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以你為名的光芒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以你為名的光芒

  • 作者:夏茗悠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3-19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首屈一指的青春文學美女作家,人氣寫手,北大才女! ◆頭銜獎不完: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得主,《萌芽》雜誌明星作者,陽光雨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監,《光年紀》雜誌主編…… 夏茗悠長篇青春治癒小說,即將點亮世界。 這是一個用以愛情、以家人為名的光芒,照亮青春、照亮生活陰影的故事。 上帝說,要有光, 於是一直生活在陰影中的她, 見到了那縷以家人和愛情為名的「光芒」。 對於命運的殘酷,紀光咲只是淡淡一笑。 那時她剛出生不久,父母在陽臺上整理年貨, 但黑心建商蓋的陽臺因承重力不足剝離,站在上頭的兩人因此摔死。 外公目擊全程、不斷抗爭,卻只能拿賠償金了事,三年後就抑鬱而終。 而後她被收養,然後養父母因為對生活的期許有落差而離婚, 可她只是一個無力插手他們人生的養女。 長大後她愛上一個叫于耀的男孩, 在初見時,對方誤以為她盯著水族箱看,是因為想吃裡面的龍蝦, 還神奇地對她生出好感、為她買下了龍蝦。 紀光咲沒見過如此清澈的眼睛,之前沒有,之後再也沒遇見。 而這時她稍稍覺得,將來可能會有好運在等自己。 這些年的不幸,與沮喪又飢餓時受贈的一盤龍蝦義大利麵相比, 也許正負影響力,剛好抵消……

