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夫君們,笑一個5:總有妖孽等妳攻(完)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夫君們,笑一個5:總有妖孽等妳攻(完)

  • 作者:逍遙紅塵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5-03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5折 140元
  • 書虫VIP價:14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33元
本書適用活動
暑假,躲在書海沁涼一夏!麥田、小麥田、晴空聯合書展/5折專區
  • 暑假,躲在書海沁涼一夏!麥田、小麥田、晴空聯合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隨書好禮三重送! 1.第一重:作者大放送11篇甜蜜蜜洞房花燭番外 2.第二重:柳宮燐精心繪製「夫君們,笑一個」拉頁海報 3.第三重:隨書贈送角色留言書籤「蒼麟」及「白羽」共兩張 她這隻逆天而生的小狐狸,活得波瀾壯闊,愛得驚天動地! 峰迴路轉的收夫之旅最終章,再創八夫臨門的NP文經典! ★即使爆字數仍要收錄臉紅心跳的新婚生活番外! ★女尊天后逍遙紅塵苦思一年才創作出來的精采大結局,跪著也要看完! ★橫掃博客來、金石堂排行榜的愛情史詩,24萬字絕無冷場、保證上癮的最終回! ★獨家放送11篇番外,480頁出乎預料的劇情發展,情意滿滿的精采結局,實體書搶先看! ★好康再加碼!作者親筆加寫小劇場明信片抽獎活動,請速翻書腰折口的通關密碼! 「依城的大殿之上,豈容妳胡亂說話。」 「不好意思,都怪我太寵妻子,把她寵壞了。」 「杜城城主的妻子?她不是……」 「是我封城的。」 「也是我原城的。」 管輕言帶著重傷的嵐顏和蘇逸逃離原城,沿路被追殺,千鈞一髮之際躲入松竹禪避難。曲悠然發現嵐顏體內有朱雀的火毒,聖獸的力量與妖氣相剋,若不化解不但無法恢復容貌甚至即將死亡,因此冒險帶嵐顏闖入松竹禪的聖地尋找靈泉療傷,卻發生意想不到的結果…… 恢復武功的嵐顏立刻急著跟管輕言重返原城尋找玄武靈丹,不料誤入神祕黑袍人設下的陷阱,九死一生之際白羽師傅趕來相救,也無意中揭開了嵐顏身世的祕密,原來她一直糾結自己是人?是妖?是仙?結果通通不是,她只是一隻普通的小狐狸,卻背負了太多不該屬於她的責任,甚至招惹了許多不該動情的人。 這千絲萬縷的關係將眾人聚集到嵐顏身邊,和黑袍人爭奪玄武靈丹,明明穩操勝算,結果黑袍人爆發出強大能力帶著玄武和朱雀兩顆靈丹逃脫,究竟此人身分為何?雙方纏鬥了這麼久,嵐顏正打算率領眾夫君追擊,帥氣地揭穿黑袍人的身分和陰謀,萬萬沒想到夫君們卻打算在這最後關頭將她拋下…… 「她似乎從沒和我提過你啊!大約你還不值得提。」 「但是值得她拚命!」 這不是在逃命的路上嗎?都病得快要斷氣的人,居然還有心思吵架? 嵐顏忽然發現,她這輩子被當做男人養大不悲哀,少年流落江湖不悲哀,發現自己是妖也不悲哀,被捲入神獸間的鬥爭也不算悲哀,最大的悲哀就是無法面對八位夫君的感情問題! 【延伸閱讀】 華文小說專賣店開張囉, 最強作繪者陣容歡迎光臨! 帶你品嘗愛情中的萌點與笑點! ◎晴空萬里部落格:http://sky.ryefield.com.tw 【讀者一致好評】 「逍遙紅塵的作品一向走歡樂路線,但實際上的主軸卻是非常深刻,甚至令人難過。