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夫君們,笑一個3:那些年,不能說的情話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夫君們,笑一個3:那些年,不能說的情話

  • 作者:逍遙紅塵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6-02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作者從未曝光的全新創作,實體書獨家首發! ◆榮登博客來輕小說暢銷週榜!金石堂羅曼史週榜第一名! ◆女尊天后逍遙紅塵X人氣插畫家柳宮燐,聯手打造三界美男環伺、曲折離奇的娶夫傳奇! 一部超乎想像又笑中帶淚的古言NP文! 隨書好禮四重送! 1.第一重:作者全新創作揭開上古恩怨的「今生緣,前世定(一)」番外 2.第二重:柳宮燐精心繪製「擂臺上風華乍現」拉頁海報 3.第三重:首刷限量晴空精美功課表乙張(10款隨機出貨,送完為止) 4.第四重:隨書贈送角色留言書籤「絕塵」或「段非煙」乙張(2款隨機出貨) 「既然妳選擇了妳的路,那我也唯有盡力保妳在妳要的路上,平安。」 原來她身邊都是一群有故事的人,在深藏不露的外表下卻都有一顆對她的真心! 「妳怎麼不戴及笄時我為妳挽上的髮簪?」 「嘖嘖,我終於知道你之前為什麼要扮乞丐了,這臉沒法見人啊,不然走在大街上立即被人搶走了!還不去把你的鬍子留起來,美成這樣,讓別人怎麼活啊?」 嵐顏得到妖霞衣及秋珞伽的內丹而覺醒,之後趕回封城參加擂臺,被受邀前來觀賽的段非煙發現行蹤,於是嵐顏以鬼城的名義參賽,挑戰當初殺害鳳逍的劍蠻,為夫君報了仇。不料嵐顏在擂臺現蹤,不僅驚艷四座,還引出封千寒、原城少主、松竹禪宗主及蘇逸等人,原來大家都是她的舊識,個個不簡單且都想追求嵐顏,讓嵐顏不禁內心哀嚎:她都惹了一群什麼牛鬼蛇神啊! 嵐顏想找出鳳逍之前被封城藏起來的斷尾,因此撞破城主封南易的驚天祕密。危機時刻,段非煙忽然現身相助,兩人皆身負重傷才勉強逃出。養傷期間讓嵐顏對段非煙慢慢改觀,發現他的真實身分和傷心過往,讓嵐顏不得不出手幫他療傷,兩人結下一段情緣。 此時,在嵐顏體內沉睡的黃龍蒼麟似乎有覺醒的跡象,為了早日擺脫嘮叨的蒼麟,嵐顏必須找到四城藏匿的上古神獸靈丹,不得不回到封城和封千寒敵對,昔日的戀情竟成今日的死敵?封城及封千寒身上又藏了什麼祕密? 【延伸閱讀】 晴空閱讀星勢力,強勢來襲! 華文小說專賣店開張囉, 最強作繪者陣容歡迎光臨! 帶你品嘗愛情中的萌點與笑點! ◎晴空萬里部落格:http://sky.ryefield.com.tw 【讀者一致好評】 「逍遙紅塵的作品一向走歡樂路線,但實際上的主軸卻是非常深刻,甚至令人難過。這次的《夫君們,笑一個》在開頭就先帶出一小段女主角的身世,並且慢慢刻畫女主角的成長經歷,中間當然會出現許多驚奇有趣的歷程,不過更重要的是有許多美男會出現啊~光是在第一集就發生了這麼多的劇情,而且出場的人物都非常有特色,但是俗話說好酒沉甕底,越後面的佳麗越誘人,只好之後每集鎖定才不會錯失看美男的先機(已敲碗第二集)。」 ——讀者 Ni 「在此之前,我完全沒看過逍遙紅塵的書,作者的文筆很好,很符合古言該有的氛圍,讓讀者隨著文字變化彷彿能感受到四季的改變,不過既然書名叫《夫君們,笑一個》,理所當然不會只有一個男主囉,除了冷若冰霜像仙人般的封千寒、病弱美男鳳逍,之後還有氣質出塵的白羽、自戀妖嬌的管輕言,最後還來個美少年和尚絕塵,女主角到底會獨鍾於誰?還是組成一個美男後宮呢?不過由於女主角太男孩子氣的緣故,所以我也很難想像有誰會愛上她?這部作品很期待後續,因為太想看還有哪位翩翩美男會出現,而且第一集還有很多祕密尚未揭曉,感覺是個極虐又處處充滿歡樂的一部作品啊!」 ——讀者 雪翼 「我會被故事吸引而繼續讀下去的原因在於故事中有很多映襯手法的地方,像是主角一直被視為是廢材,實則不然,主角的身分似乎另有隱情,而這樣的隱情在揭發後,想必又會引發另一個故事的高潮,令人期待!目前最喜歡的地方是鳳逍和封嵐顏的互動,在沒有看到他倆重聚之前,我會一直想知道故事的後續鳳逍還會不會出現,如果之後再出現的話,他倆又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這都是吸引我繼續讀下去的原因。」 ——讀者 韓羽 「在閱讀前,我一直認為本書與逍遙紅塵的前作應該都大同小異,沒想到這個想法居然是大錯特錯!本書與作者之前的作品截然不同,狼大筆下的女主們一出場個個武功超群、艷絕天下、天資非凡,然而本書的主角卻是相差甚遠,登場時不但廢柴且更是資質愚鈍,這使我覺得新鮮且好奇接下來的發展,究竟女主角會如何脫胎換骨,重生成不一樣的自己呢?狼大的劇情套路一向都是讓人捉摸不定,這也是狼大的一大魅力,本書裡我最喜歡嵐顏與管輕言的相處了,那種歡樂搞笑的情緒一下子就傳染給我,他們的對話至今仍能使我捧腹大笑;封千寒的冷傲、鳳逍的慵懶、白羽的清高、管輕言的瀟灑及絕塵的脫俗,無一不是吸引廣大女性粉絲極品美男啊!」 ——讀者 Lin 「說起來當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已經是狼大的忠實讀者了,從對NP、女尊的陌生,到現在的喜愛,完全都是從讀狼大的作品開始的。這次的作品同樣是一開頭就讓人捉摸不透啊!每次我都會被開頭給狠狠懾住,而後又被接下來的劇情給深深吸引,真的是讀得欲罷不能,恨不得能馬上知道接下來的情節啊!最後很想說一下,為什麼狼大寫的每個男角都那麼棒?連乞丐都那麼讚也太不科學了吧?(讚美),期待接下來會出現的可口美男們!(笑)」 ——讀者 葛菲 「逍遙紅塵大大的筆風真的令我驚艷,使得沒接觸過古言小說的我著實被迷住。剛開頭劇情就十分緊湊,怪不得小編不肯透漏一絲絲劇情——因為書中的任何設定都是個梗!光是標題『夫君們』就足以挑起我的興趣,這根本是最早埋下且最晚才能揭穿的迷人伏筆!作者的功力真的太令我驚艷了啊!」 ——讀者 昀潔

目錄

第一章  擂臺下的暗湧 第二章  兄長嵐修 第三章  挑戰劍蠻 第四章  為夫報仇 第五章  三年賭約,故人重逢 第六章  文鬥依泠月 第七章  挑戰封千寒 第八章  往日情,今日恨 第九章  情債初現 第十章  蘇逸隱藏的祕密 第十一章 與卿約,一生誓 第十二章 往事如煙 第十三章 緣?劫? 第十四章 神獸靈丹 第十五章 妖王之怒 第十六章 黃龍現身 第十七章 兩個重傷的人 第十八章 互相照料 第十九章 不為人知的約定 第二十章 征服妳的心,先征服妳的胃 第二十一章 療傷?