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審判者傳奇2:熾焰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天防者》新書延伸展/二本75折,套書66折起
  • 出版社 TOP 100

內容簡介

◆「迷霧之子」系列作者,生涯最快突破百萬銷售之作! ◆布蘭登.山德森全新打造超級英雄傳奇! ◆系列上市首週空降《紐約時報》排行榜NO.1 ◆全球知名藍燈出版集團七位數競標重點大作,好萊塢製片公司Film Engine買下電影版權 ◆《美國青少年圖書館協會》年度最佳小說、《Goodreads》讀者選書、《德州圖書館協會》推薦選書 ◆鋼鐵心上市首週空降《紐約時報》排行榜NO.1 ◆全球知名藍燈出版集團七位數競標重點大作,好萊塢製片公司Film Engine買下電影版權 她是世上最熾熱危險的炎火, 任何人不得輕易靠近, 但在他心中高張燃燒的疑問, 無法阻止他縱身撲向烈焰…… 「連續不斷的精彩衝突,山德森無止境的奇思妙想,以及令人透不過氣的危險氛圍……這絕對是一本值得仔細翻過每一頁的書。」——《出版人週刊》 新芝加哥自由了! 不朽的征服者、永遠立於不敗之地的強大異能者鋼鐵心終於死去。 原本人們以為獨裁統治者的消失會讓新芝加哥人的生活煥然一新, 但是更大更混亂的問題卻隨即出現,沒有人知道如何是好。 在殺死鋼鐵心之後,大衛的心留下了一個空洞, 那個空洞曾經被復仇的渴望占據,如今卻充滿了另一個異能者的身影; 鼓動在大衛胸口的困惑和疑問,催促著他動身去追尋比鋼鐵心更幽暗、更危險的那道火焰——而他立誓要找到她,並且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內文試閱

序幕
  我見證過禍星冉冉升起。   那年,我剛剛六歲,正站在公寓的陽台,頭頂上方是無盡的夜空。我還記得那時冷氣機在我身邊的窗戶嗡嗡作響,遮去了爸爸哭泣的聲音。這台工作量超負荷的機器掛在樓面外,下方還有許多層樓,水滴不斷地從它身上落下,像是要跳樓自殺的人額頭滴下的汗。事實上,這台機器已經壞了,它能吹出風,但沒有半點冷氣,我媽經常會把它關掉。   媽過世以後,爸爸一直讓它開著。他說這台機器運轉的時候,他會覺得涼快一些。   我拿著冰棒的手垂了下去,眼睛看著那團怪異的紅光。它從地平線上升起,如同一顆新生的星星。只是沒有任何一顆星星能夠這麼亮,這麼紅。耀眼的猩紅色掛在天邊,彷彿是子彈在蒼穹打出了一個傷口。   那一晚,禍星怪異的溫暖光芒籠罩了整座城市。我一直站在陽台上,冰棒融化了,黏稠的液體漫流到我的手指,但我只是直直地看著禍星向上高升。   然後,尖叫聲開始了。   ************************************   「大衛?」我的耳機裡傳來聲音。   我搖搖頭,從自己的幻想中跳出來。我又盯著禍星看了。如今已是禍星升起將近十三年後,而我也不再是和父親一起住的小孩,甚至不再是在地下兵工廠出賣勞力的孤兒。   我是一名審判者。   「在。」我回答的同時將步槍掛在肩頭,走過屋頂。現在是深夜,我發誓我能看到禍星的紅光照射在每一樣東西上,只不過它再也不像第一次升起時那樣明亮。   新芝加哥下城區被紅色星光照亮,展現在我面前。這裡的一切都是鋼鐵,如同一個來自未來、被剝掉外皮的機器人。只是,你知道的,這個機器人並沒有被殺死,相反的,它現在正是活力四射的時期。   天哪,我想,我的比喻真是爛透了。   鋼鐵心已經死了。我們奪取了新芝加哥的上層街道,包括許多曾經被那些菁英階層獨占的便利設施。現在我可以每天在我的專屬浴室裡洗澡,即使我幾乎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麼奢華的享受。當然,你應該也能想到,現在我不再滿身臭氣沖天。   經過漫長的時間之後,新芝加哥終於自由了。   我的工作就是要保護它的自由。   「我什麼都沒看見。」我跪在房頂邊緣呢喃。我的耳機和手機以無線裝置連接,耳機上還裝了一個小型攝影機,蒂雅能夠透過它看見我所看到的一切。這個耳機具有足夠的敏感度,能夠傳輸我說的每一個字,即使聲音無比輕微。   