這次的《夫君們,笑一個》在開頭就先帶出一小段女主角的身世,並且慢慢刻畫女主角的成長經歷,中間當然會出現許多驚奇有趣的歷程,不過更重要的是有許多美男會出現啊~光是在第一集就發生了這麼多的劇情,而且出場的人物都非常有特色,但是俗話說好酒沉甕底,越後面的佳麗越誘人,只好之後每集鎖定才不會錯失看美男的先機(已敲碗第二集)。」 ──Ni(讀者) 「在此之前,我完全沒看過逍遙紅塵的書,作者的文筆很好,很符合古言該有的氛圍,讓讀者隨著文字變化彷彿能感受到四季的改變,不過既然書名叫《夫君們,笑一個》,理所當然不會只有一個男主囉,除了冷若冰霜像仙人般的封千寒、病弱美男鳳逍,之後還有氣質出塵的白羽、自戀妖嬌的管輕言,最後還來個美少年和尚絕塵,女主角到底會獨鍾於誰?還是組成一個美男後宮呢?不過由於女主角太男孩子氣的緣故,所以我也很難想像有誰會愛上她?這部作品很期待後續,因為太想看還有哪位翩翩美男會出現,而且第一集還有很多祕密尚未揭曉,感覺是個極虐又處處充滿歡樂的一部作品啊!」 ──雪翼(讀者) 「我會被故事吸引而繼續讀下去的原因在於故事中有很多映襯手法的地方,像是主角一直被視為是廢材,實則不然,主角的身分似乎另有隱情,而這樣的隱情在揭發後,想必又會引發另一個故事的高潮,令人期待!目前最喜歡的地方是鳳逍和封嵐顏的互動,在沒有看到他倆重聚之前,我會一直想知道故事的後續鳳逍還會不會出現,如果之後再出現的話,他倆又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這都是吸引我繼續讀下去的原因。」 ──韓羽(讀者) 「在閱讀前,我一直認為本書與逍遙紅塵的前作應該都大同小異,沒想到這個想法居然是大錯特錯!本書與作者之前的作品截然不同,狼大筆下的女主們一出場個個武功超群、艷絕天下、天資非凡,然而本書的主角卻是相差甚遠,登場時不但廢柴且更是資質愚鈍,這使我覺得新鮮且好奇接下來的發展,究竟女主角會如何脫胎換骨,重生成不一樣的自己呢?狼大的劇情套路一向都是讓人捉摸不定,這也是狼大的一大魅力,本書裡我最喜歡嵐顏與管輕言的相處了,那種歡樂搞笑的情緒一下子就傳染給我,他們的對話至今仍能使我捧腹大笑;封千寒的冷傲、鳳逍的慵懶、白羽的清高、管輕言的瀟灑及絕塵的脫俗,無一不是吸引廣大女性粉絲極品美男啊!」 ──Lin(讀者) 「說起來當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已經是狼大的忠實讀者了,從對NP、女尊的陌生,到現在的喜愛,完全都是從讀狼大的作品開始的。這次的作品同樣是一開頭就讓人捉摸不透啊!每次我都會被開頭給狠狠懾住,而後又被接下來的劇情給深深吸引,真的是讀得欲罷不能,恨不得能馬上知道接下來的情節啊!最後很想說一下,為什麼狼大寫的每個男角都那麼棒?連乞丐都那麼讚也太不科學了吧?(讚美),期待接下來會出現的可口美男們!(笑)」 ──葛菲(讀者) 「逍遙紅塵大大的筆風真的令我驚艷,使得沒接觸過古言小說的我著實被迷住。剛開頭劇情就十分緊湊,怪不得小編不肯透漏一絲絲劇情──因為書中的任何設定都是個梗!光是標題『夫君們』就足以挑起我的興趣,這根本是最早埋下且最晚才能揭穿的迷人伏筆!作者的功力真的太令我驚艷了啊!」 ──昀潔(讀者)

目錄

