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史上最G8除靈師02:刺鳥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史上最G8除靈師02:刺鳥

  • 作者:八爪魚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07-10
  • 定價:220元

內容簡介

◆這次史上最惡搞作家「八爪魚」,將會給你最熱血的感動! ◆同場再加映,漫畫家「櫻井實」執筆做畫,可愛爆笑四格漫畫! ◆精美角色卡,隨書限量贈!還不趕快來收集! 無盡輪迴,就只為高聲一曲;等待百年,就只盼一了心願。 最單純的奢望,也是最淒美的宿命——以生命換取的歌聲。 僅此一曲,絕無僅有。 【故事簡介】 若有種聲音,叫做天籟;若有首歌曲,稱為絕響。 恐怕就是此時此刻,在這舞台上的這首歌了。 余澄瑄正式搬進了阿莫的猛鬼104廈,準備開始習慣這非常人的生活。 但她還沒開始習慣,下一波危險便已經襲來! 名為「刺鳥」的超A級寶具誕生。 每六百年輪迴一次的心願,竟是開口唱歌? 若真的讓刺鳥在萬人面前唱歌了,那世界會陷入怎樣的狂亂? 除靈師動員大批人馬圍捕刺鳥,真正的七星也逐一現身,連巴比倫塔的罪人也攪和其中! 最讓阿莫暴怒的,不是有一堆人要跟他搶寶物,而是他家的草履蟲竟然被刺鳥附身了…… 怒氣直搗萬人演唱會現場的除靈師阿莫 V.S 協助刺鳥實現願望的小配角騙猴! 「要阻止你。」騙猴手終於不抖了,瞪著阿莫。 「也許我會輸掉這一場,輸掉這一切,但我至少沒輸掉靈魂。」 騙猴一字一字,在崩潰的冷汗中齜牙吼出:「沒輸掉與她的承諾!」

內文試閱


楔子

  有一個傳說──
  傳說中有一種鳥,一生都在尋找帶刺的樹,只有當牠往最尖的刺撞去時,才會在極度苦痛的臨終前,唱出一生最美的歌聲。
  牠以生命換取的歌聲,也是最讓人動容的。




  明日之星,全台灣最大的歌唱比賽。

  從一開始的百人初選,一直到選出最後的前三名,每個過程都有各自嚴謹的流程,以及各式各樣考驗選手的比賽內容。

  今天,是決定前八強的比賽,九位歌手中將有一位被淘汰。

  何茵婷不斷的深呼吸。

  能夠撐到現在的比賽,能證明她有一定的歌唱水平。悠婉清亮地歌聲一向是她的特色,對於一些有著高音域的歌曲,她總能以最美的方式詮釋,乾淨、無雜質的歌聲,讓過去的評審給了她一個「美聲才女」的稱號。

  但,跟其餘選手一樣,她也有著屬於自己的問題。

  當來到選擇前八強的今天,篩選手段自然會嚴苛數百倍,在嚴格的評審指評中,她終於發現了自己的一個大問題。

  「茵婷,妳的問題一直都沒變。」和藹可親的國治老師,總是當白臉的溫和評判,「『不夠穩定』。」

  「剛剛那首歌轉低音的地方,妳有出現不穩的跡象。」理了個大光頭的鐵平老師,摸著下巴皺眉:「幾個音準跑掉,後面銜接的地方也晃動,讓整體表現有所扣分喔。」

  「若是換了首需要肺活量、需要力量的歌曲,恐怕妳的表演會立刻千瘡百孔吧?」最毒蛇的師太,一貫的冷傲,「若真的要出專輯,可不能只靠單調的『美聲』來闖,還要更有特色、更加完美的歌聲。」

  連續幾次,在各種變換的題目下,何茵婷的表現漸漸出現一些問題,越來越沒自信,歌聲也隨之低落。

  其餘歌手的安慰總是夠多,但卻無法評斷那些人的真心在哪?

