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發酵聖經:蔬、果、穀類、根莖、豆類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亞馬遜讀者4.5顆星評價 ◆美國餐飲界最高榮譽詹姆士‧畢爾德基金會評選為2013年最佳食物類參考用書 ◆《紐約時報》年度暢銷書 食物與廚藝之發酵版 以發酵食物成就你的獨立宣言! 只不過做一大缸酸菜罷了,這口氣未免也太大! 然而,在全球飲食口味和體驗漸趨一致、人們只能被動消費量產商品之際,自己釀造或醃製食物,製作出展現自我和居住地特色的獨特產品。的確就是對這種經濟模式最有力的對抗,就是向這樣的經濟模式宣布獨立!因為你做的酸菜或是私釀,跟我的或別人的絕對不一樣。 這是本食譜書,而且本充滿智識、驅使你行動的食譜書! 作者在書中向讀者保證,其實事情沒有那麼複雜,德國酸菜誰都能做,要做的事都寫在這裡了。要是出了什麼差錯呢?如果酸菜長出一叢嚇人的黴菌怎麼辦?別緊張,刮掉黴菌,還是可以享用下方的酸菜。 《發酵聖經》的賣點,還有各類微生物的祕辛。人類以及體內各樣功能的發展,都是與細菌共同演化而出。這些菌落分布於體表和體內,保護著人體不受有害細菌的侵擾。這些微生物還能在食物中,扮演著轉化、分解、保存的功能。食用含有各類有益菌種的食物,是維持人體菌種多樣性的最佳途徑,更是人體保健、豐富食物滋味的最佳方式。 但這不只是食譜書,就像《禪與箭術》不是弓與箭的製造指南。 的確,《發酵聖經》告訴你怎麼發酵,但還告訴你背後的道理。書中自有一套政治理念,告訴你做做私房酸菜這種家常俗事,為何也能與世界接軌,為何肉眼看不見的細菌和真菌,能與你所居住的地區,以及破壞人體和土地健康的食品工業,環環相扣。作者要我們與微世界重新協商彼此的關係,和平共存而非敵視對抗,並且告訴我們如何靠著一次一缸酸菜,一步步抵抗這工業化食品的世界。《發酵聖經》就是一部深具說服力且實際可行的宣言。 【本書特色】 ◎以生物學、人類學、社會學的角度來談論「發酵」 ◎自種自製自食,簡單上手,實用和知識兼備 ◎從五穀根莖、蔬果到豆類發酵,素食發酵手法盡在此書 ◎重新與微生物締造夥伴關係◎ 從微生物到人體、從史前文明到網路時代,從沙漠到雨林、從平地到山城,發酵一直與人類共生。 把微生物視為敵人,一股勁地消滅它,只會讓各類病菌發產出抗藥性而演化得更強大!事實上,人體一直是複雜菌叢的宿主,不僅寄居在體表,還居住在呼吸道、消化道和生殖道,提供消化、營養、防禦、免疫等重要功能。人類自古就是和植物、動物和微生物一起的演化而來,我們一直是與我們的食物共生演化。人類對自己共同演化的夥伴趕盡殺絕,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不僅要補充維生素,更要補充微生物◎ 當今,我們之所以過敏、免疫力低、腸胃不適,很可能都是體內菌叢種類太少所導致。一味區分好菌跟壞菌,僅注重少數菌種對某種生理症狀的影響,只會造成體內微生物菌相不平衡,對人體的整體健康造成更多危害。 要維持身體健康,只補充維生素是不夠的,還要從食物多方補充微生物!不要僅食用超高溫殺菌的食物,要拒絕種類單一工業化食品。食用內含豐富菌種的發酵食物,是人體平衡微生物菌落的最佳途徑。 ◎讓細菌來牽制細菌,用發酵來延長食物壽命◎ 當人為培養的菌種占據食物,便會排擠其他造成食物腐敗的細菌,抑制其生長。這些菌種藉由製造細菌素、酒精、乳酸和醋酸來自我保護,創造出不利於腐敗菌種生長的環境,以此來保存食物。 數千年來,餵飽亞馬遜雨林、西非沙漠、墨西哥山城居民的,都是發酵食物。在冷藏設備尚未問世或未及之處,發酵就是延長食壽命並維繫人類生存,最重要也最健康的方法。 ◎發酵是在新鮮與腐敗曖昧不明的分界上,進行令人讚歎的變化◎ 會有形形色色的乳酪,正是因為裡面中長了不同的細菌和真菌! 乳酸的風味讓人口舌生津,麵團經過發酵烘焙能產生各種帶勁、鬆軟、輕盈的口感,醃漬發酵的食物能用來提味和調味甚做作為佐料。 發酵的轉化作用能造成食物的外觀、風味、香氣和口感各方面的特殊變化。發酵是「經過控制的腐敗」,在新鮮與腐敗曖昧不明的分界上,進行令人讚歎的變化。一旦習慣了這股味道,就會深深愛上這種部分臭壞的味道,擁抱生命最樸質的一面。 【名家推薦】 「這是你唯一需要的參考指引。」 ──洛杉磯週報 「這本書不僅是一本食譜。當然它會告訴你怎麼做,但還告訴你背後的原理與意義。小至真菌與細菌等肉眼不可見的微生物界,大至關係著人類與土地健康的食物工業系統。山鐸‧卡茲在書中都秉持著一個原則:只告訴你事實。」 ──麥可‧波倫。著作《雜食者的兩難》被《紐約時報》選為當年度最佳五本非小說類書籍之一。 「這本書兼具學者觀點及一位廚藝愛好者的熱情。書中提供的發酵食譜更是人人都能輕易理解且上手。」 ──黛博拉‧麥迪遜。著有《人人都能做的蔬食》、《在地風味》 「這本書有豐富的學識和實踐方法。讀過此書,你就不會再對現代社會索然無味的食物感興趣了。」 ──蓋瑞‧那柏漢。著有《傳統「美」食新吃法》 「這本書含括了時間縱軸和空間橫軸的介紹。以歷史角度緩緩道出發酵的演進,並帶領讀者一覽現今全球各地不同的發酵方式。不僅資訊量充足,內容更是有趣!」──亞馬遜讀者javajunki(亞馬遜前五百名評論者) 【本書目錄】 推薦序:麥可.波倫 自序 引言 CH1 發酵為共生演化的力量 CH2 發酵的實際效益 CH3 基本概念和器具 CH4發酵蔬菜(及部分水果) CH5發酵穀物和塊莖 CH6 培麴 CH7發酵豆類、種籽和堅果

