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as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魅生(02)幻旅卷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魅生(02)幻旅卷

  • 作者:楚惜刀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4-10-18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國際大導徐克,欽點作者楚惜刀,為電影《狄仁傑之神都龍王》撰寫改編小說! ◆《盜墓筆記》南派三叔、《地獄的第十九層》蔡駿、《千山暮雪》匪我思存、【聽雪樓】系列滄月、《悟空傳》今何在、【九州】系列江南……一線知名大咖作家親筆推薦! ◆東方奇幻大作【魅生】,為你改顏換命!同時擁有《恐怖寵物店》的神祕+《XXXHolic》的魔幻! ◆《甄嬛傳》插畫家知名繪師唐卡操刀封面,顧漫御用繪師,《何以笙簫默》、《驕陽似我》何何舞獻上精美魔幻插畫! ◆以文字魅惑萬千眾生,以故事演繹十丈紅塵,楚惜刀的文字,比畫面更加魔幻真實!臺版《魅生》收錄所有番外! 萬千聲色,百般變化,十分手段,只此一人! 萬千聲色,百般變化,十分手段,只此一人。 雖想拋卻過往前塵,可真相,往往容不得改換易容…… 天下第一易容師紫顏,天仙般人物,雖是男子,卻儀態風流、容貌勾人。 他擁有最超絕精妙的手法,身分神祕、渾身是謎, 可他的一切都天經地義,容不得半點懷疑—— 便是天下最傲氣的人,在他面前也只有苦笑著嘆服的分。 如今紫府一行人,為躲避朝廷追緝,離開京城奔向茫茫前路。 何處才是歸鄉?但既然決定離開,便決不再回頭—— 誰也不知道,那回眸一眼,會生出多麼心酸的故事。 花開不謝,容顏不滅。 先生手下有百媚千紅—— 試問,你鍾愛哪一種? 【六位一線知名大咖作家親筆推薦】 「刀姊的書大氣而富奇幻色彩,雖填坑極慢但很有特色。承武俠握奇幻,當傳世之。」 ——南派三叔 「她筆下十師炫技,奇業鬥豔,寫出了天工造化,錦繡文章。我想,如果古代真有這樣神奇的匠人,他們一定就像刀刀書寫的模樣。」 ——蔡駿 「刀刀的文字詭奇燦爛,彷彿一把薄刃的刀,冰涼透骨。起承轉合間讓人有種意想不到的美妙韻律,讓人想起日本能劇的華美唱腔,所有的故事不過是淺山碧水,煙霞清石,然而又細密綺麗,令人有「不繫明珠繫寶刀」之感。」 ——匪我思存 「燃一爐幽香,讀一段傳奇。打開《魅生》,就如打開一卷古色古香的舊書,典雅馥郁的氣息撲面而來,美輪美奐的人物,細膩深入的描繪,讓人彷彿置身於一個虛幻而華美的世界裡。」 ——滄月 「紫顏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傢伙。他輕輕眉眼一動,就能勾動女子們的萬千心事,他提起筆來在她們的臉上輕輕勾畫,女孩們會醉心於這男子雕琢時專注時的神采,就連他解剖無頭屍體的時候,都是那麼的帥啊!他一不小心,就迷倒了萬千眾生!」 ——今何在 「《魅生》的故事永遠那麼悠遠,由古城裡的一支紅燭、深山裡的一處茅廬、驛道上的一匹駿馬、面紗下的一抹紅唇這些寫意的鱗爪,構建了一個古老的時空。我想很多女孩都會因她的文字充滿夢想。」 ——江南

目錄

不謝花 朱弦絕 醉顏酡 千金獸 清秋淚r 銷香脂 相思剪 輪迴果 前傳:公子千姿‧王者鞭 番外:在逃亡或曰避風頭的日子裡(一) 番外:在逃亡或曰避風頭的日子裡(二)紫顏出街 番外:上路之前 附錄:小榭聽香.第二爐香.檀香

