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泡BAR偵探:偵探在酒吧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泡BAR偵探:偵探在酒吧

  • 作者:東直己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15-01-08
  • 定價:360元

內容簡介

◆日本暢銷1,300,000冊的新感覺娛樂系列小說! 改編電影奪下「日本電影旬報獎」& 獲「日本金像獎」7項入圍肯定 由《清須會議》大泉洋×《多田便利屋》松田龍平 魅力搭檔主演 「愈是鬱悶沉重的人生,愈要恣意瀟灑度過!」 老大不小的「我」自稱萬事代辦屋,其實是以賭博維生。 平日跟狐群狗黨廝混,晚上就找女人睡覺,閒閒才窩在酒吧等生意上門。 說我是自甘墮落也好,渾身散發垃圾氣息也好,總之生活不就是這樣? 反正經歷慘痛的教訓,也只是痛而已。就算身體受傷,也只是受傷而已。誰都無法傷害我。 【故事簡介】 在札幌紅燈區薄野經營萬事代辦屋的「我」,今晚一如往常推開酒吧的門,沒想到早有一個傻小子等著我。他自稱是我的學弟,說同居女友麗子四天不見蹤影,希望我能幫忙找找。 我隨口答應,照樣過著跟男人打屁抬槓、跟女人調情溫存、用拳頭與不良分子溝通、喝酒喝到茫的生活。不過,我還是抽空調查麗子住處,發現她的父親會寫信噓寒問暖,笨拙地叮囑「要幸福喔」;打電話回她老家,接聽的善良歐巴桑談起女兒就難掩懷念與喜悅。可是,她的帳戶卻有多筆來源不明的匯款,顯然是在兼差賣春。忽然,我想起數天前「快活城堡」愛情賓館發生的離奇命案,該不會兩者有所關聯…… 不知不覺中,我對這樁委託愈來愈認真,是想讓傻學弟安心嗎?為了素未謀面的麗子的幸福嗎?不管是哪種理由,都有夠矯情,但我已無法袖手旁觀。 【名家醺然推薦】 「光是閱讀本作,不喝酒也能享受到微醺的暢快感。假使能配酒,想必能醉得更痛快。 不如讀兩遍吧。一遍清醒時讀,一遍拿著酒杯讀。」 ——村上貴史(推理小說評論家) 【讀者暢快推薦】 「主角『我』稱不上是偵探,也不是善良市民,只是做為萬事代辦屋(不良成分居多)奮力謀生。跟『我』一起悲傷、焦慮、憤怒、大笑、忍受嘲諷與屈辱,最後卻不知怎麼有種『啊,真是太好了』, 眼淚快跑出來的感覺。」 ——mocha(日本讀者) 「小說中你來我往、機鋒處處的對話真的很精彩。當你陶醉在輕鬆的敘述語調或『我』與人鬥嘴的場面,感到刺激興奮時,便能領會作者的節奏安排是多麼巧妙。」 ——村上貴史(推理小說評論家) 「衝突的動作場面非常到位。為了得知真相,『我』結結實實地遭受暴力襲擊,付出疼痛的代價後,解謎的進展突然加速。這種原始生猛的故事推進力,真是令人讚嘆。」 ——Amazon Customer(日本讀者) 「對於生活在紅燈區『外側』的人,只是以客人的身分花錢買短暫的歡快。生活在內側的主角『我』,帶我們窺探紅燈區居住者的喜怒哀樂。這是一本可跟著『我』一起醺然而醉的迷人小說。」 ——悶(日本讀者)

序跋

【給台灣讀者的話】
◎文/東直己   初次見面,謝謝您拿起了這本書。   各位「現在」所處的地方,天空長什麼樣子,呼吸的空氣又是怎麼樣呢?想像著風吹來的香味、還有街頭人聲鼎沸的聲音就讓我樂不可支;另一方面,我這邊的「現在」是寒冬。雪祭延後了幾天,天空綿延不絕又寂靜無聲地在大地降下白雪(即使在這個當下,窗外也是降著厚厚一層雪幕) 。如果不穿上外套,根本連三步都踏不出去(超過三步就會死的)。我就是生活在這麼寒冷的世界。   不過,就算日本和臺灣的氣候和呼吸的空氣有多麼不同,就算沒辦法親眼見到住在街道上的人們的喜怒哀樂,我認為我們之間一定還是有交錯相通之處。而在這個故事中,我想描寫的,正是在札幌的街道上、繁華的紅燈區薄野裡,心裡擁有無限悲傷、拚命活下去的人們的故事。雖然我沒把握自己有沒有恰當表達出來,但如果您可以樂在其中,我會非常高興。   遺憾的是,我至今從未到臺灣旅行過,等到雪融之後、趁著這次作品翻譯出版的機會,我打算到臺灣叨擾一趟。如果那時可以在臺灣的書店找到這本書,想必是我無上的光榮。