目錄


推薦序:麥可.波倫
自序
引言
CH1 發酵為共生演化的力量
CH2 發酵的實際效益
CH3 基本概念和器具
CH4發酵蔬菜(及部分水果)
CH5發酵穀物和塊莖
CH6 培麴
CH7發酵豆類、種籽和堅果

內文試閱

發酵食物迷人之處
  
  從有記憶以來,我就迷上了發酵所產生的乳酸風味。酸黃瓜(蒔蘿酸黃瓜)是我孩提時期最愛也最想吃的食物,不過我同樣也抗拒不了德國酸菜的誘惑。到今天,不用聞到味道,光想到乳酸的風味就足以讓我口齒生津。發酵通常能創造出令人折服的強烈風味。
  
  發酵的風味也不只有乳酸而已,隨便到一家食材商店堂走一回,眼裡所見的、撲鼻聞到的主要都是發酵食物。我現在在腦海中想像自己走入了札巴(Zabar’s)這家我從小光顧的紐約食材店,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橄欖,一桶桶的橄欖用不同方法醃漬而成(生橄欖有毒,而且味道苦斃了)。「醃漬」(curing)這個詞用途很廣,包含了許多不同的熟成技術(甚至可以用在食物以外),不過多半都會伴隨發酵作用。橄欖通常都在簡易的鹵水中發酵醃漬而成。從橄欖區轉過身去,我盡情觀賞排在架上的乳酪,各色各樣令人眼花撩亂。乳酪並不全是發酵而成,不過有強烈風味、香氣的都是,硬質乳酪和流質的軟乳酪也是。之所以會有形形色色的乳酪,最主要是因為當中長了不同的細菌和真菌,還有熟成的各種條件也不同。為了搭配乳酪,旁邊還有一家烘焙坊,陳列造型、大小和風味各異的麵包。發酵讓麵包不變成硬邦邦的磚頭,還讓麵包有了口感、鬆軟的碎屑和蓬鬆輕盈的質地,當然還有風味。肉品部的臘腸、鹽醃牛肉、燻牛肉和義式火腿等發酵肉品也都很引人注目。巧克力和香莢蘭是發酵的,咖啡和某些種類的茶也經過發酵。葡萄酒和啤酒是發酵的,醋也是。發酵形成的風味和口感受人喜愛、推崇,而且是許多廚藝傳統中最受重視的珍饈佳餚。
  
