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北宋生活顧問4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北宋生活顧問4

  • 作者:阿昧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2-03-1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小倆口把京城踏了個遍,尋破地蓋酒樓只恨口袋沒錢,搔頭摸耳之際幸得天賜良緣,小小腳店頓時搖身變了變,小富婆林三娘忍不住大呼:「有錢橫中間,無錢站兩邊!」 小夫妻的腳店滿血升級,酒樓做得那是風生水起,無緣婆婆方氏多挑剔,想把小媳婦攢的紅利錢攬手裡,小媳婦不能頂撞說理,只好請出正經婆婆楊氏來排擠妳,婆媳鬥法並非一朝一夕,就看誰有那厚臉皮。 林三娘的生活過得滋潤無比,連老天都忍不住妒忌,官運亨通的夫君看著娘子笑得甜蜜蜜,一手執起了書卷,一手爬上她那日益高聳的肚皮…… 挖別人牆角者請自重,挖某人妻牆角者──請保重。 犀利人妻智鬥刁鑽婆母 攜手純情丈夫,白手創業,邁向小富婆之路! 林依棲身於四川眉州一戶張姓殷實農家,成了張家的一名遠房親戚。可憐她父母雙亡,寄人籬下,雖與張家的二少爺青梅竹馬,有婚約在身,無奈卻遇到了堪稱極品的勢利準婆婆方氏,不得不過著粗使丫鬟般的生活,而且還隨時可能被退婚掃地出門。 準夫婿斯文好學,忠厚孝順,死心眼地認定了林依這位準妻子,偏生未來的妻子不入母親的眼,只好經常陽奉陰違,暗度陳倉,盡往林依門裡送東送西兼打下手,可惜越是如此越是招母嫉恨。可惜這麼位生在現代絕對是十大好青年的張二少爺,林依只敢遠觀而不敢褻玩焉。什麼「兩情若是久長時又何必朝朝暮暮」,什麼「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對林依來說,風花雪月哪比得上填飽肚子重要。 林依背著張家自立女戶,置辦田產,養豬種菜,短短幾年光景,風水輪流轉,孤苦貧寒的小女子搖身一變成為小富婆,結果三番兩次使計要將林依趕出張家的方氏眼紅了,為了林依的財產,竟然想來個強行娶親…… 以婆媳之間的鬥智角力、夫妻之間的相知相惜構成全篇故事,將平實的家庭生活勾勒得戲劇化而高潮迭起,彷彿讓人身臨北宋社會其境。《北宋生活顧問》就是這樣一篇越讀越教人再三流連忘返的極品佳作。

內文試閱

  林依迎出去,楊氏已到了屋裡,正好奇地打量店內陳設和幾名酒客。她很驚訝楊氏怎麼突然回來了,但並沒露在臉上,免得讓楊氏誤會她是不歡迎自己回來。

  林依笑吟吟行過禮,道:「娘回來怎麼不事先告訴一聲,我好去接妳。」

  楊氏指了指自己身後的一行人,笑道:「有這麼些人跟著,不消妳去接。」

  林依朝後一看,跟來的下人還真不少,門外四名家丁,守在兩口大箱子旁,門口兩個小丫頭,隨楊嬸站著,緊跟在楊氏身後的,一個林依認識,是流霞,另一個卻眼生,但她身上的服色,與流霞相差不大,想必不是楊氏的貼身大丫頭,就是張棟到衢州後新抬舉的通房丫頭。

  楊氏見林依打量他們,向後喚道:「都過來與二少夫人見禮。」

  一聲令下,請安聲一片,連門外的四名家丁都跪下了。林依來到大宋,一直過的是苦日子,還不曾見過這等場面,片刻驚訝過後,倒也沒怯場,淡淡道了聲「起來吧」,就命楊嬸拿錢來打賞。

  此時不是飯點,店內酒客不多,但也都個個伸長了脖子朝這邊張望,林依不願影響生意,便請楊氏到裡間坐。

  楊氏朝外招了招手,命家丁把箱子抬進來,林依連忙攔道:「娘,我這開的是娘子店,男人不能進來。」

  楊氏朝店內一看,果然從酒客到酒保,都是女人,笑道:「我在衢州就聽說東京如今興娘子店,果然如此。」說著叫家丁遠遠地避開,莫站在門口嚇著了客人,又叫小丫頭出去抬箱子。

