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我想聽見你的聲音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想聽見你的聲音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7-09-28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世界太過喧鬧, 以致於我沒能聽見你的,與我的心動的聲響。 如果大家都能把話說出來就好了, 這樣我就會知道誰討厭我,而誰又悄悄喜歡著我。 從國中就開始交往的男友,居然在我生日前夕跟我提分手, 而且他還背著我、劈、腿、了!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我哭得稀里嘩啦,身邊的幾個朋友裡面,只有體貼的華佑惟肯安慰我。 同樣是朋友,該死的譚皓安居然對我說,一段感情會變質,我也有責任。 我有什麼責任?我是無辜的受害者耶! 我做的每一件事看在他眼裡都能被挑出錯誤來, 他根本就是來自地獄的魔王,外表看起來是帥的,切開來卻是黑的! 我始終堅信自己每一件事都沒做錯, 認為這個世界就是我所理解的樣子,男友劈腿,就是對方不好, 譚皓安處處針對我,是因為覺得我是白痴, 而華佑惟總是溫柔相待,就表示他什麼都可以寬容。 直到我在無意間傷害了華佑惟,他卻仍悶聲不吭,對我露出微笑, 我才明白自己有多麼愚蠢…… 「妳真的該聽聽別人內心裡的話。」 雖然有點遲,但我終於把譚皓安這句話聽進去了, 我決定了, 我要當一個溫柔的人,一個不會傷害別人的人。 只是當我打定主意,並且盡力去做之後,

內文試閱

  「我男朋友劈腿了!」      我咬牙迸出這句話,不顧形象地在教室嚎啕大哭。      原本正開心地聊天的三個朋友瞬間噤聲,對我忽然的情緒暴走感到不知所措。      譚皓安首先翻了個白眼,冷冷地瞥了過來,神情鄙夷,完全不同情我:「不是早跟妳說那個男的不行嗎?」      說完他還聳了聳肩,在椅子上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華佑惟則有些手忙腳亂,看了譚皓安一眼,又看向我,隨後從口袋拿出手帕向我遞來,有些無措地抓了抓他那柔順的黑髮:「是那個妳從國中開始交往的對象嗎?唉唷,不要哭了啦,離開爛男人反而要慶祝吧,乖乖乖,不哭不哭。」      而房之羽一臉震驚,只說了句:「哭夭,那怎麼辦?」      「陳書海,如果妳要繼續哭的話,包含洗臉,大概還有三分鐘的時間。」譚皓安看著他的手錶,瞇眼開始倒數。      「她已經很難過了,你不要這麼冷血。」華佑惟小聲地說,還用手肘撞了譚皓安一下。      「所以呢?失戀就可以不用上課不用考試也不用生活了?」譚皓安絲毫不講情面。      哼!對此我非常想送他四個字,無情無義!      但我現在很難過,沒心情回嗆,所以我就用比之前更悽慘的哭聲回應,「哇啊啊啊啊啊——」      以聲嘶力竭來形容也不為過。      「哭夭,不要哭了啦!」房之羽開口閉口都是哭夭,肚子是有多餓?她摀耳看向門外,像是下一秒就要奪門而出。      「啊啊,不要哭不要哭,那句話叫什麼,眼淚是珍珠,珍珠不要哭。」華佑惟更慌了,飛速湊近拿著面紙幫我擦眼淚,甚至連鼻涕都幫我抹去,像媽媽一樣溫柔耐心地安慰我。      「珍珠?真豬吧!再哭就變豬。有夠無聊,我要回座位了。」譚皓安冷酷地起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欸,皓安離開,那我也回座位嘍,交給你了,佑惟媽媽。」房之羽找到開溜的機會也跟著回座。      「哇!只有佑惟你是我的好朋友,只有你才關心我!」我痛哭,同時用另外兩人都能聽見的音量說。      對此,譚皓安拿出耳機塞住耳朵,專注地聽起音樂,房之羽則假裝沉浸在自己的小宇宙。      班上其他同學也只是瞄了我一眼,就見怪不怪地繼續各做各的事。      「又來了又來了。」      「陳書海又在哭了。」      「叫書海不是因為讀了海量的書,而是掉的眼淚多得像片海啊。」      隱約聽見同學們有一句沒一句的風涼話,我憤慨極了!這次跟以前的情況完全不一樣耶,我是被劈腿欸!這怎麼能不哭!      