  用發酵來增添風味,效果在調味料中可能最為顯著。世界上許多地區每天都使用發酵調味料。調味料最特別之處在於能讓原本平淡、單調、枯燥的主食變得令人食指大動。德國酸菜和韓式泡菜可以調味、提味,還能當作米飯、馬鈴薯、麵包等味道較平淡食物的配菜。哈米德.迪拉爾估計:「蘇丹各式各樣發酵食物當中,有一半用來製作搭配高粱主食的醬汁和佐料……這些醬汁和佐料很有營養價值,能讓大家多吃主食、補充高品質的蛋白質,也可能提供了飲食中相當高比例的維生素。」亞洲有許多發酵調味料,醬油和魚露就是其中兩種。番茄醬可能是美國人最喜歡的調味料,根據歷史學家安德魯.史密斯(Andrew F. Smith)的說法,番茄醬最早於1680年由東南亞經英國進口到此地。
  
  英國人發現的番茄醬並不是界定清楚的單一產品。今天,在印尼「克恰」一詞(kecap,正式拼法為ketjap)單純只指醬料,而且通常指的是帶有一種烤木薯風味的發酵黑豆。發酵的克恰產品有很多:克恰阿辛(kecap asin,鹹醬油)、克恰馬尼斯(kecap manis,甜醬油)、克恰宜甘(kecap ikan,以酵素分解魚料產生的棕色鹹液),還有克恰樸地(kecap putih,一種白醬油)。
  
  現代美國的番茄醬是由高果糖玉米糖漿製成,並不全是發酵產品,反而大部分的調味料如芥末醬、沙拉醬、辣醬、伍斯特醬 、辣根醬甚至是美乃滋,都是用醋這種發酵產品製成的。
  
  發酵的轉化作用可能造成外觀、風味、香氣和口感各方面的特殊變化,從乳酪就可見一斑。我最愛的是熟透、極為濕軟、特別濃烈香醇的流質乳酪。這種乳酪的氣味讓我滿心渴望,但有時候其他人聞到卻會感到不舒服,要他們放進嘴裡嘗上一口,根本連想都別想。《食物與廚藝》是本不可或缺的廚房參考用書,作者哈洛德.馬基(Harold McGee)就指出:「有些人深深著迷於乳酪的風味,有些人卻感到噁心。」味道好壞與否,一切因人而異。有極乾、味道極濃的乳酪,如帕馬森乳酪;有鹽鹵的,如菲達乳酪;也有流質的,如布里乳酪。製作乳酪有千奇百怪的方法,就像做任何食品一樣。光從乳酪的各種變化中,我們就可一窺培養發酵變化無限的光輝異彩。
  
  有些人覺得乳酪發臭因而十分反感,通常這是因為他們將乳酪的氣味和外觀,與腐爛、不能再吃的食物聯想在一起。馬基形容發酵是「經過控制的腐敗」,還發現:
  
  乳酪中的動物脂肪和蛋白質會被分解成氣味濃烈的分子。在未經控制的腐敗過程中、消化道裡,以及人類皮膚潮濕、溫暖和遮蔽處的分子活動中,都會產生許多相同的分子。人對腐爛臭味反感是種重要的生物特徵,能使我們遠離可能中毒的食物,這就難怪人們對乳酪這種散發出鞋靴、土壤和馬棚氣味的動物性食物,得花點時間才能適應。不過,一旦習慣了這股味道,就很可能深深愛上這種部分臭壞的味道,開始擁抱生命最樸質的一面,這在矛盾之中表現得淋漓盡致的一面。
  
