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魅生(05)十師卷.上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魅生(05)十師卷.上

  • 作者:楚惜刀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3-18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國際大導徐克,欽點作者楚惜刀,為電影《狄仁傑之神都龍王》撰寫改編小說! ◆《盜墓筆記》南派三叔、《地獄的第十九層》蔡駿、《千山暮雪》匪我思存、【聽雪樓】系列滄月、《悟空傳》今何在、【九州】系列江南……一線知名大咖作家親筆推薦! ◆東方奇幻大作【魅生】,為你改顏換命!同時擁有《恐怖寵物店》的神祕+《XXXHolic》的魔幻! ◆《甄嬛傳》插畫家知名繪師唐卡操刀封面,顧漫御用繪師,《何以笙簫默》、《驕陽似我》何何舞獻上精美魔幻插畫! ◆以文字魅惑萬千眾生,以故事演繹十丈紅塵,楚惜刀的文字,比畫面更加魔幻真實!臺版《魅生》收錄所有番外! 平生此刻,最是安然;雖萬里相隔,但若心有靈犀—— 此處便是天上人間。 平生此刻,最是安然;雖萬里相隔,但若心有靈犀—— 此處便是天上人間。 【六位一線知名大咖作家親筆推薦】 「刀姊的書大氣而富奇幻色彩,雖填坑極慢但很有特色。承武俠握奇幻,當傳世之。」 ——南派三叔 「她筆下十師炫技,奇業鬥豔,寫出了天工造化,錦繡文章。我想,如果古代真有這樣神奇的匠人,他們一定就像刀刀書寫的模樣。」 ——蔡駿 「刀刀的文字詭奇燦爛,彷彿一把薄刃的刀,冰涼透骨。起承轉合間讓人有種意想不到的美妙韻律,讓人想起日本能劇的華美唱腔,所有的故事不過是淺山碧水,煙霞清石,然而又細密綺麗,令人有「不繫明珠繫寶刀」之感。」 ——匪我思存 「燃一爐幽香,讀一段傳奇。打開《魅生》,就如打開一卷古色古香的舊書,典雅馥郁的氣息撲面而來,美輪美奐的人物,細膩深入的描繪,讓人彷彿置身於一個虛幻而華美的世界裡。」 ——滄月 「紫顏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傢伙。他輕輕眉眼一動,就能勾動女子們的萬千心事,他提起筆來在她們的臉上輕輕勾畫,女孩們會醉心於這男子雕琢時專注時的神采,就連他解剖無頭屍體的時候,都是那麼的帥啊!他一不小心,就迷倒了萬千眾生!」 ——今何在 「《魅生》的故事永遠那麼悠遠,由古城裡的一支紅燭、深山裡的一處茅廬、驛道上的一匹駿馬、面紗下的一抹紅唇這些寫意的鱗爪,構建了一個古老的時空。我想很多女孩都會因她的文字充滿夢想。」 ——江南

