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南宋生活顧問(中)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南宋生活顧問(中)

  • 作者:阿昧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2-07-30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種田文大神作者阿昧,繼《北宋生活顧問》後,又一精采家長裡短之作。 這是一篇先苦後甜的市井小文,穿越女主腹黑vs本土男主悶騷,生活挺坎坷,卻有些小情調。 這裡有南宋獨特的風土人情,媳婦是可以相看的,妾是租來的,寡婦再嫁是義舉,丟掉孩子叫洗兒…… 截取奢靡南宋最為安寧的一段,用鍋碗瓢盆、家長裡短為你將陪都臨安的風情畫卷緩緩展開…… 穿越回到南宋,成為地位堪比雜草的小庶女何圓圓,在府中受到嫡母虐待,還跟生母陳姨娘一起被趕出府,所幸小圓有個寵愛她的夫君程慕天。善於海上貿易的程慕天,雖然極重孝道,不敢違逆父親與繼母的吩咐,但每當小圓受到委屈時,他仍會挺身而出,不讓小嬌妻受到任何傷害。 自從生了嫡長子之後,小圓在程家的地位更為穩固,不僅夫君寵溺,就連嗜財如命又小氣的公公也待她極好,然而,繼婆婆卻開始擔心媳婦兒有私心,便想把自家侄女塞給程慕天當小妾,而且不來則已,一來還來了一雙。一個生得一對勾魂的桃花眼,一個楚楚可憐得讓男人見了都心疼。 長者賜,不可辭。痛恨妾室通房的程慕天,不能明著拒絕,只好讓精明的嬌妻小圓出馬,與這兩個戰鬥力強大的小三鬥上一鬥。且看這場暗潮洶湧的美人心計,誰的手段更高一籌? (全套3集) 關鍵字:穿越時空、天賜良緣、鬥智、家長裡短、溫馨逗趣

內文試閱

  第二日,何府的帖子到,一張送去了第三進院子,一張卻是送到了錢夫人手中。錢夫人看罷帖子才曉得有這麼回事,不禁喜笑顏開,「老天還是眷顧我,不曾想與兒媳親上加親,想來等我老了,他們兩口子還是靠得住的。」她高興完又開始發愁,那一夜,錢十三娘是在她房門口的樹上吊過一回的,又被辛夫人綁了一次,那心裡頭的恨怕是只多不少,便向陪嫁丫頭嘆道:「十三娘怕是在兒媳面前講我壞話的多。」

  她越想越擔心,便把自己的嫁妝錢拿出許多來,瞞著程老爺匆匆置辦了幾個箱籠,田產屋業來不及去買,就把現錢塞進箱子,沉甸甸地抬了去給侄女添妝。

  小圓兩口子在門口等錢夫人一道去何府吃喜酒,左等右等也不見人出來,一問才知,她正忙著給侄女備嫁妝。程慕天還要等她,小圓卻道:「咱們是男家親戚,繼母是女家親戚,理應我們先去的。」這話講得有理,程慕天就依了她,給錢夫人留了個話,兩人先去了。

  到了何府,程慕天去前頭男人們的席面上吃酒,小圓獨自朝裡走,先到新房瞧了瞧,卻見裡頭空空蕩蕩素素淨淨,連個喜慶色的帳子也無,更別提陪嫁的箱籠。她想著,雖說按規矩是頭一天就得鋪房,但錢夫人的嫁妝還未送到,現下寒磣些也屬正常,便動身往中門去,準備先看新婦跨馬鞍,不料才走到姜夫人堂前,就聽見李五娘喚她:「四娘快些來,新人拜見尊長親戚了。」

  小圓驚訝道:「我還沒見外頭攔門呢,新婦是什麼時候進來的?」李五娘極是輕蔑地朝二房院子瞥了一眼,「妳不曉得嗎?咱們這位便宜二嫂,昨兒就抬來了,說是做正室,卻連花轎都不曾坐,更別提跨鞍坐虛帳。」又見小圓一臉訝然,忍不住笑了起來,「妳也太老實了,這算得了什麼?更荒唐的是,聽說老夫人連定聘禮都不曾下,這沒有三媒六聘,能算作是妻嗎?」

