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總會有一天【紀念版】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總會有一天【紀念版】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3-06-29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79折 277元
  • 書虫VIP價:277元,贈紅利13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63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超人氣【戀之四季】系列總銷量突破100,000本 博客來、金石堂、誠品暢銷美女作家.Misa 書寫最甜蜜惆悵的盛夏心事 特邀超人氣繪師.阿歾Amo繪製氛圍感封面 總有那麼一個季節,總會有那麼幾天,你會想起我。 互相喜歡這種事情,不會這麼輕易發生的。 所以我不著急你還沒喜歡上我, 所以我不著急你先喜歡上她…… 完整收錄番外〈夏的苦戀〉以及全新加筆番外〈從某個點開始改變〉 — 世上唯一無刺的玫瑰,就是友情。 我想好好珍惜這兩朵無刺的玫瑰,永遠永遠。 然而,無刺的玫瑰,還是玫瑰,會不會有一天,它終究長出刺來? 我知道自己長得美,在許多男孩迎向我的愛慕目光裡, 一切如此明白,如此讓我想要轉身走開。 只有樂宇禾不一樣。 他和我約定好,我們永遠可以只是好朋友,永遠不會對彼此說謊。 夏恒生預言,這樣的關係總有一天會崩盤。 可是我相信,只要我們願意, 樂宇禾和夏恒生永遠會是我身邊最溫柔的兩朵無刺玫瑰。 「如果我喜歡上妳呢?」 「所以我真的該告白?妳真心這樣覺得?」 「我沒有要妳說謊,只是要妳什麼也別說。」 我們約定過對彼此只說實話, 我們沒有說謊,也沒有違背承諾 只是有些話,始終沒有機會說出口……

內文試閱

  「妳長得好漂亮呀!」      從小就常聽到這類的讚美,當我生平第一次回應「我知道」的時候,對方的表情我已經忘記了,但我卻記得他們說:「真不謙虛。」      怪了,難道要我說「沒有啦」這樣的話嗎?難道你們稱讚我的話不是發自真心嗎?      明明在闡述一件事實,而我只是表示同意,這樣也錯了嗎?      有時候,人和人之間的相處邏輯與對話方式,還真是一門大學問。      例如,朋友做錯事到底該直接指責他們的錯誤,還是因為他們是自己的朋友,所以對人不對事?      若是對方明明穿了不適合她的衣服,我又該怎麼做?      到底誠實好,還是說謊好?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道不同不相為謀。我還是想說實話,這麼一來,留下來的便是最真的朋友。      可惜我太高估了國中女生的友誼,沒有人可以承受實話,反而讓我被視為毒舌一流。加上我的出色外貌與優異成績,久而久之,大家便冠上「高嶺之花」或「冰山美人」之類的綽號。      於是,我幾乎沒有朋友。      不過也沒有被排擠,分組不會落單,講話也不會沒人聽,更不會被嘲笑欺負,我只是變成那種獨來獨往的人。      我明白了,人們總是喜歡聽好聽的謊話或是謙虛的話,因為那些總比傷人的實話好。      可我依然想做真實的自己。      現在這樣並沒有不好。說穿了,還可以過濾掉很多頻率不同的人。                  自從上次公開給樂宇禾洗臉後,他忽然很纏著我,不是那種男生追求女生的纏,而是像看到什麼珍禽異獸而忍不住靠近的那種纏。      「你可否離我遠些?」      下課時間,樂宇禾無視「這不是他們班」這件事,直接走進教室,並坐在我前面的位子,轉過頭來用手托著腮笑臉盈盈地看著我。      每堂下課都這樣,所以我掛上毫無笑意的微笑,當面對他下達驅逐令。      其他人像在看好戲一樣,在一旁觀望,畢竟眼前是一對很新鮮的組合——優等生和問題學生。      「妳真的長得很漂亮呢!」