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時光之輪14最終部:光明回憶(下)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中文出版至今橫跨十年的奇幻巨作完結篇,歐美奇幻必讀經典「時光之輪」,值得珍藏! ◆暢銷書「迷霧之子」作者布蘭登.山德森續寫首作。創下空前銷售佳績! ◆2009年10月出版「時光之輪」接班作《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打敗丹布朗新書《失落的符號》,空降紐約時報排行榜冠軍! ◆續寫「時光之輪」,本本出版皆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冠軍 ◆亞馬遜讀者五顆星大好評,盛讚「這是我讀過最精采的一集!」 ◆創下奇幻小說銷售四千萬冊奇蹟 羅伯特.喬丹&布蘭登.山德森攜手打造 最偉大的奇幻史詩系列「時光之輪」系列作最終篇 這是光與闇對立的世界 善與惡進行著永無止盡的爭戰 這是時光之輪編織的世界 一部最偉大的奇幻史詩鉅作 我們永遠悼念已逝的作者羅伯特.喬丹 但傳奇不死,我們期待布蘭登.山德森接續傳奇 「它曾在過往的歲月中出現,我們曾經經歷,並將再次經歷。 黑暗壓迫大地,讓人類的心靈窒息。綠色衰敗,希望泯滅。」 ——摘自:卡拉.迪安納蘭.德.卡拉蒙,真龍輪迴,第四世代,作者:佚名 蘭德.亞瑟計畫毀壞闇帝的封印,即使冒著再大的風險,他也決意要做, 因為,他認為這是人類的最後希望。 他身邊的人——包括白塔玉座艾雯、安多女王伊蘭,卻認為蘭德終於徹底瘋狂了。 他們試圖阻止,但隨著闇帝大軍肆虐各處,最後戰爭已無可避免地到來。 激烈的戰役,人類大軍與獸魔人的鮮血染紅大地。天空烏雲密布,陽光已不復見。 時光之輪不停轉動,最終將是人類的勝利,或是末日,一切, 將在煞妖谷的對戰中做個了結。 【續寫緣由】 《時光之輪》系列的最後一卷《光明回憶》在羅伯特.喬丹於2007年去世之前尚未最終完成。於是,喬丹夫人,也就是《時光之輪》的編輯Harriet McDougal女士,決定由《紐約時報》最暢銷作者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其代表作為《迷霧之子》三部曲)來完成這部巨著。因為《時光之輪》最終章的內容過於宏大龐雜,無法用一本書盡行衍述,所以奇幻基地在此首先榮幸地推出《時光之輪》終章三部曲的第一部《末日風暴》。羅伯特.喬丹在生前為時光之輪世界以及其中眾多人物設置的精彩結局將從此書開始,逐一展現在讀者面前。預言中的末日戰爭降臨人間,蘭德.亞瑟將與闇帝展開正面對決。人類與闇影的戰爭,一段從二十年前開始的旅程都將在這最後的三部曲中結束。「時光之輪」,我們這個時代超凡絕倫的奇幻史詩也將最終畫上句點。

目錄


時光之輪14最終部 光明回憶(下)
目錄

時間之輪大地圖
主要人物表

25 各自為戰
26 考慮
27 誤傷
28 太多人馬
29 一座山丘的失守
30 掠食者之法
31 狂暴之水
32 黃花蜘蛛
33 王子的菸草
34 漂流
35 熟練的笑容
(梅麗羅平原地圖)
36 不可改變的事情
37 最後一戰
38 不存在之地
39 戰鬥的人
40 狼兄弟
41 一個微笑
42 不可能
43 水晶的曠野
44 兩名工匠
45 迷霧捲鬚
46 醒來
47 眼前的亂流
48 燦爛的長矛
49 光明與闇影
50 明白答案

編輯後記
中英名詞對照表

內文試閱

  

光明回憶


  闇影降臨大地,世界被撕成碎片。海洋氾濫,高山傾覆,諸國流竄於世界的角落。月色如血,日色如灰。海洋沸騰,生者羨慕死者。一切都已破碎,萬物盡皆失落,只有記憶殘存。一個記憶超越了其餘所有,是他帶來了闇影和世界的崩滅,那個被稱為「真龍」的人。