  在新鮮與腐敗之間還有可變通的餘地,從中創造出不少令人讚歎不已的風味。正因為在各文化中普遍都有這樣變通的彈性,所以在界定何謂發酵的食物、何謂腐爛的食物時,並沒有一道客觀明確的分界。在談到發酵豆腐和洛克福乳酪時,西尼.明茲(Sidney Mintz)就發現:
  哪種食物是經過發酵、哪種食物腐敗了,可能得看一個人從小到大都吃什麼。兩種都有人覺得是美味佳餚,也都有人覺得是壞掉、不能吃或甚至更糟。因此,這兩種食物能讓我們更明白文化以及社會學習對於改變認知的力量。
  
  雖說發酵與腐敗之間的界線模糊不明,但也請不要認為這就是叫你把以前認為是壞掉的東西吃進肚子裡。什麼食物適合吃下肚有其分寸,把這樣的分寸弄明白是生存的必要之道,不過分寸究竟該如何拿捏卻相當主觀,而且大多由文化來決定。
  
  如果你在北極圈長大,那麼堆在地面或是埋進地裡好幾個月的魚,就是你冬季的主食。但如果你是長大後才第一次見到這道菜,你可能就會認為所見到、聞到的是一堆腐壞發臭的魚。你可能無法克服心理的厭惡,身體可能也無法適應經過分解的魚以及裡頭的微生物群落。發酵的魚跟發臭的乳酪一樣,要吃習慣才會喜歡,也許體內還要有因習慣而養成的微生物生態。某文化中最偉大的廚藝成就有時可能是另一個文化的夢魘,而且多半都跟發酵有關。
  
  早期人類分布擴張時,就要適應各處不同氣候、不同食物以及不一樣的微生物,因而發展出差異極大的文化特徵。發酵現象不論在何處都扮演重要角色。發酵讓人們得以安全有效且有效率地使用和保存食物,並且還能幫助消化、獲取更多養分、滿足更多口腹之欲,更能活得健康。不論是為了延續個人、群體或者整個物種的福祉,也為了讓人有不斷適應變化的能力,我們都必須恢復發酵這個重要的文化行為,並加以延續。
抗菌戰爭
  
  細菌是人類的祖先,也是所有生命的起源。細菌為人執行許多重要的生理功能,還替人改善、保存、保護食物,這一切都和「細菌與人為敵」這個常見的想法差距極大。由於生物學上最早的成就在於能夠辨別細菌病原體,並研發出能有效與之對抗的武器,我們的文化自此展開一項任務,我稱之為「抗菌之戰」。人們說「反恐戰爭」已經說了十年,在那之前大家談的則是「毒品戰爭」。雖然很少有人說「抗菌戰爭」之類的詞,但這其實比前述兩者的歷史都久遠,而且歷經數個世代,這樣的觀念已經深植人心。除了服用抗生素藥物,有時還會為了某些重要原因而定期餵食牲畜抗生素、以化學藥劑消毒用水,並使用標榜可殺死99.9%的細菌的抗菌肥皂(但上述幾件事通常下手都太重)。
  
  問題是,殺死的99.9%細菌大多是可以保護人體的細菌,只有少數細菌才會致病。不斷濫殺周身的細菌,會使人更容易受感染,而不是變得更強壯。因為細菌具有基因易變性,病原細菌可以迅速發展出抗體,對抗普遍使用的抗生素藥物。美國醫學會就點明:「原料如經證實會使細菌產生抗藥性,即不應繼續用在民生用品中。」不斷全面攻擊細菌,加上意識形態的火上加油,不但是誤導而且還十分危險。馬古利斯就說:「有些人對細菌恨之入骨想趕盡殺絕,其實就是一心想自我毀滅。」
  
