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as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魅生(03)鳳鳴卷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魅生(03)鳳鳴卷

  • 作者:楚惜刀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4-11-12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國際大導徐克,欽點作者楚惜刀,為電影《狄仁傑之神都龍王》撰寫改編小說! ◆《盜墓筆記》南派三叔、《地獄的第十九層》蔡駿、《千山暮雪》匪我思存、【聽雪樓】系列滄月、《悟空傳》今何在、【九州】系列江南……一線知名大咖作家親筆推薦! ◆東方奇幻大作【魅生】,為你改顏換命!同時擁有《恐怖寵物店》的神祕+《XXXHolic》的魔幻! ◆《甄嬛傳》插畫家知名繪師唐卡操刀封面,顧漫御用繪師,《何以笙簫默》、《驕陽似我》何何舞獻上精美魔幻插畫! ◆以文字魅惑萬千眾生,以故事演繹十丈紅塵,楚惜刀的文字,比畫面更加魔幻真實!臺版《魅生》收錄所有番外! 萬千聲色,百般變化,十分手段,只此一人! 人說天命不可違,但易容是一種幻術—— 而他要迷的,正是老天的眼! 豔媚天成卻看透世情的紫顏,是最神祕的一味香, 他若即若離、不可捉摸,橫空出世、靈氣逼人, 翻手就讓天生容貌傾覆,覆手便將宿命前緣篡改—— 易容是修改人心的術,而紫顏,有一顆磐石般不動的心。 江湖中陰謀浮湧,各方勢力蠢蠢欲動, 靜謐幽遠的沉香谷,實乃沉香子隱居避禍之地。 紫顏入谷拜師,因此與師父之女側側、製香師姽嫿結緣。 奇業十師,自此初現鋒芒—— 是禍躲不過—— 宿命的相逢,因有了錦上添花,才能得絕世的風華。 且看十師爭奇鬥豔,先生隻手遮天! 【六位一線知名大咖作家親筆推薦】 「刀姊的書大氣而富奇幻色彩,雖填坑極慢但很有特色。承武俠握奇幻,當傳世之。」 ——南派三叔 「她筆下十師炫技,奇業鬥豔,寫出了天工造化,錦繡文章。我想,如果古代真有這樣神奇的匠人,他們一定就像刀刀書寫的模樣。」 ——蔡駿 「刀刀的文字詭奇燦爛,彷彿一把薄刃的刀,冰涼透骨。起承轉合間讓人有種意想不到的美妙韻律,讓人想起日本能劇的華美唱腔,所有的故事不過是淺山碧水,煙霞清石,然而又細密綺麗,令人有「不繫明珠繫寶刀」之感。」 ——匪我思存 「燃一爐幽香,讀一段傳奇。打開《魅生》,就如打開一卷古色古香的舊書,典雅馥郁的氣息撲面而來,美輪美奐的人物,細膩深入的描繪,讓人彷彿置身於一個虛幻而華美的世界裡。」 ——滄月 「紫顏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傢伙。他輕輕眉眼一動,就能勾動女子們的萬千心事,他提起筆來在她們的臉上輕輕勾畫,女孩們會醉心於這男子雕琢時專注時的神采,就連他解剖無頭屍體的時候,都是那麼的帥啊!他一不小心,就迷倒了萬千眾生!」 ——今何在 「《魅生》的故事永遠那麼悠遠,由古城裡的一支紅燭、深山裡的一處茅廬、驛道上的一匹駿馬、面紗下的一抹紅唇這些寫意的鱗爪,構建了一個古老的時空。我想很多女孩都會因她的文字充滿夢想。」 ——江南

目錄

眉嫵: 乘鸞 雲鬟 聞鼓 驚破 玉骨 逐香 翔舞 哀弦 輕別 流雲: 調朱 弄碧 欺春 爭妍 剪燭 瓊鉤 畫眉 伏波 鉛華 凋年 閒歌: 吐麝 心焰 迷樓 結香 袖雪: 芳約 涼宵 檀心 紋波 織麟 錦障 辭風 附錄:小榭聽香‧第三爐香 龍涎香 附錄:魅生人物表