他毫不害臊直接地說。      「我知道。」      「可是說是漂亮,又不是討喜的那種漂亮。」他又補上這句話。我還來不及接話,他便自顧自地說:「是屬於狐狸精那種美。難怪妳沒什麼女生朋友啊!」      旁邊的同學們笑了起來。      通常聽見男生這樣說,大部分的女孩都會生氣,並且在心中罵翻對方祖宗十八代,從此將這個男生列為拒絕往來戶。但當下我卻對樂宇禾產生了不一樣的想法。      「你居然會直接說實話。」      沒錯,我身邊沒什麼女性朋友的原因,除了我講話不好聽,就是我的漂亮不是屬於女孩會喜歡的類型。簡言之,我有一張狐狸精臉。      「妳不也很愛說難聽的實話。」樂宇禾的表情像是在虧我。      「所以最容易把人惹毛。」我往後靠,饒富興味地看著他,想知道他會怎麼回我。      「妳聽過一個寓言故事嗎?」他把玩著我的原子筆,漫不經心地開口。      我沒有回答,他不甚在意地繼續說:「真實和謊言在河邊洗澡,謊言偷走了真實的衣服,而真實說什麼也不肯穿上謊言的衣服,從此以後,人們喜歡穿著真實外衣的謊言,討厭著赤裸裸的真實。」      看著他神情自在的側臉,我皺起眉頭,「所以?」      「所以說,真實並沒有不好,只是大多數人不能接受實話啊。」他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      「那你聽過謊言者悖論嗎?」我也回以他一個微笑。      「某個來自希臘克里特島的哲學家說:『所有克里特人都說謊。』如果哲學家說的是真的,那他也來自克里特,他不就是在說謊嗎?如果這句話是假的,表示也有不說謊的克里特人,那身為克里特人的哲學家就不是說謊,可這樣不就跟前面說的有矛盾嗎?」      樂宇禾手上的原子筆掉到地上,抬頭訝異地看著我,「妳在講什麼啊?」      我回給他一個笑容,「所以說,謊言是不是比真實麻煩呢?」      「不,杜洵恩,我覺得是妳比較麻煩。」樂宇禾撿起原子筆繼續把玩,「妳剛剛講的什麼謊言者悖論,是真的有這理論嗎?」      「『我在說謊』。」於是,我回他一句相當有名的矛盾句意,然後拿出下一堂課的課本。      「啊?說謊?妳剛剛都在說謊?不對啊,如果妳說剛剛的都是謊言,那妳說的就是實話啦!但如果妳說的是實話,又表示剛剛的是謊言,那又會回到一開始……我現在在鬼打牆嗎?」      看著他搔頭苦思的模樣,我輕輕勾起了嘴角。      「杜洵恩,妳長得真的很漂亮。」忽然間,他凝望我的眼神是這麼溫柔,「但是是狐狸精那種美。」      「樂宇禾!上課了,快回自己教室去!」我還不用開口,老師已經進教室開口趕人。      他嘻皮笑臉地跑出教室,其他同學竊竊私語,而我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黑板上的筆記,整理成重點寫到課本上。      窗外傳來樂宇禾在操場上追逐嘻笑的聲音。國中的男孩子個個精力旺盛,像猴子一樣。      然而,樂宇禾這隻猴子好像有那麼點不同。      雖然還是猴子。            「妳知道嗎?今天隔壁班的女同學跟我說:『你離杜洵恩遠一點,她心機超重的!』」      某日中午,陽光普照。我坐在中庭椅子上仰頭閉起雙眼進行光合作用時,樂宇禾一面咬著合作社的麵包一面靠過來。      「她們是瞎了嗎?沒看見都是你主動靠過來?」我連眼睛都沒張開。      「哇塞,妳嘴巴真的很壞耶!」樂宇禾笑得開心,一點也不在意,「妳不想知道我怎麼回答嗎?」      「沒興趣。」      「我就跟她們說:『可是她長得很漂亮啊!我就是喜歡長得漂亮的女生。』」      我忍不住瞪大眼睛望向他,樂宇禾慢條斯理地吃完麵包,將塑膠袋揉成一團,走到另一頭丟進垃圾桶後再徐步走回。      「妳眼睛真的很大呢!」      「『真的』是你的口頭禪嗎?」我翻了個白眼,「你真的那樣說?」      「妳看看,妳也說『真的』了啦!」他笑嘻嘻的,我卻不太爽快。      「你真的很白目。」      「吼!妳又說了。」      跟智障說話智商會變低。