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
日本311默示:瓦礫堆裡最寶貝的紀念 (What Earth Is Telling Us)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日本311默示:瓦礫堆裡最寶貝的紀念 (What Earth Is Telling Us)

  • 作者:陳弘美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2-03-08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內容簡介

對日本311浩劫最完整的一本「社會紀錄」的書。 當天、地、人三方起衝突時,這是「人」的成績單! 人性、人智、人為在浩劫中袒露無遺,其中有多少可以是借鏡? 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了地震、海嘯、核電爆炸, 台灣人民愛心捐款200億日圓。 台灣與日本的地理相似度猶如孿生兄弟, 我們在愛心捐款之餘, 可以為自己親愛的家人, 以及這一塊讓我們安身立命的小小土地先做些什麼? 人,無法祈求天災不要降臨。 但是, 每一個人都有權拒絕文明的「非禮」! 陳弘美從東京深入災區當志工,採訪災民、地球學專家、海洋學專家、全日本核電訴訟律師團團長,以及有「電視新聞天后」之稱的主播、強行進入禁區救動物的女人等,將311以來的劫難、真相、人民的心聲、志工的愛和全國如何面對這場浩劫完整收錄成書,記錄這個最原始的天災結合最先進文明的核災一年來的點點滴滴。 ‧天災機率人人平等,我們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 ‧同樣是災區,為什麼有個小漁村無人傷亡?有些地方卻連家人的屍首都找不到? ‧為什麼最美麗的海岸漂浮著最多的屍體? ‧日本電視公司新聞部如何在內部格鬥這場首次的浩劫報導? ‧天災過後,為什麼銀樓的業績大幅成長? ‧為什麼新幹線在9級強震中可以安然無恙? ‧避難所的災民井然有序,非災區的居民搶購食品像在辦年貨,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日本人? ‧為什麼核電在日本是兩大禁忌話題之ㄧ? ‧什麼是「核電吉普賽」? ‧為什麼311之後法官的表情從不屑轉成帶著敬意? ‧為什麼發現鈽、超鈾的諾貝爾獎科學家在遺囑裡寫:「我是死神,給地球一個不該有的東西。」 ‧為什麼省電措施讓日本的年輕人與家人的關係改善了? ‧日本前總理菅直人在九個月後揭露內幕? ‧獲准回到核災區兩個小時的居民,每個人在小小的袋子裡都裝了什麼? 【名家推薦】 ◎戴勝益 /王品集團董事長 ◎李昂 / 知名作家 ◎劉寶傑 / 知名主持人 ◎蕭萬長 / 前副總統

目錄

◎第一章 被文明遺忘的天災
‧當文明與自然交集時
‧3.11那天地球怎麼了?
‧美麗的海岸是海嘯的幫凶
‧生死分界點
‧日本斲傷了左臂

◎第二章 日本是「平等一致法西斯」
‧日本「平等一致法西斯」的民族性背景
‧日本是「平等法西斯」
‧平等法西斯的優點
‧平等法西斯的缺點
‧災難時刻,人格見真章
‧另一種人禍

◎第三章 地球被曝—核災是三次元災、四次元災
‧日本最危險的五天
‧最先進緊急設備純供欣賞!!!
‧生死關頭之際仍節外生枝
‧天災?人禍?分界線
‧為何當時不公布實情?

◎第四章 我們活在「原子村」的掌控裡
‧核電「翼贊會」
‧原子村鐵五角
‧「原發Money」(核電鈔票)
‧電力公司的利潤結構
‧操縱的事件薄輿論
‧最殘酷的買賣

◎第五章 脫韁的文明
‧不利的事實—地震學的進步
‧核電神話已成講古
‧脫韁的文明

◎第六章 「全日本核電訴訟律師團」河合弘之團長與陳弘美對談
‧沒有事故就等於安全?
‧核電真的便宜嗎
‧沒了核電經濟會衰退?
‧菅總理為何突然下令停運濱岡核電?
‧該由誰來決定要不要核電

◎第七章 當時速三百公里新幹線遇上9級地震

‧當時速三百公里新幹線遇上9級地震
‧鐵路是日本、日本人的血管
‧台灣高鐵與新幹線的親戚關係

◎第八章 志工的汗、淚與愛

‧有心未必有路
‧海嘯汙泥——另一個文明災默示錄
‧如何將志工資源化

◎第九章 大難中的那些弱小聲音
‧目睹世紀天災的小朋友們
‧我要保護大人……
‧災難中的無助動物
‧天天進入輻射禁區救動物的女人

◎第十章 全國全民互助
‧沒有腳的那天晚上
‧寒冷但暖心的地鋪
‧全國自治體互動
‧全民互助,貓咪也報恩
‧被神格化的紅十字會的腐敗

◎第十一章 女主播的120小時
‧電視報導面對七個新挑戰
‧人性與職魂的掙扎
‧「窄門」

◎第十二章 從那天起,日本改變了什麼?

