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華文推理小說
聲息(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聲息(下)

  • 作者:夏茗悠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2-07-11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夏茗悠青春懸疑大作《聲息》《聲息2》 懸疑的魅惑+偶像的光芒+浪漫的溫情+純美的文字 為你講述青春的愛與孤獨,將青春的殘酷與浪漫進行到底! ——因為還要走很長的路,所以要心無旁騖地望著前方。 《再見,冥王星》中單影最喜歡的歌手──LUNA(季明櫻)與《三年K班》校花轉學生──柳溪川組合成的團體SEAL,演藝圈華麗幽暗的故事隆重登場! 【內容簡介】 記憶可以剝離出心底的溫暖,讓一個女孩的歌聲只剩悲涼。 多年前的一場火災,一場空難,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讓女孩失去親人,失去繼承權,也失去容貌。為了活下去,為了幫最愛的人報仇,她不惜親手埋葬過去的自己,改名叫季明櫻,與另一個女孩柳溪川搭檔成立少女組合SEAL,踏上演藝之路,並以其獨特的個性與音樂才能迅速走紅。此後的生活便充滿懷疑與孤獨。作為藝人,她負面新聞不斷,在生活中,她用冷漠掩飾著一切情緒。女孩間的嫉妒、公司高層的冷血、媒體的捕風捉影、看不見的敵人、抹不去的回憶……撲面而來,她就像是四面楚歌中孤軍奮戰的勇士。 當那個喜歡的男生僅憑歌聲認出她,當她憑電臺節目的一通電話聽出當年欲置她於死地的那個人的聲音——從此世界分割成黑白兩色。 懷疑與信任、背叛與忠誠、獲得與遺失、光環與陰影、愛與恨、情與理, 沒有什麼比青春更加赤裸裸地殘酷, 偶像的世界,孤獨的孩子,謀殺愛情,解剖信仰, 文字像遊刃,無形卻犀利,所過之處,疼痛如此清晰。 愛比死更冷。 ——如果說這世上還有屬於我的溫暖,那麼就是你溫柔而漫長的聲息。

內文試閱

第一話




  暮色四合。

  街燈漸次亮起。

  淡淡的光線有著幾乎讓人感覺不到的熱度,在陰冷的空氣中切出傾斜的角度,照進這幢樓二樓的窗櫺。

  光描畫過CD架最外層那張封面上兩個年輕女孩的容顏,黑色背景中原本銀色的羅馬字母「SEAL」在光暈的作用下析出了金色的反射點。

  偶像組合SEAL,由Seike柳溪川和Luna季明櫻組成。兩張氣質迥異的面孔,在同一張專輯封面上出現,有種特別的化學作用。

  穿過CD架的光線繼續向前順延,終於在觸上女孩真實臉頰的瞬間彷彿融化般消失無蹤。

  客廳裡,穿著居家服的柳溪川盤腿窩在沙發裡,一邊看娛樂新聞播報一邊吃著零食,電視機裡放射出的更加強烈的光在她身上打出變幻的色彩。

  圓眼睛、瓜子臉、黑色長直髮,所有細節都因此而明媚起來。

  而此時娛樂新聞的中心人物、SEAL的另一名成員季明櫻卻有著更為凌厲的出場。眼睛微凹,眼神慵懶,鼻梁高挺,窄小的藝人標準臉型,中長亞棕色捲髮略帶凌亂地盤起。骨骼俐落輪廓分明。

  當日娛樂新聞頭條頗有些諷刺地懸掛在這張無可挑剔的容貌左下方——

  Luna季明櫻召開新聞發布會澄清整容風波。

  YXC公司發言人在下午的新聞發布會上稱:旗下藝人Luna季明櫻整容一事純屬無稽之談,《朝日新聞》等報刊娛樂版刊登的季明櫻整容前照片來自同公司另一名未正式出道的藝人季向葵,該報紙未經核實刊登虛假新聞是對公眾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

