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宗教 > 佛教
見之道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本書內容第一部份敘述了作者的傳記,作者雖自幼即被認為是靈童,但因當時中國的環境,使得他在生活就學上於一般人無異,但靈童的精神層次畢竟與凡人不同,逐漸發露出來的智慧與慈悲心使他漸漸前往修行之路,尋回他原來來到世上的根。在這中間有許多奇特的經歷和生命體驗,值得一讀。第二部分是仁波切對弟子的開示,仁波切的開示常從日常生活下手,導正錯誤的修行觀念,再依次從聽法、皈依、發心、戒律、知見、次第、圓滿等不同的類別展開闡述,並且以對上師的信念為核心,詳述上師對弟子的重要性。 此外,書末也收錄了仁波切對於現代社會重大議題的看法,譬如:自殺、菸癮和毒品,以及迷信等,並且提出許多忠告,令人受益良多。當仁波切在開示時,通常都會接受弟子的提問,因此本書也收錄許多仁波切和弟子的對答,從中可以看到仁波切以善巧幽默的方式,為弟子解答對於佛法的疑惑。

目錄

根松仁波切傳記
◎簡傳
◎傳承
◎前世:西康一代宗師
◎轉世
◎成長
◎修行
◎藏地弘法
◎修復道場
◎漢地弘法
◎大恩上師弘法利生的殊勝緣起──金剛持道場

開示
◎基礎篇
 ‧如何聽法?
‧道的初始:皈依
‧什麼是灌頂?
‧根基
‧最大法
‧佛法不是一種教育
‧顯密圓融修持佛法
‧學佛不僅僅是一種理論
◎相應篇
‧利美傳承上師祈請頌的由來
‧利美傳承上師祈請頌的開示
‧如何相應自己的上師?
‧根本上師
‧加持是怎麼一回事?
‧從阿底峽尊者的三個弟子說起
◎加行篇
‧密乘四加行
‧再談四加行
‧十四根本戒
‧懺悔
‧菩提心
‧密乘行者應有的心
‧普賢七支頌的開示
‧向佛大禮拜的功德
◎六度篇
‧六度的開示
‧修行覺受生起時應注意什麼?
‧清淨心
◎雜寶篇
‧薈供
‧放生
‧風水
‧對女弟子們的開示
‧一匹馬、一丈布、一碗奶
‧簡短開示選錄
◎忠告篇
‧自殺必墮三惡道
‧對抽菸者的忠告
◎釋疑篇
‧根松仁波切答疑選錄

根松仁波切著譯選錄
◎偈頌選錄
◎譯作選錄
◎道歌選錄

內文試閱

根基(仁波切於湛江開示)


什麼是根基?

  今天來此道場,心裡感到十分歡喜。中國各地基本上我都去了,有的道場一聽說是密宗的上師就像遇到魔似的,之所以會這樣,一方面是一些自謂學密的人做了許多不如法的事;另一方面是大家對密乘缺乏真正的認識。在座的諸位雖然大部分是學淨土宗的,卻沒有宗派之見,這一點我很隨喜。顯也好,密也好,都是釋迦牟尼佛的教法。各宗各派都應當互相隨喜讚歎,唯有這樣,佛法才有可能興盛。如果你謗我,我謗你,佛法就會因此被毀掉。

  我要求我的每一個弟子都必須顯密圓融地修持。在這裡,我想就當下淨土宗常有的一些說法,提出個人的看法供大家參考。

  常有學淨土宗的人說:「沒有大根基者,不能修學密乘。」究竟什麼叫做「根基」?根基的大小是先天就定好了,是固定不變的,還是今世可以改變的?再者,根基的大小又該由誰來定?這些都是問題。

  可是許多人一聽到這句話,就到處勸人家說密乘不能學,學了會著魔。你自己沒有根基,怎麼知道別人也沒有根基呢?難道你是大成就者,能瞭解一切眾生的根基?