‧你劫電,我省電
‧家電這樣用,省電又減炭
‧公司內電氣省電法
‧防災不如減災
‧原點,永恆

序跋

自序


  天、地、人交會衝突時,人性、人為、人智,什麼經得起考驗?什麼經不起考驗?

  此次代表「人」與天、地較量的是,在各方面均稱得上是地球的「狀元國」之一的日本。311是「人」的一個成績單。

  美國AP通訊社在2011年的全球大事排行榜中,日本311居第二名(僅次於賓拉登之死,高於阿拉伯革命)。這次震撼世界的不光是災害的規模,更在於它是原始災和文明災併發的一個縮影,具有全球性普遍的含意。提醒了我們都同在一個不安穩的星球上,要以此為前提重新認識我們自傲的文明的意義是什麼?人為、人智的極限在哪裡?天災提醒我們什麼?核災、人禍又警告我們什麼?

  雖然書中沒有刻意去比較為什麼311時新幹線經得起考驗,核電經不起考驗?為什麼五體健壯的人會死於天災,而老弱殘障會無恙?為什麼設有超級防波堤之處反而災情慘重?乍看之下這些都互不相關,但是似乎有一個共通的法則:人,文明的發展方向是應該朝「衝、剋」大自然,還是「服、和」的方向選擇。

  在寫完前面幾本禮儀書之後,因已達到了普及的效果,自覺完成了寫作的使命,便不再提筆了,但是311浩劫的震撼,我置身於日本社會的中堅層,深切感受到這個複合型的浩劫的內容意涵之大之深,不是國外(日本以外)媒體的膚淺報導,也不是一些抄襲網路新聞刊物的表面資訊可以含括的。這場浩劫不是白有的,其背後有許多感人又令人深思的事實。311對全世界是個更深層的默示。

  於是我又提起筆,也再度喚起過去在日本電視界的採訪經驗走訪了許多地方、許多人物做深層的紀實。我有一個發現,在災區,當人的眼前出現過於淒絕的情景時,反而按不下照相機的快門……。這是一本沉重的紀錄。

  說真的,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為這既不是自己的本行付出這麼多,只覺得是冥冥之中被敦促。而當出現在眼前的真人實景,都是在這先進又祥和的國家裡令人難以置信的光景。許多次眼淚滴溼了筆記、稿紙,光是這些珍貴的感動就覺得已經得到回報了。

  「地殼變動」在日文裡有另一個意思,從根底的大改變。

  311是對目前的文明的一個考驗。

  全人類活在核電的實驗室裡有半世紀了,核電悄悄地變成了「國策」,但是核災時,國家、專家對付得了這自然界的破壞力嗎?對國民負得起責任嗎?福島就是答案。

  天、地、人三者都是不穩定的未知數,人有可能百分之百安全掌控核嗎?

  核災的機率雖低,但是一旦發生波及到每一個國民,因此要不要與核共存,和參政權一樣每國民應該以自己的思考來決定,而不是被國家、專家壟斷。

  311是對人性的一大考驗。

  日本人素質雖高,但不是像外傳般地「聖人」?在災區確實彼此禮讓,但也有爭奪食物;沒有行搶但有偷竊;人就是人,不必吹捧哈日,也不必盲目仇日。正視人的本質的優、缺點才能有所借鏡,投影自己,反照自己的國家。