  當時,季明櫻與季向葵都出席了新聞發布會。

  季明櫻自去年以偶像組合SEAL成員之一的身分在YXC公司出道以來一直是話題不斷的焦點藝人,其本人也憑藉出色的歌喉與原創才華受到眾多粉絲的信任和支持。

  她說:「從出道開始就一直受到爭議,不過因為有粉絲們的支持和鼓勵我才能堅持到現在。我不會受到此次事件的影響,將繼續在音樂的道路上走下去,希望粉絲們也能像以前一樣繼續關心我,如果以後出現新的危機,請大家也繼續支持我。」

  另外,季明櫻還談到了近期SEAL的發展:「除了進行SEAL的活動之外,我和Seike溪川也會為個人專輯和個人活動作準備,此外,如果有機會的話,除了歌手之外,我們還將通過多樣的廣播活動和演藝活動和大家見面。我的第一張個人專輯將和SEAL的新專輯一起與大家見面,這張專輯是完全由我自己創作以及演唱的,具有比以往更鮮明的個人風格,想讓大家通過這張個人專輯看到我的一些音樂理念。」

  發布會最後,風波另一主角季向葵也發布了「將於近日正式出道」的消息。

  誠如娛樂新聞裡所言,SEAL在出道大半年內迅速走紅,已經成為全國人氣最高的女子組合。不過正所謂「有陽光的地方就有陰影」,被暴風雨般的謠言包圍也在所難免。

  然而,這一次的事件雖然得到官方澄清,柳溪川卻堅信自己的判斷,整容一說並非空穴來風。扔在沙發一角的手機中那條「我今天會晚點回去」的簡訊是導致這判斷尚未被最後證實的原因。

  在畫面由季明櫻的臉跳接到季向葵的臉的瞬間,溪川拿起遙控器關了電視。



  「我這兩天會著手把檔案處理乾淨,這事到此為止,妳只需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態。」

  鄭理事回身拍拍明櫻的肩,雖然神色疲憊,但沒有絲毫責怪之意。

  明櫻面無表情地聽著,張口就是冷漠腔調:「你調查過我?」

  「我必須充分瞭解我的藝人……辦公室失竊和之前一系列事件都說明現在公司有人對妳不利,妳多留個心眼,有什麼事先和我商量,其餘人暫時不要太信任。」

  明櫻臉上的敵意稍微緩和了些,「這幾天少安排一些工作好嗎?」

  「好,我會讓GIN重新安排的。妳……」鄭理事本還想繼續說什麼,看見迎面走來的軒轅轍,頓了頓,沒再繼續,「妳注意調整狀態,新專輯不要耽誤。我先回公司,有事我讓GIN聯繫妳。」

  軒轅轍雙手交叉在胸前望著鄭理事的背影,癟著嘴感嘆:「你們公司實在太奇怪了,理事做著經紀人工作,經紀人做著助理工作,出了事還能立即找出個和妳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練習生。」

  明櫻睨他一眼,「關鍵時刻,你能再正經一點嗎?」

  「正經對解決問題有幫助嗎?」軒轅拉開車門把明櫻讓上車,反問道。

  「其實我也很吃驚,」明櫻望著遠處正坐進公司大型車裡的季向葵,上眼瞼稍稍抬起,轉瞬卻又不由自主地嘴角繃緊微揚,「那個天賜的練習生……」

  「不要懷疑妳有失散的雙胞胎姐妹,地球上有妳一個就已經不堪重負了。」軒轅打斷明櫻的話,將手搭在她座位靠背上回頭把車倒出車位,「正經的解釋是,她比妳小太多。」轉回身時注意到明櫻的眉頭又微抬起、眼瞼半垂,問道,「怎麼了?」

  「這麼說來,我姑姑應該也不會相信。」

  軒轅一怔,嘆了口氣,「我認為妳可以抱一絲僥倖心理。」

  「將來,怎麼辦?」明櫻轉頭看向軒轅,微微牽起嘴角,臉上卻沒有笑意,「我還可能有將來嗎?」

  軒轅騰出一隻握方向盤的手,伸過去環她的肩,下意識地輕拍了兩下,過半晌才說:「現在妳的劣勢在於,妳身處萬眾矚目的世界中心,妳在明他們在暗。但這同時也是優勢,如果她想要加害妳,也必須躲過所有注視著妳的眼睛才行。別太悲觀。妳應該為父母報仇,這我沒意見,換成我也會這麼做。但還是那句話:漣在,妳自己要好好的——這比什麼都重要。」

