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小貓少女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微幸福戀愛教主‧艾小薇 微甜新作再出擊! 腹黑泰國混血王子+淡定女高校生的輕甜戀愛物語 「坤喵!」 「這句泰語是什麼意思?該不會是在罵我吧?」 他沒有回答,只是笑笑看著我。 後來我才知道,這是他特別幫我取的綽號,全世界只有他會這樣叫我,意思是──小貓少女。 【精采內容】 言可珈,高一,興趣是餵流浪貓,個性富正義感,卻被老師同學視為問題學生。 最近,她一直有件事想不透,就是自己怎麼會被那個人盯上? 入學考第一名、全國模範生、全校女生的夢中情人…… 幾乎是零缺點的中泰混血王子班長,竟對她說:我很想認識妳!? 這可不妙,她的朋友已經少得可憐了,如果又跟他走得太近,遲早會被其他為愛發瘋的女同學暗殺。 王子班長快快退散吧! 她只想低低調調、平平安安地度過高中三年呀…… 【名家推薦】 ◎魏如昀(愛貓創作歌手) ◎喬安(超人氣貓咪攝影師) ◎貓夫人 ◎喵伊(貓咪插畫家) ◎白吉(帥氣諧星貓) 【目錄】 ◎出版緣起 三百六十度全媒體出版 ◎第一章 巧合也不是這麼巧合法的 ◎第二章 天堂地獄也不是這麼分的 ◎第三章 惡作劇也不是這麼作的 ◎第四章 共患難也不是這麼共的 ◎第五章 人生也不是這麼浪費的 ◎第六章 相信也不是這麼困難的 ◎第七章 緋聞女主角也不是這麼好當的 ◎第八章 真相也不是這麼殘酷的 ◎第九章 結局也不是這麼折磨人的 ◎後 記

內文試閱


  不知道是不是受刺激過大的關係,昨晚睡得並不好,一直做著不管走到哪兒都會遇到柯紹恩的夢,而且夢中的他總是笑得一臉燦爛。醒來後,那抹笑容依舊清晰地印在腦中,怎樣也揮不去。

  我精神不濟,邊走邊努力趕走腦中的柯紹恩,感覺就快成功時,一抬眼,站在鬍子咖啡廳門口的本尊,讓快被忘卻的影像,「咻」地又黏了回來。我忍不住咒罵了一聲。

  「早,可珈!妳的早餐我已經幫妳準備好了。」鬍子大叔探出特地裝設的外賣窗口,將一袋早餐遞給我。

  「謝謝。」我一手接過早餐,一手將錢放到他手中。

  「那你們上學小心,拜拜!」鬍子大叔揮揮手後,回頭繼續準備其他客人的餐點。

  我看了看身旁的柯紹恩後,往前走去。

  「其實你可以不用等我。」

  「反正同路,去學校的時間也差不多,路上多個伴比較不無聊。而且……我叔叔不是要妳多關照我嗎?」

  我聽出了他話中的笑意。

  沒錯,這傢伙居然是鬍子大叔的姪子,因為考上台北的高中,所以未來三年都會跟鬍子大叔住一起,也就是說,他現在不僅是我的同班同學,還是我的鄰居……甚至,我還懷疑,我媽說的那個好心混血兒,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也是他。不過,昨天從咖啡廳回家後,我沒跟媽確認,因為我不想那百分之零點零一的希望這麼快就被奪去。明明昨天才剛把柯紹恩列入「最不想與之有交集」的名單中,結果一夜之間……深深地,我嘆一口氣。

  「妳喜歡貓?」

  沉默了一段路後,我們停在公車站牌前,他突然開口。雖說他的話語帶著問號,我卻覺得其中含有肯定的意味。

  我沒有回答,只是無聲地問:所以呢?

  他卻笑了。我感到更加莫名其妙,只能愣愣地瞪著他。

  「昨晚,我看到妳倒完垃圾後,到公園餵貓。」

  他這麼一說,我想起鬍子大叔問我倒垃圾時,有沒有看到一個混血兒男生?時間再往前推一些,我在等垃圾車時,看到聚成一大圈的那群人,難道就是因為看見柯紹恩……

  「你跟蹤我!」

  「我是光明正大跟著妳走,只是妳不知道。」

  「那你幹麼不叫我?」

  「因為那時候沒有想叫妳的想法。」

  這也算答案嗎?

  「那請問你當時的想法是什麼?」

  「公車來了,」他笑笑地將我推向前,又說了一句:「คุณแมว.(坤喵)」

  「這句泰語是什麼意思?該不會是在罵我吧?」我隨即轉頭問道。他昨天也講了一句超長的泰語,又不解釋那是什麼意思,欺負我聽不懂泰語嗎?

