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娘子說了算(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娘子說了算(上)

  • 作者:雲端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4-12-0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隨書好禮四重送 第一重:繪師精心繪製唯美男女主角彩色立繪 第二重:搞笑四格黑白漫畫 第三重:隨書附贈精美角色書籤兩張 第四重:首刷限量,隨書附贈晴空功課表乙張(八款隨機出貨,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晴空閱讀星勢力,強勢來襲! 超人氣作者與繪師, 聯手打造萌點、笑點不斷的精采故事! 「恭迎嫂子今來到,嘯鳴山莊風光好。人人都說嫂子妙,前凸後翹真妖嬈。眼兒大來妹兒嬌,老大洞房吃不消。嫂子好嫂子妙,嫁給老大死不了。」 「錯了錯了,那是念給前任嫂子聽的,新任嫂子沒奶又沒腰!」 蘿莉:「……」 大神:「別擔心,我喜歡小的。」 蘿莉:「為什麼我一點都沒有覺得被安慰到?」 滿月在全息網遊《天泣online》裡是個專攻烹飪的小廚娘,立志以精湛的廚藝「斂天下之財」,卻在職業升級檢定考試當天跑錯考場,跑到人家徵婚的地方,被有著「天煞孤星」絕命命格的冷面大神風雨瀟瀟相中,成為大神的小娘子。 據說風雨瀟瀟剋死了七任未婚妻,據說連小強從他腳邊滾過都會爆斃,因此在滿月要與風雨瀟瀟成親的消息傳開之後,各大賭場紛紛開起了賭盤,賭大神的第八任嬌妻何時會各種悲劇。 然而,直到兩人結婚後的第二天,滿月還是勇猛的小白兔一隻,跌破了眾玩家的眼鏡。 可惜禍從天上來,就在這時,風雨瀟瀟的前任未婚妻找上門來,以利誘之,承諾只要滿月肯離開風雨瀟瀟,她就奉上錢財、珠寶等各種東西。 誰知滿月只堅定地回答了一句:「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他。」 冷淡寡言的風雨瀟瀟,最初因為解任務需要,不得不「隨便」找一個女人做名義上的夫妻,未曾想會遇到滿月這塊寶──寶裡寶氣的寶。所有玩家都對他那天煞孤星的名頭感到忌憚和避諱,沒有女人敢嫁他,唯獨她,敢堅定地說她只要他。 於是,滿月的一句話,不僅氣走了風雨瀟瀟的前任未婚妻,也讓風雨瀟瀟的心湖起了微微的波瀾…… 【本書特色】 只是跑錯升級檢定考場,卻陰錯陽差成為大神的女人, 還多了一幫叫她嫂子的小嘍囉! 面癱大神X天然蘿莉 既爆笑又甜蜜的網遊愛情小說參上

目錄

第一章 妹子,妳跑錯攝影棚了吧 第二章 你才炮灰,你全家都是炮灰 第三章 姊不認識尤物,只認得魷魚 第四章 殭屍來襲,請暫時停止呼吸 第五章 必勝之賭,浴血的絕地反擊 第六章 記住,我的名字叫做蕭颯 第七章 月老有云,自古虐戀出CP 第八章 生人勿近,我家小姐發情了 漫畫小劇場 後記

內文試閱