內文試閱

  夕陽西去,羲芝嶺漫漫林海的雪衣之上,披了一層淡金的輕紗,暈得人心彷彿入夢。雲山雪林下,有巨石高臺狀若老龜伏地,平地而起,恍若雄關鎮壓河山。   驍馬幫首領顯鴻領了十八人的馬隊,護送醫師皎鏡師徒、煉器師丹眉與丹心父子、織繡師側側、易容師長生遠行而來,浩浩蕩蕩行到高臺下。羲芝嶺多出奇物,是往來北荒必經之地,驍馬幫便在此建了一座明月臺,起荒煙,棲朔雁,枕旅人。   北風清嘯而過,高臺內樓閣中,眾人洗去風塵之色,圍坐在盤金線地忍冬紋地毯上。毯下有火道燒炭取暖,其上溫暖如春,更有十二隻鎏金銀銅竹節熏爐如仙鶴環列四周,曼妙吐出嫋嫋暖香。   顯鴻展開一封密信,瞥了幾眼笑道:「墟葬大師先前略有耽擱,天幸安全無礙,其友中毒,也被皎鏡大師的解毒丹所救,幫主已護送大師先行前往蒼堯。」   皎鏡沉吟道:「中毒?」將驍馬幫傳信索來看了,見提及有堪輿師諸派湧入北荒,心下一動。好在有驍馬幫幫主景範親自保護墟葬,當不虞再有閃失。   丹心不理會其他,起步凝看竹節熏爐上的爐蓋透雕,兩條蟠龍踏雲吐霧,勾勒得細緻傳神。他細細看了半晌,手指凌空臨摹龍身雕法,丹眉在不遠處含笑飲酒,喝得甚是暢快。   長生纏了側側,把別後經手的易容故事說給她聽,沒多久,丹心踱步過來,笑吟吟對了他道:「你答應替我求的北荒輿圖呢?」長生一窘,側側聞弦歌而知雅意,盈盈一笑,彩袖微招,竟從行囊裡取出幾件煙霞之物。   眾人好奇圍觀,側側徐徐展開其中一幅長卷,但見錦繡天地繪於一圖,金銀絲線細如毫芒,北荒千里麗水,萬里江山,俱輝煥在綺麗圖景中。又以蠅頭小字勾勒地名,從南到北,自西向東,北荒三十六國,七十二部落,百餘雪山無不羅列其上。   僅此一圖,已堪稱國之重寶。   「千姿送來了各國輿圖,我依據紫顏所留輿圖,加上當日北荒行所見,其餘諸國,雖不能身履其地,但求博訪而采之,終成這一幅《帝輿全圖》。」側側妙目流轉,對了丹心道,「玉翎王想請吳霜閣再鐫刻一副銅版輿圖,以備千秋所存。」   丹心目光疾掃,發現這幅圖果然比璿璣所有的更詳盡,且山川、河海、城池栩栩如生。   這是千姿欲求之物,他不敢奢求,豔羨地望了目不轉睛。   側側伸手一拋,擲了一卷縑帛過來,丹心打開望去,竟是小幅的北荒織繡輿圖,所有地域一應俱全,不由喜出望外。   眾人圍攏過來品鑑良久,讚嘆不絕,忽聽一個男子朗聲說道:「我也想求一幅輿圖。」眾人訝然看去,不遠處燈火下,立了一個眉目疏秀的男子,顧盼偉然,身著絨錦天馬紋衣袍,腰懸一塊紅玉,足上牛皮靴尤有雪漬。   顯鴻墨眉一振,起身笑道:「我來介紹,這位是興隆祥少東家風功風公子。」又將諸師名號說了。眾人知此人是縱橫南方的興隆祥會主風瀾之子,客氣寒暄了幾句。   風功極為殷勤,撫掌輕拍,隨從捧上贄見禮,贈皎鏡師徒的是三卷前朝善本《神效濟世方》,丹眉得了一對犀角,丹心則是一大塊血珀,都是煉器上品材料,送長生的是南嶺特產的粉泥,調水後即可易容用。   唯有側側處,風功親手端上一本《織染譜》,含笑說道:「坊主別來無恙?前次你說過,想見南嶺紮染妙法,此書盡述南嶺紮纈、蠟染之術,當為坊主所有。」不待側側道謝,又轉身對諸師道:「倉促打擾諸位大師,聊表歉意。」風功輕描淡寫間贈禮頗重,眾人不知他底細用意,一時場面尷尬。   明月臺屬驍馬幫私有,與之有生意來往的商旅過境可入內暫住,顯鴻見風功有備而來,眉頭微皺。   側側凝眸望了手中譜錄,澹然說道:「無功不受祿,何況這等重禮?我謝過少東家,此書就請取回。北荒輿圖涉密甚多,不敢外傳。」   風功向她躬身一拜,又向了眾人說道:「在下僭越了,實是有事相請,求諸位大師見諒。」   頓了一頓,神色坦然地道,「羲芝嶺向有奇物異寶,今次我便為此而來。諸位可曾聽說,有一奇獸,每一甲子會回到羲芝嶺,再現人間?」   長生目光閃動,此人不求獨得寶物,故意說出訊息,想來對奇寶也無把握。   「此獸能使人心想事成,如願以償,可惜的是,它僅能滿足一個願望,便再度遁去。」風功嘆道。   眾人神情仍淡,顯鴻微微心動,叫道:「難道長生不老這種願望,也能達成?」   風功見有人意動,精神一振,「卻是不難。世間有修靈法者,求長生求變幻,已是神仙境界。我等凡俗,許這樣一個願望,實現又有何難?」   顯鴻想了想道:「可如我許願,天下人皆得長生呢?」   風功搖頭,「豈能盡如人意?求全則過,一個願望,只為一人而設。」他目光閃動,眼中神采熠熠地掃過諸師,「小子不才,想請大師們耽擱三日,一齊見識這世間奇珍。如能為我所得,請各位大師代為宣揚,讓我找到買家。」   顯鴻道:「風公子果然是生意人。」   「不錯,或贈予人,或求重利。」風功瞥了側側一眼,似有所指。