第一章 斷誓 第二章 出城 第三章 明爭暗鬥 第四章 追殺 第五章 三男爭一女 第六章 母老虎爆發 第七章 寧為卿負天下 第八章 偷溜 第九章 尋找靈泉 第十章 仙妖相剋 第十一章 許諾 第十二章 木訥的小和尚也有心機 第十三章 調皮的賭約 第十四章 尋找玄武靈丹 第十五章 我助你覺醒 第十六章 算計,反算計 第十七章 溫柔的白羽師傅 第十八章 百鳥朝鳳 第十九章 昔年羈絆 第二十章 殺入原城 第二十一章 同心禦敵 第二十二章 神獸們的暗戰 第二十三章 愚蠢的女人 第二十四章 失控的神獸們 第二十五章 昔年往事 第二十六章 標示主權 第二十七章 朱雀靈丹 第二十八章 同歸於盡 番外一 陪我看日出 番外二 可怕的念經少年 番外三 比翼雙飛還是鴛鴦戲水? 番外四 鳳逍的懲罰 番外五 哥哥的寵愛 番外六 我為妳畫畫 番外七 娶妳為妻 番外八 征服主神 番外九 徒兒可喜歡為師? 番外十 桃花樹,曾許願 番外十一 酒醉的小和尚 作者後記 希望大家喜歡這遲來的美滿大結局

內文試閱

母老虎爆發
  這麼長時間以來,今天是大概第一次能好好睡個覺了,這是嵐顏躺上床榻時腦海中唯一的念頭。   她是這麼認定的,也不認為在曲悠然的地界上,還會發生什麼意外。   當然,意外還是發生了,只是這意外沒有帶來慘烈的後果,只是……騷擾了她的休息。   夢中的她彷彿回到了妖族,在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狐尾花中快樂地玩耍,那一瓣瓣豔麗的花朵在她身邊打著轉,飛舞著。   「我要進去。」   「不准。」   「我的地方什麼時候變成你做主了?」   「別以為你伸出援手,我就要感恩戴德對你俯首,想都別想。」   一陣又一陣的聲音飄入耳內,驅散她眼前美好的世界,攪亂了原本的清靜和安寧。   嵐顏翻了個身,把頭埋進枕頭裡,掙扎著,不願意醒來,但是那兩道聲音的主人似乎非常不識趣,聲音不但沒有變小,反而越發地激烈起來。   「我要進去看她的傷勢。」   「她在睡覺,不能給你看。」   「這話只怕不是她說的,是你說的吧?」   「是又如何?」   「你的話,我似乎不用遵守。」   聲音越來越激烈,再然後……   掌風聲、拳腳聲、衣袂破空聲,各種聲音夾雜著,不久她就聽到了牆磚碎裂、花盆倒地,以及院子裡石桌椅都被掀翻了的聲音。   嵐顏心不甘情不願地睜開眼睛,順著窗子的光影,她能判斷此刻也不過才剛剛天明,對於一個傷痕累累、疲累不堪的人來說,僅一夜的休息時間真的太少了。   她聽著外面異常熱鬧的聲音,有一種自己不是在佛門最清淨的地方,而是在菜市場的錯覺。   大清早會這麼吵鬧的地方,除了菜市場還能有哪兒?   她渾身疼痛,不想起床,可是不起床的話……   「轟!」這是掌風打在牆壁上的聲音,將她頭頂的床帳震得一陣晃動,似乎連房梁上的灰塵都簌簌地往下掉。   「你這麼大聲,是怕吵不醒她嗎?她需要休息。」   「那你剛才還砸破花盆?說了不准吵醒她,不然我揍你。」   嵐顏望天翻了個白眼,除非她是死人,不,就算她是死人,也被他們這麼毫不掩飾的巨大嗓門吵醒了。   一個好歹曾經是煙視媚行的俊俏少年,一個更是清修禪宗的佛門弟子,現在卻如同屠夫市井漢子般地爭吵,真的適合他們嗎?   在一陣更比一陣激烈的打鬥中,可憐的小女人終於強撐著坐起身,撫摸著自己痠軟的胳膊和肩頭的傷口,默默地嘆了口氣。   其實,他們才是真正想要她死的人吧?   她艱難地踩上地面,搖搖晃晃地起身,一步一步艱難地走向門口,手指慢慢摸上門閂,用盡力氣拉開。   原本對於常人來說簡單無比的動作,在她做來卻是這麼艱難,嵐顏的心頭詛咒著,都說佛門厚重,犯不著連門都做得這麼厚重吧?   好不容易把門拉開,全身無力的她倚靠在門板上,接受忽然射入的陽光,而這初升朝陽的光芒中,一個拳頭直奔她而來。   