  送走了一撥又一撥的客人,九點整,距離職業升級檢定的時間只剩十分鐘。   滿月衝到耳房,扒拉開圍裙,脫掉襖褲,換上新手服裝交領碎花襦裙。   剛創角時,她跟這古人穿的衣服奮戰了將近一小時,直到現在,穿那窄袖短襦、封腰、長裙什麼的,已經像吃大白菜那樣簡單了。   離報名截止時間只剩下六分鐘,她撩起裙襬,拔腿就往考試地點奔去,心裡反覆默念著:出了城門向左邊走……第一個岔路往右邊走……丹青閣旁邊的小廣場就是報到處……報到處……報到處……   報到處怎麼……連隻麻雀都沒有?   滿月瞪著眼睛,看著廣場前一片枯葉被風吹落枝頭,打了個旋後在地上挺屍。   難道考試已經開始了?   她猛然一驚,左右張望,忽然對上一雙熠熠生輝的熱切眸子,不禁愣了一下。   眸子的主人一襲月白長衫,手持玉笛,束髮的綢帶劃過他那俊俏的臉龐,端的是風流出塵,玉樹臨風,一介翩翩濁世佳公子。尤其那雙生得好看的鳳眼,更是勾人。   見對方熱情地盯著她,她只好硬著頭皮上前,說道:「請問……」   不待她說完,對方已經徐徐笑開來,「小妹妹,妳是來報名的?」   小妹妹?   滿月微愕,隨即點頭,又遲疑地問道:「我是不是遲到了?其他人……」   對方打斷她,「來得正好,就缺妳一個了!」   「啊?嗯……其他人……」   「妳叫什麼名字?」   「……滿月。」   「滿月?思君如滿月的滿月?今夜明珠色,當隨滿月開的滿月?」   「……嗯。」   滿月有些茫然,覺得這個人好像話中有話,似是有什麼企圖。   「好名字!」對方翹起嘴角,隨意轉了一下手中的玉笛,在盈盈月光的照耀下,旋出一道漂亮的綠輝,「在下傾城公子,這廂有禮了!」   這個人……好奇怪!   我是來參加職業升級檢定,不是來參加聯誼的啊!   「請問……檢定……你是主考官嗎?」滿月臉上不由自主露出濃濃的戒備之色。   「主考官?」傾城公子背著手,晃了一下頭,「要這麼說也可以。」   滿月:「……」   傾城公子察覺滿月似乎有幾分退縮的跡象,連忙又說道:「跟我來,很快就好,不用怕!」   他這麼一說,滿月更加不安了。   傾城公子領著她穿過離廣場不遠的竹林,竹林小徑盡頭別有洞天。兩邊聳立的岩壁夾峙,飛瀑懸垂而下,沒入一彎潺潺溪澗中。溪畔綠野綿延,草坪上座落一幢簡單雅致的木造樓閣。   滿月踏進門前,餘光掃過懸掛的匾額上寫著的「懸墨齋」三個大字。   懸墨齋?考試的地方不是叫丹青閣嗎?   來不及多想,傾城公子已經帶她進到一間似乎是書房的雅間。   傾城公子逕自找了張椅子坐下,然後微笑地看著滿月。   滿月不得已,只好選了離他最遠的椅子坐,雙手交握,手指絞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開口:「那個……是先考筆試嗎?」   這裡怎麼看也不像做菜的地方?難道筆試過了才是考手藝?   「筆試?我不愛筆試,我喜歡『面』試!」   傾城公子拿玉笛拍了一下掌心,笑咪咪地端詳滿月。   長翹的羽睫撲閃著猶如小鹿般澄淨的大眼睛,略帶嬰兒肥的臉頰圓潤粉嫩,像顆紅蘋果。笑起來頰畔隱約有個可愛的酒渦,那笑意像是能甜到人的心坎裡。   雖然不似之前那些女人或妖嬈或美豔,或千嬌或百媚,但是夠清純夠脫俗,而且……很有福相,看起來不像是個短命的。   想到這裡,傾城公子的嘴咧得更開了,「滿月,妳的興趣是什麼?」   滿月還沒開口,傾城公子又問道:「我可以叫妳滿月吧?」   你不是已經叫了嗎?   而且,我的興趣跟考試有什麼關係?該不會是要先做性向測驗吧?   「做菜。」回答這個,考試應該可以加分吧?   「做菜啊……」   傾城公子眉頭微蹙,比起刺繡插花、吟詩作對什麼的,好像少了點氣質,不過,算了,做菜好,更實用,看來以後可以省不少飯錢,也不用忍受路邊攤那種難吃的小老百姓料理了。   「妳是生活職業的玩家?」   「嗯。」廢話!不然我幹麼來考試?   滿月見傾城公子的眉頭蹙得更深,忍不住心跳如擂鼓,惴惴地補充道:「雖然我才三十級,不過,我覺得自己的手藝還行,我們客棧的店小二都說好吃。」   小棒槌每次都比別人多吃一碗飯。   