纏綿? 第二十二章 段非煙的身世 第二十三章 為妳擋盡一切天劫 第二十四章 離別之吻 第二十五章 與封千寒聯手 第二十六章 青龍內丹 第二十七章 封千寒的追求 第二十八章 兩個男人當年的約定 第二十九章 蒼麟覺醒 第三十章  尷尬相處 第三十一章 驕傲的中央主神 第三十二章 黃龍的悔恨 第三十三章 傲嬌的尊主 第三十四章 伺候傲嬌大人用膳 第三十五章 蘇家生變 第三十六章 入杜城,查靈丹 第三十七章 城主杜清和 第三十八章 談判、交易、隱祕 番外    今生緣,前世定(一)

內文試閱

為夫復仇
  嵐顏戴著面紗遮住容貌,逼劍蠻在擂臺上跟她對打。   劍蠻為了命,自然是拚盡全力。只是他低估了眼前這個忽然冒出來的女人,更低估了她要殺他的決心。   他一劍刺出,寒星點點,直撲嵐顏。   而此刻的嵐顏,沒有動,一直站在原地,看著劍蠻手中的劍越來越近!   所有人驚呼出聲。   劍蠻以為自己得手了,可是他的眼前忽然人影空空。   嵐顏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他的身後,手中的劍輕輕揮過。   只是輕輕一揮,在劍蠻的背心便劃下一道長長的傷口,從後背直到腰際。   深,也不深,皮肉翻捲卻不致傷及性命。   嵐顏低低的聲音,只有劍蠻能聽見,「你當初傷他的第一劍,就是這裡。」   劍蠻表情一驚,整個人竄出去,但是那雲淡風輕的劍,卻讓他避無所避,他甚至能聽到那劍劃開自己衣衫、切開皮肉的聲音。   就在他心頭還在慶幸這一劍並不深的時候,耳邊忽然想起鬼魅幽魂般的聲音,「繼續。」   那聲音,彷彿就貼在他的耳邊。   劍蠻魂飛魄散,匆忙間回頭就是一劍。   他本意只是防守,怕這詭異的女子會在他背後突襲,卻在劍揮起時聽到一聲冷哼,「放心,我不會偷襲你的。」   這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夠所有人聽見,頓時引起一片哄笑聲。   唯一笑不出來的是劍蠻,因為他聽到的比旁人多一句,那是傳音進他耳朵裡的:「我不會讓你這麼輕易死的,你當時如何對他,我便如何對你。」   劍蠻知道今日不會善了了,只是死在他手上的人太多,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與這女子的結怨是因誰而起。   當他轉過身,嵐顏才慢悠悠地抬起手,揮出一劍,人在數丈之外,招式已起。   劍蠻以為自己可以輕易躲避,可惜他又錯了,就在那劍招落下的瞬間,女子的身影猶如鬼魅一樣出現在他的面前,他甚至沒能看清楚對方是如何靠近自己的。   他抵擋了,但是那輕飄飄的一劍,就這麼從他的防禦中穿過,又一次劃開他的前襟,劃破他的胸膛,直到小腹。   傷口不深,但是疼。   比疼更可怕的是恐懼。現在他終於明白了對方的那句「只要你能從這擂臺上逃走就饒你一命」的真正含義。   那一劍對方若要取他性命,當真是隨隨便便,可是這女人沒有,他清楚地知道對方要折磨他,就如同他曾經折磨過的每一個手下敗將一樣。   劍蠻的手中從無活口,折磨人也只在無人的時候,每一個這樣的人都已經死了,他不知道這女子是如何知道他的動作,甚至連他最喜歡從哪裡下手都清清楚楚,恍若親見。   