   浩劫之後的一個大變化是,311之後所流的眼淚大半是,這向來缺乏大愛、無機體質的國家日本在災後激起的前所未有的無償的慈悲大愛(包括對受災的動物)的感動之淚。

  日本不是我的所謂「第二個祖國」,而是「另一個祖國」,就如同人有父、母雙親兩方一樣。因外祖父曾是日本貴族院議員的這個淵源,大學就學在日本,之後就業於日本的電視公司,幾乎三分之二的人生是在東京度過的。災後若不是因為父親的忌日必須回台,否則實在不想離開國難當頭的日本一步。之後美國公差返日後立即赴災區開始我人生第一次的志工,也同時唸唸大悲咒普渡不知所措的亡魂。開始寫此書的動機原本是要以「日本的底力」為題激勵日本一定會再站起來,但是當我越深入問題越發現實在無法再一味的褒勉下去,因而改變整個主題的方向。311是許多生命、財產換得的珍貴經驗,這個data是全人類的財產。正視,並傾聽它告訴我們的默示。

內文試閱

一、被文明遺忘的天災


1. 文明和自然交集時

  日本沒有搭便車的習俗,「搭便車」沒有日文,只有外來語「hitch hike」。我住日本三十餘年,來到災區石卷市搭便車是頭一次,因為災後兩個月確實無其他交通手段。

  這裡不是世界的角落,石卷市在3.11之前是世界屈指的先進漁港,計有500億日圓的經濟效果在此流動、是日本的三大漁港之一。

  這位開車的先生是在巷口等紅綠燈時我攔截下來的,當時下著濛濛的冰雨不像5月天,而昨天是在炎陽下作志工。為了也要照顧我的「美白」,在口罩上蒙上絲巾,又拿著鐵鏟的樣子一定很滑稽,但是來到了這非常空間沒有餘裕去管什麼形象名不名媛,好不好意思,敢不敢搭便車等,這些平常在東京絕不會作的。

  我今天單獨離開志工團隊要去下一站叫蛇田的地區去採訪另一個志工單位「震災動物救護中心」必需在下午3點之前回來集合搭巴士回程。時間緊湊,人生地不熟,又背著沈重的背包裡面是可以活三天的食物用品。因為震災後兩個月,大餘震頻頻發生,上個月有個6級的大餘震發生。在災區隨時隨地可能有交通阻斷被孤立的危險。

  另一個會去敲車窗搭便車的原因是,災區是個「非常空間」。像是戰爭電影的情景:瓦礫、碎木,飛砂走石之外,平常在東京幾乎看不到的自衛隊靡彩吉普車和軍用大卡車倒處奔馳。

  另一個看不見的「非常」之意是,自從這千年一次的大震災海嘯後,日本人平時最在意的「體裁」(表面形式,體面之意),以及和他人之間距離感,也就是人造的垣牆也被震垮了,人心都歸零了。

  並且親身經歷過那場浩劫的災民,現在即使是外星人來敲車窗也不會楚動了吧。

  我敲敲車窗問是否順路去石卷車站。這位先生立刻知道我不是當地人,臂上又有貼著志工單位的名稱,他欣然請我坐後座。後座有一位女士,她向我點頭打招呼,像似想微笑但是牽不動她已經僵硬很久的下垂的兩個口角。無力又黯然的表情,這是我在避難最常看的表情,大都是在災難中喪失親人的表情。

  沒任何予告,任何前兆,大地震2點46分之前他們的生活是和你、我現在一樣,突然的天災一下子失去親人的遺屬們的表情在一般的葬禮喪家的表情不同。不服、不解、不情願、不知該對誰怨的表情。沒錯,她是這位先生的妹妹,她的丈夫是警察,明知海嘯要來襲仍勇赴靠海的村町用擴音器大喊要居民逃往高處。他在十字路口整理堵塞交通時被海嘯捲走。這是生還者告訴她的。那個災情慘重的地方叫渡波,地震後地盤下陷80公分。至今漲潮時如同威尼斯般水汪汪一片。過了2個月遺體尚未找到,在這情況下是否能夠辦理死亡證書。因為法律上沒有遺體是歸「失蹤」而已,仍要繼續繳付各種稅金、每月的行動電話費,沒有死亡證書也無法申請人壽保險金,等等這些平常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今天她要去區公所尋問。

  開車先生聽我是從東京來作志工就一邊開車一邊行個禮,「我們真的受志工極大的幫助,由衷的感謝」。他說有一句諺語:「給人的恩情,一天會回向自己」,他在1995年阪神地震時,他在茶葉公司捐贈了許多茶葉,自己也赴災區作過志工,真沒想到有一天會真的需要他地志工的幫助……。