傾城公子眨了眨眼睛,又問道:「妳喜歡什麼類型的男子?我是指,如果要找老公,妳喜歡什麼樣的?」   滿月:「……」難道接下來要合八字嗎?   她下意識地想回答「不是你這樣的」,又怕打了人家的臉,心裡萬分糾結,小臉不自覺憋得通紅,訥訥地說不出話來。   傾城公子微微一笑,那笑容極其魅惑,說不盡的風情無邊。   他一向知道女人對自己的魅力不能免疫,得意之餘,笑得更歡了,以致於忘了最初的目的,還溫聲勸誘道:「人都是視覺的動物,愛美是人的天性,沒什麼好害羞的。」   滿月頭埋到胸口,掙扎了半天,糾結了好一會兒,才飄出一句話:「你好臭!」   聞言,傾城公子的笑容僵住,心裡有千萬隻草泥馬奔過。   臭ㄚ頭,妳才臭!   公子我擦的是天香閣的「一品香」,那可是取雨水的雨水、白露的露水、霜降的霜水、小雪的雪水,再調和蘭梅蓮菊桂荷杏桃的花末做成的極品香露,百兩黃金難求,妳這個臭ㄚ頭竟然嫌臭,果然是沒見識的鄉巴佬!   傾城公子沉默而堅定地離去,滿月望著他那背影散發出來的冷落氣息,懊惱不已。   完了,毀了,升級檢定過不了了,她的廚師資格沒了!   早知道就說你笑得很猥褻,而不說你臭了!   滿月一個人如坐針氈地坐了很久,傾城公子還是沒有回來,她越來越不安,猶豫著要不要出去看看。明知道十之八九是落榜了,她還是抱著一絲僥倖的心理,也許等一下考手藝她能夠扳回一城……   她站起身,才邁出一隻腳,門就被砰的一聲踹開來,一個個頭比滿月高一點,頂著雙ㄚ髻的女孩,雙手高高撩著裙襬,氣勢洶洶衝進來,義氣深重地大叫:「小小姐,我來救妳了!」   滿月一隻腳停在半空中,錯愕地看著來人。   妹子,妳跑錯攝影棚了吧?   另一邊,傾城公子才鬱悶地步出竹林,就有一股勁風突然襲來,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領子已經被人揪起。   他正想反抗,卻在看到對方的面癱臉之際,表情翻得比書還快,瞬間就端上一如往常如沐春風的笑臉,寒暄道:「老大,你怎麼來了?」   風雨瀟瀟俊朗寒峭的臉孔沒有半絲波瀾,目光陰鷙,盯著傾城公子看了一會兒,才把一張告示啪的甩到他臉上,冷冷地說道:「我不來,等你把我賣掉嗎?」   傾城公子定睛一看,這不是他寫了讓人貼在城內各處的徵婚告示嗎?   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當事人發現了!無妨,反正他現在已經找到人可以交差!   「老大,你來得正是時候,這次這個真的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女人,洗淨鉛華,有風有化,宜室宜家。雖然不會繡花,少了點氣質,雖然嘴笨了點,打扮寒酸了點,說話沒品質了點,見識少了點,連一品香都認不出來,可她絕對是老大你的良配!你看,她對我的魅力毫無反應,這還算是女人嗎?」   「你想把我賣給這種不是女人的女人?」   傾城公子滯了一下,訕訕地說道:「話不能這麼說,至少我跟她相談甚歡,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聽到你的名頭卻沒有跑掉……」   傾城公子拉著風雨瀟瀟往懸墨齋走,一邊走一邊絮絮叨叨,結果一踏進書房,最後一句話就梗在喉嚨裡。   眼前空蕩蕩的,那個跟他相談甚歡,聽到某人名頭沒有跑掉的良配竟然跑掉了。   風雨瀟瀟涼涼地斜睨著傾城公子,「相談甚歡是嗎?」   「那個……我不是還沒說完嗎?