我站起身往教室方向走去,樂宇禾卻一把拉住我。      「你真那樣說?」我沒甩開他的手。      「當然,妳不是喜歡實話嗎?」他放開了手,拍拍旁邊的椅子。      我盯著他的臉一會,最後還是坐下來。      「這樣不怕有不好的傳言?」我看著前方操場,有幾個人正看向我們交頭接耳。      「我還有什麼傳言能更糟?」      「那倒也是。」警告、記過、遲到……樂宇禾的操行成績已經夠低了。      「喂,妳也別這麼直接啊!」樂宇禾又笑了幾聲。他學著剛剛的我,仰頭閉眼行光合作用,「反正我不喜歡念書,等高中一念完我就要去工作,早點脫離學生身分。」      「為什麼?」      「我不是念書的料。」他聳聳肩,「妳才是。」      我也學他聳聳肩。念書是學生的本分,我只是把本分做到最好而已。      「喂,妳應該是會考一所好高中吧?」他張開眼睛,炯炯有神地望著我。      「當然。」我說了那所高中的名字。      「連我都知道那所學校,就是學生人數多到不可思議,最著名的是多采多姿的社團活動,每年還有煙火大會,對吧?」他沉思了一下,以篤定的語氣說:「好,我也考那所。」      「你剛不是說自己不是讀書的料?」他的成績我想連候補都沾不到邊。      「但我想跟妳一起上高中,一定很有趣。」      看著他的表情,我忽然眉頭一皺,「你不會是喜歡我吧?」      「這種話還有自己說的?」他打趣地揚起眉毛盯著我看,「也是,妳有自信是理所當然的事。」      「自信不是建立在外表之上,我有自信是因為我值得。」我這麼說。      「能說出這麼噁心的話也是一件滿厲害的事情。」      我白他一眼,他哪有資格說我?      「如果你是喜歡我,那先跟你說,不可能。」      「杜洵恩,妳就沒想過男女之間會有純友誼嗎?」他意興闌珊似地又閉上眼睛,微微仰頭讓太陽照射著他的臉,表情柔和。      「純友誼這種東西,通常只有單方面這樣認為。你覺得一個男生有可能無條件對另一個女生好嗎?」      「當然不可能啊!一定有某種程度的好感才會對她親切。」樂宇禾連猶豫也沒有便回答。      「看吧!」長時間相處且互動良好的男女之間,絕對不存在純友誼。      「但是也是有例外啊!我相信還是有純友誼的存在,只是很少。」樂宇禾忽然張開他的圓眼睛,像隻狗一樣,水汪汪地直視我。      我們就這樣對視良久,直到午休鐘聲響起。      走廊與操場上的人群一邊往我們這裡瞄,一邊低聲議論著什麼。畢竟,我們兩個的組合實在太新奇,應該可以算是學校名景。      「你是想說,我們之間可以是純友誼?」我無視周遭投來的目光。      「對啊,反正妳也沒什麼朋友……我話還沒說完,妳別露出想殺人的表情。我是說,妳沒什麼朋友,加上我也厭倦身邊都是說場面話的表面朋友,不如我們來當只對彼此說真話的朋友,而且是純的那種,不做黑的喔!」      「你是說真的?」我站在原地狐疑地看著他。      操場上的學生都已經回到教室,有幾個人仍然從窗戶探頭探腦,好奇我們到底在做什麼。      「我不是說了,從此我們是最真實的純友誼好朋友。」      「我可沒說要你當我朋友。」      「拜託,誰能像我一樣接受妳說實話還不會受傷的啊!」他倒是很有自信。      我喜歡。      「你必須保證,不會喜歡上我。」我提出唯一的條件。      「我的天啊,妳到底是有多自信?我得承認,妳的確很漂亮,但是是狐狸精的那種……哇!很痛耶!」      這一次我直接動手打了他的頭,力道不輕,還聽到幾個偷看的人發出的小小驚呼聲。      「妳一點也不手下留情!」      看著他吃痛的表情我很滿意。      「既然要當最真的朋友,那我下手力道當然不會減輕,若你想還手也請便。」說完我還真的挺起胸膛、抬起下巴。      「我才不會對女人動手。」他哼了聲,「總之,我不會喜歡上妳,請大大放心。」      什麼大大啊?我白了他一眼。      「為什麼你會選我當朋友?」他身邊不乏狐群狗黨。      「因為我本來以為漂亮的女生都很無腦。」      我想起他站在期中考榜單前說過的話。            「全年級第一名杜洵恩?