  小圓有些不敢置信,問道:「錢十三娘就沒有質疑?」柳七娘受過新人的禮出來,聽見這話,笑得東倒西歪,「妳婆母那個侄女真是個傻子,還以為只要參拜過就是正妻呢!」

  小圓上前與她見禮,問她道:「大嫂,禮還未畢,妳怎的就出來了?」柳七娘道:「一個妾罷了,值得我留多久,來受她的禮都是給她面子。」說完一刻也不肯多留,直朝後院去了。

  李五娘進去受過新人參拜,出來向小圓道:「我說二哥的親事怎的這般草率,原來老夫人在親戚們面前都稱,這不過是為收屋裡人擺的幾桌酒呢。眾親友都拿錢十三娘當個妾看,只她自己一人被蒙在鼓裡,真是比妳大嫂還傻。」

  小圓已算不得是何家族親,不好進堂受新人參拜,便等著他們禮畢,隨著眾人到新房看新夫婦交拜。她見著錢十三娘一身紅衣,滿臉的陶醉,想起她這妻不妻妾不妾的身分,不禁替她捏一把冷汗。

  交拜禮畢,禮官來撒帳,錢十三娘頂了一頭的金錢彩果,萬分得意地向小圓道:「妳不是連個妾都不給我做,如今怎樣,我反倒成妳娘家二嫂了。」

  李五娘好笑道:「若她把妳收進房,妳又哪裡來的正房娘子做?妳不知感激也就罷了,倒拿些糊塗話來講。」

  姜夫人冷著臉斥道:「休要胡說,這裡哪有正房娘子,只有耀致的一個妾!」錢十三娘分辯道:「我才剛參拜過長輩親戚,怎麼就不是正房娘子?」柳七娘不知從哪裡鑽出來,向著眾人笑道:「我就說她是個傻的,自己的生母是個妾,就不曉得要三媒六聘才能算作是正妻。」

  這話雖是諷錢十三娘,但何老二與小圓都是庶出,就是李五娘的官人何老三也是姨娘生的,於是房中好幾人同時沉下臉來。小圓眼看著李五娘當場就要發脾氣,怕她攪了婚禮,忙藉著口渴要吃茶,把她拉了出來,勸道:「大嫂不是說我們,何必生這些無謂的氣?」

  李五娘再氣也比不過小圓,見她反能沉沉穩穩來勸自己,就笑起來:「妳說的是,她本就是個蠢人,咱們不和她一般見識。」說著也不再進去,拉了她到廳裡去吃酒。

  不多時,眾親友也陸續落座,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這位錢娘子到底是妻還是妾?若是妻,怎的沒有三媒六聘?若是妾,怎的卻是行的妻禮?」小圓暗嘆,娘家行事太不穩當,這些時日臨安城飯後茶餘的話題怕就是這個了。

  姜夫人在席前清了清嗓子,道:「今日進我家門的這位錢十三娘,乃是……」她正想說「乃是妾室」,卻被外頭震耳欲聾的鞭炮聲打斷,禮官進來報信:「老夫人,錢家送陪嫁來了。」

  姜夫人將信將疑地走出來一看,門口果然擺了幾箱子,錢夫人笑著走上來道:「我來給侄女添妝。」姜程老爺繼室,不敢怠慢,忙命人請進去坐席,又悄悄問丫頭:「箱子裡裝的是什麼?」丫頭回道:「全是沉甸甸的現錢哩,沒得一萬,也有九千。」姜夫人聽說頂多只有一萬,立時住了腳步,問方才報信的禮官:「你說那是陪嫁,怎的這樣少?錢夫人的陪嫁可有二十萬呢。」