  「上車吧。」他仍舊無視我的問題,逕自將我推上車。

  原本想繼續追問,但上車後,發現車上有許多同校的學生,他們一看到柯紹恩,或多或少都投來了好奇的視線,可能是因為他的外貌特別,短短一天,好像已經有許多人都認識他。所以,爲了避免給自己找麻煩,我還是與他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不過,不知道他是故意,還是真的沒意識自己會給別人帶來「危險」?我明明都刻意不跟他站在一起了,他居然還穿過人潮,硬是要站在我旁邊。我不方便說什麼,只好沉默,假裝不認識他,好險他也很識相地沒找我搭話,不然我一定相應不理。

  公車停靠後,我一下車就頭也不回地往校門口走去。長腿的他,兩三步就追上我,若無其事地與我並肩。我目不斜視,繼續往前快步疾走。

  「等一下。」他突然搭上我的肩,我的腳步被他半強迫地停下。

  「妳頭髮上有東西。」說著,他的手在我還來不及閃避下,伸向我的瀏海,撥了幾下後,又說:「抱歉,看錯了。」

  我當下的反應是隨即瞄向四周,還好大家都一副很專注在走路的樣子。視線再落向紹恩,他一臉「怎麼了?」的表情看著我。

  「……沒事。」我繼續邁開步伐。

  明天絕對、絕對不能再跟他一起上學!今天就算了,但是明天不能再重蹈覆轍了!

  我在心裡暗下決定的同時,經過教官面前,柯紹恩和我異口同聲:「教官好。」

  結果,教官親切地回應柯紹恩,而我卻是被叫住的命運。

  「言可珈,上了高中要乖一點,知道嗎?教官還是會隨時盯著妳喔。」

  「是。」但是教官啊,我以前也沒有很不乖啊……除了爬了幾次圍牆以外。

  「剛剛那個柯紹恩是你們班的吧?要以他為榜樣,多跟他學習,知道嗎?」

  「是。」

  「嗯,快進教室去吧。」

  「謝謝教官。」

  這算什麼呢?教官認識我三年,卻要我多跟只認識兩天的柯紹恩學習,這就是天堂與地獄的差別嗎?盯著柯紹恩的背影,我第一次明白自己被周圍的人定位在什麼樣的位置,果然沒有對照,就無法看清楚殘酷的現實。

  當然,殘酷的現實又僅是如此,它充斥在每一堂課裡,好像深怕我會一不小心忘記,如影隨形地提醒著我。

  英文課,老師說我閱讀課文時沒有美感、太過平板,她說要像柯紹恩那樣,語調要有高低起伏、富含感情。國文課,老師說我文言文翻白話文,怎麼翻得比柯紹恩還差?言下之意是,我一個正統中國人居然輸給一個半統中國人!好不容易來到我稍有信心的數學課時,我和柯紹恩同時被叫上臺解題,結果還是輸了一分半鐘的時間。

  連敗四堂課後,中午因為予潔他們班導今天要和幹部們一起吃飯,所以我只好自己待在教室用餐。

  默默地領了便當,默默地走回自己的座位,默默地一口接著一口吃飯,我所在的這個小四方區域,就像是自動被隔離出來的空間,安靜得與身後那一大片喧嚷(尤其是柯紹恩那塊區域),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自從和予潔成為朋友後,已經很少在午餐時間,置身於被孤立的環境中了,再加上剛剛課堂上的那些恥辱……我頓時悲從中來。用力咬下一大口沙丁魚,囫圇吞下,結果魚肉中的小刺卡在喉嚨。

  連魚刺都要跟我作對。

  灌了幾口水,又塞了幾口飯,那根我以為很好解決的小刺,仍頑固地一動也不動。我試圖咳出來,咳到眼眶都泛淚了,還是徒勞無功。

  就在這時,桌邊來了一個人,對方還未開口說話,我卻已經感受到她的來勢洶洶。

  「言可珈!」

  我抬頭,徐韶婷雙手交叉於胸前,居高臨下地看著我。須臾,她那張原本面無表情的臉,突然換上嘲弄的誇張大笑。

  「妳在哭嗎?言可珈!是不是突然意識到自己被大家討厭,覺得很可憐,所以難過到哭了啊?欸,大家趕快來看,言可珈在哭耶!」

  託徐韶婷的福,我瞬間成了被關在動物園裡,供人觀賞的珍奇走獸。

  魚刺卡在喉嚨已經很不舒服了,徐韶婷還火上加油地繼續拿我當話題,對班上同學巴拉巴拉地說個沒完,更讓我惱火。要不是因為魚刺還沒吞下,我很難說話,不然我一定反擊。

  蓋上飯盒,我拿了起身就要離開座位。

  徐韶婷見狀,立即擋在我面前:「覺得很丟臉,想逃走?」

  我瞥了她一眼後,直接撞開她往前走。

  「言可珈!我有話要問妳。」

  她動手拉住我,大概是怕我溜走,抓著我手肘的手緊緊不放。

  「妳今天早上是不是跟柯紹恩一起來上課?」

  我望向柯紹恩的座位,不見他的人影。所以是因為男主角不在,才敢來質問我?