本來是相談甚歡,後來就不歡而散了,呵呵……」傾城公子乾笑兩聲,眼風一掃,發現桌上有一張墨跡未乾的紙,忙靠了過去,拈起紙張,一目十行,然後笑了起來,「人家可不是不告而別,而是很有禮貌地留了紙條打招呼!喏,你看,我就說是良配吧!雖然長得普通了點,但還是很有禮貌,懂得展示內在!」說著,將紙條遞了出去。   風雨瀟瀟只瞄了一眼就蹙起眉頭。   「哎,她的用詞是少了點修飾,連個用典成語什麼的都沒有,但往好的方面說,勉強算是直率吧!」傾城公子理解般的說道。   「……字……」   「啊?」   「……字太醜了!」   「……」   被嫌字太醜的女人,這時候正被一個小妮子拖著往外狂奔,直奔進城才氣喘噓噓地停下來。   「呼呼……小小小小姐……呼……到這裡應該就安安安全了……呼呼……嚇嚇嚇死我了,還以為來不及了……呼……」   我才被妳嚇死了!妳剛衝進來的模樣,像是誰家死人了一樣!   「曉妮,妳怎麼回事?我正考試呢!」滿月不快地嘟嘴。   「小小姐,那種試能考嗎?考過會死人的!」方曉妮恨鐵不成鋼地說道:「真想不通,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小小姐妳怎麼自甘墮落,上趕著自己伸頭過去?幸好大小姐有先見之明,要我多多照看妳!如果不是我,小小姐妳現在早就屍骨無存了!」說完,想到什麼似的,又打了個冷顫。   滿月聽得一頭霧水,她參加個升級檢定,怎麼就自甘墮落了?   她既不走後門,也不靠後台,更沒有尋什麼潛規則,完全憑自己的實力天天向上,像她這樣的新時代奮發好青年快絕種了啊!   「小小姐,雖然妳長得矮了點,長得平凡了點,胸部沒別人大,腿也沒比別人長,沒有美色也沒有姿色,但好在心地善良,看到小強爬過,沒有膽子上去踩一腳,坐公車看見孕婦,也沒有膽子假裝看不見不讓座,雖然有一次我看到妳在裝睡……」   喂喂喂,妳到底是想誇我,還是想貶我?   「……小小姐,就算妳很淹沒人群,可是天涯何處無芳草,小翠我堅信妳一定可以找到屬於妳的牛糞!」說著,又埋怨地睨了滿月一眼,「小小姐,如果不是小翠我及時趕到,妳就成了黃花崗七十三烈士了!」   滿月:「……」小翠是誰啊?   就在不知道是哪來的小翠碎碎念了至少半小時之後,滿月終於抓住重點,原來她跑錯考場了。出了城門要向右走,不是向左走。   「錯了錯了,小小姐,妳劃錯重點了!」自稱小翠的方曉妮鄙視地看著滿月,「重點是,妳差一點就名節不保了!傾城公子可是號稱末世種馬的下流胚子,聽說只要跟他說兩句話就會懷孕!還有那個跟他狼狽為奸的風雨瀟瀟,那更是活閻王!聽說他剋妻剋子剋父剋母,剋人家祖宗十八代,城西石頭巷的黃半仙還斷言他背著天煞孤星的絕命命格,連小強從他腳邊滾過都會暴斃啊!」   「黃半仙還說王鐵鋪的老婆紅杏出牆呢,結果卻是趙裁縫包的二奶偷了別人的老公!」滿月撇撇嘴。   「小小姐,妳又劃錯重點了!」不知是小翠還是方曉妮的方曉妮突然鄭重起來,「風雨瀟瀟剋死了七個老婆,這可是連還沒出生的孩子都知道的事,妳竟然自投羅網,這不是犯……總之,小小姐,妳傻呀!就算嫁給路邊的阿貓阿狗,都比嫁給那個活閻王好太多了,好歹還能生個貓狗出來!」   一個晚上被三個人罵傻,她真傻了不成?   「我不就是走錯考場嘛……」滿月咕噥了句,然後又好奇地問道:「那個叫什麼風雨瀟瀟的,真的剋死了七個老婆?」   人家韋小寶是娶七個老婆,這人卻是剋死七個老婆,另類的氣場強大啊!   「比剋死七個老婆還嚴重!聽說七個老婆都沒拜過堂,光是傳出要訂親的消息,就已經各種悲劇了!」   「什麼叫各種悲劇?」   