  什麼是根基?簡單地說,就是我們對佛、法、僧的信心。這句話是利美法王說的。你有上等的信心就是上等的根基;有中等的信心就是中等的根基;有下等的信心就是下等的根基;根本沒有信心就沒有根基。密乘的根基專指對上師三寶的信心。

  這信心是不是先天就定好了,是固定不變的呢?不是的。你前世的培養固然占了很大一部分因素,譬如有的人一見到上師就忍不住流淚,生起慈悲心,或者一見到上師就感到特別歡喜,這是因為你前世與上師佛法有深厚的因緣。但今世的熏習更為重要。今世的熏習是怎樣的呢?一是要經常憶念上師的恩德;另一方面是在修習上師所傳之法的過程中,要不斷地淨除業障,親身體會上師不可思議的加持,生起堅定的信心。所以說根基並不是固定的,譬如大家剛開始對佛法的信心不太大,後來經過不斷地熏習,逐漸生起了堅定不移的信心,這就是由小根基變為大根基。

  你自己是大根基還是小根基,全看你有沒有志氣,肯不肯下功夫。如果你總是認為自己沒根基,沒有辦法生起信心,那就真的沒根基了!沒有根基的人,不要說學密乘,學淨土宗也不行。大家知道,淨土宗往生西方的條件即是信願具足。沒有足夠的信心能往生嗎?

  也有人說:往生西方,全靠他力(即阿彌陀佛的慈悲接引力),這是最容易行的,不像修其他的法門,必須全靠自力那麼困難。

自力和他力

  首先,我們必須知道,什麼是自力,什麼是他力。從究竟上講,根本就沒有自力、他力,因為沒有二元的對立。只是在方便上,安立了自力、他力。但他力絕不能離開自力,如果沒有自力,哪裡還有他力的存在?

  所以,「全憑他力」這句話並不合適,容易讓人誤會:我自己不用努力,只要靠阿彌陀佛的力量就可以了。

  要想能夠往生,不僅要靠阿彌陀佛願力的加持,另一方面也要靠行者信願的力量。就好比說阿彌陀佛的願力像一個大的磁場,你本身也必須是塊磁鐵才行。而往生品位的高低,正決定於你自力的大小,而不是決定於他力。

  自力既然這麼重要,為什麼我們不現在就趕緊努力修正自己,這樣臨終的時候才能更多幾分把握。但偏偏有人說:「你現在念一句阿彌陀佛就好了,其他的什麼都不必懂,什麼都不要管。」什麼也不懂,心裡不相應,只是一天到晚不停地念,那不叫念佛,只是嘴巴在做運動。西藏一位大成就者巴楚仁波切曾經說過:如果單靠嘴巴的運動就能獲得成就的話,老馬早就成就了!因為老馬的嘴皮子一天到晚都在不停地顫動。

  當然,如果你對阿彌陀佛已經有了絕對的信心,那麼只念一句佛號也可以;否則就值得考慮一下了。

  在這裡,我並不是排斥淨土宗,更不是在批評某個人。各宗各派都是互相包容、相輔相成的。

  就以淨土的修法來說,其實並不像許多人認為只有下根基的人才修。修行的方法也不是只有持名念佛,還有像修學六波羅蜜、四無量心、觀想、持咒、誦經,迴向往生淨土等等,都可以說是修淨土的方法。嘴上念佛,心裡貪戀著娑婆世界,不想往生,依然不能說是修淨土法門。再說,淨土宗大德所說的實相念佛,念而無念,無念而念,與禪宗和密宗都是相通的。而往生最高的常寂光淨土亦是究竟成佛之意,往生常寂光淨土其實就是密宗所說的虹化。

視上師與佛陀無二無別

  這裡我想說的是,學淨土也好,禪宗也好,密宗也好,依止真正具德的善知識才是最重要的!

  經典中有一個故事:

  一次,阿難尊者對佛陀說:「世尊,我現在越來越覺得,修行一大半的功德都來自於善知識。」

  「阿難,你錯了。」佛陀對阿難說,「不是一大半,而是全部!」

  可見,善知識是一切成就的根本。經典中說: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無一不是依止自己的上師而得成就。沒有了善知識,我們將寸步難行。所以,無論你學哪宗哪派,首先找到善知識才是最重要的。

  也常有一些人會這麼說:現在是末法時期,哪裡還有什麼善知識,還是趕緊念佛的好。說這話的人如果是出於慈悲心,怕眾生依止錯了,把惡知識當做善知識而誤入歧途,這種發心是好的。但就這話的本身來說,其實有很大的問題。