  禮官回道:「錢夫人之所以有那麼些陪嫁,全是因為她家是絕戶,臨安有錢人嫁女,大多就是幾千貫哩。」姜夫人自己當年的陪嫁也十分看得,且近些年沒有出錢嫁過閨女,就不大相信,「敢騙我,李五娘嫁過來也有十萬貫呢!」禮官賠笑道:「小的不敢,句句都是實話。三夫人娘家乃是住在鳳凰山下的豪富,就是天家嫁宗室女,怕都不敢同她家比。」

  姜夫人信了這話,添了幾分歡喜,「既然萬貫的陪嫁過得去,那就不是妾,是個妻。」陪嫁婆子問道:「既是妻,可要去補定帖婚書等物?」姜夫人嫌萬貫與十萬二十萬比太少,就皺眉道:「補那些作什麼,太過麻煩,我去席上講一聲便是。」

  她回到席上,把出來前未講完的那句話換了個詞補全,讓吃酒席的親友都曉得了,錢十三娘乃是何府新進的二夫人。

  小圓雖惱錢十三娘,但也有幾分擔心她若做了妾,會惹來婆母對自己的責難,此刻聽嫡母說她是妻,便鬆了口氣,也不理會他們究竟有無換定帖,只安心吃自己的酒。   錢夫人來臨安後頭一回遇上讓自己舒心的事,吃完酒就上娘家去報喜。辛夫人將她扶到榻上躺下,親手端來醒酒湯,笑道:「咱們也收到請帖了,因想著這陪嫁讓妳來送,才能讓她記著妳的好,所以就沒去吃酒。說起來這十三娘也真是個有運氣的,我本是想把她捆回泉州去,卻讓她逮住機會逃出來當上了少夫人。」

  錢夫人問道:「那她爹娘呢?」辛夫人恨道:「那還用說,定是收了何家的聘禮,卻不想辦陪嫁,躲回泉州去了。」錢夫人安慰她道:「娘,不必計較那些小錢,我現在同兒媳搭上了親,往後可有依靠了。」辛夫人復又高興起來:「說的是,妳內侄女如今是她娘家二嫂,以後不必看她臉色過活,得拿出婆母的派頭來。」

  到底知女莫若母,錢夫人聽了這話,掩不住滿面的笑容,也不在娘家久留,回家就稱吃醉了酒,要兒媳上來伺候。小圓也是吃上了頭才回來的,哪裡有力氣去侍奉她?便推程慕天,「二郎,繼母叫你去伺候呢。」程慕天早已睡得沉沉的,連話都懶得講一句,小圓無法,只得拿冷水拍了拍臉,走到前頭去服侍錢夫人洗臉喝醒酒湯。

  她為了孝道強,撐著立在錢夫人榻前,頭昏沉,眼皮打架。自稱吃醉了酒的錢夫人卻精神奕奕,一時要吃茶,一時要吃果子,指使得她忙個不停。

  以往這家裡只有丁姨娘一人是被錢夫人制服了的,這會兒她見小圓也遭殃,心裡平衡了幾分,趕著上來幫忙端茶遞水,悄聲道:「忍著些吧,她慣常是人前裝賢慧,背了人便是這般惡毒模樣。」

  錢夫人乃是裝醉,將這話聽了個一清二楚,便體貼丁姨娘道:「勞動妳了,且回去歇著吧,這幾日不用上來伺候了。」幾日不伺候,就是幾日見不到小四娘。丁姨娘本來就摸不到親閨女的邊,不想連見她一眼的機會都失去,便賴在榻邊不肯走,苦苦哀求。

  錢夫人唯一一個自泉州帶來的陪嫁丫頭見丁姨娘講了自家主子的壞話還賴著不走,一心想為主子出氣,便抓了個喝完醒酒湯的空碗,朝著丁姨娘砸去。丁姨娘下意識一側頭,那碗就直直朝著她側後方的小圓飛去,小圓吃醉了酒的人反應慢,心裡明知要躲,身子卻不受控制,眼睜睜看著那碗撞上了額頭,疼得她眼前一黑,知覺頓失。

