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娘子說了算(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娘子說了算(下)

  • 作者:雲端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1-06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隨書好禮 第一重:繪師精心繪製唯美男女主角彩色立繪 第二重:隨書附贈精美角色書籤兩張 他的冷漠無情對她沒用,她的嬌萌天真卻讓他很受用, 問世間情為何物?果真是一物降一物! 面癱大神X天然蘿莉 既爆笑又甜蜜的網遊愛情小說參上 「我是人中龍鳳,而妳,杜彌月,是我選定的人。」 蕭颯說的話,在滿月的腦海裡轟然炸開,炸得她忘乎所以,炸得她不知今夕是何夕,眼中、耳中、心中,全被眼前這個男人高大的身影占據。感覺有些酸酸的、甜甜的,還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類似喜悅的情緒在她心底慢慢膨脹開來。 從相識至今,她就發現這個男人不太多話,甚至可以說是沉默寡言,可是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能讓人感到安心。 這一瞬間,她自以為的兩人之間的距離和疏離,都被他的一句話粉碎。也因此,她又有了奮鬥的動力,她想要做一個配得起他的好女人。 就在這時,遊戲公司宣布遊戲即將改版,改版後多了一項「調整容貌」的功能,但是索價不菲。嫌自己可愛有餘,美貌不足的滿月,決定去最大的賭場試試手氣,妄想著一夕致富,然後「整型」變成大美人。 誰知出師未捷,一上賭桌,就遇到了與風雨瀟瀟並列四大天王的鳳朝陽。 這個俊逸又邪氣的男人,別有深意地看著滿月,就像大野狼看到了小紅帽,眼裡閃爍著旁人不懂的精光……

內文試閱

  自從滿月和風雨瀟瀟在遊戲中結婚後,兩人幾乎天天見面,雖然沒有事先約好,但不知不覺就形成了習慣。習慣一旦養成,就很難抽離。   所以,風雨瀟瀟在武術大賽結束後的隔天沒見到滿月,立刻覺得奇怪。問了小翠,小翠只說不知道。他想,也許滿月臨時有事,沒時間上網。他又耐心等了一天,仍是沒看到滿月登入遊戲。   其實一般人未必會天天玩遊戲,可是風雨瀟瀟這段時間以來,天天跟滿月見面,下意識就習慣了她每天出現。現在突然看不到她,心裡有些難以言喻的不自在。   到了第三天,他又來到黑到不行客棧報到,小翠說她打了電話給滿月,可是滿月沒接。他猜想滿月是不是遇到什麼困難了,但那是人家的私事,他不好過問,只好連著幾天來客棧守株待兔,想著也許滿月若是突然登入遊戲,兩人就能見面了。   可惜他的期待落空了,滿月就像石沉大海一樣,忽然就沒了消息。   傾城公子看著風雨瀟瀟的臉色一天陰沉過一天,彷彿隨時會爆發的火山,搞得公會裡的人都戰戰兢兢,見到公會長就避之唯恐不及,他只好無奈地對小翠旁敲側擊,想找出些蛛絲馬跡來。   小翠見到傾城公子就沒好臉色,傾城公子連小翠早餐吃了什麼都問不出來,更別提關於滿月的事。倒是小棒槌看到天天來報到的風雨瀟瀟和傾城公子,覺得有認識的人陪他玩了,就蹦蹦跳跳地圍著他們打轉。   小棒槌只認吃和玩,別的什麼也不懂,自然沒人想到要問他。小棒槌也沒發現兩人心不在焉,只顧著獻寶,比如他和他的小夥伴們在哪裡掏了蚯蚓、抓了小魚,又在哪裡撿了石頭,最後還抱怨了舅舅偷拿他石頭去賣的事——小棒槌不知道自己撿來的石頭,其實是不定時會在隱藏地點出現的煉製神聖級武器的珍稀礦石。   傾城公子一連幾天聽著小棒槌重複這些話,聽到都膩歪了。忍了許久,決定建議小棒槌不如說說他跟滿月在一起時都做了哪些事,他覺得自家老大對這個會比較感興趣。   不過,在他正想開口時,突然聽到小棒槌來了句:「小黃都發情完了,滿月怎麼還沒呢?」   