  ——摘自《亞萊斯.寧.塔爾林.奧塔.卡莫拉,世界崩滅》,

  成書於第四紀元,作者未知

  0倒落的旗幟與消亡的仁慈

  .分鐘數:

  拜爾德將硬幣在拇指和食指間狠狠捏了一下。金屬的擠壓讓他感到很不舒服。他鬆開拇指,曾經堅硬的銅幣映照著搖曳不定的火把光亮,上面已清晰地印下他的拇指指紋。他覺得全身發冷,就好像在地窖裡過了一整晚。

  他的肚子又在咕咕叫了。

  北風吹起,火把再一次開始閃爍。拜爾德正坐在接近營地中心的地方,背靠著一塊大石頭。飢餓的人們一邊嘟囔著,一邊在篝火旁暖著手。他們的補給品在很久前就全都腐爛了。附近的其他士兵都已經將他們攜帶的全部金屬物品,包括劍、盔甲和鎖甲內襯全部鋪在地上,彷彿那些是等待被曬乾的亞麻衣服。也許他們希望當太陽升起時,陽光會讓這些金屬恢復正常。

  拜爾德將這枚曾經是硬幣的金屬在指間捏成一個圈。光明保佑我們,他心想,光明啊……他把捏成圈的硬幣扔進草叢裡,伸手拿起他一直在擺弄著的石頭。

  「我想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卡蘭姆。」賈瑞德領主高聲說道。賈瑞德和他的臣僕們正站在一張鋪滿地圖的桌子前。「我想知道,他們怎麼會如此靠近我們。我想要那個該死的闇之友兩儀師女王的腦袋!」賈瑞德將拳頭狠狠地砸在桌面上。以前他的目光並不是這麼瘋狂的,但補給食物的喪失和夜晚發生的各種異變,以及其他許多壓力已經改變了他。

  在賈瑞德身後,指揮帳篷已經塌倒在地上。他在流亡過程中變長的頭髮被風吹起,搖擺不定的火光照亮了他的面孔。他的外衣上還掛著從指揮帳篷裡爬出來時沾上的枯草。

  困惑不解的僕人們拿起那些撐起帳篷的鐵支架。像這座營地中所有金屬一樣,這些鐵支架已經柔軟到可以隨意變形。撐起這座帳篷頂部的鐵環則像被烤熱的蠟一樣,彎轉折斷了。

  這個晚上的氣味也很不對。空氣顯得非常陳舊,就好像一個許多年都不曾有人走進的房間。一片林間空地中不該充滿這種陳年積灰的味道。拜爾德的肚子又在叫了。光明啊,他真希望能有些吃的東西。他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工作上,用一塊石頭不停地敲打著另一塊石頭。

  這種敲打石頭的方法是他孩提時老祖父所教的。敲擊石塊的感覺能夠趕走飢餓和寒冷,讓他知道這個世界上至少還有一些堅實的東西。

  賈瑞德領主雙眉緊皺瞥了他一眼。拜爾德是今晚被賈瑞德挑選出來做為護衛的十個人之一。「我會得到伊蘭的腦袋,卡蘭姆,」賈瑞德說著,轉頭望向他的將軍們,「這個不正常的夜晚正是她的女巫們的傑作。」

  「她的腦袋?」埃力充滿懷疑的聲音在一旁響起,「那麼,到底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能把她的腦袋給你送來呢?」

  賈瑞德領主和桌旁所有人都將目光轉向他,埃力卻只是望著天空。在他的肩頭佩戴著金色野豬衝向一杆血紅色長矛的徽記,這是賈瑞德私人衛隊的標誌。但埃力的語氣中卻沒有多少敬意:「那個人打算怎樣割下那顆腦袋,賈瑞德?用牙齒啃嗎?」

  如此放肆的話語讓整座營地陷入沉默。拜爾德也停住手中的動作。營地裡的確有不少人都在暗中猜測賈瑞德領主的神智是否還清醒,但怎會有人敢這樣說話?