「繼續監視。」蒂雅在連線上說,「柯迪報告,教授和目標正朝你的方向移動。」   「這裡很安靜,」我悄聲說,「妳確定……」   猛烈的爆炸突然發生在我身邊的屋頂,使我驚呼了一聲,向後翻滾。整棟房屋都大力晃動著,破碎的金屬碎片隨著爆炸氣浪在周圍飛散。星火啊!這火力也太猛了。   「星火啊!」柯迪在連線上喊著,「她繞過了我,小子,向你的北邊去了……」   他的聲音被另一陣爆炸聲淹沒,從下方地面射來的能量脈衝扯碎了我藏身處附近的房頂。   「快跑!」蒂雅大喊。   不需要她提醒,我早已拔腿狂奔。   在我右手邊,一個人影瞬間出現在滿天紅光中。能源場(Sourcefield)穿著黑色的跳傘服和膠底運動鞋,帶著一副忍者風格的全罩式面具,背後拖曳一條黑色的長披肩出現。有些異能者特別喜歡以奇裝異服來炫耀自己的「非人力量」。現在能源場全身微微閃爍著藍光和能量火花,說實話,她這個樣子滿搞笑的。   如果能源場碰觸任何一件東西,她就會變成一股能量,得以穿透那件東西—這並不是真正的瞬間移動,但已經很接近了。她碰觸到的物質導電性越強,她就能移動得越遠,所以一座鋼鐵質地的城市對她而言簡直就是某種天堂。我只是驚訝她竟然花了這麼長時間才來到這裡。   她的能力不僅僅是瞬間移動,她還能操縱電力,讓絕大多數武器無法傷害她,她所施放的雷霆暴更是名聞遐邇。以前我從沒有見過本尊,但一直都想見識一下她的手段。   可是不是離她這麼近的時候啊!   「立刻執行計畫!」蒂雅命令,「教授?喬!向我報告!亞伯拉罕?」   我的心思無法放在蒂雅的指令上。一顆不斷發出爆裂聲的電球才從我身邊掠過,讓我猛然停住腳步,衝向另外一邊。第二顆電球立刻飛過我剛剛站的地方,撞上屋頂,再次造成爆炸。氣浪推得我腳步踉蹌,金屬碎片打在我整片背上。我手忙腳亂地向這棟房子的邊緣跑去。   然後,我跳了下去。   我沒有掉下去太遠,就落在另一棟公寓的陽台上。我朝公寓內部衝進去,同時感覺心臟劇烈地跳動。進了陽台門,一台塑膠冰箱正在等著我。我儘量讓自己保持冷靜,掀開冰箱的蓋子,取出其中的物品。   能源場是這個星期才出現在新芝加哥的異能者。她在這裡隨意殺人,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目的,就像早期的鋼鐵心那樣。接著,她開始號召市民們告發審判者,以她的正義對我們進行制裁。   她奉行的是異能者扭曲的正義:異能者能夠隨心所欲地殺人,而普通人的反抗會被他們視為不可思議、大逆不道。當然,她很快就會明白這種想法有多荒謬。   到目前為止,我們想要消滅她的計畫執行得不算順利,但我們是審判者,時時刻刻都為出人意料的狀況做好了準備。   我從冰箱裡拿出一顆充滿液體的水球。   這東西,我心想,最好要有用。   蒂雅和我對於能源場的弱點爭論了好幾天。每個異能者至少會有一個弱點,只是這些弱點往往沒有規律可循。想找到它,必須仔細研究異能者的歷史,查找他們躲避的任何東西,才有可能發現什麼樣的物品或環境能夠消除他們的特異力量。   根據我們的猜測,這顆水球裡的東西最有可能針對能源場的弱點發動奇襲。我轉過身,一隻手舉起水球,另一隻手舉著步槍,緊緊盯住門口,等著能源場追過來。   「大衛?」蒂雅在耳機裡發問。   「什麼事?」我焦急地悄聲回應。我已經做好丟出水球的準備。   「為什麼你一直盯著陽台?」   為什麼我——噢,對啊,能源場能夠穿過牆壁。   我頓時覺得自己是個大白癡,急忙向後跳去。值此同時,能源場正好穿透天花板,進入這個房間,在她身周爆起的電火花不停地啪滋出聲。她落在地上,單膝跪倒,伸出一隻手,一顆電球在她的掌心上逐漸變大,電光將狂亂的影子投射在整個房間裡。   似乎是因為腎上腺素太刺激,我馬上將水球扔了出去。水球正中能源場的胸口後,從她身上爆起的能量火花一下子都消失了。紅色液體從水球中迸濺出來,灑落在牆壁、地板和她全身。這種液體很稀薄,並不是血液,而是一種古老的含糖果汁飲料。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喝過它。   而它就是能源場的弱點。   我舉起步槍,同時感覺心跳瘋狂加速。