陽光讓她的視線有了暫時的失明,當她看清拳頭的時候,那拳頭距離她不過短短幾公分的距離,不過就算她視線清明,以她此刻的身體狀況,也躲不過的。   躲不過,那就只能……挨打。   只是以她現在的小身板挨打,這一個拳頭就足以讓她去面見妖族的列祖列宗了吧?   那拳頭的主人似乎也沒想到她會忽然拉開門,身體一震,揮出的拳頭硬生生擦著嵐顏的臉頰邊揮過去。   「轟。」一拳打在她身邊那半開的門板上,嵐顏用盡吃奶的力氣才打得開的沉重老楠木門,就在這一拳之下,碎裂。   「妳怎麼出來了?」管輕言一愣,眼中還殘留著幾分慶幸,「幸好我來得及變招。」   嵐顏還沒有回答,另外一道聲音已經響起,「都是你的錯,你看看她的臉,都被你嚇白了,誰讓你往這裡打的?」   管輕言嘴角一哂,「誰讓你躲開的,你不躲不就打不到她了嗎?至於臉色蒼白,只怕是被你的醜樣子嚇的。」   「還不是你吵醒了她?」   「你一個和尚,大清早跑進女子房間,我不該阻攔你?說來說去都是你的錯。」   「哼,究竟是誰的錯,用武功說話。」   兩個嘴上毫不留情的人,瞬間又打到一塊兒,快得讓嵐顏來不及有任何反應。   她揉了揉眼睛,心頭閃過無數腹誹。   眼前那個拳腳處處是殺招的人,真的是曲悠然?   這還是記憶裡那個漂亮倔強的少年?還是那個桃花樹下說著不爭,唯紅塵難放下的世外修禪人?這、這分明是一個四處惹事的衝動市井無賴樣啊!   明明是一身飄逸的禪裝、明明舉手投足間都有著說不出的悠然姿態,為何出口的話……   大家都知道她臉色蒼白是因為傷重未癒,這也能賴到管輕言的頭上,真是無賴至極。   還有管輕言,怎麼把乞丐的撒潑罵架都用上了。   這兩個人,非得大清早在她院子裡鬧騰嗎?   「你們,快住手。」嵐顏揚起聲音,奈何氣息實在微弱,雖然是命令的口吻卻聽不出半點威脅的味道。   兩個人,該打的打,該罵的罵,誰也沒有半點停下的跡象。   「你們,快住手!」嵐顏的聲音又大了幾分。   院子裡,該轉的轉、該飛的飛、該跳的跳……兩個人就像樹叢裡的猴子,打得不亦樂乎。   嵐顏的怒火都衝上了腦門,這兩個傢伙是昨天晚上洗澡時順道把腦袋浸水了嗎?還是覺得她的院子、她的意見根本不重要?   「你們要打麻煩滾出去打,不要騷擾老娘睡覺。」嵐顏皮笑肉不笑地看著他們兩個人,「誰再動一下手試試看!」   兩個人就如同被點了穴一樣,手還停在空中,卻誰也沒敢打下去。   半晌,曲悠然先收回手,「小僧不與俗人計較。」   「俗人?」管輕言發出一聲怪異的小聲,忽然大聲地咳了聲,一口唾沫呸了出去,直奔曲悠然,「我不僅是俗人,還是個要飯的,就是這麼沒規矩。」   曲悠然閃身飄退,一臉嫌棄地看著管輕言,滿眼都是憤恨,管輕言卻不緊不慢地拋了個媚眼,「有種你打我啊?」   真的……好賤。   別說曲悠然了,連嵐顏都想打他了,可她偏偏又那麼懷念,因為這樣的管輕言,才是她記憶中那個無所顧忌、恣意瀟灑的他。   誰知道曲悠然卻將目光轉向嵐顏,可憐巴巴地眨著眼睛,「他吐我口水……」   這……這算是在向她告狀嗎?他當自己還是個孩子嗎?嵐顏的頭好痛,大清早見到兩個這樣的傢伙,真是難受。   「你不要臉,愛告狀。」管輕言輕哼。   「你更不要臉,吐口水。」曲悠然冷哂。   眼見著兩個人又如同鬥雞一樣瞪上了,嵐顏的手一伸,指著門外,「出去!」   兩個人立即抽回眼神,同時可憐兮兮地看著她,那眼神彷彿是被她遺棄的狗兒。   什麼時候,他們居然會玩這一招了?   嵐顏狠下心,再度指著門口,「都出去!」   兩個人默默地互看了眼,轉身出門。   