  實際上並不是沒有善知識,因為諸佛菩薩慈悲化導眾生的願力是永無窮盡的,絕非因為現在是末法時期就不來了。無論你在何處,什麼時候善根因緣到了,他就會出現在你面前。關鍵是我們能不能對他生起信心。即便是末法時期,即身成就也不是絕無可能,關鍵是要對善知識數數親近,久久供養,下心參求,而得善知識以心印心的口訣。若能得善知識的口訣,則「根無大小,皆成佛道」。

  密乘中先要皈依上師,把上師與佛無二地看待。有的人說,這是個人崇拜。其實不是。為什麼要把上師與佛無二地看待?因為上師是傳佛陀心印者,持有從佛陀代代相傳不曾間斷的傳承,唯有把上師與佛無二地看待,上師所傳的法才能像佛陀親傳的一樣有加持,也唯有這樣的信心,你才能與諸佛相應。

對修學佛法要有無上信心

  另一方面,因為我們的智慧、福德不夠,無緣見佛。許多人對佛的信心建立不起來,嘴裡雖然念著佛,心裡還會懷疑:阿彌陀佛到底有沒有?極樂世界到底有沒有?而當你真正把上師與阿彌陀佛一樣來看待時,上師阿彌陀佛不就活生生地在你的面前,你所在的地方不就是極樂世界嗎?這不就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捷徑嗎?本來西方極樂世界不離一心,心清淨了,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佛的淨土,一切的眾生也都是佛!

  無論哪一宗哪一派,在我們未真正深入瞭解之前,都不可輕易下結論,千萬不要輕毀別的宗派。否則,你念佛積了一點點的功德,卻造了謗法的最重罪業,如何能往生呢?

  學佛之人要有大的志氣。什麼是大的志氣?簡單地說,就是佛慢。有佛慢的人就是真正的大根基,才能真正成就。什麼是佛慢?就是對自己本有佛性的信心,相信十方一切諸佛能做到的事,我也一定能做到。許多人可能會說:這怎麼可能?佛是無量智慧,我是有漏的凡夫,這不是在說大話嗎?

  我想問大家一句:佛和祖師大德在成就之前,是不是和我們一樣是凡夫?既然佛能從凡夫修成佛,為什麼你就不行呢?所以你現在要告訴自己:現在我做不到,是因為無明業障障礙了我;但將來我一定能做到,能跟佛一樣!這樣的人,就是有志氣,就是大根基者,就能成佛。

  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要發大心,不要只為下品下生而念佛,而應該為了令一切眾生都成阿彌陀佛而念佛。以這樣的心念佛,你念一聲佛就有無量的功德,無量的加持。什麼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最穩當的方法?就是發大菩提心!

  許多人說:我只要能去就好,下品下生也無妨。這種人到最後往往就去不了。好比考試的時候總是想考六十分就可以了,到最後往往連六十分也考不到,這就是因為發心太小的緣故。

  我今天來到這裡,剛才居士林的負責人說了,這是一種因緣。在這裡必須指出的是,我絕不是說往生極樂世界不好,只是我發現不少學淨土宗的弟子受了許多不正確知見的影響,反而成了往生的最大障礙,所以才談談自己的看法。

  很高興能與大家一起探討佛法,真心祝願在座的大德都能成為真正的大根基者,依止善知識,往生極樂世界,圓滿證悟自己的心。

如何相應自己的上師?


  在密乘中,弟子的成就完全取決於上師。在獲得成就之前的一切善樂、幸福,以及現在、中陰、未來的一切幸福,都來源於上師的恩賜。在密乘中,離師無法、離法無成,如何相應自己的上師是最關鍵、最根本的問題。怎樣才能相應呢?以下分幾個方面粗淺地談一談。

依止上師的功德

  密典中說:「修持十萬遍的本尊,比不上虔誠祈請上師三遍。修一劫圓滿次第觀想,修持兩萬遍,比不上心裡只有上師。」

  又一經典中說:「一個人若能親近承事上師半天,其功德遠超過一劫的時間在諸佛所做佈施、供養等等的功德。」

  在密乘中,人們把上師稱做「如意寶」。確實,世間上再也沒有比這如意寶更珍貴的了!顯密的各教典都告訴我們:十方一切諸佛無不依止自己的上師而得成佛。一個人若能如法地依止自己的上師,將可迅速地圓滿自己的福慧資糧。本來應無量劫在地獄等三惡道中所受的種種業報,如今只要受上師的一句喝斥、乃至夢中或現世受一種損惱,便可消除。這也正是密乘為什麼能即身成就的重要原因之一。

  可是許多學密的人遇到上師,不僅不好好珍惜以圓滿無量的功德,反而增加無量的罪過,這是多麼令人悲歎的事呀!