「那個,雖然這樣講很過分,但書海妳自己就沒有錯嗎?」房之羽從宇宙返航,冒出了這句話。      「我才沒有錯,全部都是他的錯!」      「感情變質怎麼可能只有一個人的錯,妳也有問題吧?」譚皓安就算隔著耳機也沒忘了嗆我。      「佑惟媽媽,安慰我!」我向唯一會對我溫柔以待的華佑惟討拍。      他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清秀的臉龐卻依然露出微笑,對我說:「乖,妳最棒了,不要哭,我們去洗臉好不好?」      像是哄小孩一樣,華佑惟拉著我就要走出教室。      「你會寵壞她,華佑惟。」冷血魔王譚皓安拿下耳機,冷淡地警告。      班上同學紛紛出聲附和,像是他手下的嘍囉,老大說什麼就應什麼。      我抽抽噎噎地哭著,在華佑惟半推半哄下來到女廁前。      「快點把臉洗一洗,就要上課了,我在這邊等妳。」他溫聲說著。      進到女廁後,我站在洗手臺前,扭開水龍頭,讓清澈的水凝聚在掌心,抬頭看見鏡中自己哭得通紅的臉。那個樣子一點也不漂亮,更遑論令人心疼。      誰說女人哭起來的樣子令人心疼啊,明明就很醜!鼻涕都跑出來了!      這樣的臉,誰見了都不會喜歡。      於是我彎腰把掌心的水潑在臉上,然後用力搓了臉幾下,告訴自己抬頭後便停止哭泣,而我將會是全新的陳書海。      我從口袋拿出華佑惟剛才借我的手帕,上頭沾滿我的鼻涕和淚水,看起來有些噁心,我順手將它清洗乾淨。      步出女廁時,華佑惟一臉擔憂地守在不遠處。      「謝謝你的手帕,我洗過了,要記得晾乾喔。」我說,把手帕朝前一遞。      「啊,不用這麼麻煩啦……妳沒事了?」華佑惟把手帕接過,又不放心地追問。      「嗯,已經沒事了,我再也不會為那個人渣掉第二次眼淚。」我揚起下巴。      他明顯鬆了一口氣,「那就好,這樣很好。」      「佑惟媽媽真是個老好人,從來都不會生氣。只有你最溫柔了。」我拉起他的手,左右搖晃了兩下。      「不要叫我媽媽,我是男生耶。」他歪了歪頭,有些不滿。      可是他不僅皮膚看起來比我好,五官也清秀得令人嫉妒,他如果被男生告白我也不會覺得意外。      「那,叫爸拔?」我故意這麼說。      「也不要,快點,我們回教室了。」他無奈地說,拉著我走回教室。      今天天氣晴朗,豔陽高照,窗外的風景在燦爛的日光中閃耀著隱隱的光輝。如果我只顧著低頭垂泣,約莫就無法欣賞到如此美麗的景色了。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難過也於事無補,我決定要收拾心情向前走。      我最大的優點,大概就是很容易看開吧。      「恢復如常了!」      我快抵達教室的時候,看見房之羽站在門口偷看,她一看清我的臉色,立刻扭頭朝教室裡大喊。      「陳書海就跟小孩子一樣,哭完就忘了自己在難過什麼。」      「真的,她跟我三歲姪女好像。」      「要是她哭一整天我一定報警。」      班上同學又開始講人閒話,真的是吃飽太閒!      我走進教室,宛如女王出巡般對大家優雅地揮揮手,「謝謝你們的關心,我已經沒事了。」      「沒有在擔心妳。」      「是啊,反正妳一下就好了。」      「只有佑惟媽媽很好心,會一直關心妳。」      這群人又開始七嘴八舌,華佑惟再次抗議,要大家不要叫他媽媽,但看起來沒什麼用,他善於照顧人的媽媽形象早已在大家心中根深蒂固了。      我就讀的這所學校名為綠茵高中,雖是高中,占地卻比國內許多大學還要廣闊,還有一大片綠草如茵的草原,天氣好的時候,學生可以坐在草地上邊看書、用餐,邊曬太陽,就像是電影裡常見的國外大學一樣。      校長不是教育體系出身,但非常有錢,所以綠茵高中不僅校地寬廣,教學資源豐富,硬體設備也是數一數二,學校裡有游泳池沒什麼了不起,但哪間學校有蒸汽室和烤箱三溫暖?      綠茵有。      有攀岩社沒什麼了不起,但哪間學校有一整片攀岩牆和專業教練?      綠茵就有。      其他還有很多了不起的地方,但我們綠茵的學生不喜歡對外張揚,因為會被別人說是炫耀,還說我們都是富二代,炫富。      其實並沒有,剛剛說了,校長什麼也沒有,就錢最多。所以我們學校的學費雖然跟一般公立高中差不多,但卻能享受到比公立高中更多的福利。