  「妳不說話,我就當妳默認了。妳為什麼跟他一起來上課?」

  喉嚨突然一癢,我咳了一聲後,一直吞下不去的魚刺終於滑入食道。徐韶婷可能以為我要對她怎樣,抓著我的手一縮,一臉戒備。

  「我早上跟誰一起來上課,需要跟妳報備嗎?」見我開口了,她方才高漲的氣焰瞬時滅了不少。終於可以說話的感覺真是暢快!

  「如果妳這麼想知道,就自己去問柯紹恩。」

  「有什麼事要問我嗎?」

  身後,傳來說人人到的柯紹恩的聲音。

  「他來了,妳問吧。」

  語畢,我丟下那兩人,離開。

  「怎麼了?」、「沒事。」隱約中,我聽見了這樣的對話。

  下午,因為午休沒把昨晚的睡眠不足補滿,自然也沒什麼戰鬥力。

  地理課時,突然被老師叫起來問問題,我因為答不出來被罰站,必須等到下一個自願替我回答的人,答出正確答案後,我才能坐下。原以為要罰站到下課,結果被柯紹恩給救了。

  老師還自以為幽默地補一句:「妳要謝謝人家喔!」全班哄堂大笑。

  最後一堂公民課,我終於還是因為打瞌睡,被叫去後面罰站了。其實,我覺得罰站比坐著聽課有趣多了,因為站在教室的最後方,可以恣意觀察大家在做什麼,一點也不無聊。

  放眼望去,有傳紙條的、有發呆的、有在紙上塗鴉的……當然,也有認真聽課的。我的視線定在斜前方,第六排最後一個位子的柯紹恩身上,他時而抬頭看黑板,時而低頭抄寫。

  看著看著,我總覺得有個怪怪的地方……啊!他是左撇子!

  這個發現,頓時讓我有些開心。我算是半個左撇子,除了寫字外,習慣用左手做事,舉凡接電話、拿剪刀、揹書包……等等都是。小時候上美勞課,曾因為用左手拿剪刀,被老師斥責要我換手,讓我以為自己有什麼問題,後來還是在媽媽的開導下,才對這件事釋懷,自此之後,只要看到左撇子的人,我都會有種「遇到同類」的欣喜。

  就在我沉浸在這樣的喜悅中時,柯紹恩好像感應到什麼地突然回頭。

  他朝我淡淡一笑,彷彿說著:「我就知道妳又在偷看我。」然後隨即又轉回去。

  而我瞬間清醒過來,連忙移開目光。

  放學後,雖然比柯紹恩早出校門,但因為沒趕上前一班車,最後還是跟他同行回家。

  「明天開始,我們各自上學。」

  下公車後,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說。不是徵詢他的同意,而是禮貌上的告知。

  「好啊。」

  他想也沒想地就爽快答應,讓我有些意外。我原本還準備了如果他拒絕我時的說詞,沒派上用場是有點可惜,不過輕鬆解決也不錯。

  「那就這樣,再見。」在鬍子咖啡廳前,我擺了擺手。

  這時,咖啡廳的門突然被打開,出來的是──

  「媽,妳怎麼在這裡?」

  「回來啦,我來找老闆聊天啊。」

  「言媽媽好。」柯紹恩有禮貌地打招呼,吸引了我媽的注意。

  她一回頭,一副見到熟人的樣子,笑得開懷。

  很好,我那僅有的百分之零點零一的希望,在這一瞬間化為烏有了。

  *

  隔日,我再次因為前一晚聽媽不停提起柯紹恩而睡不好,連黑眼圈都跑出來了。不過,當我遠遠地發現鬍子咖啡廳前不見柯紹恩身影時,心情稍稍回復了一些。

  可惜,好心情維持不到幾分鐘,因為鬍子大叔的一句話,又徹底盪到了谷底。

  「紹恩已經幫妳把早餐帶去學校嘍!」

  「爲……」

  「大叔先去忙了,妳路上小心。」

  看起來鬍子大叔真的很忙,我話都還沒說完……

  站在原地幾秒後,我對著空無一人的外賣窗口,無力吐出那句剛剛來不及說完的話:「……為什麼要幫我帶去學校?」

  因為腦袋實在太渾沌,我根本無法清楚思考,到學校的路上,我腦中是一片空白。在這樣有體無魂的狀態下,我的本能還是告訴自己,不能跟柯紹恩拿早餐!謹記這一點後,我走進了教室。