才剛走出門外,嵐顏就聽到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響,再度傳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拳腳相向,衣袂飄動。   顯然,他們又打起來了。   打就打,反正打死打殘都不關她的事,嵐顏無奈地扯起嗓門對著門外大喊:「再讓我聽到一點聲音,就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打鬥聲漸漸遠去,卻沒有半點停止的意思。   這雞飛狗跳的人生,她為什麼覺得自己這輩子想要尋求一種安靜,絕對是癡人說夢了呢?   她重重地關上門,把身體倒落在床榻上,扯過被子準備第二輪的好眠,門板上忽然傳出輕輕的敲擊聲。   「別吵我睡覺,再打擾我,別怪我不客氣。」嵐顏不耐煩地喊出聲。   是人都有起床氣,何況她無辜被打擾得這麼慘。   這氣勢饒是她氣息微弱,還是頗為震撼的。   「那好吧。」門外傳來清潤卻比她還要微弱的聲音:「那我晚些再來看妳。」   嵐顏一怔……   門外的人慢慢地轉身,即使這麼一個小小的動作在他做來,卻透著幾分顫抖,讓人不禁心生憐惜。   就在他的手指扶上牆壁,剛剛邁出一步的時候,身後的門忽然打開,一件大氅披上他的肩頭,「早晨清寒,你身子弱,何苦出來?」   那身影順著她攙扶的手轉過身,露出一道溫雅的笑容,「牽掛妳。」   短短三個字,那麼淡,卻又那麼濃。   嵐顏把大氅攏了攏,「進屋,我給你倒杯熱茶,莫再受涼。」   他嘴角揚起一縷蒼白的微笑,很輕地點了點頭,在她的攙扶下,踏進屋內。   在踏進門檻的一瞬間,他回頭看向院外,嘴角的清淺笑意忽然加深,而院外那兩個人的呼喝聲依然響亮……   「你應該在床上好好休養的。」看著他明明清弱卻故作強硬的姿態,嵐顏不由得一陣心疼。   蘇逸的聰明,很容易讓人忘卻他身體上的病,甚至於忌憚他。   當他任務卸下,所有的靈秀都不再用於算計人心,展示在她面前的才是真真正正的蘇逸。是那個弱不禁風,隨時可能倒下的人,才更讓她想要憐惜。   他的堅強,是被身體的弱質逼出來的。為了家族的傳承、為了使命,他不得不堅強,因為一旦沒有了堅守的信念,他說不定就此放棄了一切。   她最為擔心的,也就是這個。   現在的他,說出了心裡最深的祕密,也找到了最後一個人,對於他來說,已經沒有了任何支撐下去的動力,因此在看到他不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寒風中跑來探望自己,嵐顏內心深處的隱憂不禁又浮現上來。   她害怕他不在意自己、她害怕他無所謂生死,她害怕他自暴自棄就此了無牽掛地放任生死了。   她扶上他的胳膊,蘇逸側著臉輕輕看了她一眼,嘴角揚起淡淡的笑容,沒有任何拒絕,由著她扶著自己在她的床邊坐下。   他的手捂上唇邊,輕聲地咳嗽起來,似是在極力壓制,卻怎麼也壓制不住,身體的震動一下下的,慢慢俯倒。   「快躺下。」嵐顏急了,幾乎是半摟著他,另外一隻手拍著他的胸口。   而此刻的蘇逸,彷彿是喘不過氣,手緊緊地抓著她的掌貼在他的胸口,急促地喘息著。   當那咳嗽聲好不容易停止了,他也像是抽乾了所有的力氣,無力地靠在嵐顏的肩頭,一雙眸光也因為剛才的用力,染滿了水汽,看上去更讓人心生憐惜。   他靠在嵐顏的床頭,「對不起,占據了妳的床。」   嵐顏扯過被子蓋上他的身體,口中叨唸著:「你啊,叫你不要這個時候出來,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前陣子還病得那麼重。」   何止是病重,只差半口氣就能去見閻羅王了。