舉個例子,學生不需要支付冷氣費用,但每年夏天還是能冷氣吹到爽,這項福利是不是很棒!      當然綠茵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入學的,這個社會還是很現實,有背景的就靠背景,只要有政商名流或校長朋友的介紹,多半就能入學;沒背景的就只能靠自己,如果考試接近滿分,也能如願以償。      所以,當高一第一次期中考的成績公布時,大家大概就知道哪些人是靠自己的能力進來,哪些人是靠背景。      譚皓安,是個成績很好,背景也很硬的人。個性很機歪,雖然有些M型女生說他是硬派帥哥,不過在我看來是硬到壞掉的帥哥吧。但關於他長得帥這一點,我還是承認的。      華佑惟,成績很好,家境普通。超級愛照顧人,你若是臨時缺了什麼東西,他大概都有。有一次我問他有沒有吹風機,他竟然真的從置物櫃裡拿出來,而且還貼心地一併奉上整髮水。所以大家喊他「媽媽」也無可厚非。      房之羽,名字很美,人長得也很美,但講話很粗魯,個性也很粗魯,不擅長安慰人,遇到棘手的事會先選擇逃避,是個愛湊熱鬧的千金大小姐,雖然成績很差,但主科以外的科目成績都很好。      我和房之羽在高一開學那天就成為好友,因為將我們的名字結合後,所產生的意境很美—在書房中拿著羽毛筆寫下「海」這個字。      好啦,我承認是硬湊的啦。      但總之,我們的名字都很文青,因為對彼此的名字感興趣而搭話,自然而然就走在一塊兒。而且我們的個性也很互補,她是一個大剌剌的直率女孩,我卻動不動就哭,而且每次哭都需要旁人的安慰與勸哄才行。      別看我這樣,我的成績很好,譚皓安常說:「書念得好卻是生活白痴,這樣有什麼用?妳以後就是那種倒貼男人,還問對方錢夠不夠用的類型。」      看,他根本不是什麼硬派帥哥,是硬到壞掉!      我瞥了眼正在座位上看雜誌的譚皓安,他短短的瀏海有些翹起,我不禁偷笑,他皺眉,用嘴型對我說:「笑三小?」      「我是女生欸!你怎麼這樣對我說話?」我忍不住指著他大吼。      「靠,妳又怎麼了?」房之羽這個粗魯的丫頭,從剛才到現在,她的每句話的發語詞都是粗話。      譚皓安裝無辜地聳聳肩,他這個壞蛋只會在私底下凶我。      「好了,別為了無聊的陳書海浪費時間,大家快回座位。」班長白時凜居然在講臺上這樣說,班上同學甚至也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      「我要回家要跟我媽媽說,讓她把你們都當掉!」我氣呼呼地對全班大喊。      「又不是大學,當個頭。」班上的第一名才女柯喻宸甩了甩長髮,眼角的小痣替她增添了不少性感風情,也讓她臉上那瞧不起我的神情更明顯了。      「女王大人!」班上一群M屬性的男生稱呼她為女王,柯喻宸本人似乎也很樂在其中。      「白痴,家長會會長沒有那麼大的權力。」譚皓安嘖了聲。      「你真討厭!」我將怒火轉向他。      他微勾起嘴角,定定地看著我。好吧,那個模樣還真有點帥氣。      「妳才不會討厭我。」      他自信地說。      #      「什麼?妳和孫孟楷分手了?」我的國中好友席奕寧在電話那頭大叫,「那妳快傳譚皓安的照片給我。」      「欸欸欸,小姐,這前後文不對喔,妳應該要先關心我吧?」我嘖了好大一聲。      我愛嘖人的習慣是被譚皓安帶壞的,果然近墨者黑。      「反正我本來就不看好妳和孫孟楷啊,到現在才分也算奇蹟了。」      我幾乎可以想像圓臉齊瀏海的席奕寧翻了老大一個白眼的樣子。      「為什麼不看好?我一直覺得我們很配耶。」我非常震驚。      我和孫孟楷從國三開始交往,儘管畢業後考上不同高中,感情依然不見生疏,到現在也快一年了,怎麼會不被看好?      「孫孟楷那麼沒有男子氣概,而且又有點愛推卸責任,只有妳會笨到喜歡上他!分手理由是什麼?我猜猜,他劈腿啦?」      我差點把剛吃下的晚餐從胃裡吐出來,「妳怎麼知道?」      「哎呀,隨便猜猜就中,怎麼我考試猜題就沒這麼準?」席奕寧鬼叫著,「那再讓我猜猜,他是不是把劈腿的錯都推到妳身上?」      「天啊,妳怎麼知道?妳該不會有預知能力吧?那妳算得出樂透號碼嗎?」      「妳還想中什麼樂透啊大小姐?另外這才不是什麼預知能力,白痴!孫孟楷就是那種好面子又死不認錯的類型,還會把過錯都推到女生身上,雙子座就是這樣啦!」      