我敢打賭對方一定是戴著眼鏡的書呆子。」            「加上妳還當面嗆了我一下。總之,我對妳產生興趣啦!妳真的讓我嚇了一跳,有多少國中生會講什麼謊言者悖論這種東西啊!我回家還google呢!」      「也沒多少國中生會講真實與謊言的寓言故事。」      他嘿嘿笑了起來,「我對妳很感興趣,但是是對朋友的那種興趣,跟聰明的人做朋友,才會變聰明啊。」      「但前提是,你必須跟我考上同一所高中。」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刁難他的前提。      「當然。」他卻只是輕鬆地笑了。      現在我好像才第一次仔細看清楚樂宇禾的臉。他笑起來的時候嘴角有酒窩,眼睛也會彎成新月。      仔細想想,雖然他常被記過或警告,但都不是什麼大事,頂多蹺課、逃學、打架或偷抽菸。好吧,這樣的事對國中生而言其實也算是大事了。      但我看著他那帶著酒窩的笑容,卻真心覺得,樂宇禾是一個好孩子。            後來幾天,樂宇禾忽然消失在我周遭。      我們的教室本來就離得不近,我猜想,也許他對我的熱忱過了,所以又恢復蹺課的本性。      原本每節下課都會過來吵我的他,現在突然不見蹤影。對我來說,其實也只是回到我以往獨來獨往的生活,耳根子清淨許多。      不過好像有那麼一點少了什麼。      既然我心裡在意了,我就不會假裝自己不在乎,於是我往樂宇禾的教室走去。      出乎意料地,在下課人聲正鼎沸的時候,他卻好好坐在位子上,拿著課本埋首,嘴裡念念有詞。      他真的在念書。      站在窗外太過顯眼的我,立刻感受到他們班男同學投射過來的熱情視線,而樂宇禾依然沒有察覺我的到來。      直到我離開前,樂宇禾都沉浸在書本世界中。      後來幾天,每次經過他的教室我都會往裡頭看一眼,樂宇禾有時候拿著歷史課本,有時候看著地理課本,嘴裡總是不停喃喃自語,像在默背。      他該不會是想說死背就行了吧?課本上的內容是要經過理解、吸收再消化,才能轉換成屬於自己的知識。      樂宇禾那樣死背的做法,實在是太笨了。      但令我意外的是,國三上學期的期末考,樂宇禾竟然名列校排百名內。      「怎麼可能?」訝異的不只我,還包括全校師生。以往總是墊底的他竟一口氣拉升了那麼多名!      「如果要跟妳讀同一所高中,那我的成績還差得遠,我必須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把國一到現在的課程全部讀熟。」無精打采到看起來好像快死了的樂宇禾打著哈欠。      看到我瞪大雙眼的模樣後,他才露出微笑,「怎麼?妳以為我會放棄?」      「我只是沒想到你會這麼拚。」我恢復面無表情。      「為了證明我們的純友誼。」      「基本上,會為了跟一個女生念同一所高中而這麼拚,就已經不是純友誼了。」而且只為了擁有一個能說實話的朋友,這麼拚感覺說不太過去。      「妳不懂那種每次都要說謊只為了讓聽的人舒服的感覺,我希望有個能讓我可以坦率說出實話的朋友。」樂宇禾這句話說得老氣橫秋。我看了他一眼,雖覺話中有話,但並不是很在意。      「總之,還有幾個月的時間,我會加油,努力在第一次基測 就考上。」說完,他咬了一口麵包,還拿出單字卡。      我只是覺得,如果他只花短短半年就可以把國中三年的課程全部搞懂,那麼那些從國一就認真到現在的人不都是白痴?      然而,人生就是充滿意外與驚喜。      我一向走在常軌上,所有事情都在意料之中,但樂宇禾這個人本身就偏離常軌,所以連帶著他的行為我也無法捉摸。      我拿著手上的成績單,理所當然,我這樣的成績可以去任何我想去的學校。      樂宇禾垂頭喪氣地從發放成績單的教室朝我走來。我皺著眉頭看他,大概是落榜了。如我所料。      「反正還有第二次考試。」我能說的安慰話語不過如此實際。      樂宇禾卻搖頭,手指緊捏著成績單。      我思索了一下,說了幾句不像我會說的話:「你這半年也很努力了,老師們都對你刮目相看,成績排行還一度進入校排前五十名。」      