  上一次表演時,五位評審嘆了口氣,最後由最溫和的國治老師來做總結。

  「茵婷,若妳無法突破自己。」國治老師語重心長,認真地說:「恐怕妳的歌唱路程,會到此而已。」

  那一天的何茵婷,強忍著沒在台上哭出來。

  再怎麼認真練習,她知道自己的問題依舊在,她沒辦法在轉高音、轉低音時渾然天成,一定會出現不悅耳的小瑕疵,甚至讓更之後的歌唱出現裂縫。

  裂縫侵蝕了信心,信心崩裂後也會摧毀整個表演。

  舞台上那麼多觀眾,攝影機後那麼多收看的人們,以及五位評審、那些陪伴她的學弟妹粉絲團、一開始是她動力的支持者們,現在都成了讓她害怕表現不好的壓力源。

  一次又一次的挫敗,讓她幾乎放棄了歌唱這個夢想,她本來以為這一次篩選出八強的歌唱表演,就是她在「明日之星」的最終戰。

  「不過。」何茵婷坐在後台等待區中,面上帶著微笑。

  不過。

  一掃之前的鬱悶,今天的她很穩健,面上帶著一抹充滿自信的笑容。

  今天她的信心特別充足。

  因為她的手腕上,多了一個造型精緻的手環。

  「第九號選手,何茵婷請準備。」傳來了前台人員的呼叫聲,何茵婷慢慢站起,面帶微笑。

  她手上的手環,發出了一抹細微光芒。

  這個純銀色的手鍊,上面還有著一隻形狀為鳥的綴飾,看起來極為精緻,而光滑的銀面上沒有半絲其餘的雜光,在燈光下會折射出溫潤光滑。這是大概三天前,自己突然收到一個奇特的包裹,自稱是粉絲送來的禮物。

  那是好像一隻鳥的漂亮手環,一看就愛不釋手的何茵婷,將它戴上後,隨即發生了很神奇的事情──

  自己的歌聲好像突然上了個台階,過去所有她有的問題全部消失,現在的她,能完美詮釋所有歌曲——甚至是她過去最不擅長的高低音轉換!

  美妙,婉轉,高音,低音。

  唱起歌來,好像五線譜上的精靈衝脫幻想,在空氣中實際拍翅低唱。

  嘹亮,清澈,力量,質感。

  突破了自我,她也突破了一個歌手的極限,唱出了能感動所有人的歌曲。

  她還沒唱給任何人聽,因為她要將這秘密,帶到全國百萬觀眾面前、帶到五位評審面前,讓他們大吃一驚。

  何茵婷慢慢走到台前,強烈的燈光閃耀著。

  站定,底下自己與其他歌手的粉絲們紛紛安靜。

  「這首歌,是FIR的歌啊。」鐵平老師有些吃驚,看著剛剛收到的熱騰騰歌單:「真是大膽。」

  「瘋了嗎小丫頭。」難得講話的大仁老師,無奈一笑,「不過,我還是很想聽聽看,這首不合妳過去風格的歌喔。」

  「茵婷,我們都很期待妳的表演。」國治老師露出鼓勵微笑,然後將麥克風放下,準備開始傾聽,「加油吧。」

  「……」何茵婷感激的看著這老師,以及其他四位評審。

  底下,有一百位幸運能在現場傾聽的粉絲們。

  攝影機後方,還有下週等待觀看、代表數百萬驚人收視率的全國觀眾。

  後台,八位緊張的選手們正在靜待。

  何茵婷拿起麥克風,心中卻前所未有的平靜下來。

  因為她有這「秘密武器」。

  「這首歌,獻給所有人。」她慢慢地說著,手腕的手環,也發出一陣光華:「這一首『刺鳥』。」

  她,開始唱歌。

  刺鳥,也唱了。

1.混帳房東

To親愛的老媽:

  天氣漸漸轉涼,可要記得多加點衣服喔,別老是在這種天氣還穿短袖短褲跑來跑去,到時後又感冒、流鼻水、昏昏欲睡──那麼大一個人就別再讓人不放心了啦!