  賈瑞德因憤怒而變得滿臉通紅:「你竟敢用這種腔調對我說話?你不是我的衛兵嗎?」

  埃力只是繼續望著遍布烏雲的天空。

  「扣你兩個月的薪餉,」賈瑞德氣急敗壞地說道,聲音卻在顫抖,「剝奪你的軍銜,罰你去清理廁所,直到我下達其他命令為止。如果你再敢和我頂嘴,我就割掉你的舌頭。」

  拜爾德在冷風中打了個哆嗦。埃力已經是這支叛軍殘部裡最優秀的戰士了。其他衛兵都低著頭,默然不語。

  埃力朝他的領主看了一眼,微微一笑。他一句話都沒說,但實際上,他也不需要說什麼。割掉他的舌頭?現在營地裡的每一片金屬都已經軟得像豬油一樣了。賈瑞德自己的刀子就放在桌上,扭曲得不像樣。當他將這把匕首從鞘裡抽出來時,它的刀刃就被拉長了。賈瑞德的外衣現在完全敞開著。那件衣服的鈕釦是銀製的。

  「賈瑞德……」卡蘭姆說道。他是撒安德家族屬下的一名年輕小貴族,有張削瘦的面孔和肥大的嘴唇。「你真的認為……這是兩儀師幹的?是她們改變了營地裡所有的金屬?」

  「當然,」賈瑞德吼道,「除此以外還會有什麼可能?別對我說,你相信那些篝火邊的故事。最後戰爭?呸!」他低頭看著桌子,那上面有張用卵石壓住四個角落的安多地圖。

  拜爾德又開始加工手上的石頭。敲打,敲打,敲打。板岩和花崗岩。每一塊石頭都需要找到適當的截面,祖父曾教過拜爾德鑑別各種石頭的方法。當拜爾德的父親離開家,在城裡做一名屠夫時,那位老人覺得遭到背叛。他的家族事業無人繼承了。

  柔軟、平滑的板岩,凹凸不平、帶有脊線的花崗岩。是的,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東西是堅實的。不多的一些東西。但在這樣一個時代,一個人不能要求太多。曾經不可一世的領主們現在也都綿軟得如同……如同這個營地裡的金屬一樣。天空中翻滾著黑暗。拜爾德曾經敬佩有加的勇士們,卻在夜幕的籠罩下竊竊私語,顫抖不止。

  「我很擔心,賈瑞德。」大衛斯領主說道。他是個上了年紀的人,是賈瑞德的密友之一。「我們已經連續幾天沒見過其他人了。無論是農夫或女王的士兵,都不見蹤影。一定發生了什麼非常嚴重的事情。」

  「她把人都趕走了,」賈瑞德叫嚷著,「她正準備對我們發動突襲。」

  「我想,她已經把我們忘記了,賈瑞德。」卡蘭姆也在看著天空。烏雲還在不住地翻滾。拜爾德也覺得自己已經有好幾個月沒見過晴朗的天空了。「為什麼她還要在意我們?我們正在被餓死。食物不斷地腐敗,許多跡象都表明……」

  「她在想方設法打垮我們,」賈瑞德圓睜的雙眼中閃動著瘋狂的火苗,「這就是兩儀師的伎倆。」

  營地裡突然陷入一片沉寂,人們的耳裡只剩下拜爾德敲打石頭的聲音。他從來都不喜歡屠夫這個行業,所以他最終還是在領主的衛隊中找到安身立命的位置。砍掉牛頭和砍掉人頭有些相似。但想到竟然如此輕易地操起殺人的刀劍,他多少還是感到有些困擾。

  敲打,敲打,敲打。

  埃力轉過身。賈瑞德用懷疑的眼神盯著那名衛兵,彷彿隨時都準備下達更嚴厲的懲罰命令。

  他並非一直都是這麼糟糕的領主,不是嗎?拜爾德心想。他想讓自己的妻子登上王位,但哪一個領主不想這樣呢?對拜爾德來說,想要放棄對撒安德家族的忠誠實在有些困難。他的家系已經效忠這個家族許多世代了。