內文試閱

不謝花
  離京城不遠的樂州城外,一駕雕輪繡幃的香車緩緩向北駛去。   車上有一少年掀開油紙梅花暖簾,眺望四周景致,但見翠拂春曉,柳灑長堤,遠望去一城青碧。滿目草色間,夾有三兩點桃花開在枝頭,嬌若美人新妝,倍添嫵媚。少年爽朗回頭一笑,玉白色的面龐比春色更為誘人,「少爺,我們終於上路了!」   紫顏雙目微闔,伸出兩指拎了件白紡綢披風遮在身上,淡淡地道:「沿路風景並無二致,沒什麼希奇。我睡一陣,打尖時再叫我。」說完不理旁人,逕自睡了。   長生初次出門旅行,哪顧得上紫顏這一瓢冷水,又笑著對側側道:「少夫人,我們要去多少地方?會不會去到冰天雪地、鳥獸絕跡之處?」側側笑道:「會啊,到時沒東西吃,就抓個人煮來下酒。」說完,見長生一臉詫異像是真信了,咯咯笑個不住。   螢火兀自在車中盤膝打坐,對身邊的喧譁充耳不聞。長生不想去觸他的黴頭,唯有睜大雙眼,一絲不漏地貪看車外風光。側側起先笑話他是土包子,待打過瞌睡,見他仍看得認真,心下生出憐意,摸了摸他經風吹紅的臉,道:「春寒料峭傷人,你莫要再看,放下簾子暖和一陣。」   長生被她提醒,果然打了個噴嚏,再回望紫顏,已蒙了披風在臉上。長生忙放下簾子,赧顏道:「我只顧貪玩,差點凍壞少爺。」紫顏一動不動,像是真的睡著了。   沒有風景可看,長生隨了車子輕輕搖晃,不多時也睡著了。夢裡瞧見碧草茵茵,猶如淺湖連天,許多似曾相識的青山綠水,齊齊地往眼前兒紮堆。風和日麗的好天氣,清明爽快的好心境,很久不曾有了。長生俯下身,茸茸的青草輕刺他的手,癢癢地直鑽到心裡去。   紫顏不知何時張開眼來,側側望著長生唏噓地道:「他什麼好事都沒經歷過,但願這一路上別再有什麼磨難。」紫顏沉吟了片刻,對螢火道:「到了下個縣城,買些水晶玻璃把暖簾換了。」然後輕闔眼簾,彷彿從來沒有睜開過。   他腰間的香囊暗暗散出幽妙的香氣,如一襲錦被遮住了長生。   馬車一逕奔了兩個時辰,長生醒來時驚喜地發覺兩旁車窗變得清晰可鑑,外邊的人影看得清清楚楚,寒風卻不會漏進一絲兒來。更精妙的是窗上配了小門,往邊上一拉,涼涼的風透身而過,令他渾身舒暢。   縣城裡最大的商行老闆正站在螢火旁邊,賠笑地和他結算價錢。螢火也不多說,隨意打賞了一大錠成色極好的足金,登即吸引街上所有的目光。等紫顏一行人進了臨街的酒館用膳,圍觀香車的百姓幾乎惹得車夫要揚鞭打人。   一個頭綰雙髻的小丫頭涎著臉靠近車夫,甜甜笑道:「車夫大哥,你口渴了吧,我給你買茶喝可好?」車夫瞥她一眼,見她敞著單薄的毛青布棉衣,一條又肥又大的百褶裙垮在腰身上,毫無姿容可言,便搖了搖頭。   小丫頭立即摸出三枚銅錢,指了前邊的一家茶水鋪道:「車夫大哥,那家‘羅氏茶鋪’的神仙茶當真比蜜好喝,我買來給你解解渴。」那車夫拗不過她一腔盛意,想想無妨,就點頭應了。   小丫頭一蹦一跳地去了,不多時取來一盅茶,車夫喝了幾口,的確好味道,便有一茬沒一茬和她聊起來。那丫頭聊到興起,索性躍上馬車和他神侃。說到後來,車夫把祖宗八代的故事講完了,眼一斜,看見紫顏一行人吃完出來,連忙趕小丫頭下車。   那小丫頭扣上了棉衣,像是禁不住天氣的寒冷,走過眾人身邊時尤縮著脖子。螢火狐疑地瞪她一眼,等上了車仍皺眉想著,覺得奇怪。