  而我呢,我最近過得還蠻不錯的,雖然前段時間遇到了點小麻煩,但都已經解決了。這段日子雖然有些遇人不淑、也有些不好的事情發生,但我相信都可以慢慢解決的!

  別擔心我喔老媽,一切都會過去的,如果妳工作不太忙時,記得回家……

  哦不對喔,當我沒寫剛剛那行吧,因為家已經沒了。



  嘆了口氣,余澄瑄將信放進信封中,然後小心地放進書包。

  來到「這邊」,是第八天了。

  而,經過那個恐怖而混亂的那晚,也已經是第八天了。

  本來以為惡名昭彰的「七星」被那紅髮混蛋給解決後,自己可以開始一段平靜而不受打擾的生活,沒有妖怪、沒有除靈師、更沒有九巧玲瓏魂……

  只不過事與願違,她的家、那月租三千塊的便宜住所在當晚就被炸了。

  「所以我說了,接下來的日子會很刺激。」漫天火焰之中,那紅髮混蛋邊說著,還邊露出他那一貫邪魅的笑容。

  雲泊犬,那隻大狗狗嘴裡叼著好幾個無辜房客,全部都幸福的昏迷著。

  而余澄瑄抱著書包,呆呆看著自己住了好幾年的住所。

  自己回到這邊僅僅十分鐘,就有三波妖魔鬼怪發動自殺式的神風攻擊,直接了當的與這棟老建築一起同歸於盡。

  即使才剛剛滅了號稱數一數二壞的「七星」,想要搶「九巧玲瓏魂」的妖魔鬼怪卻一點也沒減少,反而更加興致高昂,不斷地狂猛攻擊!

  「懂了嗎?現在的妳甚至不能去上學。」紅髮混蛋笑得開心,一邊一腳踩著一隻怪物的頭,一邊對余澄瑄說:「除非妳也想讓學校被炸掉。」

  「……」灰頭土臉的余澄瑄嘆了口氣,說不出話來。

  「不然這樣好了,我提供妳一個住所。」紅髮混蛋瞇起眼睛,腳下妖怪被踩的魂飛魄散同時,他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不然到時候又有妖魔鬼怪來,可就麻煩了呢。」

  「真假?」余澄瑄看了一眼這男人,皺眉問:「這麼好心?」

  「真的。」紅髮混蛋的笑容越發溫柔,「一個便宜舒適、鬧中取靜好住所喔。」

  「好吧。」根本沒得選擇的余澄瑄,只好點了點頭。

  然後,雲泊犬再次充當司機,載著兩人往山區方向飛行前進。

  大約十分鐘的飛行路程,他們就到了目的地。

  「來,合約。」阿莫邊說著,金色眼珠裡滿是笑意,遞出一張不知打哪來的合約書。

  「沒想到你還是房東身分呢?」余澄瑄一邊打量四周風景,一邊有些懷疑的看著這張薄薄的合約紙。

  這地方很漂亮,雖然位於山區有些偏遠,但的確是風景優美的好地方,四面環山、樹林蔥蔥,吹過的風還帶著芬芳香氣,看起來頗像是有錢人年紀大時會來養老的地方。

  而合約內容出乎預料的普通,沒提任何價錢、代價,這讓余澄瑄很吃驚。

  我,阿莫,在此提供可憐沒有家的草履蟲一個住所。

  不用錢、不用抵押品──因為我是大好人。

  「怎麼可能這麼好心?」余澄瑄瞪了一眼眼前的紅髮混蛋,嘀嘀咕咕地在合約人上簽上自己的名字,但心中不由有些感動,「竟然沒跟我收錢?」


  早知道這傢伙嘴巴壞得要命,其實內心很柔軟的嘛?