  到了車站我正準備下車時,他問我目的地是去那裡,我告訴他後,他說:「噢!我也正要去那裡」。我知道他一定不是,是出於好心,但我也不推辭,因為我想到當人楚於劣勢低潮時,反而有一個幫助他人的立場會成為自己一種信心。並且可以對一位陌生人傾吐壓抑了兩個月來的心聲也是一種發洩。(有一種志工是專門聆聽災民的恐懼、悲傷,也是一種心療)。16萬人口的石卷市的海嘯達20公尺高,亡者達4千多人,是死傷最多的地方。9成是溺斃於海嘯。老人是溺在家中,最多犧牲的是因交通堵塞,被困在車內溺亡在市區內。而地震發生至海嘯來襲至少有30分鐘以上,為什麼還滯留在市區內呢?

  包括我,大部份的日本人,都以為亡於海嘯的人是太大意,避難太遲緩,才被捲走。因為靠海地區的居民,只要一地震,不論大小,一定都立即意識到海嘯,這不是當地人的常識嗎!?

  老先生說:「我想大多日本人都這麼想,但是你若問一百個石卷市當地的人,一百個人會說,一生中從來沒想像過會有海嘯。包括我自己,生長在此66年,祖先代代,從來沒聽說有海嘯,以為海嘯只是在電影裡的故事。」

  「石卷市是很得天獨厚的地。倚山傍海,水產豐富,風光明媚,而且在東北是唯一很少下雪的暖港。我們老朋友大家喝酒時常說笑,「唉喲,石卷市這麼一個好地方,太幸福的話,不知那天真會受到天譴呀!哈哈哈」

  的確,讀者們翻翻日本的旅遊指南,自從仙台機場開通成國際機場後,亞洲旅客蜂湧至東北旅遊,石卷市是個必遊景點。   石卷灣是寒、暖流交會之處,漁獲量是日本三大港。任何季節都魚種類豐富琳瑯滿目,壽司店之多讓你不知從何決定。

  著名的「卡通大道」也是小朋友也愛去石卷的原因。滿街是石森章太郎,著名的卡通漫畫家的傑作如「面具騎士」等卡通人物塑像。有如置身在迪士尼樂園般。3.11之前是充滿娛樂,快活的市村。

  卷石灣旁的牡鹿半島是最接近電源地之點,災後在岸上沖堆了有上百具,上百具的遺體。老先生告訴我,大多數的居民在大地震後根本沒連想到海嘯。不是逃太慢而是根本沒有逃。看到海嘯時,不是恐懼,而是莫名其妙。

  「海上的那個黑色牆是什麼?……」

  不是逃太慢,而是呆愣住了。他住離海岸較遠,約6公里之處,海水湧來時,他只懷疑是水管破裂?

  1960年智利發生大地震,3天之後,海嘯到達太平洋的對岸日本東北海岸,當時雖然死了數百人,但只限於北邊的三陸海岸,沒來石卷市。所以這也是此次海嘯喪命多的主要原因之一,過於局限於過去的經驗。「上次沒事,這次也沒事啦!」

  另一個石卷市喪命最多的原因是它有兩條河縱穿市區,連接海港。這也是石卷市的繁華發展的一個地理條件。這兩條河也是景點之一,緊臨河邊有許多著名美味新鮮的海鮮餐廳是美景美食天堂。因怕有礙景觀,河邊都沒有建設防波堤。有誰料想過此次8公尺高的的海嘯來襲時,河床是海水逆溯的高速公路。

  一個小孩子目睹海嘯在河上逆流的快速「好像新幹線」。

  雙河夾攻下,不僅是海水的量,其衝擊力叫「射流」力量達數十公噸,不分木造或是鋼筋水泥了。

  海嘯順著河,從海口深入內陸達15公里遠。(一般海嘯警報只對靠海5公里處。)市內受水侵達75平方公里。

  「他有一位年齡相近從小一起長大的表弟感情很深,在震災的前三天兩人在電話上口角互摔電話,這位表弟在大地震後立刻開車奔向靠海邊,半身不隨的母親家的路上遭遇到海嘯,一直下落不明,他母親其實早已和鄰居的車子避難了。「你知道嗎,沒有看到屍體,人不會傷心的。」一位太太仍找不到丈夫的遺體也是說一樣的話」。一個人一如平常好端端得出門,突然的天災發生就不見了,要如何理解、接受這個事實?