  埃力向遠處走去。

  「你要去哪裡?」賈瑞德高聲吼著。

  埃力一手伸向肩頭,扯掉撒安德家族衛兵的肩徽,扔在地上,然後就走出火光映照的範圍,迎著從北方吹來的風,消失在夜幕之中。

  營地中大部分的人都還沒就寢,他們坐在篝火旁,只想盡量靠近溫暖和光明。一些篝火上架著陶土罐,裡面煮的是草莖、樹葉、樹皮和其他一切可以被充當食物的東西。

  所有人都站起來,看著埃力。

  「逃兵,」賈瑞德啐了一口,「我們一起打過那麼多仗,現在只不過是遇到了一點困難,他卻要逃走了。」

  「士兵們都在挨餓。」大衛斯重複著卡蘭姆的話。

  「我知道,非常感謝你們不遺餘力地告訴我這個問題,」賈瑞德用顫抖的手掌擦拭著眉毛,然後狠狠地一掌拍在地圖上,「我們必須攻下一座城市。她知道我們在哪裡,所以想要逃避她是沒有意義的。白橋。我們攻下那裡,就能取得大量物資。她的兩儀師今晚剛剛玩弄了規模這麼大的一個陰謀,現在肯定已經非常虛弱了,否則她現在就會向我們發動進攻。」

  拜爾德覷著黑色的夜幕。站起來的人們紛紛找了一些或長或短的木棍,有些人則只是赤手空拳。他們捲起被褥和衣服,扛在肩頭,然後開始跑出營地。所有人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彷彿這是一群遊蕩的幽靈。拜爾德更聽不到任何盔甲武器碰撞的聲音。金屬全都完蛋了,就好像被剝離了靈魂一樣。

  「伊蘭不敢和我們正面交戰,」賈瑞德似乎是想要說服自己,「凱姆林一定有很多騷亂。你早就向我報告過,希夫,那裡有太多傭兵了。也許還會有暴動。愛倫娜肯定會和伊蘭對抗的。白橋,沒錯,白橋會是個理想的駐軍地點。

  「你們等著瞧吧,我們會在那裡站穩腳跟,占據半個安多。然後徵募士兵,把安多西半部的人都聚集到我們旗下。再到……那個地方叫什麼來著?兩河。我們能在那裡找到不少生力軍。」賈瑞德噴著鼻息,「我聽說他們已經有幾十年沒有見過任何一位領主了。只要四個月的時間,我就能重新組建起一支軍隊,讓伊蘭再也不敢用她的女巫攻擊我們……」

  拜爾德把石塊舉到火把的光亮裡,想要敲製出一個鋒利的石槍頭,就必須從外側開始,逐漸向裡雕鑿。他首先要用粉筆在這一片板岩上畫出槍頭的形狀,再從兩側朝中心把它的外形敲打出來,然後,就必須從敲打改為輕擊,將矛刃一點點鑿出來。

  他早些時候已經完成了一側的矛刃,現在另一側也將近完工了。他幾乎能聽到祖父在對自己悄聲說話。我們就是石頭,拜爾德。不管你父親對你說過些什麼,在內心裡,我們就是石頭。

  愈來愈多士兵離開了營地。他們全都一言不發,這讓拜爾德覺得有些奇怪。賈瑞德終於注意到身邊的異狀。他站直身子,抓過一支火把,高舉起來:「他們在幹什麼?去狩獵嗎?我們已經有幾個星期沒見過一隻獵物了。他們是要去設陷阱?」

  沒有人回答。

  「也許他們看到了什麼,」賈瑞德嘟囔著,「或者,也許他們自以為看到了什麼。我可不相信有什麼靈魂現世或其他任何愚蠢的說法,那些都是女巫們製造的幻影,目的就是為了嚇唬我們。一定……就是這麼回事。」