  明櫻側頭靠向軒轅的肩,右手握在自己左手佩戴的男式寬錶帶銀色手錶上,「我們去哪兒?」

  軒轅沒回答,故作神祕地笑了笑。

  電流從腦際迅速竄過,抓不住。心卻安穩地沉到了底,一直以來,軒轅對自己來說是這樣一個能夠依靠的存在,即使他總是嬉皮笑臉、在旁人眼裡完全是靠不住的花花公子。

  為什麼他一笑,自己就像雙腳終於落地般滿心踏實?

  為什麼他一聲「漣在」,難以言喻的脹痛感就在自己胸口擴散?就是這個人,幾小時前把自己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反手就是一耳光,用盡全力把自己攬進懷裡久久不肯放開。這其實並不是他第一次成為自己的精神支柱。

  他曾經愛過自己,可他是不是仍愛著自己,明櫻已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如今只能說,他是這世上唯一的自己百分之百信任的人。

  「你怎麼會突然來北京?又怎麼能找到我?」

  「我在妳皮膚下植入過某種跟蹤智慧晶片。」這次是咧嘴笑。

  明櫻無奈地搖頭,明知對方是故意說笑活躍氣氛,卻調動不了臉部神經擠出笑來回應。

  「幸福就是吃得下,睡得著,笑得出來。你以前說過,現在我才明白的確是這樣,可是怎麼辦呢?擁有的時候沒有珍惜,失去了才覺得可貴……」明櫻說著哽咽起來。

  軒轅用餘光瞥她精緻的側面輪廓,從精靈古怪的百里漣在長成冷漠穩重的季明櫻,彷彿是一瞬間的事。

  十歲時,有次和這個嬌氣的丫頭一起去買書,半途中小姑娘蹲在地上耍賴嚷著很累走不動了,於是他無奈地背著她走了一路,還因為體力不支摔了一跤。兩個人坐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可一看對方的狼狽樣又忍不住開懷大笑。

  小時候的無憂無慮為什麼流逝得那麼快?

  而在成人世界中相濡以沫舉步維艱打拼的日子為什麼卻流淌得那麼緩慢?

  「漣在,我遇見妳,愛上妳,放開妳,再回到妳身邊,眨一眨眼,一切都是過眼雲煙,十年過去,可我一回頭,卻好像還能看見妳在我背上。不管怎麼變,妳還在,我就覺得這就是幸福。」

  天氣預報說北上的熱空氣和南下的冷空氣在這座城市相遇,將結束持續近一個月的乾旱天氣。

  氣溫陡然下降好幾個攝氏度,重生的一天,從早晨開始就天空陰霾。

  「我最討厭這種低氣壓陰沉的天。」溪川懶懶地把頭靠在大型車的車窗上,「完全打不起精神。」

  「我反倒是更受不了陽光燦爛的日子,整天犯睏。」明櫻接過話題。

  「之前幾天一直陽光燦爛,不要告訴我妳新曲沒寫好……」

  「被妳說中了。」明櫻抱歉地聳肩。

  「喂!我說,妳這樣一直聽從靈感啊狀態啊之類虛無縹緲的東西指導,怎麼可能趕得上新專輯的進度?要記得你是專業音樂人,professional!」溪川嗔怪道。

  明櫻吐吐舌頭,「不然乾脆不要堅持原創了,請人作曲?」

  「開玩笑吧?」

  「妳也知道啊?」

  溪川一愣,佯裝生氣,「我就知道!妳是從來不會相信除自己之外任何人的,什麼事都要親力親為,拍專輯封面、指導MV,包括寫專輯文案,每一件都不放過,活得累不累?莫非是想以後自己開娛樂公司?」

  「還有除了妳。」明櫻淺笑一下,挑起纖長的眉,補充道。

  GIN在前排座位轉過頭,拿著日程表囑咐道:「鄭理事讓我重新調整活動安排,所以今天封面暫時不拍了,光拍MV。結束後去髮廊,Seike護理頭髮,Luna把髮色補染一下。今天的工作就可以結束了。」