  抗菌戰爭的結果是人體細菌的環境快速改變。過去人體胃裡普遍存在著一種細菌「幽門螺旋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現在卻發現美國孩童體內這種細菌已經少於10%,甚至有可能就此絕跡。幽門螺旋桿菌同人類相依相存至少已有6萬年之久,並且有證據證實,從1.5億年前哺乳類動物的胃裡就有血緣相近的細菌。人們都喜歡將細菌分為「好菌」和「壞菌」。談到幽門螺旋桿菌,大家就想到胃潰瘍和胃癌等健康問題,而隨著這類細菌見少在人體中現身,這類的健康問題也跟著減少。但即使幽門螺旋桿菌造成許多健康問題,仍是人體的一部分,人類也仰賴其共同演化以獲得某些調節機能。科學家認為,這種特殊的細菌可以(或者該說「以前可以」)幫助人體調節胃酸酸度、某些免疫反應及控制食慾的賀爾蒙。幽門螺旋桿菌消失,則代表肥胖、氣喘、胃酸逆流和食道癌發生的機率增加。流行病學家沃克.麥(Volker Mai)警告:「將共生的細菌分為『害菌』或『益菌』,其實猜測成分居多,因為這種分類只看少數對人體健康的影響,而不管菌相與整體健康的關聯。」
  
  身兼微生物學家和醫生二職的馬丁.布拉斯(Martin Blaser)認為:「近來人體健康和疾病出現了一些新的模式,人體內生微生物菌相有所改變是部分的原因。」他也建議:「也許可以將幽門螺旋桿菌視為能顯示人體微生物生態和疾病風險是否改變的『指標生物』」。人類對自己共同演化的夥伴趕盡殺絕,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自然發酵與培酵
  
  以德國酸菜來說,我們用來發酵的細菌都是原本存在於甘藍菜和所有生鮮蔬菜上。藉由食物或環境中自然存在的生物來發酵即為「自然發酵」(wild fermentation)。另外一種方法則截然不同,是把單一菌種分離出來或刻意培養某種菌相,然後再引入基質內,以引發發酵作用,這種方式稱為「培酵」(culturing)。培酵所用的菌種,多半只是取少量發酵中或已發酵的發酵物放入合適的營養物質(也就是基質)中。優格和製作天然酵母麵包用的酸酵都用此法製成,談發酵法的文獻把這個方法稱為「接種發酵」(backslopping),所有引入的菌種都會自發產生發酵現象,因此大家特別喜愛這種方法。日子久了,人類觀察到要成功發酵需要哪些條件,再根據觀察不斷改進技術。
  
  某些發酵菌種已經演化為獨特的生物型態,可以整體菌落的形式繁殖,克菲爾就是最佳的例子。克菲爾「顆粒」或克菲爾「凝乳」具彈性、呈團狀,是約由30種不同細菌和真菌組成的多醣體。這些生物會彼此協調、輪流繁殖,織就出共用的表層。雖然這種菌種是人類在日常生活運用牛奶時培育出的,但我們也不可能憑空製造出克菲爾顆粒來。克菲爾以營養的牛奶為介質來繁殖,然後克菲爾又生出克菲爾。此類的菌種已經演變成穩定的生物體,又稱為細菌和酵母的共生體,簡稱為SCOBY(symbiotic community of bacteria and yeast)。康普茶的菌母(又叫紅茶菌,有時會被誤認為是蕈菇)是SCOBY的另一個例子。
  
  要讓菌種持續作用,就要定期提供營養。優格和克菲爾需要牛奶,酸酵的酵種需要麵粉等穀物,康普茶則需要甜茶。許多菌種都是古老菌種的後裔,自古由人類照顧、定期補充養分,與人類共同演化,就這樣持續了無數個世代。菌種需要定期補充養分,雖然偶爾疏忽不會有事,但是菌種是很脆弱的,養分不足還是會死掉。伊莉莎白.霍普金斯(Elizabeth Hopkins)說過:「我有一度甚至覺得我的發酵物就是我的寵物,我的生活也繞著這些發酵物團團轉。」她曾同時養了8種「廚房寵物」,後來才明白養得少才能養得好,於是減少種類。製作發酵食物不代表樣樣都得自己來,找到你的強項,並跟其他希望恢復傳統發酵技藝的人一同分享、交換和製作。
  