  下一秒,她就明白會這樣想的自己,實在是太愚蠢、太單純了。

  因為合約後面,還有一行字。

  而且這行字,還是在余澄瑄簽完自己的名字後,才被告知的。

  「啊,對了。」在余澄瑄簽完一瞬,那傢伙懶洋洋伸手抽回那張契約,然後將它轉過來對向余澄瑄,「這裡背面還有一條。」

  余澄瑄在這邊發誓,會對阿莫的任何要求百依百順,甘願做牛做馬也沒半點意見,一生一世直到世界末日。

  「哪有人把合約條款寫在背面?」剎那之間,余澄瑄腦袋一片空白,「而且……而且……這是什麼完全不平等的……」

  早知道這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混蛋根本不可能這麼好心!

  這個名叫阿莫的史上最強除靈師,根本不是那種好人啊!

  「只能怪妳的腦袋真的完全停留在原始人時代啊。」阿莫臉上的笑容瞬間變得猙獰無比,隨手將合約折好、小心翼翼放進口袋,「合約既然已經簽下,妳可以去房間放行李了,這棟公寓歡迎妳囉──新房客小姐。」

  「那我付你房租!」余澄瑄總算回神,勃然大怒,「多少錢,你跟我說!」

  「哦──」阿莫睜大眼睛,尾音拉得長長的,「真的?」

  「當然。」余澄瑄忍痛咬牙,一面開始計算自己薪水,「說吧,一個月要多少?」

  如果省吃儉用些,應該可以足夠支付這理的房租吧?只不過按照正常人思維思考的她,顯然太小看這混帳房東了。

  「基本上,這棟公寓不是人類在住的。」阿莫笑得非常奸商,「所以呢,收費也不能用人類的常識規範呢。」

  「那是多少?」余澄瑄心有些涼了,也沒聽清楚阿莫的第一句話。

  「一個月,一億台幣。」阿莫很理所當然的說著。

  「一億?」余澄瑄握緊拳頭,很想、很想一拳打爆眼前混蛋的臉。

  「別生氣、別生氣,其實不一定要付現金。」阿莫笑得更歡了,甚至伸出一隻手拍了拍余澄瑄的頭,「要抵房租,還有別的方法喔?」

  「什麼方法?」余澄瑄渾身怒氣暴漲,只要對方再提出更扯的要求,就立刻出拳。

  「妳去幫我跟其他房客收房租。」阿莫搖了搖頭,俊美容貌上依舊是濃濃笑意,「收到多少就算妳的——怎樣,這樣公平吧?」

  聽到這段話,余澄瑄忍不住一愣。

  還真的是蠻普通、感覺沒有詐欺的條件,自己應該沒理由拒絕吧?

  「好。」於是余澄瑄乾乾脆脆答應了。

  光靠人類世界的打工方式,說什麼也還不了這紅髮痞子男吧?不管怎樣就是絕對不想再欠這混蛋任何東西!

  看著賭氣答應的少女,阿莫嘴角揚起了。



  這棟叫做「猛鬼104廈」的公寓,稍微有些奇特。

  因為說是公寓也不太正確,這裡有一種日治時代建築物的感覺,帶有香氣的木板鋪成的走廊,兩邊是各一排房客居住的房間,每間房門上都有編號。

  余澄瑄有算過,編號從1號到13號,共有十三間房間,她就住在8號房。此外這棟公寓也擁有廚房、公共浴室、種滿花花草草的超大後庭院、以及同樣很大的前庭院,二樓和一樓下則是所有人類、鬼魂、妖魔、諸神都不能進入的空間。

  因為二樓,是阿莫住的地方。

  而地下室,則是一個詭異莫名的異空間,若踏入恐怕就再也出不來了。

  姑且不算這兩個貼著生人勿近的空間,其實這公寓真的算很不錯的住所,庭院裡種著帶香氣的百花,芬芳綠草皮以及明亮的燈光,頗有一種古式高級休養風格,就算放在外頭,也是價位不俗的豪華養老地點。