  一直都沈穩祥和的老先生突然緊握住方向盤大聲號泣,「我知道他不會活回來,但是至少也死的回來。七天後他真的回來了,嘴裡滿是黑泥,但是臉很安祥呢」之後,他加重語氣說:「找到遺體時,我真~~~的出自肺腑得高興」。

  我到了目的地,謝謝他下車後,腦裡不斷反芻著「找到遺體時真~~~的好高興」活在這和平又文明的社會裡從未聽過的話。

  世界對日本人在災區互相禮讓、守秩序、沒有掠奪暴行發生等大大讚揚,這對受了傷的日本是一個很大的鼓勵。不過,這讚美的背後是基於一個主觀。

  為什麼有災難發生就一定要有搶劫呢?台灣在9.23地震後不但沒搶劫掠奪,災區便利商店老闆還把全部商品開放給災民。

  這大概是源自於大家有一個先入為主的錯覺:世界上的大災難如乾旱、水災、飢荒、戰爭的難民營都不發生在先進國家。天災浩劫與先進文明像似互不搭干,只會發生在貧困國家。所以「以第三世界知心度日本人之腹」,看到電視上的日本東北的避難所,可能就只連想到第三世界的難民營!?

  在避難所的災民平均收入至少在400萬日幣以上,在世界平均屬上層。有教育懂法治,而稱讚他們沒搶劫,好像有點……。311下午2點46分之前他門作的事和讀者們現在一樣,看書、上班、打電腦、和朋友喝咖啡、在學校上課、去接孩子……。

  這個主觀告訴我們,包括我,普遍認為天災浩劫和文明社會不搭干。

  東北的地震和海嘯在古史有記載,一千多年前869年死了數千人。地質學家從內陸的地層中發現的海嘯沙泥得知,每一千年都在這裡發生差不多規模的地震海嘯。人類文明再進步,地球永遠照著自己的脈搏的韻律。文明和天災並不平行,遲早有交集,遭遇天災的機率人人一樣。

  地球對人沒有惡意只是照著向來的韻律作習。百年一次、千年、萬年一次的變動。誰都想自己在有生之年不會碰到那一年。

延伸內容

◎文/戴勝益(王品集團董事長)

  適逢日本311周年時刻,本書描述當時311強震海嘯之下,家園財產被海嘯淹沒,道路橋樑被巨震摧毀的殘破景象。這種前所未見的浩劫,被赤裸裸地呈現出來,讓世人重新檢視自然的反撲與文明下的代價。

  陳弘美小姐花費極大心力與時間,不畏艱辛的深入災區訪查,用細膩獨特的筆觸,刻劃出日本民眾在311後,內心深層的轉變與強大生命力的再現,讓這場血淚的經歷,不僅永遠烙在日本人們的心中,更讓世界記取這天災與人為糾結的歷史教訓。

  這是一本歷史書,也是一本文化書。我們需要歷史見證,並從中得到學習,「瓦礫堆裡最寶貝的紀念」正是我們見證與學習負責任的好書。

作者資料

陳弘美

國際顧問,現居東京。外祖父許丙氏曾為日本貴族院議員,因而與日本淵源深厚。生於台北市,國中畢業後就讀台北美國學校、日本上智大學國際學部。在大學時即擔任各種國際會議(包括聯合國大學世界會議)中、英語口譯,展開其國際性人脈。曾任職於富士電視公司國際部,期間曾與歐洲傳統知名、位於維也納的禮儀學校Elmayer策畫東京分校,並編輯社交禮儀教學課程。之後獨立為電視製作人,專攻國際議題,包括台灣民主化運動紀錄片等。透過家庭背景、國際性工作和私人交遊、與世界各國各階級人士交流,以及本身愛好世界旅遊的經驗,著作國際修養和禮儀書暢銷於海內外。現為國際顧問,參與跨國事業,包括台灣高鐵建設工程高峰會議等。著有《名媛養成班》、《現代社會人的國際禮儀》、《餐桌禮儀:西餐篇——用刀叉吃出高雅》、《餐桌禮儀:日式、中式篇——用筷子夾出美味》、《日本311默示:瓦礫堆裡最寶貝的紀念》。

基本資料

作者:陳弘美 出版社:麥田 書系:不分類 出版日期:2012-03-08 ISBN:9789861737225 城邦書號:RV1025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80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