當年的秋珞伽更愛這裡的一切。」   因為失去過,才更加珍惜,才更加捨不得。   「嵐顏。」秋鐘溫和地叫著她的名字,讓嵐顏想起了曾經的過往,他也是這樣溫和地叫著自己珞伽,「妳覺得,如果妖族再一次失去族長,我們能否再撐住一個百年?」   這個問題很沉重,沉重得讓她不想去面對,可是秋鐘的目光,讓她不得不面對這個問題。   她只沉吟了一下,很快就抬起頭,「不能。」   族長的存在,就如同妖族的魂魄,魂魄離開身體一時,只要儘快回歸,身體還有救,弱魂魄離開身體太久,這個身體就將徹底崩塌。   她離開的這百年,已經是妖族最大的承受力,妖族絕對禁受不起第二次失去族長。   「身為族長,妳可牢記了妳的責任?」   嵐顏緩緩點頭,「記得。」   「當年,妳可錯了?」秋鐘的聲音忽然嚴厲了起來,「不是身為女人的妳,而是身為族長的妳。」   嵐顏輕輕地點頭,「錯了。」   她不顧一切為了鳳逍而殺入封城,完全沒有想到族人在失去自己後會是怎麼樣的結果,她做到了一個真正的女人為愛情能做的事,卻忘記了身為族長最應該做的事。   審時度勢,為族人而犧牲。   她,卻讓族人為了她而犧牲。   「那麼,在妳燃燒了我們百年的希冀之後,妳是否要再重蹈覆轍呢?」秋鐘看著她的眼神裡,有了威嚴。   他的話語並不重,他只是讓她自己思考。   空氣中,鳳逍的魂魄越發淡了,她知道要不了多久,那魂魄就要消失在她的眼前。   但是這一刻,原本在她最難抉擇、最需要思考的時候,嵐顏卻毫不猶豫,甚至她露出了一抹笑容,「不會。」   不會放棄族人,不會再背離族人,那麼她放棄的,似乎只有鳳逍了。   (此為部分節錄,更多精采內容請見《夫君們,笑一個4》)

作者資料

逍遙紅塵

自稱某狼;讀者第一次通常喚狼大,數日後變破狼,最終定格為殺破狼,據說其後母行為導致無數人咬牙切齒揪狼毛。實際上是超級無敵悲劇體質,三不五時就會上演掉水坑、卡鞋跟、臉著地、撞玻璃的情節。

基本資料

作者:逍遙紅塵 繪者:柳宮燐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5-07-21 ISBN:9789869174657 城邦書號:RF500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