  在這住了幾天,也向學校請了數天長假(阿莫用特殊手段請的),余澄瑄總算習慣了這個新住所,房間就跟之前住的地方一樣,擺了些基本日常生活用品(阿莫先借她錢買的),而若要離開這棟公寓,只要找那隻老愛在走廊上跑來跑去的雲泊犬就好(阿莫慷慨不收她車馬費)。

  而這幾天被阿莫稱為「暫時休養」的假期意外的平靜,余澄瑄也好好的休息了一番,甚至抽空寫了好幾封信給自己老媽。

  我搬到的新地方很不錯,風景很漂亮也很安靜,只不過……

  嗯,只不過這裡有點偏僻也有點難找,若妳想找我,直接把信寄到我的學校吧。明天開始我要試著付我的房租了,我才不想欠那混蛋東西呢。

  希望一切可以順順利利。

  寫到這裡,余澄瑄停筆了。

  是的,「猛鬼104廈」這裡是很不賴。

  只不過,它有兩個大問題。

  第一,地址。

  它的地址不在陽間,除非阿莫點頭讓它「出現」在陽間。意思就是說沒有一種普通人類慣用的方式可以找的到這邊,不論是郵差、計程車、網路等等,根本不可能找到這裡。

  「反正我要讓別人找到我時,他們就自然找得到我了。」阿莫一如往常的高傲,讓余澄瑄很想將手中的熱水瓶——一股腦兒的全倒在這混帳房東頭上。

  第二,很明顯叫「猛鬼104廈」的,哪會是什麼正常的公寓?

  這裡住的,全部都不是人類啊!

  看著那些寫在門上的各式各樣封印咒語,余澄瑄真的很懷疑裡面的到底是何方妖孽,與其說是「房間」不如說是「監獄」!

  「放心吧有封印,他們不可能出來作亂。」阿莫懶洋洋地說著。

  「……」余澄瑄無言。

  在這邊住了幾天,她也沒遇過其他房客,若要實行那「代收房租抵押自己房租」的計畫,顯然只能選擇去每間房間敲門了。

  「妳自己分辨一下,門口上的數字若是黑色的,代表『封印』沒使用,房間裡面沒有住東西。」一副看好戲的心態,阿莫笑瞇瞇解釋,「如果數字是其餘顏色,代表『封印』是有被使用的──這樣裡面的東西才不會跑出來啊。」

  編號1到13號,共有十三個房間。

  扣除掉自己住,還有四個房間上面的編號是亮的。

  「封印?裡面的東西?」余澄瑄重複,這些名詞怎聽起來都很不妙?

  「還有,要房租時……」阿莫笑得邪惡,「小心別被吃了呀!」

  ◆

  小心別被吃了呀!

  余澄瑄腦中還迴盪這句話,人已經停在了編號4號的房門前。

  4號房,這個數字亮起的是血紅色的光芒。

  還未開門,就可以感受到門後面應該是一片腥紅血海般的景象吧?

  「有人在嗎?」余澄瑄一邊思考著措詞,一邊敲了敲房門。

  一聲,兩聲。

  敲到第三聲時,有回應了。

  門縫微微打開、微微打開。

  「……」一看清楚門後的東西,余澄瑄就嚇了一跳。

  那是一隻眼珠,很大很大,正透過門縫往外看的眼珠!

  「這位『房客』……你好。」余澄瑄一愣,看著那隻眼珠緩緩開口:「該繳房租了?」

  才剛說完這句話,她就覺得一股前所未有的兇惡氣息湧了上來,那眼珠中閃過實質的兇光,讓整間公寓開始激烈震動起來!