內文試閱

0   不久前,在風俗營業法尚未修正,「泡泡浴」改稱「土耳其浴」,愛滋病被認為是只有美國同志才會得的怪病時,我已在薄野走跳。 1   一陣寒風突地迎面襲來,我忍不住皺起臉。街上燈光絢爛奪目,散落各處的三七仔捧著廣告傳單,緊揪著運動外套衣領,發出近似哀號的聲音。   「冷斃了。」   附近一個三七仔顫抖著上半身向我攀談。   「是啊。」   「看樣子快下雪了吧。」   「最近生意好嗎?」   「怎麼可能。瞧瞧,這種鬼天氣哪來的客人?連個鬼影都沒看到。」   如他所言,街道上除了蜷著身子杵在原地的三七仔,沒有其他人影。   「別急,等一下就全部出籠了,從那裡。」   我朝對面那排居酒屋抬抬下巴。薄野再怎麼不景氣,不,應該說愈不景氣,這一帶的店愈熱鬧。三七仔一臉厭煩地「呿」一聲。   「搞什麼,噯,你今天該不會又要去這家?」   三七仔像要甩出右手,指著「KELLER OHATA」的藍光燈箱招牌。我點點頭。   「偶爾也來我們家玩玩嘛。」   「是有這個打算。」   我擠出曖昧的微笑,轉身走下階梯。   「說好了,一定要來玩,我會找最正的妹陪你。」   三七仔的話聲從上方傳來,我沒回頭,只舉起左手回應,不曉得他有沒有看見。算了,我的背影他大概連瞧都懶得瞧。   店內只有一名客人。這家店格局狹長,吧檯貼著牆壁延伸,那客人就坐在吧檯正中央。穿純白襯衫打紅領結,瘦小身軀外搭紅背心的岡本,疏遠地站在前面。另一個酒保多田似乎在廚房用餐。老闆大概在休息室沉迷於掌上型電玩。   岡本發現我,故意客套地說「歡迎光臨」,點點頭,邪氣地笑著。   「心情不錯嘛。」   我脫下外套,也邪笑回敬。 「還好啦。」   岡本假仙地表現出極端謙虛的模樣,遞給我黃色濕手巾。   「我一點也不在意。」   「當然,那完全是僥倖,我瞭。我也是有自覺的人。我的技術還差得遠,哈哈哈。」   今天早上,我第一次輸給岡本。他性格認真,做任何事都進步得很快,而且十分單純,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所以不討人厭。   「不過是一盤黑白棋,又不是一次定終生的比賽,對吧。話說回來,怎麼一臉呆滯呀,師父。」   嘖,其實這傢伙還是挺討人厭的。   他廢話連篇碎碎念,在我前面排好濕手巾、罐裝Peace香菸、大盒腸胃藥、斟滿水的平底杯。我從盒子裡拿出兩包腸胃藥,撕開封口。岡本把冰塊倒進老式酒杯(old-fashioned glass),邪笑著調起濃烈的特製Rusty Nail。   此時,獨坐吧檯的男子幽幽出聲。   「請問……」   「是!」岡本迅速回頭。   「不,呃……我是要找那位先生……」   接著,那傢伙開口時,忽然在我的姓氏後面加上「學長」這個噁心的稱呼。我盯著天花板把腸胃藥倒進口中,他冷不防來這麼一招,害我咳得上氣不接下氣。只見綠色顆粒化為一道薄霧噴向天花板。 2   「你頭髮再長一點,剛才就挺像摔角的那個Kabuki,體型也很像。」   岡本不慌不忙地移開吧檯的菸灰缸、平底杯、罐裝Peace,拿濕手巾擦拭桌面。我大概應了五次「不,沒事、我沒事」,喝了五口水,邊咳邊乾嘔好幾次。最近刷牙時也常這樣。再怎麼說,我已是二十八歲的老頭。連肝臟都被我操得慘兮兮。   「好啦,我沒事。」   我重申一次,喝下第六口水,轉向對方。   「你是……?」   「不好意思,你好。」   仔細一瞧,對方稚氣未脫,約莫剛滿二十歲,穿普通的平底鞋、窄管牛仔褲,及印著HOKKAIDO UNIV.字樣的深藍長袖厚T,四處可見的土黃休閒羽絨外套掛在鄰座的高腳椅上。他喝著兌水淡酒,頭髮蓋住耳朵,感覺每天早上都會刮鬍子,不過下顎,應該說下顎深處沒刮到,鬍鬚稀稀疏疏亂長一通,而他似乎沒察覺。原本想問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隨即放棄,答案一目瞭然。   「呃,我叫原田。……是小學長六屆的學弟。」   