不如法依師的罪過

  誠心修學密法的弟子,在沒有皈依上師以前,都必須調查清楚:那位「上師」是不是真正具德的上師(包括他的傳承、德行等等)。如果你拜的是自封「金剛上師」的假上師,則你們師徒同犯了金剛大罪。

  一旦受了上師的灌頂、傳承、引導之後,你與上師之間就建立了三昧耶(誓言)戒,對上師不恭敬、誹謗上師,就等於誹謗十方一切諸佛;如果讓上師身心不安,你的現世將會得到嚴重的困苦,甚至斷送性命,死後還要下金剛地獄。

  正如《般若八空經》說:「障礙咕嚕,此種罪業,四力懺悔,無法消除。」

  《金剛帳經》說:「有計二心人,不恭敬上師,內血得惡病,慘死下地獄。」

  《幻網經》說:「誹謗阿奢黎,此人無善夢;誹謗上師人,妖魔控制心。」

  《鑽石金剛精經》說:「若謗阿奢黎,千劫無食睡,精學金剛乘,亦學金剛獄。」

  《金剛手灌頂續》中,佛亦對金剛手說:「若人誹謗金剛阿奢黎,其果報是無間等極苦地獄,且住彼經無邊劫。」

  《上師五十頌》亦說:「若彼求法學法者,登壇後謗阿奢黎,則謗一切如來佛,彼子常得諸苦惱。」

  拜上師是一件很嚴肅的事。行者在拜上師之前,應先觀察上師是否具足德行,自己相應與否。而你一旦接受上師的灌頂和引導,確立了師徒關係,即便他不具備上師資格,若你誹謗他,也會得到上述的果報。即便你的上師做各種殺、盜、淫、妄、酒的事,你也不可以對他失去信心,而應想到一切都是他利益眾生的善巧方便。

  印度大成就者先登巴亦說:「你一旦聽過上師簡短的開示,如果不敬他為佛,你將轉生為狗一百次,然後再轉生為賤族(一說屠夫)」。

修好出離心是相應上師的基礎

  一位真正具德的金剛上師在世間的目的,無非是令更多的眾生能解脫輪迴之苦。因此,一個未能體會輪迴之苦、生起出離心的人,很難對上師生起大恭敬心,並真正地相應上師。他學佛的心態往往也是為了世間的名利。而要生起真正的出離心,要先從暇滿人身、人身難得修起,體會生死無常,每時每刻都要想到死亡,並且想到該怎麼面對死亡。然後再從業果的道理推出輪迴的道理,從心裡真正明瞭解脫的必要性。

  如果一個人被困在沙漠中許多天,即將渴死的時候,對他來說,還有什麼事情比找水更重要呢?無明眾生從無始以來在輪迴中枉受種種極苦,卻始終無法逃脫輪迴的牢獄,對我們來說,還有什麼比怎樣逃出這個牢獄更重要的呢?而要逃出牢獄,依靠的是什麼?依靠智慧。我們每個人原本都有這個條件,卻始終不明瞭,如此,你怎能不像快渴死的人找水那樣,找尋具足智慧的善知識呢?

相信自性明空的內在上師,
對任何宗派的上師都不起邪見

  薩迦的道歌說:「諸佛聖賢外在之上師,自性明空內在之上師,自他離戲真實之上師,無二法藏正覺之上師。」

  每一個眾生原本都有如佛陀一樣圓滿的內在上師,可是無明與執著蒙蔽了我們,使我們不明瞭內在的上師。雖然如此,內在的上師卻一刻也不曾捨棄過我們,一直在等待我們覺悟。而外在的大恩上師正是連接你內在上師最近的橋樑,你怎能不好好的珍惜呢?