  林依見那些下人都是訓練有素,想來不管是買是雇,價格都不便宜,看來張棟在衢州,還真是發財了。

  門外的大箱子頗為沉重,兩名小丫頭根本抬不動,楊嬸見狀要上去幫忙,楊氏卻道:「流霞、流雲,還愣著作甚,趕緊去搭把手。」

  流霞乾脆應了一聲,率先出門去了,那被喚作流雲的,卻露出委屈神色,頓了頓才跟著出去。

  楊氏隨林依進到裡間,趁著下人們還在外抬箱子,急問林依:「外面的店是妳開的?」

  林依點頭道:「正是,生計艱難,只好開店糊口,我們還蓋了間新酒樓,手頭更緊,這才厚顏向爹娘借錢。」

  楊氏道:「自個兒爹娘,甚麼借不借的,有我們在,本就不該你們來操心生計,我已帶錢回來了,這店還是趕緊關了的好。」

  林依以為楊氏是擔心他們虧錢,忙道:「娘放心,我們這店紅火著呢。」

  楊氏急道:「這與虧不虧錢沒關係,咱們一家子都是做官的,怎能自降身分去行商,沒得讓人笑話。」

  李舒也是出身官宦世家,都樂意讓方氏開店,不以為恥,為何楊氏這般在意?她哪裡曉得,楊氏因為娘家由官轉商,已是自卑了好多年,哪會願意自家兒媳也走上從商路。

  楊氏見林依不作聲,繼續苦勸:「妳瞧瞧妳周圍的那些官宦夫人,可有從商的?」

  這話,林依還真反駁不了,就像趙翰林家寧願賣祖屋也不肯起做生意的心,就是與楊氏一樣的心理,覺得從商降了身分。其實大宋並不怎麼抑制商業,做生意很容易賺錢,再說又不是入商籍,有甚麼要緊。

  林依從大道理上,沒法說服楊氏,只好隱晦地告訴她,張家腳店並不是她一人的店,其中有一位大人物參股。楊氏做官宦夫人多年,一聽就明白了其中的彎彎道道,想必這位大人物,與張仲微的仕途有利。她是很理智的人,當即就打消了繼續勸服林依的主意,但要求林依明確告訴她,那位大人物是誰。

  林依很猶豫,不是她不願意,也不是信不過楊氏,而是怕參政夫人不高興。

  楊氏道:「妳到底涉世不深,我得給妳把把關,看看這位夫人值不值得相交。」

  楊氏的話很有幾分道理,林依道:「娘,我與人有言在先,不經她的允許不好開口,待我問過她的意思再告訴妳,如何?」

  楊氏點頭道:「做人要守信,妳是對的,只別忘了就成。」

  兩人講了這一大篇的話,還不見箱子進來,楊氏有些生氣,喚了兩聲。流霞跑進來道:「我們抬不動那箱子,正在慢慢挪。」說完睜著亮晶晶的眼望楊氏,大概是希望她能開口,讓楊嬸去幫忙。

  林依都看出了她的心思,正要開口,楊氏卻道:「那就慢慢挪吧,我不著急。」

  流霞抹著汗跑出去,半句怨言也不敢有,看來去了衢州後沒少受調教。

  楊氏向林依道:「我聽說妳在東京麻煩不斷,上個月就動身朝東京來了,在路上時收到了衢州轉來的信,正好我帶的錢足夠,不然還得折回去。」

  原來楊氏不是專門送錢來的,她口中的麻煩事,是指方氏?這真讓林依沒想到。   她還是沒能猜對,楊氏道:「妳放心,牛夫人雖是我繼母,但比不得妳與我親,要是她還欺負妳,只管告訴我。」

  原來是指牛夫人,這都過去好久的事了,楊氏怎麼還提?林依先是詫異,不過略想了想就明白過來,大宋傳遞消息,除了口口相傳,就只能靠書信,這兩種方式,都是極慢的,幾個月前發生的事,上個月才傳到衢州,倒也不稀奇。

  林依福身謝楊氏道:「我們盡使娘操心,還讓妳親自跑一趟,真是過意不去。」

  楊氏笑道:「幾個月沒見,妳與我生分了。我回東京來,倒也不全是為了妳的麻煩事,乃是不願意待在衢州成天堵心,不如回來跟著兒子兒媳享清福。」

  除了張棟納妾,還有甚麼能讓楊氏堵心的,不過她能放心大膽的回來,想必已作了萬全的準備,林依想起還壓在她箱底的藥方,猜想楊氏肯定還有一張「更好」的。

  林依婆媳又講了會子話,流霞她們終於把兩隻大箱子都拖了進來,四人都累得直喘氣。楊氏道了聲「辛苦」,卻片刻也沒讓她們歇著,招呼流霞與流雲上前,重新與林依見禮,介紹道:「流霞伺候得好,我抬舉她做姨娘了,這個流雲是路上新買的,如今是個通房。」

  雖然是妾室,但到底是張棟身邊的人,林依欲起身回禮,楊氏卻將她按下,道:「妳如今甚麼身分,哪消與她們回禮,且安穩坐著,別折殺了她們。」

  流霞附和稱是,流雲臉上雖有些許不滿,但也沒說甚麼。林依看了,暗自好笑,就算她不是官宦夫人,也犯不著給一個通房丫頭回禮,真不知她這不滿,從何而來。

  流雲的神色,林依能瞧見,其他人自然也瞧見了,流霞當眾就講了出來,啐道:「別仗著有幾分大老爺的寵愛,尾巴就翹到了天上去,這東京可不必衢州,別不懂規矩,給大夫人臉上抹黑。」