  班上有一半的同學都已經到了,包括柯紹恩,他正坐在位子上看書。

  我走到座位坐下後,也拿出國文課本開始背起課文。今天要考默寫,雖然開學第一天就罰抄十遍了,但我對背科一向很沒轍,就算抄一百遍還是可能會忘記,更何況只抄了十遍,而且還是前天的事,所以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只是正當我努力背著課文時,我的肚子……也餓了。

  「好餓……」我趴在課本上,喃喃說道。

  早知道剛剛來學校的路上就順便買早餐,現在合作社也還沒開,不知道能不能熬到第一節下課?還是去跟柯紹恩拿早餐算了?不行!現在班上人這麼多,如果我去跟他拿早餐,大家一定會覺得很奇怪。之前體育課發生那樣的事,昨天又被徐韶婷知道我和他一起來上學,今天如果還……

  咦?怎麼眼前突然從天而降一袋看起來像是裝著早餐的袋子?

  呆愣了一下後,我倏地坐起身。

  柯紹恩瞥了我一眼,什麼話也沒說,經過我桌前走出教室。

  下一秒,我清楚感受到幾十雙眼睛帶著無聲話語,同時射來目光。而最近一道視線的來源,是坐在隔壁至今仍不敢跟我說話的文靜女同學。我看向她,她嚇得倉皇低頭裝忙。

  掙扎地盯著桌上那袋早餐,實在好難伸出手,偏偏肚子很不爭氣地咕嚕叫了一聲。一秒後,我決定不要虐待自己,吃飽了,才有力氣做接下來的事。

  然後,在眾目睽睽下,我不慌不忙地將早餐吃得一乾二淨。

  然後,之後的下課時間,只要柯紹恩經過我桌邊,原本吵雜的教室就會莫名其妙地突然安靜一瞬,等到他離開,才又「哄」地繼續吵鬧。

  然後,我不斷接收到徐韶婷持續加深的怨念。

  然後,我覺得我應該再跟柯紹恩說清楚,只是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時機,不是他都待在教室,就是他身旁有人。如果可以,我實在不想等到放學後再跟他說。

  終於,在第三節下課時,我看到柯紹恩一個人從前門走出教室,我刻意從後門出去,尾隨他到男廁附近,躲在死角陰影處,守株待兔。

  幾分鐘後,柯紹恩出現了。

  他經過我前面時,我一把把他抓過來,由於力道太猛,柯紹恩一下子來到我面前,近距離仰看高出我一顆頭的他,頓時有種壓迫感。

  「我有話要跟你說。」反射性地退後一步拉開距離後,我說。

  「在這裡?」他有些困惑地指了指。

  我懶得解釋太多,直接進入正題:「為什麼要幫我帶早餐?」

  「阿姨不是要我多關照妳嗎?」

  他口中的阿姨是我媽,然後,我媽確實也這麼說了。

  「女兒啊,妳在學校已經多待了三年,要多關照紹恩喔!」

  「他不需要我關照啦,他在學校比我還吃得開。」

  「這樣啊,那紹恩要多關照我們可珈喔!」

  這就是昨天完整的對話。

  收回思緒,我說:「我媽只是客套,你不用當真。所以,以後不用幫我帶早餐,我可以自己去跟鬍子大叔拿。」

  我以為他這次也會馬上答應,但他卻沉默了半晌,然後才認真地問我:「這麼做……讓妳覺得困擾了?」

  「嗯,有一點。」

  「好,我知道了。還有其他事要說嗎?」

  「沒有。」

  「那我先走了。」

  「喔。」我有些分神地點點頭。

  是我看錯了嗎?為什麼他臉上好像閃過受傷、落寞的神情?我只是實話實說,怎麼變得好像是我在欺負他?

作者資料

艾小薇

同時擁有虐(S)與被虐(M)屬性的雙子座,一天沒見到太陽,心情會低落,是個極度愛太陽的狂熱份子,現居於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的泰國。 雖然不斷卡文,還是戒不掉想寫小說的癮!未來會繼續寫出讓人感到溫暖、讓人闔上書的剎那會揚起微笑的故事。曾出版《下個轉彎是你嗎?》、《幸福咬一口》、《橙色十七歲》、《說愛你》、《小貓少女》、《百分之五》、《原來》等書。 相關著作:《下個轉彎是你嗎?》《幸福咬一口》《橙色十七歲》《說愛你》《小貓少女》《百分之五》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ivy4520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ivy4520

基本資料

作者:艾小薇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3-07-31 ISBN:9789868905276 城邦書號:3PL0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