  因此我們不應該對任何宗派的上師生起邪見。隨眾生的不同根基,他們需要的橋樑可能長、短、大、小各不一樣,所以內在的上師為了滿足眾生的需要而顯現各種不同的形式。因此任何一位具德的上師(無論你皈依與否),都應該把他當做你內在上師無二的化現,對他生起邪見都一樣有無量的罪過。

恆念師恩,樹立起大恭敬心

  正如頂果欽哲仁波切對他的上師蔣揚欽哲確吉羅卓仁波切寫的讚歎:

他就像一艘載運眾生渡過生死苦海的大船,
一位引導眾生登上解脫陸地的完美船長,
一場熄滅煩惱火的雨,
一對驅除無明幽暗的日月,
一塊能承受善惡力量的堅強基地,
一棵生產短暫快樂和終極快樂的如意樹,
一座含藏廣大和精深教法的寶庫,
一顆令人開悟的如意寶珠,
一位平等佈施愛心給所有眾生的父親和母親,
一條慈悲的大河,
一座超越世法的高山,不被煩惱風所動搖,
一層充滿雨水的厚雲,足以撫慰煩惱痛苦。

  總之,他等於一切佛。不管是看到他、聽到他的聲音,回憶起他,或被他的手碰觸,只要和他結緣,就可以帶領我們邁向解脫。對他產生充分的信心,就可以保證在覺悟之道上有所進展。他智慧和慈悲的溫暖將融化我們的生命之礦,提煉出內在佛性的黃金。


  每一位密乘行者對自己的上師,都應當如頂果欽哲仁波切所述那樣,憶念上師的恩德。佛陀曾經說過:「即便你是為了父母的緣故而把自己的身體碎成千片,如是反覆經歷十次,亦無法報答父母的恩情。」而上師的恩情遠超過父母的恩情,因為父母只給了你這一世的恩情,而上師給你的是生生世世的恩情。上師灌頂時把種子永久地種在你的心田(阿賴耶識)中,你下地獄,上師仍會到地獄去救你。他原本早已超脫輪迴,卻為了我們而不顧不淨現分,一次次到生死苦海中,以種種方便示現、引導我們。上師的恩情是你用整個生命亦無以回報的!

  如果你能時常憶念上師的無比恩情,必定會對上師產生大恭敬心,打動你自己內在的上師,你甚至會痛哭流涕,頂禮時感覺每一根毛孔都在頂禮,身口意都會受到震撼。一個懂得念恩的人是幸福的,因為最終真正得到好處的總是念恩的人,而非被念恩的人。相反地,一個人若不懂得念上師恩,就是不尊重佛法的表現。不重法,一切修持將會得不到真正的加持! 把「我」字放下,
身、口、意供養上師,不起任何懷疑

  無始以來,我們就時時離不開「我」字。「我」是蒙蔽智慧,導致我們飽嘗輪迴之苦的根源。可是誰又能放得下「我」?誰又知道放下「我」的必要性?又有誰能明瞭「我」的究竟內涵呢?

  把身、口、意都供養上師,是放下「我」最善巧的方便。你若完全地把身、口、意供養上師,也就是你成就的時候。我們說把身、口、意供養上師是自己的發願,是一種努力的方向。當「我」的想法和上師的想法產生矛盾時,你就得提醒自己,「我」的意已經供養上師了,所以只能根據上師的想法去做,不能再根據自己的想法了。上師的想法,就是佛陀的想法。如果你能這樣努力,就可以慢慢戰勝無明和我執。

  通往彼岸的路,上師已經幫我們搭好了最近的鐵索橋。而且他在前面引路,你不用再懷疑鐵索橋是否會斷,不必擔心會不小心掉下去。只要每走一步都依照上師的指導,你走的將是一條最快速、最穩當的路!