無論如何,他要逃!   先保下命,待城主回來後,封千寒不敢拿自己如何,這女子不過是段非煙的人,更不敢拿自己如何。   當嵐顏又一次舉起劍的時候,劍蠻想也不想,掠起身體朝著臺下飛去。   眼前,忽然出現一道淡藍色的身影,人猶如一道妖影般停在空中,而她手中的劍橫在空中,劍尖直指著他,他這一步出去,雖脫離了擂臺,但這把劍也能把他穿個透明窟窿。   一步之遙,他只能無奈退回,站在擂臺上,不甘心地看著她。   他依稀能感覺到,對方面紗後的眸光,帶著嗜血的冷然,死死地盯著他。   劍蠻一揚手中劍,「妳不放我走,那就決一死戰好了。」   嵐顏咯咯笑了,笑聲飄在空中,清脆如鈴鐺,煞是好聽,更有幾分嬌媚、幾分妖嬈,讓人不禁神往。   她抬起手腕,「我不喜歡用武器,但是為了你,我可是特別破例了的。」   一個讓她恨不能千刀萬剮的人!   劍蠻飛撲向嵐顏,手中的武器晃出耀眼的光芒,似乎是要誓死一搏。   這狂猛的打法,臺下人情不自禁發出一聲驚呼,有人更是身不由己地後退一步,似乎是想要躲避。   任何人面對對方殊死一戰的撲殺時,這都是必然的反應,唯有將距離拉開,才能消弭對方的戰意,也更能尋找到對方的破綻。   這就是劍蠻要的,他才不會傻到去對戰,明知道對方是自己打不過的人,剛才那幾劍已經讓他從心底深深恐懼眼前的女人,這全力一擊他算計的就是對方的後退,只要她退開,他就拚盡全力下擂臺,她不是說他逃不了嗎?他就逃給她看!   女人讓開了,劍蠻心中閃過喜悅,可是這喜悅還沒來得及釋放,他就看到那側身的女人做出了一個詭異的動作,她伸出了手。   一隻雪白如玉,柔軟無骨的手,在陽光下泛著珍珠的光澤。   「嘶!」胸口衣衫盡碎,五道深深的指痕劃過他的肩頭。劍蠻腳下一晃,踉蹌著後退,手捂著肩頭。血不斷地從指縫中沁出,轉眼間濕透了衣衫。   她看著自己的手指,一滴滴的血落在她身側的地面上,滴答……滴答……   劍蠻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陰森,那是他的血,剛才這女人一爪,已是深入骨中,好狠毒的女人!   「你也是這麼對他的。」耳邊,還是那嬌嬌俏俏的嗓音。   嵐顏又一次揚起了劍,「我說過,你如果逃得了這擂臺,就饒你一命,可我沒有饒你一命的意思。」   她主動出擊,劍光閃爍。   胸口,小腹,手臂,一道道一處處,全是她劃下的劍痕,劍蠻早已是心魂欲裂,再也沒有與她對戰的勇氣。   而嵐顏的心中,則是那日鳳逍在她的眼前,那血花四濺帶笑望她的容顏。   嵐顏的嘴角揚起了淡淡的笑容,而眼角邊,卻依稀有什麼滑下,一句句話語在心中,與那個已然逝去的人訴說著。   ──鳳逍,你看到了嗎?我在為你報仇。   ──鳳逍,他對你的傷害,我讓他十倍百倍地還給你!   每一劍落下,每一道傷口,都彷彿是再現昔日劍蠻對鳳逍的傷害,唯一不同的是鳳逍的坦然,與劍蠻的恐懼。   劍蠻的不斷躲閃中,忽然遠處一列車馬緩緩而來,這一瞬間她看到了封千寒忽然起立的身形,也看到了劍蠻眼中乍亮的光芒。   封南易?嵐顏心頭一聲冷哼,手忽然抬起,重重的一劍撩過劍蠻的手腕,筋脈頓時寸斷。   劍蠻發出一聲慘叫,嵐顏的話音也落:「這一劍,為你剛才偷襲的舉動,你不該傷嵐修。」   劍蠻趴在地上,掙扎著,更是不甘心,「他是妳什麼人?」   人影擦身而過,劍蠻的耳邊飄過兩個字:「哥哥。」   