能源場看著自己浸透了汁水的身軀,似乎很驚訝,但她臉上的黑色面具讓我無法看到她的表情。她的身體表面還有一絲絲電光遊走,就像是閃亮的細小蠕蟲竄動不休。   我舉穩步槍,扣下扳機。密閉房間中響起的槍聲震耳欲聾,不過我射出的子彈準確地向能源場的臉上飛去。   子彈在穿過她身周的電場時爆炸了——即使身上灑滿了「酷愛」果汁,她的防護能力依然沒有被完全消除。   她看著我,身上的電流變得愈發熾盛和危險,照亮了整個房間,讓我突然覺得她好像是一塊塞滿了炸藥的乳酪。   呃——噢……   ************************************   當我快手快腳地跑進走廊時,門後立刻發生猛烈的爆炸,氣浪把我一下子拍到牆壁上。我聽到一陣嘎嘎的聲響。   一方面,這讓我鬆了一口氣。這種嘎嘎聲意味著教授還活著—他的異能還在為我提供防護。另一方面,這也表示一個邪惡的、暴怒的殺戮機器,正在背後追殺我。   我把自己從牆上推起來,借助綁在手臂上的手機發出的亮光,沿著金屬走廊拚命向前跑去。滑繩,我慌亂地想著,在哪邊?應該是右邊。   「我找到教授了。」亞伯拉罕的聲音傳入我耳中,「他被某種能量氣泡包裹住。看上去,他的情緒很糟。」   「朝那個能量氣泡扔酷愛!」我喘息著竄進了側面的另一條走廊。剛才我在的那條走廊正在被一道道閃電猛鞭。星火啊,她真的氣瘋了。   「我要終止任務了,」蒂雅說,「柯迪,下來把大衛帶走。」   「明白。」柯迪說。他的通訊線路中傳來一陣陣微弱的機械振動聲。是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   「蒂雅,不要!」我一邊喊話,一邊衝進一個房間,然後把步槍扛上肩膀,抓起了一個塞滿果汁水球的背包。   「計畫已經行不通了,大衛。」蒂雅說,「這個計畫的核心原本應該是教授,而不是你。現在教授根本無法行動,你剛剛也證明了酷愛完全沒用。」   我拿出一顆果汁球,轉過身,壓抑劇烈的心跳等待著,直到電光從一面牆壁上出現。一秒鐘之後,能源場在亮光中出現。我馬上向她擲出了果汁球。她咒罵一句,跳到一旁,紅色的液體濺滿了牆壁。   我又轉身逃跑,鑽進另一個房間,跑過臥室,衝向陽台。「她害怕酷愛,蒂雅。」我一邊跑一邊說,「我的第一顆果汁球消除了她身上的電火花。我們的推測是對的。」   「但她依然能擋住你的子彈。」   是沒錯。我跳進陽台,尋找著滑繩。   它不在這裡。   我從耳機裡聽到了蒂雅的咒罵聲。「你要找的就是這個?滑繩在你旁邊的第二座陽台上,你這個愣仔。」   星火啊。但是,這裡的每一條金屬走廊和每一個鋼鐵房間看上去都太像了嘛。   直升機的聲音已經很近,柯迪就要到了。我咬緊牙關,踏上陽台護欄,朝另一個陽台跳過去,抓住那座陽台的欄杆。伴隨著步槍和背包在兩側肩頭的劇烈晃動,我把自己拉上了那座陽台。   「大衛——」蒂雅的聲音又在耳機中響起。   「主陷阱點還有效嗎?」我一邊問,一邊爬過幾把已變成鋼鐵、和陽台凝固為一體的太陽椅,到了陽台的另一邊,又跳上欄杆,「不說話就是默認還有效。」我口中說著,又向前跳了出去。   我重重地撞在對面陽台的鋼質欄杆上,急忙抓緊欄杆以後,向下望了一眼—我正掛在十二層樓的半空中。我努力壓下心中的焦慮,再次用力把自己拉上陽台。   在我身後,能源場正探出頭,朝我剛剛離開的陽台觀望。我嚇到她了。這樣很好,但也很不好。隨後的計畫中,我需要她行事莽撞,不假思索。不幸的是,這表示我必須激怒她。   我跳進陽台,拿出一顆果汁球向她扔過去,還來不及看清那顆球是否擊中了目標,我轉身就跳上欄杆,抓住滑繩的握柄,雙腳一蹬,離開了陽台。   陽台瞬間爆炸了。   幸運的是,滑繩的固定點在屋頂,不是在陽台,而且繩索非常牢固。熔化的金屬碎片在我周圍四散紛飛,我沿著繩索一路下滑,速度越來越快—我完全沒想過竟然會這麼快。一棟棟摩天大樓從兩旁掠過,我只能看到它們模糊的影子,讓我覺得自己真的在往下掉。   我發出一長串半是恐慌得要命、半是興奮得發狂的叫喊聲,然後整個世界開始在我眼前傾斜。我的腳撞上地面,身子倒下,沿著街道一路滾了出去。   「噢!」我痛喊了一聲,才從地上翻身爬起來,但這座城市依然歪歪斜斜地在我的視線中旋轉著。我的肩膀超痛的。