內文試閱

  行到谷口,她訝異地發覺那裡真的停了一輛車,高鞍雕輪配了軟煙羅簾子,兩匹雪白的駿馬像親密的夥伴,低頭相互碰觸。她好奇地走過去撫摸,柔軟的鬃毛比爹爹做的雪狐襖子更熨帖,雙馬溫順地蹭了她的衣袖,從鼻子中噴出暖暖的氣,呵得她咯咯直笑。   眼前冷不防冒出一個體態修長的少年,離她咫尺,如半空生出的魅影,望了她笑。側側嚇了一跳,停住手,睜大眼盯著這從天而降的少年。   「你怎麼來的?」   第一句寒暄,她沒有問你是誰。一驚之後,這少年的面貌像生來就長在她心底,此刻只是重逢。她脫口而出,像是等了他很久,彷彿是冥冥中的註定,爹爹的離開是為了他的到來。   少年笑嘻嘻地指了天空,道:「我坐大鳥飛過來的。」   側側知道這兩匹絕頂好看的馬是他所有,微微有些嫉妒,她攔在馬兒和他中間,從頭到腳細細打量他。身披蓼藍乘鸞紋綾錦襴衫,腰系銀絲鸞帶,腳蹬一雙麂靴,眉眼間鎮定自若。他姿貌逸絕,看久了令人窒息,側側用盡力氣擠出一絲笑,道:「你以為人人都是好騙的?我……可聰明了!」說完,面上窘得通紅。   少年靜靜地一笑,側側恍惚看到了有如陽阿子撫瑟時的沉著自信。他慢悠悠走到一株松樹後,將身子藏住了,探出頭來朝她眨眼睛。詭異的神態,彎彎的笑眼,似乎預示了奇妙的事將發生。   側側一動不動地凝視他。也許就在那一瞬間,她心悸地預感到了未來,正如幹霄樹影遮擋中少年的身影,令她不可琢磨卻無法不被吸引。牢牢地注視著他,側側聽見自己嗔怪的聲音飄在空氣中。「你躲起來,想玩迷藏?」   少年緩緩從樹後走出,雙眼仍是彎彎的淺笑。但見他一身月白湖綢長衫,腰間懸垂一枚血玉髓鴛鴦珮,足下蹬了羊皮靴。若非他始終不曾離開過側側的視線,小丫頭險些以為活見鬼,哪有人手腳如此麻利,變戲法般將周身換過一遭。   側側倒退了一步,想到青天白日,定住腳步探手去摸他。   是活生生的人,並沒有被她一觸就隱去痕跡。少年只是笑,斜睨驚惶的側側,不做聲地又要走到松樹後去。側側一陣眩暈,連忙捂住了眼叫道:「你別嚇唬人!我爹的易容術比這高明多了。」   他聞言腳步一停,笑容如妖媚的山花,認真地問:「哦,妳爹懂易容術?」   側側一個勁點頭,像是為了說服他,倒豆子般道:「會換衣裳有何稀奇?我爹眼一眨就換一張臉,這本事你就不會了吧!」   少年微漲紅了臉,想了想道:「果然不會。」   於是,側側心血來潮地決定,要把他帶回家隨爹爹修習易容術。她和他一道坐上了那輛高頭大馬的車,拉車的駿馬像是通人性,不用招呼就向前開動。側側大覺有趣,扯了韁繩東引西拉,居然連車帶人一起回到了家。   一路像是踩在夢境裡,花光浮泛,桑林競秀。多年後,側側再不記得當初兩個小孩子是如何駕了馬車穿越盤迂隱深的山路,那一途如有神明護佑,直接將他們送入了谷中。回想起與他結識的經過,側側曾經問道:「當初你到沉香谷,本就是來找我爹學易容術的吧?害我巴巴地引你回家,上了你的當。」   他但笑不語,新月般的彎眉笑眼,依稀是當初少年的模樣。   撿回一個玩伴,側側心花怒放,忙不迭與他說話聊天,幾乎想把從小到大的見聞都說給他聽。她沒問他為什麼會在那裡,只是很快知道他有個好聽的名字,叫紫顏。   「紫顏,你喜歡紫草麼?」   「紫顏,陪我一起玩空竹!」   「紫顏,你的衣裳真好看,讓我瞧瞧是如何繡的。」   「紫顏,你多大了?」   