果然,這小鬼講話不看人,對著膝蓋喃喃自語。這種傢伙到處都有,沒什麼稀奇。一點都不稀奇,只是模樣很寒酸而已。   「研究室有許多關於學長的傳聞。」   然後,他窺探般覷我一眼,笑了笑,又畏畏縮縮地低頭。以為我聽到「傳聞」二字就會暗爽嗎?   「哦,都說些什麼?……別害羞,過來一點,要不要坐這邊?」   「嗯。」   自稱原田的男孩老實回話,起身坐到我右邊。他體型瘦弱,身高約一百六十五公分,體重約五十公斤。比我矮十公分,輕三十公斤。不是我說,我還真胖。   「是這樣的,三村助教提過,學長在薄野做些幫忙尋人之類,像偵探的工作……」   我快失去耐性了。   「三村助教好嗎?」   「喔,不錯啊……」   「東海林教授明年退休吧?」   「是、是的,沒錯……」   「所以,木山副教授會升教授,三村助教會升副教授?」   「這個嘛,不曉得會變成怎樣……」   「還是先當講師?那副教授的缺……學校有從東大來的老師嗎?」   「不清楚……」   很好,對話節奏順暢。接下來問「你今年大三嗎」,原田會回答「是」或「不是」,我就丟下一句「唔,那你加油。抱歉,我有事先走,帳算我的,我請客」,然後離開,脫身。   「你呢?今年大三?」   在這節骨眼,岡本把一杯Rusty Nail Custom放在我面前。   「久等。」   原田沒放過這個好機會。   「是的,我今年大三。聽三村助教這麼一提……我有件事想找學長商量,應該說想借重學長的智慧……」   我不禁嘆口氣。   「我的朋友失蹤了。」   原田斬釘截鐵地說,從心急如焚的神情看來不是謊言。   「傷腦筋,三村助教似乎誤會我的工作……是喔,你的朋友失蹤。」   總之,就是同居的女友在外過夜沒回來吧?那又怎樣?   「四天沒回家。」   「你們同居嗎?」   「咦……」   他畏首畏尾地抬眼窺探我的表情,旋即低下頭。   「呃,沒有……我住在學校附近的套房。」   「上過她了嗎?」   「上……呃,嗯嗯……有。」   「正嗎?」   「我很喜歡她。」   原田忽然抬起頭,語氣坦率肯定。我有點嚇到。   「敗給你了。」   我嘀咕著,拿起Rusty Nail啜一口,原田露出笑容。   「對了……你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的?」   「三村助教有學長的聯絡方式。」   申請退學時,我似乎填過一些資料。   「上面寫的幾個電話和住址,都是小酒館之類的店,這間酒吧還特別打雙圈。助教告訴我,看起來像道上兄弟的就是你。」   「……噯,話說在前頭,真正的黑道才不會穿成這樣。他們一定是穿高爾夫球裝、樂福鞋繫白鞋帶,這個季節可能會套上開襟拉鍊厚外套。我這身打扮,應該屬於黑色電影裡的黑幫角色。」   我總是穿雙排扣西裝,低領、側開叉。襯衫不是黑就是深藍,領帶偏愛暗色系配上華麗圖紋。身邊的傢伙都說我像黑道,這一點我可不服。   「這樣啊……反正我一眼就看出來。」   「好吧……聽你說也行,不過我會問很多細節,沒關係嗎?」   「我想不出其他辦法。」   我仔細打量原田,他猶如走丟的天真孩童般不知所措。   「她四天沒回來,這段時間你都在幹嘛?」   「我一直待在她的住處。」   「只有這樣?」   「嗯……我擔心她隨時會回家……不待在那裡,電話打來接不到。我不曉得怎麼辦,找警察也沒用。電視上不是常演,沒牽扯到犯罪,警方不會認真搜索。況且,即使去找警察,怎麼說……我的意思是,就算要報案,用什麼身分報?感覺怪怪的……」   「怪怪的……」   「對啊……通知她家人,好像也怪怪的……」   「所以,你覺得她可能遭遇不測嗎?比方,遇上作奸犯科的人。」   「因為……要是沒事,她應該會聯絡我。四天過去,錢也用得差不多了。」   我不可置否地點點頭,把Rusty Nail一飲而盡。   「方便的話,關於費用,能不能晚一點……」   我不由得笑出來。   「好啦,現在只是聊聊,不用錢。