  
【發酵食物保健益處的常見問題】
  
活酵食物如何影響消化?
  首先,發酵食物多少都經過預先消化,因此整體而言能讓營養物質更好吸收。從活酵食物中,可以攝取到多種細菌,幫助消化食物,並在食物通過腸道時產生各樣具保護功能的化合物。這些細菌及各種製品能豐富腸道生態,幫助消化吸收,而且可以排擠病菌。許多人發現,飲食中加入活菌食物後,消化就改善了。我也聽說許多有便秘、腹瀉甚至更嚴重的消化道慢性疾病的人,因為定期攝取活菌而獲得改善。整體看來,含有活性乳酸菌的食物有助於改善幾乎所有人的消化問題,而且沒有安全疑慮,也不需要大筆開銷。某些情況下,這些食物可能(只是可能)可以幫助改善甚至解決各種急慢性健康問題。話雖如此,每個人的反應都不盡相同,不過一次一點慢慢攝取新種類的食物總是好事,含有活菌的食物尤佳。
  
發酵與愛滋
  我經常在著作和公開演講中提及我是愛滋患者。寫作本書時,正好是我1991年第一次測出愛滋病陽性反應後的20週年。很高興我仍活著,許多不如我幸運的朋友我也放在心上。我在前作《自然發酵:風味、營養及現存的發酵手藝》([Wild Fermentation: The Flavor, Nutrition, and Craft of Live-Culture Food])的封底寫道:「發酵食物一直是我康復的一項重要因素。」許多人因此推測發酵食物是愛滋病的「療法」。雖然我希望這是真的,可惜事實並非如此。
  
  1991年我的健康出問題以來,就一直在服用抗反轉錄病毒和蛋白酶抑製劑等藥物。這些藥物會在各個方面抵消或降低養分、消化或整體免疫功能的重要性,事實上,其中有許多人特別受到消化方面的影響。
  
  活菌食物幫助我維持消化健康,我也從自己的研究中得知食物裡的活菌可以刺激免疫各方面的功能。過去甚至有些研究探討益生菌是否有助於增加CD4細胞的數量。愛滋病患的免疫功能多半會隨著時間下降,而CD4細胞則是免疫功能的指標。我認為活菌食物基本上可以改善所有人的健康,但我仍要強調,幫助維持整體健康並不等同於可以治癒某種疾病。
  
為了避免念珠菌過度增生,是不是就什麼發酵食物都不能吃?
  「白色念珠菌」(CANDIDA ALBICANS)是一種真菌(酵母),成人體內菌相中通常都有。富含碳水化合物的飲食會導致白色念珠菌增生,使其勢力越來越強大。要對抗白色念珠菌,調整飲食時最重要的是控制富含碳水化合物的食物攝取量,不只要少吃糖、穀物、水果和馬鈴薯,以這些原料製成的部分發酵物如麵包、酒精飲品、醋甚至可能連康普茶也得少吃少喝。彌補的辦法是,攝取其他由蔬菜、乳品,甚至豆類和肉類製成的活菌發酵物。這些發酵物中含有乳酸菌,能幫助白色念珠菌回復良性狀態。
  
吃太多發酵食物好嗎?
  攝取發酵食物和飲品要適量。切記,發酵飲食效果強大且風味濃郁,要少量多餐,不要一次大量攝取。有研究指出,含鹽的食物(包括發酵食物)攝取過多會導致多重問題。發酵物並不一定要含鹽,也不見得要大量攝取才行。亞洲有些研究已經顯示,大量食用醃製蔬菜與食道癌、鼻咽癌等癌症有相關性,不過也有研究發現,食用新鮮蔬果會降低這些癌症的發生率。再次重申,務必將適度攝取和多元攝取奉為飲食圭臬。最後提醒一句,常吃高酸性的食物會腐蝕牙齒琺瑯質,所以吃完要刷牙漱口!
  