  幾個下人驚叫起來:「少夫人暈倒了。」

  阿雲見小圓暈倒在地,袖子一挽要上去同那個丫頭拚命,采蓮死命攔住她,「打她有什麼用,趕緊到外頭喚個小廝去給少爺報信,順路請個郎中來家。」又吩咐阿彩:「去講與老爺知曉。」她指揮著幾個婆子把小圓抬回房中,叫小廚房煮參湯醒酒湯,又叫孫氏來掐人中。

  聞訊趕到的程慕天,一聽說他捧在手心裡的娘子被個丫頭砸到暈倒,立時怒氣沖天,問也不問,先奔到錢夫人院中,尋到那丫頭盡力踢了幾腳。他踢完丫頭,正準備回房問娘子傷情,卻被錢夫人叫住:「二郎,這丫頭砸傷了主子,罪該萬死,我也不敢再留她,你且帶回去,要打要殺隨你們的便。」

  她耍了一招以退為進,程慕天卻只朝字面上去聽,二話沒說就把人領了回去,交到了連他都怕三分的阿雲手裡。那丫頭名喚小銅錢,雖然名兒裡有個小字,歲數卻不小,足足三十有二。她跟在錢夫人身邊這麼些年,只打過錢老太爺的妾,罵過小丫頭,失手砸了正經主子還是頭一遭,因此被嚇得有些癡傻,抱著阿雲的腿,姊姊妹妹一通亂喊。

  阿雲才十五歲,被個三十二歲的小銅錢喚了幾聲姊姊,就不知怎麼去下手,喚來幾個小丫頭將她手腳捆起,嘴裡拿布塞起,自己則去小圓房裡討主意。

  小圓頭上被砸出老大一個包,萬幸她身體底子好,沒待孫氏掐第二下人中就醒了過來,此刻正在程慕天關切的目光下喝郎中開的湯藥。

  阿雲站在一旁等她服完藥,接過碗去,扭捏問道:「少夫人,小銅錢那麼大個人,卻管我叫姊姊,我不知怎麼罰她才好。」

  程慕天怒道:「她是妳哪門子姊姊,妳敢往我頭上澆涼水,卻跟個砸暈了少夫人的賤婢發善心?要真不知怎麼打,就送到柴房去,叫小廝們動手。」

  小圓喝過醒酒湯有一會子,額上雖疼,頭腦尚清醒,忙出口攔道:「小銅錢要砸的是丁姨娘,砸到我乃是誤傷。你們要為這個打她,可是授了個大把柄出去。」

  孫氏也幫著勸:「少爺,小銅錢是夫人跟前替你們盡孝道的人,不管放在誰家,小輩們都是要以禮相待的。」

  程慕天踢翻一個凳子,氣道:「此等惡婢,難道就沒法治她了?」

  采蓮比起孫氏,勸起來更透徹:「少爺,已讓人去健身館請老爺了,想必不久便要到家。你和少夫人不好罰她,老爺罰起來可是名正言順。」

  小圓摸了摸額上的包,笑道:「我雖被砸了一下子,心裡卻是高興的。危難之時才瞧清,我身邊的人個個都比官人機靈。」

  程慕天被娘子嘲諷手段不夠高明,卻絲毫不後悔踢了小銅錢幾腳,便稱去看看程老爺回來沒,帶了小銅錢朝前頭去了。

  小圓本是想打趣他,讓他散開心裡的氣,卻忘了他在人前是最不經逗的,忙叫阿雲追上去跟他講:「少夫人那是玩笑話。」

  其實程慕天滿心只有對娘子的疼惜,根本沒把那話往心裡去,倒是聽了她補上的這句,臉上紅了幾分。他紅著一張臉在錢夫人的院子裡尋到程老爺時,程老爺正在衝錢夫人發脾氣:「兒媳也是妳的人能打得的?何家與咱們程家乃是世交,妳傷了她,叫我如何向她逝去的父親交代?何耀弘在泉州市舶司當差,要是讓他曉得妹妹受傷,咱們家的海運怎麼辦?我原以為妳是個明白人,哪裡曉得內裡竟是糊塗的。她的娘家雖無妳娘家有錢,可兩個哥哥都是有官職在身的,且她還有兒子,這些這些,哪點是妳惹得起的?」   丁姨娘仗著與他有過夫妻之實,偷偷靠上來,「老爺,你不曉得,夫人一向這般跋扈呢。端莊賢慧只是做給你看的,她打少夫人還是輕的,連小四娘都不叫我摸一下呢。」