  流雲眼一豎,就要回嘴,楊氏斥道:「要吵回房吵去,別在這裡丟人現眼。」

  林依瞧了這一出,明白了,楊氏帶流雲回來,既能移走張棟身邊的惹事精,又能給流霞找點兒事做,真是一舉兩得。

  楊氏方才叫兩個妾室回房再吵,可林依根本沒空閒的房間來分,便與楊氏商量道:「娘,我們的新酒樓,已然竣工,轉眼就能住人,現在另租房實在划不來,不如我同仲微在店裡擠一擠,妳住裡間,其他幾位都到後面去委屈幾天,如何?」

  楊氏笑道:「我帶來的有四人,還有幾名家丁,不再租幾間屋,哪裡住得下,妳放心,錢娘這裡有。」說著命流霞開箱取錢,交與林依,道:「妳先安排酒樓裝修的事,別耽誤了。」

  林依謝過,命人去請張仲微回來。張仲微聽說楊氏回東京,不知出了甚麼事,一路狂奔歸家,見她正與林依談笑風生,這才鬆了口氣,上前見禮。

  楊氏見張仲微氣喘吁吁,忙拉他坐下歇息,林依卻笑道:「沒空讓你歇著,好幾樁事要你去辦呢。」她將楊氏拿來的錢遞過去,道:「你帶著這錢先去給娘,還有姨娘、下人們租間房子,再去交待肖大,酒樓裝修的事趕緊開工。」

  林依講的,件件都是大事,張仲微不敢再歇,忙起身去了。林依惦記著會員卡的事還未辦,便與楊氏講解了一番,楊氏並不太懂生意場上的事,只道:「妳先把合作人是誰告訴我,咱們再決定這酒樓還開不開,若是開得,那甚麼會員卡的錢,我出了;若是合夥人靠不住,等酒樓裝修好,趕緊賣掉。」