紫顏一坐回馬車,就道:「我的香呢?」在樂州,姽嫿曾交給他一大包香帶了路上用,這下十幾種香全沒了,連長生也嚇出一身冷汗。   螢火猛然驚覺,叫道:「那個丫頭!」掀開馬車前面的簾子,急望向街上。人來人往,哪里去找一個小小姑娘?   螢火拉住車夫盤問了許久,側側聽罷,冷笑道:「不消說,是個慣偷。」紫顏道:「去這城裡最大的當鋪看看。」側側愣道:「她一定有同夥銷贓,為何去當鋪?」紫顏笑吟吟地道:「我看到她的面相,這孩子身世可憐,偷東西不過混口飯吃,不會有同夥。」側側嘀咕了半天,不信他憑擦肩而過的一瞥就能斷定那丫頭的行止。   紫顏的權威在另兩人那裡卻是毋庸置疑。螢火立即打聽了當鋪所在地,火速地吩咐車夫趕車前往當鋪。馬車停在「恒信當」外,一面四角包銅的長方木牌上大書一個「當」字,門戶井然。內裡曲折盤繞,從外面看不出究竟。側側不以為然,「這也算城中最大的當鋪?」   螢火跳下車進門去了,眾人在車上等著,不多時,他從另一邊的門走出來。長生奇道:「咦,這店鋪有兩個門。」側側笑道:「當鋪都有前後門,你要進去了就知道,裡面還有一道大屏風。來這裡的最怕見人。」   長生低頭想著,約莫有模糊的片斷自心下閃現,卻什麼也記不清了。螢火走近眾人搖了搖頭。紫顏道:「我和側側在這裡守著,你們倆去其他鋪子走一趟。」   長生見有獨自效力之機,分外歡喜,忙應聲摸著路尋去了。他單薄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街角盡頭,像一葉飄萍遁去無蹤。側側想到他雖在紫府忙裡忙外,可人卻再天真不過,蹙眉道:「他連當鋪也不識,怎好叫他去?」紫顏如同嚴父,明明心是軟的,偏故作嚴厲地道:「玉不琢,不成器,多少要讓他吃點苦。」側側認真地盯了他看,見他殊無玩笑之意,只能由他去了。   「請問,這附近有什麼當鋪嗎?」嘴甜人俊就是討便宜,長生很快問到了路,更有人自甘當嚮導,領著他直達另一間當鋪門口。他直覺這是那個小丫頭會來的地方,櫃檯雖高,掌櫃卻慈祥。想到那些香是紫顏的命根子,他的心一拎,放下猶豫走上前和掌櫃寒暄。   「你說的這位客人剛走。」   長生大喜,「那些香在不在?我要贖出來!」   掌櫃斜睨著眼看他,「小店不收來歷可疑之物,一則那些香也不值幾個錢,二則她交代不出東西從何而來,當然不能收。」   長生暗罵他不識貨。姽嫿所配無一不是極品香料,這老頭居然沒看出來,以為和寺廟裡賣的尋常焚香差不多。這家鋪子既不收,那丫頭會不會再去其他的店鋪碰運氣?他忙向掌櫃打聽,掌櫃道:「這城裡統共三家當鋪,你隨便走走就碰到另外一家。」   長生心想螢火自會去剩下那一家,他倒不必去了。怕就怕那丫頭以為這香不值錢,隨手扔掉,那便麻煩。一念及此,想到對方剛走不久,急忙追了出去,沿著大街小巷找了起來。   春日的風吹在臉上暖洋洋的,長生全無看風景的心思,一徑追了行人問那丫頭的行蹤。好在真有幾個幫閒好事之徒曾經見過她,長生在被騷擾了一陣之後,找到了蛛絲馬跡,往一處破舊的農舍走去。   「宋丫頭就住在那裡。」   長生走到房外,聽到裡面有簌簌的聲響,知她在家。他不由展顏一笑,那是篤定得意的微笑。