傾城公子眼睛一亮,抓著小棒槌問道:「小棒槌,你知道滿月去哪裡了嗎?」   「我不知道啊……」小棒槌嚇了一跳,愣愣地答道。   「你剛才提到滿月了。」   「滿月?滿月好幾天沒來了,小翠說不可以打擾她,等她忙完才能找她玩。」   「你知道滿月在忙什麼嗎?為什麼這幾天都不在?」   「小翠說滿月在……」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小棒槌立刻捂住嘴巴,板著臉,搖頭說道:「舅舅說我年紀小,不能說,我不能說!小翠可以說,你去問小翠!」   如果小翠會說,我還用得著跟你這根小木頭折騰嗎?   傾城公子耐著性子繼續套小棒槌的話。   小棒槌起先嘴巴閉得死緊,後來三兩句就被能言善道的傾城公子誆了去,嘟著嘴說道:「小黃在發情。」說到這裡,還像作賊似的左右張望了一下,確認舅舅不在,才像說什麼大祕密般壓低聲音,悄悄又道:「滿月也在發情。」   小棒槌這話一出,傾城公子和故作漫不經心實則側耳聆聽的風雨瀟瀟都目瞪口呆。   小翠不知道小棒槌會把自己隨口說的話告訴別人,所以當風雨瀟瀟和傾城公子面色微沉地找她問滿月到底怎麼回事時,她還覺得莫名其妙。   她打了很多通電話給滿月,滿月沒接,她便轉而打電話給小雅。小雅跟她說了這幾天滿月怪裡怪氣和患得患失的行為,並分析得出結論,認為滿月是失戀了。   小翠知道滿月不是失戀,而是害了相思病。   小雅說要帶滿月去聯誼,治好她的心病。   小翠撇了撇嘴,不置可否。依她看來,滿月這病可難治了。   不過,她也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家小姐像個傻子一樣萎靡不振,都快比小棒槌傻了,所以在傾城公子纏了她幾天後,他們再找上來,她就很乾脆地跟他們說滿月聯誼去了。   接著,她就看到英明威武的姑爺好像有那麼一瞬間的愣然,隨即不發一語轉身離去。   「姑爺怎麼了?」小翠看向傾城公子。   「妳說呢?」傾城公子沒好氣。   「啊?要我說什麼?」小翠呆呆地問道。   「……」   滿月不知道背後還有這段公案,只想著一定是小翠又在小棒槌面前胡說什麼,被小棒槌記住了,然後小棒槌又在風雨瀟瀟面前說溜嘴。   此時此刻的滿月,直想捶死小翠。   發情?當她是狗嗎?   蕭颯看著被果汁嗆到咳得滿臉通紅的滿月,關切地問道:「妳沒事吧?」   滿月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旁邊的江思潔看著滿月和眼前這個長相出色的男生之間狀似親暱的氛圍,心中大為不爽。   她不爽,小雅就爽了。   看到江思潔一臉的不是滋味,小雅剛才的憋悶一掃而空,不由得咧開嘴,笑得比跨年燃放的煙火還燦爛十倍百倍。爽過頭的結果是,她無視蕭颯那張冷臉,熱情地對他說道:「我們才剛說到你,你就來了,真是太巧了!」   那語氣好像兩人認識很久似的,令得蕭颯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說:「妳是誰啊?我跟妳很熟嗎?」   小雅一點都不在意蕭颯疏遠的反應,她就是故意嘔嘔江思潔罷了。   江思潔確實很嘔,但她怎麼也不相信這個酷帥有型的男生會是滿月的男朋友,於是,她端起明豔魅惑的笑容,柔柔地說道:「你好,初次見面,我是杜彌月的同班同學,我叫江思潔,相思的思,純潔的潔。」說完,禮貌地把手伸向蕭颯。   小雅被江思潔那黏膩嬌儂的聲音惹得雞皮疙瘩直冒,還煞有介事地抖了一下。   蕭颯微微皺眉,沒有握住對方伸過來的手,但又礙於她是滿月的同學,只得壓下心底的不快,點了點頭,淡淡應道:「T大數學系四年級,蕭颯。」   江思潔愣了下。T大和A大在同一個城市,她不僅對A大的風雲人物如數家珍,對T大的名人也是常記於心,蕭颯的大名自是如雷貫耳,只是一直緣慳一面,卻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見到,更沒想到對方與同班的杜彌月有關係。   