唯有問到年齡,紫顏就止了聲,以她看來老氣橫秋的口吻說道:「我比妳大很多,小丫頭。」說完,他盈盈的眼裡盡是笑,側側不服氣地捶他一把,道:「裝老!」   紫顏對側側喜歡的玩意一律興趣闕如,最多在她談到織衣繡花時,會熟稔地指出一連串複雜的紋樣如何繡製,聽得側側心馳神往。不甘心被他比下去,側側搬出爹爹尋常說的易容理論,得意洋洋擺開來指手劃腳。這時紫顏斂了說笑,換上莊重的神情,一絲不苟地聽她吐露的每個字。   側側所知的易容術不過是調脂弄粉。如其他女兒家為臉頰塗染香粉胭脂,她在鏡臺前稍作打扮的工夫是有的,卻無法做到爹爹要求的,每日打坐練氣為了養顏,植花種草為了駐容,就連讀書作畫撫琴不過是在修習相術,色相聲音皆是一張張面具。   沉香子自誇劍、書、畫、易容四絕天下,但久而久之,所有絕技成了依附於易容術的外物。看似培養性情的癖好,在沉迷後漸漸轉為易容的附麗,這使他逐步攀上了此道的高峰,亦讓突然闖入的紫顏機緣巧合地站在他人難以企及的高點。   側側舌燦蓮花,說得像模像樣,紫顏忽地打斷她道:「也不知妳說的是真是假。」側側急了,想到爹爹不在,拿不出佐證會被他瞧低了,便不假思索地引著紫顏來到一口井邊。   井如伏黿奇異地趴在屋前,紫顏瞇起眼仔細揣度,在側側驕傲的笑容下開言:「井壁有古怪。」側側訝然道:「咦,你真聰明,它是我家藏寶貝的地方。」說罷,在吊水的軲轆上掛了一只鐵桶,往井下沉去。   過了片刻,井底傳來喑啞的一聲悶響,井深三尺處的土壁上多出一人高的洞,幽幽不見其深。側側兩手撐住井口,示意紫顏先下去,嘴角是期待他發窘的笑容。他稍一躊躇,瞥到側側的神情,嘆了口氣,一貓身子鑽了進去。   洞中甚是開闊,略走兩步見到一條斜斜下傾的水磨石壁長廊,兩旁光潔如鏡,隱約映出人影。紫顏忘了側側跟在後面,信步往前走去,很快進了一間極大的石屋,門上掛了匾額,寫的是篆體「洞天齋」三字。   滿屋珠彩迷離,寶光斑駁,紫顏見了這些寶物神情澹然,就似看了一場荷色芙香。側側從他身後飄然而至,兀自炫耀地自誇了兩句,回頭望向佇立於屋中的他,心頭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彷彿這初來乍到的少年,是這些瓶罐壇壺的至交。   「這屋子裡全是我爹收藏的骨董,爹說,看著它們就知道造物者的長相和性格,可是我才不信,明明有長得一模一樣的瓶子,卻是完全不同的人打造的呢!」她指了兩只黑釉藍斑瓷枕給紫顏看,「你看,爹爹和陽阿子伯伯各燒了一只,你能分出燒瓷的人是誰嗎?」她停了停,噘嘴道:「除了他們倆,我看才不會有人分得清。」   紫顏眨了眼問:「他們倆誰燒瓷的技藝好些?」側側笑道:「你猜。」紫顏想了想,道:「妳說的陽阿子伯伯是喜歡撫瑟的伯伯,是嗎?」側側斜眼瞄他。「是。」把兩只瓷枕反覆看了幾遍,確信瞧不出一絲破綻,才狐疑地道:「莫非你猜出來了?」   黑釉華燦流光,雷同的紋理,詭譎多變的刷彩。紫顏的手貼著冰涼的瓷器,湊過頭去,像是在聆聽劃過胎體的樂音。   「兩件都是那個伯伯燒的。」   「啊!你怎麼知道?」側側不服氣地跺腳,抓起紫顏的手。   如一尾狡猾的魚,他輕易甩開了側側,神祕地微笑:「我猜妳爹根本不會燒瓷。」   側側一怔。「你連這個也……」   紫顏撇下她,一人游走在藏庫中。