稍微放心了吧。」   「謝謝!」   我望著他求救的眼神,雖然厭煩,腦袋卻開始編織劇情,並化為影像,加上配樂。   老掉牙的劇情。男孩大概長住在女孩的租屋,兩人等於是半同居。然後,女孩愈來愈討厭他,約莫是他不可靠之類的。女孩漸漸不再回來,男孩一籌莫展,心急如焚。一週後,萬事代辦公司的人上門,把所有東西打包裝箱,轉眼屋子變得空蕩蕩。男孩纏著代辦公司的人問:「請告訴我她搬到哪裡?」   「這是客人的隱私,恕難奉告……」親切的大個子男人將防滑棉質手套塞進後褲袋回答,接著就開走小貨車。男孩步履蹣跚,打算回自己的住處時,「喂,你等等!」一道嘶啞的聲音喊住他。頭髮上盤、年過五十的歐巴桑走出「一號室」,一字一句地說:「鑰匙還來。」看情況,歐巴桑和女孩是同一陣線。少年有氣無力地遞出備用鑰匙,踉蹌離去。背景是催淚的夕陽餘暉。差不多是這樣。   「我叫原田誠。」   男孩一本正經地自我介紹,根本不曉得現在已播到離去的小貨車與「劇終」重疊在一起的畫面,背景音樂是嘉托‧巴比耶瑞演奏的〈布貝的情人〉。   「哦,叫誠啊。」   我點點頭,喝一口Rusty Nail。原田一語不發地看著我。   「怎麼?」   「沒有,那個……你不記一下嗎?」   大概是我的態度太隨便。不過,我確實是隨便聽聽。原田流露些許不悅之色。我朝在一旁偷笑的岡本,比比寫字的動作,他立刻遞來原子筆和紙。   「呃,ㄩㄢˊㄊㄧㄢˊ,就是最普遍的『原田』吧?」   「是的,誠實的『誠』,言字旁。二十二歲。」   「地址呢?」   依原田所述,他住在地下鐵北十八条站往北走一小段路附近。那條街上很多租給學生的套房和公寓,以前我常拎著便宜的酒去找朋友們玩,算算已是超過五年前的往事。   「那麼,你失蹤的朋友是哪位?」   「道央女子短期大學家政系二年級,諏訪麗子。」   原田用手指在吧檯上寫下漢字。那是間名不見經傳的女短。   「沒聽過,有這所學校嗎?」   「學長瞧不起人嗎?」原田發火。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真的沒聽過……在哪裡啊?」   「野幌。」   「哦,麗子小姐的住址呢?」   原田報出報出一個位在菊水的住址,「Maison de Shibata」公寓二○三室。   「離地下鐵車站很近。」   「對,她都搭到新札幌站,再換公車去學校。」   「嗯,她老家在哪邊?」   「置戶。」   「ㄓˋㄏㄨˋ?」   「在北見附近。」 「哦……我想起來了,『人力輓馬賽』之類的活動似乎很有名。……那你呢?」   「津別。」   「ㄐㄧㄣ ㄅㄧㄝˊ?」   「也在北見附近啦。」   「喔……」   世界還真大,這麼多沒聽過的地名。廢話。   「……上通識課時,大夥辦聯誼,因為我和她老家很近,就聊起來了。」   「那間女短不是在野幌?」   「是啊。」   「現在流行和那麼遠又沒聽過的女短聯誼?」   「我們班的某傢伙透過關係找到的,說道央家政系的比較好『把』。阿麗是被朋友逼來作陪,事後聽阿麗說,她其實不太想去那場聯誼。」   「好啦,這不重要。你們認識多久?」   「去年六月聯誼認識。」   「你們交往狀況如何?我是說,你不是還曉得她幾天沒回家?」   突然,原田講起自己的故事,而且愈講愈激動。起初只感覺得出他心情非常鬱悶,看久就明白——他深愛著諏訪麗子。   故事本身平凡無奇。兩人在聯誼聊得十分開心,約好兩天後再見面。兩天後,兩人晚上就睡在一起。原田還一臉認真地補充,他是第三次,麗子是第一次。(……「我是第三次。」「你數過?」「對啊,不過現在數不清楚幾次了。」「那當然。」 ……)地點在薄野郊外一角的賓館,沒什麼新鮮。之後的相處,跟一般清閒學生的交往差不多。只不過,兩人都不是有錢人,漸漸改在菊水約會,於是原田直接在麗子的租屋過夜。唔,在女孩的租屋半同居,這也是常見的模式。   「然後,我們就這樣交往下去。原本擔心很快就膩了,沒想到不僅沒有,還發現我愈來愈不能沒有阿麗。   