「妳這麼說會得罪全天下的雙子座,而且譚皓安也是雙子座啊!」我皺眉。      「人家譚皓安才不一樣,他是最帥的男生,一定也很溫柔、很好……」      完蛋,她陷入幻想了。      我想要把她從粉紅泡泡裡救出來,趕緊說:「他今天對我說『笑三小』喔。」      「那是因為妳令人生氣。」      「妳到底是誰的朋友啊!」這下子換我鬼叫了。      這個女人只不過是上學期來我們學校參觀校慶活動時見過譚皓安一次,就把對方捧得跟神一樣。      「妳朋友,但譚皓安還是最棒的。」席奕寧忽然壓低聲音,「我媽來了,總之我跟妳說,孫孟楷的事就算了,他是個糟糕的男人,我再去打聽看看他的新對象是誰,還有記得把譚皓安的照片發過來,晚安啦,拜拜。」說完她就迅速切斷通話,我一句話都來不及說。      好吧,我人這麼好,所以就把譚皓安一張張大嘴吃炒麵的照片發給她,但沒想到連這種照片席奕寧都能連傳十幾張愛心連發的貼圖,還不忘寫上:「譚皓安好帥。」      「我覺得妳要去檢查眼睛了。」我十分真誠地回應。      與孫孟楷分手的第一個夜晚,意外地並不難熬。      比起難過,我更覺得震驚,當我在學校接到他提出分手的電話時,我當下的反應其實是訝異居多,以為他在開玩笑,也許是什麼生日驚喜。      對,那個王八蛋,下禮拜就是我生日,居然選在我生日前夕跟我分手,是不想送禮物吧?      不,禮物不是重點,我在意錯地方了……      「我們分手吧。」孫孟楷當時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彆扭,旁邊還隱隱傳來別人的聲音。      「蛤?你在開玩笑嗎,對了對了,下禮拜啊……」      「妳聽不懂嗎?他說要分手。」電話那頭換成了一個女生。      我一愣,這若是驚喜也太過分了吧。      「欸,不要這樣。」隱約聽見孫孟楷這麼說。      「你不敢講我來講啦!」這個女生毫不客氣地繼續對我說:「聽好了,有公主病的千金小姐,孟楷受夠了妳的壞脾氣,而我和他早在高一開學沒多久就在一起了。這個時代,感情的世界裡已經沒有什麼小三小四小五小六了,也沒有什麼正宮,只有好聚好散,所以你們掰了!」      那個女生剛一說完,就啪地掛斷了電話,我呆了幾秒後立刻回撥,孫孟楷沒接,我不肯放棄地繼續撥號,等到他終於接起,他劈頭就說:「別再煩我了,我們分手,在檢討我之前,先檢討一下妳的個性吧!」      然後就掛、斷、了!      接著,我就在教室裡崩潰大哭,好朋友還不理會我。      我有做了什麼事,讓孫孟楷受不了我嗎?身為一個女朋友,我不夠稱職嗎?我給他壓力了嗎?還是我太愛哭?或者我太自以為是?      連房之羽和譚皓安都問我是不是有做錯什麼,所以我真的做錯什麼了嗎?      這麼一想,我頓時沮喪了起來,也許真的在不知不覺間,我的確做了什麼難以彌補的錯事,讓孫孟楷對我的感情日漸消散。      但不管怎樣,他應該要告訴我啊,他可以先跟我好好分手,再去交新女友,怎麼可以和我交往的同時,又和別的女生交往?      而且那個女生又是什麼心態,明明知道對方有女友,還是願意當小三?雖然我和孫孟楷見面的次數確實愈來愈少,但孫孟楷背著我出軌,這種行為無庸置疑就是錯的!      我把疑問與不甘全部寫進日記,但依舊無法洩憤,我需要別人附和我,於是拿起手機發了條訊息到聊天群組裡:「出軌的人罪該萬死,都要下地獄。」      房之羽回了一張大笑的貼圖,譚皓安則回了張翻白眼的貼圖。      只有佑惟媽媽說:「對對對,他們都該下地獄,妳不要再生氣了,快點睡覺吧。」      「妳只是沒遇到誘惑,才能說得理直氣壯。」譚皓安卻忽然又回了這句,讓我怒火中燒。      「我才不會,絕對不會,永遠不會。」      我氣呼呼地寫完訊息後,連貼了二十張打人的貼圖,把手機丟到房間的沙發上,跳上雙人床躺下,蓋好被子,想著明天一定要打譚皓安幾下,不打的話我就不叫做陳書海。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我在昨天等你》、《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7-09-28 ISBN:9789869529914 城邦書號:3PL08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