想到他就要隻身擒賊,在紫顏面前立下一功,長生心頭一熱,他終於不再是無用之人。   滿地稻草,塵生灰侵,長生潛伏在外,發覺這地方髒亂得沒個立腳處。他嫌惡地皺著眉,撥開堆在木窗上的舊家什,悄悄探頭窺視。那個姓宋的丫頭呆呆地把紫顏的香鋪成一排,拿起一包又放下,喃喃自語。長生豎起耳朵,依稀聽得她在說:「又不能換錢,為什麼不能換錢呢?它們這麼香,為什麼換不了錢?」   四壁皆空,她周圍一丈以內,沒有任何長生認為像樣的東西。這時宋丫頭的肚子咕咕一叫,她抽出一支香來,「算了,我不賣你們。」左右摸索,取出一個火摺子,「啪」地燃起火去點那香。「老天,你要是讓我湊足了錢,找到我娘,我就把這些香都燒了孝敬你!」宋丫頭舉起香向上天禱告,口氣卻一點不客氣。   「撲通——」她說完話後頹然倒地。長生驀地想起,少爺的香多是迷香,不是麻痹就是鎮靜所用,這小丫頭如何能聞得,忙奔進屋去掐斷了嫋嫋升煙的香。   房中唯一的桌上立了牌位,上面寫了「顯考宋良之位」。長生知她失怙,心生憐惜,本想教訓她一頓也沒了心情。這時門外飄來一陣風,螢火到了,長生忙說了大致情形,又道:「這丫頭怪可憐的,能不能放她一條生路?最好留錠金子給她,莫讓少爺知道,就說我們從當鋪裡贖回來的就是了。」   螢火面無表情指著門外,長生轉頭看去,紫顏的馬車已停在外面。他知道瞞不過,只得捧了香,愁眉苦臉地走出去迎接。   「少爺,那丫頭偷香原是情非得已。」長生絮絮叨叨把宋丫頭的身世依足想像,說了個透徹。側側瞪大眼說:「咦,你莫非早就認得人家?」   長生笑道:「少爺明白我的意思。」紫顏搖頭,「不明白。她偷了東西,就要受懲罰。」長生忙道:「昔日艾冰他們不也沒受懲罰?少爺更把所有家當都送他們。」那件事一說起來,長生就耿耿於懷。   「他們為我做了一件事,算是扯平。」   「那我也為少爺做一件事,為她還債就是了。」   紫顏的眉眼笑成一彎明月,好像見到鋪設的陷阱終於掉進了肥羊,大為開心。長生見了他的笑容,倒猶疑起來,頗有點拿不定主意。紫顏立即說道:「好,好,我不追究。去把她弄醒如何?」   長生忽然懊悔。少爺是好心腸的人,本就不會見死不救,只有自己會上他的當,這下好了,應了少爺一樁事,不知將來怎麼還。紫顏一敲他的腦袋,「做好事就是要不計後果。思前想後,不是好漢行徑。」長生咕噥道:「這好漢可不好做,誰知道你怎麼折騰我。」話雖如此,他不敢大聲,兀自念叨完就罷了。   荒屋圍著的窮苦人生,哪一天不是掙扎求存?紫顏在屋外站了,一時間看到許多過往。螢火把屋裡打掃乾淨,抱了宋丫頭放在土墩上,又從馬車裡拿來紫顏的寶貝鏡奩,取三兩滴藥液讓她嗅了嗅,紫顏揮手叫螢火退下,獨自守著宋丫頭醒來。   長生遙遙地看著,一身素白細絹衣的紫顏坐在瓦礫塵灰中,就像汙泥裡開出的蓮花,不沾人間煙火。在少爺的眼中,高貴與低俗沒有差別,一切不過是皮相,他就那樣安詳地坐在塵埃中,安詳地凝視衣衫襤褸的女孩。   長生不知他為什麼看得那樣專注,就像守著易碎的名貴瓷器,甚至不肯讓外界有任何侵擾。宋丫頭慢慢醒過來,看到紫顏不由一驚,眼珠兒一轉就道:「你把香拿走,我下回不敢了。」   紫顏溫柔地笑著,遞給她一盒精緻的薄荷涼糕,宋丫頭不肯接,道:「你不報官就好,我……不吃你的東西。」