在我撞擊地面的時候,又聽到了一陣嘎嘎聲,不過聲音很大。教授的能量護盾已經快耗盡了。除非他更新,否則我能夠從他那裡得到的保護,恐怕也就只有這麼多了。   「大衛?」蒂雅說,「星火啊,能源場射出閃電,割斷了繩索,讓你直接摔在地上。」   「果汁彈是有效的。」另一個聲音在連線上響起。是教授。他的聲音很有力,儘管有些沙啞,但相當穩定。「我出來了。剛才聯絡不上你們,那個能量氣泡干擾了訊號。」   「喬,」蒂雅對他說,「你不應該與她作戰。」   「事情已經發生了。」教授斷然地說,「大衛,你還活著嗎?」   「大概還沒死。」我踉蹌了一下,拿起掉在地上的背包。紅色的果汁飲料從背包底部流出來,「但我不知道我的果汁彈怎麼樣了。看樣子,有不少彈藥損耗。」   教授用粗嗄的聲音問:「剩下的部分你做得到嗎,大衛?」   「是的。」我堅定地說。   「那就去主陷阱點吧。」   「喬,」蒂雅說,「如果你再去——」   「能源場不會理我,」教授說,「就像以前對付有絲分裂(Mitosis)時一樣。他們不想和我作戰,他們想要的是你。我們必須在她找到團隊之前幹掉她。你還記得路怎麼走吧,大衛?」   「當然。」我一邊回答,一邊尋找我的步槍。它就躺在離我不遠的地方,但槍托的前半部摔斷了。星火啊,扳機扣環也已變形,看樣子,我暫時沒辦法使用這件武器。我檢查了一下大腿上的真皮槍套。不錯,至少手槍沒丟。但是,我不喜歡眼前的狀況。   「那棟公寓的窗戶裡有閃光,伏低身體。」柯迪在直升機裡說,「她正沿著建築物的外牆向地面傳送。她在追你,大衛。」   「我不喜歡這樣,」蒂雅說,「我認為我們應該放棄任務。」   「大衛說他能做到,」教授說,「我相信他。」   儘管危險就近在眼前,我還是露出了笑容。直到加入審判者,我才意識到自己之前的人生有多麼孤獨,而現在,聽到這樣的話——   這種感覺很好,真的很好。   「我是誘餌。」我對連線中的所有人說。我站穩腳跟,等待能源場殺過來,同時在背包中摸索沒有破掉的果汁球。還有兩顆。「蒂雅,讓我們的隊伍就定位。」   「收到。」蒂雅不情願地回答。   我沿著街道走下去。新的街燈掛在已經失去效用的舊街燈上,為我照亮眼前的道路。我能看到有些人從街邊的窗戶中探頭向外窺看。這些窗戶已經沒有玻璃,被我們改裝成老式的木製百葉窗。   在刺殺鋼鐵心的時候,審判者基本上已經向異能者全面宣戰。有些人因為害怕異能者報復而逃離新芝加哥,但大多數人留了下來,也有許多人從其他地方來到這裡。鋼鐵心死後的這幾個月裡,新芝加哥的人口幾乎翻多了一倍。   我向看著我的人們點點頭。我不會警告他們逃到安全的地方去。審判者目前是他們的鬥士,但總有一天,這些人必須用自己的力量反抗異能者,我希望他們親眼看著我們怎麼戰鬥。   「柯迪,你能看見敵人嗎?」我對著我的手機問。   「看不見。」柯迪說,「她隨時有可能出現——」直升機的黑色影子從我頭頂掠過。如今,曾經受鋼鐵心操控的執法隊成了我們的警力,我對這個轉變依然無法理清自己心裡的感受。執法隊以前不只一次竭盡全力想殺掉我,這種事很難忘記。   事實上,他們的確殺死了梅根。雖然在某個程度上她已經復元了。我意識到在我槍套裡的那把槍,它曾經屬於梅根。   「我快和隊伍就位了。」亞伯拉罕說。   「大衛?發現能源場了嗎?」蒂雅問。   「沒有。」我望著空無一人的街道。這裡沒有人,只有幾盞街燈,整座城市彷彿回到了鋼鐵心的時代,荒蕪又陰暗。能源場在哪裡?   她能夠通過牆壁傳送,我心想,如果我是她,現在會怎麼做?審判者有碎震器,所以能夠在任何東西上挖掘隧道鑽進去。如果我有她的能力,我會做什麼?   答案很明顯——我會向下逃。   她就在我下方。

作者資料

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