「聽說第一任老婆訂親時太興奮了,跑去絕情崖採花,結果失足摔下山崖死了;第二任老婆訂親第二天,被前男友找人圍毆,殺得不敢再上線了;第三任老婆拜堂前一天,期中考考試作弊被揭發,她媽把她的電腦沒收,不准她再玩遊戲;第四任老婆才訂親,天天副本刷不過,只要組了她,必定團滅,這個魔咒直到她悔婚才解除;第五任老婆……」   「停停停,聽起來最無辜的明明就是新郎啊!」   「小小姐,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妳這麼天真,小翠我真替妳擔心!」方曉妮表情嚴肅地說道:「黃半仙說,這種天煞孤星,只要碰到他的一根頭髮,就會倒楣八輩子!」   滿月:「……」黃半仙是妳爸還妳媽,妳寧願無條件挺他,也不相信我的智商?   「小翠……嗯,不是,曉妮,妳只是我姊公司的員工,不是我們家的傭人,不用把她的話當聖旨啦!我都成年了,又不是小孩子,我會照顧自己!」   「小小姐,大小姐對小翠有知遇之恩,恩同再造,小翠發誓要為大小姐和小小姐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小小姐叫小翠往東,小翠絕對不會往南。小小姐沒飯吃了,小翠會幫妳刨樹根;小小姐沒衣服穿了,小翠會幫妳找報紙;小小姐萬一被車撞成植物人,小翠會幫妳把屎把尿,世界末日來了,也不會棄妳而去!」   妳就不能少詛咒我兩句嗎?   「……小翠是誰?」   「小翠是我的ID。」   「……」   連名字都像個ㄚ鬟,要不要這麼入戲?   「曉妮!」   「……」   「曉妮!」   「……」   「……小翠!」   「是,小小姐有什麼吩咐?」   「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小小姐?我又不是什麼豪門的千金大小姐!」   「……好吧,那我叫妳小姐。從今以後,小翠唯小姐之命是從。」現實生活中是方曉妮,在遊戲裡是小翠的小翠,立刻上前扶住滿月的手臂,「聽說城東的梅花林開了好多桂花,小姐,要不要去賞桂?桂花也很適合做成香片入茶,咱們可以摘一些回來自己泡!」   梅花林開的為什麼是桂花?   滿月扶額,這媲美奧斯卡影后的演技,這爐火純青的變臉絕技……看來,全人類都阻止不了小翠了!   她們最後當然是沒去賞花,而是跟小棒槌一起跑去挖蚯蚓了。賞花那種風雅的事,跟她這種正在和柴米油鹽醬醋茶奮戰的小廚娘打不著邊,只差一步她就能拿到初級廚師資格,就能實現租個攤位賣小吃的野望,她心裡各種恨啊!   月黑風高,三個人還是挖了三甕蚯蚓,這就是遊戲的好處,就算是晚上,該明晃的地方也沒含糊。滿月讓小棒槌先回去,她帶小翠去自己的田裡澆水。   對,她的田。她在十天前找了塊地種了大白菜和小黃瓜,那地十分偏僻,人跡罕至,所以沒被發現也沒被偷摘。沒辦法,誰叫她窮得響叮噹,租不起地。   她打算再澆個兩天水,把那些個大白菜和小黃瓜養肥了再收成。她正想得美,卻發自己和小棒槌費力搭起的破籬笆被撬了個口,她立刻就美不起來了。遠遠的,看到有個人影在她的田裡蠕動,再一細看,那人手上拔的可不就是她的寶貝大白菜。   嬸嬸能忍,叔叔不能忍,她立刻鼓動小翠,想要來個兩面包抄,當場來個人贓俱獲。   小翠瞧著那人高頭大馬,有些猶豫,「小姐,咱們兩個弱女子……」   是誰說要為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   滿月四下張望,發現不遠處有個麻布袋。那個偷菜的小子打的好主意,連布袋都拿來了。   想起自己每天辛勤掩人耳目來澆水拔草驅蟲,無名火燒得更旺了,滿月一把抄起布袋說道:「妳從東邊,我從西邊包抄。」