視師即佛,不觀察任何過失

  《金剛手灌頂續》說:「秘密主,弟子於阿奢黎所應如何觀,如於佛薄伽梵即應如是。其心若如是,其善常生長,彼當速成佛,利一切世間。」

  在密乘修行中,要把上師觀想為金剛持或釋迦佛,深信上師即是佛。《空行金剛經》說:「一切如來身,勇敢菩提師。」《金剛帳經》亦說:「上師即佛為救度眾生所現的凡夫相。」金剛乘的一切成就,都要靠上師的圓滿灌頂,以及上師親傳的正式引導,要有正確的傳承、灌頂、引導三步驟,這些都必須完全依靠自己的金剛上師。上師是如此的重要,你唯有對上師產生與佛無二的信心,才能把上師的口耳傳承當成正法,才能認識使自己脫離苦海的方便竅門。

  我們最恩重的上師釋迦牟尼佛轉法輪時,度化了無量的眾生。然而這麼偉大的上師,他的弟弟提婆達多對他依然存有邪見;他的侍者善星比丘認為佛陀沒什麼大不了,只不過會發一點光,其餘的都跟常人一樣。當你的心處於不圓滿時,一切都是不圓滿,何況現在是末法時期。

  上師代表佛、法、僧。你唯有把上師看作佛、是十方一切諸佛的總持,而且要比對十方諸佛更具足百倍千倍的信心,才能受到佛的加持,不再去觀察上師的任何過失。我們應當時時提醒自己不可以凡夫的境界去揣測佛的境界(上師的境界)。

真誠地供養上師,令上師歡喜

  《廣布吉祥口授》中,文殊菩薩說:「藐視未來金剛持的人就是藐視我,因此,我捨棄他們。」又說:「住在上師體內的是我,接受供養的是我,他們取悅我,因此他們的業障被掃除。」

  《上師五十頌》說:「發生恭敬尊重心,供養咕嚕金剛師。則除苦惱病亂害,消後無復苦惱難。」又說:「自戒金剛阿奢黎,難施妻兒及自身,自命亦捨為拜師,何況富貴與財物?」

  上師是密乘行者最珍貴的福田,供養上師的功德和供養十方諸佛的功德是一樣的,能夠迅速地圓滿自己的福慧資糧。這在密典中有廣大的開示。

  許多人以傲慢等不清淨的心來供養上師,好像給了上師莫大的恩惠。其實一位具德的上師對一切的外境已無執著,他之所以接受你的供養,是為了增長你的福慧資糧,去除你的貪心。上師歡喜的不是你的東西,而是你供養時那顆虔誠心和感恩心。

  即便你沒有東西,只要結一個手印,觀想將三千大千世界最美好的東西供養給上師,上師也會非常歡喜,十方一切諸佛也都會很歡喜。

  一個人若能令上師歡喜,必當獲得無比的加持!

切勿與誹謗上師三寶者為友

  《密乘十四根本戒》第十條:「與誹謗上師三寶者為友。」

  一個誹謗上師三寶的人,已經不再是你的金剛道友,因為他不僅完全違反三昧耶戒,而且違反了十四根本戒。他甚至已經不能算是佛弟子,因為他連最基本的皈依之體都破了,犯下了顯乘最嚴重的五無間罪(破和合僧)。密乘中說,對於這個人,你不可以與他共進一口食物,或說一句友善的話。甚至當他在你的夢中出現,也應視為最不吉祥的徵兆。你與這種人交友,就等於藐視你的上師,違反《密乘十四根本戒》。

  為什麼不能與這種人為友呢?這裡要講一個在藏地非常有名的大成就者龍欽巴的故事:

  龍欽巴有兩個尼僧弟子,她們誹謗上師,到處講上師的壞話。有一次,龍欽巴尊者正在舉行一個大灌頂法會,這兩個尼僧在法會進行到一半時來了。她們一踏進壇城,所有在場的人馬上都變成啞巴。後來龍欽巴取出了一個專門對治這種業障的伏藏《那洛敦珠》,所有的人才恢復正常。

  這種人就像一棵大毒樹,沉重業障所散發的毒氣,一般行者根本抵擋不住。與他們為友,慢慢的你也會受傳染,開始對上師退心,懷疑甚至誹謗上師,斷失了你的慧命。

  這種人愚癡的果報十分可怕。他們很可憐,所以你不能對他們生起瞋恨心,而應慈悲憐憫他們。但一定要避開他們,並虔誠地發願,祈請上師三寶加持讓他少做惡業。

無法生起信心時,該怎麼做?

  正如止貢噶舉伽巴仁波切所說的:「上師法體似雪山,虔誠之心如太陽,加持甘露方可流,切記精培虔誠心!」

  如果你對上師生不起虔誠和恭敬的真實感覺,將是修行的最大障礙。你應虔誠供養三寶、服務僧伽,依普賢七支供養積聚福慧資糧,懺悔業障,然後再虔誠地發願迴向:「願以此功德,淨除我自無始以來不恭敬、甚至於誹謗上師的種種罪業,讓我對上師生起強烈的虔誠與恭敬。」只要你真心的去做,終會對上師生起大信心!