小雅也見縫插針,自來熟地自我介紹:「那個……蕭颯同學,我是滿月的室友,叫我小雅就好了。我們家滿月承蒙你照顧了,常聽她提起你,你很好很好,加油!」說著,做了個雙手握拳的加油動作。   滿月翻了翻白眼,腹誹道:妳哪隻耳朵聽到我常提了?加什麼油啊?   蕭颯看向滿月,滿月無奈道:「嗯,她是我室友。」常提什麼的,她可不承認。   蕭颯想和滿月私下聊,不喜歡有外人在場,偏偏小雅和江思潔一個興奮一個熱切,不約而同不識相地看著自己,他只得沉著聲音說道:「兩位還有事?」言下之意是,妳們不受歡迎,該滾了。   江思潔反應過來,但還是不情願就此離開,而小雅是本來就直腸子粗神經,愣是沒馬上明白蕭颯的意思,便笑著說道:「沒事沒事,就是沒事才來聯誼的嘛!」   滿月嘴角抽了下。   蕭颯不習慣和女人周旋,一時沒了說辭。   江思潔厚著臉皮又端起笑臉,傾身湊近蕭颯,意有所指地道:「你來之前,我們正在聊彌月的男朋友……」說到這裡,還故意挑釁地瞥了小雅一眼,「文雅把彌月的男朋友誇得好上了天,然後你就來了。」   這句話很有歧義。   江思潔怎麼也不相信蕭颯是滿月的男朋友,只是覺得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似乎不錯,她說這話就是故意要挑撥離間。   蕭颯卻是沒順著她的思維走,而是饒有深意地看著滿月問道:「哦,既然妳有男朋友,為什麼還來參加聯誼?」   這話叫她怎麼答?   滿月愣住,想說自己沒有男朋友,可是望著蕭颯那雙幽黑的眸子,她就說不出半個否認的字來——她覺得蕭颯好像不太高興,雖然他的表情看不出來,但她就是有這種感覺。   於是,野性的本能讓她傻傻地回了一句:「誰說我是來聯誼的,我是來吃飯的!」說完,還理直氣壯把手邊那堆得小山般高的盤子往他面前推過去,證明自己所言非虛。   小雅也趕緊跳出來作證,「真的真的,滿月就是來吃飯的!我可以證明,從她踏進來到現在,沒有半個男生過來跟她搭訕!」   滿月:「……」後面那句話是多餘的!   江思潔該笑的,可是,她笑不出來。   她笑不出來,蕭颯倒是笑了。   他一笑,宛如冰山消融,春回大地,長年冰封的眸子忽然多了幾分曖昧不明的情意,讓滿月不自覺心跳加快,口乾舌燥,忙又低頭猛吸果汁。   江思潔更是痴痴呆呆地看著蕭颯,半天都移不開眼。   察覺到江思潔痴迷的目光,蕭颯皺眉,垂下視線。   這麼一來,江思潔越發不甘心了。   她大膽地把手搭到蕭颯的手臂上,嬌嬈地喚道:「蕭學長……」   咳!   滿月的氣管這次沒事,有事的是被她嗆出來的果汁噴得滿臉的小雅。   「杜、滿、月——」小雅咬牙切齒,一字一頓擠出話,還把尾音拖得老長。   蕭颯不留情面,直接甩開江思潔的手,江思潔憤恨地瞪了滿月一眼。   滿月覺得自己很無辜。   江思潔吸了一口氣,不死心地笑著朝蕭颯那邊湊過去,這次也不拐彎抹角了,直接就說道:「蕭學長,聽文雅說,你是彌月的男朋友。我想,像蕭學長這樣的人,應該有更好的人匹配才對。」一邊說一邊熱切地凝視著蕭颯,彷彿在說「快點贊同我的話,就是我說的那樣,你們兩人什麼關係都沒有」,末了,又加了一句:「蕭學長不可能是彌月的男朋友吧?」   小雅撇撇嘴,她哪有說他是滿月的男朋友,她只不過是迂迴地暗示罷了!   小雅看著江思潔,江思潔看著蕭颯,蕭颯卻是看向滿月,端詳了她一會兒,才意有所指地問道:「妳怎麼說?」   說什麼?我能說不關我的事嗎?   蕭颯見滿月低頭不語,突然想起當他聽到小翠說滿月要參加聯誼時那瞬間的怔忡,不由得淡淡地說道:「對,我不是她的男朋友。」   滿月撫著杯子的手滯了一下,喉嚨好像被什麼塞住似的,有些呼吸不順,而且胸口似是被人挖了一個洞,有涼颼颼的風徐徐吹進來,吹得她渾身也慢慢變得涼颼颼的。   小雅看了滿月一眼,也默然無語。   江思潔笑了起來,如果不是蕭颯在場,只怕她已經大笑出聲。   不過,她的笑容沒有維持多久,蕭颯又開口了。