  程老爺正是煩躁之際,哪裡聽得進她這些沒頭沒腦的話,伸手就把她甩到了一旁。錢夫人藉著教訓丁姨替自己辯護:「休要胡說,我疼媳婦還唯恐來不及,怎會去打她?小銅錢那一下子乃是誤傷,況且人我已交給二郎帶走了,我可無一點護短。」程老爺聽說人已交由程慕天帶走,稍稍卸了火氣,看在那二十萬陪嫁的分上又提點錢夫人:「妳莫要惹著媳婦,不然到了老時,就得看她臉色過活。」

  程慕天聽見這話,眉頭不自覺皺了皺,把小銅錢帶到他們跟前,道:「是兒子魯莽,小銅錢是替我盡孝道的人,我不能罰她。」說著就向錢夫人行禮賠罪:「娘,兒子一時衝動打了妳跟前的人,請妳責罰。」

  錢夫人見他把自己的以退為進學得一絲不差,不知如何接話,只拿眼瞧程老爺。程老爺極是愛這樣母慈子孝的場面,樂呵呵笑道:「家有家規,她打了少夫人,本就該罰,你打她幾下算什麼。」說完又喚小廝,讓他們把小銅錢拖到柴房去,狠狠敲幾板子給少夫人出氣。

  錢夫人在這家中就這麼一個自己人,哪裡捨得讓他們拖進柴房?便不顧儀態親自上去攔,程老爺見她還執迷不悟,忙叫丁姨娘:「快上去拉開妳夫人。」

  這可是千年也不一定盼得來的機會,丁姨娘喜孜孜地挽起袖子衝了上去,趁著他們拉扯成一團,使勁在錢夫人胳膊上掐了幾把。錢夫人自然曉誰下的黑手,但卻不好與一個妾當面幹架,又氣又疼,還不好當著繼子的面發作,不禁怒得胸口發疼,突然瞧見小圓由兩個丫頭扶著走進來,便道:「媳婦,妳自己來說,小銅錢到底是存心還是無意。」

  小圓臉上一絲血色也無,嘴角卻是帶笑,在采蓮的幫助下周全了禮數方才開口:「小銅錢是無心之舉,媳婦強撐著要來,就是來勸爹爹息怒的。咱們家一向寬厚待人,小銅錢又是替我和二郎在娘跟前盡孝的,怎能因一點子過失就責罰她?沒得讓人嚼舌頭,說咱們苛責下人。」

  這番話讓程老爺很是動容,當著子女下人的面對錢夫人道:「媳婦都讓妳打成這副樣子,還記掛著咱們家的名聲,以後多向她學著些。」這天下哪有婆母向兒媳學習的道理,錢夫人心裡又添氣,臉上卻一絲也不敢表現出來,只低頭裝著虛心受教,親自把小圓送出院門,又讓人把自己從娘家帶來的好補品送過去。

  程慕天見娘子臉色極差,又是要昏倒的樣子,就顧不得什麼規矩,一把將她橫抱在懷裡,大步走回房。他把小圓小心翼翼放到榻上,摸了摸她額上的大包,心疼道:「叫丫頭們去傳個話就成,萬一又昏過去可怎生是好?」小圓頭上直冒虛汗,還不忘逗他:「怕禮數不全,被你責罵不孝順呀。」程慕天被她這話堵住,急得面紅耳赤,好半天才擠出一句:「妳這是愚孝。」想了想又問:「爹要把小銅錢拖到柴房去,正合我意呢,妳攔著作什麼?」