長生憎其目光放肆,冷冷地道:「其實你根本就不信它可成真。」風功並不著惱,含笑望了側側,娓娓說道:「我雖有大願,卻要孜孜以求,憑心而得。」   暖香曖昧嫋繞,側側拋下手中卷冊,放於案上,淡淡地道:「我等有要事在身,不求什麼奇珍異寶。」皎鏡、丹眉、丹心、長生見狀,也將贈禮放下,卓伊勒鎖眉沉思,只覺眾人大有深意,一時參詳不透。   風功頗為失望,對了側側低聲問道:「不知坊主有何樣心願?對此奇獸竟不聞不問?」側側微微一笑,「你真想知道?」風功點頭,目光殷切。   「我所求不過見某人一面。他若安好,我便無求。」   風功嘆道:「你說的可是紫顏大師?」   「明月臺上望明月,不知清光照何人。」側側喃喃念了一句,悵然抬首遠望,燈下纖弱的身影,如飛鴻將要歸去。   風功忽然哈哈一笑,仰頭嘆息,連連說道:「可惜,可惜!」   長生怒道:「你有什麼好可惜的?」   「坊主與紫顏大師的情事,算得上是一段佳話,可惜坊主一心守候,那人音訊全無,連隻字片語也吝於傳遞,並未將坊主放在心上。依我看,他或是忘了坊主也未可知。」說到紫顏時,風功秀逸的容顏現出一絲鄙夷,輕蔑地瞇起了眼。   「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編派我家少爺?」長生逕自想沖過去,被丹心與卓伊勒雙雙拖住。   丹心在他耳邊小聲說了一句,他方頓足忍氣,恨恨地瞪著風功。   紫顏是他的死穴,長生想,養氣功夫修煉無用,到了憤然一博的關頭,他怎麼也不會退縮。   「他若真的死了呢?」風功語氣清冷,漠然問道。   側側神色中有哀婉之意,風功見狀不忍,正欲改口,聽她決然說道:「無論他在與不在,我心上只有他一個,縱然他不再回返,也是一樣。」   風功啞然,眼中閃過一道陰鷙的精芒,想了想道:「我有個主意,讓你能見他一面。」   「不敢勞少東家費心。」側側仍是拒人千里,芳容已有不豫之色。   風功從容一笑,垂在身側的手輕撫腰畔紅玉,似做了一個決定。   他掃視眾人,和顏悅色地道:「趁此刻諸位大師皆在,正好做個見證。我欲以興隆祥一半身家,向文繡坊之主求親,坊主若應允,就是興隆祥少東家,此後掌握滔天的財富。」   長生霍然甩袖,目眥欲裂,望了風功氣得說不出話來。   皎鏡冷眼觀望,此人有恃無恐,只怕有些不妥,與丹眉憂慮地互視一眼。丹心見側側神色平靜,遂與卓伊勒一心看住長生,不讓他擅動。   「你我兩家向有往來,文繡坊銷往南嶺的織物繡品,俱由興隆祥包辦。你看中的,想是北荒三十六國潛在的良機。我此次北上,不僅為千姿稱帝賀喜,還要傳授養蠶繅絲、紡棉織麻之術,以利百姓萬民。興隆祥在北荒雖有茶布鹽米貿易,不如驍馬幫更得天時地利人和,想與玉翎王分利如虎口奪食,殊為不易。因此少東家迂迴求法,想到我文繡坊,以此為契機,更可與奇業十師聯手,謀取諸多利益。」   側側冷笑剖析,一字一句說得緩慢。   「我實是心誠合作,合則兩利。」風功搖頭嘆息,翩翩玉公子的模樣,「北荒地廣物博,驍馬幫雖人多勢眾,做不盡這萬里的生意,何妨分一杯羹?我對坊主更是一見傾心,千里相隨追至北荒,難道,坊主絲毫不憐惜我的情意?」   燈火下,側側凜然的面容如有寒玉凝膚,輕啟丹脣說道:「做生意要心甘情願,豈有強求的道理?如興隆祥好生籌謀,不行此下策,或有商談的餘地。文繡坊與興隆祥不同,傳徒不傳子,不是我一人私有之物。少東家打錯了算盤,更得罪了驍馬幫,可謂不智。看在往日交情分上,我就當今日沒有見過你。」   「唉,坊主錯會我一番好意。我行此鳳求凰之事,紫顏不死,終會知曉,他若真的顧惜你,千山萬水也要趕來與你相見,豈不圓了你的心願?」   側側直視風功道:「『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我與他之間的事,不與外人相干。少東家,言盡於此,再不離開,我就動手趕你出去。」她語音甚慢,吐字間清香如箭,別有股幽冷肅殺的意味。

作者資料

楚惜刀

文學碩士,上海作家。 已出版作品: 魅生:妖顏卷 魅生:幻旅卷 魅生:鳳鳴卷 魅生:涅槃卷 魅生:十師卷(上、下) 天光雲影‧風雲會 明日歌:山河曲 明日歌:鳳凰于飛 酥糖公子 新浪微博: http://weibo.com/chuxidao

基本資料

作者:楚惜刀 繪者:唐卡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5-03-18 ISBN:9789571058962 城邦書號:SPB4502327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