改善消化
萊斯利.寇克邁爾(LESLIE KOLKMEIER)

  多年來,我腸子所出現的狀況,一直被診斷(誤診)為腸躁症、腹腔疾病,以及其他各種病症。最近我開始自己醃製德國酸菜,結果腸子的問題不藥而癒,且我現在還逐漸在食物中偶爾加入一點小麥產品(我先試了一片巧克力餅和一塊布朗尼,接下來就要試一片披薩)。我想以前是因為吃了太多治療萊姆病(LYME DISEASE)的抗生素,還因為有心臟問題,所以就連治療牙齒之前也得吃抗生素,導致體內的天然益生菌都消滅殆盡。

延伸內容

推薦序
◎文/麥可.波倫

  
  《發酵聖經》這本書深具啓發性。真的,我因此去做了過去從未做過、如果沒讀這本書很可能也絕不會做的事。正因為讀了卡茲這本書,我家廚房流理檯和地下室地板近來冒出了各式各樣的螺旋蓋玻璃罐、陶缸、果醬罐、瓶子和大玻璃瓶,透明的瓶罐還閃爍着神祕的色澤。自從迷上了卡茲所傳的「發酵之道」,我就動手做起一缸缸的德國酸菜和韓式泡菜,玻璃罐裡醃著小黃瓜、胡蘿蔔、甜菜、花椰菜、洋蔥、胡椒和野生韮蔥,果醬罐裡盛裝著優格和克菲爾優酪乳,還有好幾個20公升大的玻璃瓶裡釀着啤酒和蜂蜜酒。我總會不時想起,這些都是活生生的東西!每到深夜時分,屋子裡一片寂靜,就能聽見我發酵的東西正心滿意足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這代表我養的微生物很開心,因此聽來心曠神怡。
  
  我一直都有在閱讀食譜書,卻從未照書做出什麼名堂。《發酵聖經》為何如此不同?首先,卡茲描述發酵的轉化能力時,那股熱情充滿感染力,讓你忍不住也想試試究竟會發生什麼事。還記得,小學老師告訴我們把醋和小蘇打加在一起就會發生神奇事情的那天,我也有同樣感覺。發酵這種微生物的轉化過程簡直神奇,轉化後的結果也是。原本再普通不過的材料,不經由人,而是經由細菌、真菌加工之後,竟出現令人為之驚艷的新風味以及有趣的新口感。
  
  卡茲能鼓動讀者照著食譜去做以前聽都沒聽過的東西(卡瓦斯?斯拉巴?),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他不會讓讀者望之卻步。《發酵聖經》是本能培養讀者能力的食譜書,而且我之後還會談到,這遠不只是一本食譜。雖然這本書的賣點是各類微生物的祕辛,作者卻有撥雲見霧的能耐。他向讀者保證,其實事情沒有那麼複雜,德國酸菜誰都能做,要做的事都寫在這裡了。要是出了什麼差錯呢?如果酸菜長出一叢嚇人的黴菌怎麼辦?別緊張,刮掉黴菌,還是可以享用下方的酸菜。
  
  這種態度背後不只是作者在廚房隨遇而安的氣度,更有一套政治理念。《發酵聖經》不僅僅是食譜書。這麼說吧,如果說它只是食譜書,就像是說《禪與箭術》只不過是弓與箭的製造指南。沒錯,書裡的確教你作法,但更重要的是還告訴你背後的道理,還告訴你做做私房酸菜這種家常俗事,為何也能與世界接軌,每個世界環環相扣。這些世界分別是:肉眼看不見的細菌和真菌、你所居住的地區、破壞人體健康和土地的食品工業。
  
  只不過做一大缸酸菜罷了,以上這番話聽起來口氣也太大。然而,卡茲在本書中最重要的成就,就在於他真的能夠說服你。當今全球飲食口味、體驗漸趨一致,彷彿一片一望無際景色單一的巨大草坪鋪蓋全球,而自己釀造或醃製食物,就是最有力的對抗。這也是一種獨立宣言。目前的經濟模式希望我們被動消費它生產的商品,而不是做出能夠展現自我和居住地特色的獨特產品。自製發酵食物就是向這樣的經濟模式宣布獨立。因為你做的酸菜或是私釀跟我做的或者別人做的絕對不一樣。
  