生起邪見時,應如何對治?

  由於行者自無始以來的習氣,有時難免會對上師產生邪見。一旦生起此類邪見時,應於當下痛悔對治,不可令它在身、口上表現出來。

  1.應想著上師即是佛陀,所做的一切無非為了利益眾生,絕不會有任何過失。我們之所以看到上師有種種過失的顯現,都是由於自己的業力所致。

  2.應趕緊憶想上師的恩德和誹謗上師的果報。

  3.應明瞭外境的一切不淨現分,也是由自己內心的不淨所致。真正的行者應時時觀察自己的過失,對一般的眾生尚且不應察其過失,何況是對自己具足恩德的上師?

  《菩提道次第廣論》中把依師列為整個道的根本,並引用種種經論,總結出行者應以九種心依止善知識:1.孝子心;2.金剛心;3.大地心;4.犬心;5.僕使心;6.除穢人心;7.船心;8.輪圍山心;9.乘心。

  《了義炬》中開示要我們認識上師行為的正面。噶舉巴祖師曾說:

這位寶貴完美的上師,
不論做什麼都是好的,
他的一切行為都是殊勝的。
在他手中,
即便是屠夫的壞工作也是好的,
也可以利益禽獸,
這是因為慈悲心的緣故;
當他行邪淫時,
他的品性增加,新品性產生,
這是方便與智慧相結合的象徵;
他用以欺騙我們的謊言只不過是善巧的標幟,
他以之引導我們走上自由之路;
當他偷盜時,
偷走的東西將變成生活的必需品,
可以紓解一切眾生的貧困;
當這麼一位上師呵責時,
他的話就是消除悲哀和障礙的有力真言;
當他打你時就是加持你,
可以產生兩種成就,
並且使所有忠誠和恭敬的人高興。


  就如上面所說,修學者對上師必須體認其正確的一面,深切體悟上師的恩德,不受任何偏見染污,上師叫你做什麼就做什麼,上師要你怎麼做就怎麼做。只要你永遠堅信上師、依賴上師,就一定會相應上師!

作者資料

根松仁波切

根松仁波切的前世,是被譽為「西康一代宗師」的當曲登巴尊者。在諸多大成就者的傳記中,都有關於當曲登巴尊者的記載。根松仁波切生性聰慧,一、二歲時就會念誦六字大明咒、蓮師根本咒、阿彌陀佛心咒等,總在不經意間咒音隨口而出,並常見到諸佛菩薩的瑞相。仁波切自小即展現無比的慈悲心,一歲多時,家中還算富足,父母常佈施飯菜給窮人,其中一位是孤兒。幼小的仁波切總愛搶孤兒的剩飯剩菜來吃,而把自己的好飯菜讓給孤兒。 根松仁波切幼年時除了學習藏文及佛法外,長大後也自學藏醫書籍,為人治病,時至今日,仁波切已行醫超過二十年,具有藏醫主治醫師的職稱,卻從未收取病人任何的診療費。 由於根松仁波切具有活佛的身分,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時,多次面臨生死關頭。然而儘管寺院被毀,護法像被砸碎,深深刺痛了仁波切的心,卻也讓仁波切護持佛法的心更加堅定。之後當仁波切在藏地弘法時,也重建了三座殊勝的道場,分別是:空行道場、蓮花道場與金剛持道場。仁波切並於1998年開始籌建「薩迦瓦拉五明佛學院」,致力於培養精通佛理,以及有修有證的佛教人才,為藏傳佛教的傳承貢獻心力。 根松仁波切出生於動盪不安的年代,見證了藏傳佛教的興衰,並真實的參與了弘揚佛法的艱辛過程。其一生的故事可說既精彩又動人,因此每當仁波切講法時,總是特別能夠憾動人心,讓弟子對佛法的要義有更加深刻的體會。

基本資料

作者:根松仁波切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善知識系列 出版日期:2011-10-24 ISBN:9789866409240 城邦書號:JB0078 規格:膠裝 / 雙色 / 296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