「嗯。」   「然後,阿麗也這麼認為。」   「挺幸福美滿的,很多人求都求不到。」   原田露出開心的表情。我暗自決定,以後不再開他這方面的玩笑。   「呃,她四天前失蹤,所以是星期六?」   「對。」   「那天她有任何不尋常的地方嗎?」   「……阿麗去學校時,我還在睡。星期五晚上,我喝了些小酒,阿麗幾點進門我也想不太起來。星期六我睜開眼已是中午,阿麗早就在學校……之後一直沒回來。」   「……她經常外宿嗎?」   「從來沒有!」   「那是你們住在一起後的事吧?」   「對,沒錯,住在一起後,她從沒在外過夜。」   原田像在說給自己聽。   「她有沒有趁你出門回來過?」   「不可能,我幾乎足不出戶。」   我將剩下的Rusty Nail一口氣灌下肚,默不出聲。看來,目前最親切的做法就是直接告訴他:人家不喜歡你了,放棄吧。但原田駝著背,盯著我的側臉。   「這樣啊……」   我無意義地低喃。原田站起,傾身向前,從牛仔褲後袋掏出包著書套的文庫本。   「還有,這個……」   他坐回原位,把一張夾在書裡的三乘四吋的彩色照片放在吧檯上。   「這是阿麗最近拍的相片。」   真是敗給他。   「什麼時候照的?」   「今年九月中旬,大概是兩個月前。這時節她應該會穿深藍大衣。」   說不上來,乍看十分普通的女孩,對著鏡頭微笑。穿綠底方格的裏綁長裙(wrap skirt)配粉紅運動服,胸前印著POP GAL’S ARE NACHULALU幾個意義不明的白色字樣。直髮,似乎留很長。不美、不胖、不可愛、不醜,去除彷彿腦袋空空的微笑,像是天真善良的女孩。   「你拍的?」   「是啊。」   「難怪她笑得這麼開心。」   原田一語不發盯著照片。我嚇一跳,該不會要掉淚吧,當下衝動地想把憂鬱男孩從身邊趕走。   「家裡有電話吧,我是指她的住處。」   「有。」   「撥通電話看看,搞不好她回去了。那就恭喜恭喜,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好。」   原田不安地站起,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放在我身後的粉紅電話。   我向岡本點一杯Martini。   「沒人接……果然還沒回家。」   原田一臉悲傷地回座,有氣無力地報告。   「肯定出事了。」   「是喔……這樣吧,你先回家,回她住的地方,搞不好她會留話或留紙條。假如都沒有,真的失蹤(!哈哈哈),再打給我。」   「你會過來嗎?」   「假如她真的沒回住處。」   「約好嘍,一定要來。」   「我會去啦。」   「拜託,拜託學長了,我真的不曉得該怎麼辦。」   「不用擔心。」   岡本把Martini放在我面前,啜一口,好喝。我不由得露出滿足的笑容,但隨即察覺一股悲傷的視線,只得慢慢收起笑容。   「總之,你先回去,確認她回來沒。」   「要是阿麗沒回家,學長真的要過來一趟。」   「知道,打電話給我。」   原田不停說著「拜託學長」,右手不牢靠地抓著外套,離開店裡。

作者資料

東直己

東直己 1956年出生札幌,擔任過家庭老師、土木作業員、卡拉ok店外勤、雜誌編輯等等,1991年以《偵探在酒吧》出道,2001年以《殘光》獲第54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作品達十餘冊,泡BAR偵探系列為他知名系列作品,廣受好評,2011年改編成電影。

基本資料

作者:東直己 譯者:鄭舜瓏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E.Fiction 出版日期:2015-01-08 ISBN:9789865651091 城邦書號:1UR00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