又從地上撿了個泥塊,「喏,布袋給妳,妳等我暗號,我一揮手,妳就蓋他布袋!我們兩個一起上,就不信擺不平這個小賊!」   滿月說完,滿腔怒火化作氣勢洶洶,堅定地往前走去。   「小姐!小姐……」小翠連聲叫道。   「妳如果害怕就在這裡等著,我自己去!」滿月頭也不回地撂下話。   「錯了錯了,小姐,那邊是東邊,妳走錯了!還有,妳布袋忘了給我啊!」小翠急道。   滿月愣了下,臉微紅,忙轉身往回走,把布袋遞過去,又嚴肅地說道:「這些菜是我砸了身家財產買種子種的,絕對不能竹籃子打水,讓那些手腳不乾淨的人不勞而獲!雖然這是遊戲,但遊戲也要有遊戲的格調,我們怎麼也不能叫那些小人得志,對吧?」   小翠被糊弄得愣愣地點了點頭。   滿月見小翠有些上道了,立刻又添了一把火,「妳就把那人當成傾城公子那個末世種馬打就對了!」   聽到這話,小翠忽然來了勁,不知從哪兒掏出一柄亮晃晃的大刀,興致勃勃地問道:「小姐,妳看這把刀可以嗎?是不是比妳手上的泥塊可靠多了?」   弱女子會沒事帶把大刀滿街跑嗎?   滿月眨了眨眼,問道:「這刀妳哪弄來的?」   「黃半仙給我的!」   得,這個黃半仙才是真正打不死的小強!   「偷竊罪不致死,我們不能殺人!」滿月鄭重地說道。   小翠有些不捨地把大刀收回道具包裡,「那……末世種馬……」   人家末世種馬是強了妳還是妳爸媽,至於把人家往死裡打嗎?   想到傾城公子那張笑得有些賊的嘴臉,滿月突然覺得他有些無辜。   小翠不死心地又從包裡翻了幾樣東西出來,「這是夾竹桃,會讓人心跳變慢,然後死掉,不行……這是篦麻子,會讓身體麻痺,幾小時之後死亡,也不行……這是毒箭木,一沾到就會立刻死掉……這是斷腸草,會讓人腹痛而死……這是鴆酒,喝一口就回天乏術了……」說著說著,皺起眉頭來,「真是的,怎麼沒個能用的東西!」   滿月目瞪口呆,這內心得有多陰暗,才會隨身帶著這些東西跑來跑去?   小翠又把道具包翻了幾番,滿月突然瞥見幾枚五芒星形,狀似飛鏢的東西,好奇地拿起來問道:「這是什麼?」   「這是我的武器星芒鏢。」小翠想了想,撇嘴說道:「這東西好沒用,打不死人!」   滿月:「……」   原來小翠的職業是盜賊!   滿月看看手中的泥塊,看看腳下的布袋,翻了個白眼。   於是,她改變戰略,以自身作餌,要小翠伺機而動,待她引起賊人的注意,她就從後偷襲。打不死人沒關係,打個半死就夠了。   小翠這個人雖然有點二,但緊急時還是挺可靠的。她一跳出去,賊人發現想逃跑,跑了兩步,小翠的飛鏢脫手而出,一擊必殺,賊人轉眼就被砸昏了。   滿月崇拜地看著小翠,「沒想到妳這麼厲害!」   小翠像是也沒想到,瞪著自己的手有些發愣,「我……我這是第一次打中……」   滿月:「……」   滿月蹲下來查看賊人的狀況,不料賊人忽然動了一下,她嚇得跳起來退開。   過了一會兒,見對方沒了動作,忍不住走近,卻發現他閉著眼睛,嘴唇蠕動著,像是在說什麼。她大著膽子湊過去,有氣無力、斷斷續續的聲音從那人嘴裡飄出來:「……好餓……」   弄了半天,這人不是被砸昏的,而是餓昏的!   不得已,滿月只得和小翠兩人合力把這人暫時扛回客棧去,當然免不了收到兩枚來自大掌櫃的白眼:我這裡可不是慈善救濟院!最後還輕飄飄地丟下一句:「他的飯錢和房錢從妳的工錢裡扣。」   小翠同情地看了滿月兩眼。   職業升級考試沒趕上,辛辛苦苦種的大白菜被拔了幾顆,還要被扣工錢,她能再更倒楣一點嗎?事實證明,倒楣這種事,跟無恥一樣是沒有下限的。   小胡飛刀靠了過來,視線在滿月身上來來回回,那目光說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看得她頭皮直發麻。   