  小圓仗著自己是傷員,當著下人們的面捏了他一把,「後院的事,我自忖還有那個能耐處理好,你就別操心了,只管打理生意便是。若無事,就去督促督促甘十二,叫他別一門心思琢磨玩意,科舉的書也得多翻翻。」

  程慕天又是心疼又是感激,極想同娘子講幾句貼心話,卻苦於下人們在側,便起身趕采蓮去熬藥,趕阿雲去煮湯,亂七八糟派出一堆差事,把她們打發得乾乾淨淨,這才回身輕輕用嘴碰了碰小圓的額頭,低喃:「苦了妳了。」

  程家少夫人被婆母的丫頭砸傷的事,想瞞都瞞不住,親戚們接到消息,有替她難過的,有幸災樂禍的。接連幾日,俱都懷著各種不同的心思,一個接一個往程家跑。

  程大姊向來最是風風火火,頭一個來探病人,帶著「自己人」季六娘,先殺到錢夫人院中將她臭罵一通:「別以為我不知妳揣的什麼心思,不就是想弄死二郎媳婦,再塞個不要臉的侄女給午哥當後娘嗎?」她自己罵完猶覺不解氣,逼著季六娘也罵。

  季六娘哪裡敢罵自己表姑,挪著腳直往角落裡躲,程大姊並不追過去施展拳頭家法,笑道:「妳是個膽小的,活該被她賣作妾。妳看錢十三娘敢在她門口上吊,就拚了個正房娘子做。」

  季六娘一向以大家閨秀自居,沒能做成正室是她今生憾事,此時被程大姊這一激,心頭的火氣竄得比她還高,走到錢夫人房門口,靠著門框不慌不忙地道:「妳為了自個兒好過,先把個嫡親的表侄女害成了妾,現在又想殺了兒媳再害哪個?」

  錢夫人很是沉得住氣,被她們輪番罵了多時仍舊不露面。程大姊自己罵得累了,這才凱旋至小圓房中,喜氣洋洋向她展示自己調教季六娘的成果,又道:「咱們在繼母門口罵到口乾,可是替妳出了口氣了。」小圓苦笑連連,妳們的氣出得暢快,誰曉得她轉頭來是不是都算到我頭上。

  阿雲卻是頭一回對程大姊心生佩服,捧了兩盞子潤喉的茶上來,一盞捧給她,一盞遞給季六娘。季六娘哪裡受過這樣高的待遇,喜出望外,心道,原來罵表姑這樣有好處,往後得多罵才是。

  小圓很是苦惱地望著這二位,不知該謝她們好,還是將她們趕出去,突然想起大人唬小兒的招數,便抬頭問阿雲:「少爺說去鋪子拿蛋糕,也該回來了,妳瞧瞧去。」

  這招果然靈驗,程大姊極怕程慕天給她臉色瞧,跳起來拍落季六娘手中的杯子,罵道:「妳這茶吃得沒完沒了了,還不趕緊跟我回去。」她話音未落,人已到了院門口。阿雲極是不捨地抱怨:「少夫人就曉得一味的忍,好不容易來個替妳報仇的,還把人趕了去。」

  小圓靠在榻上,額頭還隱隱作痛,懶得去教導她,便道:「妳不是一心要嫁孫大郎嗎,還不去替他盡孝道?」她把阿雲趕去孫氏那裡,又叫余大嫂抱午哥來,「兩個半天沒見著兒子了,怪想的。」

  午哥才幾個月,還不懂娘親受了傷,只笑著把小手往小圓臉上摸。小圓甜蜜地享受著兒子的「魔爪」,迎來了第二位探病的客人程三娘

作者資料

阿昧

阿昧 起點女生網大神作者。勤奮踏實,筆耕不輟。擅長細膩溫馨的種田文。 寫作是她生活中最大的樂趣,創作出受讀者歡迎的作品,則是她生活中最大的目標。 相關著作 《北宋生活顧問1》 《北宋生活顧問2》 《北宋生活顧問3》

基本資料

作者:阿昧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2-07-30 ISBN:9789861737935 城邦書號:RB6045 規格:膠裝 / 黑白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