劍蠻的眼睛看著她,閃著不敢置信的光芒,嵐顏呵呵一笑,「現在你知道我是誰了吧,可否還要問,我是替誰報仇?」   劍蠻忽然轉身,衝著馬車大聲叫喊著:「主上,救我!」   嵐顏心頭一震,不好。   她絕不能讓封南易有開口的機會,劍蠻的命她勢在必得。   那劍,高舉。   車內傳出威嚴的聲音,「姑娘,手下留情。」   話說了,若繼續就是不給封南易面子了。   她,會給嗎?嵐顏想也不想,一劍直入劍蠻胸口,在眾人的譁然中,震斷對方的心脈。   劍蠻眼中的光芒漸漸熄滅,喉嚨中咯咯作響,嵐顏貼著他的耳邊,「鳳逍,我夫。那日我眼睜睜地看你如何凌虐他,我怎會容你活著?」   劍蠻的身體,帶著他的不甘心,轟然倒下。   而那馬車,已到了擂臺前。   車中的聲音已有了威壓,「小丫頭好狠毒的手段,可是我封城中人?」   「是,也不是。」   「她是我的人!」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嵐顏不禁抬頭,卻看到了段非煙那似笑非笑的臉。在這個時候還為她挺身而出,倒是讓她忍不住要稱讚一聲。   車停在擂臺前,車中人威嚴行出,一雙目光中精芒四射,盯著嵐顏又看看段非煙,「鬼城是我貴賓,卻不能在封城隨意殺人,段城主管束無方呢。」   「城主大人。」清寒的身影飄下,落在嵐顏身前,卻是封千寒的身影,恭敬有禮的姿態下,語氣卻半點不見父子之情,「劍蠻暗箭傷人在先,這位姑娘只是鳴不平,為我封城名聲,千寒不敢包庇。」   封千寒為她開脫,更是千古難得一見了。   面紗後的嵐顏笑笑,依舊沒有說一句話。   而一聲適時的佛號聲,彷彿也有意無意地讓自己一腳蹚進了渾水中,「松竹禪謝少城主秉公處理。」   何止是讚揚封千寒,還暗損了一句封南易。   封南易眼中精芒一閃,東樓中的人倒像是什麼都沒做過一般,「松竹禪雲松門下曲悠然,見過城主大人。」   咦?這是俗家名字啊,居然不是法號?莫不是代表這松竹禪出來的竟然是個俗家弟子?   嵐顏頗有些驚訝了。   「既然劍蠻不懂禮儀,秉公辦理也是對的。」封南易看也不看地上的人,踏上擂臺邊,走向北樓。   封千寒在他身後,也是同樣的面無表情。   「不過。」封南易停在嵐顏面前,「姑娘非封城中人,擂臺上較量玩玩也罷了,殺人之事似乎應該由封家來處理。」   「我上這擂臺可不是玩玩而已。」嵐顏滿不在乎,朗聲回答:「我方才就說了,他傷了於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   「喔?」封南易看似溫和的口吻之下,威壓在一點點地增強,而這對於嵐顏來說,或者對於老妖精秋珞伽來說,實在不足看。   嵐顏的視線轉向嵐修,「雖然有松竹禪,但我又怎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兄長受人暗算,替兄長出手不算外人吧?」   嵐修猛地站起身,一雙莫名的眼睛盯著嵐顏,嵐顏的手拈上面紗,輕輕揭開。   面紗落地,嵐修瞪大了眼睛,嘴巴張得幾乎要脫臼了,「你、妳、你、妳……」   嵐顏無奈,昔日的弟弟沒死又回來了,還一轉眼變成妹妹,嵐修當然一時間接受不了。   她轉頭看著封南易,「城主大人,我雖然沒有報名參賽,但我有您三年前親口許下的承諾,我、封嵐顏,回來打擂臺了。」   