西元1975年生於美國內布拉斯加州首府林肯。15歲時在書店見到奇幻大師羅伯特.喬丹的暢銷經典鉅作《時光之輪1:世界之眼》,從此成為書迷,並立志寫作向大師看齊。  2005年,首部長篇小說《諸神之城:伊嵐翠》付梓,連續入選2006、2007美國奇科幻地位最高的新人獎項──約翰.坎伯新人獎,之後陸續寫下「迷霧之子」三部曲、「邪惡圖書館」系列、《破戰者》等書,被各大書評給與高度評價,更讓喬丹大師指定他為「時光之輪」完結篇的接班人選! 2009年10月《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出版,打敗丹.布朗新書《失落的符號》,空降紐約時報排行榜冠軍。   2010年2月「迷霧之子」三部曲陸續在台出版,以其華麗精采又節奏輕快的內容,破除一般讀者對於奇幻小說設定繁複,閱讀門檻高的類型限制,掀起奇幻小說大眾化熱潮,創造全系列至今銷售破二十萬冊佳績!   2012年2月,山德森籌思規畫超過十年的壯闊長篇鉅作「颶光典籍」系列首部曲《王者之路》推出,超越「迷霧之子」系列成就,讓評論家和讀者們紛紛驚呼他為「邪惡的天才」! 2013年9月,以參訪台灣故宮為靈感的〈皇帝魂〉摘下全球奇科幻大獎《雨果獎》最佳中篇。11月,《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上市,融入數學幾何的設定饒富趣味又兼具知識性,開啟了魔法學院冒險的新篇章! 2014年5月,山德森再次挑戰其多變精湛的寫作風格,全新打造邪惡版的超級英雄「審判者傳奇」系列,猶如動作電影般的快節奏冒險,加上作者一貫擅長的翻轉筆法,再次擄獲所有讀者的心!6月,出版長達十多年的「時光之輪」系列,終於畫下跨世紀歷史性的完美句點;同年12月,受邀與電玩公司跨界合作暢銷IOS遊戲《無盡之劍》背景故事創作上市,被讀者喻為「完全超越遊戲的快感動作經典!」 目前任教於楊百翰大學,居於猶他州的歐瑞市,正積極埋頭創作其他系列作品。 作者官網:www.brandonsanderson.com 著作:《諸神之城:伊嵐翠》、「迷霧之子」系列、「時光之輪完結篇」系列、「颶光典籍」系列《王者之路》《燦軍箴言》《引誓之劍》、《皇帝魂: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審判者傳奇」系列、《無盡之劍》。 相關著作:《颶光典籍三部曲:引誓之劍.上冊》《颶光典籍三部曲:引誓之劍.下冊》《迷霧之子系列-執法鎔金:悼環》《迷霧之子-執法鎔金:自影》《迷霧之子-執法鎔金:自影(首刷限量金屬之子特別版)》《軍團: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II(限量作者簽名燙銀版)》《審判者傳奇3:禍星(完結篇)》《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全新修訂版)》《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典藏限量精裝版)》《颶光典籍二部曲:燦軍箴言.上冊》《颶光典籍二部曲:燦軍箴言.下冊》《審判者傳奇2:熾焰》《無盡之劍》《無盡之劍(限量精裝紀念版)(拆封不退)》《時光之輪14最終部:光明回憶(下)》《審判者傳奇:鋼鐵心》《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上)》《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下)》《皇帝魂: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下冊》《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上冊》《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迷霧之子終部曲:永世英雄》《諸神之城:伊嵐翠(全新封面)》

基本資料

作者: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 譯者:李鐳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5-05-28 ISBN:9789865880996 城邦書號:1HB074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