  「唔!」余澄瑄微微退了半步,那眼珠四周圍繞著無窮無盡的血紅氣息,彷彿濃霧、彷彿烈焰,不斷兇惡的擾動,像是想要衝出房門、直接衝到外面,卻又受制於房門上的封印,只能在後頭的空間中不安分的左衝右撞。

  而余澄瑄「看」得出來,眼前這眼珠來歷之凶、之可怕,恐怕更勝於之前七星中的「藍鬍子」,光是純粹的氣息,就讓四周一片窒息般的驚濤駭浪。

  余澄瑄皺了皺眉頭,在這凶猛狂風中站定,然後開口。

  「如果繳不出來沒關係,但明天我還會來催喔。」她一字一字說著,盯著那一隻眼,「不過若你經濟上有困難可以說出來,我會幫你轉告那個混蛋的。」

  眼珠子猛然一愣,凶氣竟然微微收斂了。

  「同為天涯淪落人,我能體會你的感覺。」余澄瑄嘆了口氣,毫不在意地看著那比自己臉還大的眼珠,繼續說著:「不過別老是這樣瞪人,會嚇到人的。」

  也許是因為在阿莫身邊待了一段時間,習慣那種無法無天的絕對狂氣,眼前這凶惡眼珠的氣息,對她而言不過是小小的微風罷了。

  眼珠晃了一下,然後──

  砰!房門關上,剛剛還鬼哭狼嚎的走廊又回歸平靜。

  「這真的是……」余澄瑄滿臉黑線,忍不住抱怨:「要欠繳房租態度也好一些吧?」

  況且,還真不是開玩笑的,該說阿莫可怕還是變態,連這種可怕房客都收?她有種直覺,不管這大眼珠來歷是什麼,一定是非常可怕的大妖怪。

  「不過,這樣算是失敗了吧。」余澄瑄有些沮喪,慢慢往下一間走去。


  這一次,余澄瑄事先做了些準備。

  她手中拿著一把跟阿莫借來的木刀,據說過去曾被某日本劍道大師使用過,是一把名為「斷竹」的不平凡寶具──裡頭的靈魂內斂深沉,顯然不是凡物。

  第二間,編號5,亮的是鐵灰色的光澤。

  當余澄瑄慢慢抬起手準備敲門時,門反而先自動打開了。

  「打擾了。」有了剛剛的經驗,余澄瑄慢慢的走進去,小心翼翼。

  裡面是個寬敞的空間,至少與外頭的大小絕對不太一樣,大約有三間教室那麼寬。

  而空間之所以寬敞,恐怕是因為這裡並沒有任何裝飾或擺設,只有榻榻米與牆壁,上面還掛著幾把武士刀,幾個雕琢過得漂亮木偶堆在各處,空氣間還能聞到木頭的清香。

  而在那一堆木偶中央,有個男人。

  披頭亂髮、蓬頭垢面的落魄男人。

  落魄男人眼神如電,停下了手中的雕刻動作,猛然抬頭看向了余澄瑄。

  「哇。」余澄瑄猛吸一口氣。

  完全不需要特別看這男人,她就能感受到他身上有股驚人的波動。

  隱約,竟有龍吟虎嘯的霸道之聲。

  「他跟我一樣,應該也有某種奇特魂格吧?」余澄瑄打量著這個房客。看似流浪漢,落魄而狼狽,卻掩藏不住那昂藏身軀中的巨大魄力,彷彿舉手投足間就能劈開山脈、呼吸談吐間能震碎河流般。

  即使他手中現在握的,是一把沒有殺傷力的遲鈍鑿刀,另一手則是雕刻到一半的木偶。但余澄瑄能感應到,這雙手中一定曾握住更強大的東西。

  例如,武士刀。

  落魄男人看著余澄瑄,黯淡的眼神慢慢亮起,略為掃過余澄瑄持著木刀的手,一邊露出欣賞表情。

  一看就知道沒有握過這種武器,卻一絲一毫顫抖都沒有。

  「比劃。」他嘴裡吐出生硬的中文,一隻手緩緩抬起,那把鑿刀竟隱隱震動起來。

  強氣凝聚,有某種「氣」正在其中高速聚集,非同小可。

  余澄瑄吞了口口水,手臂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斷竹」正回應對方的氣息,裡頭隱隱光芒閃耀,竟讓余澄瑄身上也散發出不弱的武者氣息,但,她可是柔弱的女生,才不想跟這樣的高手對戰!