所有的聲音都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嵐顏感覺到一雙雙停留在她臉上的眸光。   多久了,她不曾再受到過這樣的關注。   有驚歎的、有讚美的、有驚豔的。   「妳、妳真的是嵐顏?」嵐修結結巴巴,指著嵐顏的臉,猶如看到鬼魅。   嵐顏望天翻了個白眼,「真的是我。」   「妳、妳、妳怎麼……」嵐修的臉脹得通紅,明顯是努力想要鎮定,卻怎麼也按捺不了驚嚇的心情,「怎麼變成女人了?」   「我一直都是女人。」嵐顏很是無奈,決定隱藏住自己的身分,索性順水推舟,「所以當年母親隱藏著一切,就是因為我的性別。」   嵐修點了點頭,驚喜地一把抱住她,「妳沒死就好、沒死就好,我一直記掛著妳,就怕妳也遭了難,弟弟也罷妹妹也罷,妳活著就是最好的事。」   被這雙鐵臂抱著,嵐顏感受到的是濃濃的親情,沒有其他含義,只為了那單純的重逢後的喜悅。   嵐顏靠在他的懷裡,輕輕說了聲:「哥哥。」   無論她是嵐顏還是秋珞伽,無論她是妖還是人,嵐修都當得起她喊出的這兩個字。   沒有任何情色色彩,純粹的兄妹之情,告訴嵐顏在這個世界上她並不孤單,也沒有完全失去,至少她還有嵐修。   「妹妹,我的好妹妹。」嵐修呢喃著,手掌摸上她的髮頂,親昵地揉了揉。   那手繼而重重地在嵐顏肩頭上拍了拍,「妹妹,妳真漂亮。若不是我親妹妹,我一定娶妳為妻。」   東樓上忽然傳出一聲佛號,「阿彌陀佛。佛門弟子當不被俗世情感所擾,否則如何平心靜氣修習?」   嵐修頓時僵了下,放開了抱著嵐顏的手,衝著東樓雙手合十,「弟子謝大師兄賜教。」   嵐顏看著嵐修正經八百的樣子,頗有些好笑,只是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她只能按捺下心情,看著面前的封南易。   嵐顏抿唇微笑,「城主大人,經年不見,還是一如當初的健朗。」   明眸皓齒之下,那笑容也格外燦爛,更顯清純,一雙眼眸忽閃閃的,彷彿她還是封南易的九宮主,彷彿她還是封千寒最喜愛的小弟。   封南易的眼睛停在她的臉上,深深地看著。   而嵐顏則仰起漂亮的臉蛋,迎接著他的注視。   老狐狸,想要看穿她這真正的狐狸精,只怕沒這麼簡單吧?她的臉轉上北樓,殷紅的唇瓣呢喃出一個名字,「千寒哥哥……」   一如往年那般癡纏,一如兒時那樣撒嬌,一如曾經那樣單純,傻傻地望著封千寒笑。   只是這個時候,沒有人笑她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也沒有人笑她是個一無是處的九宮主,更沒有人談笑那個被掃地出門再也不敢回來的封城九宮主。   她站在擂臺上,風華無雙。   她看到,那一瞬間封千寒的眸子中,始終凝結冰寒的東西起了變化,從冰封到溫柔如水,也不過是刹那,只為她那一句千寒哥哥。   可惜,她已不是當年的她。   她是回來打擂臺,卻不是為了他。那些表面的溫柔,那些帶著野心的目的,與曾經的體貼溫柔交融在一起,成了心中最大的笑話。   她是妖族人的事,她賭封千寒不會說,這三年的事情沒有人知道,封千寒又怎麼願意捨棄對自己死心塌地的她呢?   嵐顏衝著擂臺下的人揚起甜美的笑容,那雙眼一瞇,單純中卻又透出幾分風情,讓人挪不開眼睛。   