  附近傳來一陣窸窣聲。卡蘭姆正在他倒下的帳篷中翻找著。最後,他扛起了一只小包裹。

  「卡蘭姆?」賈瑞德問道。

  卡蘭姆瞥了賈瑞德一眼,然後低垂下目光,開始將一只錢袋繫在腰間。但他又停住手中的動作,笑了起來。他把手伸進錢袋裡,掏出一團變軟後糾結在一起的金幣,就好像一些醃在罐子裡的豬耳朵。卡蘭姆把那堆金子塞回口袋裡,又從錢袋中找出一枚戒指。那上面血紅色的寶石還是完美無缺的。「現在也許還不夠買一個蘋果呢。」他嘟囔著。

  「告訴我,你想幹什麼!」賈瑞德嚷道,「這是你策劃的嗎?」他朝跑出營地的士兵們指了指,「你們是在發動一場兵變,對不對?」

  「我不想這麼做,」卡蘭姆顯得非常羞愧,「我也不想反對你。我……我很抱歉。」

  卡蘭姆走出了火光。拜爾德感到非常驚訝。卡蘭姆領主和賈瑞德領主從小時候起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大衛斯領主是下一個,他幾乎是緊跟著卡蘭姆走掉的。他是想要把那個年輕人叫回來嗎?不,拜爾德看到他和卡蘭姆並肩離去了。他們很快就被夜色吞沒,完全看不見了。

  「我會把你們全都抓回來處死!」賈瑞德聲音淒厲地朝他們的背影嚎叫著,他彷彿已經完全瘋了,「我會成為女王的丈夫!十代之內,沒有人會給你們或是你們家族中的任何人提供庇護!」

  拜爾德低頭看著手中的石頭。現在只差最後一步:把槍尖表面打磨平滑。一支好的槍尖需要被磨得足夠光滑,才能產生強大的殺傷力。他拿出一塊專門為了做這件事而撿拾的花崗岩,開始小心地打磨起槍尖的邊緣。

  看樣子,這些手藝我都還沒有忘掉,他想道。賈瑞德領主還在一旁怒不可遏地叫嚷著。

  雕鑿槍尖的工作中蘊含著某種力量,這些簡單的工作似乎驅走了拜爾德心中的陰霾。最近,拜爾德和整座營地彷彿都被籠罩在陰影裡,就好像……無論他怎麼努力,都沒辦法站在光明中。每天早晨他醒過來,都覺得彷彿有一位他深愛的人在昨天去世了。

  這種絕望會壓垮任何一個人。但創造某種東西,無論那是多麼簡單的東西,都能趕走這種絕望。這是一種與……祂對抗的辦法。那個不可言說的存在。無論賈瑞德領主怎麼說,現在的所有這些異象肯定都和那個存在有關係。

  拜爾德站起身。以後他會對這支槍尖進行更多打磨工作。不過,現在這支槍尖看起來已經很不錯了。他拿起自己的木製矛柄,原本在上面的金屬槍頭已經在邪惡襲擊這座營地時變軟掉落了。他將石槍頭綁在矛柄上,就像祖父在許多年前教過他的那樣。

  其他衛兵都在看著他。「我們需要更多這種槍尖,」毛力爾說,「你願意再幫我們做一些嗎?」

  拜爾德點點頭:「我們可以先去一趟我找到這種板岩的那片山麓。」

  賈瑞德終於停止了嚎叫。他在火光中瞪大眼睛:「不,你們是我的親衛隊,你們不能違抗我的命令!」

  說完這句話,他就撲向拜爾德,眼裡閃動著殺意。但毛力爾和羅塞從背後抓住了他們的領主。羅塞彷彿被自己大逆不道的行為嚇了一跳,但他並沒有放開賈瑞德。

  拜爾德將幾樣東西和自己的被褥綁在一起。然後,他朝其他人點點頭。一共八名賈瑞德領主的貼身衛兵聚集到他身邊,將還在不斷掙扎的領主拖過營地。他們走過一堆堆還在燃燒的篝火和一頂頂倒在地上的帳篷。這些篝火和帳篷的主人正結成愈來愈大的隊伍,走進營地外的黑暗中,迎著從北方吹來的風,開始向遠方行進。