內文試閱

  雨水伴著光咲過了最難熬的日子。   兩次模擬測試都考砸了的女生心情跌到谷底,遷怒於天氣。   而事實上,那時的確異常溼冷,家裡也一如前幾天那樣籠罩著低氣壓,父母甚至忘了詢問模擬考成績,也許,這時候他們已經連女兒即將學測都不記得了。   都說高中學測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相比起來,國中學測就是「千軍萬馬走鋼絲」。   光咲認真計算過,整個學區只有兩所市立重點,競爭激烈程度比起每到六月便大張旗鼓的高中學測有過之而無不及,以自己最好的成績也考不上,何況最近上課無論如何也集中不了注意力。   面對她接連出現紅燈的成績單,班導每隔兩天就找她去辦公室談一次心,也給她母親打過電話。   這樣忙亂焦心的無用功做得越多,光咲就越沮喪。   大前年,父親所在的政府機關有了高層職位空缺,他本是最合適的人選,可上級部門硬說他在現職位上任期未滿,從其他單位調來了一個人當高層。前年,父親進了後備幹部,意氣風發等著提拔,卻因沒有空缺的職位而一直留待原職。去年,先前那位領導升遷空出了職位,最後提拔的卻是別人。   「那傢伙只是祕書長,半點業務也不懂,怎麼能當主官呢!」——父親異常憤慨,但憤慨也無濟於事。   接著,到了這一年,祕書長很快再次升遷離開,形勢卻並沒有好轉,反倒對父親更加不利,與其他幾個競爭者相比,他明顯年紀大了。   父親的提拔事宜就像家裡的晴雨表,上面哪位領導傳出點好消息,就皆大歡喜,若傳出對父親不利的消息,就如喪考妣。   光咲多想帶回一點好成績,讓父母能有一刻稍展愁容。   但命運這種東西,畢竟是存在的。   對光咲與父親來說都是如此。   父親雖然人到中年,卻仍像剛出社會的小朋友一樣,經常沒完沒了地加班和應酬,每年為國家盈利數億,工作業績是單位裡史無前例的。   可這與升遷並沒有直接聯繫。   誠如現實所示,不專業務專人情,走了捷徑被提拔的人比比皆是,縱使父親放棄了一切家庭責任,一心撲在工作上,也於事無補。   有一天晚上,父親照舊沒回家吃飯。母親和光咲坐在茶几前一邊吃飯一邊看新聞聯播。   節目至半,出現類似「英雄譜」之類的段落,介紹了一位楷模,像父親那樣專注工作,三過家門而不入,連妻子分娩時他也在外地執行公務。   母親喃喃地說:「這種人有什麼可推崇的呢?每個人都有他的社會角色和家庭角色,如果完全放棄掉一種角色的責任,而只專心致志扮演另一種角色,即便在這個領域成功了,又有什麼了不起呢?他只完成了一半的人生不是嗎?」   評論的是電視人物,實際抱怨的卻是父親。   父親的提拔一次次希望落空,家中壓抑的氣氛達到了峰值,光咲受此影響也沒能考上重點高中。受夠了這一切的母親,最終向父親提出了離婚——   「我已經到極限了。」   偶然看見一位國中同學的網路空間裡分享著失戀日誌。   女主角控訴閨密搶了自己男友,通篇圍繞著一個關鍵字「背叛」為核心,洋洋灑灑數百言,女主角的朋友們更是在後面追加了不少義憤填膺打抱不平的留言。   作為旁觀者的紀光咲只是誤點進去走馬觀花逛了一遍,完全無法投入這個故事去感同身受。   為什麼別人不喜歡你就是背叛你?   說到底,你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吧。   每個人都有權利安排自己故事的起承轉合,為什麼他們想要一個美好的結局就成了「故意和你作對」?   為什麼同樣是戀愛,和你在一起就是高尚永恆,和別人在一起就是苟且齷齪?   什麼時候才能接受現實,宇宙的中心不是你。   法院裁定下來的那天,光咲已經知道那一紙判決對自己而言代表著什麼。母親收拾行李時,她沉默著坐在床邊陪她,看她將衣服一件件弄成墨西哥雞肉卷的樣子收進旅行箱。   「為什麼要先卷起來?」   「卷起來就能塞更多,薄的衣服放在上層也是這個目的。這裡面學問可大了。」母親的笑容依然很溫暖。「等你上大學去報到的時候,讓我來幫你收拾怎麼樣?」   「嗯。」   也許是解除了法律關係的原因,光咲突然發現母親其實更像個大姊姊,與她相處時從沒有感受到一點家長意志,什麼事都是商量著解決。唯一能讓人意識到她是長輩的就是與年紀相符的外貌。   她的側面捲曲著幾絲亂髮。這樣的形象適合添加上「物價飛漲」「行業不景氣」「工作雖然辛苦但不能累病,生病的成本實在太高」之類的畫外音。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光咲曾經翻到過她十幾歲時的一張黑白照,短髮,髮尾自然捲,眼睛黑白分明,拿著提琴坐在草叢裡,側面迎著光。   「藝術家也是要吃飯的」背後存在著一個「人人都會老」的公理。   那麼,當她真正衰老下去時,誰在她身邊呢?   「媽媽,我一定會……」   「唔?」母親轉過臉來。   光咲稍一用力,指甲就掐進了掌心,她不知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有沒有說服力:「我一定會考上好大學,然後……等我長大了,賺很多錢給你,全都給你。」她不知道怎麼用更文藝的語言來使承諾變得真實可信,而不是直白得如同畫餅。她越是急切,隨之而生的哽咽與眼淚就越顯得孩子氣。   更早一些的時候,當母女倆還能隨便亂開玩笑時,她不知沒心沒肺地開出過多少空頭支票。   坐在桑塔納裡信誓旦旦地許諾:「媽媽,等我長大了給你買寶馬。」   「不指望你哦。你能給自己買寶馬就不錯了。」   「幹麼瞧不起人家!你等著吧!我大學畢業就能賺大錢買寶馬了!再過幾年就行了!」   「離搶銀行不遠了。」   嘴上吐槽的母親到底還是露出了幸福表情。   買寶馬什麼的,光咲其實沒有認真考慮過,這只不過是抱怨「我家只有桑塔納好寒酸」的另一種表達方式。   因為不曾認真,所以僅有的一次,才如此強烈地期望被相信是認真的。   「好啊。媽媽幫你攢起來等你結婚時用。」母親在她頭髮上來回摩挲的手滑到臉頰幫她擦掉混在一起的眼淚鼻涕。   「欸?結婚為什麼要用錢?」   「結婚可花錢了。」   「不是男方家花錢嗎?」   「女孩要陪嫁的呀。」   