沉香子收了不少古時的器物,深深淺淺的顏色,青綠黃紅,脆脆啞啞的聲響,金銀銅石。「這個,這個,還有這個,」紫顏逐個端詳敲打,如奏笙簧,清音曼妙,數出五六件骨董來,不屑一顧地道:「全是贗品。」   側側不信,搶過來看。「若是贗品,陽阿子伯伯定會告訴我爹。」   聽到這話,紫顏笑了笑。「我知道妳為什麼不肯學易容。」玩味地看著雙頰緋紅的她,搖頭。「嘿嘿,學了也白搭。」這世上紛擾的物相,豈是一顆單純的心能看透。紫顏這樣想著,被側側拿起一件贗品敲中了頭。   這天晚上,紫顏吃飯時捂了頭叫疼,側側趾高氣揚地往嘴裡扒飯,時不時斜睨他一眼。明明挨了打,紫顏叫疼像吆喝,每過一會兒應景似的大叫兩聲,他一叫,側側臉上歡喜的笑就止不住地溢出。   「妳爹把寶貝藏在地下,是不想讓人偷去?」   「我不知道,反正那裡玩捉迷藏倒是極好。今日你只瞧了洞天齋,裡面還有幾間屋子,只要你留下來,慢慢去就成了。」   「要是我過兩天就住膩了呢?」   「我家裡才不會住膩!這裡可好玩了,而且,你不要學易容術嗎?不許走。」   紫顏偷偷地笑,低了頭拚命往嘴裡扒飯。很清淡的素菜白飯,他吃得乾乾淨淨,一粒米也沒落下。側側滿意地把飯碗推給他。「飯是我做的,該你去洗碗。」然後,凝視他一雙白瓷般玲瓏的手,想了想,說得愈發堅決:「記得溪水在哪裡嗎?順便拎兩桶水,我要洗臉。」   紫顏收拾碗筷出門了,側側覺得有個人使喚真好。可當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她坐立難安,竟有些捨不得。「天太黑,他會不會迷路呢?」側側這樣說著,開心地找到一個理由,興高采烈地沖出門找紫顏去了。   月光下溪水瀲灩,宛如一匹簇雪鋪煙的砑光之羅。紫顏洗淨碗筷,打好了水,獨自坐在青石上望月出神。側側想開口叫他,卻見銀輝籠著他的全身,整個人就像欲破繭而出的蝶,正要撲翅遠去。又如神仙剪了一個紙影,映了水鮮活開來,一旦被她喝破,會還原成一紙空白。   側側猶疑著望了一陣,返身回屋。她這才想到,究竟他來自什麼地方,是什麼人?   然而這個疑問,始終沒有答案。   「側側,不如,妳教我易容術?」   與紫顏相處三天後,側側聽到了這句請求。他說話的語氣,像是側側堆了一地珍寶給他,而他挑三揀四勉強選了一樣。側側懂些易容術的皮毛,自忖對紫顏有囂張的本錢,聞言點頭,「我教你,拿什麼謝我?」   一層迷濛的笑意如蜻蜓點水,從紫顏臉上漾開,他呵呵笑道:「以後妳說什麼,我都聽妳的可好?」側側聽見心中擂鼓般跳個不停,咚咚,咚咚。以後,和這個少年會有以後嗎?他誠摯的雙眼一如望月時的清澈,側側不禁輕嘆了一口氣,伸出小指勾在他的小指上。   兩人依舊鑽入井中。沉香子的藥房叫「安神堂」,側側翻出藥格子裡盛的黃精、白術、靈芝、玉竹、鹿茸、天冬、人參、槐實、茯苓、地黃……這些駐顏益壽的藥物叫紫顏辨認。紫顏過目不忘,只看了一遍就盡數記得,令側側懷疑他本就諳熟此道。她大為不服,拋出一部《本草經》,叫紫顏花心思去背。等她轉身回房做好了午飯,紫顏笑咪咪地把書丟還給她,一字不漏地通篇背誦一遍。   側側再不敢小覷這個少年。   兩人無憂無慮地度著日子,不知世間時日。紫顏修習易容術之快,常讓側側覺得不可思議,只能嘀咕一聲「妖怪」,平息心頭的震撼。   