這是剛喘過氣就不消停的節奏啊,要不是看在他體弱的份上,嵐顏真的很想一拳把他揍到下不了床。   可惜,若真給他一拳,只怕這好不容易才救過來的小命又要嗚呼哀哉了。   蘇逸莞爾,那淚跡未乾的眼眸更加明亮耀眼了,看得嵐顏心頭一顫,不自覺地別開臉,但那一瞬間的明麗,卻再難從心頭抹去。   「我給你倒杯茶。」她匆忙想要起身,卻被他拉住手,她回首望去,只見他蒼白的面容上,泛起一絲淡淡的紅暈。   「妳忘了我說過的話嗎?」他清幽的聲音,緩緩的語調,如潺潺的溪流,輕易地潤進了人心裡,「神獸的事已經不是我的責任,但我有新的目標,自然也會為了活下去而努力。」   嵐顏當然知道他話中所指的目標是什麼,不過……   「如果妳覺得當初我是一時衝動,我現在可以告訴妳,我蘇逸行事從不衝動。」他的眼中寫滿認真,每一個字都那麼清晰,清晰得讓人想要忽略都難。   她沉默著,無法回答。低垂著的腦袋,卻也能感受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她不敢抬頭,因為沒臉面對。   現在的她一身情債,本想對管輕言負責,才斷了往日的情分,不談愛戀,可惜管輕言的情愛未斷,卻又多了蘇逸。   她更知道,蘇逸這樣的人若是選擇伴侶,絕不可能只看面容,他要的是心有靈犀、要的是彼此明瞭、要的是共同患難,否則無論多動心,也就僅僅是欣賞。   為對方而死,是交付性命,為對方而活,何嘗不是一種交付性命。越是聰明的人,越不輕易將自己的一切交給別人,因為他們已經足以掌控一切。   但現在的蘇逸,就是將自己交付,他將他的性命、他的未來、他的希望,都交到她的手中。   蘇逸一聲輕笑,「當然,妳也可以不答應的。」   嵐顏深吸一口氣,猛抬頭,盯著他的眼睛,「如果我不答應,你會不會放棄?」   蘇逸的笑容更深,「放棄妳還是放棄活下去的信念?」   這不是同一個概念嗎?   「我不會道德綁架妳,所以不會。」他給了她一個答案,一個讓她終於能鬆口氣的答案。   不過也就僅僅是鬆了一口氣,下面的話就讓她更加鬱悶了。   「我不會放棄生命,也不會放棄妳。」明明是一副氣弱得要死的樣子,為什麼說出來的話卻讓她覺得要死的人是自己。   明明一副無賴的表情,可由他做來,卻讓人連氣都氣不起來。   「有人說過你很無賴嗎?」她沒好氣地把水送到他的手裡,卻還是怕水灑了,濕了他的衣衫,手上的動作在最後一刻還是輕了。   修長的手指點了點腦袋,蘇逸淺笑蕩漾,「通常,他們都說我很賊。」   看來,她還是口下留情了。   「不然也不會是他們在外面打得熱鬧,而我……」他低頭看著身下的溫香軟榻,微笑道:「在這裡。」   現在把他扯下來,再丟出去來不來得及?   就在她無所適從的時候,門忽然從外面被人大力推開,兩道身影隨著陽光投射進來,幾乎占據了所有的光線。   嵐顏忽然覺得有一道寒風颳過身邊,按理說這天氣也不涼,外面的陽光也正好,為什麼她覺得身上涼颼颼的。   兩個人,四道目光,帶著凜冽的寒氣直撲向她。不,確切的說,是越過她撲向她身後床榻上的男人。   蘇逸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你們打完了?」   「阿彌陀佛。」曲悠然低喚佛號,「施主,這裡是佛門清淨地,你這樣擅入女施主的房間,未免僭越。」   話說得漂亮,眼神可不漂亮。嵐顏打賭,曲悠然已經在心裡把蘇逸從床上扯下來一萬次了。   「是嗎?」蘇逸一臉無辜,「我沒有擅自進入,是她請我進來的。」   那手指伸著,指的卻是身下的床榻。   這意思分明是說,不僅是她邀請他入室,還是她邀請他登榻。   