  「房租?」她慢慢說著,一面用木刀戒備。

  「……」瞬間,落魄男人的氣息全數收回,只剩下蒼涼的無奈。

  嘆了口氣,他繼續專注於手中的雕刻,不再看著余澄瑄。他的背影好像多了累積數百年的悲傷般。

  余澄瑄啞口無言,這濃郁的悲傷氣息是怎樣?只不過是付個房租而已啊!

  「好吧,我知道了。」余澄瑄也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總而言之,這落魄男人是交不出來了。

  ◆

  編號9亮著粉色光芒,而這余澄瑄隔壁的房客,倒是讓她真的吃了一驚。

  因為住這裡的,是她很熟識的一個妖怪──七星中的咧嘴女!

  「歡迎。」本名叫小玉的這女妖怪,打開房門時還難掩羞赧。

  「對吼!」余澄瑄有些吃驚,「我都忘記妳也住來這邊了。」

  房間內看得出來小玉有精心佈置過,普通女孩該有的擺設都有,淡淡的香氣、粉色系的壁紙、整齊收好的化妝品,一整個女生味濃厚的房間。

  「最近住的還習慣嗎?」余澄瑄打量著房間。

  共同經歷了在列車上的一役,讓她對眼前這女妖怪生出了一種奇特感情,而也多虧了阿莫,才讓她有地方可以住,而不至於被抓走。

  「很習慣。」小玉點了點頭。

  「那混蛋沒有虐待妳吧?」余澄瑄轉頭看著咧嘴女。

  也許是這幾天的日子真的還算安潤,小玉的容貌越來越出眾,依然是乾淨素雅的漂亮臉蛋,卻已經美的驚人,那股淡淡地哀傷氣息,更增添了許多姿色。

  「當然沒有,主人給了我一個好工作──這段時間,我已經咬了好幾個想入侵這邊的壞蛋。」小玉扭扭捏捏、很害羞地說著:「咬壞人比較沒有負擔,也可以讓我好好磨牙齒。」

  「『清潔工』原來是這意思啊……」余澄瑄一陣頭疼。

  「是啊,我除了負責清掃想入侵這邊的壞蛋,還會幫忙接一些電話。」講起自己工作內容,小玉登時興致勃勃,「之前還接過總統的電話呢!」

  清潔工、接線生、以及守門員,看來小玉的新生活非常充實且愉快。

  「嗯嗯,喜歡就好。」余澄瑄衷心祝福這單純的妖怪,也希望她別在自己沒注意到時,就被那混蛋給賣了啊!

  「當然喜歡啊,住在這邊總好過住『舵天廳』吧。」小玉點了點頭。

  「『舵天廳』?」余澄瑄重複,這名詞很陌生。

  「那是一個關押犯罪的妖魔鬼怪、或是特異人類的地方,也就是所謂的『監牢』。」小玉說起這地方,還有些毛骨悚然,「據說它是仿造陰界的十八層地獄所創造,越下層關的人物就越凶狠,而關他的設施也就越殘酷,很多妖怪寧可魂飛魄散,也不想進去那裡……」

  「犯罪者的地獄,」余澄瑄想像著那種場景,「感覺真的蠻恐怖的。」

  「若不是主人,我現在就會被關押到那裏去呢。」小玉說這段話時,語氣中有著真心的感激,「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真不想嘗試。」

  「啊!對了。」余澄瑄總算想起今天的主題,連忙說:「那個……我是來幫忙收房租的,如果……」

  只不過她立刻停止說下去,因為像是說到什麼可怕名詞,小玉表情瞬間黯淡下來,變得泫然欲泣。

  「房租嗎?那個……這個……」這個日本都市恐怖傳說,眼眶裡滾動淚珠,看起來好像隨時要大哭一場,「這……我……」

  「好好好,我知道了。」看著真的打算大哭的小玉,余澄瑄連忙阻止她,「我先不摧妳,好嗎?」

  「嗯!」小玉感動不已,握住了余澄瑄的手,「謝謝妳,妳真的是好人。」

  「……」余澄瑄表面在笑,但內心在悄悄滴血。

  這樣下去,要怎麼收到房租啊!