  在楊氏眼裡,酒樓只是幌子,最終得為張家男人的仕途服務,這心理,林依十分理解,她答應楊氏,明日一早就去尋合夥人。

  楊氏指了流霞幾人,道:「我這幾個丫頭都不能閑著,妳店裡若是缺人手,儘管叫她們來幫忙。」

  有個小丫頭,十分機靈,忙上前一步,向林依道:「二少夫人,奴婢小扣子,人雖愚笨,手腳卻勤快,願意到店裡做個酒保,替二少夫人分憂。」

  這話講得實在中聽,林依由衷佩服楊氏調教人的本事,笑道:「我們店小,酒保暫時不缺人,不如妳到後面和青苗換班賣蓋飯,也讓她有空歇一歇。」

  小扣子應了一聲,問楊氏道:「大夫人,我這就去尋青苗姊姊?」

  楊氏點了點頭,許她去了。另一個小丫頭不甘落後,也稱要去,林依笑道:「後面地方小,窗前兩人站著都擠,妳還是留下服侍大夫人吧。」

  楊氏幾人都奇道:「甚麼窗口?蓋飯又是甚麼?」

  林依覺得講也講不明白,乾脆帶著她們到後面去參觀了一番,又叫青苗盛出幾份蓋飯,端到裡間請楊氏幾人嘗了嘗。

  雖是大鍋做出來的蓋飯,楊氏卻讚不絕口,拉著林依的手道:「只有妳做的飯好吃,我到了衢州,換過好幾個廚子,就是做不出這味兒來。」

  別說衢州,就是都城東京,會用油來炒青菜的也找不出幾家來,相比之下,自然是林依做的菜可口些。

  流霞與流雲附和著楊氏,也讚嘆了幾句。林依向楊氏笑道:「娘既然愛吃,我天天給妳做。」   楊氏將流霞二人一指,道:「有她們在,哪輪得到妳動手,且跟著娘享享福。」

  這話林依接不得,到底是公爹的妾,就算心裡再瞧不起,面兒上情得足,便將話題引開了去,稱張仲微的堂妹張八娘也在店中做活,叫她來與楊氏請安。

  楊氏趁著張八娘還沒進來,問林依道:「我聽說張八娘是被休回來的,為此妳叔叔還攛掇著李簡夫同方睿家幹了一場?」

  看來楊氏雖遠在衢州,卻事事都清楚,林依點頭道:「是有這事兒,不過咱們卻是因禍得福,只苦了八娘子。」

  怎麼個因禍得福法,楊氏心裡明白,道:「我看張八娘也是因禍得福,那個方家,不是人待的。」

  說話間張八娘敲門進來,與楊氏見禮。楊氏虛扶一把,命流霞將一盒茶餅遞過去,道:「這是我從衢州帶來的龍游方山陽草坡出的茶,當地人都極愛吃的,妳拿去嘗嘗。」

  張八娘謝過她,笑道:「東京人也盛讚龍遊茶好吃呢,只是一直無緣得見,今兒我託大伯母的福,也嘗上一嘗。」

  林依玩笑道:「妳要嘗自己煮去,妳大伯母偏心,只送了妳,沒送我呢。」

  楊氏大笑:「不偏心,不偏心,我那箱子裡還有好些,都是妳的。」

  外面店裡還有客人需要招待,張八娘沒坐多久,便起身出去了。楊氏望著她的背影微微嘆息:「是個好孩子,可惜命不好。」又勸林依道:「我曉得妳與她情同姊妹,但她總待在咱們這裡也不好,還得讓她回娘家去,叫她娘與她尋一戶人家。」

  林依嘆了口氣,道:「這些道理,我都懂得,只是依她這性子,再嫁還是要吃虧,我實在不敢輕易開口,怕誤了她終身。」

  楊氏卻道:「天下這樣大,總有比她還老實的人家,也別把她嫁遠了,就在東京城尋戶人家,時時探望,錯不了哪裡去。」

  林依起身一福,笑道:「那我先替八娘子謝過娘了。」

  楊氏笑道:「這是叫我去與二夫人打交道呢?妳也學壞了。」

  林依懇切求道:「娘,我曉得嬸娘難纏,只是我舊年在鄉下時,全靠八娘照應,如今她落難,我不能不管她,妳就當是幫媳婦了,這份大恩大德我永遠記得。」

  楊氏嘆道:「也是,若由著妳嬸娘來,不知又要將八娘嫁到哪裡去,沒得害了那孩子,我就當是積善行德了。不過這事兒是不能向妳嬸娘提起的,不然一片好心又要讓她當作驢肝肺,且等有機會,向妳叔叔提一提。」

  林依見她答應了,大喜,連忙又深深一福,謝她幫忙。

  張仲微去過樓店務,就在張家酒店斜對面,租下了一套一明一暗的上等房,以供楊氏居住,又在張家簡易廚房的隔壁,租下了兩間下等房,一間女僕住,一間男僕住。

  林依覺得張仲微如此安排十分妥當,正欲小聲誇他幾句,就聽見流雲嘀咕:「下等房怎麼只租了兩間,分明不夠住,我可是老爺的通房,怎能與小丫頭們混在一處。」

  流霞一指頭戳到了她面上,罵道:「通房也是丫頭,並沒有委屈了妳,要想住單間,等當上了姨娘再抱怨吧。」

  流霞罵的是流雲,可話裡話外,都是在暗暗責怪張仲微辦事不力,沒給她這位姨娘單獨安排個住處。林依恨她蹬鼻子上臉,但楊氏沒出聲,她也不好開口,只能狠狠瞪去一眼。

  可偏偏楊氏就想聽她的意見,特意問道:「媳婦,妳說這新租的房子該如何安排?」

  林依先解釋了一番,道:「新酒樓後面有個小院,等裝修完畢,咱們便能搬進去,不必多租屋,花些冤枉錢。」

  她這是替楊氏省錢,後者自然只有高興的,笑著點了點頭。

  流霞聽過林依的話,本已將不善的目光投了過去,但一見楊氏的笑臉,馬上審時度勢 ,也跟著點起頭來。

  林依才不管流霞心裡是怎麼想的,一個妾室,與正頭娘子相比,哪怕高了一輩,仍是那腳下的泥,想要對著幹,只能說是不自量力。

  她接著道:「丫頭們和姨娘都先委屈幾天,在一間房裡擠擠吧。娘年紀也大了,夜裡沒個人照料,我可放心不下,就叫她們四人夜裡輪流值夜吧。」

  流霞自小跟著楊氏,做慣了值夜的差事,聞言倒沒什麼,但流雲卻從來沒值過夜,只曉得那是極辛苦的差事,臉上就露出不忿來。

  楊氏假裝沒看見,只叫她們按照林依的分派,下去打掃屋子,鋪陳床臥。流霞最是瞭解楊氏的脾性,一絲不滿也不敢再露出來,低眉順眼地謝過林依的安排,率先出去了。

作者資料

阿昧

阿昧 起點女生網大神作者。勤奮踏實,筆耕不輟。擅長細膩溫馨的種田文。 寫作是她生活中最大的樂趣,創作出受讀者歡迎的作品,則是她生活中最大的目標。 相關著作 《北宋生活顧問1》 《北宋生活顧問2》 《北宋生活顧問3》

基本資料

作者:阿昧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2-03-12 ISBN:9789861737461 城邦書號:RB604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0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