  韓國人深諳發酵之道,能區分各種食物「口舌之味」與「手作之味」之間的差異。口舌之味不過是由分子接觸到味蕾所產生,是種廉價而方便的味道,任何食品科學家或者是食品公司都做得出來。手作之味這種飲食體驗則複雜得多,當中包含了做菜的人的用心甚至是情意,成了飲食中不可磨滅的印記。親手製作的德國酸菜就帶著這樣的手作之味。
  
  而且相信我,你做的量還夠分贈親友。自製發酵食物最棒的事,就是可以脫離金錢交易的經濟制度,直接與他人分享。我現在常和自己釀酒的朋友交換一瓶瓶的啤酒和蜂蜜酒,也不斷與人流通瓶罐:罐子裝著滿滿的酸菜從我屋子離開,又裝滿了別人做的韓式泡菜或是醃菜回到我家。探究發酵食物的世界,就等於來到發酵迷的圈子,而這些傢伙恰好既有趣、又古怪,還非常慷慨。
  
  當然,我們周遭、體內的細菌和真菌也自成一個圈子,只是我們看不到,而這個圈子就須藉由《發酵聖經》這本護照或是簽證方能一窺究竟。倘若這本書還隱含某個目的(也的確有),那就是要幫助我們重新思考生物學家琳.馬古利斯(Lynn Margulis)口中的「微世界」和自己的關係。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在一個多世紀前發現了微生物在疾病中的角色,從此大多數人就開始不停與細菌對抗。我們為子女施打抗生素,盡可能讓孩子遠離微生物,通常也會努力消毒他們身邊的環境。我們生活在普瑞來 乾洗手的時代。然而生物學家已經逐漸明白,這場對抗細菌的戰爭中,由於細菌演化總是搶先人類一步,因此永遠是贏家,而且這場仗不只徒勞無功,結果還適得其反。
  
  濫用抗生素已經產生了具抗藥性的細菌,這些細菌與先前好不容易剷除的細菌一樣致命 。上述藥物再加上加工食品的夾擊,人體體內因缺少細菌以及細菌所需的食物(即纖維),已經擾亂了腸道內的微生物生態,其影響之深遠我們才初步有所了解,我們的許多健康問題也必須以此來解釋。不讓孩童接觸細菌,得過敏和氣喘的機率反而較高。人類逐漸發現,想要身體健康,其中一個關鍵在於,與我們共用身體、共同演化的人體菌相(microflora)也要健康。
  
  這場對細菌的戰爭中,卡茲是堅定的和平主義者,但是他並不是只在一旁袖手旁觀或高談闊論,反而努力終結戰爭。身為後巴斯德主義者,他要我們與微世界重新協商彼此的關係,而《發酵聖經》就是部有說服力且實際可行的宣言,告訴我們如何靠著一次一缸酸菜一步步做到。我衷心期盼本書能像活躍的微生物培養基一樣,培養出成千上萬的發酵迷來。這一天早該來了,歡迎加入。

作者資料

山鐸.卡茲(Sandor E. Katz)

自學而成的發酵實驗家。2003年出版《自然發酵:風味、營養及現存的發酵手藝》(Wild Fermentation: The Flavor, Nutrition, and Craft of Live-Culture Food),書中革命性的野生發酵觀念和完整的素食發酵知識,被《新聞週刊》譽為「發酵界的經典之作」。2012年,卡茲在原書的既有架構上,再加入肉類和魚類的發酵食材,完成這本《發酵聖經》。書中完整呈現發酵所需的全面知識,從真菌細菌的微生物世界、實際的發酵操作方式,一路談到人類、土地與社會的飲食關係。書中並撇棄人們習以為常的市售發酵粉,以原本就存在於空氣、麵粉和各類食材中的酵母來進行發酵。 卡茲馬不停蹄地在北美各地開設工作坊講授發酵相關知識和技術,被譽為「發酵的復興主義者」。但他都自稱「山鐸酸菜」(Sandorkraut)。

基本資料

作者:山鐸.卡茲(Sandor E. Katz) 譯者:王秉慧 出版社:大家出版 書系:better 出版日期:2014-05-07 ISBN:9789866179730 城邦書號:A1230029 規格:平裝 / 彩色 / 352頁 / 17cm×22.5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