  「呼——」溪川伸了個懶腰,「公司總算是還有點人性。」

  「快到了,準備一下,別東倒西歪。」明櫻推推她腦袋正色道。

  溪川側過頭饒有興趣地盯著明櫻看半天,知道對方莫名其妙會看過來,「Luna,我覺得妳越來越有大腕風範了!」

  明櫻嗤笑一聲。

  「真的,現在是妳的時代。」

  汽車緩緩在拍攝場地外停下,因而明櫻沒有注意到溪川的措詞。

  不是出道初期常常掛在嘴邊的——「為我們的時代,fighting!」而是「妳的時代」。



  像往常一樣,甫一從車裡出來,大量熱情的粉絲就舉著各式各樣的簽名本圍攏過來。走在前面的明櫻一邊不斷簽名一邊以緩慢的速度往前挪動,象徵性地滿足幾個粉絲的願望後,保鏢和工作人員就會上前來幫助排開人群,使道路暢通。

  原本是慣例性的場景,卻出現了意外。

  忙著簽名的溪川在瞬間安靜下來的反常氣氛中抬起頭看向明櫻。周圍的粉絲似乎都被點穴動彈不了般地發起了呆。

  秒針逆向幾個單位。明櫻接過一位粉絲遞來的本子後,簽字筆突然停住,遲疑兩秒後,重新揚起的臉彷彿瞬間結了霜,把空白的本子還給對方,冷冰冰地說:「對不起,不能給你簽。」

  對方顯然始料未及,一頭霧水地大聲問「為什麼」,明櫻卻沒有再理睬她。

  雖然明櫻一貫以叛逆少女偶像的姿態出現,但拒絕給粉絲簽名的事,自出道以來從未發生。連溪川也沒有立刻反應過來,但很快,細心的溪川把目光定格在那位遭到拒絕的粉絲手裡的本子上,找到了原因所在。

  僵持的尷尬局面只短短幾秒就被插進來解圍的工作人員和保鏢打破,明櫻和溪川都沒有再繼續簽名,從表情訕訕的人群中迅速穿過入場了。



  「沒想到Luna是那種人!竟然會拒絕給粉絲簽名,我本來還想幫朋友向她要個簽名呢,現在都不敢開口了。」

  「妳沒聽說嗎?她一向都又驕傲又沒禮貌,否則哪來那麼多負面新聞?」

  「還以為是記者瞎寫的,看來真是無風不起浪。」

  「而且妳看看她剛才在現場指手畫腳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才是導演呢!」

  「最討厭這種人了,有點人氣就趾高氣揚的。」

  拍攝中間休息時,兩個劇組人員對明櫻之前的所作所為竊竊私語評頭論足,溪川從旁邊經過也捕捉到小刀般鋒利的隻言片語,停下來轉過身,兩個女孩頓時收聲,有點害怕地看著她。

  「Luna本來就是完美主義的人,不只針對妳們,對她自己的工作也很苛刻。另外,拒絕在破爛的本子上簽名並不是出於什麼驕傲,如果換成我,也未必會接那種本子。不管是不是粉絲,遞來乾淨整潔的本子是對藝人最起碼的尊重。難道因為是粉絲就可以為所欲為,是藝人就連尊重也得不到嗎?」

作者資料

夏茗悠

夏茗悠,女,生於1988年11月。北京大學廣播電視編導專業畢業。1994年在《小星星》雜誌發表處女作,之後在《萌芽》、《課堂內外》、《雅典園》、《中文自修》等雜誌經常發表作品。現任二十一世紀出版社《光年紀》雜誌主編,陽光雨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監,熱愛影視創作與文學創作。曾獲第八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第七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三等獎、上海市青少年作文大賽兩屆二等獎、上海香港澳門三地中學生書評徵文比賽一等獎、上海市重點中學演講邀請賽一等獎。被《萌芽》雜誌評為「萌芽之星」。 已在臺出版作品:《再見,冥王星》、《三年K班》

基本資料

作者:夏茗悠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2-07-11 ISBN:9789571049052 城邦書號:SPP4502324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