  在營地邊緣,拜爾德選了一棵壯實牢固的大樹,對身邊的人揮揮手。他們立刻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繩子,把賈瑞德領主捆在樹幹上。直到毛力爾用手帕把他的嘴堵住,他才停止瘋狂的叫嚷。

  拜爾德走上前,將一只水囊塞到賈瑞德的臂彎裡:「別掙扎得太厲害,否則它會掉下去的,領主大人。您應該能把嘴裡的東西吐出來,它塞得不是很緊。只要把這個水囊抬起來,您就能喝到水了。看,我已經把水囊的塞子拔掉了。」

  賈瑞德忿恨不已地瞪著拜爾德。

  「我對您並沒有敵意,領主大人,」拜爾德說,「您對待我的家族一直都很好。但,聽我說,我們不能繼續這樣追隨您,讓您一直給我們製造困難。有些事情正需要我們去做,而您卻在阻止我們。也許早就應該有人告訴您了。不管怎樣,現在我們已經不會再聽您的。也許您還認為我們離不開您掛起來的那塊肉,卻不知道,那塊肉早就臭掉了。」

  他朝其他人點點頭,他們立刻跑開去收拾自己的行李。然後他把附近那片有板岩露出的地域指給羅塞看,並告訴他什麼樣的石頭最適合被打造成槍尖。

  最後,拜爾德又轉回身,看著賈瑞德領主:「造成這些災難的不是女巫,領主大人。這不是伊蘭幹的……我想,我應該稱她為女王了。像那樣一個漂亮的姑娘竟然會成為女王,這件事倒是很有趣。和向她鞠躬相比,我似乎更喜歡在酒吧裡,把她抱在大腿上。但安多需要追隨一位君王參加最後戰爭,而那並不是您的妻子。我很抱歉。」

  被綁在樹上的賈瑞德拚命掙扎著,怒火彷彿要點燃他的頭髮。然後,他又開始哭了起來。他的表現實在是很奇怪。

  「如果我們能在路上遇到什麼人,我們會告訴他您的位置,」拜爾德對他說,「而你的身上也許還有一些珠寶,他們會為了這個而來救您的。會有人這麼做的。」他猶豫了一下,「您真的不該擋住我們的路。所有人都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只有您例外。真龍已經轉生,古老的束縛全部被打破,舊日的誓言已經不復存在,就像舊日的……如果當安多向最後戰爭進軍時,我無法加入她的隊伍中,那麼我寧可被絞死。」

  拜爾德說完就轉過身,走進黑夜之中,肩頭扛著他新造好的長矛。我要履行一個古老的誓言,它要比我對您的家族立下的誓言更加年代久遠。那是真龍本人也無法消除的誓言。那是對這片大地立下的誓言。這些岩石就在他的血脈之中,他的血也流動在安多的岩石裡。

  拜爾德聚集起自己的同伴,他們並肩向北方出發。在他的身後的黑夜裡,他們的領主正獨自一人痛哭流涕。幽靈又開始在營地中穿行了。

作者資料

羅伯特.喬丹(Robert Jordan)

出生於1948年,家鄉是南卡羅萊納州的查爾斯頓市。他曾經與他的妻子共同住在一幢1797年建成的房子裡。他在四歲的時候開始自學閱讀,期間還有一位十二歲的兄長不時給予他一些指點。等到他五歲的時候,馬克.吐溫和懦勒.凡爾納的作品深深地迷住了他。他畢業於南卡羅萊納的軍納The Citadel,並獲得了物理學學位。他曾經兩度在駐越南美軍中服役,獲得了卓越飛行十字章、V字銅星章各兩枚越南勇敢十字章。身為一位歷史愛好者,他還撰寫了許多舞蹈和戲劇相關的評論。他喜愛狩獵、捕魚和航海等戶外運動,以及紙牌、象棋、桌球和菸斗收集等室內活動。他從1977年開始寫作,立志要寫到生命結束才會停筆。 令人遺憾的是,羅伯特‧喬丹於2008年9月16日因罕見疾病逝世,留下「時光之輪」最終部的筆記與手稿。他的遺孀指定奇幻界新星作家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接手完成。這位天才作家為「時光之輪」的終曲所寫的作品《光之回憶》,一出版即空降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一度擊敗丹‧布朗,不負羅伯特‧喬丹書迷的厚望。