紫顏柔聲道:「別怕,我只是來拿回那些香,不會對妳如何。」宋丫頭聽了,慢慢取了糕點,蹭到紫顏邊上坐了,時不時拿眼覷他的華衣美服。   伺她吃完了點心,宋丫頭漸漸熱火起來,笑顏逐開地陪紫顏寒暄。突然,紫顏抓住她的手,溫婉地道:「我身上這些對象可拿不得。」她大窘,訕訕地縮回手,憋得臉色通紅。紫顏瞧得有趣,笑道:「我本就想看妳出手,這回算是看仔細了,妳的手腳確實很快。很好。」   宋丫頭忙伏倒在地,一個勁叩頭道:「小竹知道錯了,先生饒了我吧!千萬別報官,我求您了,求您了!」   「妳的膽子倒不小。」   宋小竹見紫顏沒有責怪的意思,半信半疑地抬頭,「你沒生氣?你……本來就不想抓我?」   「妳口齒伶俐,手腳也利索,為什麼不好好找個地方做學徒,學門手藝養活自己?」   「我是女孩,那些老闆們覺得累贅,誰也不肯要!」小竹聳聳肩,滿不在乎地道:「做賊就做賊,反正天生天養,又沒人管我。」   「妳娘呢?」   小竹面容一僵,道:「她走啦,我很小的時候就離家出走了,我,也不知道她會在哪里。」說到這裡,她低下頭,老練的神色裡有了一絲小兒女的沮喪哀愁。   「我幫你,可你要答應我,從今再不偷東西。」   「你幫我什麼?」小竹很好奇,「說來聽聽,要是你真有本事,我就聽你的。」   紫顏輕笑,拉著她走到屋外的一塊青石旁,親自從井裡汲了一桶水。長生等人詫異觀望,不曉得他要做什麼。   「妳說,你娘長什麼樣子?」   宋丫頭想了想,說了大概的樣貌,紫顏用木棍沾了水,在青石上畫畫。她一搖頭,紫顏就塗塗改改,乖得猶如接受良師訓導的學徒。越往下畫小竹就越驚異,他的手如有仙術,浮水印中漸漸呈現出的婉約面容,不就是娘親麼?   畫了半晌,紫顏撇下她逕自朝馬車走來。   「妳等我一下。」   回到車內,紫顏展開一帖磁青紙,持了剔紅龍紋漆管筆,揮掃落墨。長生目不轉睛瞧著,直待紫顏勾畫完畢,一幅仕女圖躍然紙上,肌理細膩,骨肉均勻,一毫一發宛如真人。長生盯了畫中人看,只覺有笑聲穿透畫紙,如風鈴作響,他駭然抬頭,側側和螢火彷彿也聽見那隱約的笑聲,驚疑對望。   唯有紫顏軒眉緊鎖,不滿地搖了搖頭。側側輕聲問:「畫好了,怎不叫她過來?」紫顏嘆息道:「不成,她娘親果真是這模樣,就再也尋不著了。」側側道:「大凶?」   紫顏眼中掠過一道精芒,想起對天改命的豪言壯語,一支筆滯在空中半晌,終於落在畫中人的眉眼間,幾下描繪好了,方點頭道:「我權且亂改一回,既然應了她,期望能天從人願。」

作者資料

楚惜刀

文學碩士,上海作家。 已出版作品: 魅生:妖顏卷 魅生:幻旅卷 魅生:鳳鳴卷 魅生:涅槃卷 魅生:十師卷(上、下) 天光雲影‧風雲會 明日歌:山河曲 明日歌:鳳凰于飛 酥糖公子 新浪微博: http://weibo.com/chuxidao

基本資料

作者:楚惜刀 繪者:唐卡何何舞(賀精英)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4-10-18 ISBN:9789571057088 城邦書號:SPB4502326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