「不陪不行嗎?」   「好像不行。」   「那媽媽你嫁給爸爸的時候有陪嫁嗎?」   「有電視機、相機、縫紉機……很多呢。你爸爸倒是農村出身什麼都沒有,劃了個船過江來接我,然後我們就在四面漏風的單位宿舍裡結婚了。」   「哪有四面漏風那麼誇張!」   「真的。漏風的地方你爸爸都用報紙糊起來了。」   「這樣你還嫁他?」   「他人好啊。」很自然輕鬆的口吻。   事後回想起來,總覺得非常不妥,這顯然不是適合母女離別場面的最後對話,尤其是在這種離別是由父母離異造成的情況下。   光咲的初衷是想喚起母親對過去的美好回憶。   直到好幾個星期後她才不再為自己的拐彎抹角又詞不達意而懊惱,她終於想明白,無論母親怎麼留戀當初,也不會改變結局。   就像自己不是宇宙中心一樣,父親也同樣不是宇宙中心。   就像明白母親提出離婚不是為了針對自己、拋棄自己一樣,她也不是為了仇恨父親、傷害父親。   一切都只是因為——   世界上沒有誰註定要為誰犧牲一生。   六年後,再談及婚姻話題,母親似乎已經完全忘了自己的失敗,隔三差五打電話來催光咲早點成家,那架勢和高中學測前督促她專心復習、大三開始操心她畢業去向一模一樣。   光咲漫不經心地接起手機,在聽見「結婚」兩個字眼的瞬間,手上攪動咖啡的動作戛然而止。桌子對面的曾霆埋頭玩著ipad,但以他手指過緩的運動速度不難看出他其實正側耳傾聽,衣服的每個褶皺裡都冒出欲蓋彌彰的好奇心。   「呵呵,媽媽妳在想什麼啊?」光咲不便直說,含糊其辭地回了一句。   「男朋友不著急,可妳得著急啊。拖久了可是負擔。你現在天天上網不看電視,不知道電視裡每天演的那麼多剩女,年輕時挑來挑去挑花了眼,沒按時把自己嫁掉,再過個幾年哭都來不及……」   「媽我現在在外面,有點吵,回去我再打給你啊。」女生不由分說把電話掛了,否則照這趨勢發展,她壓根控制不了局面,再加上對自己手機的通話音量不確定,不知道曾霆聽去了幾分,總不免有些尷尬和心虛。   只過了幾秒,光咲又覺得草草掛斷母親的電話太無情,很難預測她是否會因此傷心,於是補發了條短信。   「媽媽,你不要老催我,我跟你說過想趁年輕多出去轉轉見見世面,等成家立業後想出去玩都沒時間了。我不想像趕公車似的讀書工作結婚生子一樣接一樣玩命地趕。希望你能理解,我活著不是為了承上啟下的,我也有我的人生。」   發送出去後,光咲回看一眼,才發現「承上啟下」幾個字特別刺目。   于耀自進高中就一直坐在第五排,對於前五排的女生們統統只有「馬尾」或「披肩短髮」的認知。   在他晚熟的異性觀中,一個容貌甜美顧盼生姿的女生還不如一個能吃得下麥當勞巨無霸的女生來得神奇與可愛,再加上中學階段的男生普遍有點審美問題,只要一個女生沒有整天黑絲美瞳三層假睫毛,看起來乾淨清爽很自然的模樣,無論眼睛大小、嘴脣厚薄、臉型胖瘦、眼鏡戴否,他基本上一概認為對方是美女。   所以當「美女」之一紀光咲駐足在酒店魚缸前多愁善感時,他一眼就憑藉熟悉的馬尾認出了她,並因其狀似在表達「我肚子好餓好想吃這只龍蝦」的側面陡生好感。   他沒追過女生,也不知道自己正在追女生,用他自己那時候的描述而言——「我只是端著兩盤龍蝦意面去和她拼桌請她吃飯而已」。   再正常不過了不是嗎?   為什麼光咲咬著叉子盯住自己足足石化了十秒?   「這只就是你剛才特想吃的龍蝦。」用這樣的開場白代替自我介紹真的沒有問題嗎?   光咲把驚訝嚥了下去:「我不想吃龍蝦……不過……你是我同班同學對吧?」   「嗯。」   女生想起來,他好像和曾霆同寢室。   「叫于耀?」語氣不太確定。   「嗯。」男生已經對繁瑣的問話形式感到不耐煩了,把其中一盤推到她面前擠開原有的碗碟。「快吃吧。」   光咲這時稍稍覺得將來也可能會有好運在等著自己。   親生父母在她出世不久後就車禍身亡,跟著外公生活三年後外公又過世,高一這年養父母又離異……這些不幸與沮喪又飢餓時受贈的一盤龍蝦麵相比也許正負影響力剛好抵消。   她邊吃邊努力搜刮兩人的共同話題:「你家也住附近?」   「距離這裡兩條街。」   「怎麼一個人吃晚飯?」   「我媽和我爸吵架,把家裡傭人全部放假了,然後自己離家出走,所以我爸只能在公司吃,我就自己解決咯。」說著家庭矛盾,男生一副毫不為此所困的大剌剌神情。「你不也是一個人吃嗎?」   光咲有些語塞,頓了幾秒,帶點自嘲的語氣:「哦,我爸媽今天離婚了。」   這一回合換成男生不知所措。   離家出走和離婚比起來,殺傷力到底小一些,先前努力偽裝的灑脫功虧一簣,又不知該如何結束這駕馭不了的話題,他面露難色絞盡腦汁,最後竟冒出一句:「你喜歡看《攻殼機動隊》嗎?」   「啥?」   所以,從最初就瞭解,于耀也屬於頭腦簡單缺心眼的類型,他上大學後與葉妙交往了,光咲並不覺得意外。   但是她也心知肚明,于耀最喜歡的女生是自己,不是葉妙。

作者資料

夏茗悠

夏茗悠,女,生於1988年11月。北京大學廣播電視編導專業畢業。1994年在《小星星》雜誌發表處女作,之後在《萌芽》、《課堂內外》、《雅典園》、《中文自修》等雜誌經常發表作品。現任二十一世紀出版社《光年紀》雜誌主編,陽光雨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監,熱愛影視創作與文學創作。曾獲第八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第七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三等獎、上海市青少年作文大賽兩屆二等獎、上海香港澳門三地中學生書評徵文比賽一等獎、上海市重點中學演講邀請賽一等獎。被《萌芽》雜誌評為「萌芽之星」。 已在臺出版作品:《再見,冥王星》、《三年K班》

基本資料

作者:夏茗悠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5-03-19 ISBN:9789571058986 城邦書號:SPB4502327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