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

西元1975年生於美國內布拉斯加州首府林肯。15歲時在書店見到奇幻大師羅伯特.喬丹的暢銷經典鉅作《時光之輪1:世界之眼》,從此成為書迷,並立志寫作向大師看齊。  2005年,首部長篇小說《諸神之城:伊嵐翠》付梓,連續入選2006、2007美國奇科幻地位最高的新人獎項──約翰.坎伯新人獎,之後陸續寫下「迷霧之子」三部曲、「邪惡圖書館」系列、《破戰者》等書,被各大書評給與高度評價,更讓喬丹大師指定他為「時光之輪」完結篇的接班人選! 2009年10月《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出版,打敗丹.布朗新書《失落的符號》,空降紐約時報排行榜冠軍。   2010年2月「迷霧之子」三部曲陸續在台出版,以其華麗精采又節奏輕快的內容,破除一般讀者對於奇幻小說設定繁複,閱讀門檻高的類型限制,掀起奇幻小說大眾化熱潮,創造全系列至今銷售破二十萬冊佳績!   2012年2月,山德森籌思規畫超過十年的壯闊長篇鉅作「颶光典籍」系列首部曲《王者之路》推出,超越「迷霧之子」系列成就,讓評論家和讀者們紛紛驚呼他為「邪惡的天才」! 2013年9月,以參訪台灣故宮為靈感的〈皇帝魂〉摘下全球奇科幻大獎《雨果獎》最佳中篇。11月,《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上市,融入數學幾何的設定饒富趣味又兼具知識性,開啟了魔法學院冒險的新篇章! 2014年5月,山德森再次挑戰其多變精湛的寫作風格,全新打造邪惡版的超級英雄「審判者傳奇」系列,猶如動作電影般的快節奏冒險,加上作者一貫擅長的翻轉筆法,再次擄獲所有讀者的心!6月,出版長達十多年的「時光之輪」系列,終於畫下跨世紀歷史性的完美句點;同年12月,受邀與電玩公司跨界合作暢銷IOS遊戲《無盡之劍》背景故事創作上市,被讀者喻為「完全超越遊戲的快感動作經典!」 目前任教於楊百翰大學,居於猶他州的歐瑞市,正積極埋頭創作其他系列作品。 作者官網:www.brandonsanderson.com 著作:《諸神之城:伊嵐翠》、「迷霧之子」系列、「時光之輪完結篇」系列、「颶光典籍」系列《王者之路》《燦軍箴言》《引誓之劍》、《皇帝魂: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審判者傳奇」系列、《無盡之劍》。 相關著作:《颶光典籍三部曲:引誓之劍.上冊》《颶光典籍三部曲:引誓之劍.下冊》《迷霧之子系列-執法鎔金:悼環》《迷霧之子-執法鎔金:自影》《迷霧之子-執法鎔金:自影(首刷限量金屬之子特別版)》《軍團: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II(限量作者簽名燙銀版)》《審判者傳奇3:禍星(完結篇)》《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全新修訂版)》《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典藏限量精裝版)》《颶光典籍二部曲:燦軍箴言.上冊》《颶光典籍二部曲:燦軍箴言.下冊》《審判者傳奇2:熾焰》《無盡之劍》《無盡之劍(限量精裝紀念版)(拆封不退)》《時光之輪14最終部:光明回憶(下)》《審判者傳奇:鋼鐵心》《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上)》《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下)》《皇帝魂: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下冊》《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上冊》《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迷霧之子終部曲:永世英雄》《諸神之城:伊嵐翠(全新封面)》

基本資料

作者:羅伯特.喬丹(Robert Jordan)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 譯者:李鐳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魔幻之城 出版日期:2014-06-04 ISBN:9789865880705 城邦書號:1HF098 規格:平裝 / 單色 / 60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