她要的就是這般效果,人太浮於表面,輕易地以容貌斷喜好,她不喜歡卻不介意利用人性。   「城主大人,三年前我曾在您的見證下立誓,為千寒哥哥與依泠月姑娘一戰,如今我站在擂臺上,是否算我兌現自己的誓言了?」嵐顏不疾不徐地說著,聲音輕輕柔柔的,卻足以讓每一個人都聽見,「為了公平起見,我還特地離開封城去封家修習,能再見依泠月姑娘,是嵐顏之福呢。」   這話,明褒暗貶,比試還沒開始呢,依泠月就篤定以勝利者自居蹭到了封千寒身邊,她嵐顏不出現自然是順理成章,可她出現了,依泠月的行為自然就成了笑話。   封南易的眼眸更加深沉了,「秦仙鎮封家已經不在,妳失蹤三年,所以……」   「所以城主要打自己的嘴巴嗎?」嵐顏巧笑嫣然,口氣尊敬,但話中的含義則是完全不將封南易放在眼中。   「因為得來的消息以為妳死了,所以賭約也就不存在了。」封南易忽然開口。   嵐顏眨巴著眼睛,「當年不是城主說,嵐顏三年不得與封城聯繫,不能得到封城的襄助,否則就算嵐顏輸嗎?」無邪的表情、無辜的話語,找不到半點錯漏之處。   嵐顏一笑,他以為這樣就能壓制她了?現在的她可不是當年的她,封南易不答應,還有個依泠月呢。   她忽然看著依泠月,「泠月姑娘當年人稱封城三絕之一,更是依城的公主,論地位論身分都在我這賤民之上,莫不是泠月姑娘也要毀約,不敢與我這賤民一戰?」   依泠月本就緊繃著臉,表情更加難看了。   答應?剛才嵐顏展現的實力已經讓人咋舌,她沒有膽量去嘗試。   不答應?她的自尊不允許她這麼做,尤其是剛才封千寒的眼神,似乎已經說明了一切。   就在依泠月掙扎為難的時候,封南易突然開口:「封城比武已經結束,不知道誰是魁首?」   這是顧左右而言他,替依泠月解圍,這種偏頗已經到了不講道理的地步。   「嵐修。」封千寒忽然開口。   「不是,」回答的是嵐修,「剛才嵐顏已站在擂臺上,我自動認輸,現在魁首是嵐顏。」   嵐顏明白,嵐修這是將機會給自己,因為唯有坐上魁首位置的人,才可以挑選是否繼續挑戰封城中高位的人。   嵐顏的臉上,浮現了笑意。   就在她即將開口的時候,她的頭頂上方忽然出現了一道聲音:「妳可是我的人,開始我還在想妳若是打贏了,我豈不是還要挑戰封千寒了?承諾這東西啊真是害死人,唉!不如不打啊不如不打。」   嵐顏抬起頭,看到段非煙眼中噙滿笑意。   這話看似是在調和,實則嘲諷滿滿,取笑著封南易不守承諾,再深一層的意味則是在告訴封南易,她嵐顏是段非煙的人,若是因地位而要阻止她的挑戰,就是大錯特錯了。   「她什麼時候是段城主的人了?」東樓的簾子忽然挑起一角,卻是蘇逸溫柔帶笑的臉,「數日前我還與嵐顏姑娘有約,這比試之後就前往我蘇家呢,段城主話別說得太滿喲!」   嵐顏有些驚訝,段非煙幫她她已心中有數。蘇逸之前的襄助已經讓她覺得對方的善意過度了,沒想到在面對封南易的時候,蘇逸還會開口。   城門前的戰爭,又要因為她而再度燃起嗎?   可她與他們,真心沒有那麼多交集啊,這都什麼和什麼呢!   「嵐顏姑娘唯一至親是嵐修,松竹禪自當對嵐顏姑娘多加護衛,若比試結束,嵐顏姑娘不妨與兄長一敘分散多年之情,松竹禪下別院,姑娘可隨意小住。」蘇逸的身後忽然傳出的聲音,讓嵐顏更加驚奇了。   她是嵐修的妹妹沒錯,可嵐修也只是松竹禪門下的一個弟子,這松竹禪為了一個弟子的妹妹,需要如此明白地表現出護衛之意,甚至不惜拂了封南易和依城的面子嗎?   