曲悠然的臉色一變再變,嵐顏看著他的手握緊,鬆開,再握緊,再鬆開……   看來這些年的佛法,沒有修行好啊!   不過很快,曲悠然的臉色就變得平靜,一片古井無波中,他悠然開口:「蘇逸施主,你於我松竹禪也算是有多年淵源,我身為掌門是萬萬不能讓你出半點差池,你現在的身體,可是絕不能再吹風受涼的。為了你的身體,我唯有讓人時刻守護著你。來人……」   他一聲令下,門外瞬間湧進幾個大小和尚,曲悠然的手指著床榻,「你們要寸步不離守著蘇施主,不要讓他再隨處亂跑,沒有我的允許,不要讓蘇施主隨便下床。」   「是!」幾人領命,頓時將床榻圍了起來。   「呃……」蘇逸臉色一變,剛要開口說話,曲悠然手指一伸,點上他的啞穴,「施主身體弱,還是好好養病吧。」   乾淨利索,直接斷了蘇逸的各種念想。   於是,她就這麼看著,看幾個和尚抬著蘇逸還有她的床,漸漸從她的視線裡消失了。   曲悠然的眼中閃過一絲得意,轉身看著嵐顏,「他睡過的床,怎麼能再給妳睡?我給妳換一個新的。」   原來居然是這個原因……   嵐顏心頭嘆息無數次,只能苦笑。   「好了,現在他不會再趁虛而入了,我先給妳把脈,看看妳的傷。」曲悠然握上她的手腕。   才剛剛握上,身邊就射來一道指風,「她的脈象我已經摸過了,什麼情況我可以告訴妳。」   曲悠然身體一旋,順勢將嵐顏摟進懷裡,「醫者望聞切問,你有我醫術高嗎?搞不好還有什麼你切不出來的脈象,你就這麼確定自己的能力?萬一有個差池,治不好她怎麼辦?」   一頓搶白,管輕言頓時被噎得說不出話來,眼睜睜地看著曲悠然的手在嵐顏的胳膊上細細撫過,然後慢悠悠地摸上她的手腕。   嵐顏的眸光掃過曲悠然的臉,猛地一抽手,「他答應,我也未必答應。」   曲悠然得意的表情頓時僵住了,換成管輕言一臉開心。   當然,這個表情也沒能逃過嵐顏的眼睛。   從之前累積的怒火,到被早晨被打擾的起床氣,嵐顏一股腦兒地爆發了。   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嵐顏的怒意中誰也不敢吭聲。   「阿彌陀……」佛字還沒出口,就被嵐顏更大的聲音打斷。   「阿你個頭啊,你有半點修行人的自覺沒有?仗勢欺人都用上了!」手指一轉,點到了管輕言的臉上,「吐口水你都用上了,還要不要臉?」   管輕言搖搖頭,忽然發現嵐顏噴火的目光,又默默地點了點頭。   「現在我要睡覺,不管你們是打架還是切脈,都等我睡醒了再說,現在給我出去!」嵐顏手指著門外,毫不留情。   兩個人對看了一眼,磨磨蹭蹭地朝門外走去。才走到門口,身後又傳來了嵐顏的聲音:「等等。」   兩個人飛快轉身,眼神中充滿了希冀。   「你!」嵐顏的手指著曲悠然,「給我送張床過來!」   她的床都被搬走了,要睡覺也沒地方了啊。   「喔。」曲悠然委委屈屈地點著頭,在嵐顏噴火的目光中,奪門而出。   (此為精采節錄,更多內容請見《夫君們,笑一個5》精采大結局)

作者資料

逍遙紅塵

自稱某狼;讀者第一次通常喚狼大,數日後變破狼,最終定格為殺破狼,據說其後母行為導致無數人咬牙切齒揪狼毛。實際上是超級無敵悲劇體質,三不五時就會上演掉水坑、卡鞋跟、臉著地、撞玻璃的情節。

基本資料

作者:逍遙紅塵 繪者:柳宮燐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6-05-03 ISBN:9789869258098 城邦書號:RF5009 規格:平裝 / 單色 / 4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