  ◆

  拖著沉重腳步,余澄瑄離開了小玉房間。

  本來以為一億台幣這數字對妖魔鬼怪而言,應該算小菜一碟,但現在看起來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吧?少女沒抱持著任何希望,腳步停在最後一間房間。

  11號房,亮著燦爛金色光芒的房間。

  這次跟那落魄男人的房間一樣,她還沒敲門,門就自動開了。

  「請進。」一個溫和的聲音響起。

  余澄瑄走進了房間,隨即吃了一驚。

  這哪是房間,裡投根本就是一個全新的天地。

  「內象結界?」余澄瑄看著四周風景,這種不科學的情況,跟之前在列車上看到的簡直是一模一樣。只不過這個結界的風格與品味顯然好許多,天上是一片無垠的星空,底下則是花園般的純白宮殿,位於一個噴泉旁的涼亭中,一個男子正優雅的品著紅茶。

  「挺有見識的呢。」男子抬頭看著這邊,抿嘴一笑,「看來我的新鄰居不能小看呢。」

  「謝謝。」余澄瑄走了過去,而接近了男子,她才發現男人的頭髮與眼睛一樣,都是燦爛乾淨的銀色。

  「請坐。」銀髮男人隨手一揮,桌上的茶具登時多了一套,椅子也自動拉開。

  余澄瑄坐下時,發現自己竟也無法看透這男人的本質,忍不住有些吃驚。這男人很不簡單,帶著不屬於人間的氣息,溫潤、卻又龐大,好像一團熾熱的能量,卻又內斂,彷彿沒有外顯的靜謐光輝。

  「你可以稱呼我為──阿波。」銀髮男人說出一個古怪的名字,一面為余澄瑄倒了杯紅茶,「我該怎麼稱呼妳呢,美麗的女孩?」

  「我叫余澄瑄。」余澄瑄看著男人動作,連倒紅茶都優雅無比,這男人每個動作間都帶著恰到好處的美感,不論舉手投足、不論皺眉微笑,都帶著文雅的氣質,彷彿天生的貴族一般。

  「陪我喝一杯紅茶吧,女孩。」阿波倒完紅茶,茶香四溢,「畢竟很久沒有人陪我喝茶了。」

  「好呀。」余澄瑄拿起茶杯,小心翼翼喝了一口,眼睛隨即張大了。

  很好喝,單純的好喝,不甜不膩、不苦不澀,而是恰到好處的甘甜芬芳。

  若真要形容,就好像在安靜無聲的夜晚,卻可以聽見星辰與月亮的聲音吧?

  「這是我最喜歡的茶種,第一口味道可以一直留到回甘之後。」看著余澄瑄滿足的表情,阿波微微一笑,也喝了一口紅茶。

  「有種夜晚的味道……嗯,真難以形容。」余澄瑄大力點頭,又喝了一口。

  「喔?」聽到余澄瑄的說法,阿波顯然有些吃驚。

  「這是什麼茶種啊?」余澄瑄閉上眼睛感受著。

  「這是小黛給我的,名為『月露』。」阿波說到這名詞時,突然有些緬懷,「有些日子沒見過她了呢。」

  「她是?」余澄瑄問,總覺得這男子身上的氣息很神祕。

    「我妹妹。」阿波嘆了口氣,「我們有幾千年沒見過對方了。」

  「為什麼?」余澄瑄好奇地問,又喝了一口紅茶。

  「那是因為我答應……」阿波本來想往下說,卻又像突然想到什麼,住嘴,「呵呵,莫斯可不准我說那麼多東西喔。」

作者資料

八爪魚

有一天我來到尖端,然後我就被刺死了。 FB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taco20130412?fref=nf

基本資料

作者:八爪魚 出版社:麥田 書系:輕藏書 出版日期:2013-07-10 ISBN:9789861739458 城邦書號:RA600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