她不懂,而且明顯就連那位大師兄身邊的蘇逸也不懂,溫柔眼神中一晃而過的驚詫,瞞不過嵐顏的眼睛。   一隻手,撩上低垂的半抹簾子,雪白修長的指尖上,拈著一串佛珠,慢慢地在嵐顏面前展開。   素衣袈裟,容顏如玉,卻是黑髮披肩。說禪非禪,說俗非俗,卻有著一股別樣的超然之氣。   嵐顏看著他,忽然笑了,笑眸中帶著幾分薄霧,「小和尚,原來是你!」   三年不見,他更加清俊了,不再是那個有點呆、有點傻氣的小和尚了,也大器沉穩了,隱隱流轉著一種寶相的端莊,超然物外的飄然,可在那視線相對的刹那,嵐顏在他眼中看到了跳動的火焰。   也許,他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的禪境至高呢。   蘇逸爽朗一笑,「段城主跟我搶人我明白,卻不明白你居然也跟我搶人!」   那雙清若水晶通透的眸子停留在嵐顏臉上,「一命之恩,一生相互,此生不能絕塵,唯有曲悠然。」   嵐顏忽然明白了,他一身袈裟,卻沒有剃度,因為他自認已無法入佛門無垢境界,唯有身在紅塵,只為她。   有時候,再多深情的承諾,都不及一句普通話語,因為有人深情在嘴上,有人承諾在生命中。   她在今日,尋回了嵐修,再見了絕塵,那些曾經讓她心心念念的人,終於又重新走進了她的生命。   「呵呵。」那從未出過聲的南面樓宇上,突然飄出兩個輕得不能再輕的笑聲,嵐顏卻猶如被雷劈了般,猛地抬頭。   可她看到的,還是那破破爛爛的門簾,看不穿、望不透。   「原家只看熱鬧,不參與是非,卻也不容人恃強凌弱。」那聲音懶得彷彿睡著了,有氣無力的,「不過妳挑戰就好,什麼承諾誓言就丟了吧。」   那浮現在嵐顏眼眶中的淚水,終於無聲地淌下,她想笑,卻在抽動嘴角的時候,嘗到了鹹鹹的味道。   秋珞伽的冷靜也抵擋不了嵐顏本性裡的柔軟,這熟悉的聲音、這哼哼唧唧的語調,在夢中曾出現過多少次,她自己也數不清了。   「妳的及笄禮是我為妳舉行的,妳的髮是我為妳挽的,我來這裡可不是看妳為別的男人兌現什麼狗屁諾言的,我下了妳一萬兩贏、五十倍注呢,贏了請妳吃叫花雞。」   這一刻,嵐顏終於是笑出了聲,「五十倍就是五十萬兩,才一隻雞?」   「妳還欠我幾百兩銀子呢,三年來利滾利,早不知道多少了,還不給我好好打!」那聲音冷哼著,嵐顏彷彿見到了一個不修邊幅的大漢,正扠著腰扭成蛇形,勾著蘭花指瞪她。   「你還不出來?」她有些不滿,「不敢見人?」   「妳贏了,我自然就出來了。」那聲音輕柔地哼了聲。   「好!」她重重點頭。   抬起眸光,昂然面對北樓上的依泠月,「嵐顏履行三年前的賭約,挑戰依泠月姑娘!」   (此為精采截錄,更多內容請見《夫君們,笑一個3》)

作者資料

逍遙紅塵

自稱某狼;讀者第一次通常喚狼大,數日後變破狼,最終定格為殺破狼,據說其後母行為導致無數人咬牙切齒揪狼毛。實際上是超級無敵悲劇體質,三不五時就會上演掉水坑、卡鞋跟、臉著地、撞玻璃的情節。

基本資料

作者:逍遙紅塵 繪者:柳宮燐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5-06-02 ISBN:9789869174619 城邦書號:RF50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