小胡飛刀竊笑了好一會兒,才用手肘碰了碰滿月的手臂,低聲說道:「滿月,有個人等妳很久了!我說妳打工時間結束了,應該不會再回來,那人卻是一聲不吭,乾坐著喝茶,咱們客棧的茶都快被他喝完一輪了,沒想到還真被他等到了!那痴心的勁兒喲,蒼天可表啊!」   滿月一臉莫名其妙,她在遊戲裡認識的人不多,除了客棧的人,還是客棧的人。心裡這麼想著,抬腳就往小胡飛刀指的大廳角落走去。   雖然已經很晚了,但遊戲嘛,就是晚上才熱鬧,很多人白天要上班上課,只有晚上才有時間,所以即使是晚上十一點了,客棧還是熙來攘往,人聲鼎沸。   不過,大廳雖然吵鬧,某個角落卻莫名的安靜。   角落裡,只見一個身著黑色勁裝的男子正默默地喝茶。   那人沉默不語,也沒有多餘的動作,周身隱隱散發著冷冽的氣息,讓旁邊的人都不由得自動保持距離。滿月直覺把他歸類到凶神惡煞之流,沒想到細一打量,卻發現這人長得很英俊,只是眉眼間彷彿籠罩著千年寒霜,襯得那目光更為犀利,薄抿的唇更為冷酷。   滿月戰戰兢兢地蹭了過去,「那個……」聲若蚊蚋。   男子似是沒發現,完全沒反應。   滿月猶豫著故意輕咳了兩聲,男子才慢慢看了過來。   滿月與他四目交接,心頭一驚,忙移開視線,瞥向桌上擱著的黑布包著的長條狀物事,那東西目測幾乎跟她的身高一樣長,甚至更長。形狀看起來,像是長槍,這人的職業多半是戰將。   想著想著,她忍不住嚥了一下口水,搜索枯腸半天,怎麼也想不出來自己到底是在哪裡惹到了這號人物。   氣氛陷入詭異的靜默,滿月察覺到男子冰冷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可硬是沒吭聲。   她掙扎了一會兒,正想強迫自己開口,對方突然說話了。   「我是風雨瀟瀟。」   那口氣很冷淡,沒有半點情緒,甚至還有些唯我獨尊的意味在裡面。   風雨瀟瀟?   滿月眨眨眼睛,怎麼有點耳熟……   下一秒,她像是被雷劈到似的,猛然瞪大眼睛,張著嘴巴,訥訥地說不出話來。   風雨瀟瀟?   那個天煞孤星!   那個小強從他腳邊滾過都會暴斃的活閻王!   想到這裡,滿月呆呆地向他腳邊看去。   風雨瀟瀟看著她的臉從糾結到茫然到錯愕,如包子般軟嫩的臉蛋憋得紅撲撲的,像顆鮮軟欲滴的桃子,眼底不禁劃過一閃即逝的笑意,然後又恢復平素的冷漠。   接著,他在滿月呆傻的注視下,丟了一錠金元寶在桌上,拿起布包揚長而去。   滿月愣愣地看著對方消失在門口,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這人到底是來幹麼的呀?

作者資料

雲端

因為過了愛做夢的年紀,所以只好把妄想揮灑於字裡行間。 期許自己可以寫出能讓讀者有那麼一點點動心的小說。 著有《師父說了算》、《娘子說了算》、《頂尖告白》、《偏偏動心》等。 FB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cloudtale

基本資料

作者:雲端 繪者:殘楓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4-12-02 ISBN:9789869120203 城邦書號:RF500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9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