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蕭颯收回落在滿月頭頂的視線,面無表情地沉聲說道:「她是我的老婆。」   滿月霍然抬起頭,直勾勾地望著蕭颯。   蕭颯涼涼的目光瞥來,冷冷地又道:「怎麼?妳有意見?」語氣裡含著濃濃的威脅。   滿月縮了縮脖子,連忙搖頭。搖了半天又趕緊低下頭,嘴角忍不住高高勾起,兀自竊笑著。   小雅和江思潔這時再不識相,也坐不住了,各自找了理由匆匆離座。   終於只剩下兩個人了!   滿月小小鬆了一口氣,可是一口氣還沒吐完,就被蕭颯那冷淡的眼神給堵了回去。   面對蕭颯深深的凝視,滿月別開頭,心虛起來,忍不住在心裡把自己罵了又罵,幹麼沒事跑來參加什麼鬼聯誼,在家吃飯不好嗎?跟人家學什麼吃到飽?吃吃吃,現在倒好,活該撐死!   看滿月那模樣,蕭颯就知道她在腹誹什麼,嘴角扯了一下,往椅背靠去,好整以暇地說道:「既然閒雜人等沒了,那我們兩個也該來算算帳了!」   打從剛才聽到蕭颯說了那句宣告意味濃厚的「她是我的老婆」之後,滿月的胸口就像插了無數把鑰匙,開心得沒邊了。   原本前幾天的心情猶如被法官宣判了死刑,暮氣沉沉,現在突然被無罪開釋,她當下就想向初升的朝陽奔去,可是一腳才踏出牢房,立刻又被蕭颯那副準備清算的架勢給揪了回去。   她覺得自己是冤枉的,她想抗辯,但面對此時此刻正渾身散發著森森寒氣的蕭颯,她孬了。   滿月慢慢調整坐姿,垂下頭,作出一副乖乖認錯的小媳婦模樣。   看到犯人態度良好,蕭颯滿意地點了點頭,「妳可知錯了?」   滿月點點頭。   「那就說說妳哪裡錯了?」   啊?滿月嘴巴半張,茫然無所知,可看到蕭颯那張一秒晴轉多雲的臉,她立刻下意識地脫口而出:「我不應該來參加聯誼!」   蕭颯瞇眼打量正襟危坐的滿月,似是在確認這是不是她發自肺腑說出來的話。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又接著問道:「還有呢?」   還有?滿月眼珠子轉了轉,見蕭颯的臉色好了很多,就小心翼翼地順竿往上爬,「要不然,你把我的罪名都念出來,我直接全認了,你看這樣好不好?」   蕭颯的臉瞬間就黑了。   滿月又蔫了下去,蕭颯也不兜圈子了,直接說道:「為什麼這幾天都沒進遊戲?有什麼問題說出來,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解決……還是說,妳是不想看到我,所以才……」   滿月頓時把頭搖得像波浪鼓,她只是對自己喪失了信心,看到他會有些心虛,卻從來沒有想過不見他。這時,壓抑了好幾天的憋悶陡然爆發,她決定勇敢說出來。   「那天,我去看比賽了,就是武術比賽。人太多了,我和小翠擠不過去,後來我們遇到一個長得很漂亮的男生,男生長那麼漂亮,真是可憐……不對不對,我不是要說這個,我是要說,雖然我離得很遠,但還是看到你打贏很多人,還拿到冠軍。不像我,我們班上有五十個人,可是我每次考試都是第二十五名,從來沒有拿過第二十四名。姊姊說,像我這樣其實已經很好了,因為我從來沒有掉到第二十六名。可是,我偶爾也會想,如果能再進步一名就好了……你懂我的意思嗎?」   「……不懂。」   「……」   「所以,妳是為了準備考試才沒進遊戲?」   「……不是。」這是怎麼得出來的結論啊?   滿月忸捏了一下,目光閃爍,囁嚅地說道:「小翠說,你是人中龍鳳……還說,我們兩個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只不過,你是鮮花……」   蕭颯皺眉。   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最難的那關都過了,後面也沒什麼不好說了,於是,滿月一股腦兒倒了出來:「我沒想過不見你,就是心有些慌,想要靜一靜。我也沒想過要參加什麼聯誼,因為大雅是發起人,哦,大雅是我的另一個室友,喏,你看,就是那個現在挽著傾城公子的手臂,笑得很淫蕩……啊,不是,是笑得很燦爛的那個女生。