有一日清晨起身,側側驀地看到她的鏡臺前坐了一位絕色少女。聽到側側的動靜,那少女回過頭來,霧靄空溟的笑眼裡,盛了一雙靈動的琉璃珠子,如磁鐵勾住了她的心。一襲妖豔的龍綃繡衣,恰到好處地掩映曼妙的身形,只見如雲的影子慢慢浮近了,那少女美得叫人心疼的聲音霍地飄進她耳中:「喂——」   雲鬟下的俏面,赫然有熟悉的眼神。側側依稀覺得該認識這少女,但她仙音般的語聲卻是聞所未聞。恍如睡夢初醒,少女咯咯地笑道:「怎麼,今日不出去玩嗎?」   側側想,一定是遇上了天上的仙女,任由她的玉石之手拉著,往門外走去。她的手好清涼呵,就像掬了一捧沁涼的泉水,指縫裡絲滑娟柔。側側乖順地與她到了外面,見她歪了頭,撿起地上的空竹,道:「我們來抖空竹吧!」   側側毫無異議地陪著她,見她神乎其技地把玩空竹,飛騰、掠空、撲展、承接、高懸、疾轉,每個動作匪夷所思,又妙舞翩然,彷彿一不小心會隨空竹飛遁而去。側側忍不住輕呼起來,想,紫顏這小子跑哪裡去了,看不到這般女子,回頭定會抱憾不已。   少女見側側發呆,停下來把空竹遞了過去。側側羞慚地玩了一會兒,見空竹懶散地掉在地上,也就不再堅持。少女撿起空竹,笑道:「其實妳的手法都對,就是沒有恆心。」   沒有恆心。側側想到爹爹叫她學的各種技藝,每一樣皆是淺嘗輒止。唯獨織繡像是生來就懂,一學就會,稍許讓爹爹安了心,覺得她並非一無是處地成長。但是她從無迷戀之物,沒有能讓她執著向前的目標,一遇到挫折就輕易放棄。陽阿子伯伯送的這只空竹,好歹玩了十來天,可她的動作一如初時的青澀。   這短處被爹爹教訓過多回,每次都是耳旁的風,單單從這少女嘴裡說出來,令側側分外愧然。差不多是同齡吧?側側怯怯地問:「姊姊你叫什麼名字?」   少女轉過臉,笑道:「你叫我姊姊?」   「難道是……妹妹?」   直勾勾地盯緊那少女的一顰一笑,等到她呵呵地道:「我服了你爹的落音丹。」側側突然記起,昨夜跟紫顏說過,爹爹的落音丹分八十一種,無論男女老幼,聲音可隨心改變。   這天仙般的少女竟會是他。   無暇計較他的戲弄,側側恍然記起小時屢屢被爹爹騙過的事實。可這少年僅聽了她的隻言片語,就能如此巧手惑人,她一時驚奇到不能言語。如果他是爹爹的女兒,爹爹也就無須再遠行了吧?   吞下側側遞來的「還音丸」,紫顏恢復了自己的腔調。側側難以置信地目睹他拭去臉上的脂粉膏泥,現出如假包換的男兒身軀。她由震驚慢慢地轉為了崇拜,直覺中甚至懷有一絲畏懼,那嬌豔無匹的容顏一直留在她心底,以至於再次看到紫顏的面容時,她覺得別有光彩。   那是一種天賦的容光。

作者資料

楚惜刀

文學碩士,上海作家。 已出版作品: 魅生:妖顏卷 魅生:幻旅卷 魅生:鳳鳴卷 魅生:涅槃卷 魅生:十師卷(上、下) 天光雲影‧風雲會 明日歌:山河曲 明日歌:鳳凰于飛 酥糖公子 新浪微博: http://weibo.com/chuxidao

基本資料

作者:楚惜刀 繪者:唐卡何何舞(賀精英)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4-11-12 ISBN:9789571057095 城邦書號:SPB4502326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