「那妳有對我刮目相看嗎?」他問。      「當然。」很難不。      「妳覺得我會考上嗎?」樂宇禾又問。      「如果你念個半年就考上,那努力很久的人做何感想?」      「妳還真不會說謊話安慰我呢。」他失笑,輕勾著嘴角。      「不是說好了當不說謊的朋友?」      這句話讓他嘴角的笑容更大,「看在妳說話老實的份上。」然後他遞過手上的成績單給我。我猶豫了會,他輕喏了聲,拿著那張成績單的手微微晃動。      他的神情讓我猜不出端倪。我接過,是只差幾分就能達到那所高中的分發門檻嗎?等到我打開一看,卻發現不是那麼回事。      我幾乎是倒抽一口氣,睜大眼睛看著上頭的數字。      「怎麼樣?很爛對吧?」樂宇禾的酒窩此刻礙眼得要命。      「你不是說自己不是念書的料?」我瞪著他。      「是啊!這半年來我快死了,我這輩子都不想再碰書了。我查過,那所高中雖然重視升學,但就算成績不好也不會被退學,我打算高中三年都不念書。」他滿不在乎地這麼說。      「但你的分數卻高得嚇人?」我指著上面除了數學其他近乎滿分的成績,他只差一點就比我高分。      「這就說明了我們的教育有多填鴨式了,我記憶力好,運氣也好,死背,全都死背。」他拿回成績單胡亂塞進口袋。      「理解!必須理解,不是死背。」他果然全都用背的了,光靠死背就能直逼我理解過後的成績。      「我不需要理解,反正我又不在乎。」他嘿嘿笑著。我明白他是說真的,我已經可以想像高中的他蹺課、偷抽菸,然後考試交白卷的模樣。      「那剛剛幹麼愁眉苦臉啊?」      「因為我本來以為死背的科目可以滿分,少說也能拿到一二○吧?」      「你會氣死所有認真念書的人。」我直接翻給他一個白眼,轉身朝校門口走去。      「嘿!總之,我們應該是會考上同一所高中,那所學校距離我們這裡有點遠,妳打算怎麼上下課?擠那一百二十三台校車?」他追了上來,在我後頭問。      「你呢?」      「騎腳踏車吧,這樣比較青春。」      「我以為你會蹺課。」我側過頭,風吹散我的頭髮。      「妳真的很漂亮。」他說著,走到我旁邊,「不過我不會喜歡上妳的。放心,這只是一種對美麗事物的欣賞。」      我輕哼了聲,「最好。」      「哈哈,我要說的是,乾脆我載妳就好啦,反正我們住在同一區。」他忽然賊笑,「當然,以後妳交了男朋友要給他載,我就會自動退出。」      「白痴。」      被他的笑容感染,我也稍稍扯了扯嘴角,在校門口跟他說再見。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可能幸福的選擇》、《我想你在我的故事裡》、《你是星光燦爛的緣由》、《來自遙遠明日的妳》、《回到月亮許諾的那天》、《聽月亮在你心裡唱歌》、《今天月亮暫時停止轉動》、《謊言後遺症》、《親愛的,這也是戀愛》、《暗戀是憂鬱的青色》、《留住夏日最後的蟬鳴》、《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IG:ikumisa 相關著作:《秋的貓【紀念版】》《第二次初戀【紀念版】》《這個寒冬不下雪【紀念版】》《留住夏日最後的蟬鳴》《暗戀是憂鬱的青色》《暗戀是憂鬱的青色【限量作者親簽版】》《親愛的,這也是戀愛》《謊言後遺症》《今天月亮暫時停止轉動》《被月亮禁錮的時光》《聽月亮在你心裡唱歌》《回到月亮許諾的那天》《來自遙遠明日的妳(下)》《來自遙遠明日的妳(上)》《你是星光燦爛的緣由》《愛情,你不存在》《我想你在我的故事裡》《可能幸福的選擇》《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繪者:阿歾Amo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23-06-29 ISBN:9786267217481 城邦書號:3PL176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