都是自己的姊妹,我就來幫著衝衝人氣,撐撐場面,不是為了聯誼才不進遊戲。」   滿月的話說得顛三倒四,蕭颯卻是聽明白了。   他沉吟了好一會兒,才娓娓道來:「當初,因為很多人忌諱我的名頭,所以輕塵才會背著我幫我徵婚,那時,妳是唯一來的一個。他說,妳沒有氣質、嘴笨,一點見識都沒有,看起來又寒酸,說妳不算女人……」   蕭颯每說一句,滿月的嘴角就抽一下,原來這是她在傾城公子心中的形象!   「……我讓媒人去提親,妳也沒有拒絕,即使別人都說我是天煞孤星……」   滿月心虛了,其實她那時帶小翠去嘯鳴山莊是真的打算拒婚。   「……後來,玉天嬌去找妳,妳跟她說,妳什麼都不要,只要我……」   滿月臉紅了,當時她就賭那麼一口氣,心裡沒有多少綺念。   「滿月。」   「是!」滿月挺胸應道。   「我不是鮮花,妳也不是牛糞,小翠倒是說對了一點,我是人中龍鳳,而妳,杜彌月,是我選定的人。」蕭颯淡淡地說道:「不用管別人怎麼說,只要記住是我選妳的,這就夠了。」   不用管別人怎麼說,只要記住是我選妳的……   我是人中龍鳳,而妳,杜彌月,是我選定的人……   滿月忽然覺得暈乎乎的,蕭颯說的話,在她腦海裡轟然炸開,炸得她忘乎所以,炸得她不知今夕是何夕,眼中、耳中、心中,全被眼前這個男人高大的身影占據。感覺有些酸酸的、甜甜的,還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類似喜悅的情緒在她心底慢慢膨脹開來。   從相識至今,她就發現這個男人不太多話,甚至可以說是沉默寡言,可是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能讓人感到安心。   「哈哈哈!」   滿月感動的泡泡才成形不到三秒,忽地被幾桌外的爆笑聲打斷。她不悅地望過去,原來是被眾人包圍的傾城公子不知道說了什麼話,惹得一干少年男女大笑不已。   蕭颯似乎這時候才想起還有這麼一個人。   他剛進來第一眼看到滿月時,就直接把傾城公子拋到腦後去了。   「對了,妳還沒正式跟輕塵照過面,我讓他過來跟妳打聲招呼。」蕭颯說著,朝焦點中心的傾城公子使了個眼色,然後回頭說道:「那傢伙的本名是谷輕塵,輕鬆的輕,灰塵的塵。跟我一樣是T大的,外文系四年級,個性不是太好,不過還算重義氣。」   灰塵的塵……   滿月臉頰抖動了兩下。   在外人眼中飄逸絕塵的傾城公子,到了蕭颯眼裡,卻是灰塵的塵,而且還個性不好……   個性不好的灰塵,此時在少男少女們的環繞之下,一口一個「學妹」,一口一個「學弟」,可謂是左右逢源,如魚得水。不止是女生們被他俊美的外表吸引,為他風趣的談吐著迷,連男生們也嘆服他的機敏。   雖然他一來就搶走所有女生的目光,讓幾個大男生很不快,但沒過多久,他們就發現他幾乎什麼話題都能搭上幾句,而且不是打擦邊球,而是真正的言之有物,其涉獵之廣博,讓他們大為懾服。   再者,他也不是只跟女生說話,而會刻意不著痕跡把話題帶到其他男生身上,給他們表現的機會,因此,眾人很快就天南地北聊了起來,其樂融融。   不過,還是有人頻頻偷瞧坐在角落的滿月和蕭颯。

作者資料

雲端

因為過了愛做夢的年紀,所以只好把妄想揮灑於字裡行間。 期許自己可以寫出能讓讀者有那麼一點點動心的小說。 著有《師父說了算》、《娘子說了算》、《頂尖告白》、《偏偏動心》等。 FB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cloudtale

基本資料

作者:雲端 繪者:殘楓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5-01-06 ISBN:9789869120258 城邦書號:RF500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